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豪门替身妻-叶衾, 晏殊臣-总裁豪门小说

攻略豪门替身妻-叶衾, 晏殊臣-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又梦到他了

热……

整个人像是处在滚烫的熔浆中一般,浓烈的燥热感让人浑身上下酥软无力。

脖颈上/传来酥酥麻麻的触感,叶衾自己正浑身赤条的坐在一个男人怀里。

这是哪里?她怎么会……

正想着,男人突然抬起头来。

瞧见他嘴角勾笑的面孔,叶衾瞬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惊讶无比。

怎么会是他!

“主人主人来电话了……”

伴随着一阵手机铃声,叶衾猛然睁开眼!

坐起身来大口喘着粗气,双眼有些无神的盯着雪白的被单。

原来是梦……

她又做春梦了。

梦里的那个男人,是他,还是他……

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叶衾微微叹了口气,拍了拍发热的脸,然后才拿起一旁的手机。

是她的好闺蜜,苏幕。

“喂?”刚睡醒,叶衾的声音有些干哑。

“你干嘛呢?”苏幕的大嗓门隔着手机都有些刺耳 。

叶衾皱皱眉,将手机拿的稍远了一些。

没听见她回话苏幕便有些急了,“丫的都日暮西山了还在睡呢?!长点心吧!你知不知道,这会儿你未婚夫正在外面相亲呢!”

叶衾愣了一秒,才消化完苏幕的话,在捕捉到了“相亲”两个字后,大脑轰的一声,哪里还有丝毫睡意,沉默了一会才颤着声音问道,“又相亲了?”

“华灯初上酒店,自己来看!”苏幕撂下这句后,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叶衾放下手机慌忙下床,胡乱穿上衣服,出门就招手打了车。

到了酒店大堂,叶衾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苏幕的影子。

转眼之间,竟真的瞧见了她的未婚夫莫肖!

他正和一个女人有说有笑的坐在大厅的休息区。

苏慕说的没错!

叶衾心里发苦,这其实已经不是莫肖第一次背着她相亲了……

犹豫之后,她咬了咬唇然后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叶衾眼里心里就只有坐在休息区的那一对狗男女,压根儿没注意到迎面走过来的其他人。

嘭的一声,叶衾就在撞完人之后脚下不稳摔了个结实,包里的东西也随之落了一地。

疼……

叶衾揉着脑门,倒吸着气,缓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想要看看撞得到底是谁。

只是这一抬头,时间仿佛瞬间静止了!

熟悉的眉眼,熟悉的身形,还是记忆中的那个人……

晏殊臣。

她春梦里的男主角……

三年前一别,她以为再也不会再见的前男友。

目光相碰,晏殊臣的神色也有些讶异,但是很快他就沉下脸来,目光冰冷的看着叶衾。

被他这么盯着,叶衾心跳漏了一拍,她垂下眼帘……

他果然还在怪她!

半饷,晏殊臣收回目光,如陌生人一般从叶衾的身旁走了过去,后面还跟着几个保镖。

察觉到他离开,叶衾舒了口气,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只是胸口有些发闷……

理了理思绪,叶衾伸手蹲在地上将散落的东西快速捡回包里,最后发现放在夹层里的珍珠耳坠找不见了,顿时着急起来。

那是莫肖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

目光匆忙找寻,很快她便看见躺在离电梯不远处的耳坠,刚要起身去捡,下一秒就看见那耳坠被一个蹭亮的鞋尖踢到了老远,只听见了声音,却看不见滚到了哪里。

心里一沉,火气翻腾,叶衾站起身喊到,“喂!你这人怎么这样!”

那人顿下步子。

她话音刚落,时间就跟静止了一样,众人屏息凝神,惊愕的看着同是一脸惊愕的女人。

哪里来的女人,竟然敢和臣少大呼小叫!

踢远她珍珠耳坠的竟然就是晏殊臣!

叶衾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开始为刚才的冲动后悔。

她应该是脑抽了,才会将人叫住!现在弄成这幅场面,叫她现在只想逃走!

