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金瞳-宁宇泽, 冯依然-都市异能小说

透视金瞳-宁宇泽, 冯依然-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遭遇车祸

……

“滴!滴!滴!”

“病人生命体征平稳,输血量四百CC,局部轻微擦伤,脏器运转正常,无细小出血点。眼球部分缺失,视觉神经部分粘连,细小神经完全坏死,需要即刻摘除。”

“主任快下决定吧,若是不能及时摘除左眼视觉神经,将会导致神经连续性坏死,可能导致右眼连同失明。不能再等了。”

“立刻进行摘除手术,通知医务科,进行器官移植准备。”

“可是主任,病人家属没到,并没有签订器官移植手术。”

“听我的,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年纪还轻,若是因此导致瞎了一只眼睛,对这孩子以后影响太大。协议稍后再补,你们立刻检测,马上进行器官移植,各项体征进行检测同步进行。”

“可是主任……”

“没有可是,听我的,院里怪罪下来,我一力承担。”

“主任……”

“手术!”

宁宇泽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

恍惚间,感觉到耳边传来一声声争辩和无数个杂乱的脚步声。

浓郁的消毒水气味直直的窜进鼻腔,让他的头脑中混混沉沉的,似乎只有一双大手在他的眼皮处翻来翻去。宁宇泽下意识的想要坐起身子,却惊愣的发觉四肢没有一点气力,只能如同变成了一只案板上待宰的光猪一般任人宰割。

我这是在医院?

宁宇泽头痛欲裂,感到有些恍惚。

他分明记得自己正在赶公司的路上,公司里那个四十多岁还没嫁出去的老处/女上司正在电话里喋喋不休的训斥,宁宇泽不厌其烦,只是自己怎么一下子就到了医院?

对了,车祸。

宁宇泽想起来了,似乎有一辆失控的保时捷911呼啸着朝他撞了过来,此刻,宁宇泽仍是能够记起豪车中那张花容失色的姣好面容。是谁来着?似乎有些熟悉。

宁宇泽想着,睡意如潮水一般凶猛袭来,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

“这是几?嗯,那只手看得见吗?”

“嗯?有点模糊?没关系,能够感受到光感还能够模糊的看见东西,这证明神经的连接完好。模糊只是暂时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要不产生排斥现象,只会回复的更好。你就放心吧,大妹子,我当了一辈子医生,绝对不可能用这个跟你开玩笑,我可以用我的医德打赌,保证你儿子移植的眼睛跟之前一模一样。”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一手拿着记录本,一手捏着下巴,显然对自己的医疗成果十分满意。

“陈主任,这可是太谢谢您了。这可让我如何是好,我听说要不是当时您坚持力排众议,要为我们家宇泽进行移植手术,恐怕他早就瞎了眼睛。他还这么年轻,那该如何是好。谢谢,真是太感谢了。”闻声,陈主任身前一个穿着寒酸的中年妇女顿时喜极而泣,她紧紧的攥着陈主任的手,头入捣蒜连声道谢。

说着就要跪地磕头,陈主任苦笑了一声,连忙将中年妇女扶起。

“大妹子,您这个大礼我陈某人可真受不起。”

“医者父母心,我相信在那个关键的节骨眼上,任何一位用良心有医德的医生都绝对会做出如我一般正确的决定的。大妹子,你的心意我收下了,至于这下跪我老陈可真的承受不起啊。要是让别人知道,还以为我陈某医德有缺呢。”

“接下来就是恢复阶段了,康复治疗的药物我已经开好,到时候你们只要去药物室拿药就可以了。”

陈主任笑道。

“康复治疗?陈主任,这需要花多少钱,您知道我们家…………”

听到陈主任开口,方才还欢天喜地的中年妇女脸上顿时愁云满面。

“大妹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牵扯到移植产生的排斥反应。”

“你们的家庭情况我也是了解过一些,我知道你家里边不富裕,所以我已经尽量将康复治疗的药物用咱们国产的代替,虽然进口的药效更好,但其实相差不多。这样医保想必能报销一部分,但就算是这样,后续的康复费用恐怕也得需要五万左右,你心里可得有个数。”陈主任摇头叹道。

