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少霸宠婚妻-喻以歌, 沈湛-总裁豪门小说

沈少霸宠婚妻-喻以歌, 沈湛-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不要试图反抗我

累。

一种仿佛浑身骨头都被抽掉的无力感侵袭着喻以歌的身体,四肢酸软的几乎不受她的掌控,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柔软的云层里,虚浮茫然的找不到可以依托的重心。

怎么回事……

她不是刚刚下了戏吗?

下戏?喻以歌蓦的一惊,仓皇的睁开双眼,由于演对手戏的演员不太配合,三段戏份足足拖了喻以歌一整天时间,下戏的时候就已经是深夜了。

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喻以歌惊愕的发现,她没有之后的任何记忆,脑子里空荡荡的一片,身体上的酸软影响到了思绪,让她连反应都变得迟钝。

室内一片漆黑,无论喻以歌怎么努力的睁大双眸,都看不清周遭的情形。

显然是有什么意料之外的状况出现了,冷静,现在必须要冷静。

喻以歌闭了闭眼,放缓了呼吸节奏,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她就听见了清晰的呼吸声,沉重的,仿佛压抑着某种汹涌情绪的呼吸。

“谁?”

静坐在黑暗中的人似乎是被这个问题逗笑了,低沉喑哑的男声发出短促的轻嗤,喻以歌隐约从这个声音里听出了一丝熟悉,却又很快将那个猜测打消。

不会是他,不可能是那个人。

她无意识的蜷缩起手脚,却在下一刻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掌握上了她的脚踝,男人的动作带着不容抗衡的强横和粗暴,喻以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简短的惊呼,就被整个人拖拽到了床尾。

单薄的衣服随着拖拽的动作被向上推起,露出女人白皙紧致的小腹,极致的眩晕感在喻以歌的眼耳上蒙住一层薄雾,男人的手掌顺着她的小腿一路而上,略显粗粝的指尖挟带着沉重的力道,刮擦出一阵难忍的痛痒。

“我不管你是谁!但是你最好放开我,否则我绝对要你好看!”

男人的手掌在她的腹部顿住,那里有一条将近两指长的疤痕,在女人光洁的肌肤上划出凹凸不平的痕迹。

眼见男人的手越来越肆无忌惮,喻以歌勉强弯曲起膝盖,重重的朝对方撞了上去。

膝头被人单手按住,腿被撑开,喻以歌的脑子里彻底拉响了警报:“放开我!不然……”

“不然?”男人低哑的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怒气和情欲,“喻以歌,你能把我怎么样?”

算的上平静的语调落在喻以歌的耳朵里却像是炸雷一般,她瞪大双眸,突然开始不管不顾的挣扎:“沈湛,你放开我!”

竟然是沈湛,为什么是沈湛?!

室内的灯光倏地亮起,把男人俊挺的眉目彻底展露在喻以歌面前,他的唇角微微勾着,形成一个讽刺到极点的弧度:“原来你还记得我。”

沈湛抬手掐住喻以歌的下颌骨,带着明显的恶意:“我还以为这四年你伺候的人太多,我这个老主顾已经不在你眼里了。”

老主顾?

要不是时机不对,喻以歌险些惨笑出声,原来曾经的那一段往事,在沈湛的眼里,他只是她的老主顾?

喻以歌蓦的抬起手,狠狠的朝着男人俊美无俦的面庞抽了过去,却在即将落实的时候被沈湛抓住。

男人狭长的眸子危险的半阖着:“你想打我?”

“你都能绑架我了,我为什么不能打你?”喻以歌拼命的甩着胳膊,想把被钳制的手收回来,“滚开!”

女人似乎凛然无畏的态度和挺直的傲骨,彻底激出了沈湛的怒气。

他猛地把喻以歌掼倒在床上,连帮她脱衣服的兴致都没有,只是掀开女人的衣服,欺身上前。

骤然的疼痛就像是敲在头顶的闷棍,喻以歌抑制不住的溢出痛呼,却在下一秒生生忍住。

她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

绝不!

