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宠妻要上天-顾允笙, 盛烈-总裁豪门小说

嚣张宠妻要上天-顾允笙, 盛烈-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出虎穴,入狼窝

夜晚,十点,地下交易所。

破旧的仓库里,几个女人突然夺门而出,紧接着身后追出来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

“都特码给我抓回来,别让她们跑了,小贱人,真是反了天了!”

一个抖着臃肿身材的中年男人跟在后面气喘吁吁,指手画脚的让手下去追那几个逃跑的女孩儿。

女孩儿们四处逃散,大汉们左右不定,不知道该追谁,犹豫间突然又听到谁说:“老大,完啦,我们的货都被一个小贱蹄子给砸碎啦!”

方才那个臃肿的胖子,“哎呦”一声跪在地上哭天喊地:“货都砸了还有个卵用啊!都给劳资追那个白裙子的!千万不能放过她!”

不远处穿着一身白色礼裙,身材窈窕,脚步不停狂奔的女孩儿,听到这里跑的更快了。

得到老大的指令,几个人找准了目标开始狂奔!

顾允笙提着自己的裙子往前跑,苍白的小脸上带着几分惧意,脏兮兮的脸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格外闪亮。

身后的几个人很快就要追上来了!

还好选礼服的时候没有配高跟鞋,偷偷穿了一双运动鞋,要不然这会儿,早死他们手里了!

顾允笙暗叹一声,咬咬牙,都怪自己的裙子太繁杂。她用了最大的力量,猛的将裙摆撕了下来。

她拼命的向前跑,今天一定不能被他们抓到!林子倩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把她骗到底下卖卵公司来,她一定要活着回去。

让她血债血偿!

如果刚才不是她机智凭借周围的破铁隔断了绳子,此时在手术室里的人就是她了!

想卖卵,没门,都给他们砸碎!

只可惜,在逃出来的时候,麻醉已经注射了,药效已经隐隐开始作用。

顾允笙眼前开始模糊起来,她死命的咬着嘴唇,试图保持一份清醒。

顾允笙,你一定不能倒在这里!

身后追逐的声音越来越近,前方就是高速公路,顾允笙黑漆漆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光辉。

只要她拦截一辆车就可以逃出去了!

可谁知,她脚下突然一软,直接扑在地上。

“嘶……好疼……”顾允笙柳眉微蹙,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可这疼痛却比不上心里的惧怕。

因为,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

求生欲让顾允笙再次站起来,摇摇晃晃朝着公路上跑去!

身后的几个大汉看到女孩儿莽撞的样子,突然不着急了,心照不宣的一笑,纷纷起哄:“跑啊,接着跑啊!”

不可以,顾允笙!不能倒在这里,求求上天救救我,救救我!

女孩儿倔强的咬着唇,眼里布满绝望,迈着沉重的步伐,一脚踏在公路上。

但麻醉此时发挥了作用,顾允笙整个人向前扑去,眼前朦朦胧胧,瞬间昏迷不醒……

平直的公路上,一辆限量版劳斯莱斯轰鸣疾驰,速度几乎要飞起来了!刺目的灯光落在扑到地上的女孩儿时,突然一个急刹车,轮胎擦出火花,在距离女孩儿半米的地方停下。

总裁,你看!”司机面色犹豫看向身侧的男人。

男人隐匿在黑暗中,看不清容颜,只是微微蹙着浓密的眉毛,紧抿的薄唇显示此时的不悦:“麻烦,不救!”

冷漠疏离的声音,显示此时主人的心情十分不好。

司机于心不忍,指了指不远处虎视眈眈的几个男人,“可……那些人……”

男人不情愿的皱起眉,本不想多管闲事,冷眸扫到路上那瘦小的身板。

女孩儿清纯可人的面容,泛着微微红晕,被撕裂的裙摆有几分凌乱的美感。

男人喉结突然上下翻滚,小腹涌上一股异样,随后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速战速决。”

司机得到了应答,立马下了车,将昏迷的女孩儿抱了起来,生怕总裁半路反悔。

本以为女孩儿已经是笼中鸟,瓮中鳖,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那几个大汉纷纷傻眼,其中一个眼睛一横:“妈德,敢和我们抢女人,上!”

“等等!那个车牌号……”有人惧怕的指了指劳斯莱斯的车牌。

众人纷纷看向车牌号,竟都害怕的后退……

8888的车牌号码,帝都大少,盛烈!