“五万…………”

中年妇女嘴巴张了张,脸上的愁云几乎浓郁的都快要滴下雨来。

“妈,您别哭了,不行咱就不做康复治疗了,我现在的情况挺好,能保住眼睛我已经知足了。”

宁宇泽看着眼泪吧差的母亲陈云芬,开口宽慰道。

“不治什么不治,混小子,咱家还轮不到你来当家作主。妈说的算,要是你真有个三长两短,哪天妈死了怎么能有脸去见你们宁家的列祖列宗?你爹死的早,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相依为命。妈好不容易把你拉扯这么大,怎么能看着你这么年轻就瞎了一只眼睛?你放心,就是花再多的钱,妈也能挣。”陈云芬瞪着宁宇泽,咬牙道。

“可是咱家…………”

宁宇泽舔了舔嘴唇,苦涩道。

可谁知,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陈云芬打断。

“没有可是,儿子,你就听妈这一次,你这眼睛咱们一定要好好治。你还没娶媳妇,妈还指望着你给妈生个大胖孙子呢,要是因此瞎了一只眼可怎么好?儿子,钱的问题你不用操心,妈还没老到动弹不得的地步,妈再借一借,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妈不和你多说了,得回去给丫头做饭了。”

说完,陈云芬硬邦邦的留下这一句,颤颤巍巍的就出了病房。

闻声,宁宇泽母亲陈云芬倔强的背影,他嘴唇蠕动,开口欲言,可终究没多说什么话来。

陈云芬其实年纪不大,今年还不到五十岁。

只是母亲颤巍巍远去的那佝偻的脊背却如同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糟老婆子。那背影落在宁宇泽的眼中,却一下子就让他通红了眼眶,豆大的泪珠子滴落在病床洁白的床单上。

宁宇泽心中泛起无比的苦楚和酸涩来。

母亲陈云芬说的无比轻松。

可宁宇泽又不是年少无知的小孩,他怎么不知道自家的情况?为了他移植的手术费用母亲几乎跑遍了所有能张嘴的朋友,现如今,就连自家的亲戚都避之不及,母亲又能从哪里能借到分毫?

陈云芬要强了一辈子,含辛茹苦将他们兄妹带大,付出了不知多少。

五万,五万块钱。

兴许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有钱人恐怕只是一顿饭钱,一个包钱,仅此而已。

但对于一个随时都处在支离破碎边缘的单亲家庭来说,无疑是压弯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它压弯了母亲日渐苍老的脊梁,它压白了母亲耳边的鬓发,让他们这些底层苦苦挣扎的小民只能眼睁睁的接受现实的残酷和沉重。

我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呐。

我不想母亲被金钱压弯了腰,不想让母亲为了区区五万块钱就在亲人朋友的奚落中低下头颅。

我更不想就这么懦弱平凡的活一辈子。

我要变得强大,我要让母亲,让妹妹安乐一生。

我…………

不甘心。

……

第2章 嚣张肇事者

宁宇泽想着,念着。

他不由自主的攥着右手,任凭不甘的情绪如野草一般在心中疯长。

“神经连接正常,宿主生命体征平稳,透视金瞳融合,启动中…………”

“能量不足,自启动失败,暂时启用半辅助休眠模式,3.2.1,转换成功…………”

骤然…………

一个机械般的女声在宁宇泽的脑中响起。

这是什么鬼?

宁宇泽愣了一下,便感觉到刚刚拆线的左眼忽然升起一阵疼痛,他下意识的捂住眼睛,却发现自己眼眸边缘的一根根血管似乎都要爆开了一般,紧接着,他的眼前竟然出现无数淡绿色的光点来,疯狂的朝着眼睛涌过来。

宁宇泽下意识的长大了嘴巴,他想要呼喊,可骤然降临的剧痛如同一柄大锤重重的砸在他的心间,宁宇泽只感觉呼吸不畅,好像是溺水的人一般眼前一黑,便晕死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

宁宇泽揉着头昏昏沉沉醒来。

他抬眼一看,便见到一个小护士正站在身前,板着脸呼喊着他。“七号床,该吃药了,怎么叫了你半天都不醒?医生可是有遗嘱的,你刚做完移植手术,一定要按时吃药。你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啊?”

