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荒年婚书薄-姚米可, 宣黎-婚恋生活小说

一纸荒年婚书薄-姚米可, 宣黎-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混乱一夜

倚在宣黎怀里的姚米可被淋浴一浇,稍微清醒了几分,勉强睁开眼,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危险的处境,义愤填膺的咕哝道:“颖子,不就是个男人吗?有什么了不起,三条腿的男人多的是,你就当被狗咬了。”

说罢,姚米可胡乱的抹了一把脸,蹙了蹙眉:“下雨了吗?颖子,我们回家吧!”

宣黎看着怀中胡言乱语的女人,微微蹙了蹙眉,看来这丫头还真是醉的不轻,好在,洗洗应该还算可口。

宣黎裹着一条毛绒浴巾,深邃的眸光动了动,修长的手指覆盖上姚米可的衣服。

“撕拉!”一声。

宣黎毫不留情的拉开姚米可的衣服,遮挡住暗黄色的灯光,直直看着她的脸,手触碰到她柔软的手臂时,宣黎下意识的放轻了力道。

……

第二日,清晨,窗外的光线时明时暗,微凉的风透过窗户的空隙吹进了房间。

姚米可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感觉头疼欲裂,昨晚她好像喝多了,还喝醉了,

下一刻!

姚米可清澈明亮的眼睛瞬间呆滞了,疼痛告诉她昨夜那不是梦,赫然坐起身,被子从身上滑落,留下青青紫紫的痕迹,姚米可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转眼就看见身旁背对着她还在熟睡的男人,细碎的头发遮挡住他的侧脸,他的后背甚至还有指甲的抓痕,

姚米可惊慌失措的下床,脚尖刚一触地,双腿一软,屈膝直直跪了下去,想到两人昨晚的种种,姚米可脸上一片火热。

她竟然在酒吧包厢跟一个男人发生了!

勉强站起来,姚米可抖着手穿好衣服,立马逃跑似得离开了包厢。

此时不过早上八点,夜晚一片笙歌的酒吧此时异常冷清,姚米可混混沌沌坐上出租车的那一刻,接到了叶颖的电话。

“可可,你跑到哪里去了?昨晚把我一个人撇到酒吧不说,今早还迟迟不来上班,灭绝师太可都发威了,说要扣你工资呢!”

姚米可身体一僵,葱白的手指紧紧攥着,声音暗哑:“我、我昨晚喝迷糊了就先回家了,今早有点不舒服,颖子,你帮我请个假吧。”

“你没事吧?要不我请假去看你?”叶颖带着担忧的声音传来,昨晚米可是为了陪她才去酒吧的,要是真因为她病了,那她可真是罪孽深重。

姚米可拿着手机顿了顿,白皙的手指紧紧攥着裙摆,似乎要把它揉碎一般,眼泪终是忍不住夺眶而出,良久才抑制住声音中的哽咽道:“颖子,我没事,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酒吧二楼包厢中,姚米可离开没多久宣黎就醒了过来,带着几分慵懒的从床上坐起来,宣黎的目光一下就触及到了床上那一抹嫣红,眸中氤氲着不知名的情绪。

他走进浴室准备,却见胸前和后背分布着浅浅抓痕,显然都是那女人留下的战绩。

很好!居然还敢跑!

清浅的敲门声传来,宣黎微微蹙眉,披上衬衣开了门就见酒吧老板正一脸讨好的站在门口。

“宣总,我叫厨房准备了点吃的,还有需不需要帮您备车?”

没有回应酒吧老板的话,宣黎沉声道:“你昨晚送来的女人是什么人?”

