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毒妃风华-苏婉婉, 苍茫夜-穿越重生小说

穿越之毒妃风华-苏婉婉, 苍茫夜-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诱敌深入

在古色古香的木房子,传出娇娇柔柔的声响,简直在逼疯着此时意外喝下媚药的苍笀夜,那小巧玲珑的双唇,一张一合之间,都是无端的诱惑。

可苍笀夜的眼神却异常的冰冷,眼眸中还划过少许的厌恶,额头间流出了许多的汗珠,像是一直用理智支撑着般。

终于理智还是被那强劲的媚药给摧残过去,深吸一口气,强按捺住欲望的骚动,低下头,开始狂猛地吻起了她,双手开始急切地爱抚她的全身……

本魅惑荡漾的苏婉婉,突然间睁大眼睛,直视着在自己身上动作的苍笀夜,一副陌生人的表情望着他,猛的一脚踹了过去。

沃去!强.暴啊!老娘我要报警!报警!

苏婉婉急忙把身边的那乱糟糟的衣服盖在自己身上,遮遮掩掩,有意无意的泛发出迷人的光泽。

苍笀夜被她这么一踹,正巧踹到了命根子,只见他莫名的皱了皱眉头凝结成了“川”字,注视着慌慌乱乱的苏婉婉,嘴边莫名浮起讥笑。

“呵!苏婉婉你真是不要脸,不要以为你把身子给我,我就会爱上你!你想的美!”

爱上我?你强了我?我要让你爱上我,我有病吧!

懵逼的看着眼前的苍笀夜,如同看疯子般,天呐,天呐,我不是在医务所吗?怎么跑这来了,天呐!我在做梦吧!

然而,那猛烈的媚药似乎再一次催动着苍笀夜的神经,原本被踹下床的苍笀夜再一次把苏婉婉扑在了床上。

“我说这位大哥!你要干啥!你放开我,你这可是要犯罪的,要坐牢的!”

苏婉婉使出吃奶的力挣扎着 ,头发此时像爆炸头般炸了起来,天呐!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苍笀夜只是轻轻“呵”了一声,厌恶的表情再一次浮出,“这不是你日日夜夜所想的吗?怎么现在倒是挣扎起来了?”

一脸懵的苏婉婉愣了几秒,几乎有种骂娘的冲动,顿了顿,脱口而出道“你有病吧!”

苍笀夜听着苏婉婉骂自己,嘴角拂过一丝讽笑,打量道“苏婉婉,当初可是你给我下药,现在又骂我?”

“老娘,我跟你说老娘不是苏婉婉,老娘是婉婉苏。”瞪着眼前的男子,现在还是逃出去比较好,管他苏婉婉还是婉婉苏的。

听着苏婉婉这话,一声讥笑,冷厉的目光向她驶来,拧着她的肩膀道“你不是苏婉婉,那你是谁,满嘴谎言的贱妇!”

什么叫贱妇!竟然当着我的面理直气壮的骂我贱,我吃你家饭了,挖你家祖坟了,你送我我都不要。

不过,安于现状,被压在身下的苏婉婉气呼呼瞪着他,待老娘我离开这儿我就去报警,把你抓起来。

见苏婉婉不在说话,炙热的全身压住了她略带丝冰冷的身体,冷眼道“呵,果真是贱人,我三生三世都不会爱上你的。”

“你不会爱上我,我也没让你爱我,你倒是起来把我放了啊。”瞪着眼前的苍笀夜,真不知道今儿撞什么邪了,做了这个梦,梦还如此真实。

苍笀夜再一次抵住了她的双唇,苏婉婉愣了愣,本想大叫一声,却被他活生生的用舌头堵住了唇瓣,一股鲜血味浮在空中。

只感觉自己的眼皮开始沉重了起来,眼前出现了一位面如芙蓉的少女赤脚在河边摸鱼,一位长的极其帅气的少年来到了少女身边,阳光洒在他的脸庞,帅气逼人的模样,令那少女对他一见钟情。

少女是千金大小姐,也是家人手中的掌上明珠,暗中发誓要嫁给这位少年。

可少年似乎不太喜欢少女,却喜欢上了另府千金,少女听到这个消息大怒,因为从小是掌上明珠的关系有着刁蛮的性子,把少年推的越来越远,为了嫁给他,便在他的酒中下了媚药,只要给予了他身体便能和他成婚。

苏婉婉简直对原身这个奇葩无语了!