“…………”

闻声,宁宇泽眼睛猛然睁得老大。

“没,没事,麻烦你先放在这,我等下就来吃。”丢下这一句,宁宇泽如同见了鬼是的慌忙起身,他慌不择路,甚至不小心打翻了护士手中的托盘,不过这时宁宇泽却没有心思去为自己的冒失而道歉。

此刻他整个人懵逼的冲进了卫生间里,眼珠子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惊慌。

因为他发现了无比邪门的事情。

自己的双眼竟然将小护士的护士服都给看穿了。

这……

莫非我的眼睛有了异能?

宁宇泽不知所措,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心中既慌乱又惊喜,他惊喜的是自己拥有了那些小说里才能够出现的奇特能力。他慌乱的则是他不知道这所谓的透视金瞳究竟是好是坏,矛盾的心里在宁宇泽的心里转了千百个来回,让他患得患失。

那机械声是什么?

这透视异能到底是好是坏?

宁宇泽足足在脸上扑了好几次冷水,他才勉强镇定下来。

蓦然……

一阵吵闹声传来。

宁宇泽回头一望,便见到卫生间的门板逐渐化作透明,病房里的一切呈现出来,此刻,自己的病床前正挤了一堆人正吵吵闹闹的不知在推嚷什么。宁宇泽一愣,扭头出了门,方才被他透视,穿着蕾丝丁字裤的小护士虎着脸道。

来找我的?

宁宇泽直接愣在了原地。

“七号床,他们是找你的,真是没素质。你跟他说说,这里是医院,不是他们胡闹的地方。真是,土鳖的朋友真没素质,到底是乡下来的。”护士丢下这一句扭头就走出了病房,那模样高傲的如同天鹅一般。

“好,我这就处理,麻烦你了。”

话虽如此,宁宇泽心中却是轻呸了一句。

如果不是此时宁宇泽知道对方穿着花里胡哨的丁字裤,还连着一根振动棒的话,他还真以为这个平日里板着脸好像谁都欠她钱是的护士小姐姐是真的圣女了。

不过宁宇泽也就是想想而已。

没理会刻薄的护士,他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病床前的一群人身上。

这是一群穿着西装的大汉,他们西装笔挺,跟电视里的那些保镖差不多。此刻,这群保镖正簇拥着一个青年正在那边商讨着什么,见到宁宇泽这个正主儿来了,中间穿着一身阿玛尼的青年顿时推开身旁的保镖,走了过来。

“你就是宁宇泽?我看你现在活蹦乱跳的嘛。前两天,我们嘉怡不小心开车撞了你,今天就是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不过,我看你现在也挺好的嘛,怎么着?赶紧去消了案底呗。放心,哥哥我绝对不会让你空手而归,这里有两千块钱,就当赔偿了。”青年眉眼一挑,从兜里掏出两千块随手摔在病床上,轻视道。

“你们是肇事者??”

宁宇泽一听眉头就皱起来了。

他早就听说撞他的人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物,据说家里头势力极大。

换做正常人恐怕第一时间就要问东问西,可他们倒好这撞了人好几天了都没说露个面,更别提商谈什么赔偿了。宁宇泽突遇天降横祸,差点瞎了一只眼睛,本来心里就憋着一股子气。

可他没想到对方露面的第一件事不是安抚自己两句,反而随手丢给他两千块钱,让他去消了擎事的案底。

“别说的那么难听嘛,就是个小意外而已,那是车子突然失控,可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忘了介绍了,鄙人石子清,是海悦集团的少东家,怎么说?去消了案底?”青年自报家门道。

石子清?

宁宇泽愣了一下,他当然不知道石子清是谁,不过海悦集团他倒是如雷贯耳。作为海州市有名有号的大型上市集团,横跨多种产业链,是海州市知名的企业,据说海悦集团背景极深,连政府都要给面子。

海悦集团的人撞了我?

