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的绝代狂妃-拓跋灵, 轩辕澈-古代言情小说

邪王的绝代狂妃-拓跋灵, 轩辕澈-古代言情小说

第1章 你的手干嘛呢

夜!漆黑如墨!将军府内一个小小的宅院里面,灯火如豆,突然在漆黑不见五指的水塘那边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扑腾之声。

“大姐姐,我没有力气了,我快按不住她了,大姐姐你快来帮忙呀!”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让同样蹲在水里的女人不耐的喝道:“鬼叫什么?你打算让全府的人都知道,你想要淹死这个贱种吗?”

被呵斥的女子不敢再继续声张,她咬了咬牙,狠狠的用力继续往下按那个试图要挣扎出来的人头,忐忑道:“大姐姐,她力气好像是变小了!”

被称为大姐姐的女子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只听她语带刻薄的说道:“淹死了这个贱种,你功不可没,我一定会让母亲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的!”

“多谢大姐姐!”女子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猛然有什么东西砸到了水塘里面,惊得两人脸色一变,相互对视一眼说道:“快走,有人来了!”

“可是,大姐姐,人还不知道死没死呢!”落后的女子看到在水里浮浮沉沉的那个娇小的人影,言语忐忑的问道。

“这都多大的功夫了,再命大也活不成了,快点!”大姐姐也顾不得拉落后的小妹一把,连滚带爬的上了岸,一路踉跄着跑了。

拓跋灵只觉得汹涌的海水灌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眼睛里面,撑得她的胸腹都要爆炸了,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只能看到蓝汪汪的水继续灌了进来,呛得她脑子轰的一声爆炸开来,整个人就晕死了过去。

温热的触感贴在她冰凉的唇瓣上,隐隐有清新的空气度进了她的肺里,她贪婪的呼吸着,直到肺里被清新空气填满,她才恍惚醒了过来,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张俊彦在她的面前放大,更让她感受到恐怖的是,他的双手正按在她胸前的绵软处,再往下看,她已经褪去了外衣,胸口清凉,先不说她原本穿着的塑形内衣怎么突然变成了异域风情的红色肚兜,只说这登徒子这样趴在自己的身上,她就愤怒的一记手刀毫不留情的往那人脖颈上劈了过去!

男子的眼底急速闪过一抹错愕,迅速抽身而退,如一只大鹏鸟那般的飘到了身后的一棵大树上,白衣一甩,伸出白玉般的手指撩了撩额前的墨发,戏谑的笑道:“都说将军府里的二小姐是个废柴,只一初见,果不其然,连个是非好歹都不分!真不该多管闲事,眼睁睁的看着你在淹死这水塘,再去给拓跋将军报个信是了!”

拓跋灵眼眸急闪,她还没从刚刚初见这个男子的震惊中醒过神来,这个长得还算好看的骚包男子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的是个什么鬼,还有他穿的衣服,一身月华长袍,在夜色的衬托下,更显得身姿非凡,只见他坐在枝头,俊美的脸上带着邪肆的笑容,一双璀璨的眼眸里透着兴致盈然,似乎对她兴味十足。

眼看着拓跋灵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望着他,他不由得轻轻皱了皱眉,不耐的问道:“怎么了?你哑巴了?”

然而,拓跋灵却眨巴着眼睛忽然吐出三个字来:“你是谁?”

南宫澈脸色一变,险些从枝头上掉落下来,那树枝也是晃了几晃之后,才堪堪的稳定了下来。

他一双眼眸豁然变冷,疑惑的打量着眼前的小丫头,只见她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眼眸灵澈动人,一张小脸不大,但是耐看,虽说不出有惊艳绝伦之姿,但是配上她那懵懂的迷惑表情,却竟是勾的人心下冲动,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想到这里,他猛然长袖飞卷,长长的红色水袖如同漫天瑰丽的云彩,将拓跋灵给包裹了起来,然后轻轻一带,就将她拽在了他的怀里面!

拓跋灵惊魂未定的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衣襟,伏在他的怀里,小手拽的死死的,生怕把自己掉下去。

轩辕澈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修长如青葱般的手指,淡淡的说道:“姑娘,难道你不懂的男女授受不亲?”

