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婚妻已下线-罗艳艳, 薄擎宇-总裁豪门小说

替身婚妻已下线-罗艳艳, 薄擎宇-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误入

灯火摇曳的酒吧,一片纸醉金迷的糜烂。

罗艳艳一身性感的黑色低胸包臀工作服,婀娜多姿的身形灵巧地穿过群魔乱舞的人群,眉目巧盼,寻找着今晚的目标。

白天,罗艳艳是端庄贤淑的公司小白领,晚上就化身为性感撩人的酒吧小妹,在南海市最大的酒吧九色笙歌兼职卖酒。

并非她喜欢这样灯红酒绿的地方,也并非喜欢操劳地连轴转,一切只为了病重的弟弟。

“罗小姐,你弟弟的心脏病需要尽快手术,拖得越晚,风险越大。”

医生的话缠绕在罗艳艳的耳旁,让她的心情异常沉重。

几十万的手术费,对于她那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根本就负担不起。

此刻,罗艳艳决定赌一把,去酒吧最顶楼的VVIP专区碰碰运气。

能够有资格去到九色笙歌VVIP专区消费的人,都是可以在南海市翻云覆雨的大人物,非富即贵。

如果能够向他们推销出去几十万一瓶的价格昂贵的红酒,拿到不菲的提成,那么弟弟的手术费就有希望了。

打定了主意,绕过了重重障碍,罗艳艳好不容易来到了VVIP专区。

金碧辉煌的装修,闪得罗艳艳晃眼。

808包厢是九色笙歌最大最豪华的包厢,据说被一个神秘大人物包下,罗艳艳四处张望了一下,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门口。

包厢的大门竟然没有锁,她轻轻一推就推开了一条缝隙。

心中一阵狂喜,罗艳艳正想上前去想办法推销红酒,却看到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副极其香艳的景象。

奢华的包厢内,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中央偌大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帅得让人窒息的男人。

健硕挺拔的身材,如刀削般轮廓分明的脸庞,如日月星辰一般璀璨耀眼。

而在男人的怀中,一个身材妖娆,衣衫不整的女人,如水蛇一般缠绕在男人健硕的身体上。

“薄少,我们马上要订婚了,今晚就让我陪你……”女人的声音娇媚无比,就连罗艳艳听了人都酥软了。

可她话音未落,就被男人毫不留情地推开。

“滚!”男人带着醉意的声音冰冷,拿起茶几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地上,横七竖八扔着好几个酒瓶。

“为什么?难道到了今时今日,你还忘不了她?”女人眨着水雾弥漫的美眸,委屈地问道。

“对。”男人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带,双眸冷得结冰,让整个包厢的温度都降到了零点,“你是自己滚出去,还是要保安赶你出去?”

女人红着眼圈,从地上捡起衣服套上,捂住脸庞伤心地跑了出去。

罗艳艳忙躲到一边,见男人再次拿起茶几的酒杯,忐忑地走了过去。

深吸一口气,罗艳艳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先生,要不要试试我们酒吧新推出的62年的拉菲?味道香醇,保证你喝了爱不释口。”

“滚!”男人不耐烦到了极点,英俊的脸庞结满寒冰。

那冷冽的气场,让罗艳艳浑身都颤了颤,但一想到病床上的弟弟,她硬着头皮再次努力着,“先生,你试试,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

男人嗖地一下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投下一大片阴影,将罗艳艳团团笼罩。

“给我滚……”男人剑眉深锁,性感的薄唇动了动,清冷的眸光扫过罗艳艳脸庞的时候,冷若冰霜的脸庞瞬间涌过波涛汹涌,硬生生把最后一个字给吞了回去。

幽深的瞳眸一阵紧缩,醉眼朦胧的男人扣住了罗艳艳的手腕,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映雪?”


第2章 认错

映雪?

什么意思?

