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圣医-古云枫, 杨雪倪-都市情感小说

千手圣医-古云枫, 杨雪倪-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车站救人

华夏,泽天市。

七月的天气,热的像个蒸笼,火辣辣的太阳,犹如一团火球一样,将大地的皮肤撕的支离破碎。

西环路口的公交站,车来车往,人流不息,摩肩擦踵。

古云枫站在人群里面,等待公交车的到来。

古云枫今年二十二,长相不算英俊,但一张脸却很清秀,干净,犹如一块一尘不染的白玉。

他是一个大四的学生,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泽天市第一人民医院实习,而要不是因为医院里没有多余的床位了,他每天也不用每次上班都要苦逼的挤公交车去医院实习了。

不过已经这样持续了两个多月,他倒也不像当初那样埋怨不甘了。

等待公交车的时间是漫长的,无聊的他,将随时拿在手里的一本名叫《千手圣典》的医书打看,轻轻翻动起来。

正看的入迷,人群之中,忽然骚动了起来,听的四周议论之音,才知道原来是有个人毫无征兆的昏倒了!

“这个人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平白无故就倒了,不会是碰瓷的吧?”

“谁知道哦,这年头碰瓷的人多,咋们还是别多管闲事”

四周的人虽多,但却没有人将昏倒的人扶起来,全在旁边看热闹,更有甚者,还在拍照发朋友圈,就连一个打120的都没有。

古云枫本着救人的原则,急忙跑了过去,凑近才知道,原来是跟他在一起实习的杨雪倪,此刻居然昏倒在地,面色苍白,情况看起来有些严重。

就在他准备出手相救的时候,却有个人挤了进来,那人身穿一身大白褂,边挤边道:“大家请让一下,我是医生,让我看一下。”

听到那人急切的话传来,再看他那身装备,众人立即就相信了他的话,迅速让出一条道来。

那名医生三十出头的样子,蓄着一头精练的短发,看起来很是精神。

“市人民第二……天,这居然是市医院里的医生!”有人看着医生胸口上的工作证,惊喜的大声叫了出来。

“原来是市医院的医生,病人这下有救了。”有的人也注意到了医生胸牌上写着的“王腾医师”的字样。

听着四周赞扬的话,王腾依旧脸色如常,似乎根本就不以为动。只见他迅速打开医疗箱,从里面拿出了一套仪器,为杨雪倪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病人昏厥不醒,皮肤微凉,轻微出汗,瞳孔扩大,应该是中暑了,大家搭把手,先将病人带到凉快的地方去,然后再叫医护车来。”王腾放下仪器,起身看着众人说道。

他这话落下后,四周之人的脸色却是纷纷一变,有的转身离开,有的则是突然就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或者报纸看,竟是都当作视而不见。

有的人看不下去了想去帮忙,却是被认识的人给拉住了,眼中不断使着眼色,好像在说:“不要多管闲事。”

看着大家的反应,王腾内心当即沉了下去,心想这都什么社会啊,人心都这般世态炎凉了?

“王医生,我是市医院的一名实习生,能不能让我试一试?”就在大家都默契般的安静下来了的时候,古云枫鹤立鸡群般站了出来。

“噗,连王医生都要借助医院的力量才能将病人治好,这个实习生居然还妄想尝试,难不成,他比王医生还厉害?哈哈!”有人大声讥笑道。

“可能人家就是想红,来来来,大家都拿出手机,我们成全他吧。”

“哎,这年头啊,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想当网红了。”

王腾也是用着古怪的眼神看着古云枫,然而对方却依然风轻云淡,完全没被四周的热嘲冷讽所影响!这一发现,让他突然就怔住了。

古云枫知道王腾不相信他,于是解释道:“王医生,我知道您质疑我的能力,但我想说的是,其实病人并不是中暑。”

什么?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过旋即就有人爆出大笑来,“哈哈!笑死我了,居然有个毛头小子说王医生将病情诊断错了!这可能吗?”

“妈的这种人真恶心,想红想疯了吧?拿这种关乎人命的大事蹭热度?”

“来,我们拍照发在网上人肉他,就让他红吧!”