熟悉的感觉让沈湛紧蹙的眉眼略略松开,他抬起头就迎上喻以歌愤恨的目光,沈湛的脊骨不明显的僵硬了一瞬,然后将手盖在女人的眸子上。

“这就是你对待客人的态度?”

喻以歌张开嘴,下唇有被她自己咬出来的清晰齿痕:“这是我对你的态度。”

“无所谓。”沈湛的动作渐渐失控,占有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是啊,无所谓。

反正她在沈湛面前,从来都是砧板上的鱼。

喻以歌恹恹的阖上双眸,长长的眼睫刷过沈湛的掌心,似乎挠到了男人心底。

大概是被她逃避的态度激怒了,沈湛冷着声音命令道:“睁开。”

喻以歌却像是没听见似的,一动不动的闭着眼,任凭男人怎么粗暴的动作,她都固执的合紧眸子,仿佛不直接面对这个男人,是她最后的底线。

“我让你睁开,听不见吗?”沈湛的手抵住喻以歌的下颚,强迫女人把头仰起,他沉下身,呼吸也顺势贴在了喻以歌耳边,“睁开眼看清楚,看看现在是谁。”

喻以歌的挣扎陡然剧烈起来:“沈湛,你是不是有病?以你沈总的身份,想睡什么女人睡不到,为什么非得跟我过不去?”

她已经一退再退了,就不能放她一马吗?

“喻以歌,谁给你挑选客人的权力?”

“客人?”喻以歌惨然一笑,“就算你是客人吧,但我不乐意伺候行不行?”

男人动作不停,但出口的话却毫无停顿:“不行。”

他俯下身舔吻上喻以歌不断颤动的眼帘。

“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前提是,不要试图反抗我。”

身体的灼烫和蛮横的动作让喻以歌眼前发黑,她忍无可忍的睁开眼,笔直的对上男人狭长的眸子。

“沈湛,你让我觉得恶心。”

男人的身体猛然顿住,眸中流露出一闪而逝的痛楚,紧接着就是更加狂猛的占有。

恶心吗?

那就恶心个够!

“你逃不掉

第2章 你这个疯子!

为什么会是他?

喻以歌双腿被抬起,促使他的身体与她贴的更近,炽热的呼吸打在喻以歌颈窝。

男人像是报复一般,以一种耳鬓厮磨的亲密状态,看似柔情呵护的将手护在她脖颈,但手下的动作却并不温柔。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喻以歌有些自暴自弃的闭上双眼,却又忍不住的自嘲,自己还真是轻贱,三年前是这样,可悲的是三年后还是这样,成为他们有钱上流人士的玩弄对象。

不知为什么,喻以歌心中一阵酸楚,这个男人她不是早就看清楚了吗,已经断了所有妄念,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要和他有任何瓜葛了,为什么还是这么难过。

是为自己付出的感情不值得,还是难过他肆意玩弄自己的感情,从来没有爱过她。

“喻以歌,把眼睛睁开,我没有允许你可以闭眼。”感受到女人渐渐放松身体,闭上眼睛,像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沈湛心中就没由来的火大,冷声命令道:“睁开。”

沈湛抽回放在脖子后的手,一手钳制住喻以歌双手,拉向上方死死按住,看喻以歌并没有睁开眼的打算,低头狠狠咬住了她的锁骨。

疼痛瞬间窜上大脑,碎弱的皮肤经受不住粗暴的对待,已经泛红,隐隐有些血色,男人眯起眼睛看着身下的女人紧皱眉头,因为疼痛微微颤抖的身体,扬起的脖颈光滑细嫩,泛红的锁骨,上面的牙印清晰可见。

他轻抚上那道痕迹,不知在想些什么,抬眼就和喻以歌的眼神对视,“不是要做吗?那就快点,我很忙。”

喻以歌用尽全力控制住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她不想在沈湛面前脆弱,以前是她自作多情,现在再也不会了。

看着沈湛铁青的脸色,喻以歌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沈湛,你不要告诉我,直到现在你还对我有感情吧?沈总还真是抬举我,这么久了还对我恋恋不忘,真是我的荣幸。”