司机将顾允笙抱进后座,轻轻放在盛烈边上:“总裁,委屈你了!”

迷迷糊糊的顾允笙在黑暗的车内,终于松了一口气。

光线昏暗,顾允笙努力的睁着眼,朦胧中看到男人的容颜。

棱角分明的俊脸,高挺的鼻子,漆黑如深海般难以琢磨的眸子,一切都如同艺术家雕刻的最完美的雕塑。

但是药效作用,她又无法传送记忆。

“你是来救我的吗?”顾允笙渴望的语气,苍白无力,整个身子倒在盛烈怀里。

盛烈眉宇间冷汗涔涔,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冷漠:“回家!”

司机看起来十分愉悦,只是在总裁面前,不敢太放肆。

这样一来,就不用费心给总裁找女人了!只是这女孩儿可怜了,出虎穴,入狼窝。

盛烈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司机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总裁,美人儿坐怀都不乱。

若是平时他也就不奇怪了,可今天总裁可是被人下了一剂猛药啊!

陆家那个不务正业整天找茬碰瓷的陆昀之,借着企业宴会的时机,胆敢给总裁下药,日后有他好受的!如果总裁不给他扒层皮算好的!

盛烈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被人下药就算了,关键是这东西还没有解药,唯一的解药就是女人!

怀里的女孩儿一动不动却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若有若无的少女的馨香萦绕在鼻尖,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好不容易撑着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他早已忍不住。打横将女孩儿抱起,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口走去。

呵,对待救命恩人就该以身相许不是!

司机一愣,泪流满面,还以为总裁喜欢男人,还以为自己今天要晚节不保,看来上天对他还是颇为眷顾的!老爷和夫人也可以放心了!

“总裁,您悠着点,别猴急啊!”

“滚!”男人低吼一声,吓得司机立刻开车离开。

顾允笙被扔在床上,哼唧了一声,她完全失去了意识,不知自己身处何方,不知自己在干什么。

第2章 缠绵入骨

盛烈本来想兽性大发把眼前的女人给就地正法,可盯着眼前的女孩儿时,又觉得她太小了。

盛烈是个不折不扣的不婚主义者,对女人完全是没有什么兴趣,如果不是因为被下·药……

盛烈控制自己,冲了一个凉水澡出来,

香·艳·刺激的画面,让盛烈刚压下的欲望又开始蠢蠢欲动。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回了自己的床上,烦躁的将被子盖在女孩儿身上,准备自己睡觉。

看到身边的女孩儿被撕扯的破碎的衣服露出白皙的皮肤,面颊清秀,楚腰纤细,妍资俏丽,修长的美腿上一双黑色丝袜。

盛烈体内的荷尔蒙直升,盛烈额头冒汗,即使冲了凉水澡,药效也并没有那么快散去。仔细看来,其实这女人看起来虽小,但很有料。

能去那种地下交易的地方,大概也不是什么清纯的女人……

盛烈终究是个血气方刚也有七情六欲的男人,终于忍不住……

“小妖精,你自找的!”

顾允笙是被疼醒的,黑暗中她盯着身上大汗淋漓的男人,眼泪毫无征兆的流下来,手抵在男人的胸膛。

“不要……”可怜的声音在男人的低吼中是那么微弱而又不清晰。

她的哀鸣没有引起男人一丝一毫的怜悯,反而招致更可怕的撞击。

顾允笙此刻被绝望包围,整个人如同沉在大海中溺水的人,没有一点求生的欲望。

果然,上苍还是没有听到她的求救,将她送到了恶魔手里!

残存的意识,有一闪而过的恨意,恨林子倩,也恨眼前的男人。

她会好好活着,让他们生不如死!

顾允笙猛的抬头,借助自己最后一丝意识,狠狠的咬住男人的肩头,恨不得给他咬下一块肉!

“嘶,小野猫,原来你喜欢这种的……”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让她微微一愣,松开了嘴,却毫无意识再次晕了过去……

一夜缠绵,抵死纠缠。

盛烈的生物钟向来很准,天不亮就醒来。旁边的女孩儿还在睡梦中,巴掌大的小脸上,细软的眉毛紧紧的皱着,整个人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十分可怜。

于他而言,她与外面的女人没有任何不同,不过是一个为他解决生理需要的工具而已。

但目光落在白皙床单上的那一抹红时,他心头却涌上一股异样的感觉。但也只是一瞬间,又恢复冷漠。

洗漱穿戴整齐,转身离开……

窗外阳光落进来时,照在女孩儿白皙透明的皮肤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她微微皱眉,睫毛轻轻颤抖,缓缓醒来。盯着天花板,眼神空洞。昨夜的一切犹如一场噩梦,只是黎明并未到来!