居然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子做出了这么多缺德的事情!还有什么另府千金,人家喜欢就给人家呗。

你才几岁?

以后有大把大把的美男等着你,你急个什么劲儿?又不是着急嫁不出去,真的是喔。

窝了一肚子劲儿的苏婉婉此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穿越就穿越,穿越到一个傻不拉几的女孩子身上,这我也认了!为啥了还是在啪啪啪的时候!多尴尬啊!

面对着眼前原身给自己的坑,不愿睁开眼睛看身上的男子,就让我沉迷于我的梦中的吧。

转念一想,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己心理自我调节了一番。

我苏婉婉怎么这么衰啊!我还扬言要当老处.女的,现在竟被莫名其妙的男子开了苞。

第2章 穿越了我曹

苍笀夜终于停下了身躯,媚药的药性终于过去,嫌恶的注视着自己身下的苏婉婉,苏婉婉猛的睁开双眼,眼眸中盛满了冰冷,恨意十足的直视着他的双眸。

她的眼神和平常有些许的不一样,苍笀夜扫视了一眼身下仆,想起当初她死活都要嫁给自己的场景,当初要不是因为她用性命要挟,他怎么会取了她?

只见他的脸上划过一丝怒意,苏婉婉冷眸相望,挑了挑眉头,直视着在自己身上的苍笀夜,掀起唇畔道“滚。”

苏婉婉此时只是觉的自己被一个流氓给霸王硬上弓,眼底闪过了一丝冷笑。

滚?苍笀夜些许有丝惊讶,

可是心中的怒火却比这份惊讶更上两层,见她一副怨恨的眼神正瞧着自己,嘴角边闪过一丝嘲讽。她的一个滚字,似乎惹到了他的界限。

正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此时他怒意大发,暗了暗眸光,冷眼一扫而过,让人不由的后背发凉,一把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只感觉此刻无法呼吸,此时空气仿佛凝固,时间定格,周围安静无比,似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话苏婉婉倒是十分的冷静,冷眸直视着怒气冲天的苍笀夜。

只是觉的眼前的这个男人脑子瓦特了,她根本想不明白眼前的他到底有什么好,现在都要把自己掐死在床上。

苍笀夜不知想到了什么愣了一下,松开了手,啪的一声,整个人摔在了床上,打破了这宁静而沉重的气氛,

突如其来的空气,让有点缺氧的她,急忙的呼吸着。

要不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丞相府的千金,现在早就把休书砸在她的脸上了,哪能容忍这个女人这般胡闹。

“苏婉婉,下次在这样就别怪我不给你爹面子了。”带着些许的威胁,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只见他怒火冲天的甩了甩袖子,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看着他一身白衣的背影,嘴角边微微勾起,发出了一声讥笑,便不在说话。

这就是出门不看黄历的错误,差点死在他手中的苏婉婉,更是把苍笀夜刻在了脑子里,反复的提醒自己 ,这个男人就是个神经病,以后还是躲远点比较好。

没有了苍笀夜的房间,异常的安静,古色古香的木房子相当的繁华,无奈的摇了摇头,眼里闪过一丝讽笑,别人的烂摊子,还要我收拾。

些许的抱怨,可,既然都已经来了,这能有什么办法。

将床上那混乱的衣裳,穿了上去,她的眼神异常的冰冷,仿佛看一眼,整个人就像掉进了冰窟里一样。

一身素衣的苏婉婉,坐在铜镜边看着镜中的自己,容貌倒是十分俏丽,倾国倾城已不能称赞出她的美,青丝如绸缎般蜿蜒而下,五官紧致十分,就像永远都不会看腻永远都不会凋零的风景般,韵味十足。

