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其实富可敌国-许扬, 仇雪烟-都市情感小说

我家其实富可敌国-许扬, 仇雪烟-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爸你脑子没病吧

粤州,华南大学某学生公寓。

“许扬,明天就是毕业典礼了,导员的意思,是让你作为专业代表上去讲两句,你觉得怎么样?”

毕业典礼上的学生代表,哪怕只是代表本专业发表演讲,那也是倍儿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事情。

然而这么好的事情,许扬却是想也不想地便回绝掉了:“抱歉啊班长,我明天没时间,你还是找别人吧。”

“哦,是这样啊,那好吧,不打扰你了,我再去问问别人...”

待班长离开以后,许扬宿舍的舍长陈明终于是坐不住了。

“扬子,你今天是不是脑子烧坏了啊?代表咱专业去毕业典礼上演讲,那得是多争脸的事情,多少人挤破了脑袋都轮不上,可你倒好,直接就给拒绝了,这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吗?”

“是啊许扬,我也觉得这件事你最好还是再考虑一下,毕竟大学四年,咱总得给自己留下点什么美好的回忆不是?”宿舍里另外两名舍友亦是点头附和道。

知道这帮好基友是真心为自己着想,许扬心中微暖,却仍旧是摇了摇头,道。

“老大,老三老四,我家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与其瞎耽误时间去准备什么演讲稿,还不如多做一份兼职,别忘了,我还欠着好几万的校园贷款没还清呢!”

众舍友闻言皆是忍不住心中叹息一声。

许扬家的情况不太好,欠了别人一大笔钱,即便父母都在外地打工,生活也难以为继。

所以貌似是从初中开始,许扬就已经开始了这种半工半读的生活,完全是靠自己支撑起读书和生活所需的费用。

而他们作为许扬的舍友兼好基友,虽然有心帮忙,却也只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反正毕业典礼说开了也就那么回事,要不是导员到时候会点名查人数,我都懒得去。”

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后,陈明很贴心地岔开话题道。

“扬子,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准备出门去迈当劳打工吧?”

“嗯,店长临时给的通知,说是店里人手不够,让我过去顶个夜班。”许扬点头道。

陈明咧了咧嘴:“成,既然这样,那老规矩,明天早上帮我带一份工作餐回来,没问题吧?”

一听这话,其余两名舍友当即双眼一亮。

“扬子,帮我也带一份,我要那个板烧鸡腿堡套餐,再加份鸡翅。”

“我也要!”

许扬微微一笑:“没问题,不过在这之前,麻烦三位老板把跑腿费缴付一下,每人五元,概不赊账,谢谢。”

“我去,扬子你也太黑了吧,平时不都才三块钱吗,怎么还涨价了?”

“嘿嘿,这不马上就要毕业了么,不宰你们一顿怎么说得过去?”

“靠,你狠,爷给还不行吗,看微信!”

玩笑打闹间,许扬已经换好了迈当劳的工作服,正准备出门,就碰上了几个一直不太对付的家伙。

“哟,这不是一班的许扬吗,啧啧,又准备出去打工呐?要不,帮我也带份工作餐呗,放心,五块钱的跑腿费肯定少不了你的...哦,不,十块,就当是扶贫了,怎么样,干不干?”

说话阴阳怪气的家伙叫做赵友亮,是隔壁班一个宿舍的舍长,因为大一的时候在篮球场跟许扬他们宿舍干了一架,没打赢,所以一直对许扬等人怀恨在心。

“赵友亮,你个狗-逼说什么呢,又皮痒痒跑来找揍了是吧?”许扬宿舍的三个舍友皆是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满脸杀气地瞪着赵友亮等人。

而赵友亮则是仗着人多优势大,完全不把陈明的威胁放在眼里,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说道。

“我说什么了,我说得都是大实话好吧,整个信控学院,谁不知道他许扬为了区区五千块钱,就把自己的女朋友给卖了的事情,要是那个海哥再多给点,估计让许扬去吃屎他都会干吧?”

许扬胸膛剧烈起伏着,双拳紧握,脸上更是浮现出一抹羞愤交加的红润。

是耻辱,更是心头滴血的刺痛...

不过还不等许扬发作,陈明等三名舍友就先一步爆发了。

“草泥马,赵友亮,你个狗-逼找事是吧,老子干死你!”

由于陈明几个人皆是篮球运动的狂热爱好者,又个个人高马大体型健硕,所以他们这一发起飙来,倒着实是吓了赵友亮等人一跳。

然而就在这时,许扬却是伸手拦住了陈明等人:“老大,算了。”

陈明正在气头上,自是不甘就此罢休:“扬子,赵友亮这狗-逼满嘴喷粪,这你也能忍?”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天就是毕业典礼了,没必要再为了这么点小事挨学校的处分,听我的,算了。”许扬摇头,语气坚定。

本来一开始的时候他也是像陈明一样,恨不得往赵友亮那张贱脸来上一拳。

但片刻后许扬就释然了。

毕竟人家赵友亮说得也没错,自己确实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也确实是因为那五千块钱弄丢了女朋友。

只是...

不甘心啊!

