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翻天-蓝瑾萱, 顾景修-总裁豪门小说

豪门权少宠翻天-蓝瑾萱, 顾景修-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一切有我在,你只管嫁

光线昏暗的房间里,脸颊坨红的蓝瑾萱,双眼迷茫的看着高大俊美的男人:“韩少,我把我自己给你,你帮我……”

“蓝瑾萱,你真敢!”顾景修掐着她的下巴,满脸阴寒的低吼,显然是怒到极点。

醉醺醺的蓝瑾萱没发现眼前的人并不是她口中的韩少,依然口齿不清的商讨:“只要你帮我,我什么都给你……”

“老大,我可是在发现是她之后第一时间向你通风报信,我的清白日月可鉴……”生怕被腹黑的老大惦记上,韩夜琛赶紧解释。

他再花心,也不敢动蓝瑾萱啊,又不是嫌命太长了!

“滚!”顾景修暴怒的低吼,捏着蓝瑾萱的手收紧,“既然你那么想,我成全你。”

“老大,你要克制你自己……”

“韩夜琛,滚出去。”清完场,顾景修一把将蓝瑾萱推倒,眸色隐晦难辨,“蓝瑾萱,这是你自找的!”

……

疼——

浑身像被碾压过一样。

蓝瑾萱坐起身,丝被滑落,看见自己的情况,她神情一僵,死死的抓着被子。

看来昨晚她把自己灌醉,约韩夜琛出来跟他做交易成功了……

“醒了?”一个低沉冰冷的嗓音自窗边传来。

蓝瑾萱猛地抬头,就看到一个高大英挺的背影,逆着光看不清他的面容,但那清冽尊贵的气质又不像韩夜琛。

“韩……少?”

男人缓慢的转过身来,眸光深邃难辨,却让人感觉到浓浓的怒意。

蓝瑾萱下意识惊叫:“怎么是你?!”

顾景修眸色暗沉、神色阴鸷的反问:“怎么,你就那么期待是韩夜琛?”

“我……我需要韩少……”死死的攥紧手,蓝瑾萱颤抖着嗓音回答。

要拿回爸妈留下的房子、保护弟弟、摆脱大姑一家,她需要很多钱。

而她唯一的筹码,就是这具身体,花心大少韩夜琛是最好不过的人选!

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顾景修冷笑:“很遗憾,昨晚的人是我。”

“怎么可能……”蓝瑾萱脸色更白,怎么都没料到她竟然和顾景修做了那种事。

那可是明轩最好的朋友!

“昨晚的你,可是热情的很,一遍遍的求我……”顾景修凑近她,笑得有些恶质,眼底却是冰冷一片。

“不要说了!”蓝瑾萱双手捂着耳朵,痛苦的低喊。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顾景修没有放过她的打算,挽起衣袖,让她看清手臂上的抓痕:“你看,昨晚的你多热情。”

“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顾景修冷笑:“只要能满足你的要求,是谁有区别吗?”

蓝瑾萱捂着脸,痛苦的呢喃:“只要不是你。”

她可以出卖身体,但那个人绝不能是顾景修,不能是明轩最好的朋友,这是她最后的尊严了!

这句话令顾景修的脸色更难看,他恨不能掐死眼前的女人,却只是冷冷的嘲弄:“那真是不幸,偏偏是我。”

他堂堂斐济集团现任总裁、顾家继承人,赫赫有名的钻石单身汉,想要他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这个女人竟敢嫌弃?

“顾景修,为什么是你……”蓝瑾萱真希望这是一场噩梦。

顾景修浑身冒着寒气,眼神阴鸷的冷笑:“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

那个该死的女人昨晚喝得酩酊大醉,又哭又闹又吐,折腾了大半夜,还抓的他一身伤,再不挑剔对着那样的她也下不去口。

原本只是想吓吓她,省得她转头又把自己卖了。

但是听着她口口声声嫌弃昨晚的是他,顾景修决定让她误会到底!

