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美人娇-安里, 别衡-穿越重生小说

琉璃美人娇-安里, 别衡-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美男出浴

安里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具活色生香的美男肉体,再往上看,那张脸也十分光彩夺目。我的天,何止是光彩夺目,简直让人垂涎欲滴啊!

……到底怎么回事?她临睡前难道还叫了什么不得了的特殊服务?!

安里还没来得及感受惊吓,一扭头竟然发现这里并不是她的单身小公寓,眼前的房间古香古色,珠帘交错,熹微碎光之间水汽氤氲,温润的空气撩拨着珠帘,天啦噜,妥妥的古代画风!

于是,思维混沌的安里愣住,脑洞开出天际,现在的特殊服务都这么到位吗?还自带室内家居装潢的?那等会儿退货这装修还退不退了?

“看够了?”美男一声冷笑,“朕好看吗?”

清脆又带着点水汽润过的慵懒感的声音冷不丁将安里炸醒,她的脑瓜子就俩字,超好听!啊,好像数错了?啧,没法,美色误人。即便心里虽然已经跑过了一万头奔跑的禽兽,但表面上还得装得个纯情柳下惠,咂摸着下巴道:“还行,也就还可以吧。”

美男气笑了:“还行?那还不滚过来擦背?”

“???”

安里总感觉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擦背?怎么跟她想的不一样?请问……这里是哪个洗浴中心,正不正规啊,挂没挂牌啊,不会等会儿冲进来一波扫黄警察吧?

嗯,身为三好市民,还是先溜为妙。

于是安里立刻一抱拳:“告辞。”转头就要走,却被一股巨大的力生生拽了回来,和美男双双跌进水池里。

扑腾扑腾,好容易从水里挣扎着探出脑袋,狠狠喘了几口气,一抹眼,又对上一张目瞪口呆的人脸。

这是个打扮得好像电视剧里恶毒宫妃似的漂亮小姐,看见安里和美男“鸳鸯戏水”的场面,俏脸煞白,颤巍巍指着美男好半晌说不出话来,好似他俩真的做了什么臭不要脸的勾当。

“额,其实不是你想的……”安里觉得自己的清白还能再抢救一下。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漂亮小姐捂耳朵,边哭边摇头。

“……”

安里将解释的话咽回去,目光转向默不作声的美男,但见他面色深沉,满脸写着不高兴,本想让美男开口澄清的安里再次将话咽回去,怎么回事?“被捉奸”不该是满脸心虚急于解释吗?这满脸的不高兴让她看不懂了。

更叫她懵逼的是这个显然就是来捉奸的漂亮小姐竟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对着美男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头,呜呜咽咽地哭诉道:“熹贵妃姐姐时常劝诫姐妹们,要以皇上身体为重,切不可令皇上留恋后宫毁了身子,因此皇上鲜少踏足后宫妾身们却又本分守己。

可如今看来,却是皇上大谬!与一个太监在浴池里……成何体统!皇家家事即国事,这若是传了出去,皇家颜面何存?!妾不惜死,只盼皇上能够自重!”

说完又砰砰砰磕了三个头。

哈?她在说什么?太监?皇上?逗我玩呢?

正腹诽,安里不小心瞟到了不远处的一块精致的铜镜,虽然模糊,但她可以确定,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个穿着太监服的陌生少年!

眼花了?安里低头闭眼沉思了一秒,再睁开眼睛时她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身上那抹明明不艳丽却异常刺眼的蓝。

安里,有点呼吸不上来。她,一个大好的花季少女做错了什么?生日想好好享受一下有什么不对?生日碰上大姨妈,疼昏过去还不够吗?让她变成一个太监是怎么回事?安里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应该是个太监,就觉得窒息。

想到自己睡前许的那个狗屁愿望,安里简直要仰天长啸,搞什么,老天爷习惯听人家的愿望都只听一半嘛!还是说现在许愿打半折,许愿要做个男人,尼玛打个半折就光把那个重要零件给她折掉了?!!!

