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难辞-苏北, 顾岑俞-总裁豪门小说

盛宠难辞-苏北, 顾岑俞-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把钱拿出来

苏北慢吞吞地穿上衣服。

她全身无力,身体酸痛得不行,昨晚上被顾岑俞折磨了一夜,她现在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可她不想在男人面前示弱,便咬牙坚持了下来。

只是攥着手里的支票,她没法让自己平静。

一夜的翻滚,屈辱和羞耻淹没了她,而她所有的忍辱负重,都是为了这一张薄薄的纸。

她深深吸口气,捏紧支票,低头准备离开。

在她走到房门口的时候,身后的顾岑俞低声开口了:“别忘了打沐永年一个耳光,跟他撇清关系。”

苏北脚步微顿,没有说话。

顾岑俞冷笑:“如果你不照做,支票就会失效,你自己想清楚。”

苏北想到还躺在病床上的哥哥,想到哥哥那样好的一个人,却可能因为医药费而瘫痪在床上,她还能怎么办呢,只能答应:“我会照做的。”

顾岑俞眼眸幽深,直勾勾地望着她离开。

苏北出了别墅,立刻跑去医院,她哥哥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而她却不在身边,这让她愧疚不已,所以得到自由后,她第一时间就是去看哥哥。

在病房门口遇见她母亲,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母亲甩了一巴掌:“臭丫头!你死哪去了!一晚上不见人!你哥哥到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期,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苏北被打得往后退了几步,脸上火辣辣的疼。

她捂着脸,没有跟母亲争吵,只是低声道:“哥哥的手术费我凑齐了,哥哥会没事的,妈你别担心。”

苏母插着腰:“你说你凑齐了钱,钱呢?”

苏北才想起还没有把支票兑换成现金,脸色不由一僵。

苏母一看,劈头盖脸就开骂了:“撒谎精!你昨天晚上明明就是出去鬼混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杀千刀的!老娘揍死你!”

说着她又要抬手去打苏北踢,苏北瑟缩了下,躲开了她的手。

苏母气得咬牙切齿:“你有本事别躲!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哥哥还在医院里躺着,自己却跑出去潇洒!当初我怎么就没掐死你!”

被这样辱骂,苏北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她低着头,轻声道:“我会想办法凑齐钱的,哥哥的手术绝对不会被耽搁,他不会有事的。”

苏母冷哼一声:“你说的轻巧,你有本事把钱拿出来啊!”

苏北不舍地看了病房一眼,转身往外走,没有再理会母亲。

她想起来,顾岑俞说要她去跟沐永年撇清关系,支票才会生效,所以她现在得去找沐永年。

母亲还在身后怒骂,苏北却根本没放在心上,如今最要紧的是拿到钱,让医院尽快给哥哥安排手术。

她焦急地跑到大门口,伸手拦出租车,打算去沐氏大楼。

其实她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顾岑俞会提出这个要求,虽然沐永年是她的梦中情人,她喜欢了好几年,可沐永年根本就不认识她啊。

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有一次她被人欺负,恰好被沐永年救下,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偷偷喜欢上了他。

可沐永年是那么的优秀,他有那么多的崇拜者,那么多的追求者,她只不过是他好心时随手救下的小猫小狗,他怎么可能记得她是谁呢。

想到这里,苏北的心不禁一阵揪痛,从前她想着只要默默地看着喜爱的人幸福就行,她不会去打扰他,也不会跟他有交集。

如今却被顾岑俞逼着去找他,沐永年一定会觉得很莫名其妙吧……

苏北沮丧地叹了口气,结果一转眼,就看到沐永年从医院另一个大门出来,刚好坐上车。

她一愣,赶忙跑上去:“沐先生!沐先生!”

沐永年应该是没听见她的叫喊,下一秒车门便被关上,车子慢慢启动。

苏北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连忙提起裙角追过去,一边追还一边喊沐永年的名字。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个柔弱的女人在追赶车子,不由多嘴了一句:“沐总,后面好像有人在叫你。”

沐永年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我知道,你慢慢开,不要让她追上,但也不要让她追不上。”

司机心头一惊,看来沐总早就听到了呼叫,可沐总一点反应也没有,现在还让他故意放缓车速,明显是吊着那个女孩子……他不敢多想,忙规规矩矩地应了。

沐永年靠在椅背上,屈指轻敲膝盖,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很好,鱼儿上钩了。

第2章 没有男人活不了

车子开得很慢,苏北拼命地追赶,她觉得自己能追上去,可不知为何,总是差那么两米远。

直到路口的红灯亮了,轿车停下来,她才看到了机会,忙气喘吁吁地跑上去,赶紧拍车窗:“沐先生!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沐永年降下窗户。

苏北大大松了口气,有些不敢去看他英俊的眉眼:“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是……”

“我知道你是谁,苏北,我的小师妹嘛。”沐永年笑着打断她,目光温柔地落在她脸上,“你怎么全身是汗?是在追我的车子吗?”