顾允笙咬咬牙起床,用白色的床单将自己裹起来,瘦小可怜的身影埋在里面,肩膀一耸一耸,还会传来低低的啜泣。

与此同时二楼的监控室,男人身姿挺拔,站在屏幕前看着卧室里的女孩儿,眉宇间没有半点情绪。

助理楚师清咳一声:“总裁,这女孩儿……”

“囚禁起来!”盛烈的声音不带丝毫温度,“查查昨晚那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是,总裁,但是您最近有为期三月的国外行程,要推迟么?”楚师工作起来的时候,一本正经,但内心八卦不已。

难得总裁名义上的第一个女人,他很想知道后续!

“不用。看好她就行,还有陆昀之,等我回来在收拾他。”盛烈盯着显示屏,棱角分明的侧脸没有任何波动,声音一如既往冷若冰霜。

“放我出去,你们这些混蛋!”顾允笙一个反手将花瓶扔在了房间门上,门外却并没有任何回应!

她已经被囚禁在这里三个月了,除了每天来给她送食物的人,还有门口的四个黑衣人之外,她就没见过别人!

“林子倩给了你们多少钱,我顾允笙十倍给你们!放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让你们鸡犬得道!”

顾允笙都不知道自己胡说八道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丢了初夜,莫名其妙的被人囚禁!

一开始以为自己被林子倩卖给了某个土豪囚禁起来当小三,可后来她才发现,囚禁她的人,只给她维持基本生活,单纯的让她活着而已!

开始的几天,她还整日哭,悲天悯人,不吃不喝。很快她就发现,这些人根本不会顾及她的死活。

所以后来,她每天都砸坏屋里的一切,重复将房间弄的一团糟。但这别墅的主人,每天都会派人来收拾她的房间,更换新的家具。

她弄坏了,别人就更换新的。日复一日,周而复始。像是进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死循环。

别墅里接触过顾允笙的人,都不同她讲任何一句话。就算她哪一次闹脾气打了人,也没人和她计较。

被囚禁在这样的环境里,顾允笙快要疯了!她甚至连谁囚禁了自己都不知道,简直是有气没地撒,有力没处使!

二楼的监控室里,男人单手插在口袋,眉宇间气势冷冽,右手端着咖啡,深邃且冷酷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监控画面上女人。

出差三个月,他居然会迫不及待的来这里看她。倒是出乎意料的生龙活虎呢!

楚师盯着自家总裁似笑非笑的绝世容颜,清咳一声:“总裁,她都闹了三个月了!不如将她放了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最重要的是,这小妮子三个月内已经砸坏了好几套家具,是给她吃的饭太多了么?

盛烈低头喝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刺激着味蕾,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表示自己的不悦:“那些人查到了么?”

楚师连忙翻开资料,一本正经的回答:“查到了,是地下卖卵公司。听说这女人是被人带去的,去的时候昏迷不醒,应该是被人下了药。”

“嗯。”盛烈放下咖啡,双手交叉拖着下巴,眯着冷眸若有所思,最后嘲讽一笑,“继续关着。”

“总裁,这样下去,她要把这里给拆了啊!”楚师刚说完,显示屏里的某个疯女人居然在用螺丝刀抠门框,这特么拆门的节奏啊!

楚师指着显示屏,手指颤颤,差点气晕过去:“这是钱啊……钱……”

盛烈撇了一眼:“坏了就修,修不好就给她换房间!”

楚师:“那房间都坏了呢?”

盛烈:“换一套别墅!”

楚师:“这……”

第3章 她怀孕了

顾允笙很想知道,将她囚禁起来的人是多有钱,她都抠坏了这里的三道门,他居然还不现身!

非常好!

她冷笑一声,开始砸玻璃,刚用椅子砸开一扇玻璃,风吹进来,好像给她空荡荡的脑子钻进一点有用的东西!

“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一定会给你开一扇窗户,这话绝对真理!”顾允笙将手里的椅子一扔,开始寻找能拼凑起来从二楼逃出去的绳子!

床单、窗帘、被罩!完美!