并没有理会哭哭啼啼的宫妃,别衡看着前一秒两眼茫然后一秒就一脸生无可恋的安里,心想,这小太监别是个傻子吧?现在皇宫的形势已经紧张到这个地步了吗,连个人格完整脑部发育健全的太监都找不着了吗?

不能跟傻子计较。心情大好的别衡本着皇上怜悯天下苍生的心,清了清嗓子说:“还愣着干嘛,让朕晾着身子在这自然风干?”

云里雾里仿佛在梦里的安里颤颤巍巍地挪过去,大脑里还是无法消化这样的信息,她,她,她穿越了?

“下去吧。”皇上对着那宫妃冷冷道。

“皇上!”宫妃还要再说,却被皇帝冷声打断:“燕嫔,朕今日且不计较你究竟买通了谁得以进入龙池……”

“臣妾是……”宫妃心里一紧,连忙要解释。

皇上却懒怠再听,摆手道:“下去,别让朕说第三次,朕不追究你,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收,不必朕多说吧?”

宫妃失魂落魄地退下,一瞬间浴池旁就剩下看不出表情的别衡和懵逼的安里。

安里怕死,尽管她发现别衡意外的好看,声音也意外的好听,但是那是皇上,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现在的的确确是个太监,她可不想她大好的年华在这里腰斩。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手有它自己的想法,安里什么时候穿过这么繁琐的衣服哦!别说别人了,自己都没给自己穿过,帮别人穿?安里不敢抬头看别衡的脸,生怕一个眼神对视小命就呜呼了。

“这是外衣。”别衡终于看不下去了。

安里一愣,鬼怎么知道一个皇帝穿的衣服怎么这么素?这几件颜色都差不多,哪里看得出来哪件穿里面哪件穿外面。

“那件拿过来。”

安里乖乖把衣服拿过来。

“拿反了。”

安里乖乖翻个面。

“你是怎么进来当太监的?”

安里愣了愣,沉默,你以为我想当太监?

“你是奸细吗?”

安里再沉默,不瞒你说,我也想知道我是哪个旮旯里办事的。

“你是刺客吗?”

第2章 既来之则安之

被别衡给问急了,安里一个没忍住,“逼逼叨逼逼叨!你一个皇帝废话怎么那么多,爱穿不 穿不穿拉倒,妈了个巴子!”

皇帝:“???”

“皇上饶命!”反应过来这是万恶的封建社会,安里双膝一软,哭嚎着抱着别衡的大腿,懊悔之间想着皇帝的腿岂是她尔等小人能抱的,于是放开了别衡的大腿,爬向一边的柱子,抱着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奴才知错,错了……”

别衡看她哭成这样,还以为自己驾崩了,额角跳了跳,简直不忍直视,自发将衣服倒腾好,丢出一句,“下去吧。”

安里闷头往西边走,别衡又冷沉沉道:“门在那边。”别衡用嘴撸了撸,难得好心,给安里指了明路。

呃,安里只得往北面的方向走。

安里瞬间从地狱到天堂,即便不认识路,求生欲让她稀里糊涂地穿越重重屏风重见天日,

可刚呼吸了两口自由的空气,耳朵猝不及防传来尖细的嗓音,“让你下去,你在这里做什么?”

根本没看来人是谁,安里急忙撤退,“奴才告退。”稀里糊涂地跟着人就走。

安里很庆幸,也很惆怅,小命是暂时保下来了,但是,安里在想,她该不会是自带系统穿越过来的吧?

