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情难续-陈蔓雨, 白晟言-婚恋生活小说

回首情难续-陈蔓雨, 白晟言-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刁难?

“啪!”

“本庭宣布,被告人无罪释放!”

陈蔓雨收拾好东西,疲惫地站起来,向法官鞠躬后,转身离开了审判庭。

“蔓雨!”

陈蔓雨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停下了脚步,见到走过来的人,立刻皱起了眉头,白晟严!

白晟严迈着步子,走到陈蔓雨面前,停下脚步,深邃的眼神望着她,轻声开口:“蔓雨,你变了。”

陈蔓雨转过身子,眉目间带着凌厉,如果她没记错,当初可是他亲手掰断了自己的翅膀。

“那要拜你赏赐,白总没什么事情,我就先离开了。”

刚转身想要离开,就被人拉住了手臂:“蔓雨,你还在怪我么?”

陈蔓雨挥开白晟严的手,后退了一步:“当我母亲离世的那一天,你就没有资格了。”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离开的脚步异常坚决,陈曼雨眼中含着泪,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出口,可是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白晟严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眉目间写满了痛苦,他终于知道,是他错了。

可是他也知道了,当年那些事情,都是误会,并不是他的本意!

三年前,陈曼雨还是A市律师学员的一个应届毕业生的时候,因为实习,安排进了白晟严的公司。

故事,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白氏不管是在三年前还是三十年前,在商界内都是一头凶猛且无人敢撼动的雄狮,只要是他白氏想要的,还真没够不到手的。

她陈蔓雨,二本大学毕业,四年本科,毕业论文都是临时从网上搜罗的,要不是当天论文老师急着去医院照看他患病的老婆,指不定得在这学校呆多久呢!

实习分配的通知下来后着实把她惊了一把,法学系群里一片唉声叹气,就连系里几位赫赫有名的法学天才,都只进了市中心的律师事务所。

陈曼雨站在公司大堂里,四周打量着,心中不断感叹,她现在才明白,“世界一百强”和“上市公司”的区别到底在哪。

正想赶去实习部,却被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撞了一个满怀。

陈曼雨硬生生后退了两步,才站稳,赶紧说了声对不起,她可不想实习的第一天就得罪人!

正想着,她便抬头,直面迎上了对方的视线。

白晟严皱着眉头,扫了一眼陈曼雨,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愣了一下,陈曼雨才回过神,赶紧摇头,又说了句抱歉,赶紧溜了。

吓死她了!那个男人究竟是谁?气场这么强大?

楚恩泽拿着文件急匆匆地走到白晟严身旁,见他望着楼梯间的位置,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看什么呢?回神了!”

听到对方的声音,白晟严才不悦地收回自己的视线,扫了一眼楚恩泽开口问道:“实习生的问题都安排好了?”

楚恩泽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他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实习生的问题了。

见他摇头,白晟严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将这次实习生的资料,全部放到我办公桌上,我来安排!”

说完,便离开了,留下楚恩泽一个人在原地凌乱。

陈蔓雨来到实习的指定位置坐下,拍了拍胸脯,终于同时坐在里面的还有另外四个人。

前脚刚坐下,后脚就进来了位正装打扮的年轻男人。

“我姓楚,是管理公司实习的主管。今天起你们就是公司的一员,职工管理要求已经发送到各位的邮箱里,记得查阅,如果没有问题,今天正式开始实习。”

坐陈蔓雨边上的女生开口道:“难道没有职工培训吗?”

楚主管看向说话的女生,微笑道:“我认为,能进入到这里的人,是可以直接进入到工作状态的。”

女生撇了撇嘴角,没有再说话。

“实习内容会有人递交给你们,有问题随时来找我,办公室出门右转顶头。”楚主管理了理领带,转身走了出去。

陈蔓雨被带到了实习员工的办公室,桌上摆着一摞资料和一本厚厚的书,她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她背了四年都没背清白的法律条文规定。

这是要干什么?陈蔓雨小声嘀咕着,拿起面前写着实习内容的纸张翻阅着。

翻到最后,眼睛都要瞪进纸里去了——实习内容竟然是让他们办案子?!

原以为实习期就是打印打印资料,端茶送送水了事,没想到是来真格的?她一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应届毕业生,办案?

扯淡呢!

等会……这案子,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陈蔓雨仔细往后翻了翻,这,这是……刘老头上课给她讲的那桩悬案!

——容城连环杀人案!