王腾的脸色也是变得不好看起来,本来他对古云枫还是有点欣赏的,可这下瞬间便开始讨厌他了。

不过他还是强行摆正自己的仪态,故作镇定的道:“洗耳恭听。”

古云枫淡淡的道:“病人其实不是中暑,而是得了一种很奇怪的家族遗传病,我初步判断应该是哮喘,这种病的发病症状,跟王医生说的中暑非常相似,这也是容易误导人的地方。”

王腾双目一凝,似乎若有所思。

古云枫见杨雪倪状态越来越差,顿时心中一紧,急道:“王医生,要不这样吧,如果您还是不相信,请给我三分钟证明一下。”

王腾想了一下,如果不成全古云枫,其他人即便还是选择相信自己,但难免会出现质疑的声音,而且三分钟也不碍事,于是道:“可以,但如果让我发现你是在子虚乌有,那不好意思,大家会送你去警察局一趟了。”

“当然。”古云枫无所谓的说了一句,然后便快步走向躺在地上的杨雪倪,将手搭在她的脉搏上,双眼微闭,开始仔细检查起来。

杨雪倪在泽大有着素颜校花之称,即便是不化妆,一张脸都是完美至极,不过此刻却是青筋暴起,长长的睫毛都在微微颤抖着。

“王医生居然真让这货试,我真是没看懂这什么意思。”

“呵呵,他都能治好的话,我将那边的公交车吃下去!”

“依我看,这厮就是一个色狼!借机猥亵了!”

“哇,好恶心啊这种人!”

质疑声不断的响起,古云枫却没有功夫理会那些,而是迅速从随身带的针包中取出一把银针来,对着杨雪倪的几处穴位,就欲轻轻刺去。

王腾却是双眸巨睁,好像看到了鬼一样,大声制止道:“快停下!谁让你用银针的?不知道这东西对人体有害吗?!”

古云枫没理会他的训斥,依然坚持将银针刺了下去。

“你……!”王腾暴怒,脸色冷沉的向古云枫走过去,用针灸治中暑?这不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吗!

“咳咳咳。”

然而就在这时,杨雪倪却轻轻咳嗽了两声,醒了过来,她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四周的人,有些茫然无措的道:“发,发生了什么?我这是怎么了?”

什么?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用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古云枫,纷纷表示自己没看错吧?这个年轻人居然真的救好了病人?

第2章 挡箭牌

“你已经没事了。”古云枫将她从地上扶起来,突然面色凝重的看着她道:“你有家族遗传的哮喘病?”

杨雪倪愣了一下,心想他是怎么知道的?还有四周的人怎么都用着古怪的眼神盯着自己?不过看是跟她认识的古云枫在问,于是她点头道:“没错,遗传的哮喘病。”

还真是!

这话落下的瞬间,四周顿时响起了一阵唏嘘声,每个人看古云枫的眼色都变了,这么年轻,医术却这么高明,看来医学界又要出一个天才了!

本来古云枫那一手针灸就让王腾仰慕的不行,现在得到杨雪倪的确认,他便更加佩服古云枫了,但刚才发生了一些误会,却是让他有些不太好意思面对古云枫了。

但为了结识对方,他还是放下脸面走过去道歉道:“朋友,刚才不好意思啊,我不该质疑你的,真是对不起。”

虽然刚才的确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但古云枫并未放在心上,他阳光的笑了笑道:“学术界上的摩擦,那不在所难免的吗?王医生不要过于介怀。”

王腾没想到对方竟一点都不在意,但一想到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心里却是更加惭愧起来,他叹息道:“哎,朋友这宽广胸襟,实在是令我感到惭愧,看来我要多多向朋友学习啊。”

他顿了顿又道:“不知我能否加一下你的微信?因为我有许多学术上的问题,想请教请教你。”

