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挚爱娇妻-白伊雪, 贺邵恒-总裁豪门小说

总裁的挚爱娇妻-白伊雪, 贺邵恒-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把他当做什么了

台海市最豪华的七星级豪庭大酒店,总统套房内。

清晨,明亮的阳光透过层层纱幔窗帘,尽数倾撒在房间中央的kingsize大床男女身上。

女孩两排如蝴蝶般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缓缓睁开。

好疼!

白伊雪头痛欲裂的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一盏巨大奢华、晶莹剔透的水晶吊灯,以及如西方宫殿般奢华的欧式装修!

这不是她的家!

职业的警觉让白伊雪猛的惊醒,她揉了揉太阳穴,昨晚的意识在脑海之中渐渐回笼。

昨晚,白伊雪又被她那怕她嫁不出去的老爸老妈逼着相亲,她故技重施用法医的职业吓走那个相亲男之后,心情烦闷的去酒吧喝闷酒,结果遇到了她堂妹白芷柔的挑衅。

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还浑身像散了架这么疼?!

白伊雪拧眉,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赫然发现,在她的身边,竟然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哪来的男人?

低头看了一眼。

她的衣服以及男人的衣服,横七竖八的扔了一地!

脑袋嗡的一下,昨晚那些画面片段猝不及防的闪过白伊雪的脑海。

她的心脏一阵紧缩,此情此景,无一步召显着,她失去了坚守了二十四年的清白!

怎么会这样!

眸光中蓦的窜起了一团怒火,白伊雪看向身旁还在沉睡的男人。

他侧身躺着背对白伊雪,她看不清他的脸。

就是这个可恶的男人夺走了她的清白!

白伊雪捶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紧握拳,死死咬着唇瓣,正想狠狠扇这个男人一个耳光,并看看他长什么样子的时候,忽然从床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

是她的手机在响,白伊雪伸手拿起,看着屏幕上不停闪现的“秦队”,心中一凛。

白皙修长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白伊雪接通了电话。

“伊雪,城南天阳山发生命案,请尽快过来!”重案组队长秦山浩冷沉的声音,通过电波传了过来,言简意赅。

“好,秦队,我马上过来!”

挂完电话,白伊雪来不及看清身边的男人,动作利索的从地上捡起自己已经被揉的邹巴巴的衣服套上。

把手机放入提包的时候,白伊雪顺手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拍在了床头柜上。

就当……昨晚被咬了一口。

匆匆忙忙出了酒店,白伊雪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案发现场。

一小时之后,在床上沉睡的男人才渐渐醒来。

男子名叫贺邵恒,台海市第一豪门贺氏的继承人,商海搏战五年,狠、冷、绝的风格让对手退避三舍。

豪庭酒店就是他几个月前收购,轰动了整个台海市。

昨晚,贺邵恒和几个发小在酒吧的VVIP包厢小聚,去洗手间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女人,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虽然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不计其数,但贺邵恒不好色,从不和任何女人传出绯闻

原本他可以直接转身离开,可是这个女子让他走不开,因为只是惊鸿一瞥,贺邵恒就被深深的惊艳。

精致的五官,长相清纯,媚眼如丝,仿佛会勾人似的,竟然让一向生人勿近的贺邵恒不忍心推开她。

很快,贺邵恒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这个女人被人下药了!

那清纯的脸庞满脸绯红,就像诱人采摘的水蜜桃一般,高挑婀娜的身子。

贺邵恒喉结一紧,把她送到了他旗下酒店的总统套房,两人一夜……

想起昨晚的画面以及床单上的凌乱,贺邵恒很是惬意地揉了揉眼,性感的薄唇微微往上扬起了一个神秘的弧度。

昨夜的画面不停的在他脑海中重复着,贺邵恒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与兴奋感。

只是……她现在在哪儿?

四周看了一遍,除了自己凌乱的衣服,什么都没有。

不对!

还有一样东西!