宁宇泽的眉头皱了一下。

换做之前,兴许宁宇泽也就忍了,毕竟海悦集团的少东家跟他一个小人物根本没有可比性,招惹对方本就是不明智的举动。可此时宁宇泽心中不知怎么的就生出一股子戾气来。

“不用了,是不是意外,等交通结果鉴定书下来了自然就清楚了。再说,两千块钱连我看病的钱都不够,我不可能去消案。您还是请回吧,是非公允,我到时候看鉴定结果。”

宁宇泽咬牙道。

“哟?小子,你是不是没听清我是海悦集团的少东家?我亲自过来找你,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消了案底,大家你好我也好,你要是不答应,那可就别怪哥哥心狠了。”石子清明显没想到自己开口对方会拒绝,他脸色瞬间就变了,他盯着宁宇泽冷哼一声,道。“哥哥我速来以德服人,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的保镖可没我那么好说话。”

石子清一声令下,几个黑衣保镖顿时围拢过来。

病房里顿时吵成一团,不过碍于那些五大三粗的保镖,几个病友虽然想要帮宁宇泽一把,却也只能乖乖的躲在一旁偷偷报了警。

“这么说你要屈打成招不成?”

宁宇泽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屈打成招?凭你也配?我可告诉你,孙子,我石子清想办的事还没有办不成的,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只好让你知道什么是差距,你不就想多要点钱吗?碰瓷碰到老子头上来了,我就成全你。来啊,给我打断他的腿。”

石子清撇嘴一笑,他话音一落,黑衣保镖顿时冲了过来。

“住手,石子清,我陈嘉怡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本就是我先撞了人,有错在先。你这么仗势欺人,还有没有把握放在眼里?”

恰是这个节骨眼。

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

紧接着……

病房门被推开。

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在秘书的陪伴下走了进来。

这女人二十六七岁的模样,妆容精致,一身得体的OL装束将其衬托的凹凸有致,身材十分惹火。只是她脸上没有表情,如同挂着寒霜,比冰山还要冷上一分。

陈嘉怡。

宁宇泽眼前顿时一亮。

第3章 你兜里有套

……

这一刻,他总算是明白当初为什么看那个肇事司机那么眼熟了。

能不眼熟吗?

海州市第一美女总裁,以冷艳果敢著称,集万千宠爱于一人。

上帝似乎将最美好的事物都给了她一人。

陈嘉怡无论身材美貌还是家世背景,全都无可挑剔,年仅二十七岁便执掌海州市第一商业财团,陈氏财团在商场中披荆斩棘,战绩无数,硕果累累,其姿容万千,是海州市万千单身男人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据说其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无数人的眼光,就连那些大荧幕上的明星都没有陈嘉怡的脑残粉多。

“嘉怡,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了这事儿交给我处理嘛,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当当的,这海州市还没有我石子清处理不了的事情,等一下咱们还要去吃饭,你就稍等我一会就好。”石子清倨傲的面色一变,脸上挂上无懈可击的得体笑容,连忙道。

“是吗?你就是这么帮我处理的?”

陈嘉怡挑眉道。

“嘉怡这你就不知道了,你还不了解我嘛,我可不是什么仗势欺人的人。你瞧,我先前可是打算以德服人来着,钱我都准备好了。你看他现在活蹦乱跳的,哪里像是出了车祸的样子,我赔他二十万不少了。”

“他不同意销案,那是在打算讹你呢,我自然不能同意。”

石子清连忙辩解道,说罢,他还威胁是的瞪了宁宇泽一眼,再道。“小子,我可是给过你机会,这钱也不少了,你要是识趣就乖乖的拿了钱去销案,不然的话我们嘉怡可不是好欺负的。想要讹我们,你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命花。”

眨眼间,两千变二十万,还真是人有一张嘴,真假全靠怼啊。

宁宇泽冷笑一声。

他看了一会石子清,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的确不少,二十万赔偿是够了。不过我想问,你是在追求这位小姐?”