听宣黎提到那个女人,酒吧老板顿时一脸惶恐道:“是我的手下太笨,把一个来酒吧玩的姑娘当成了我们这边的小姐给您送了过去,宣总,这件事实在不好意思。”

“帮我备车吧!”冷冷撂下句话,宣黎便关了房门。

那女人原来不是酒吧的小姐

宣黎抬眼看向床上那抹红痕,床边掉落着的东西却吸引了宣黎的视线,只见一个细小的方块在阳光下正闪耀着点点光芒。

微微一愣,宣黎上前拿起了地上被遗落的胸牌,在看到上面女人的照片和就职单位时,男人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玩味的笑意:“还真是有趣”。

第2章 去他的办公室

出租车一路行驶,姚米可回到家,无精打采地直奔卧房,将自己整个扔到床上,用被子捂住头。

怎么办?她竟然在那种情况下丢失了自己……光是这样想着,姚米可的眼眶就有些泛红。

她根本就不想把第一次以那种形式交出去,可是一切都已成定局。

姚米可缓缓闭上了眼睛,宿醉加上昨晚的劳累,让她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钟声和姚米可的电话铃声一同响起。

“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叶颖连珠炮般的声音,“可可,你怎么还在睡!你忘了今天新总裁上任了?你居然在他任职第一天就迟到!他刚刚还问起你了!你快点来,今天我没法帮你请假。”

“什么?!”姚米可的睡意登时去了大半,从床上蹦起来,“我睡昏头了,闹钟居然没响。”

她居然忘记了,传言中对员工严格有加的boss今天到任,而她居然还在睡懒觉!

匆匆挂断电话,姚米可梳洗一番,来不及吃早饭就打车去了公司。

一进写字楼,她就感觉到今天公司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大家看起来都很兴奋,看向她的眼神却又哪里怪怪的。

来不及细想,姚米可在人事部打过卡之后就赶去自己的位置。

果不其然,办公桌上堆着从昨天到今天的一大摞文件。

姚米可在心里哀嚎一声,一头扎进文件堆里开始忙碌。

正处理一份财务报表时,一双黑色的皮质高跟鞋映入眼帘,“请问是姚米可小姐吗?”

沉浸在业务中的姚米可微微一愣,看向来人,“怎,怎么了?”

面前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挂着标准的职业性微笑,“我是宣总裁的助理,总裁请姚小姐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姚米可微微一愣,总裁找她干什么?见跟前的总裁助理脸上露出几分不耐,姚米可不在多想,应了一句跟在女人身后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电梯径直攀升到26楼,助理将姚米可带到总裁办公室门口便径自离开。

看着面前厚重的办公室大门,姚米可咽了咽口水,不在多想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冷清的声音,“进。”

甫一进门,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个男人就牢牢地占据了她的视线。棱角分明的脸型,深邃的眼睛,薄唇,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细边的金丝眼镜。

再往下看去,他穿了一件鸽灰色的西装。

虽然眼镜敛去了一部分他身上凌厉的气势,但他周身还是散发着危险的讯息。

宣黎看眼前的小女人已经看呆了过去,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姚米可?”

姚米可回过神来,脸刷的红了,忙不迭地回答,“总,总裁。”

她刚刚那么直直地盯着别人看,是不是太不礼貌了?但是叶颖说的没错,这个新任总裁,真是太好看了。

他跟那些仅仅有外表的人不同,他身上有一种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气势。

姚米可小声道歉,“总裁,今天我迟到了很不好意思,以后再也不会了。”

宣黎来了些兴致,“你为什么迟到?”

他的目光紧紧锁住她不放,像是猎鹰盯紧了地面上的小白兔。

姚米可被他看得更加紧张,说话也磕磕巴巴起来,“我,我今天,不小心睡过了……”

宣黎心里一哂。倒是个诚实的小女人。

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姚米可不知所措地把目光转向地面,总裁不说话,她也不敢多嘴。

看着姚米可的神色一片无辜,宣黎皱了皱眉。

他索性把签字的笔往桌面上一放,“你不记得我了?”

“啊?”姚米可吃惊地瞪大眼睛,往后退了一小步。她怎么可能和这种大人物有过交集,以他的外表,一定会让她过目不忘,可是她翻遍了脑海也没有关于这个人的印象。

“总裁你别开玩笑了……”

宣黎懒得解释,直接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扔在离姚米可近的一边桌上,“你的东西。”

姚米可凑近一看,这不就是她遗失的胸牌?