“顾景修,昨晚只是个意外……”

“是吗?那我再让你好好感受一次。”

床陷下去,顾景修一寸寸靠近她,带着不容忽视的强势和霸道,似乎要将她的一切都吞噬干净。

蓝瑾萱吓得惊叫出声:“不要!”

毫无留恋的起身,顾景修抱着胳膊,冷然的看着她,眼底带着浓重的讥笑:“蓝瑾萱,就你这胆量,还敢学人出卖身体?”

蓝瑾萱屈辱的反驳:“如果是韩少,我可以……”

双眸陡睁,顾景修几乎是低吼出声:“你敢!”

蓝瑾萱吓得瑟缩一下,咬着嘴唇不再说话。

等顾景修离开,她再想办法……

看穿她的想法,顾景修眼底的怒意更浓,冰冷的开口:“户口本带了吗?”

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想再去找韩夜琛,他绝不允许!

蓝瑾萱怔怔的点头:“带了。”

所有的证件她都只敢随身携带,放在家里,姑姑一家早就把她卖了!

“穿上衣服,走。”

“去哪里?”蓝瑾萱紧张的抓住衣角。

“民政局。”

蓝瑾萱蓦然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什么?”

民政局?

顾景修冷声重复,带着些微烦躁:“去民政局,登记结婚。”

“不可以!”蓝瑾萱甩开他的手,大声的抗拒,“你明知道我喜欢明轩、明知道我是明轩的女朋友,而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怎么能跟我结婚?”

顾景修冷嘲:“难道让你再去求人要你?”

“娶了好朋友的女朋友,你以后怎么跟明轩交代?”蓝瑾萱搞不懂眼前的男人,不是很生气吗?不是一直很讨厌她吗?为什么又要娶她?

顾景修冷着脸,眼底含着一抹淡淡的讥讽:“让你这样糟蹋自己,我就好交代了?”

“我……”蓝瑾萱被堵得哑口无言。

顾景修冷冽的轻哼:“你需要靠山,我需要一个妻子跟家里交代,我们各取所需。”

“可是……”

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她,顾景修的表情格外认真:“答应我的条件,我帮你。”

“这样,明轩回来一定不会原谅你……”

“他什么时候回来?”顾景修低沉的嗓音让人听得心里沉甸甸的。

再一次被堵的哑口无言,蓝瑾萱只能苦笑。

是啊,明轩什么时候会回来?一年?两年?还是要再过一个五年?

他一声不响的消失,一走就是五年,连个只言片语都没有,真的还会回来吗?

甚至,是生是死都没人知道……

深邃的眸子盯紧蓝瑾萱,顾景修又一次重复:“嫁给我。”

“可是……”

“一切有我在,你只管嫁。”

第2章 就这样领证了

“我……”明明只要答应就能解决她的困境,蓝瑾萱却开不了口。

她可以嫁给任何人,唯独不能嫁给顾景修,那是明轩的好朋友啊!

“如非必要,不公开我们的关系。”顾景修平静的追加一个条件,“他回来,随时离婚。”

蓝瑾萱惊愕:“这样对你不公平!”

“这个不劳你操心。”

“顾景修……”

“结婚以后,你做你想做的事、给瑾然找最好的医生。”顾景修不动声色的诱导。

一想到有自闭症的弟弟蓝瑾然,蓝瑾萱的心就一阵刺痛。

这么些年好不容易有点起色,因为爸妈的事和姑姑一家的凌虐,变得更加严重了。

为了瑾然,她……

“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下。”蓝瑾萱捂着脸,痛苦的请求。

没了干净的身体,她最大的筹码也就没了。

如今,只有顾景修能帮她。

可是,以后怎么面对明轩?

“三天。”见她态度松动,顾景修适当退让。

“好。”转身的瞬间,蓝瑾萱的眼泪掉了下来。

明轩,你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来?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可是,老天连悲伤的时间都不给她。

离家门还有一段距离,她就看到东西被丢了一地,弟弟跪在地上,被表姐戴培培压着头逼着吃地上的东西。

“小傻子,快点吃,你死去的爹妈没教你浪费可耻吗?”