第2章 血色莲花

陈曼雨翻看了整个卷宗,都没有什么头绪,正准备去学校,找刘老头,问问情况,结果听着一旁的女生讲起了白氏的旧史。

当年白老爷子也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因病退隐后,家中次子坐上了一把手的位置,全盘接手了老爷子的事业。

但大部分人都不服这个次子,合伙想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结果最后怎么着?

小少爷直接绑了身炸弹坐到众人面前,腿搁到桌上悠闲的晃着,意思很明显——同归于尽如何?手里把玩着火机。

底下几个老家伙吓的当场瘫坐在地上,话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磕磕巴巴的让手下赶紧给他白老二递烟,这才算了事。

陈蔓雨就这么听着新来的女实习生讲了半天“白老二的英雄事迹”,愣是把自个的任务抛到脑后跟去了。

不知道现在去找刘老头还来不来得及……陈蔓雨望向墙上的挂钟。

“能留在白氏的那还真不是一般人,我要知道我来的是这,还不如找个事务所混混了事得了。”

女生转头整理着桌上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眼红这里的工资,找人抬她进来她都不来。

“你们很闲吗?有时间在这聊天不如早点完成任务转正。”经理冷眼扫过屋内几位实习生,哼道。

陈蔓雨撇撇嘴,收拾东西起身走人,别说这白老二绑一身炸弹的事够绝,就这次实习都能看出来他白老二的试人手段,还真是不简单,倒挺想见识见识这白老二到底是哪路大神。

这边他们讨论着的白老二此时正坐在办公室内,楚恩泽站在办公桌前:“都已经按照你交代的分配下去了。”

白晟严满意的点了点头,眼底闪过一抹冷笑。

“期限?”

楚恩泽放下水杯:“三个月。”

白晟严继续往后翻看着,没有说话,楚恩泽观察着他的表情,随后道:“少了?”

三个月要把五年都没破获的案子给拿下,难度不是一点点的小。

这个案子已经被判定为悬案了,现在再重新翻出来,想要破案,三个月那根本就不可能完成。

只不过,楚恩泽有些想不懂,白晟严怎么会把容城连环杀人案翻出来给陈曼雨。

别说三个月,给她三年也不一定有进展,倒挺好奇这小女生会怎么摆平这个案子,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陈蔓雨出了公司,赶忙拦了辆车赶往学校,不知道今天刘老头有没有课,没有就只能硬闯他办公室了。

看着手上的卷宗,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上午她把案例发给了郑萌,结果郑萌的话更是给她来了当头一棒。

“这是五年多前的悬案了,一直没破解呢。”

现在唯一能帮她的只有老头了,她一应届毕业生,律师证都还没拿到,哪来的资格去找司法、公安机关了解情况?

检察院更不用说了,你从门口路过往里多看一眼,人门口的保安都得瞪你半天……

“刘老……刘教授!”

也算她运气好,刚进校门就看到刘老头清健的背影晃在跟前。

刘教授转身对上气喘吁吁跑来的陈蔓雨,陈蔓雨把案例往教授面前一递:“刘教授,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容城杀人案?你怎么会有案例?”

陈蔓雨向他解释了自己是实习生,实习内容就是这桩案子。

“你对这桩案子有多少了解。”刘教授细细翻看着卷宗。

当年这桩案子着实让不少人都命丧于此,到底怎么个回事儿她也不清楚,只大概知道,这凶手并非寻常人。

作案都是在午夜之后,死者地点分散的非常开,且死者都是被不同程度折磨而死,死相及其难看。

并且尸体旁都画有“血色莲花”的图案!

死者都是女性,平均年龄大概在20岁左右,都是长相极为清丽的女孩,经法医鉴定,其中一位女性死前有被人强.奸行为,手腕上都是拉扯时留下的淤痕……

作案人反侦察能力很强,留下能侦破的线索少之又少,警方追查了一年,最后认定此案为悬案。

“如果你是凶手,你想想你杀这九个女孩的目的是什么?”刘教授拿起笔在纸上写上凶手字样,然后画圈分析各种可能。

“凶手作案前可能曾和年轻女性有很多的接触,然后引发了某种矛盾,使得矛盾激化……”

但和这九个女孩又有什么关系?

第3章 寻找突破

陈蔓雨直勾勾的盯着案例,对了!奸杀!

“其中一个女孩是被奸杀而死,或许凶手和那位女孩死前有接触。”

不然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凶手却只对她一个人进行了奸杀?