顾允笙顺着绳子从楼上下来,非常满意自己的聪明才智,单手朝着二楼打了个响指:“拜拜,蠢货!”

一转头,直接一头撞上一堵肉墙:“嘶……疼!”

定睛一看,周围一圈都是黑衣人,顾允笙瞬间黑了脸,看来这栋别墅的防御十分牢固!

就这样,顾允笙的越狱生活每天都重复上演,逃跑被抓回来,逃跑被抓回来,周而复始!

很快,顾允笙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觉得自己得了抑郁症,最近连吃饭都懒得吃了,吃一点东西就吐了!

她开始悲春伤秋,开始想念顾家的一切,也痛恨着将她变成这样的林子倩!

顾允笙的反常状态,很快传到了盛烈的耳朵里。

楚师急匆匆的进了办公室,脸上的表情复杂:“总裁,那女孩儿在最近的一次逃跑时,因为体力不支晕倒了,医生说……”

吞了吞口水,不知道该怎么和总裁说,直到盛烈一个冷眼丢过来,楚师才支支吾吾的开口:“医生说,她怀孕了……”

盛烈倨傲的身躯一震,眼眸里尽是怀疑,楚师硬着头皮,又重复了一遍:“医生说,那个女孩儿怀孕了!”

盛烈猛的起身,有些不可置信。不过是一次乱性,而且还是第一次,怎么可能……

很快,他就镇定下来,捏了捏眉心。纵然心里波涛汹涌,不知所措,但表面还是一副矜贵冷漠的样子。

楚师已经足够慌张了,且不说这女人来历不明,就算身家干净,没有结婚怀了孩子,也是一件头疼的事啊!

更苦不堪言的是他们家总裁可是不婚主义者!

别墅里,顾允笙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的消息,也并不知道她担心的抑郁症吃不下饭,原来是怀孕的妊娠反应。

医生将检查结果递给盛烈,第一次从冷面总裁的脸上看到了错愕和迷茫。

几分钟之后,听到总裁冷声道:“留下这个孩子!”

一旁的楚师震惊不已,想要出声阻止,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盛烈很快下令:“你们都出去!”

刚说完,一群人马不停蹄的出了房门。房间里只剩下昏迷的顾允笙和一个因为即将要做爸爸而心情复杂的人。

盛烈拖着一根凳子,坐在女人身旁。女孩儿白皙的面容像是刚刚出声的婴儿,吹弹可破。

他向来不会多看女人一眼,但为何她是个例外?出差三个月在外,他竟满脑子都是她的脸。

绝对不是因为和她上过床的原因,但他又实在找不到自己反常的原因。

听到她怀孕的消息,他竟有那么一瞬间的慌乱。他伸手捏了捏女人的脸,柔滑而又细腻,让人爱不释手。

只是很快,女孩儿微微蹙眉,有转醒的趋势。

如同被灼烧了一下,盛烈猛的抽回手,向来自持冷静的总裁大人,居然慌乱了。匆忙起身,深深看了女人一眼,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

顾允笙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因祸得福,活动范围居然变大了,楼上楼下都可以随便走动了,除了二楼一个储物室之外。

而且仆人也变多了,以前只有一个给她送饭的人,一夜之间居然成了十个!

她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总觉得自己可以先混吃等死让她们放松警惕。在这别墅里和在顾家也没什么区别,每天刷刷剧,找人聊聊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殊不知,盛烈早已打好了算盘。等过了安全期,就由着顾允笙折腾,他就不信,她会不考虑肚子里的孩子。

顾允笙沉寂了一段时间,终于要爆发的时候,别墅突然来了一群医生,准备给她做全身的检查!

顾允笙以为他们将她养的白白胖胖是要做什么反人类的实验呢!正准备反抗,却听到一个医生说:“你怀孕了,动作幅度小一点!”

顾允笙的小脸闪过错愕,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震惊不已。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于是,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医生认真的盯着她:“你怀孕了!已经三个多月了!”

顾允笙彻底呆住,她怎么去相信这件事?她才刚成年而已,她才刚刚从未成年的孩子过渡而来,可现在他们居然告诉自己,她怀孕了?

“这不可能!”顾允笙红着眼眶,“你们一定是在骗我!你们一个卖卵公司要孩子有个卵用!我告诉你们,别想糊弄我!”

她不想生孩子,不想生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野孩子!是不是林子倩想毁了她,所以才会让人毁了她的清白,还要让她给别人生孩子!