“没问题。”古云枫笑了笑,无所谓的打开手机给对方交换了一下微信。

“喂,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杨雪倪一头雾水的看着两人,下意识的皱了下柳眉。

“车来了,我们先去医院吧。”古云枫看了看停在右边的公交车,对着一脸疑惑的杨雪倪说道。

“哦。”杨雪倪应了一声,跟着他上了车。

两人并列坐在一排,却是都感觉到有些拘谨。

两人虽然在一起实习,而且大学还是一个专业的,但分系却不同,有时候他们也在一起上过课。

可杨雪倪身份高贵,不是古云枫这一个等级的人能靠近的,所以,他跟杨雪倪并不熟,而要不是因为实习,两人可能到毕业都不会出现什么交集。

“你平常不是开车上班的吗?今天怎么会想到坐公交?”古云枫狐疑的看着她道。

杨雪倪不仅是泽大的校花之首,而且还是泽天市四大家族之一杨家的千金,平时出门都有专车接送,这样的身份,居然会来挤公交车?实在是令人费解。

杨雪倪忧郁的挑了挑眉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哎,没办法,我今天开车回学校午休,可没想到准备开车来上班的时候,车子出了点毛病,所以就只能坐公交车上班咯。而要不是因为车坏了,我也不会因为天气闷热,空手太沉闷而发病了,不过还好有你在,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我现在是死是活。”

古云枫打趣的的笑道:“呵呵,看来你这次运气是真的很差啊。”

“还好吧,这不是遇到你了吗?”杨雪倪也是笑道,不过笑的却很勉强,语气之中,也多是无奈。

到医院后,已经是两点钟了,两人几乎没做丝毫逗留,径直往外科楼奔去。

来这里实习的学生共有二十六个,有的来自同一个学校,有的却不是,不过他们培训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不过他们每天的培训内容基本上都不一样,有时候学针灸,有时候学把脉,有时候则是学习解剖,总之培训内容五花八门,让人感觉很繁冗,不过古云枫却觉得非常有趣。

今天是针灸课,由姜楚医生上。古云枫他们二十六个实习生点完名后,便按照姜楚的要求,自由分成十三组。

之所以要分组,是因为上节课的针灸理论已经讲的差不多了,这节课便要开始真正实践了,而实践,需要施针的“对象”。

“杨小姐,我们一组吧?我就是专门学针灸的,我可以跟你传授一下我的经验。”弼清旭笑吟吟的走到杨雪倪旁边去,一脸的谄媚讨好之色。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队友了,抱歉。”杨雪倪露出一个甜美不失礼貌的笑容,然后主动往旁边正在寻找队友的古云枫身边靠了靠。

看着笑颜如花的杨雪倪,古云枫微微皱了下眉头,杨雪倪历来都是烫手山芋,他向来都是主动避开的,就是怕惹上麻烦,刚才是因为要救人,所以他没想那么多,但这次她拿自己当挡箭牌,怕是会让自己引火上身了!

果不其然,当杨雪倪一说要跟古云枫一组时,四周的学员全都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古云枫,心想他一个长相平平,家境贫寒之人,怎么能得到杨雪倪的青睐?

尤其是一旁的弼清旭,一张脸都快气的变成了猪肝色,杨雪倪宁愿跟古云枫这个土包子一组,都不愿意答应自己的请求,难道自己还不如他?

开玩笑!自己要长相有长相,身份背景更是甩他几条街,怎么可能不如一个乡巴佬!

“古云枫,看不出来啊,居然连杨小姐都对你另眼相看。”弼清旭走到古云枫面前,淡淡地说道。眼里的不屑和狠毒一闪而过,甚至还露出一丝悲悯的目光,似乎看到了古云枫跪地求饶的样子。

古云枫心中顿时一紧,这厮跟他一个寝室,虽然弼清旭经常在外面鬼混很少回学校住,但以这厮在学校里的势力,如果想要整他,那太简单了!

弼清旭是学校里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因为仗着家里有钱有背景,平时便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像古云枫这种没有丝毫背景的,更是他打压的对象。

不过既然祸主动找上门来了,也就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他淡淡的道:“要开始上课了,请不要影响我。”

说这话时,他连头也没抬,却是自顾自的地在忙着手中的东西,好像直接将他当作一团空气给无视掉了。

第3章 课堂之上

“你,好,你有种……”弼清旭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得寸进尺的装起来了,顿时用着愤怒的手指着他,不过忌于杨雪倪在旁边,他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只是用着怨毒的眼光瞥着古云枫,那表情好像在说:“小子,惹到本少,天上地下都没人能救得了你了!”