气氛一瞬间剑拔弩张,空气凝重到冰点,沈湛平静的神情理智到冷漠,喻以歌却笑得越发明媚。

“以为激将法就能把我气走,喻以歌你还真是什么都写在脸上。”

沈湛看着微微愣神的喻以歌,薄唇微微勾起,像是在嘲笑她的幼稚,不知天高地厚。

男人把她整个翻转过来,让她背对着她,因为姿势的转变,喻以歌被迫着用双手撑着身体,这样也就意味着她现在毫无反抗之力。

意识到身处什么情况的喻以歌,有些慌乱的想逃脱沈湛的桎梏,却被他一掌按下,整个人以一种屈辱的姿势跪趴在床上。

“沈湛!沈湛!放开我,你这个疯子!”

喻以歌被沈湛这种略带凌辱的行为逼得失去理智,挣扎着身体,换来的却是男人的毫不怜惜。

“试图激怒我时就应该想到,会是什么下场。”沈湛俯下上身,在喻以歌耳边轻声说道:“夜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来。”最后几个字他说的极慢,沙哑低沉的嗓音在喻以歌耳里听来,就是恶魔的低语。

而作为强大者的猎物,喻以歌无处可逃。

……

清晨,喻以歌是被自己手机的铃声吵醒的,她已经很久没有被手机铃声叫醒了,按掉手机后,支起身体混沌的大脑隐隐作痛,身边的温度只剩冰冷,沈湛不知去向。

要不是身体的淤青和痕迹,她都要怀疑昨天的事情是一场梦了,他走了也好,省的过多纠缠,昨天的事,她也只能当成是一场梦。

一场让自己更加清醒的梦。

打车紧赶慢赶回到片场,也是将将掐着点赶到,导演看着喻以歌慢慢悠悠的掐着点来,有些不满。

“喻以歌,不是我说你,别人演戏都是早早到场,就算没有戏份也是在看着,你倒好啊,不慌不忙,真当剧组是你家?”导演的声音不大,却也够周围人听到了,视线纷纷投向二人,喻以歌有些难为情,来晚也确实是事实,毕竟她离开娱乐圈这么久了,在这个更新换代如潮水的圈子,稍有不慎就会被拍在岸边,再也爬不起来。

“对不起导演,我下次一定注意,真的很抱歉。”喻以歌九十度鞠躬想导演道歉,才复出她真的不想卷进耍大牌的负面消息中。

“知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后台换衣服化妆。还真当自己是个角了,要人请吗?”导演看了喻以歌一眼,不耐烦地走了,“一组二组,注意了,半小时后开机。”

“呦,我当是什么呢,还以为你熬夜看剧本,早上起晚了,原来是另有隐情啊。”

女更衣室里。喻以歌换下衣服正准备换上戏服,尖酸刻薄的声音就在后面响起,她下意识的用衣服挡住身体,回头看去。

凌薇讥笑着朝她走来,一边走一边还笑着摇头:“啧啧啧,瞧瞧这印子,昨天晚上辛苦了吧,你也不用遮了,你这种人我见的多了,靠着有钱的金主上位。”

说着,她的手轻轻搭在喻以歌肩膀上,故作亲昵道:“喻姐,有时候真的挺羡慕你们这种有后台的,床上一躺,就什么都有了。”说完捂着嘴哧哧的笑着,眼中满是嘲讽。

“哪有这么夸张,反倒是我还是要多向凌薇你学习。”喻以歌不动声色的侧过身,借着穿衣服的动作拿掉凌薇的手。

她沉下眼睛向凌薇周身看去,她已经换好衣服了,贴身的长裙包裹着年轻的身体,中长的卷发垂在胸前,要不是那双过于刻薄的眼睛和恶毒的嘴,配上这精致的脸蛋倒也是个美人。

单薄的衣服没有口袋,也没有可能藏下录音笔和手机。

“在这个圈子里,无论你有什么,都会成为你的实力,当然了,钱也是一种实力。”喻以歌笑着道:“凌薇你长得这么漂亮,也是一种实力,而在娱乐圈,长得漂亮就是最大的本钱了,你又有很多亲戚在圈里不是吗,就算靠着漂亮的脸蛋,应该也能走很远吧。这一点,我可真的是不如你啊。”