不,她才不会这么乖乖听话!

顾允笙抓起旁边的一把刀子,抵着自己的脖子,目光猩红:“都给我让开,我不知道你们囚禁我要干嘛,但如果我死了,你们的任务就完不成了,让开!”

所有人都被她的动作给吓坏了,总裁大人可说了,一定要让她情绪稳定,而且千万不能有什么大动作!

顾允笙看到众人的反应,以为他们要放走她了,心上一喜。

人群中,一个医生叹了口气:“金主说了,只要你配合生下孩子,就同意放你回去。如果你想死,也可以,那你将永远也没有机会亲手惩治害你的人了!”

顾允笙放在脖子上的手一抖,是啊,如果她死了,就永远都不会亲手惩治害了她的林子倩,就永远都没有机会杀了那个狗男人!

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对她说这样的话?为了刺激她的求生欲,让她活着生下孩子,还是什么?

第4章 百思不解

顾允笙想不通。

但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说中了她的心事。她不能有事,她还要让那些害了她的人血债血偿。

所以,活着是为了报仇。

盛烈真是拿准了顾允笙的弱点,每一次她要做点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都会有人在一旁提醒她:“想回家,想报仇,就乖乖听话,生下孩子!”

为了复仇,为了亲手手刃林子倩,顾允笙决定妥协,可只是一瞬间的妥协,之后,又开始不甘心的胡闹。

“你们老板准备什么时候放了我?”顾允笙皱着眉,情绪有些激动,这是她知道自己怀孕后,第三百次疑问,“他不就是长得丑,没人给他生孩子么?我回家给他生行不行,让我回去!”

一旁的女仆听到顾允笙这么说,抽了抽嘴角,若是她们总裁可以用“丑”来形容,那整个帝都就没有人长得好看了!

顾允笙吆喝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理会她,她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抓过旁边一个女仆谆谆教诲。

“你知道么,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你们非法囚禁我,等我出去,是会告你们的!你知道我爷爷是谁么?”

女仆摇了摇头:“不知道!”

顾允笙冷哼一声,轻蔑的看着眼前的人:“我爷爷是顾氏集团的董事长,帝都的一半经济都是我们顾氏的!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人!”

吹牛对于顾允笙来说不在话下,只是她还小,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盛烈手下的人,各个都是人精,怎么会被一个刚成年的小孩子给唬住。

女仆听到她这样说,故作害怕:“真的么?那你知道我们总裁是谁么?”

顾允笙道:“不知道,如果知道了,我一定亲手宰了他!”

女仆又问:“那你知道,这别墅是哪里么?”

顾允笙答:“不知道,如果知道,等我出去一定回来亲手毁了这个地方!”

女仆满意的点头,含笑看着她。良久顾允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套路了,咬牙切齿的说:“不知道又怎么样,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我会知道!”

顾允笙每天重复着与女仆们斗智斗勇,真不知道将他囚禁起来的人,安的什么心思,绝对是要将她气死才行!

无论她做什么事,都会以惨败告终。

肚子里有个小生命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她亲眼看着它一天天长大,好奇它的模样,也伤心它来的不是时候。

“母亲”这个词语,对顾允笙来说太过遥远。无论是自己的母亲还是自己成为母亲,对于她来说,都是一件不太现实的事情。

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亲因为车祸而离世。威严的爷爷将她接回顾家,她的亲人从此就只有爷爷一个。

别的小孩子都有人疼有人爱,而她却只能在顾家承受姑妈的冷眼和姑父的虚伪对待,偶尔还要被堂妹林子倩坑一把。

姑妈顾若琳告诉她,她的母亲来历不明,为了攀上顾家高枝,未婚先孕才生下了她。姑妈总是口不择言,什么狠毒的话都会和她说。

说她和她的母亲一个贱样,说她不配生活在顾家。所以这十八年来,她一直承受着姑妈一家人的冷眼。

以前的小打小闹也就罢了,她可以为了爷爷不去计较,也可以忍受他们暗中使的所有手段。

可是这次不行!

林子倩玩的过火了,在她十八岁成人礼上送了如此一份“大礼”,不加倍奉不是她顾允笙的做事风格!

楚师看着显示屏中上蹿下跳的女人,顶着肚子完全不像一个怀了孕的人,每个动作都让人惊心动魄。

而总裁却端着咖啡,看的津津有味。

楚师惊奇的发现,最近总裁的心情出奇的好,偶尔还会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微笑这么怪异的表情,实在不应该出现在总裁的脸上!