其实这原身没什么问题,主要就是因丞相大人念在她从小丧母的份上为了补偿她就把她当成了掌上明珠,慢慢的就养成了嚣张跋扈,刁蛮任性的性子。

而那,苏柔柔恰恰不同,正巧和原主的性子相反,平日给人的第一感便是大家闺秀,温柔和善,自然而然,被原主这么一闹,乘虚而入的她,便慢慢的走进了苍笀夜的心中。

说来也是巧了,这原身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一模一样。

苍笀夜站在窗户旁,望着窗户的风景,他的脸上没有了刚才的怒意,只有无边无际的冷,缓了缓心中的气,对着一排的奴婢道“明儿把那苏婉婉给我赶去别院,别再这儿惹人心烦。”

苏柔柔见苍笀夜一回来就是这气呼呼的模样,可想而知又是那苏婉婉,从桌上拿起一杯茶,缓缓道:“王爷,不要生气,我那妹妹一向如此,都怪我管教无方。”

低下头,有丝委屈,见苏柔柔这番柔柔弱弱还在为人着想的模样,倒是让苍笀夜心疼了一番。

“无事无事,以后本王不许你这么责怪自己。”没有了刚才的冷意,语气里温暖十足,眸光里浸满了宠爱。

用手摸了摸苏柔柔的头,像是对待着手中的宝贝般。

苏婉婉疲惫的躺在床榻上,望着那屹立的烛光,难不成今生就要在这儿过了?我可不想当笼中之鸟,而且这笼中之鸟还是随时会被宰的那种。

叹了一口气,浑浑噩噩,也不知怎的,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已是次日的清晨,有丝凉意的风吹进了房间内,让浑浊的脑子顿时间清醒过来。

一群的婢女在外面,不知在干些什么走来走去。

疑惑在眼中一闪而过,便缓缓的推开房门,婢女见她走出来全部跪在了地上。

异口同声道“参见王妃……”

捕捉了她们眼神中的一丝紧张,像是有什么话不敢说一般。

“有话直说。”十分平和的语气,倒是让苏婉婉此时的形象有了个大幅度的提升。

一位比较大胆的婢女,缓缓道“王妃,王爷说让您去别院住。”

“就为这事?”

这个原身真是得罪了不少人啊。

望着那瑟瑟发抖的婢女,轻声唤道“起来吧,带我去他口中的别院。”

“是。”

平日里那刁蛮的王妃,今日却十分平易近人,苏婉婉的作风,颠覆了所有人眼中的形象。

一阵发霉的味道在空气中回荡,看着那破破烂烂的别院,木门早已被虫子啃噬的不成样子,纸窗户破破烂烂发出了令人烦躁的声音,大树长的特别高大茂盛遮住了阳光令这儿发霉,院内全部都是落叶和陈旧的积水。

“这儿不错,就是破旧了些,修修就好。”

面对这破烂不堪的的院子,然而,苏婉婉的态度倒是大为惊人。

婢女全部都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行了,你们可以走了。”叽叽喳喳的声音让她觉的有丝烦躁,冷言道。

“是,王妃。”行了行礼,便转身离开了这肮脏的别院。

看着屋内的场景,开始打扫这不堪入目的环境。

太阳渐渐的升起,原本还带着凉意的空气现在变的热风不停,可就是见不得太阳光。

抬起头望了望那枝繁叶茂的大树,拿起旁边的镰刀往大树的最高端爬去,跟只猴子般,拿起镰刀在那砍着树枝,轰的一声,本枝繁叶茂的大树现在被苏婉婉宰的不堪入目,阳光终于照在了院子内。

看着满地的树枝,原本一身白衣的苏婉婉现在变的土里土气,满脸的灰尘遮住了雪白的肌肤,额头上还被汗珠布满。

不到一会儿,太阳已到了正中间,肚子发出了讥饿的信号,看着一上午自己的佳作,很是满意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坐在了石凳上,原本破破烂烂的小院子现在崭然一新。

苏柔柔迈着细小的步子,见苏婉婉坐在石凳上,走进了别致的庭院中。

眼眸收了收环视了一眼周围的场景,向苏婉婉微微行了行礼,大家闺秀的气质鱼贯而出。

柔和的声音传进了耳朵中,可不知怎的听起来却如此刺耳,“妹妹,不知在这别院中可否还好,要不要我去向王爷请示一下,搬回那房间住。”

这是来炫耀的吗?