蓝瑾然呜呜咽咽的挣扎。

“你在做什么?”蓝瑾萱如同刺猬一般,浑身的刺炸开,冲过去推开戴培培,紧紧的把弟弟抱在怀里。

戴培培被推得一个踉跄,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你偷我的男人、小傻子偷我的东西,姐弟俩一对小偷,真让人恶心。”

“你血口喷人!”蓝瑾萱双手紧紧的捂住弟弟的耳朵,愤怒的反驳,“你们一家才是小偷,偷走我家的房子和财产。总有一天,我要全部拿回来!”

爸妈活着的时候,大姑一家就总是各种欺负他们、占尽便宜。

如今爸妈尸骨未寒,大姑一家就迫不及待霸占了房子和一切,打着收留她和瑾然的幌子,成天虐待欺辱她和瑾然。

这些,她早晚要讨回来!

“你说谁是小偷?”没人看见,戴培培也懒得伪装,抬手就给了蓝瑾萱一巴掌,长长的指尖刻意划过她的脸颊,留下几道血印子,她却是漫不经心的清理着指甲。

“欠债还钱,没钱就拿房子抵。对了,下个月我和夏洋订婚,你一定要来。你不知道,夏洋有多勇猛……”

大舅一家都是傻子,每次随便挖个坑他们就自动跳下去,活该落得这么凄惨的下场。

紧紧的护着弟弟,蓝瑾萱不屈的盯着戴培培丑陋的嘴脸:“那种垃圾,你随便拿去。至于欠你们的钱,我一定会还。房子,我也一定会拿回来!”

夏洋追求不成,就到处说她不要脸的勾/引他、妄想爬上他的床,四处坏她名声。

而爸妈只欠大姑家二十万,却要拿市值一千万的房子抵,欺人太甚。

“我最讨厌你这副装清高的嘴脸,明明就是个四处勾/引男人的贱货!”戴培培恶狠狠的啐一口,拎起冰水就兜头盖脸的浇在蓝瑾萱身上,恶毒的叱骂,“滚远点,别脏了我家的门。”

“培培快进来,别跟这种白眼狼浪费口舌。”姑姑戴夫人走出来,厌恶的看一眼蓝瑾萱。

跟她那个死鬼爹一样讨厌,从小就擅长在大人面前卖乖,看了就让人心烦,要不是为了房子,早让他们滚蛋了!

姑父假装好心的劝:“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没爹没娘的孤儿多可怜,就算做得过分了点也都算了。”

蓝瑾萱冷得打了个哆嗦,将弟弟护得更紧,不屈不挠的盯着那一家三口:“早晚有一天,我要撕掉你们伪善的面具,露出底下贪婪、自私的恶毒嘴脸!”

“有本事,你尽管撕,丧家犬!”戴培培嫌恶的的踢她一脚,“关门,免得小偷进来。”

一家三口亲亲热热的走进去。

大门当着蓝瑾萱的面,毫不留情的关上,把门内门外隔成两个世界。

“瑾然,咱们走。”蓝瑾萱抱着弟弟起身,却因跪得太久,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不远处的车里,顾景修的眸光越来越沉、脸色越来越冷,车里弥漫着低气压。

司机透过后视镜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总裁,真的不用去帮忙吗?”

“不用。”顾景修波澜不兴的答,手指轻轻叩击着车窗,视线始终落在不远处的蓝瑾萱身上。

认清现实、退无可退,那个女人才会乖乖的到他身边!

短暂的晕眩过后,蓝瑾萱重新站起来。一转身,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车窗缓缓落下,露出顾景修那张俊美异常的脸。

“你……”话到嘴边,她又生生咽下去。

她根本就没有质问的资格……

仿佛知道她要问什么,顾景修冷漠异常的看着她:“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过问?”