古云枫根本就没看对方,仿佛已经置身事外了一般。

看弼清旭走开后,杨雪倪轻轻松了口气,再看向古云枫的眼睛中,不仅又是多出了几丝感激,而且还带着一丝异色。

但凡在这里实习的人都知道,弼清旭的叔叔是医院里的主任,掌握着实习生的“生杀大权”,如果将他惹火了,他下去一打小广告,那基本可以宣告回学校了。

然而对于这样的一个公子哥,古云枫不仅不跟其他人一样去讨好他,居然还反而露出不冷不热的态度,此等心性,平辈之中绝对少有。

杨雪倪很快反应过来,不过却并不是向古云枫道谢,而是充满着歉意的道:“古云枫,很抱歉,又麻烦你了。”

古云枫表面看似无所谓,但实际上心里还是有点不爽的,毕竟无缘无故让别人当枪使,这换做谁估计也难以接受。

不过看对方这么真诚的道歉了,他便把心里的成见给放下了,对方并没有因为自身的优势,就自以为是的不顾别人的想法,相比之下,对方跟有些女生区别就很大了。

有些女生自以为自己长的漂亮,就非常的自以为是,好像找谁当挡箭牌,是那个人三生修来的荣幸一样,那良好的优越感,实在令人很反感。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古云枫含笑的看着对方,淡淡的说道。

“分好组的同学就请坐下,我们要开始上课了。”姜楚医生是个很帅的青年,戴着个眼镜,说话文质彬彬的,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气质。

听到这话,大家也都是各自坐好,纷纷安静了下来。

古云枫很喜欢听姜楚的课,因为他的课非常有趣,而且姜楚对针灸有很多独特的想法,这跟古云枫这个喜欢研究针灸的简直不谋而合。

“这位同学,我问一下,银针刺穴一共有多少种手法?”

姜楚看着一脸认真的古云枫,轻轻笑了笑,伸出手示意让他来回答这个问题。

古云枫神色平静的站起来,淡淡的道:“普通手法一共有四十八中。”

“四十八种?”

“哈哈,他上节课没来吧?!”

教室里突然一静,旋即爆发出哄堂大笑,上节课姜楚才讲银针刺穴的手法只有三十五种,这小子上节课是在梦游吗?

就连杨雪倪也是用着古怪的目光看着古云枫,寻思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听课哦?怎么这么简单也会答错?

古云枫对各种嘲讽置若罔闻,淡淡说道:“普通的手法的确只有三十五种,但在三十多年前,有位名叫“南宫圣手”的民间高人,独创出了十三种技术流的手法,在当时已经得到了官方的承认,并且命名为“圣手十三式”。”

“切,你就瞎编吧,这种民间传说谁信啊?我看你是因为答错了而心虚吧?哈哈!”弼清旭毫不留情的嘲笑道,眼神中满是鄙夷不屑。

“弼清旭同学,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其实古云枫同学说的是对的,大家都应该向他虚心学习,而不是刻意的诋毁。”姜楚看着众人说道。

啪啪啪!

弼清旭只觉脸被狠狠地扇了两巴掌,火辣辣的疼。

姜楚说完走下台去,轻轻的拍了下古云枫的肩膀,眼中露出一丝赞赏的目光,随后扫视了一眼众人,开始慢慢解释起来。

“基础手法一直是三十五种,三十二年前突然出现一个民间高手,独创出了圣手十三式,并且得到专家们的一致认可。只不过这十三式普通人根本无法掌握,所以官方在出书时,就没有介绍进来。”

所有学生都是大吃一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来,怪异的看着古云枫,心里都在想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怪胎啊,这种课外加课外再加课外的知识都知道?

姜楚也是有些诧异,对于“圣手十三式”的传闻早已销声匿迹了,而古云枫在三十二年轻都还没出生,他怎么又会知道“圣手十三式”?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古云枫身上的《千手圣典》里面,其实就记有圣手十三式,而且他专心苦研五六年,已经将其全部掌握了。

不过说到这本医术,就不得不提它的来历。

据孤儿院的老院长所说,这本书在他三岁被送去孤儿院的时候,就已经在他穿着的棉袄里了。

但是奇怪的是,这本书没有作者,更没有出处,古云枫查了很多资料,都查不到这本书的半点信息,就好像这本书,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中午下课后,杨雪倪为了感谢古云枫,便约他出去吃饭了。

“奸夫淫妇!”盯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弼清旭一拳重重的打在了桌子上,一双眼睛好像要喷出火来一样。尤其是想到古云枫在课堂上出尽风头,那意气风发的模样,他更是怒不可遏。

“妈的,真是气死我了!那土鳖到底有什么好的!她居然能看上那个土鳖?!”