冷眸收了收,缓缓道“找我何事?”可语气中的冷意带着渗人的感觉,让人后背一凉。

“妹妹,这是在怪姐姐抢走了王爷吗?都是姐姐的错,姐姐应该让着妹妹的。”楚楚可怜的模样,旁人听起来倒是觉的她十分的温文尔雅,总是为了别人着想。

然而,在苏婉婉的眼中,苏柔柔说的话及里面的含义自是不同,眼前的女人不要看她这么平易近人,心里都不知道有什么鬼点子。

只见她拍了拍手,小青拿出了绿豆糕放在了石桌上。

“妹妹从小就爱吃这绿豆糕,今日姐姐特地给你做的,尝尝吧。”嘞开灿烂十足的微笑,看着苏婉婉,倒是十分期许她吃下这绿豆糕。

冷眸一扫而过,掀起唇畔道“不用了,自己吃吧。”

苏柔柔暗了暗眸子,眼里的恨意划过,可表情却截然不同:“妹妹,不喜欢姐姐做的绿豆糕吗?”

苏婉婉扫视了一眼苏柔柔,便不在说话。

苏柔柔见苏婉婉不吃这绿豆糕,微微勾起嘴角,“小青把苏婉婉给我抓起来。”

一声令下,她的眼眸释放出截然不同的光芒,恨意早已弥漫了她的双眼,小青抓住了苏婉婉,只见她拿起那带着剧毒的绿豆糕,往她的口中塞去。

“苏婉婉!你从小就被父亲当做掌上宝来疼!你要什么有什么,我也喜欢王爷,凭什么你当正妃我当侧妃!为什么我想得到的东西你却总是想抢走!”

歇斯底里的话,像是包含了十足的恨意,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眸此时白边泛红。

然而,苏婉婉却十分的冷静的望着她,眼中的苏柔柔此时就像疯子一样。

那着绿豆糕一直想往她的嘴中塞去,苏婉婉挣开了小青的双手,高高抬起手掌,向苏柔柔的脸上扇去,啪的一声,这一记耳光特别响亮听着都感觉脸疼。

冷眸望着她带着十足渗人的感觉,她又不是那刁蛮任性的苏婉婉。

苏柔柔本想还手,本想还苏婉婉一巴掌,没想到再一记的耳光扇在了她的脸上。

第3章 以为姐好欺负?

苏婉婉冷冷的看着被自己扇了几巴掌的苏柔柔,“不要给我没事找事。”

语气中带着莫名的冷意让苏柔柔微微一惊,今日的苏婉婉似乎和往日不同,要是换做以前肯定去找王爷告状了,可是今儿的却如此的冷静沉着,莫非这个苏婉婉着魔了?

只见那双漆黑深沉的眼睛正直射着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下子就把人吸了进去,只感觉自己的腿莫名的有丝抖动,微微耸陇了一下.身子。

见她愣在原地还未有离开的现象,一阵寒意从背后驶来“你要是再来犯我,下次就不是这简简单单几巴掌的事情了。”

一语道下,便潇洒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咔擦一声,把苏柔柔拒之门外。

小青见苏柔柔傻站在原地,唤道“二王妃,二王妃。”

微微哆嗦了一下,“啊。”愣愣的看着唤自己的小青。

“这个大王妃真是不要脸,明明二王妃才是王爷心中的佳人,现在凭着那不受宠的位置,跟二王妃说三到四,还扇了二王妃几巴掌,二王妃我们去告诉王爷,让王爷休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小青,嘟囔着一张嘴,一副抱打不平的模样,嚼着嘴根子。

“休?当然嘚休,不过不是现在,我要让她从我身边夺走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十倍奉还给我!”收了收眼眸,瞪了瞪那紧关木门的房子眼底的仇恨和狡猾混为一体,便迈着细小的步伐走了出去。

心里怨恨越积越深,苏婉婉你就等着吧!我这辈子都不会把王爷让给你的!

只见苍笀夜正急匆匆的往这儿赶来,哭嚷着一双泪眼,眼泪不停的从眼底渗出,弄的跟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扑到了苍笀夜的怀中。

结结巴巴道“王……王爷,我……”还未说完就继续哭了起来。

苍笀夜见苏柔柔一直哭个不停,内心极具的揪心,“是不是那苏婉婉欺负你了!”

