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碎情已凉-顾挽澜, 白愿-婚恋生活小说

婚碎情已凉-顾挽澜, 白愿-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你真肮脏!

顾挽澜醒过来时,阳光打进屋内,照在她的身上,她微微的睁了睁眼,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刺眼的光芒。

身上微微的酸疼让她不由自主的蹙紧了眉心,听见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脑子这才清明了起来,想到昨夜跟白念之间发生的事情,脸上不禁一红。

“咔嚓……”浴室的门被打开了,顾挽澜的心底紧张了一下,手紧紧的攥住了被子,抬眸看了眼白念,水滴还在他的短发上挂着,纵使结婚两年了,但还是让人迷了心神。

白念拿着手上的毛巾擦了擦头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什么也不说,就好像房间里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一样,径直的在衣柜里翻找着自己的衣服。

顾挽澜面上一抹尴尬,粉唇轻启,“阿念,昨晚……我们……”

毕竟她是个女人,话让她挑的那么清楚自然是不好意思的,只是满眼希冀的等待着他的回复。

白念不紧不慢扣着白衬衫的扣子,彷如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她抿了抿唇,“阿念……”

“嘭!”一声巨响让她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金属的皮带扣砸在实木的衣柜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她愣了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来。

下一秒,一股温热的吐息打在她的脸上,脖子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扼制住了,他的力气很大,她呼吸一紧,微微张着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心底闪过了一抹慌乱。

阿念怎么了,怎么突然对她这样?

她还没理清楚,耳边就传来了他凌厉的如同利刃般锋利的话,“顾挽澜,你偷人就算了,非得这么不甘寂寞偷人到家里么?怎么,想向我示威么?”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她被重重的甩到了一边,听着他莫名其妙的话,顾挽澜恍惚的眨了眨眼,随即荒唐的笑出了声来,“阿念,你在说什么啊,昨天晚上不是你……”

他就站在那,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眼底的蔑视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我是今早才到家的,顾挽澜,你真是够恶心的,如果不是我提前回来了,我怎么会发现你这么肮脏,我父母是眼瞎了才觉得你是他们的好媳妇儿。”

他的一字一句像是一柄利刃扎进了她的心脏一般,疼的她无法呼吸!仿佛方才钳制着她喉咙的手还在不停地收紧一般,让她几近窒息!

怎么会这样,昨晚的男人,不是白念?

不,不可能的,她昨天虽然喝醉了,可是是不是白念这张脸,她还是分得清的啊。

可白念这话很明确的就是在说,跟她发生关系的人,根本就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她伸在被子下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几分,脸色已经惨白的吓人,许久带着悲凉的语气低低的道着,“不是这样的……”

“离婚吧,你这种下作的女人,我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要在看到!”

“不要!”一听到离婚两个字,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喊了出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到底昨晚发生了什么,一夜之间她的第一次不知道给了谁,她的老公,如今步步相逼着要离婚。

第2章 我睡了你了

白念已经不想继续跟她耗下去了,“砰!”地一声甩门而出,偌大的房间立刻只剩下她一个人。

不一会儿,楼下便响起了汽车启动的声音。

“白念!”顾挽澜恍惚的眨了眨双眸,突地绝望出声,她连忙套上了散落在地上的睡裙,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上便追了出去。

只是当她下楼出来时,只看得见车子绝尘驶去的的背影。

她绝望的滑落在地上,一双眼眸望着远处,里边却是一片死寂。

陡然,一个急刹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下意识的以为是白念回来了,慌张的抬起头来。

可看清来人时,她眼底的欣喜却慢慢落了下去,“大哥……”

她对白愿也不是特别熟悉,只是在白父给她看的全家福上见过他而已。

白愿的五官跟白念有些相似,两人都随了白父,只不过,白愿的棱角更锋利一些。

可是他不是去国外么,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何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顾挽澜心里有疑惑,可眼下却顾不得多想,现在,她只想找白念去解释清楚。

白愿手里提着购物袋,看到她满身的狼狈,蹙了蹙眉,“怎么出来了?”

顾挽澜还没听清楚这句话,她整个人就被白愿给腾空抱了起来,她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下意识想要挣脱,“大哥,你放我下来,我们这样……”

她想说他们这样的行为被人看到会误会的,可接下来白愿说的一句话却让她的脸色煞白。

“我睡了你,自然应该对你好。”

“你说……什么?”

“我说,我睡了你了!”简单直白,毫无掩饰。

他昨晚风尘仆仆回到江城,出了机场就来了白念这里。

谁知刚进门,一个女人就如同藤蔓一般缠绕了上来,沾着酒气的唇瓣凑了上来,浓烈的酒味在唇齿中纠缠着,他一个激灵,只感觉体内的细胞都开始躁动不已。

曾经他身边的人都一度的认为他是不是性冷淡,但是此时他才发觉体内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昨晚如果不是顾挽澜承受不住晕厥了过去,他觉得是可以一直做到天亮的。

顾挽澜硬是扯出了一个干笑出来,“大哥,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可是你弟妹!”身子却是不自主的朝沙发里侧缩了缩。

第3章 离婚,我娶你!