说着抽了几张纸给她。

苏北接过来,心里有些甜也有些酸,她摇了摇头,没说话。

沐永年不悦地看向司机:“你是不是早知道她在后面追,怎么不提醒我?”

司机哪里敢吭声,只能背了这个黑锅,连声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姑娘是在追我们的车……”

苏北忙摆手:“没事没事。”

沐永年柔声道:“有什么事情上来再说吧,你看你满头大汗的。”

苏北点点头,坐上车。

她一直以为沐永年不记得她了,却没想到他一下子就叫出了她的名字,这让她很意外,而现在她却是来和他断绝关系的,她只觉得难受极了。

在她刚要开口的时候,沐永年忽然握住她的手:“小北,我是不是一直忘了告诉你,我喜欢你。”

苏北原本是要说点什么来让沐永年讨厌自己,结果就听见他的表白,顿时张大嘴巴。

沐永年深情地看着她:“我很喜欢你,可惜你总是躲着我,我想找你,每一次都被你躲开……今天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你走。小北,你能接受我吗?”

苏北对上他那饱含情谊的眸子,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自己默默喜欢了多年的男人,也喜欢着自己,这是多么大的一种幸福,可她……却不能答应……

她想到自己的哥哥被打断了双腿,现在还躺在重病室里,因为费用没凑齐而不能手术,她要救哥哥,就只能接受顾岑俞的条件。

所以……太迟了……沐永年的告白太迟了……如今她的身子已经破败,她也不能任性地丢下一切不管不顾地跟随沐永年离开……

想着这些,苏北心如刀绞,不禁落下泪来。

她捂住眼睛,轻声拒绝道:“我不能答应你!对,我不能答应……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说完她就打开车门,哭着下了车。

她的胸口像堵着一块大石头,实在太痛了。

为什么命运要和她开这样的玩笑,在她得到暗恋的对象回应时,她却没有了靠近他的资格。

她满脸是泪地往回跑,结果没跑两步,就被沐永年追上来。

他从背后一把抱住她,强硬地扳过她的身体,将她扣在怀中,然后捧起她的脸,温柔地问:“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会哭得这样伤心?”

苏北不断地摇头,她怎么可能跟他说实话呢。

沐永年心疼地揩拭她眼角的泪:“告诉我,小北,出什么事了?”

苏北没有回答,她只想赶紧逃走,不再面对他,否则她的心会难受得痛死过去。

可她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听见一声怒吼:“臭表子!你又在勾-引男人!”

听见是母亲的声音,苏北忙推开沐永年。

苏母怒气冲冲地抬起手,打在她另一边脸上:“你要不要脸了?没有男人就不能活了是不是!”

苏北被打得一个踉跄,被沐永年眼疾手快地扶住。

苏母尤不解气,要冲上来继续打她:“臭丫头,我就知道你在鬼混!昨天勾搭完一个男人,今天又勾搭另外一个!你有能耐了啊!自己的哥哥在医院里受苦,你跑出来鬼混,你到底有没有心!啊!我打死你个不孝女!”

她疯狂地扑上来,像要把苏北给吃了。

苏北全程都忍着。

沐永年把她护在身后,挡住苏母的拳打脚踢。

苏北难堪极了,她并不是母亲口中的那种女人,但不能否认,她确实……确实已经变得肮脏,因为她爬上了顾岑俞的床。

想到昨晚上那个男人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她就忍不住呕吐。

既然已经没有回头路,那她就不能再拖着沐永年,所以她狠了狠心,一把推开他:“你别再纠缠我!”

沐永年被她推出去,腰部撞在车上。

苏北一阵心疼,却只能强忍着,咬着唇角,面无表情地说:“你听见没,我就是这么一个放-荡的女人,所以最好远离我!”