手腕强劲的力道传来,罗艳艳一阵生痛,抬头对视上男人那如瀚海般深沉、隐隐约约透着悲伤的眸光,心跳有些加速,“先生,你放开我。”

“映雪,别离开我。”男人忽然低头,他那张英俊的脸庞里罗艳艳越来越贴近。

瞪大了眼睛,罗艳艳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那英俊的脸庞吻上了她。

“映雪,映雪……”男人低喃着,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像大提琴一样,低沉,充满着诱惑力。

他的唇紧紧贴在她那白皙的脸庞上,辗转缠绵,烈酒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烟草清香味,让罗艳艳的呼吸一窒,不知所措地想要推开他。

可男人的双臂强劲有力,紧紧禁锢住了她的脑袋,他那温柔的气息紧紧包裹着她,柔软的唇在她脸上磨娑着,从耳垂,到脸颊、最后精准地落在了她的红唇上。

脑袋嗡的一下,从来没有和男人这样亲密接触过的罗艳艳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是被男人双臂紧紧的捆住,隔着两层布料依然能感受到那灼热的力度。

罗艳艳的脸一下子红得几乎可以滴血,使出浑身力量挣扎着,“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映雪,叫罗艳艳。”

“罗艳艳?”男人微微一怔。

“对啊,这是我的工作证。”趁着他愣神之际,罗艳艳忙拿出工作证放在他面前晃了几下。

挑眉盯着工作证,明显的失望闪过男人的脸庞,他蹙眉松开了罗艳艳。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面对这个气势凛冽、羁傲冷凝的男人,罗艳艳再也不敢停留,转身往外走。

可她还没有走几步,背后就传来了男人冰冷的声音,“站住!”

下一秒,她被男人拉了回去,跌落在沙发上男人的怀中。

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姿靠在沙发上,而罗艳艳则整个人半躺在她怀中。

这样暧昧的姿势,让罗艳艳好不容易刚刚平复一点的心,又一次砰砰跳得剧烈了起来。

“先生,你干什么?”罗艳艳僵着身子想要从他怀中爬起来,却被他有力的大手按住。

深沉的眸光紧紧盯着她,带着一抹罗艳艳看不懂的忧伤,男人低低沉沉的声音响起,“今晚陪我,钱随你开。”

心咯愣了一下,罗艳艳忙一口拒绝,“对不起,你误会了,我只是卖酒的。”

“敢拒绝我,嗯?”男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薄唇紧紧抿成一线,召显着他的极度不悦。

包厢的气氛凝固,罗艳艳胆心惊胆战,能够包下九色笙歌最豪华808包厢的,一定是一个大人物,而男人非凡的气度、浑身的贵气和他一身名牌也说明了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这样的人,她得罪不起。

但,她也不会自甘堕落,为了钱出卖自己。

咬咬牙,罗艳艳顶着男人强大的压迫感,挣扎道,“先生,不如我去帮你叫一个公主进来?”

男人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带着醉意和怒气,他俯身而下,紧紧地压住了罗艳艳……


第3章 回国

铺天盖地的吻落下,温柔缱绻中带着霸道。

他的大手挑开了她裙子的肩带,慢慢扶上她雪白的肌肤。

一阵从未体验过的触电般的感觉传来,罗艳艳心惊肉跳,使劲挣扎着,“别,不要!”

男人眸中闪过志在必得的坚定,非但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更加变本加厉。

被他死死压在身下,罗艳艳又害怕又紧张又羞耻,眼看着他另一只大手已经要伸进她的裙子下面,情急之下,罗艳艳一手拿起了茶几上的酒瓶,用力向着男人的肩膀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酒瓶砸碎,玻璃碎片散落一地,男人的肩膀受伤,鲜血淋漓染红了白衬衫。

正在激.情中的男人显然没有想到罗艳艳会突然攻击他,墨色的眸光冷得骇人,不过却松开了她。

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罗艳艳起身,挣扎着一口气跑了出去,一直飞奔到家,她依然是心有余悸。

她把那个男人打伤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去投诉她,像他们那样的权贵,如果想要报复的话,弄死她简直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

“艳艳,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罗艳艳的妈妈周吉芳关心问道。

怕妈妈担心,罗艳艳扬起一抹牵强的笑容,“没事,只是觉得有些累,我先回房间睡觉了。”

周吉芳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都怪爸妈没本事,要你为了弟弟的医药费这么拼命……”