“你能想到的,凶手自然也能想到,警方更能想到,这还不是完全的突破点……”

“您是说……那朵莲花?”陈蔓雨翻到印有莲花图案的那页,仔细端详着。

刘老头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手里的笔在纸上无意画着圈:“莲花固然是个重要线索。”

这肯定是凶手的某种杀人暗示。

“作为律师不仅要从案子本身出发,更重要的是要从家属方面出发。”

听完后,陈曼雨不可置信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桩杀人案是一起作案手法及其残暴的案子,但对旁人来说也就是个饭后谈资,过一段时间也就湮没了,照常该干嘛干嘛。

可对于这些受害家属来说呢?

岂止是流干了眼泪就能解决得了的?不把这凶手彻底揪出来他们怎能安心入睡?

既然在死者身上找不出线索,那就只能进行第三方交涉,九个女孩其中最后一名女孩是被奸杀而死的,也就是说凶手和这最后一名女孩的接触是比较密切的。

或许凶手行动前两人发生了口角,又或许是这女孩激怒了凶手从而导致凶手对其下狠手。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目前所有的线索都集中到一个焦点上——女孩的母亲。

陈蔓雨来之前了解了死者及亲人的信息,女孩叫宋薇莲,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市内的211,靠着读书从农村走出来的小女生。

家里只有母亲一人,父亲早就抛弃娘俩另寻新欢,整整二十多年都了无音讯,只有母女二人相依为命。

薇莲开学报道那天,是第一次进城,远离自己熟悉的家乡和亲人来到完全陌生的地方,加上自己内向腼腆的性格,几乎没有什么朋友。

大二后,薇莲在室友的怂恿下谈了人生第一段恋爱,男方是位城里普通家庭的孩子,性格也不错,两人在一起不到一年后却意外分手了。

朋友问她是不是男朋友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女孩没有吭声,没过几天就又谈了一位新男朋友,家里是个有钱人,对薇莲也很舍得,照顾的无微不至。

两人在一起一个月后,男朋友突然意外死亡,让人觉着更不思议的是男方出事后不到一个星期,薇莲的尸体也被发现在了荒郊野地,死时身旁画着一只血莲。

警方介入调查,发现这位女孩的死法和近期几起杀人案的作案手法非常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女孩死前有被强.奸行为……

最后警方把这一系列案件名为“血莲案”,女孩的母亲最后患上重度抑郁,神智不清。

从学校出来后,天色已经渐暗,陈蔓雨重重地叹了口气,连女孩老家地址都不知道,上哪找?

而且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样,宋薇莲的母亲都已经那样了,还能套的出完整的线索?

告别了刘老头,陈蔓雨便往车站走去,视线突然聚焦到学校门口不远处——胥玉宸?他怎么在这儿?

她和胥玉宸打娘胎里就认识了,双方的父母也都是老熟人,出生后两家就住在对门儿,经常串门聚一聚吃个饭。

只是,胥玉宸完全就是个伪君子,面前一套,背后一套,因为这个,她陈曼雨没少吃亏!

正想离开,却见到胥玉宸仿佛看到她了,正朝着她这边走过来。

陈曼雨赶紧转身,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胥玉宸的声音:“陈曼雨!”

听到他的声音,陈曼雨脚步一顿,她其实非常想,自己没有听到胥玉宸的声音。

可就在这时,胥玉宸已经走到陈曼雨的身边了。

“蔓雨,好久不见。”

这一下,陈曼雨可没办法了,只能强撑起笑容,转过身子:“好巧啊,你也在这里啊,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陈曼雨正想立刻,手腕就他给掐住了。

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开,陈曼雨无奈的回过身,看着胥玉宸开口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见她终于正视自己,胥玉宸才缓缓放开手,嘴角带着笑意,但眼底却闪过一丝厌恶:“这么就没见了,难道不能跟你表达一下思念之情么?”

听到这话,陈曼雨一阵恶寒。

他来找自己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更不可能无缘无故跟自己联络感情!

正想着怎么回绝他,手机忽然响了。

这根本就是救命音!

也没看对方是谁,赶紧掏出手机,滑动了接听键。

第4章 错综复杂

“诶哟,我的小祖宗你终于肯接电话了?”

“你能不能小声点儿!”陈蔓雨赶紧朝着旁边走了两步,嫌弃地把手机拿向一旁,脑仁让她炸的有点懵。

郑萌嘿嘿笑了两声,略带神秘地开口问:“干嘛呢,一天都没见着你人,不回宿舍了啊?”