拓跋灵脸色一变,迅速的想要将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推离,却是脚底一下子踩空,那混蛋家伙竟然不顾她的安危,任由她就朝着地下狠狠的摔了过去。

认命的闭上眼睛,眼看着就要摔个嘴啃地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体猛然又被水袖卷住,然后又是一甩,又让她回到了他的怀抱里面。

拓跋灵顿时气的面色涨红,这样戏耍她真的很可恶!

“你生气了?”轩辕澈微微低头,看到她那不断起伏的小胸脯,觉得十分的好玩!

拓跋灵没有说话,反手一记砍刀就往他的脖颈上砍了过去,她原本算计着力道极好,肯定会把他打下树去,却不成想,竟是一下被他攥住了纤细的皓腕,邪肆的打量着她那张气的通红的小脸笑眯眯的说道:“你把我打下去,你以为你能安然的待在树上吗?”

拓跋灵暗暗磨牙,这个渣男,但是面上却突地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只见她咬着嘴唇说道:“没有呀,我只是看到你这衣服上有一片树叶,想要帮你拿下来而已!”

“真的?”轩辕澈疑惑的看着她。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看!”拓跋灵摊开掌心,那雪白的掌心里面,赫然正放着一片树叶!、

轩辕澈眸光闪烁,猛的一拽,就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顿时惊得她面红耳赤,耳朵发懵,她这样不合时宜的坐在一个陌生男子的身上,真的好咩?

她又不敢胡乱的动,真担心自己会摔下树去,没有办法,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任他吃点豆腐得了!反正,这么黑,旁人又不知道!

片刻之后才能冷静下来梳理自己眼前的境遇,这个危险的男人究竟是谁,还有,她怎么会在这里?还穿着这么一身古怪的衣服?

看到她那茫然不知所措的眼神,轩辕澈的心里没来由的闪过一阵心疼,他皱了皱眉,丝毫不介意两人暧昧的动作,凝眸道:“你当真不记得我是谁了?还有你刚刚经历了什么,你也忘记了吗?”

“我是真的不记得了!”拓跋灵老实的点了点头。

轩辕澈的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漆黑如点墨的眼眸对上拓跋灵的清澈眼眸,试图想要看穿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片刻之后,他发现自己失败了,说谎的人,没人能逃过他冷厉的双眸,唯独她是一个例外!一双美眸清澈发亮,让人一眼看上去,竟是心跳都莫名的加快了一些!

他的嘴角瞬间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小丫头!你成功的骗过了我!”

“我从不骗人!”拓跋灵仰着尖尖的下巴,无比倔强的说道。

“是吗?”轩辕澈挑眉,还想再说话的时候,骤然听到树下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看到拓跋灵投来的疑惑眼神,他连忙伸出食指摁住了她柔软的唇瓣,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就将她纳入了怀中!

男子好闻的气息措不及防的传来,拓跋灵顿时觉得脑袋晕晕的,她透过他衣服的缝隙往树下看去,只见一名穿着布衣的妇人,在一名小丫头的搀扶下,往这边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还在泣声呼喊着:“灵儿!灵儿!”

似乎妇人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了,她一下子匍匐在了地上,身边的小丫头慌忙将她扶起,紧张的问她:“月夫人,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不要管我,先去循着荷塘去寻一下灵儿,看看是不是能找到?”月夫人哭着说道。

“夫人,咱不是找了一遍了,没找到,要不然,先去告诉老爷吧!”小丫头声音惶恐的说道。

“不行!不能让老爷知道,我们先自己找!若是你说的没错,大小姐真的把她叫来了这里,那就没有理由找不到的!”月夫人倔强的说道。

“是!奴婢这就去寻!你别着急!”小丫头说完,就循着荷塘去找了!

“老天爷!”月夫人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拜道:“求求老天爷,保佑我们家灵儿,那孩子命苦,是我辱没了她,若是你想要惩罚,那就全都报应在我的身上吧!放过我那可怜的孩儿吧!”

树下夫人哭的可怜,而树上,拓跋灵却是一脸的茫然。

当那名夫人出现在树下的时候,轩辕澈下意识的朝着怀里的小丫头看了过去,只见她的脸上除了疑惑之外,竟然半点波动都没有,任凭她是哭的如何可怜,而拓跋灵依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你知道她是谁吗?”轩辕澈压低声音询问她。

拓跋灵皱了皱眉,片刻之后,她则茫然的摇了摇头。

“她是你娘!”轩辕澈轻轻吐出这四个字来!