这样想着,她也确实这样做了……

“你难道不想说点什么吗?”晏殊臣忽然开口。

叶衾身体一僵,转过身看向晏殊臣,嘴唇动了动,最终只说出了三个字。

“对不起。”

话刚说完叶衾心里有些气馁……

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她又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晏殊臣的事。

曾经是这样,现在也是……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晏殊臣再次开口。

叶衾一听到开头,就跟着嘟囔了一句“那要警察有什么用。”

“那要警察有什么用?”晏殊臣挑眉,果然就和叶衾嘟囔的话一模一样。

叶衾心里不屑,晏殊臣的词汇量果然还么少的可怜!

叹了口气,叶衾忽然看见大厅休息区坐着的莫肖和那个女人都起了身,往出口走去。

见此,她抬腿就想追过去,却被一旁人高马大的保镖拦住去路。

叶衾心中着急,伸手想要推开二人,见没有效果才冷着脸喝道:“让开!”

保镖面色不变,丝毫没有被叶衾的气势给镇住。

叶衾直接气笑了,她到没想到晏殊臣的保镖这么尽职尽责。

无奈之下她转过身,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比她高出一个半头的晏殊臣,目光没有丝毫的躲闪,“你想怎么样?我已经道歉了。”

晏殊臣稍稍低下头俯视,蓦地轻笑,“你觉着我会稀罕?”

叶衾一听这话,心里气的就跟点了火一样,“那好,我收回我的道歉!”说完又觉着不解气,冷笑了一声继续开口说道:“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一样的让人厌恶!”

这女人说什么!?

一旁的保镖跟见鬼了似得看向叶衾。

晏殊臣却因为这话瞬间沉下了脸,半饷,声音清冷。

“带走!”

话音刚落,叶衾的左右胳膊就被两个保镖架住。

叶衾心一慌,大喊,“你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还想绑架不成?”

晏殊臣没说话,转身迈步,根本不理会背后叶衾的挣扎和反抗。

第2章 发飙

出了电梯,晏殊臣就叫保镖回去了。

他冷着脸拽着叶衾的手,脚步飞快。

叶衾跟在他身后,脚步吃力,身体不断挣扎,嘴里还吵个不停。

“闭嘴!”晏殊臣低喝。

叶衾一怔,最终还是乖乖闭了嘴。

咔——

晏殊臣打开门,直接一推将叶衾摔在了豪华大床上,然后将门甩上。

包包卡在腰上,叶衾疼的痛呼一声,眼里瞬间带了几分泪意。

晏殊臣走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叶衾,别再演戏了,你不就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吗,三年前是,现在也是,既然你那么想要勾引我,我倒不如做次好人成全你!”

言罢,不等叶衾反应,便猛的将她压在身下,将手伸到她的脖子下面,慢慢的靠近……

叶衾彻彻底底的愣住了,晏殊臣的呼吸撒在了她的脸上,酥酥麻麻的,叶衾身体瞬间僵直。

现在的这个场景竟然那么熟悉,好像已经发生过千次百次一样。

是在她的梦中!

两唇相碰,他霸道的撬开她的贝齿。

长驱直入,翻云覆雨,卷起千层风浪。

叶衾反应过来,伸手推他。

“你……你干什么……唔……”

“混蛋!你放开我!”感觉自己这是再被侵犯,无论怎么都推不开身上的人,她握起双手,狠狠捶打着晏殊臣健硕的胸膛,身体不断的挣扎。

一只手将叶衾的双手擒住,晏殊臣动作仍然不停。

突然,一股咸腥的味道在口中弥漫开来。

他抬头,看见了满脸泪痕的叶衾。

她唇瓣颤抖,缓和了半饷才开口道,“晏殊臣,你真让人恶心!”

叶衾的眼泪不断的从眼角落下,记忆中的那个人,分明是温柔的……

一听这话,晏殊臣的心仿佛坠入了冰窟窿中,本被挑起的欲、、火也如同被泼了盆冷水一般,他盯着女人悲恨的脸,忽然想到了三年前的画面。

随即一个用力将她的衣衫扯掉。

在叶衾的惊呼声中,他开口,“都做了婊、、子还立什么作坊!”

言罢,他再次吻上去,大手探入衣摆的末端,向上的探索起来。知道他要做什么,叶衾神色一凛,再一次咬破了男人的舌尖、

“嘶——”

血腥味瞬时漫布。

晏殊臣面色一黑,甩开她,“叶衾,我告诉你,欲擒故纵的招已经用烂了,既然你不想卖,就不要再来招惹我!”