她看过不少系统书,女主都是自带系统,狂拽酷炫吊炸天,再遇上几个美男,发生几段三角狗血爱情故事

想到这里,安里在脑海里念叨了几句:“系统,啊,系统,你快出来!”可喊了半天也没见冒出什么古怪的机械声。完蛋了,这是纯穿越,不带系统的。那就说明,她连回去都是希望渺茫的事了。

本是出生二十一世纪的无敌青春美少女,却要将大好年华葬送于这深宫别苑,想到此处,安利忍不住叹气,“哎。”

“你还叹什么气啊?”旁边一个小太监扯了扯安里的袖子,低声道:“好容易捡回一条命,赶紧麻溜地回去吧。”说着,小太监的脚步愈发快了。

鬼使神差的,安里屁颠屁颠地跟着小太监,回屋?她也想啊,可屋在哪?巧的是,安里跟这小太监就是一个屋的,还是上下铺的友好关系。

“这是……我床?”安里指了指凌乱的下铺,迟疑问道。

小太监瞅了她一眼,别是给吓傻了吧,连自己床也不记得?但想起方才的惊心动魄,他表示可以理解,默默点头,还劝了句,“下回可真瞎折腾了,要命!”

安里:“……”真不是我愿意啊大兄弟。好吧好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改,我改还不行吗?腹诽着,却因为太累了,眼睛一闭,噩梦不断。

说是噩梦,也不尽然,安里看电影似的模模糊糊地过了一遍前身的生平记事,然而,坑爹的是,此生平记事,只包括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以及宫内生活小技能,而所处时代的消息依然是两眼一抹黑。

更坑爹的是,破碎的记忆中表示,她仿佛是某个别有用心之人悄摸埋进宫里的钉子,所以,她还是个间谍?但……老板是谁?

原身破碎的记忆表示,哦呵呵,谁知道呢?

安里从梦中惊醒,暴躁地抓了抓头发,悲愤道:“我去你大爷的!”

能不暴躁吗?花季少女穿越到一死太监身上就算了,还是个朝不保夕的间谍,是个间谍就算了,连老板是谁都不知道,重要的是,敌人是皇帝啊,皇帝啊!万恶的封建古代的最高统治者!说吧,还让不让人活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太监”非真太监。她的身体,居然还是她原来的本身,只不过,她发育不好,一马平川。

“嗷呜——我要回家找妈妈!”

啊,糟糕,我好像是个孤儿?

安里无限惆怅,她在现代,还是真的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孤苦又伶仃,没人疼的小白菜,回去后,也不过是继续在奶茶店打工,那个秃头老板就跟周扒皮似的,不回去也罢了。

既来之,则安之。兴许,在这个朝代还能尝到她所未品尝过的美食。

安里连回去现代世界的念头都没了。

“哎,你们听说了吗?那个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小太监。”

“听说了听说了!听说那个小太监可是挡住了刀山火海才活下来的!”

“不能够吧,皇上那可是咱大别朝的明君,能那么心狠手辣吗?”

“那谁知道呢!”

“你这嘴这么不把门,小心掉了你的小命!”

这是几个在洗衣服的嬷嬷讨论着安里的英勇事迹,悄悄的在一旁打水的安里竖着耳朵认真地听着,听得嘴角直抽。

安里为了深入了解一下这个朝代,已经听了好几天的墙角了。但她听到的,却是自己的“英勇事迹”,从一开始的幸运,说当初跟安里一样同一批入宫当太监的一百个,只能从中挑选十个,他就是其中的幸运儿。到后来的披荆斩棘,安里居然能脱颖而出,在浴池当差,而现在安里更是犹如神助,连刀山火海都出来了,说皇上对那美艳动人的宫妃爱答不理,反而对他这么个小太监感兴趣。

吃瓜群众在哪个年代都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的本性从来都不曾改变,吃瓜群众们还给安里加了点神幻色彩,说安里是得了菩萨庇佑的。安里担心不禁担心再这么传下去,自己是孙悟空的传言都要出来了,惆怅啊。

虽然听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流言,但安里还是打听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安里现在自己所在的朝代是历史架空的,称作大别朝。当今圣上姓别名衡,刚登基不久,年少气盛,脾气古怪,但用了一日就把蠢蠢欲动的朝臣给镇住了,是个不好惹的主。

跟在皇帝身边的太监叫曹公公,是先皇的心腹,先皇走后,就一直跟着别衡,也是别衡的心腹,因此地位极高,甚至连娘娘们都要对他客气几分,一样也是不能惹的人。

第3章 觅食

安里七拼八凑的,算是对这个朝代有了个模糊的认知,也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有所了解。