今天白氏实习也有她一个,但她连飞机票都买好了,一个星期后走人,她才不会稀罕什么这些实习什么的,跟她不搭边儿。

陈曼雨扫了一眼还站在不远处的胥玉宸,小声说道:“我实习呗,还能干啥,你有啥事么?”

郑萌关上宿舍门,掏出钥匙锁门,嬉笑地说道:“今晚上我家吃饭呗。”

也不知道他爹抽的哪路风,她连泡面都泡好了准备动筷了,一个电话打的她措手不及。

陈曼雨想也没想,立刻应了下来,先不说能甩开胥玉宸,还能问问郑叔叔,自己实习的案子。

“那我在学校这边的咖啡厅里等你。”挂了电话,陈曼雨才转过身,一脸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望着胥玉宸:“抱歉,我真的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陈曼雨便抬步就离开了。

胥玉宸还想说什么,却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扫了一眼陈曼雨离开的背影,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去到咖啡厅,陈曼雨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赶紧将今天实习结果发到主管的邮箱里。

没过多久,郑萌便来了,屁股刚挨到椅子,她就一脸神秘地看着陈曼雨开口问道:“才我刚才看到谁了么?”

陈蔓雨看了她一眼,随口问着:“谁?”

“你那个青梅竹马,胥玉宸。”郑萌推开咖啡厅的门:“我看他和一个女的走在一起,脸上那个笑别提有多恶心。”

女的?陈曼雨并不觉得出奇,从小到大,胥玉宸身边的女人多了去了!

两个人到郑家时已经是七点多了,“叔叔阿姨好,来的急也没买点什么东西,您老别见外。”陈蔓雨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这话说的才叫见外了,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郑淳明她手上的袋子放到一旁,“坐会儿,你阿姨还在厨房里忙活呢。”

郑萌知道蔓雨有要事找父亲谈,自觉跑去厨房里黏着亲妈蹭吃蹭喝了。

“叔叔,我来是想请教您问您点问题。”陈蔓雨把卷宗递给郑淳明:“是关于五年前容城血莲的案子……”

当年宋薇莲的这个案件,是郑淳明主管的,接到上级通知后任命为此案的主力调查小组组长。

从第一位受害者的案发时间开始查起,但由于时间的久远,案发地点又处于室外,下场雨所有的作案痕迹就都没了。

且尸体也是在一个星期后才发现的,这么算算下来,就有一个多星期了,最后再到宋薇莲遇害,整整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这哪还有丁点儿线索可言?

法医鉴定也只能给出死者死于几时被何物所伤,除非是知晓凶手的下落,不然这些东西根本起不了作用。

宋薇莲的第一任男友名叫冯辉,和宋薇莲是家里父母都是普通职员,人长得不错性格也很好,他们交往的半年后就见了双方的家长,家长对此也颇表满意,两人之间愈发亲密。

可就在此后的半年,宋薇莲再回家时总是一副闷闷不乐脸,做什么没有精神,母亲以为是和冯辉闹了矛盾或是学业上学有不精而为此烦恼,也便没有多问。

可就是母亲的这一时疏忽,酿成了后面无法换回的悲剧。

没过多久,就传来女儿不幸遇难的消息,母亲知晓后当即就倒地不起,醒来之后也是频频寻死。

郑淳明找到家里了解情况时,母亲一直都处于神智恍惚的状态,当问到关于女儿的事情时,母亲突然暴躁起来,双眼充血,发疯似的拽着他的袖子,嘴里含糊不停的念念有词……

“您当时没有听清她嘴里念念有词儿的东西吗?”陈蔓雨一边听着郑淳明叙述当年的经过一边记着些重要的内容。

母亲回家静养的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期间有无人员来找过她,宋薇莲遇害前的一段时间又去了哪儿,这一切又是否和冯辉有关联等等一连串的问题重复在她脑海里。

真相好像呼之欲出却又隐隐约约朦胧其间……

“当时她含糊不清,我凑近了听也没听出个所以然,加上突然倒地,也就只好不了了之。”郑淳明起身转向书柜,“这是我当年留的案底,你可以带回去借鉴一下,说不定可以帮到你。”

陈蔓雨接过他手里的档案,说:“谢谢叔叔,您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这些够明天交差的了,她打算明天去找宋薇莲的母亲,不管如何先见着了再说吧……

回首情难续-陈蔓雨, 白晟言-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