叶衾一颤,狠狠的擦干了泪水,抬起下巴表情倔强的从床上坐起来,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

下一秒,身后传就来咣当一声,惊的叶衾心里一个激灵。

不由得转过了头看向已经被关紧的门,心里苦笑。

他果然,很记恨她。

不然也不会这般羞辱她……

走出电梯,站在酒店大堂里,叶衾忽然有些迷茫。

无意间看到前台处已经离开的莫肖和那个女人,他替之前的那个女人拿着包,然后将身份证递到了吧台上,一旁女人娇羞的轻轻的一拳打在了莫肖的胸口处。莫肖并没有避让,只是一笑。

甜腻的样子让叶衾忍不住作呕。

本来已经平息的怒火也再次燃起,她捋了捋头发,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去,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并不算小。

正在打情骂俏的人儿,根本就不会在意他们之外的事。

“啪——”

叶衾一巴掌打在了莫肖的脸上。

莫肖猛地抬头,有些反应不及,他愣愣的看着一脸怒气的叶衾,刚想开口解释,他旁边的女人惊呼一声,“你做什么!?”

叶衾冷笑,“我打的是我老公,你喊什么?”

女人惊讶的看向莫肖,“你结婚了?”

莫肖尴尬的笑。

“你……你无耻!”女人瞪他一眼,抢回包包转身就离开了。

莫肖伸手“哎!”了一声,再回过头发现叶衾竟然也离开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去追叶衾。

“小衾,你听我解释!”

叶衾顿住脚步,回头,“莫肖,你知道吗?这是你第三次背着我相亲,我不管你妈妈怎么逼你,我只知道我再也忍不了了!刚刚若不是我出现了,你们是不是就要开房了?”

忽然感觉有些疲惫,叶衾满眼认真,“莫肖,我们就分手吧!”

“小衾,我……”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撂下这句话,叶衾抬脚准备离开,却被莫肖一把抓住了手腕。

“放手!”

莫肖没动。

“我让你放手!”情急之下,她又一巴掌甩了出去,打的莫肖的头偏向了一边。

这一巴掌声音洪亮,加上叶衾因激动并不算小的声音,整个大堂都瞬时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们。

最糟糕的是,晏殊臣此时也从电梯走了出来,他刚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叶衾余光看向晏殊臣,好在他只是面带嘲讽的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今天出门之前应该看看黄历的……

“叶衾,你别无理取闹!”莫肖今天被叶衾打了两个巴掌,现在又被这么多人围观,脸上确实有些挂不住。

叶岑也不多说,她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莫肖,然后就转身离开。

这次,莫肖并没有跟上。

回到家,叶衾洗完澡,满身疲惫的爬上床,头发还没擦干,就接到苏幕电话。

苏幕原本是在酒店大堂等她,可半路上公司打电话来说有临时工作要飞瑞士,就只能不告而别了。

苏幕下了飞机之后见叶衾没有回她的简讯,以为她生气了,这才赶紧给她打个电话。

叶衾和她寒暄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只是手机刚刚放下,电话铃声就再次响起,看了眼手机屏幕。

是莫肖。

她不想理,直接把手机关了。

第3章 那一吻,算我买的

过了几日,她去公司上班。

她在翻译部工作,前几天接了个客户,是个外企副总,泰国人,约定今晚见面谈合同。

夜光如水,霓虹斐然。

到达地点,她找到老板所在的包厢,停住脚步,推开包厢门,透过诡谲的灯光,她看见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

烟味飘散,刺鼻难闻。

笑着打了招呼,叶衾坐到他对面。

这次合作很重要,她不能怠慢。

趁着吃饭的席间,两人聊了会,酒过三巡,男人忽然站起身来,要和她碰杯,叶衾配合着站起来,端起酒杯。

酒杯相碰之际,叶衾手背感到一热,浑身一僵,明白是男人摸她的手了。

忍住心中不适,叶衾干笑着浅抿了一口酒,原本以为男人只是摸摸,却没想他色胆包天,在叶衾坐下后竟然提出了让她陪睡。

“不好意思,王老板,我只是来和你谈生意的。”叶衾不着痕迹的把手收了回来。

老板的中文名姓王。

闻言,王老板猥琐的笑了笑,“我也是在谈生意啊,只要今晚上陪我,我立马给你签。”