明明是简单的四个字,听在拓跋灵的耳朵里面,犹如激起层层的石浪,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娘,她拓跋灵自小便是孤儿,被人送到孤儿院去抚养,后来被人领养,而领养她的那位老人恰好是军队的将军,所以她就理所当然的当了兵,并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特种兵战士,在她的记忆里,她连自己亲娘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现在又冒出这么一个娘来?

第2章 对你的忠贞无二

看到她不断变化的神情,轩辕澈心底的怀疑越来越盛,难道刚才她在水里,真的伤着了脑子?让她失去了之前的所有记忆?

“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拓跋灵苦笑道。

“想不起来也好,你现在只要记得,你是将军府内的二小姐就好了!”轩辕澈也不逼她,只淡淡的开口说道。

“那你是谁?”拓跋灵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轩辕澈。

看着那双璀璨如天上繁星的眼眸,轩辕澈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霍地触动,他眼神温柔的凝着她,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说道:“你早晚都会知道我是谁的!”

“切!要不要这么神秘!”拓跋灵无语的冲他翻了翻白眼。

“好了!天不早了,你该回去了!也别让你娘哭的太伤心了!”此话一出,轩辕澈就一把抱起了拓跋灵,然后在她震惊且新奇的目光中,如一道残影般的从树上掠过,然后又落到了另外一边的池塘边上,看着她那瘦削的小脸说道:“见了你娘之后,知道该怎么说吧?”

“嗯!”拓跋灵点了点头,天知道,她现在满脑袋的浆糊,她一直都不敢相信,小说上的狗血剧情是不是发生在她自己的身上,她现在是穿越了还是怎样?

轩辕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以一个极其潇洒的姿势在她的面前飞走了,这让拓跋灵很是郁闷,为什么他能飞,而她却不能,任凭她如何展开胳膊,都不能飞起半步,甚至还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摔的她屁股都疼的惨了。

许是她在这边的动静太大,惊到了寻找她的月夫人以及小丫头,两个人急急的跑到这边来,正看到揉着屁股喊疼的拓跋灵!

月夫人的眼泪瞬间就扑簌簌的落下,她踉跄几步跑到拓跋灵面前喊道“:灵儿!我的灵儿!你怎么样?”

“我没事呀!”拓跋灵冲着月夫人眨了眨清澈的眼睛,展颜一笑。

月夫人顿时被她的笑容惊呆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家女儿笑的这么明媚过,自打她被人称废柴之后,她看到的只是她终日惶惶的模样,何曾见过她露出这样的笑容过?

“怎么了?”拓跋灵眼看着月夫人像是傻了那般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咬唇看她。

“小姐?你这身上怎么湿漉漉的?”小丫头摸到了她身上的衣服全都湿了,便担忧的问道。

“刚刚一不小心掉下水里面去了!”拓跋灵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月夫人紧张的将她搂在了怀里,上上下下的看了一个遍,直到她说:“我没事的!身上没有受伤!”

“那有没有被水呛着?”月夫人着急的看着她问。

拓跋灵没有回答,眼神热热的看着月夫人,她前世没有父母,自然没有体会过娘的疼爱,而这次她穿越过来的这具身体竟然有如此一个温柔体贴的娘亲的时候,她的心里竟是暖暖的!

“娘!我真的没事!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的么?”拓跋灵冰凉的手握着月夫人枯瘦的手掌说道。

“嗯!好灵儿!”月夫人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自己身后披着的斗篷往她的身上披去!

“娘!我不冷的!”拓跋灵连忙推拒,她又不傻,自然看出月夫人身体瘦弱,且脸色苍白,自然是体弱之身,若是穿了她的斗篷,那她就会着凉了!

“穿上!”月夫人虽然板着脸训斥她,但是那眼底的温柔却是无法假装的!

“嗯!”拓跋灵心里一暖,任由月夫人给自己披上了斗篷!

当她回去她们所住的小院内的时候,她这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境遇凄惨,破败的院子,以及那如豆的灯火,这还不算,进去屋内,当看到破烂的桌子,还有那缺了腿的凳子的时候,她的眼底就涌动起怒火来!她明明是个小姐好吗?住成这么个样子,也算是小姐吗?