这是所有人都爱的东西,可是此刻却像是一道强光炫到了贺邵恒的双眼。

因为,那是一张一百的大钞!

那个该死的女人,把他贺邵恒当成什么了?!

紧紧盯着手中那刺眼的钞票,贺邵恒的眸光起起伏伏,渐渐趋于复杂。

天涯海角,那个女人休想逃出他的手掌心!纵然掘地三尺,他也要她给找出来!

第2章 找到线索

白伊雪坐着出租车,直奔案发现场。

一路上,她的手机几乎被打爆了,一夜未归,老爸老妈急坏了。

匆匆解释了一番昨晚在通宵工作,白伊雪的手机才算安静下来。

昨晚……那个该死的男人!

白伊雪强忍着身上的不适,到达了案发现场。

“伊雪,这里!”老远,秦山浩冲着白伊雪挥手,示意她赶紧过去。

白伊雪三步并做两步,“秦队,什么情况?”

“你过来看看,这次的案子可有点棘手,是一桩碎尸案,尸块都被凶手煮过了,看来该毁的证据也毁的差不多了。”秦山浩蹙眉道。

秦山浩是台海市警局重案组一组队长,办案严谨,侦破过无数大案重案,是国内顶尖的刑侦专家,年轻有为。

白伊雪自信一笑,“秦队,这你就说错了,每个尸体都会告诉我们答案。”

秦山浩赞许的点点头,眸光触及到白伊雪身上邹巴巴的裙子,已经脖子上若隐若现的痕迹,不由关切问道,“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想起昨晚,白伊雪面色微微不自然,抿了抿唇忙转移话题,“秦队,带我去看看尸体吧!”

“走吧!”秦山浩久久没有把目光从白伊雪身上挪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白伊雪掀开自己这边的白布,瞳孔在瞬间放大,她有些惊愕的看着这样尸体,尸体不是那种大的尸块,而是一小块一小块,煮熟了的肉微微泛白,的确是十分恶心。

作为一名优秀的法医,这样恶心的情绪只不过一闪而过,熟练的戴上手套,白伊雪冷静的勘察寻找线索,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回到警局,白伊雪将这个案子所有的资料翻看了一遍,等DNA比对结果出来之后,心下便了然了。

“秦队,根据DNA比对结果,死者和七天前失踪案中的齐小芳DNA相吻合,也就是证明了,南郊所发现的尸块,正是属于齐小芳。”白伊雪将DNA比对结果递给了秦山浩。

“做得好!”秦山浩竖起了大拇指,对于白伊雪的办事效率十分赞赏。

“分内职责。”白伊雪谦虚一笑,继续说道,“我觉得凶手一定是死者的朋友或者同事之类的,因为从资料上表明,凶手十分了解死者的作息时间。”

死者失踪三天的时候,被公司打电话给父母通知三天没上班也没请假,被解雇了,死者父母才报警。

终于在七天之后,在死者的出租屋附近的南郊山上发现了尸块,通过DNA等各种线索比对,才证明是死者本人。

种种线索都表现出来了,是熟人作案。

“英雄所见略同。”秦山浩深深的看了白伊雪一眼,虽然她所分析的,他早就想到了,可白伊雪作为法医能够有这样的见解,难能可贵。

“我马上带人去齐小芳生前所就职的贺氏集团查一下。”秦山浩站起身来,侧头看了一眼白伊雪,眸底划过一丝宠溺,“你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白伊雪自然是求之不得,当初如果不是老爸老妈拦着,她也是要报考警校的,只是老妈以死相逼,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当了法医。

秦山浩这知道她心里面痒痒,不愧是她的最佳拍档。

两人直奔贺氏大楼。

“请问齐小芳是你们公司的员工吗?”白伊雪淡淡的向前台小姐询问道。

“是,不过由于旷工,齐晓芳在三天前已经被开除了。”前台小姐在电脑上查询了一番,面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回答道。

白伊雪点点头,直截了当的说道,“可以带我们去齐小芳的办公室看看吗?”