公司要求上班的时候必须佩带胸牌,而今天早上她却找不到自己的了,没办法只好赶鸭子上架,直接来了公司。

等等!

她明明记得,和颖子去喝酒的时候,胸牌还好好地在身上,从酒吧回来之后,它就不知所踪了。

姚米可突然觉得脑子里有一团光炸开!

如果这胸牌被遗失在了酒吧,那么捡到它的那个男人……她脑海里不自觉地开始回放前天那个混乱的夜晚。

该死,怎么会是这样?

“是你?”姚米可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眸,杏眸中满是慌乱,昨晚那个男人竟然是她的顶头上司?这也太荒诞了!

女人的表情不像作假,看来她是真的醉的不轻,连他的样子都不记得。

宣黎黑暗的双眸酝酿着风暴。居然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不记得他?着女人倒是第一个。

他紧紧盯着姚米可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身体前倾,薄唇轻启,“记住,我叫宣黎。”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姚米可一直处于恍恍惚惚的状态。

脑子里面一直回响着刚刚宣黎说的那句,“我还差一个秘书,就你吧。”

宣黎虽然是新上任,但是不可能缺一个小秘书吧?他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公司一抓一大把。可是为什么他偏偏要她呢?

姚米可百思不得其解,偏偏这时候又想起他俊朗的五官……不禁又脸上一热。

但是,自己的家庭……思及此,姚米可脸上一黯。

她拼命地告诉自己,不要想了姚米可,那是总裁,你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可能的!

这样慢吞吞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姚米可一边神游太空,一边继续核对数据。

中午下班的时候,叶颖过来找她去吃饭,惊呼一声,“可可,你在干嘛,这几个数据都敲错了!”

“啊?”姚米可回过神,手忙脚乱地开始改。

叶颖把她扒开,叹息一声帮着输入,问她,“你今天去总裁办公室,总裁因为迟到的事情为难你了?”

“没,没有。”姚米可在心底哀叹,岂止是为难,他已经把她吃干抹净了好吗?

第3章 做我的秘书

很快,姚米可将要升职当上总裁秘书的事情就传遍了公司上下。第二天她去打卡的时候,人事部的人对她的态度明显不同了。

其他员工,尤其是女同事都向她投去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

“天哪,迟到了就能当秘书?我不管我也要迟到!”

“美吧你,人家可可一直勤勤恳恳的,迟到都是偶尔好不好?”

姚米可从大家的谈话声中穿过,红着脸坐在自己的工作间。叶颖跑过来,兴奋道,“可可,你要当总裁秘书了?”

姚米可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我也不太清楚……”

“太好了!”叶颖大力拍了拍她的肩膀,“记得给我搞到总裁的第一手资料!”

姚米可莫名觉得心里有些酸酸的,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喜欢他的人那么多,她只是只丑小鸭而已……就算他们有过最亲密的关系,但对他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

姚米可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她好像有点,喜欢上他了?

才坐下没多久,宣黎的助理就过来通知姚米可,让她把东西收拾整齐,带到新的办公室去。

姚米可抱着一只巨大的纸箱,跌跌撞撞地跟在她后面。到了二十六楼,助理指着总裁办公室,“进去吧。”

姚米可受到了惊吓,“这就是我的办公室?”

助理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总裁说直接在他办公室多安置一张办公桌,方便你随时替他服务。”

