前妻难回头-宋歌, 季子琛-总裁豪门小说

前妻难回头-宋歌, 季子琛-总裁豪门小说

1
第1章 雪夜离婚

深冬的港城,大雪纷飞。

宋歌一张精致的小脸蛋显着几丝苍白,一身黑色的衣服像是要将她埋入黑暗。而头发上的白绢花,也快要和飘扬的雪花融为一体。

而就在这个时候,黄色的灯光随着车子的使近越来越强烈,等光芒笼罩了她的全身,车子距离她不到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她在强烈的灯光下勉强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一双黑色的皮鞋从车门缓缓跨了下来。然后咯吱咯吱地向她靠拢。

等他的脚尖距离她的膝盖只有一指之遥的时候,宋歌抬起了眼脸,看着这个曾经许诺一生一世的良人。

季子琛的冷峻在这港城是出了名的,这样的气质,曾今不知道引得多少豪门小姐芳心暗许。而她宋歌,这个港城数一数二的名媛,也为他奉出一切。

“求你不要断了爷爷的医药费。”

她今天刚刚卖掉豪宅,将母亲下葬。回到医院却发现,所有预交的医药费都被季子琛冻结,医院已经要求办理出院手续。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季子琛的嘴角上扬,性感中带着邪魅的声音让宋歌的微微咬紧了薄唇,求人不应该这个姿态的。当初歌儿求她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

“宋大小姐怎么会求人呢?一向只有别人求你的份,你怎么会求别人呢?”

“季子琛,你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

他顿了一下又道:“想要医药费也不是不可以,签了这个东西。”

后面的秘书在他手伸出来的时候,已经将公文包里面的文件夹递给了他,而他转手将其放在宋歌那冻的发紫的手掌里。

她在看到离婚协议几个字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淡淡地讽意:“确定我宋歌两个字这么值钱?”

“当然。”

当初宋家败落的时候,他怎么折磨她,她都不肯签这个字。依着宋大小姐的意思便是:“我痛着,凭什么让你季子琛幸福。”

没有想到,不过是一天的时间,她居然松口了。这事情,当是有些出人意料。

“好,我签。”

她被冬风刮得通红的手指,连钢笔都拔不出来。那反反复复的样子,让她整个人在雪夜显得尤为狼狈。

一旁的严秘书实在看不下去,微微上前一步,将钢笔从她手中接了过来,拔开才递给了她。

宋歌接过她递过来的钢笔,露出了一个惨白的微笑,嘴唇微微有些颤抖:“青姐,谢谢。”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签名的地方划着自己的名字。那一笔一划,像是小学生写字一般,写的方方正正。

等写完之后,她瞄了一眼季子琛签下的名字。为了学习季子琛的笔迹,她熬过好多个通宵。她也可以写的那样行云流水。

可她明白,以后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去争取那些虚妄的东西,不会为了他丢掉了自我,女人最怕的便是失去了自我。

宋歌刚签完字,只见一个穿着一身睡衣的女人突然跑了出来,声音里面还带着一丝急切:“琛,你怎么还不回家?”

季子琛听到这声音,飞快地接过文件夹,再没有多看宋歌一眼。

他向着女人走去,话语中带着少有的宠溺:“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雪地里乱走,以免坏了身子。”

“哪有那么容易,我……”

不待她多说,季子琛一个公主抱,将她搂在了怀里:“歌儿,听话。”

而这一句,让雪地里的宋歌如遭雷击。歌儿?原来是这样。她一直以为这个称呼是他宋歌的专享,却不想也是占了沈念歌的东风。

宋歌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居然成了床上的替代品?那情到浓处的缠/绵之语,原来都是因为那个和自己情同姐妹的女人——沈念歌。

等周围都寂静下来时,她嘲讽地轻笑融入了深夜,融入了雪地,也融入了她悲凉的心。宋歌的骄傲,港城的人都清楚。

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在床上成为了候补选手。想到这里,她不顾腿脚的冰麻,硬生生地从雪地站了起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雪地的一团血迹倏然映入了眼帘。看到那东西的时候,她先是一愣,然后笑容愈发灿烂了起来。

很久,很久,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她用笨重的手,触动了一下自己的脸庞,慢慢转过了身子,然后拖着步子渐渐远去。

裤管处的冰凉,并没有阻挡她前进的步伐,在暗夜雪景的衬托下,远远望去,好像是一个蹒跚行走的老人一般。

直至她的身影消失,严秘书才在她刚才跪过的地方皱起了眉头。

2
第2章 霸屏达人——宋歌。

五年后,港城。

宋歌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紫色礼服,对着一旁的岚姐笑道:“今天可是我五年后第一次出现在港城的豪门盛宴,当是有太多的事情值得期待。”

“你是期待碰到你的前夫?”