安里,也就是她,人称小安子,根据破碎的记忆可知,她出生在一户标准的穷苦人家,家里实在没办法就把她送宫里,后来某天,不具姓名的老板找到她,收买她,使了手段让她在御池当差。

这个太监小安子平日极安静,就干干活,从不闲言碎语,也很少跟人套近乎,因此如果不是安里在御池那么一大闹,几乎没有人感受她的存在。

至于她来到这个古代世界的目的何在?安里表示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

彻底闹明白这身体的过往,安里懊悔自己的没出息。

穿越就穿越那也就罢了,怎么就那么没见过世面呢?她当初要是能观察能力满分,适应能力爆表,现在也不至于像个可疑人物一样,还能继续当她的小透明,洗洗御池准备准备皇上的洗澡水,还能偷个小懒。

某个长得水灵的小宫女为小安子送来小食:“小安子,这是御膳房刚做好的小糕点,你可藏好,别被人抢了去,这个可好吃了!”

像这样,一起当差的小宫女分点小好处是常有的事。不止是一起当差的,别宫的的小太监小宫女们,生怕安里不认识他们,天天来混脸熟,哥俩好。

安里听过别的太监喊过这个小宫女的名儿,她的名字叫珍儿。

“哎,珍儿,你哪来的御膳房的好东西?咱们还能去隔壁串门的吗?”安里一听,御膳房,那可是个好地方!或许能从珍儿的口中打听点什么。

在现代,安里懒得不行,能力不高但是对工作的要求极高,向来都是拒绝脏乱差的。

在这里,安里逼不得已把自己当头牛,可就算当牛了,那也是刚出生的小牛犊,不像老牛皮糙肉厚的,哪里受得了,每天晚上都饿得前胸贴肚皮,饿到安里一度怀疑自己马上又要昏过去穿越回现代了。

珍儿看见安里听到御膳房两眼放光的样子,像极了看见老鼠的老猫,嗤笑一声,道:“你这小青蛙是不是还没出过这宫的门呢!出去除了是有差事,还有就是看准机会然后来个神不知鬼不觉,别被发现就好了。”

“嗯?”原来还能这样吗,安里仿佛看见无数珍馐美食在向自己招手。

“来,我教你。”珍儿对安里招了招手,示意她把耳朵凑过来。

安里一见,立刻像只哈巴狗一样凑了过去。果然,哪怕被形势给逼勤快了,向来秉承“以食为天”的安里还是无法拒绝吃吃喝喝的诱惑。命是什么?命是建立在吃吃喝喝上的,没有吃吃喝喝的命不叫命,那叫吊魂。

深夜,不出所料,安里又饿了。

安里一下就想起白天珍儿对她说的话。那个心思单纯的珍儿不仅告诉安里御膳房在哪,还跟她分享了从哪条路去御膳房更安全,听得安里泪流满面,想把珍儿小宝贝狠狠揉进怀里,满脑子都是“这是啥小天使阿”!

安里死死地把“御膳房攻略”记下,甚至还画了一张小地图贴身藏着,防止自己忘记。

只不过肚子饿是肚子饿,心里美是心里美,但是怕死又是另外一回事……又饿又怂的安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又睡不着,起又不敢起,纠结得不行,脑子里出现的两个小人恨不得打起来。

“吃阿,饿都饿死了哪还有命想其他的阿?”

“吃什么吃,又不是十天半拉月没吃过东西了,哪里能饿死你!小心待会被抓了那才真的死了。”

“……”

“咕噜”一声巨响,俩小人烟消云散,如果不知道御膳房在哪的安里真的是能忍住寂寞的,但夜夜在挨饿中睡去的日子安里已经受够了,现在情报在手,哪还能这么折磨自己?安里还是没挡住吃的诱惑,心里一横,决定去御膳房偷食。

深夜出来偷鸡摸狗过的安里心里很是刺 激,比大冒险、过山车、跳楼机啥的刺 激多了。

令安里意想不到的是,珍儿所分享的“御膳房攻略”是真的好,除了迷路以外,哪怕是摸索的一路上,她也没见到多少侍卫,偶尔遇到一两队也能很好地藏起来不被发现。

一路摸索到御膳房的安里看见御膳房三个大字眼睛瞬间晶晶亮。

御膳房为了防止夜猫乱窜,休息以后向来是门窗紧闭。不过,这点小问题哪里拦得住此时此刻馋的像野猫成精的安里?得意地摸进房的安里开始翻箱倒柜的觅食之旅。

“怎么是空的?”