是啊,无亲无故,他凭什么帮她?

蓝瑾萱自嘲的笑,最后一丝犹豫也消失不见,她近乎固执的问:“顾景修,你真的要跟我结婚?”

她太弱小了,保护不了瑾然、守不住房子,她需要靠山!

“只要你点头。”

“我答应你,现在就去登记。”她不能给自己反悔的机会,这次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上车。”顾景修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这结果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只是,看着她红肿的脸颊,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阴冷和狠戾。

戴家,很好!

坐上车,蓝瑾萱抱着瑟瑟发抖的弟弟,柔声的安抚:“瑾然不怕,我们离开那些魔鬼了,姐姐带你去安全的地方,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们。”

顾景修淡漠的看她一眼,皱了皱眉头,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冷,空调关掉。”

冷?外面可是二十多度!

但是这些话司机哪有勇气说,只好默默关掉空调,不一会就汗流浃背。

顾景修专注的看着文件,仿佛感觉不到任何热意。到民政局的时候,他的衬衫已经汗透,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尊贵优雅:“下车。”

蓝瑾萱拉着弟弟下车,看着民政局几个烫金大字,她有些恍然。

迈开长腿,顾景修优雅的走进民政大厅,将两人的户口本放上柜台:“登记。”

“可是您太太的脸不适合拍照……”工作人员迟疑的看着两人。

女方明显才挨过打,该不会是被逼婚或者家暴吧?

但是看着顾景修阴寒的脸色和强大的气场,他半个字都不敢问。

第3章 你记性不太好,顾太太

“用这个。”顾景修将一张照片递过去,正是他和蓝瑾萱的合照,红色的背景,尺寸也刚好。

蓝瑾萱有些诧异:“怎么会有这个?”

她和顾景修什么时候拍过证件照?她记得唯一一次合照,还是她、明轩、顾景修三个人一起,而且也不是证件照。

顾景修淡漠的看她一眼,嗓音清冽:“你记性不太好,顾太太。”

蓝瑾萱:……

领了证,顾景修自然的将两个红本都收进口袋里,带着蓝瑾萱直奔衣芙人,将一张黑卡递给她:“选件衣服换上,去吃饭。”

身上的衣服又湿又皱,不用照镜子蓝瑾萱都知道自己此刻有多狼狈。

只是,衣芙人的衣服动辄上万……

看一眼顾景修那张俊美非凡却又冷漠异常的脸,她没了争辩的勇气,乖乖拿着卡走进衣芙人。

“欢迎光临。”销售员的笑容在看到狼狈不堪的蓝瑾萱时淡了许多,眼底划过一抹鄙夷,“小姐,请问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没有。”那轻鄙的态度令蓝瑾萱心里窝火,但是良好的教养让她克制住了。

“我们这的衣服随便一件都要好几万,你恐怕买不起。”销售员不再掩饰鄙视,“弄脏了你赔不起,我这是好心提醒。”

就算是泥人也有几分脾气,无缘无故的被人如此对待,蓝瑾萱气结:“给你打狂犬疫苗的钱我还是有的。”

“你骂谁是疯狗呢?”

不理会她的叫嚣,蓝瑾萱只是淡淡的说:“那件衣服我要了,试衣间在哪?”

“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就你这穷酸样,弄脏了根本赔不起……”一张黑卡骤然出现在销售员面前,堵住她的嘴。

黑卡?!

可以无限预支、全球限量发行的黑卡,整个D市也就寥寥几张,是身份尊贵的象征,这个女人难道是个大人物?

蓝瑾萱耐着性子,低声提醒:“试衣间。”

销售员态度陡变,卑微的赔笑:“对不起,请原谅我有眼无珠,这就带您去……”

“这件衣服我要了。”一进门就看到销售员手里的衣服,戴培培霸道的抢过去。

这件衣服正配她等下要去的高档餐厅,夏洋一定会很惊艳,说不定还会跟她度过一个浪漫的夜晚!