苍笀夜皱了皱眉头,一双美眸清澈却冰冷无比,眼眸中似乎泛起里火花,如同火坑般,看着都感觉身体正被火烤着般。

“这个苏婉婉正是活腻了!!”

苏柔柔一声哭腔,“王爷不要,她是我妹妹,作为姐姐自然要忍受着,没关系的,这是我自愿的。”

委曲求全的模样,掀起了苍笀夜心中的厌烦,当初就不应该把她娶回来!

疾步的往苏婉婉房间去,此时的苏婉婉正躺在床上一脸享受的闭目安神。

风微微的从窗户吹了进来,吹乱了她的青丝,周围一片安静。

轰的一声,木门被踹了开来,发出了特别大的响声,打破了房间的安逸和宁静,正在闭目养神的苏婉婉微微皱了皱眉毛,睁开了双眼。

她的眼睛水色涟漪,却冰冷十足,仿佛洞悉一切,目光定在了向自己走来的苍笀夜身上,此时他的眼睛如同火坑般看一眼便可以把人侵蚀,侧过眼眸道“找我何事?”

“苏婉婉,你就这么想死吗?”极具冰冷的声音让人打了个寒蝉,一双如鹰般的手向苏婉婉驶来。

你觉的我苏婉婉还会犯上次的错误?

嘴角带着些许的笑意,微微一闪,苍笀夜那修长润泽的双手漫不经心的划过了她凝脂的脸蛋。

神色怒意匪阀,冷冷的瞪着脸上洞悉着诡异微笑的苏婉婉,一阵脚步声从外传来,一位仆人手中拿着信,急匆匆的交给了抹过一丝杀意的苍笀夜。

“王爷,这是太妃让我速速传给您的。”

缓了缓自己的心中的怒火把白纸打开一看,剑眉星母,此刻他正紧收眉宇,神情有丝不太对劲。

“等回来在收拾你,现在赶紧给我滚去换衣服,跟我进宫一趟。”

语气中带着某种不甘愿,嘴里的话就像是牙缝中挤出去的般。

难不成他怕太妃?正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如狼似虎的般的男人,心里也有怕的东西,脸上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缓缓道“我不想去。”

便继续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不在看他。

苍笀夜眼底划过一丝怒火,现在的他越来越后悔当初那个选择,苏婉婉嘴角边,挑起一丝戏嶷。只听见他冷冰冰的抛下了一句话,便走出了门外。

“不要给脸不要脸,马上换一身衣裳跟我进宫。”十分暗淡的话,却充满了威胁感,一向随和的苏婉婉,叹了一口气,便起身。

心里总是不爽,哀叹着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男人,无奈的看着自己衣柜里的衣裳。

项来以素为主的看着衣柜中璀璨无比的裙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一件一件挑剔了一番,最后选出了比较朴素一点的衣裳穿着而上,拿起绸缎把自己那松散的青丝绑了起来。

站在门口的苍笀夜少许的有些不耐烦,看来嘚等见完太后在收拾这个苏婉婉了。

咔擦,木门打了开来,一袭青衣的苏婉婉缓缓的走了出来,没有往昔的浓妆艳的模样,只是钦点粉黛,就像春日里清晨的露珠,清新可人。

一时间不知说什么为好,这么久了,似乎这是第一次细看苏婉婉的容颜,她的眸总是无意间便会释放出勾人魂魄之感。

似乎注意到了苍笀夜正打量了自己一会儿,嘴角勾起了一丝讥笑。

苏婉婉自顾自的往大门的 方向走去,苍笀夜见苏婉婉疾步想离开自己,冷眸一扫而过,这样也好。

苏柔柔见苏婉婉和苍笀夜走出来,便跑到了苏婉婉的面前,吞吞吐吐道“妹妹,都是姐姐的错。”

苏婉婉灵光一闪,原来这个苍笀夜会来拍坏我的门都是你告状的啊,斜眼瞟了一下,便离开了她的视线。

苍笀夜一手把苏柔柔抱在了怀中,用手轻点着她的鼻尖,眼底的眸光闪过一丝担忧“我今晚有急事要和苏婉婉去一趟我母妃那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再给你做主。”

穿越之毒妃风华-苏婉婉, 苍茫夜-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