“哈哈,水中花镜中月的事情罢了,我是想要碰到我前夫的女人,他现如今的妻子——沈念歌。”

“其实你不必回来的,让老板替你解决就好。”

“不不,我要亲自让沈念歌尝一尝什么叫做蚀骨之痛,什么叫求而不得。”

宋歌一张精致的脸蛋显出不一样的妖艳,紫色的束腰礼服让她,像极了会吞噬人心的曼陀罗花。

“过去的事情……”

“岚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有些事情你并不了解。”

若是当初沈念歌没有雇人撞死了母亲,没有另一层身份……她五年后不会回到这里。毕竟季子琛喜欢的人是她,自己落得那般境地也算自讨苦吃。

可现在她既然回来了,自然是想看一看她这同班多年的好友,同父异母的姐姐是不是还有那万千宠爱的好命。

也想看一看,她早就该死绝的爸爸,是如何抛弃妻女,然后和他的初恋一世依偎。

想到那个男人唯一赐予自己的名字,居然还有那样的意义,她就恨不得给她捐精*子的人另有其人。

宋长安为了他的初恋,不惜假死逃避责任。季子琛为了他的初恋,不惜威胁自己的发妻……想到这里,她忽然笑了起来:初恋,还真他妈是一个好东西。

“小歌,你怎么了?”

一旁的顾岚也没有想到她会失声笑了出来,毕竟宋歌向来都是一个内敛的人,她这样想事情能笑出声还是第一次。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两条狗的初恋,所以忍不住笑了出来。”

……

豪门宴客,宋歌出现在这里的身份,并不是昔日的港城第一名媛,而是这五年来风靡一时的霸屏天后。

豪门的人向来是爱面子,宋歌这样的人向来都是他们邀请的对象。漂亮,有名气,又是曾经的名媛,放出去倍儿有面子。

一般这样的场合她是拒绝的,可这一次能到来,倒是让不少人人觉得有些惊诧。

她走在长长的走道上,倒有些走红毯的既视感。

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比起五年前那个青涩的丫头。此时的她举手抬足之间,似乎都书写着风华无限。

办豪宴的主人看到这一幕也亲自上去迎接,就在两个人打招呼的时候。门口忽然引起了一番躁动,场中很多人的眼神全部靠拢了过去。

若说宋歌进场的时候,他们眼眸中是赞叹中夹着无视,渴慕中带着不屑。那么现在的眼神则是完完全全的伏低做小,甚至还染着一丝丝巴结。

她顺着众人的眼神望去,看到那个前呼后拥,名叫季子琛的男人时,心中微微冷笑了一声。

五年后的季子琛,当是比以前更让人着迷。那一张虽然冷着,却英挺中带着邪魅的面庞让人心动不已。

虽然这个港城的新贵,商场的硬汉已经有了妻子。可从周围那些少女,美目含情的眼神来看,这行情似乎不减当年。

季子琛进场之后便看到了宋歌,这个女人太扎眼了一些。她永远都知道,如何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

露着香肩的小礼服,将她本来就高挑的身子衬托的更加玲珑有致。这也怪不得被人称为性感尤/物,梦中女神。

他一直都知道她是美的,可现在的她似乎比荧屏上更多了几分让人心迷的气息。

3
第3章 前夫前妻,奇怪的物种

宴会进行的很顺利,宋歌却有些兴致缺缺。今天穿成这样,本来是想压压沈念歌的气场,可奈何人家没来,当白费了她一番心思。

本来兴致不好的脸色,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里面露出一丝微弱的坏笑,然后手握着红酒杯施施然地向季子琛走去。

虽然他身旁围着的人不少,可看到宋歌走过来的时候,有不少人还是纷纷让步露出了看戏的神情。

毕竟当初宋歌与季子琛的婚宴,这里不少人都参加过。

“前夫,你还好吗?”

季子琛的眼眸微微流转了一下,冷凝而矜持的神色中泛起了一丝丝笑意,可却感觉不到温暖:“你说呢?前妻。”

“娇妻相伴,自然是好的,不过我似乎短你一份份子钱。”

“你有钱随份子吗?”

季子琛淡淡地说了一句,可那话里面的高傲却显得有些淋漓尽致。毕竟以他现如今的身份,还真的看不起她那点份子钱。

“还是说,份子不够,卖肉来凑?”