想来想去,这大概是人们常说的……嗯……爱情的力量?

楚师很想哭,顾家二老如果知道他们的儿子很快要当爸爸了,不知道是什么体验,一定要给祖宗们烧高香了吧!

盛烈看的津津有味,不知不觉竟被屏幕前的女人给影响,总觉得她像是有魔力一般,总能挑起他的兴趣。

以前他也尝试过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但那些女人只要一靠近,他就不自觉的想推开,让她们离得远远的。

为何她不一样?

想起那晚她身上似有若无的奶香,还有那青涩笨拙的动作,小腹一紧,居然有了反应。

这女人果然是个妖精。

“总裁……”楚师清咳一声开口,“我觉得您是不是可以更换一批护理人员给她,整天让她这样上蹿下跳,会不会对婴儿有什么影响。”

他还是为了顾家二老考虑一下吧,这可是他们的宝贝孙子啊喂!

盛烈放下手里的咖啡,收敛笑容,眯了眯危险的眸子,饶有兴趣的解释:“你听说过鲶鱼效应么?”

楚师微微张了张嘴,瞬间明白了总裁的用意。一条濒死的“沙丁鱼”,如何让她活着到达岸边,唯一的做法就是在她身边放一条天敌“鲶鱼”,时时刻刻刺激她,保持她的活力和求生欲。

楚师细思极恐,总裁不愧是总裁,手段真的是很恐怖。

“查到她的身份了么?”盛烈突然开口。

楚师收回自已的胡思乱想,脸色难看的开口:“目前为止还没有。甚至那天遇到的一伙人,也不知道那女人的来历。”

一个查不到身份的女人。

其实他到现在,内心都有些怀疑,这女人到底是意外碰上的,还是有人刻意让他碰上的呢?比如,那些给他下药的人……

盛烈剑眉微微挑起,表示他现在的心情很不愉快。

楚师嗅到了几分危险,连忙说:“我这就去查,总裁稍安勿躁!”

“不用了。”盛烈稳重而又低沉的声音响起,目光落在显示屏上那张清纯的小脸,总觉得,这么聪明的女人,大概不会是别人的工具吧!

“她是谁不重要。”

重要的是,日后她会是盛家的女主人,是他孩子的母亲,是他的女人!

楚师疑惑不解,盛烈已经没了耐心,挥了挥手让他出去。自己则盯着屏幕前面的女人,仔仔细细的看着。

第5章 乐极生悲

他是打算将她永远留在身边的,毕竟,目前为止,他尚有些兴趣。

小东西,可别让我失望了!

顾允笙被囚禁在别墅里,不知道外面顾家已经疯了。顾家在帝都也算是排名前几的豪门,还有些威慑力。

顾老爷子得知顾允笙不见了,又不能大肆宣扬,只能暗中派人去寻找,这么长时间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林子倩在生日宴会上将顾允笙灌醉骗走的事情,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越少的人知道,就意味着她越安全。

顾家如此大动干戈的寻找顾允笙,让林子倩惶惶不安。顾若琳却十分开心,大哥死了以后,整个顾家就她一个继承人。

可偏偏老爷子对顾允笙十分宠爱,成了与她争夺家产的人。顾允笙没了,那整个顾家就是她的囊肿之物了!

顾若琳表面上一副热心肠,帮忙寻找顾允笙,暗地里没少花钱收买老爷子的心腹,让他们消极怠工。

转眼之间,八月即逝,顾老爷子彻底相信,他的宝贝孙女再也回不来了。

而被囚禁在别墅里的顾允笙,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也一天天失去原有的活力,满心都是什么时候能回家,什么时候才能亲手将林子倩虚伪的脸给撕碎。

复仇的画面在她脑海里每天上演一次,她本以为生完孩子就能走,却在女仆的口中,听到了那样的话。

清晨。

别墅所有的女仆聚集到一起,开了一个短暂的会议,领头的女仆面无表情的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总裁刚刚下达命令,在这别墅里的所有人,工资翻倍,一直工作到总裁将这女人带走!”

有人小心翼翼的问:“我们不是等到那女人生了孩子就离开么?”

“不,总裁说了,生了孩子,那女人还不能离开!”