前台小姐有些为难,“公司有规定……”

秦山浩蹙眉,正想掏出警察证,忽然间前台小姐恭恭敬敬的对着他们身后喊了一声,“总裁!”

第3章 再次邂逅

总裁?

白伊雪好奇的回头,只见一个帅得爆棚的男人,正面色冷凝的站在他们的身后。

一身剪裁得体的手工黑西服把他那完美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配上酒红色的领带,英挺而高贵。

他那冷傲凛然的气场和卓尔不凡的气质,给人一种天生王者的感觉。

白伊雪心猛的一跳,这个俊美无匹的男人,就是那个站在金字塔最顶端,传闻中跺跺脚都能让台海市金融界大地震的贺氏总裁贺邵恒?

本以为传闻夸大其词,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而贺邵恒,眸光在落在白伊雪身上的那一瞬间,原本冷若冰霜的他,嘴角微不可见的牵起一抹讳莫如深的笑容。

眼前这个清纯靓丽,落落大方的女人,不就是昨晚的女人吗?

原本还想挖地三尺把她找出来的,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总裁,他们想去设计部办公室。”前台小姐小心翼翼请示的话,打断了贺邵恒的思绪。

“什么事?”贺邵恒神色淡淡的扫了白伊雪一眼,难道她不是过来找他负责的?

“我们是警察。”白伊雪从提包里掏出了证件,在贺邵恒面前晃了一下,“有一桩命案,希望贵公司可以配合调查。”

法医?

贺邵恒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工作证上“白伊雪”三个字,嘴角不动声色的往上扬了扬。面上,却目无表情的点点头,“可以。”

秦山浩正想和他们一起进去,却被贺邵恒拦住了,一副命令的口吻。“你在外面等。”

“为什么?”秦山浩一怔,看向面前那个傲慢、疏离的男人,不由露出不满之色,还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

贺邵恒性感的薄唇紧紧抿成一线,召显着他此刻的不悦。

挑眉看了秦山浩片刻,贺邵恒冷冰冰的说道,“你们把贺氏当成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白伊雪和其他男人在一起,贺邵恒浑身不爽,尤其,还是像秦山浩这样帅气、年轻的刑警队长。

“我们是执行公事……”

秦山浩还想据理力争,白伊雪连忙一把按住了他,冲着他摇摇头,“算了,秦队长,我进去就行了,你相信我一定会不负众望,不放过每一个细节的!”

白伊雪不想秦山浩得罪贺邵恒这个传闻中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毕竟,在台海市,贺家是绝对权威的存在,今天贺邵恒肯让她进去查案,估计都要烧香拜佛了。

在前台小姐的目瞪口呆之中,白伊雪跟在贺邵恒的背后,上了一部金色雕花豪华电梯,那是贺邵恒的总裁专用电梯。

“2016年5月18日,你们公司一主管给齐小芳的父母亲打电话,说齐小芳三天没上班了,电话打不通,被解雇了。可齐小芳父母到齐小芳的出租屋找,没找到,同居室友称三天未归。齐小芳父母报案了。”

白伊雪站在电梯的角落中,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贺邵恒的表情,见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能继续道,“过了一周之后,才在出租屋附近的小区发现了尸块。不过……”

贺邵恒面见白伊雪一副认真的样子,微微蹙眉,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女人,不仅把他忘得一干二净,竟然还把他当成犯罪嫌疑人来观察?

见贺邵恒确实不知情,白伊雪继续说道,“通过尸块上的一些线索,我们怀疑是熟人作案,所以我想问一下和齐小芳一起上班的同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只是我直接找了你们,看来你们底下的一些人没告诉你们啊。”

贺邵恒神色淡淡的看了滔滔不绝的白伊雪一眼,那诱人红唇,让人回味无穷。

不动声色的滚了滚喉结,贺邵恒一路沉默着,直接把白伊雪带到了总裁办公室。

总裁的挚爱娇妻-白伊雪, 贺邵恒-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4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