宁宇泽道。

闻声,石子清还生怕宁宇泽说出什么让身旁女人不满的话来呢,听到宁宇泽如此上道,他不由得喜上眉梢。接着宁宇泽的话,他石子清正好表露心迹。

“是啊,我当然是在追求嘉怡,嘉怡,你就答应我吧。”

“早上我就精心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法国大餐,连主厨都是从三星米其林请来的,就是想借此对你表露心意。你放心,我只是单纯的爱慕你,你就算拒绝也没什么,但我不会放弃的。”

石子清说的深情款款。

陈嘉怡面色本来就寒霜一片,仿若冰山,如今听到石子清赤裸裸当众表白的话,脸色更是青了一分,连带着对方才因为二十万而献媚了石子清的宁宇泽也是感到厌恶了起来。

“法国大餐呢,我还没吃过呢,这位先生真是很有诚意。不过陈小姐,我劝你最好别答应他。因为我觉得,他不像是好人。正常向上的好青年哪里有随身揣着套的嗜好?喂,就说你呢,马甲内衬里的衣兜,装着两个呢。”

恰是这时,宁宇泽开口了。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

他们面面相视,望着石子清说不出话来,前一刻还信誓旦旦的表白呢,可这套这话一出来,所有人都笑了。

约会带着套,还能干什么?约炮呗。

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闻声,陈嘉怡脸色直接就拉了下来。

“你胡说!”

石子清一下就蹦了起来。

“我是不是胡说你拿出来看看就行了,你也别怪我眼睛好,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不过兄弟,我也真是服了你了,身旁有这么一位女神人物,你还随身带着套,你是想上天吗?”

“石子清是吧,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读过书的。你别告诉我DUREX是大大新出的泡泡糖。”

宁宇泽安慰道。

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更是烈火烹油,石子清脸都绿了。

他倒是想说泡泡糖来着,可谁信呐。

不过此时,石子清可没胆子将套当场拿出来,陈嘉怡不止是他的追求对象,更是陈氏集团的掌门人,陈氏集团那可是在华夏都有名有号的大财团。

海悦集团只有巴结的份。得罪了陈嘉怡,那不是自己找死么。

“你好得很,我们走!”

石子清冷哼一声,扭头就想走。

“拿上你的臭钱。”

宁宇泽撇嘴冷声道。

“留给你吧,小子,老子记住你了。这两千块钱就当老子留给你的,就是怕你有命拿,没命花啊。如果我记得没错,你应该还有一个妹妹一个老妈吧。今天你坏了我的好事,就是不知道你妈和你妹有没有那么好命,校园霸凌什么的,最常见了是吧。”石子清脸色阴沉的像乌云一般,错过宁宇泽身旁的时候,低声道。

明摆着要秋后算账。

宁宇泽一听,一下子就挡在了石子清的身前,他盯着石子清的双眼,如同被激怒的野兽一般。

“我警告你,石子清是吧,我这人没什么本事。就是一点,我这膝盖弯不下去。你有什么不满意,冲着我来就是,祸不及家人。我一个人背着就是了。但古时候还有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我宁宇泽受点委屈没什么。若是要让我知道了我妈和我妹万一有什么差错,你信不信我杀了你全家?”

宁宇泽越说越怒。

他只感觉一股子戾气从心头涌起,竟然生出了无穷的力量来。

宁宇泽抓着病床的铁架子,手中一用力。

嘎巴。

婴儿手臂粗细的铁管子竟然被宁宇泽一只手轻易拧成了麻花。

“你……你好,好的很,我记住了!”

石子清如猴子一般直接窜出去老远,生怕宁宇泽拧他一下子。

就连他身旁五大三粗的保镖也都嘴角抽动了一下子,显然是被吓住了。

这特么还是人嘛?

几人头也不回跑的飞快。

而另一边,别说石子清等人吓住了,就连宁宇泽本人更是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是我干的?

宁宇泽一下子就蒙了。

他宁宇泽是出身不好,也没少干一些搬砖的野活,力气比寻常青年大一些,这很正常。只是力气再大也应该有个限度才是吧,徒手掰弯了婴儿手臂粗细的铁管子,别说宁宇泽认识的人做不到,就算是那些世界冠军也没听说能做到的。

这已经不是人了好伐,超人有木有?

宁宇泽想着,下意识的就跟自己眼睛的异变联系了起来。

“你好,我是陈嘉怡!”