月夫人像是早已经司空见惯眼前的处境了,她让小丫头下去给拓跋灵端来了锅灶里面温着的饭菜,然后自己先给她去找了干净的衣服让她换上。

衣服虽然破旧,但是穿在身上暖暖的,暂时压下了拓跋灵心底的那一股子的难受!

当饭菜端上来的时候,她好不容易压下的火苗又蹭蹭蹭的蹿上来了,那简直不能算是饭菜好吗?除了,烂叶子,就是窝窝头,她就算是在孤儿院的时候,也没吃过这样的饭呀!

“娘!就吃这个吗?”拓跋灵看着那烂叶子,实在是觉得难以下咽。

“好灵儿,现在时辰晚了,娘给你挖不到新鲜的蔬菜了,等天亮了,娘去山上给你寻!”月夫人一边替她洗着衣服,一边温柔的说道。

想到娘身为一个夫人,还要亲自去山上去挖野菜,她就挺心疼的,连忙说道:“娘,我吃这个就行了!”

“小姐,夫人把好的都给你留着了,我们吃的是菜根!”一旁的小丫头低声说道。

拓跋灵手中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也没说话,直接把菜叶子夹进了嘴巴里面,慢慢的咀嚼了起来!

一顿饭吃的沉闷,没多大会,月夫人就疲累的去了内室睡去了,而拓跋灵却是睡意全无,她一下子抓住了正在收拾的小丫头的手,沉声道:“你过来!”

“小姐?你干什么?”小丫头眨巴着一双疑惑的眼睛奇怪的看着她。

拓跋灵用力的咽了咽唾沫说道,“我是你的小姐对不对?”

“对!”小丫头小鸡啄米一般的猛点头。

“那我说的话,你都言听计从是不是?”拓跋灵凝声问她。

“是!”小丫头心中忐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是却依旧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能不能替我保守秘密?”拓跋灵深吸了两口气温她。

“小姐!你难道不信任奴婢了吗?”小丫头听完她说的话,竟然眼圈都红了。

“不是不信任,而是事情有点匪夷所思,我担心你会说漏了嘴,惹出大麻烦来!”拓跋灵皱眉道。

“小姐,你放心,奴婢保证对你忠贞无二的!要奴婢给你起誓吗?”小丫头瞪着圆圆的眼睛问道。

第3章 说我不受宠

“那倒不用!”拓跋灵握住了她的手。

“小姐?你告诉奴婢什么秘密?”小丫头歪着头看她。

“我这里坏了!”拓跋灵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

“这里坏了?”小丫头学着她的样子指了指自己的头,然后疑惑的问道:“这里是哪里?”

“这不是脑袋吗?”拓跋灵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

“小姐的脑袋坏了?”小丫头瞬间紧张的瞪大了眼睛,惊呼一声。

“闭嘴!”拓跋灵瞪她,连忙向里屋看了过去,眼见月夫人依旧睡得香甜,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小姐?坏的严重不严重?用不用请郎中呀?”小丫头虽然放低了声音,但是那眼泪却是吧嗒吧嗒的掉个不停。

“你哭什么呀?还没死呢!”拓跋灵瞪她。

小丫头慌忙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嗫嚅道:“奴婢担心你呀!”

“我说的脑袋坏了,是指的,我忘记一些事情了!”拓跋灵无力的翻着眼睛说道。

“你忘记什么了?奴婢帮你想呀!”小丫头连忙说道。

“所有的都忘记了!”拓跋灵说道。

“啊?”小丫头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圆圆的大眼睛咕噜噜的转了几圈,旋即一亮,紧紧抱住她的胳膊问她:“那你是不是把奴婢也给忘了?”

“不错!”拓跋灵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啊!小姐,你竟然把奴婢都给忘了!”小丫头竟是又掉起了眼泪。

“你能不能别哭了呀?”拓跋灵简直无语了,这丫头简直是水做的,一言不合就流眼泪,也真的是没谁了!

“小姐,你忘了谁,都不能忘了奴婢呀,奴婢天天伺候你!奴婢自小就跟着你!你的吃的,穿的,用的,那一样,不是奴婢给你收拾的呀!”小丫头越说越怨,那眼泪更是啪啦啪啦的掉个不停!

拓跋灵最怕见到爱哭的女孩子,此时眼见小丫头像是开了闸的水管,便从一旁拿了一张帕子,一边给她擦眼睛,一边吓唬道:“你要是再哭,惹得我烦了,我可就真的不要你了!”