“怎么还是空的?”

“卧 槽,这柜子敢不敢再干净一点!”

一顿觅食无果以后,安里终于想起来,御膳房是什么地,供的那是主子们吃的东西,饭菜那都是按人头按份数来给的,再者,为了保证主子们吃上新鲜的食物,别说隔夜了,怕是连隔顿的食物都不会有吧,而且御膳房的人早睡了,哪来的吃的?

安里感觉自己此时的脑门上一定写着“傻×”。

“谁?”

冷不丁一个声音把安里吓一跳,尽管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但是她满脑子都是“完了,被发现了,小命不保啊”!卧 槽,这御膳房大半夜的怎么有人啊?连个厨房都要配守夜的吗!

安里刚想跑,但是对方已经走到她跟前。对方低头看安里是谁,安里本能地转身一躲,打死也不要让那个人看见自己的脸。

刚刚熟悉的声音其实已经让安里有底,而转身时趁着月光看见的那张脸更是印证了她的怀疑,这个人分明就是别衡阿!天啦噜,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一个皇帝大半夜会出现在御膳房里?皇帝也会肚子饿要偷偷觅食的吗!别说有什么怪癖吧?

“你是哪宫的?”别衡冷冷道。

别衡倒不是来觅食的,毕竟他要吃,说一声就有了,何必自己来翻箱倒柜那么累。

他只是睡不着,又不想奴才们跟着,于是偷偷摸摸自己一个人出来溜达溜达,没想到在路上看见了同样偷偷摸摸的小太监。

第4章 这么娘的杀人犯

从小习武,实际武功高强的别衡并不害怕这是什么刺客,最重要的是,眼尖的别衡早就发现这小太监很是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于是恶趣味一上来,便一路跟到了御膳房。

别衡身材挺拔,比安里整整高了一个头还不止,安里背对别衡站着,瘦小的背影,这熟悉的感觉,不就是那日在御池边上笨手笨脚伺候他更衣的小太监吗。

“大家都是小太监,在宫里当差不容易,同是天涯沦落人,饿肚子实在难受,都是出来混点吃的,你不拆穿我我也就不拆穿你,凡事留一线,他日好相见阿兄弟!”安里假装不知道对方是谁,只当大家都是来偷食的小太监,自来熟的安里立马跟别衡称兄道弟起来。

别衡有点想笑,这人又要捏着嗓子说话,努力让声音变得不像自己,又要压低声音,害怕外面巡逻的禁卫军发现,怪异的声音真的很可笑。不过这个一害怕说话叽叽喳喳的风格,除了那天怕死抱着柱子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太监,也没谁了。

他不清楚这小太监是不是认出他了,只觉得挺有趣的,本来还想再逗逗她,就见她趁自己不注意,扭了个身快速溜到窗边,瞬间消失在夜色里。

“是谁?”

安里没命逃跑的动静太大,引来了巡逻的禁卫军。禁卫军一下包围了御膳房的大门,几个人破门而入,把灯一点,御膳房瞬间亮了一片,可谁也没想到,见到的人竟然会是皇上,均是一愣,随即齐齐下跪,“参见皇上。”

别衡摆手道:“小野猫真的太多了。”别衡却也不点破,拂拂袖,心情略好地回宫了。

被留下禁卫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还在奇怪皇上怎么大半夜在御膳房溜达,莫不是饿了?但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默默继续巡逻。

回到床上的安里心还在扑通扑通跳,祈祷别衡千万别认出自己。但更多是纳闷,好东西没吃上就算了,竟然再次撞上枪口,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命里犯太岁了,中衰,改天得找个神庙拜拜,冲冲晦气。

“来人,进去把人给我抓起来。”屋外纷乱的脚步声显示来的人真的很多。话音才落,一群人就破门而入了。

安里自回床后,因害怕别衡认出她了,无论怎么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迷迷糊糊间似乎听见了门外嘈杂的声音。安里内心崩溃,火大得想杀人,古人的生物钟也太丧心病狂了吧,要不要这么起早贪黑的?!