陈嘉怡见宁宇泽半晌没说话,率先打破了宁静。

“哦,对不起,陈小姐,是我走神了。”

宁宇泽闻声回过神来,他摸摸脑袋,不好意思道。

“没事,造成你的车祸,这本来就是因为我的过错造成的,我本应该早一些出现赔礼道歉。只是我最近公司的事情繁忙,这才耽误了,希望没有给你留下不好的印象。至于今天的冲突,你放心好了,石子清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处理好,不会让他去打扰你和你的家人,这一点,请你放心。”

陈嘉怡话音再起,声音舒展,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暮。

宁宇泽一下子就镇定了下来。

“多谢陈小姐你费心了,我相信陈小姐的人品绝对不会和石子清那般同流合污的。陈小姐公务繁忙,我自然能够了解,并没有怪罪的意思。至于方才我的玩笑你也别放在心上,只是随口说一句罢了。”宁宇泽道。

“这是小事。”

陈嘉怡点点头,随后跟秘书示意了一下,拿来一本支票簿。

“你的车祸的确是因我而起,虽然也是事出意外,但我久未露面的确是于情于理不合。”

“我不知道之前石子清是怎么跟你协商的,但我的遗愿却仍是偏向于私了。毕竟你的家庭情况并不富裕,不如这样,我看过你意外移植产生的费用应该是在十七万元左右,加上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一起,我可以赔偿你四十万,你看如何?当然,如果你执意要看鉴定结果也同样可以。不过我相信,就算是按照正常的流程也绝对不会超过四十万了。”

陈嘉怡一本正经道。

闻声,宁宇泽深以为然。

他看着陈嘉怡这位海州市第一美女,心中更是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点头,四十万就会在片刻之后属于自己。

不过…………

第4章 路遇老友

……

“多谢陈小姐了,我看还是等鉴定的结果吧。”

“您别多心,我妈说过,似黑非白,一是一,二是二,是我们的我们一分都不少要,不是我们的,我们也不贪图富贵。我知道崔二十万对陈小姐来说不多,只是九牛一毛,但在我心里总要对得起心里头那一杆秤。”

宁宇泽直接拒绝了。

没有丝毫犹豫。

他不用回头都知道病房里那些病友们在暗骂他是傻子,摆在眼前的巨款都不要。有了这笔钱,足以让宁宇泽还清母亲陈云芬欠下的欠款,更能让家中短期的债务危机迎刃而解。

但宁宇泽却没有丝毫后悔的情绪。

如他说的,人这一辈子,总要对得起良心。

陈嘉怡明显没料到宁宇泽这样回到,也是略微诧异了一下,但听宁宇泽话音诚恳,不由得高看了宁宇泽一眼。

“那就如你所言,三日时间,鉴定结果应该能出来,到时候我再联系你。”

陈嘉怡笑着伸出了玉手。

指尖一触即离,但宁宇泽却仍是能够感受到陈嘉怡小手上惊人的滑腻。

宁宇泽心中不由得一荡。

不过很快,宁宇泽就将满脑子的歧念甩出了脑海,无论是姣好的气质容貌还是不菲的衣着,都代表了追求陈嘉怡的有为青年能从海州一直排到京城里。这样的尤物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屌丝能惦记的起的。

两者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宁宇泽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陈嘉怡离开了,病房里再次恢复了最初的模样。一群病友们自然要对海州市的女神评头论足,不少病友更是对宁泽宇方才傻里傻气的耿直碎言碎语,不过宁宇泽却没辩解,只是呵呵一笑。

下午,宁宇泽抽了个空,找到陈主任提出了出院的要求。

陈主任先前还死活不愿意,以为宁宇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答应再求院里减免掉一部分。可是随着宁宇泽检查报告出炉,陈主任一下子就傻眼了,无论是哪一种检查,宁宇泽都是标准的不能在标准了,而宁宇泽的透视金瞳视力更是达到了惊人的5.3。

直让陈主任大呼医学奇迹。

对此,宁宇泽暗自苦笑。

办理了出院手续,宁宇泽慌慌张张的往家里头赶,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离奇古怪了。先是自己的眼睛能够透视,紧接着便是身体都变得强健的不像话,宁宇泽必须得找个地方好好研究一下。

他浑浑噩噩的往回走,在路过车站的时候,一阵阵争吵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宁宇泽抬头一看便见到车站站牌底下,一对年轻男女正在拉扯,争吵的正凶狠。宁宇泽本来没想要理会,可净眼一瞅,看清那青年的脸,宁宇泽的脸上登时涌上一抹喜色。

“严哥,你怎么在这?”