“抱歉,这件衣服已经被这位小姐买下了。”见戴培培衣着华丽,销售员恭敬的解释。

“蓝瑾萱?”看清买主,戴培培忍不住拔高声音质问,“你哪来那么多钱?”

衣芙人的衣服每个款式只有一件,且只卖当季的新款,最便宜的一件也要上万,蓝瑾萱那个乞丐怎么可能买得起?

“关你什么事?”蓝瑾萱漠的看着她。

“你不可能买得起这么贵的衣服,难道是从我家偷了值钱的东西?”越说,戴培培越觉得是真的,“东西还给我!”

“不可理喻!”

“偷了我家的东西,还敢这么嚣张,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今天你不把偷的东西交出来,别想离开这里!”戴培培眼底划过一抹贪婪。

能买得起这里的衣服,蓝瑾萱肯定藏了不少钱,不管是偷她家的东西,还是那个死鬼大舅偷留的遗产,她都要弄到手!

“我就说你一副穷酸相怎么可能有黑卡,原来是个小偷。”仿佛抓到了蓝瑾萱的死穴,销售员尖锐的嘲讽,跟刚才卑躬屈膝的样子判若两人。

一把抢过黑卡,戴培培嫉妒的质问:“黑卡?你从哪里偷来的?”

“我老公给的。”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蓝瑾萱自己都愣了下,有些怪怪的。

“老公?你想钱想疯了吧,你那个小男朋友早就不要你了,夏洋也把你踹了,你是爬上男人的床,才换来一件衣服吧?”戴培培嗤笑,做梦也没想到蓝瑾萱不仅结婚了,还嫁给了赫赫有名的顾景修。

销售员捂着嘴偷笑:那女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对,我就是爬上男人的床,有本事你们也去爬。”蓝瑾萱懒得再跟这些人废话,“卡还我。”

“谁知道你从哪里偷来的,卡我没收了。”戴培培眼底闪着贪婪的光芒,只要有这张黑卡在,想要什么没有?

看穿她的心思,蓝瑾萱忍不住冷笑一声:“戴培培,你的脑子跟你的胸真不成正比。”

“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胸大无脑,你以为没有卡主的授意,光拿着卡有用?”蓝瑾萱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

“说的好像你能用一样。蓝瑾萱,你有本事就证明给我看,只要你把这里的衣服都买下,我就信你。”料定蓝瑾萱就算陪睡,最多也只能买一两件衣服,戴培培故意刁难,让她难堪。

蓝瑾萱皱眉,觉得她太无理取闹:“我为什么要证明给你看?”

认定她证明不了,戴培培笑得更加嚣张:“嗤,你就算跟你妈一样当小三,也只能爬上老男人的床,只值一两件衣服。”

销售员也跟着冷嘲热讽:“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真以为爬上男人的床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了?买不起就赶紧滚出去,别脏了我家的衣服,我怕卖了你都赔不起。”

死去的妈妈被羞辱,蓝瑾萱忍无可忍。

绷着脸,她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除了你手上那件,其余我全要了。”

跟戴培培看中同一件衣服,让她觉得恶心,那件衣服她不要了!

“口气这么大,付不出钱可就难看了,我劝你丢脸之前赶紧离开。”销售员以为她只是打肿脸充胖子,根本不把她的话当回事。

蓝瑾萱冷冷一笑:“刷了卡不就知道。”

“快给她刷,我迫不及待想看她被打脸。”戴培培将卡还给销售员,满脸看好戏的表情。

销售员不屑的拿着卡刷,当看到支付成功的提示时,她整个人都僵住了:“真……真的……”

完了,她闯祸了!

戴培培脸色一变:“怎么可能?”

蓝瑾萱懒得再理她,随便拿过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走进试衣间换上。

戴培培不依不饶的拍门:“蓝瑾萱,你给我出来,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可能有黑卡?”

豪门权少宠翻天-蓝瑾萱, 顾景修-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