凌薇皱起眉头,美丽的脸神情开始狰狞,她拉住准备离开的喻以歌:“喻以歌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第3章 你弱你有理

喻以歌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凌薇,面露惊讶像是听了什么笑话:“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你却没有明白吗?果然是有了美丽的脸蛋,其他什么都可以不用。”

喻以歌说的平静,凌薇听着咬牙切齿,眼神狠毒到像是要变成刀子,一刀一刀的划了喻以歌的脸一样。

“这么恶毒可不行,你的干爹们要是看见了,对你温柔可人的印象,可是要幻灭了。”喻以歌笑着掰开凌薇的手,也不理会身后女人怨毒的眼神,不做过多纠缠,因为一个苍蝇而耽误她,这个买卖太不值得。

喻以歌!好戏还在后头,看谁笑到最后。凌薇攥紧了拳头,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

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是,无论上戏之前经历了什么,只要导演一喊开始,就要迅速进入状态,而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凌薇显然是无法做到。

和喻以歌对戏时,笑的勉强,笑得牵强,皮笑肉不笑。

“咔!”导演极不耐烦的喊了停。

“凌薇,你怎么回事!这段戏是你们重要的转折,你演成这样?到底有没有看剧本。”

“哎呀导演!人家今天状态不对,身体不舒服。”凌薇被导演凶了一顿,带着些许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这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的场务和后勤们心都碎了,没有谁能拒绝这样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子。

而这模样却看得喻以歌叹为观止!

之前说她没有演技,还真是自己小看了她,奥斯卡欠凌薇一座小金人!

“……”之前态度强硬的导演,此刻也渐渐沉默了,喻以歌看的眉毛一挑,眼皮跳的很是欢快,不得不说凌薇这招虽然可耻,但是真的有用,唬的在场的人一愣一愣的。她默默沉思,‘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你弱你有理’这些至理名言还真是诚不欺我!?

要不她也试试!?

不过下一秒喻以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不是她条件跟不上,而是心理不允许啊。

看着局势逐渐朝着自己这边。凌薇趁热打铁:“导演,要不我们先拍第十场戏吧,那场我的词比较少,能发挥的好一点,现在这样下去,今天的戏可能就不行了,但是……”凌薇咬了咬嘴唇,看向喻以歌:“但是那场戏喻姐的词比较多,喻姐不知道看了没有,我今天状态不对,所以想跟着喻姐学一下。我……”

凌薇有些手足无措看着喻以歌,别人不知道她,可喻以歌却清楚得很,第十场戏的她们的一场激烈的对手戏,姐妹翻脸,情分不在,凌薇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喻以歌也看向凌薇,突然凌薇平静的眼神突然像是受了惊的兔子,慌忙的低下头:“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给大家,给喻姐添麻烦了?我……我可以的,没关系的,喻不愿意的话,我努力把这场戏演好,导演可以再给我一点时间吗?”

凌薇说的滴水不漏,而导演此时已经皱起眉头,场地,摄影,服化道和后勤,每耽搁一天就是钱,就是损失。

“没关系导演,我可以,那场戏的剧本我看过,台词也记得差不多。”喻以歌开口道,眼神中的自信沉着让导演愣神一刻。

他也听说过喻以歌的名字,三年前她可是娱乐圈的风云人物,歌唱选秀的冠军,又因为出色的外形被捧上云端,大众本来以为这就是个刚出道的新人,可没曾想却是个已经在圈里摸爬滚打过几年的老人了。

被翻出来的参演,也是好评一片,虽都不是什么主角,但胜在有灵性,尤其是那双眼睛,直抓人心,只一眼就忘不掉了。

“你确定?”他略带狐疑的询问。

“我可以。”喻以歌说的坚定,眼神中的神色是他很久都没有在娱乐圈里见过的……

鲜活。

他不再说些什么,“三组四组准备,化妆师来补一下妆,我们休息十分钟后开机。”