“弟妹?白念结婚了?你是他老婆?”他眉心紧蹙了起来。

“我们结婚两年了!难道他没告诉过你吗?”她颇为震惊,虽然他们结婚的时候很仓促,除了结婚证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至少双方的家长都是很明白的,对于白愿竟然不知道这件事情,心里又是一疼。

他狐疑的凑近了几分问,“两年他都没碰过你?”

“……”她的脸色很难看,但是也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事实。

“既然睡了你,那我就会对你负责,跟他离婚吧,我娶你!”他淡定自若的道着,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风轻云淡。

她立即将他给推开,慌乱的晃着脑袋,“你疯了!我怎么可能会离婚!”

她爱白念爱了二十五年,这二十五年来都是在疯狂的追随着他,迎合着他的喜好,想尽一切的办法讨他欢心。

如今白愿的出现,不仅毁了她的第一次,更加要毁掉她来之不易的婚姻!

“相信我,这婚,你迟早都是要离的。”

他脸上的笃定让顾挽澜怎么看怎么刺眼,她用力的咬着牙,扬起了手腕,“啪!”

响亮的耳光顿时让空气都凝滞住了一样,她使的力气很大,他那白皙的脸颊,迅速的印上了五个手指的红印。

“住口!你凭什么这么说!”她浑身都在微颤着,打他的手腕更加是颤抖的厉害。

他摸了摸被打红的脸颊,微微眯起了眼,迸射过来的视线让她的心里有些发毛,后怕的劲头很大,让她觉得有一种无名的恐惧猛然揪住了她的心一样。

只是一瞬间,他扑了上去便将她打耳光的那只手给扼制住,整个人被抵在了沙发里动弹不得,声音充满着霸道的气息,“凭什么?就凭你现在是我的人!”

“你放开我!”顾挽澜一双通红的眼睛瞪着他,“你滚出去!这是我的家!”

他不怒反笑,“好,很好!”

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他重新理了理自己被压皱了的衣服,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你一定会来求我的!”

白愿走后,顾挽澜恍惚了一下,撇见了沙发边上的一个购物袋,那是他从下车时就拿在手上的,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看了,里面是一套女装的衣服,正是她的尺码。

再看看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撕扯的破烂的衣服,所以她起来没有看见他是因为他出去买给她买衣服了?她将衣服攥在手里,随即毫不犹豫的往垃圾桶丢了进去。

第4章 正妻变小三?

白氏。

顾挽澜看了看那高耸的大厦,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她当初那么努力的为了他去学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到头来他一句不喜欢在公事上牵扯上私人关系,她一步都没能踏进这家公司,最后只能留在了自家的公司里上班。

他接手公司两年,她还是第一次到这来,她打过电话他并没有接,她只能联系前台,“你好,我想见白念,可以去通报一声么?”

前台漫不经心的撇了她一眼,语气嘲讽“现在真是什么人都想着可以联系我们的总裁了吗?”

她微微蹙了蹙眉,正色道,“我是他的老婆,这总该天经地义了吧!”

那女人噗嗤的一下就笑出了声音来,眼神轻蔑到了极点,“你别开我玩笑啊,咱们白总的老婆在公司里谁不认识啊,你是他老婆?笑话!小姐,你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请不要打扰我工作了好吗?”

“你说什么!”她双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面,支撑在上面,俯身过去凌厉的问着。

“白总出来了!”女人被她的气势有些给威慑到了,正好眼角的余光撇见了两个人影,急忙指了过去。

顾挽澜顺着她的手指望了过去,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心脏漏跳了半拍一样。

一个身着白色裙子,长直发的女人正亲热的挽着白念的手臂朝她走过来,顾挽澜感觉全身的血液都逆流着!

苏茉莉!白念的初恋,也是他唯一的挚爱,但是两年前她分明已经离开了,为什么会在这里!

“阿念……”许久,她听见自己毫无底气的声音响起。

苏茉莉看到她的时候,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躲到了白念的身后,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着,“不怕。”

那样的柔情,是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的。

“你来干什么?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吗?”他眼底闪过了一抹愠色,冰冷的开着口道。

她紧了紧拳头,指着站在他身后的苏茉莉,“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挽澜姐,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委屈的像是就快要哭出来了一样,看的白念又是心疼了几分,“顾挽澜,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你干的那些破事也并不光荣!”

“阿念,你别这么跟挽澜姐说话。”苏茉莉轻轻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角,小心翼翼极了。

他们之间轻微的小动作,她就觉得刺眼到不行,她拉着白念就要走,“我们回家说!”

“啪!”手背被白念重重的拍了一下,她疼的一下子就松开了手,不敢置信的看着白念,他正掏出一张纸巾不断的擦着手,仿佛被她触摸过的地方都是那么的肮脏,他不紧不慢的抬着眼眸,“既然你要说,那就在这说了吧,我这辈子爱的女人就只有一个,就是茉莉!你算是什么东西!”

“白念!”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看着他。

婚碎情已凉-顾挽澜, 白愿-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