他越想越气,觉得非常有必要教训一下古云枫才能消除他的心头之恨,于是拿出手机拔了个号码,接通后说: “四叔,来一趟医院食堂772包房,我有事跟你谈谈。”

说完,竟直接挂了,完全没有在意对方的想法。

进了包间,弼清旭始终静不下心来,特别是想到杨雪倪和古云枫这会儿可能正在有说有笑的吃饭,他胸口闷的都快吐血了,“小玉,速度来772包房,我有事找你。”

电话那边顿时传来一声嗲声嗲气的声音,“好的旭少,小玉马上就到。”

片刻,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出现在了门内,如果古云枫在这里,定会认出来,因为女生是有着清纯班花之称的徐玉佳!

徐玉佳长相非常清纯,身材也好,前凸后翘的,进来后还刻意卖弄了一下身体,弼清旭本来就心浮气躁的,被她这一撩那还得了,站起来一把将她拉了过来。

“啊,啊……,旭少,你对人家温柔一点嘛,这么用力,人家会受不了的了……”

“老子就是突然来火了,所以才打电话给你让你上来给老子泄火,这会儿都快完事了,你跟我说轻点?”

“旭少你真坏,那人家可要大声叫了哦……”

“你个小骚货!这里面隔音效果很好,你就尽情的叫吧!”

“嗯……”

第4章 被开除

三分钟后,包间中便恢复了正常,徐玉佳依偎在弼清旭怀里,虽然一脸的红润之色,但眼神之中却是带着几丝幽怨,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旭少,你可一定要保证给我一个保送名额啊,后面的日子,我保证将旭少照顾的好好的。”徐玉佳娇媚一笑,声音酥麻的说道。

弼清旭哼哼一笑,一脸淫色的道:“你放心,到时候能不能过还不是我叔叔说了算,那就是一句话的事!三个名额中必有你的,剩下两个名额,一个归我,另一个,就让他们去争吧,哈哈!”

医院当初在泽大招人时,为了激烈更多人报名,特意向学生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优惠政策。

那就是会在实习结束之初,在所有的实习生中,抽出三名成绩优异的学生,那三名学生,将会获得直接转正的名额!

古云枫之所以来这家医院实习,为的就是那几个名额,而其他人,估计大部分人也跟他抱有同样的想法。

因为若按照医院正常的招聘流程,即便是被医院录用了,也还会有长达三个月的实习时间,且只有通过了才会转正。而倘若他们获得那三个保送名额,那就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不多时,弼光明敲门走了进来,然而当看到徐玉佳的那一刻,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诧异,似乎没想到她也在。

不过旋即脸色就变得有些略微的难看起来,看向徐玉佳的眼睛中,满是阴沉之色,心中冷道:“这个骚女人,勾引我倒罢了,竟然还跟我侄子搞在一起了,真是个骚狐狸!”

“弼主任,遭了!”徐玉佳也是没想到弼光明居然会来,双眸中顿时闪过一丝惊慌,身体下意识的就挣脱了弼清旭。

弼清旭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喝着闷酒,哪里会注意到两人的猫腻,看到弼光明坐下后,他也丝毫没有抬头,“四叔,你来了。”说完,一把搂住徐玉佳的腰,将她重新拉了过去,嘴里嚷嚷道:“又不是外人,那么拘谨干嘛。”

听到这句话,两人面面相觑了一眼,脸上都浮现了一抹古怪之色,两人的确不是外人了,晚上还经常一起促膝长谈,深入交流了。

“清旭,你找我来干嘛?”弼光明反应过来后看着他道。

弼清旭脸色阴沉如水,用着一种上位者的口吻说道:“我要你将古云枫那个土包子赶出医院!我不想再看到他了!”