凌薇被助理扶着走向休息的棚子,擦肩而过时淡淡瞥了一眼喻以歌,故作柔顺的压低眉眼,为的是掩饰眼神中的恨毒和得意,喻以歌心照不宣,回了她一个微笑,不掺杂任何情绪。

她承认凌薇很聪明,但都是些小聪明,用在普通人身上倒也罢了,只可惜她是在娱乐圈。在这个聪明人遍地,美貌者成群的地方,这些伎俩就显得特别愚蠢。

而更可悲的是,愚蠢者并不自知。

“十场一镜,第一次,ACTION。”

“陌雪,我把你当成亲姐妹,你就是这么对我!”凌薇这次倒是很快进入了角色,对喻以歌饰演的陌雪撕心裂肺的质问着。

“亲姐妹?别开玩笑了,你说你当我是姐姐,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我的未婚夫你要抢走,我的家庭被你一个外人鸠占鹊巢,现在连属于我总监的位置你也要和我抢!陌卿你真当我处处让着你是欠你的吗!”

喻以歌苦笑着摇头,神情悲戚,像是被全世界抛弃,被最亲近的人背叛,眼眶逐渐泛红,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顺着眼眶大颗大颗的落下,砸在地上。

“我都不想叫你陌卿,你不配,你配不上我们家的姓,我好恨你,我也恨爸爸,为什么有了妈妈,还要和那个女人纠缠!而你,也不是我爸爸的孩子不是吗!他傻到接你们母女回家,我可不傻!”

现场众人都被喻以歌的演技和气场镇住,此刻她已经不再是喻以歌,她是陌雪,那个曾经高高在上,骄傲又美丽的陌家大小姐,经历了家族巨变,母亲离世,从一开始的明媚,到隐忍,在到最后的黑化爆发。喻以歌俨然成为了陌雪,和她成为了同一个人。

“可是……可是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我从来都没想过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啊!阿雪姐姐,好姐姐,我是你的妹妹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一直把你当做亲人看待。”

第4章 宁惹君子,不招小人

“亲人?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们来我家的前一个星期,我妈妈才出的车祸,她尸骨未寒,而你妈呢!住进我家,叫人换掉了妈妈所有的东西。你知道吗,当爸爸说要娶她,她还亲昵的来拉我的手,还叫我喊她妈妈!真的是做梦。”喻以歌收起之前的悲伤,眼神逐渐凌厉,慢慢变得冰冷,眼神中狠毒了夺走她一切的人,这些都是何卿的错,她是不会原谅的。

可怜她的妈妈,到死都不知道,她所爱恋的男人,并不爱她,还在她出车祸之后火速将他的初恋老情人接回家,丝毫不介意那个女人结过婚,还有个孩子。

夺股权,裁元老,将她家族的一切全部吞噬殆尽。陌雪黝黑的眼珠,披散在身后的黑色长发,更衬得她像是从地狱里回来的魔鬼。

她无助的嘶吼着:“妈妈!你睁开眼睛看看!这就是你的好丈夫!”

导演在屏幕后面看着机器里的喻以歌,脑海里只存留下一句话,她是陌雪。情绪,演技达到巅峰的这个女人,把他笔下的人物演活了。

他激动的双手开始颤抖,屏幕后,二人对手戏也到达了爆发。

“陌雪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凌薇此刻被喻以歌抱着,这场戏是陌雪要带着陌卿一起跳楼,陌卿在千钧一发之际推开陌雪,陌雪坠楼身亡。

“放你和他一起白头到老吗!何卿你做梦!”喻以歌放着狠话,眉头紧皱,凌薇借着错位,狠狠掐着自己的胳膊,指甲深深陷入肉里,疼的她后背开始开始冒冷汗。

“不要,不要!”凌薇慌乱的扭动着身体,一边观察着周围,猛地踩了喻以歌一脚,她只觉得高跟鞋的后跟踩到脚背,尖锐的疼痛让她松了手。

而在外人看来就是正常演戏,剧情到了这个地方了,凌薇借位用手肘在喻以歌腹部狠狠一撞,失去重心的喻以歌猛然向后倒去,在那一个瞬间,凌薇伸手轻轻地拉住了她,惊恐的喊道:“喻姐,小心啊!”