总裁怎么会非要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来做秘书?助理心里翻了个白眼。

姚米可现在是骑虎难下,看助理不再管她,于是鼓起勇气推门进去。

巨大的纸箱子挡住了视线,姚米可没注意脚下的门槛,脚下一绊。她快速地稳住身体,可是箱子里堆得冒出来的文件却有好多飘飘扬扬地落到了地上。

“对,对不起。”姚米可赶紧把箱子放在新增的那张桌子上,又回身去把那些文件一张一张地捡起来。

宣黎正站在26楼的落地窗前俯瞰整个城市的景色,被姚米可搞出的动静弄得皱了皱眉头。

他回身看着她动作笨笨的收拾资料,心里掠过一丝嫌恶,又莫名对她多了些兴趣。

这个女人,怎么做什么事情都毛手毛脚的。

嗯,好在在床上还算动人。;宣黎想了想她那天晚上被他哭泣的妩媚样子,眸光突然带上某种炽热。

总裁盯着她若有所思,这让姚米可非常忐忑。她小心翼翼地避开他的眼光,落座在自己的位置上,把电脑拿出来插上电源开机,又把自己的常用物品一一排开。

这女人竟然还带了一只仙人球和一个招财猫!宣黎内心冷嗤一声,不以为然。

似乎是察觉到宣黎不屑的眼神,姚米可有些不安地解释道,“宣总不要小看仙人球,它们会吸收辐射的,对身体好……”

宣黎当做没听到,转开了脸。

不过,她那只胖乎乎的招财猫满面笑容,看起来实在碍眼,跟他办公室低调奢华的风格丝毫不搭,让人很想把它扔掉。

宣黎的脸崩得紧紧的,“你很穷?”

姚米可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有些尴尬地抱紧了那只胖猫,一脸认真地对他说,“目前是有些困难啦……因为妈妈还有姐姐弟弟都指望着我拿钱,有时候会有些入不敷出。”

宣黎没料到她这么诚实,挑眉,“TK给你的工资很少吗?”

姚米可慌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对公司的薪水很满意啦!我放小花在这里,只是想让它多给我招一些加班的工作,这样我就能拿加班费了。”她的声音转为失落,“可惜我昨天迟到了,不然就能拿到全勤奖励了。”

她还给这只破猫起了名字?

别人对于加班这种事情都是避之不及的,她却期望多揽一点加班的活,只求拿那点微薄的加班费?倒是精神可嘉。

“总裁你要是不喜欢小花,我可以把它放在抽屉里。”姚米可垂着眸子,一排睫毛扑闪扑闪宛如蝶翼。

宣黎抿了抿唇,“就放桌上吧。”

姚米可立刻充满感激地望向他,整张脸都在发光,像是得了奖励的某种小动物。

宣黎脸上闪过思索的表情,看着姚米可娇美如花的小脸,一个计划在他心里成型。

就这样,姚米可开始了在总裁办公室跑腿的生活。

每天的工作除了端茶送水,就是送文件,打扫办公室。姚米可很想知道,别人家的总裁秘书是不是也这么没用?

宣黎给她的理由是,她现在根本就不熟悉高层的业务,不适合做太困难的工作,姚米可只好呐呐地应了。

不过一旦有闲暇,她还是拼命啃书,记那些难记的专业词汇。

当上了总裁秘书之后,宣黎给她涨了工资。拿着比以前多一倍的钱,她没理由吃白食不努力。而且,她很想为他做点什么。

这天中午和叶颖一起在公司食堂等饭,姚米可又不秉承着不浪费时间的原则,拿出便签,开始看她之前抄在上面的各公司资料。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时至今日,她已经恶补了好多公司的具体资料,这些公司里,有TK的合作伙伴,也有他们的死对头。十多天过去,她不再像以前一样只能观望,有时候宣黎和别人商讨公司事宜的时候,她还能插上一两句嘴。

宣黎看她的眼神日渐透出一丝欣赏。她把他的变化看在眼里,偷偷乐呵,同时把这些当做动力,在工作上更加勤奋了。

姚米可现在已经无比确定,她的确是喜欢上宣黎了。

可是她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所以只能把这份喜欢藏在心底,默默地帮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叶颖伸出手在姚米可面前晃了晃,打断了她的学习,“可可!”

姚米可把目光从便签上移开,“怎么了?上菜了吗?”

叶颖叹息一声,“可可,你疯魔了。”

姚米可合上便签,揉了揉鼻梁,从胸腔呼出一口气,“颖子,在这个位置,我其实挺怕的,我担心别人会看不起我……也怕别人说总裁的眼光有问题。”

叶颖柔声安抚了她一会儿,菜端上来,两人就开动了。

姚米可不知道的是,刚刚她说的一番话,悉数落入了后面一桌的宣黎耳中。

一纸荒年婚书薄-姚米可, 宣黎-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543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