工作几年来,叶衾头一次遇上这样的客户,尽管已经满心怒火,气愤难当,但顾忌着手中还没签的合同,叶衾只得压下火气。

“王老板,请您自重,我希望我们能好好的谈合作。”

“好啊。”王老板说着靠近叶衾,肥硕的手探上叶衾的肩膀。

“哗——”

叶衾一个没忍住,直接将杯里没喝完的红酒泼到他脸上。

王老板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他眉头一拧抹抹脸,噼里啪啦的就骂开了,“不要脸的女人!老子肯抽时间答应你一起吃饭是给你面子,碰你一下还不行了?你这样的货色,老子手里一抓一大把,看得上你是你的荣幸!”

叶衾一怔,气的浑身发抖,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

王老板鄙夷的笑了笑,又道,“想签合同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不让我爽快,我凭什么给-你-爽快!玩不起的就给我滚!”

说完大手一伸,使劲推搡着叶衾。

叶衾心中慌乱,很快就被王老板大力的关在包厢门外,她脚下一个不稳就朝一旁摔去,随即撞上一个坚硬的物体。

“对不起,对不起……”叶衾赶紧侧过身,低头道歉。

“怎么,客人不满意,把你赶出来了?”晏殊臣看着她略显狼狈的样子,面露嘲讽。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带着凉薄与嘲讽。

叶衾直接愣住,刚才的事他都看见了?

“也是,”声音的主人轻轻笑了笑,“你这样的女人,就算出去卖,也没人能看得上吧!”

叶衾抬头,看见一脸鄙夷的晏殊臣,心骤然发紧,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她唯独不想在他面前出丑!

尽管鼻头发酸,她也不允许自己掉下一滴泪。

见她不说话,晏殊臣忽然问道“就这么喜欢钱?”

三年前,他以为她是为了钱而出卖他,所以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不谈感情的人。

深吸一口气,她盯着他黑曜石一般深沉的眸,一字一顿开口。

“第一,我没有装委屈。”

“第二,我这是在工作,不是出来卖。”

“第三,麻烦晏先生不要总是以为所有人都很喜欢钱。”

勾唇,晏殊臣声音淡淡的,“别装了,你叶衾是什么样子的人,三年前不就都很清楚了。。”

听到特意加重的“三年前”的字眼,叶衾心里猛然升起一团火,大脑不受控制的抬手往晏殊臣脸上扇去,却被他在半空中生生拦下。

往前一步,将她抵在墙上,“恼羞成怒,嗯?”

“你放开我!”叶衾瞪着一双杏眼,摆手想挣脱开晏殊臣的桎梏,却换来更深的力度。

晏殊臣毫不犹豫的吻上叶衾的唇,力度之大,气势之汹毫无温柔可言,他卷着她的舌在口腔里肆意妄为,牙齿碰撞的声音在幽静的走廊里格外突出。

“唔……”叶衾难受极了,情急之下,抬腿用膝盖顶上晏殊臣的胯,却被对方夹住腿,直到一吻结束才脱身。

“你混蛋!”叶衾狠狠的抹了抹嘴。

晏殊臣看着她恼怒的样子,醉酒勾笑,从钱包里抽出所有红皮,一个用力甩到叶衾身上,“给钱不就什么都可以。”

叶衾握紧拳头,狠狠的盯着他,忽然,她蹲下身捡起一张张钞票,在晏殊臣不屑的表情下,又从钱包里拿出所有,揉成纸团,然后狠狠的在晏殊臣的唇上亲了一口,随即就把手里的钱甩在反应不及晏殊臣的面门上,“给你钱!”

说完,转身离开。

手下暗自用力,晏殊臣盯着她的背影,抿着唇,脸色发沉。

第4章 刁难

地下车库。

晏殊臣坐在自己的黑色迈巴赫里,面色平静,薄唇微抿,眼神犀利的犹如暗夜里唯一的光。

几分钟过后,静悄悄的空间里响起一阵脚步声,晏殊臣抬眼,看见一脸得意的王老板,他的怀里还拥着一个妖艳女人。

没有犹豫的,晏殊臣踩下油门,朝着他冲了过去。

十米,五米,三米,一米……

“哧——”

怒吼般的刹车声响起,伴随着一阵刺眼的强光,王老板吓得跌倒,坐在地上以手遮光,浑身发抖,身旁的女人也失声尖叫了起来。

几秒过后,等他们安静下来,晏殊臣才开门下车。

大步上前,他揪住王老板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眼神可怖。

“啊!饶命。”王老板紧闭上眼睛不敢看他,用蹩脚的中文道。

薄唇轻启,晏殊臣一字一顿,“给叶衾打电话,说你要签合同!”