然后重力带着喻以歌重重摔在她身后的器材架上,“砰——”。

“唔!”

好痛啊!

喻以歌摔得两眼发黑,剧烈的撞击让她有一瞬间的耳鸣,后脑勺已经开始发麻,短暂的麻木之后就是钻心的疼痛。

“喻姐!你没事吧!”凌薇崴到了脚,一瘸一拐的跑过来关心她的伤势,焦急的眼眶发红。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没有看到后面的器材,这可怎么办啊导演。”凌薇急得哭了出来,“都是我任性,早上明明看见喻姐身上有……身上不好,昨晚已经很累了,还让她陪我演第十场戏。”

凌薇话说一半,像是突然察觉到什么似的,一转口风,但就是这种暧昧不清的态度,让在场众人沉默。

能混迹娱乐圈的都是人精,有不少脑子转的快的,已经露出了了然的神色,凌薇像是还不够似的,再在这把火上添了一把柴,还顺便倒了一桶油,“啊……喻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喻姐昨晚明明已经那么累,我还……”

她故意的!

喻以歌现在是疼的两眼发黑,还被平白无故泼了脏水,生理和心理上双重的致命打击,气的喻以歌感觉她现在只要一说话,就能直接一口老血喷出来。

而且现在关键是还不能说什么,解释只会让人觉得掩饰,更加越描越黑,要是这样,不就正中凌薇的圈套了吗!

真的是宁惹君子,不招小人。

“喻以歌,你没事吗,场务叫车来,送医院。”导演上前神色有些凝重,喻以歌看起来只有一些轻微的擦伤,可看不见的才是最严重的,刚才撞得并不轻,最怕就是脊椎出什么问题。

“你能站起来吗,助理还愣着干什么,快抚起来。”他没有回头,看着喻以歌惨白着脸,慢慢从地上坐起来,直起身体的时候虚晃了一下,他微微抬手想要去抚,喻以歌却已经站稳。

“我还好导演,没事不用叫车,而且现在叫车送医院对剧组不太好吧。”喻以歌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好像受伤撞击的那个人不是她,反观凌薇,在一旁哭哭啼啼,崴了个脚哭的比天大,导演有些烦躁的用剧本敲了敲一旁的椅子。

声音引起了众人注意,“今天出了这个事故,也是拍不成了,道具和场务检查一下机器,其他人今天就先收工。”

他对着喻以歌再次确认道:“确定没事,不用去医院?”

“没事,就是些擦伤,我回去休息休息就好。”喻以歌笑笑拒绝了导演派人送她回去的提议,坚持自己回家可以,不麻烦导演。

而且家里也并不是很方便让外人进去。

喻以歌看了看时间,虽然今天收工早一些,但是要是去医院的话时间就晚了,家里那个小圆子还等着吃饭呢。

换好衣服后,走出剧组喻以歌转了转胳膊,还是有些痛,估计是挫伤了,回去贴几副膏药吧。一想到膏药,她就开始头疼,小圆子不喜欢膏药的味道,想到孩子她才能算是真正的笑出来,那个人小鬼大的圆子,嘴上说着不喜欢膏药的味道,其实她都知道,小圆子是看不得她受伤,还嘴硬得很,真不知道是随了谁!

把碎发别到耳后,喻以歌大步走出拦下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姜御公馆。”

这两天的事情接踵而来,多到喻以歌脑子一塌糊涂,无论是工作还是那个人,都让她有些束手无策,一个是因为生活所迫,一个是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叹了口气,反正从今往后也没有可能再见面了,隔着茫茫人海,他还能堵到家门口不是!?

他有这个能耐吗?他没有吗?

喻以歌感觉自己嘴角抽搐一下,不过沈湛要是想,到还是真的能做到的。

“工作上的事一天天就够受的了,想他做什么。”喻以歌深吸一口气,走出电梯,“笑笑!妈妈回……”

来了!!!

喻以歌硬生生是吞下了还没说完的话,看着门口站着的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跟看到了鬼一样,倒吸了一口凉气。

“沈湛!怎么是你?”

沈少霸宠婚妻-喻以歌, 沈湛-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3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