说完,她再也不看沐永年,也没理会母亲,捂着脸跑了。

……

沐永年回到车上,司机问他的伤要不要紧。

他丝毫不在意,盯着苏北远去的背影,嘴角那抹笑越发阴戾:“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第3章 是为你好

苏北没跑出多远,就接到顾岑俞的电话。

她一点也不想理这个人,可是想到那张救命的支票,她只能接起来。

顾岑俞清冷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你在哪?”

苏北不情不愿地报了自己的位置。

顾岑俞道:“知道了,你就站在那里别动。”

说完便挂了电话。

苏北只觉得自己像一只无路可逃的猎物,猎人正在靠近,而她除了被逮住,别无选择。

她多么想逃跑,可是那个男人就是一个恶魔,他手段残忍,心硬得像一块石头。

若是她违抗他的命令,一定会被他玩弄得更惨吧。

很快,一辆加长的宾利缓缓停在苏北面前。

车窗降下,顾岑俞那张俊逸却阴鸷的脸庞显露在太阳底下,他冷冷盯着她:“上车。”

只要看到他,苏北就本能地害怕,她咬着下唇,脑袋里闪过很多逃跑的路线。

顾岑俞似乎看破了她的打算,眉头皱了起来:“别让我说第二遍。”

苏北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他是本城的滔天权贵,一手遮天,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将她碾碎……所以她只能认命地上车。

她坐得远远的,几乎是贴着窗户,尽量让自己远离男人。

可后座就这么一点空间,她能跑多远,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男人的气息仿佛就在她耳际,不知为何,她能感觉得到他的不悦,这让她紧张不已,不由自主地戒备起来。

“过来。”顾岑俞冷声开口。

苏北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掐进掌心,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往男人那边挪了一公分。

顾岑俞却还是不满意:“再近一点。”

她又慢慢地挪动了一下,可她其实一点也不想接近男人,因为他让她觉得恐惧。

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男人的表情已经露出了不耐烦。

就在这时候,车子突然一个拐弯,她毫无预兆地扑进男人的怀里。

顾岑俞低笑了一声,沙哑的嗓音听上去又愉悦又性感:“这么迫不及待想要我抱你?”

他收紧手臂,牢牢扣住她的腰,将她抱到腿上。

前面的司机连声道歉,因为前面路况不好,才导致车子颠簸。

顾岑俞并没有怪他,反而表扬了一句:“做得不错。”

司机莫名其妙,苏北心里却明白得很,忍不住狠狠瞪了男人一眼。

当然,她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毕竟男人的性格阴晴不定,如果惹怒了他,说不定他就在车里要了她,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后果。

好在最后顾岑俞并没有对她做点什么。

车子很快停在一家中餐馆前,原来他是打算带苏北去吃饭。

这家中餐馆非常有名,因为这里的大厨厨艺非常好,据说祖上曾是御厨,他一天只做三桌菜,能预约到的人一定是非富即贵。

店里也装修得很有特色,有一种小桥流水的感觉,特别的富有诗情画意,菜色也确实很可口,色香味俱全。

苏北却没有什么心情品尝,她脑海里全部都是沐永年向她告白的画面,他说喜欢了她很久,说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她走,而她却绝情地伤了他的心。

她没有忘记,当她推开他时,他眼里一闪而过的伤痛。

第4章 吃人的恶魔

顾岑俞脸色微沉,盯着她发愣,盯着她蹙着眉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碗里的菜。

“你最好多吃点,不然晚上体力不支晕过去,可不要怪在我头上。”他近乎残忍地命令她。

苏北浑身一僵,她又怎会听不出他的暗示,想到昨晚上他将她翻来覆去的场景,她就禁不住一阵恶心。

这个男人,不顾一切地占有她,刺穿她,即使她痛得昏迷,他也没有放过她。

他就是个吃人的恶魔!

她不禁红了眼眶,自己的身体不再清白,沐永年却是那么的美好,她已经配不上他了,所以……她拒绝他应该是对的吧……

可是想到好不容易盼来对方的喜欢,他还向自己告白了,自己却狠心地推开了他,她的心就酸酸的,难过得不行。

顾岑俞一直紧盯着她,他察觉到了她的情绪。

曾经他也看过她这样痛不欲生的表情,那是在当年沐永年和校花走得近的时候,她躲在人群后面,捂着胸口望着沐永年远走。

他眼里闪过一丝狠厉,道:“你最好别跟沐永年有往来,我让你跟他撇清关系,也是为你好。”

苏北根本不信他。

顾岑俞看在眼里,冷笑一声:“你可别忘了,你是被我的女人,昨晚还在我身下娇喘。”

苏北听得又羞又恼,满脸怒容,可她根本无法反驳,只能默默地忍受他的羞辱。

顾岑俞心头涌出一股快意,语气更加恶毒:“你就这么喜欢他?是不是只要他勾一勾手指,你就跟条母狗似的爬过去,心甘情愿地让他上你?”