安里刚卷过被子翻个身,想要挡掉外界嘈杂的声音,结果就被猛地一把从床上抓了起来。这下,她彻底怒了,瞪大杏眸,吼道:“有完没完,还有完没有了?!这才多会?让不让人睡了!”

“杀了人还睡得着,好一个狼心狗肺没心没肺冷心冷肺!”把安里从床上拉起来的人冷冷讽刺道。

啥?她好像听到了杀人?哦,啊?杀人?!这下安里的瞌睡虫彻底吓跑了。卧 槽,杀人?杀什么人?她虽然是不务正业了点,但是就她那点小破胆,连鸡都不敢杀,怎么可能去杀人?所以,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她表示很委屈。

见安里不说话,带头的禁卫军拉了一个小宫女过来,指着安里问:“你看看,是不是他?”

“是,是他。”小宫女害怕地瞟了一眼安里,说话间都在颤抖。

“你倒是抬头啊,你看清楚了吗你就说是我?”安里认出人来了,这小宫女就是白天给她分享“御膳房攻略”的珍儿。

那时候还哥俩好熟得透透的,转眼就来指证自己,说好的真情实感友爱互助呢?

“你说我杀了人,什么人死了啊?那人我认识吗怎么就杀了他?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杀的?我这么瘦弱,抓只鸡都累,杀什么人啊真的是!”安里激光枪似的噼里啪啦地反驳。

“你凶什么,杀了人你还有理了?”带头的那个人狠狠地推了安里一把,可心里微妙了,这小太监小胳膊小腿的,说弱不禁风还是抬举了,虽说死的人也是个瘦弱的小太监,可同样瘦弱的两个人,好像还是不太容易制服?

“大兄弟,谁凶了,咱在讲道理好不好?”安里揉了揉胳膊,又气又委屈,“要不你让她给我说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我就不信了!”

娘的一批啊,这么娘的杀人犯,讲真,真有可能是杀人犯么?那个带头人略带嫌弃地斜了安里一眼,却反被回敬了一个白眼,哟,这小太监,丝毫没有一点嫌疑犯的自觉,得,还挺横。

“行,就让你死个明白。”那个人清了清嗓子,“你两个时辰前是否到过御膳房?”

“不止我去了,皇帝也去了,有本事你们说皇帝杀人去。”安里小声嘀咕,却不敢真的把话说出来,顿了顿,回道:“去了,我肚子饿,想去找点吃的不行啊?填饱自己肚子也犯法啊?”

“填饱肚子当然不犯法,填饱肚子是应该的啊,不填饱肚子哪有力气干活。”带头人点了点头,说完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呸,可杀人犯法啊!你别想绕晕我。

那为什么人偏偏死在了你深夜经过的那条道上?据我所知,那条道可偏,几乎没有人会经过,偏偏就是那个时候你经过了,人就死在那了,为什么?”

“那我还今天才被分享了那条道,偏偏就有人死了,我还想知道为什么,你告诉我?”安里感觉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虎,看他的穿着打扮感觉身份也不低的样子,可怎么缺根筋的感觉?

“……”带头人沉默,嗯,他也想知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珍儿急了,急赤白脸地解释道:“我告诉你是想分你点好处,可不是让你去杀人的。”

杀人?这小丫头,居然还说他杀人了?安里更是一脸懵逼。安里眼珠骨碌一转,忽然有了主意。

琉璃美人娇-安里, 别衡-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