王老板一听这话,有些懵逼,愣了一秒后抬头,在看到晏殊臣的面容之后呼吸一滞,有些难以置信。

臣少!

那个不识抬举的女人竟然和臣少有关系!?

“臣少……”

“快点!”晏殊臣加重力道,有些不耐烦,同时目光瞥向正一动不动盯着他看的女人,冷道,“滚!”

女人一抖,立刻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来,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的跑开了。

王老板不敢造次,赶紧掏出手机,颤颤巍巍的拨通叶衾的电话。

这边叶衾刚回到家中,接到电话后有些犹豫的滑下接听键,“喂。”

“那个…那个……啊——”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王老板的惨叫,叶衾有些莫名其妙。

王老板被晏殊臣一脚踢的跪在了地上,巨大的痛苦让他额头直冒冷汗,“叶……叶小姐,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向您道歉,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让您受了惊吓,是我的错,您看您什么时候有空,我帮您把合同签了?”

思索半晌,叶衾虽然对王老板忽然转变的态度有些疑惑,但还是答应了,毕竟到手的合同不签白不签。

“那……我带着合同去找你?”

“好……啊!不不不……你交给我的助理就好。”

挂掉电话后,晏殊臣把手从西裤里拿了出来,冷冷扫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王老板一个哆嗦,差点跪在地上。

这晏殊臣简直太可怕了!

挂上电话,叶衾还是觉得这件事有蹊跷。

王老板明明那么生气,现在却主动联系她签合同。

莫非是……

她狐疑的眯起眼睛,想到了晏殊臣那张脸,随即又快速的摇了摇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他!

他那么讨厌自己,怎么可能会帮忙!

正想着,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她撇下疑虑去看,是莫肖。

果断拒接接听!

她说过他们这几天最好不要见面不要联系,而且那天闹得那么僵,她现在并不想与他接触。

莫肖母亲也真的是让人恼火,她不喜欢她,从来也没把她放在眼里,更不打算让她进莫家的门,并且经常隔三差五的给莫肖介绍相亲对象。

手机提示音响起,是莫肖的短信,即使不想看,但叶衾低头的瞬间,信息的内容便映入了眼眸。

【小衾,背着你相亲的确不对,我向你道歉。我已经和母亲商量好,她说要请你吃顿饭,希望你能来。】吃饭的地址也一并发了过来。

叹了口气,叶衾决定去见莫母,她特意将自己从头到尾收拾了一番,再三确定自己的妆容没有问题才拿着包包出门。

到餐厅的时候,莫母和莫肖已经到了。

叶衾走过去坐下,对着莫母扯着笑脸甜甜的叫了一声伯母。

莫母脸色并不好看,上下扫了她一眼,一脸嫌弃,“来的这么晚,还穿的这么随便!跟我吃饭就这么敷衍?”

莫肖叫了一声妈,示意她注意言行。

穿的随便?

叶衾强忍着掀桌的冲动,笑了笑,“伯母,你这是哪的话,只是路上有点堵车而已,况且我也没迟到啊。”

“巧舌如簧!”莫母不依不饶,“像你这样的要是嫁进我们莫家,绝对就是丢人!”

“妈,小衾好歹也是我女朋友,您说话能客气点吗?”

莫母怒了,“我怎么不客气了?我要是不客气,早把她撵出去了!”

陡然提高的声音吸引来众人的目光。

叶衾攥紧拳头,“伯母,就算你再不喜欢我,也不能在公共场合这么羞辱我吧?您这么瞧不上我,把我贬得一文不值,可您别忘了,当初是您儿子追的我,若不是他追了我足足一年,我也不会答应!”

“你你你……”莫母恼羞成怒,“我儿子追的你怎么了,那是他曾经年少不懂事,现在呢?现在不还是你求着我儿子和你好?”

攻略豪门替身妻-叶衾, 晏殊臣-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