“妈,别这么说。”罗艳艳心头一酸,安抚了周吉芳几句,转身回到房间。

关上房间大门的那一瞬间,罗艳艳的眼前氤氲起一片白雾,委屈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落在口中异常苦涩。

想起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看着身上斑斑点点的痕迹,罗艳艳的心情异常沉重。

出了这样的事情,九色笙歌她是不敢再回去了,弟弟的医药费……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

一夜辗转无眠,第二天罗艳艳顶着两个熊猫眼到了公司。

她擎宇集团分公司的一名会计,平时工作也算是得心应手,只是今天每每想起昨晚那个男人,就哪哪都不对劲了。

“艳艳,你听说了吗?”罗艳艳正揉着太阳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安心工作,忽然背后响起了同事柳小月的声音。

“怎么了?”罗艳艳回头,只见柳小月一脸八卦的样子。

“你不知道吗?我们擎宇集团在美国总公司的总裁回国了!”刘小月的脸上难掩兴奋之色,“我们公司之前一直是南美霸主,听说以后发展的重心会回到国内,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总裁是个标准的高富帅,听说还是单身呢!”

“……”罗艳艳有些无语,遥不可及的总裁,又怎么是她们能够肖想的呢?

一连几天,罗艳艳都过得提心吊胆的,但好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直到一个星期以后。


第4章 再遇

这天罗艳艳刚到公司,公司里面就异常热闹喧嚣,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原来美国总公司的总裁薄擎宇今天过来了。

罗艳艳对这些八卦新闻不感兴趣,暗自摇摇头,回到自己的办公位上坐下,心里还在担心着弟弟的医药费。

这几天因为害怕的缘故,她晚上没有再去酒吧卖酒,收入一下子少了一大截,还不知道怎样才能去筹到那么一大笔钱。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干咳声音传来,所有的人都神色一凛,连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原来是他们分公司老总李天岩过来了。

李天岩径直就走到了罗艳艳面前,沉声道,“罗艳艳,你跟我过来一下。”

”好的,老总。”罗艳艳有些紧张地跟在李天岩的后面,不知道他找她有什么事。

坐上了电梯直达顶楼,罗艳艳终于忍不住问李天岩,“老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总裁要见你。”李天岩的话,让罗艳艳感到莫名的紧张。

“总裁?他要见我?”

有没有搞错,她只不过是一个小虾米而已,平时连分公司老总都见不到的那一种。

那个让所有人热血沸腾,高高在上的总裁,要见她会有什么事呢?

紧张的敲了敲大门,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低低沉沉的声音,“进来。”

罗艳艳深呼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看见在装修奢华的总裁办公室中央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个卓尔不凡的男人。

冷凝的气息,如刀削般帅气的脸庞……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罗艳艳整个人愣住。

怎么会是他?

那天晚上在酒吧的那个男人!

难道他就是他们的总裁薄擎宇?

天呐……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罗艳艳几乎都要崩溃了。

这几天她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而且情况要比想象的更糟糕,那个男人竟然是她的顶头上司!

罗艳艳想要转身逃离,可双腿就像被钉子钉上了一样,一动都动不了。

听到声音,薄擎宇抬眸扫了她一眼,眸光不用带着几分探寻的意味。

“总裁,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罗艳艳假装忽略掉那天晚上的事情,僵硬着身体,拘谨的问道。

“你说呢?”薄擎宇勾唇反问,同时站起身来,长腿一迈,站到罗艳艳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冷冰冰的气息扑面而来,罗艳艳深深打了一个冷颤,连声音都有些颤抖,“我,我不知道。”

她那一颗紧张的心情紧绷着,那天晚上她用酒瓶砸了他,看来今天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了。

不知道总裁会怎么惩罚她?

薄擎宇冷冷地盯着罗艳艳看了几秒钟,忽然从桌子上拿出来一张纸摔到了罗艳艳面前,用命令式的口吻说道,“签了它!”

“这是什么?”当罗艳艳的目光落在那张纸上面的时候,整个人完完全全的被震惊了。

契约婚姻!

她没有眼花吧?

一脸的不可置信,罗艳艳抬头看着面前那个脸色冷冰冰的男人,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


替身婚妻已下线-罗艳艳, 薄擎宇-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7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