他邪魅的眼眸微微轻挑了一下,一双眼睛不断在她身上来回扫视。像是要穿透她清凉的衣物,看到她雪白的肤色,神秘的布局一般。

对上这毒舌的话语,宋歌的脸蛋微微变了变色,不过很快冷静了下来:“哈巴狗穿上龙袍,也不过是狗皇帝,这骨子里面的下流怎么都没有办法抹去。”

她说完,众人的神色立刻精彩了起来,所有人都清楚季子琛的身份。他不过是宋家领养的孤儿,从小的职责便是宋大小姐身旁的马仔。

说点难听的,曾经在宋大小姐面前,季子琛充其量也不过是一条狗而已。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如今却拥有者动一动手指,便让港城人人自危的本事。

不得不说,这个像神一样的男人,他的跨越是别人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完成的。

宋歌像是没有发现季子琛忽然危险起来的眼眸,她将殷红的指甲从自己的下巴处拂过,反而露出腻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抱歉,季总。我刚才说话可能直了一些,不过您宽宏大量,自然不会和我们这些小喽喽计较。”

季子琛微微向她靠近了两步,唇舌不经意间从她光滑的耳朵轻轻滑过:“当年在床上,你可没有说过我是哈巴狗。”

看着她微微闪烁的眼睛,他的唇轻轻勾了勾她的耳垂:“还是说,将你侍候舒服了,你转身就不认人了。”

他的手指抬起来,刚想从她前额拂过,她已经轻轻向后退了一步,然后笑的风情万种:“当年不过是视网膜脱落了,被狗啃了而已。”

说着她也不管众人,对着宴会的主人说了一句请辞的话,便带着经纪人岚姐走了出去。今天的事情,恐怕也够沈念歌受了。

虽然这样大型宴会的新闻都传不出去,可这几年借着季子琛的势,沈念歌也建立了自己的豪门圈子,所以她当是不担心这事情传不到她的耳朵里面。

前夫前妻,这样的事情,恐怕够沈念歌呕很久了。不能亲自看到那女人一副楚楚可怜,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当是有些遗憾了。

4
第4章 宋歌的计划

岚姐坐上车后,不解地望向了宋歌:“刚才为何走的这么着急,我看季子琛对你明显有了兴趣。”

“这个男人疑心病重的很,我若是再勾搭下去,指不定他马上就能查出我回来的蛛丝马迹。若是这样的话,就不好了。”

“老板已经请容老板抹掉了一切,不会发生的事情。”

宋歌笑了笑,季子琛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她不想冒险。他若是想要知道的事情,恐怕还真埋不住。

再者说,她对于容华那个阴骘的男人,还真没有几分信任可言。她祈祷他,一辈子都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

“小歌,你不相信老板?”

“岚姐,我没有不相信他。”

她顿了顿又道:“我只是觉得这男人嘛,慢慢来就好,若是一下子就被得逞,那么就不会太珍惜了,你要明白,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她一边说,一边笑,像是将人世间的情爱,看的异常淡薄。

“好吧,你有理。”

“小歌,你和老板我看着挺合适的。而且你们已经有了小雪,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过日子呢?”这个女孩自从五年前一炮而红之后,她便是她的经纪人,其实放弃了仇恨她可以有更好的生活。

这样引火烧身的报仇,谁都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毕竟季子琛那个男人,今天虽然是远远一瞥,可绝对不是一般人。

她微微笑了笑:“岚姐,我知道你担心我,我有分寸。我和你们老板的问题,也算是一言难尽,或许有朝一日*你会明白。”

“什么事情还搞得那么神秘。”

岚姐嘀咕了一声也不说话了,她这决定的事情,便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这性子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宋歌看着她一脸不悦,用自己的胳膊勾住了她的手臂:“岚姐,你就是我的亲姐,是我吃饭的铁饭碗,是我割舍不掉的另一半……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得了,你也别另一半了,被你粉丝知道我还不被海扁一顿。我呢,也只配当你的铁饭碗。”她有气无力地指了指她的额头。

“你先说一说你的计划吧!”

“走一步算一步呗,她沈念歌与季子琛一步一步让我家破人亡。我这礼物,自然也不能太逊色是不是?”

“再者说,这宋氏是我外祖父与祖父共同创办。当初因为我妈妈嫁进了宋家,公司才改名宋氏集团,我可不能让它落入了旁人手里。”

“可那季子琛一看就是一个不好惹的主,你觉得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岚姐,你说世上什么东西最伤人?”

看着她一脸不知情,她摆了摆她的手臂:“为情苦,为情痴,为情自杀的人不在少数,这天底下的人有几个能逃出情之一字。”

“小歌,你这是玩火自*焚,那个男人……”

“岚姐,一个人的爱是有限的。我曾经用了近十年的时间去爱他,已经耗尽了心血。所以,爱情这个鬼东西早已经和我说拜拜了。”

她叹息了一声,那声音像极了历经沧桑的老人。

“不否认,他很有魅力。可女人最忌的便是在同一个男人身上,浪费掉那些不该有的痴情。”

她说的时候,眼睛一直闭着。这话不知道是在警告自己,还是在嘲讽自己。

岚姐看不到她的表情,可心思却更重了一些。

前妻难回头-宋歌, 季子琛-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