苏北瞪大眼睛,压根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对她最大的侮辱,也是对沐永年的侮辱,她忍不住拧眉:“你胡说八道!”

顾岑俞看到她这个样子却更加气闷,狠狠道:“你还以为他是什么好人?你醒醒吧!他比你想象的要。”

苏北愤然地瞪着他,表示自己压根不信他的鬼话。

顾岑俞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笑:“你是不是在查你哥哥断腿的真相?我告诉你,打断你哥哥双腿的人,就是沐永年找来的!你以为他多干净?他也就在你面前装装样子,骗骗你这种没脑子的女人而已!”

苏北不可置信地抬起头。

顾岑俞讥笑:“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你长点脑子吧,他不过是在玩弄你!”

苏北眼里涌出泪水,不停地摇头:“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

望着她祈求无助的模样,顾岑俞胸口不由一滞。

他是这座城里最尊贵的男人,他可以叫人生叫人死,谁都敬他,谁都怕他,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却在他心上肆意地挥着刀,让他的心血淋淋地无处安放。

“呵……你不信是吗?”他站起来,欺近她。

苏北也来了脾气,梗着脖子和他对视:“我就是不信!你肯定在污蔑他……”

她话还没说完,便被他一把掐住脖子。

顾岑俞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被撕裂了一个口子,正汩汩地往外冒血,他的手掌死死地掐着苏北的脖子,眼里尽是疯狂。

这一瞬间,他真的很想让她去死。

也好过她这样肆无忌惮地糟蹋他的心!

可是看到她脖子涨红,惊恐的双眼,满脸的泪痕,他就舍不得了,他心软了。

他松开了手,改为捏住她的下巴:“我让你跟他断绝往来,不是叫你上他的车,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

苏北这次是真的怕了他,被他放开后,她剧烈地咳嗽着,慌乱地解释:“我没有做什么……我真的跟他说清楚了……”

顾岑俞并不听她这些说辞,他惩罚似地撕开她的衣服,就在包厢里要了她。

苏北想到他的怒气,哪里敢反抗,只能屈辱地承受着。

等一切都结束,顾岑俞的怒火终于消散。

她哀求他,让她回家。

顾岑俞竟然同意了,但是警告她:“随时开着手机,别想着逃跑!”

苏北回到家里,已经是华灯初上,窗外面的霓虹明明灭灭,因为父母都在医院陪哥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其实也想去看望哥哥的,可母亲对她有误会,她不想在医院里闹起来。

躺在熟悉的床上,她却没有半点睡意。

她在回想顾岑俞的话,他说是沐永年派人打断了她哥哥的双腿,她其实一点也不想相信,但不可否认,她的心里已经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只是沐永年真的对她哥哥下手了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有什么目的?

他是那样的光风霁月,从来都是一个温雅坦荡的人,他不可能在背地里做这种阴暗的事,也不可能这样残忍。

反而是顾岑俞,才像是那样狠毒的人。

不过虽然心下笃定,肯定不是沐永年,可她也不敢向哥哥求证,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苏北忽然想起支票的事情,一骨碌爬起来。

哥哥还等着这笔钱做手术,可昨天顾岑俞发了好大一顿脾气,不知道他会不会收回去……她忐忑地起床,得赶紧去看一下支票失效没有。

因为距离有些远,她就借了邻居家的小车。

她拿到驾照很久了,也很注意遵守规则,本来是很安全,没想到半路上突然一辆车子撞了上来。

苏北反应很快,忙打转方向盘。

她下车查看了一下,只是车门被刮擦了,没有特别大的损失,她急着去银行,所以没打算找对方赔偿。

谁知道那辆车里下来一个妩媚惹火的女人,扭着纤细的腰走过来,一副找麻烦的架势。

她勾着红唇,指着苏北:“你把我的车撞了,你得赔偿。”

苏北很诧异:“我没有,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女人眯着眼睛:“不可能,明明是你占道,把我给撞了。”

苏北皱眉。

女人伸出胳膊,上面有个很大的划痕:“而且我还受伤了,你是不是打算肇事逃逸?”

盛宠难辞-苏北, 顾岑俞-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4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