“那奴婢不哭了!”小丫头变脸可真快,瞬间的功夫就自己擦了眼泪,好端端的站在了拓跋灵的面前。

“这才对嘛!”拓跋灵笑眯眯的揉了揉她的发顶。

“那小姐你都记不起来什么了,奴婢来告诉你!”小丫头认真的说道。

“过来!”拓跋灵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让她坐下。

“好!”小丫头坐了过来,侧头看着她。

“我来问你,这是什么地方?”拓跋灵问道。

“这是大夏王朝!我们家是将军府!咱们老爷是拓跋将军,给朝廷立下了赫赫战功!”小丫头无比骄傲的挺着胸膛说道。

“我说我们呢?”拓跋灵向来对别人都漠不关心,尤其是自己竟然有个这么厉害的老爹,但是和她有个鸟屎关系吗?她还不照样是住的这么破旧的院子吗?甚至连床像样的被子都没有!

“我们呀!月夫人是老爷的二房夫人,你是他的第二个女儿喽!”小丫头语气躲躲闪闪的说道。

“既然老爹是将军,那我们如何不受宠的?”拓跋灵一针见血的问道。

“因为!”小丫头低着头,忐忑的看了拓跋灵一眼,似乎有些不敢说。

“说就行!”拓跋灵瞪她一眼。

“因为夫人的出身不好!原来是老夫人身边伺候的一个丫头!”小丫头低声说道。

“原来如此!”拓跋灵了然的点了点头。

“可是咱们不受宠的处境很快就要改变了呀!”小丫头又兴奋的说道。

“怎么改变?”拓跋灵挑眉看着她。

“因为小姐你呀!”小丫头笑眯眯的说道。

“我?”拓跋灵一脸的不解。

“你要和太子大婚了呀,等你当了太子妃,那咱们夫人的地位在府里岂不是也跟着水涨船高了吗?到时候,咱们就不用住这么破败的院子了!大夫人再也不会欺负咱们了!”小丫头一脸憧憬的说道。

“等等!什么大婚?”拓跋灵慌忙扯住了小丫头的衣袖。

“你和太子呀!难道你忘了?”小丫头皱眉说道。

拓跋灵瞪她,小丫头连忙讪讪的摸着自己的额头说道:“是奴婢忘了,小姐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

拓跋灵简直郁闷到家了,穿越了也就罢了,还穿越到一个不受宠的小姐身上,不受宠也就罢了,竟然还有这么一个牛掰的婚约,这不但是不是一件好事,相反,她可能还是受了此事的连累,这才被那两个死丫头动了杀心了不是?一想到这里,她的眼神就瞬间冷了下来,她的确是忘记了从前的任何事情,但是她没有忘记,之前的时候,是谁把她摁到了水里面的,她拓跋灵是瑕疵必报的人,那两个丫头胆敢要她的命,她必然会讨回来!

“小姐?”小丫头被拓跋灵那冷厉的眼神吓坏了,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慌忙就跪在了地上!惶恐的喊她。

拓跋灵惊醒,连忙将她拉起道:“你怎么回事?怎么动不动就跪?”

“奴婢看你的眼神吓坏了,以为你生气了!”小丫头害怕的说道。

“怎么会生气!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罢了!”拓跋灵叹息道。

“小姐?你想到了什么事情呀?”小丫头不解的看着她。

“你知道我为什么落的水吗?”拓跋灵眼眸沉沉的问她。

“不!不知道!”小丫头被她的眼神吓的连说话都结巴了!

“是那俩丫头想要我的命,生生的把我按进水里面去的!”拓跋灵冷声说道。

“啊?”小丫头顿时吓得面色发白。

“还好我命大!”拓跋灵冷笑,其实哪里是她命大,而是原主早已经死去,只是她拓跋灵在异世借了她的一缕游魂穿越了过来,继承了她的身体,那个可怜的原主,早已经含恨九泉了!

“小姐!要不,明天咱把这件事情告诉老爷吧,让老爷惩罚她们!她们也太无法无天了!”小丫头愤怒的说道。

“不行!没有证据的事情,我老爹怎么会听!”拓跋灵皱眉说道。

邪王的绝代狂妃-拓跋灵, 轩辕澈-古代言情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