闻声,争吵声停了一下。

青年狐疑的转过头来,见到宁宇泽,也是露出了笑容。

这青年叫严春同,是宁宇泽在大学时期的学长,上学的时候宁宇泽因为家庭情况不好,没少打工。严春同作为学生会的副主席,没少给宁宇泽帮助,两人关系好的很。而随着严春同毕业,也不知道在哪里工作,两人便断了联系,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泽子,真是够巧的,咱哥俩有几年没见了吧,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

严春同笑道。

“那是,我记得最少有五年了,当初严哥你留校不成,听说是回了老家,没想到你还在海州。早知道我就跟你联系了,当初可是受了你不少照顾。对了,这位是…………嫂子?”

宁宇泽真诚的笑着,他说着,目光转向了和严春同争吵的短发女人。

严春同的脸色顿时僵硬了一下,他还没开口,就被短发的精干女人给打断了。

“你好,我是韩娇娇,我可不是你嫂子,你别乱叫。我才不乐意当他严春同的媳妇呢,一没房子而没车的,老娘稀罕一样。严春同,我可跟你说好了,我不图你别的,你今天要是在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这就回老家找个人嫁了。真当我韩娇娇没人要了不成?”边说,韩娇娇还瞪着严春同,一嗔一怒,一脸的没好气。

那模样就差没把老娘很不满意几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娇娇,你说什么呢,当着宇泽的面别开玩笑。有事咱俩私下说。”

严春同登时就急了。

“还有什么好说的?老娘都说了,一不图你房子,而不图你车,我韩娇娇跟着你也五年了,受了多少苦你自个儿心里头不知道?你要么就给我句准话,要么咱俩就拜拜,我老女人一个跟你耗不起。”

韩娇娇怒气冲冲道。

闻声,严春同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了半晌,仍是没说出来。

韩娇娇一看,登时小脚一跺,气的扭头就走。

“嫂子,别介啊,严哥不是这意思。”

宁宇泽急忙追了上去,盘观者清,两人情谊不浅,他又不是瞎子如何看不出来韩娇娇的想法。只是严春同估计着那点自尊心,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等他缓过神来保准哭都没地儿哭去。

“别叫我嫂子,我可当不成你嫂子。”

韩娇娇没好脸色道。

“别介啊,嫂子,严哥的为人我清楚的很,他可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你瞧瞧他裤兜子里的东西,连求婚戒指都准备好了。肯定是准备跟你求婚了,你走的这么急,他追不上怎么办?”

宁宇泽看了严春同一眼,急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他朝着严春同望去,视线直接穿透了严春同的裤子,见到里边的戒指盒。

宁宇泽眼前一亮,登时计上心来,连忙道。

“真的?”

韩娇娇又惊又喜,不可置信道。

“当然是真的,嫂子,我还能骗你不成。不信你让严哥把兜里的东西拿出来瞅瞅。”宁宇泽连忙道,随后他推了严春同一把,做贼是的低声道。“严哥,你赶紧的啊,快拿出来,少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人家女人都说了,一不图你钱,二不图你房,就是冲着你这个人而已,你要是在这么犹豫不决,到时候人真狠下心走了,你连哭都没地哭去。再者说,这么好的女人你不要,我可要了啊。”

宁宇泽看着严春同,激将道。

“宁宇泽,你敢!”

闻声,严春同一下子就急了。

他咬了咬牙,如同火烧屁股是的站起来直接拦在韩娇娇身前,此刻,严春同呼吸急促,他直勾勾盯着相恋了多年的女友,方块脸上竟然涌上一阵无比通红的赤红来,仿佛在下定多大的决心是的。

“喂,你干什么!”

韩娇娇被严春同看的有些心慌慌,她轻哼了一声,撇眼不去看男友。

可她话音刚落下来。

噗通。

严春同十分光棍的直接就单膝跪了下去。

……

透视金瞳-宁宇泽, 冯依然-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8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