对于他这样的傲慢无礼,弼光明却好像习惯了一样,竟然一点都不生气,他用着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我们好像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如果直接将他赶出去,怕是会引出很多麻烦。”

一直闭口不言的徐玉佳这时开口说话了:“旭少,我有一个办法,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弼清旭眉宇间掠过一丝不耐烦,有些烦躁的道:“说来听听。”

……

下午刚点完名,弼光明便对古云枫说道:“云枫同学,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古云枫心中立即出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仿佛前方不是什么主任办公室,而是有着万丈深渊在等着他一样。

进房间后,弼光明示意他关上门,前者只好照做,可刚一转身,弼光明就甩了一封信过来,怒气冲冲的道:“古云枫!看看这是什么!”

古云枫被这突如其来的训斥搞的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快速打开信,发现竟是一封举报信,而且还是举报他的!

“弼,弼主任,我长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我怎么可能收红包卖假药?肯定是有人诬陷我!”古云枫看着上面的内容,眉头瞬间皱了起来,这种违背良心和医德的事,他绝对不会做,肯定是有人搞鬼!

弼光明一脸大义凛然道:“白纸黑字,你还狡辩?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人穷但志别穷啊!”

语罢,他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好像异常痛心疾首一样。

古云枫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没有狡辩!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调查我。”

弼光明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不屑道:“医院已经调查过了,证据一切属实,我正式宣布,你被开除了,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吧。”

“呵呵。”古云枫突然冷笑了起来,眼神中更多的则是不屑。他没要求对方给他调查结果,因为他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果有人铁了心要整他,那他一个人肯定是无法翻身的,对此,只能认命!

而且他现在也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因为如果把这事闹大了,到时候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他毕业。

弼光明双目一沉,冷笑道:“你笑什么?怎么,承认了吗?呵呵,太晚了!”

“我承认你妹!去你妈的!”古云枫看到他那副做作的嘴脸就感到恶心,怒骂了一句便摔门而出。

他发誓,一定要用自己的方式,找回今天的场子!

收拾好行李,他拿着辞职表去找相关人员签字,忙活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他才将辞职手续办的差不多了,最后,就剩弼光明签字了。

不过等他拿辞职表去弼光明的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里却没人在,最后他打听到,弼光明在院长办公室中,于是一路找了过去。

刚到办公室门口,就看到有人准备从里面关门,吓的古云枫赶紧跑了过去,嘴里还不忘喊道:“喂,等等,请等等。”

“实习生吗?下次快点,院里的专家和院长早都到了,之所以叫你们实习生来,是为了让你们增长增长见识,这么拖拖拉拉的成何体统。”关门的工作人员对着古云枫训斥道。

办公室里面差不多有上百人,此刻正围着一个很长的方形会议桌,除却最里面一层的人坐的是沙皮椅以外,后面的多是站着,很显然,这是紧急会议。

坐在首位的院长看来的人都差不多了,这时便站起来示意大家安静下来,随后又坐下去,对着话筒说道:“这次,我院迎来了一位很特殊的病人,病人身份尊贵,关系到机密问题,我就不便透露了。”

“此次召集大家来这里,就是想探讨一下病人的病。病人的病很古怪,而且非常难见,院里很多专家也都表示束手无策,这是照片和症状,你们好好看看吧,看能否集大家之力,给想出一个治疗的方案来。“院长说完,打开了正前方的大屏幕。

众人顺着目光看过去,只见屏幕上成列出来的照片是一位躺在病床上的头发花白的老者,看起来可能有六七十岁了。

从照片上可以看到,病人脸色煞白如纸,且有少于黑丝犹如游蛇一般,在脸庞上不断浮动。

全身一半紫一半黑,互相扑闪交映,仿若霓虹灯一样闪烁,看着甚是诡异。

这只是看得到的症状,看不到的旁边有文字标注:病人气息全无,但心脏却在跳动;身上无时无刻有两股极寒和极热的气流在身体中穿梭,好像两股澎湃的河流。

“这种病,简直闻所未闻啊,没有气息心脏却还在跳动,假死吗?”

“病人身上的黑斑也太吓人了,跟纹身一样,而且还一直在动,就跟活体一样,这不会是有什么寄生虫吧?”

……

千手圣医-古云枫, 杨雪倪-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