“啪!”顾允笙手里的杯子落在地上,摔了稀巴烂,她站在二楼楼梯上,红着眼眶,不可置信的问:“你们说什么?你们总裁不是说我生了孩子就可以走了么?为什么不让我离开?”

他们还要她怎样,怀胎八月之久,她苟且偷生韬光养晦,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回到顾家,亲手将林子倩给绳之以法。

可现在呢?

她们说的什么意思,不让她离开?即使生了孩子也不让她离开?

顾允笙的反应,让领头的女仆一愣,没想到这女孩儿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连忙给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其余的女人快速跑上二楼!

顾允笙比他们更快,从地上捡起玻璃碎片,对准自己的脖子:“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死给你们看!”

既然他们不肯放人,大不了鱼死网破!

反正……这个孩子也不是她想要的……

顾允笙颤抖着的摸着自己的肚子,陪伴着自己几个月的孩子,说实话她也很不舍的。

宝宝,对不起,我别无选择。

所有人都慌了,顾允笙是万万不能出事的,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她们站在楼梯底下,紧张的劝说她不要冲动。

顾允笙红着眼眶,今天不成功便成仁。这九个月来,她甚至不知道将她囚禁的人是谁,更不知道他为何要囚禁自己!

如果今天她不借机跑出去,日后她就没有任何机会了!她一咬牙,玻璃碎片又朝着白皙的脖颈靠近了几分。

“让开,都给我让开!给我一辆车,我要离开这里!”顾允笙如白瓷般嫩滑的皮肤,已经隐隐渗出血迹,吓得女仆们不知所措,纷纷看向领头的女仆。

那领头的女仆还算冷静,微微皱眉以后,才说:“让开,她想离开,就让她离开!”

说完,所有人很快给顾允笙让出一条道路。女孩儿挺着肚子一步步下楼,一边警惕着周围的人,一边想着逃跑计划。

“给我准备一辆车!”现在,她唯有借助交通工具才可以快速的逃离!

女仆很快从地下车库取了一辆车,顾允笙如愿以偿的上了车,然后朝着门口的位置开去!

很快,她就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莫名的窃喜,让她放松了警惕,先前那种紧张的感觉也开始消散。她没有注意,车后座还藏着两个女仆,随时准备对她下手!

门口就在前方,顾允笙心上一喜,加快了油门。

快了,她就要离开这个牢笼了!

谁知身后突然有人勒紧了她的双手:“快!松开她的脚,踩离合!”

见其中一个女仆拉住了顾允笙,另一个很快按住扑上去按住她的腿脚。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顾允笙傻了眼,可一瞬间,她就明白了所有事,拼命挣扎起来,三个女人在行驶的车里打斗。

女仆的力气很大,顾允笙反抗不了,心一横,他们不是要孩子么!那她就让这个孩子死!

挣扎之间,怨恨、愤怒、悲伤,所有的情绪夹杂在一起,让顾允笙失去了理智。

她伸手打开了车门,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挣脱了女仆的桎梏从车上跳了出去!

顾允笙第一次露出了解脱的笑容。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可那扇将她囚禁的门,就在不远处,她不甘心啊,好不甘心!

女孩儿如同一块破布摔在地上,清楚的感知身体的疼痛和下体缓缓流出的血液。

昏迷之时,她看到许多张慌乱不已的脸,周围全是纷杂的尖叫声,呼叫120的声音,天旋地转,她绝美一笑,再也没有意识。

医院。

顾允笙幽幽醒来,入目是一片白色。

她死了么?

微微动了动手指,疼痛传遍了四肢百骸。死人是没有痛觉的,所以她还活着。

苦笑一声,她挣扎着起身,原本如同皮球般浑圆的肚子,此时已经瘪了下去。她呆滞的盯着自己的肚子,缓缓将手附了上去。

没了,孩子没了。

那个陪着她度过人生最黑暗的九个月的孩子,没了。

那个能够在深夜里,听着她讲述自己复仇计划,陪伴她默默哭泣,给她勇气的孩子,被她亲手给害死了!

“对不起……”顾允笙将头埋在双腿间,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肚子,低声喃喃,“对不起,对不起……”

消瘦的肩膀微微颤抖,压抑的哭声从病房里传了出来。

良久,哭声才渐渐停止,顾允笙毫无血色的小脸上,一双清澈的眸子带着几分恨意和决绝。

嚣张宠妻要上天-顾允笙, 盛烈-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424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