要是我没有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要是我能挣到足够多的钱,又何至于处处举步维艰,何至于连赵友亮这么个贱人也敢骑到我头上拉屎?

许扬紧握着双拳,在将陈明等人强行塞回宿舍里后,随即吐了口气,展露出一副得体的笑容,对赵友亮道。

“工作餐我会帮你带,不过跑腿费我只收五块,一共是三十元整,请问现金还是扫码?”

“啊?哦,现,现金吧...”

大概是从许扬的笑容中莫名感受到了一股不寒而栗的冷意,赵友亮一时间竟没有回过神来,呆呆地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三十块钱现金递给许扬。

“谢谢。”许扬毫不客气地将钱收下,没多一句废话,转身便离开。

来到自己打工的迈当劳店铺,许扬刚刚打完卡来到收银台,这时店里走进来一对年轻男女。

女的衣着时尚,一头披肩的乌黑长发,面容青春靓丽,脸上着有一层浅浅的淡妆,不算绝色,但也足以让人怦然心动。

但奇怪的是,女孩进店以后却像是瞬间丢失了灵魂一样,怔怔地看着收银台前的许扬。

喉咙微微动了动,似乎是想打声招呼,但末了又抿紧嘴唇把头扭到一边,装作没有看到许扬一般。

她叫杨倩蓉,是许扬从小学开始就认识的青梅竹马,也是曾经和许扬山盟海誓约好永不分离的另一半。

只可惜,那仅仅是曾经而已,现在的她已经有了新的另一半。

这个人叫做王海,是许扬和杨倩蓉以前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富二代一枚,店门口停着的奥迪车就是他的。

“嘿嘿,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都能碰见咱们的老同学...蓉蓉,你说是不是很巧啊?”

像是示威,又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

当着许扬的面,王海紧紧搂住了杨倩蓉的腰肢,甚至还伸出舌头来轻轻在新女友的耳垂上舔了一下。

杨倩蓉面色一红,表情尴尬地道。

“是,是挺巧的...海哥,我胃有点不舒服,要不咱们还是换家清淡点的吃吧。”

“不舒服个屁。”

王海突然翻脸,弯起的嘴角像是毒蛇一样阴毒。

“实话告诉你吧,我今天之所以带你来这,根本不是因为我突然想吃垃圾食品了,而是算准了你的老相好今天会在这里上班!”

杨倩蓉闻言浑身一震,赶忙辩解道:“海哥,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我跟他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我心里现在只有你啊。”

听到这话,即便自己心里早已经不对这段感情再抱有任何奢望,但许扬此刻仍旧是止不住的心里一阵抽痛。

但王海却显然是并不满足,他用力捏住杨倩蓉的下巴,笑容邪恶:“我当然知道你现在心里只有我,可你没那个心思,有些人却是不死心啊...”

说到这里,王海将目光转向许扬:“老同学,说说吧,明明已经分手了,却还是死缠烂打一直给我女朋友打电话...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是那五千块钱花完了,还想再要?”

许扬没有说话,仅仅是冷眼看着王海。

他确实是在分手后给杨倩蓉打了几个电话,但却不是死缠烂打,仅仅只是为了一个理由。

但这些事,没必要讲给王海听。

结果王海冷不丁就是一巴掌抽了上去:“还敢瞪我?没听到我在问你话吗,回答我,你他-妈到底几个意思?”

杨倩蓉被王海的突然出手给吓了一跳,赶忙拉住了想要继续动手的男友:“海哥,别打了。”

王海戾然转头,满脸凶残:“怎么着,心疼你的老情人了?”

“没有没有。”

杨倩蓉忙不迭摇头,连看都没有去看许扬一眼。

“我怎么可能会心疼他这种人呢?我只是担心万一事情闹大了,对海哥你的影响不好。”

王海哼了一声:“那倒也是,打这种穷逼的脸,那简直就是脏了我的手...不过要是他以后再来打电话骚扰你怎么办呢?”

“海哥你放心,我早就已经把他拉进黑名单里了,要是他再敢来骚扰我,我就报警让人把他抓进去。”杨倩蓉立马答道。

“哈哈哈...”

大笑之中,王海又是用手连拍了许扬的脸数下,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尽露无疑。

“听见了吧,癞蛤蟆,麻烦你以后识点趣,不要再来骚扰我的女朋友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就凭你,也配得上我们家蓉蓉?”

“海哥,你搭理这种人做什么,看着就觉得恶心,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吃饭吧。”

“嘿嘿,难得今天心情这么好,还吃什么饭啊,我看直接去酒店吧,正好我看上了一套护士服的情趣内衣,要不,你待会儿换上咱们一起试试?”

“讨厌,海哥你怎么这么坏啊!”

“哈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要不你这小浪蹄子怎么跟我在一起了呢!”

看着这二人卿卿我我离去的背影,许扬只觉心痛如绞,像是具行尸走肉一般,浑浑噩噩地跑出了兼职的迈当劳店。

孤魂野鬼,四处游荡。

最后也不知道飘到了哪里,随便往地上一躺,整个人就彻底昏睡了过去。

之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聒噪的电话铃声,将许扬从睡梦中吵醒了过来。

掏出手机一看,发现竟是许久未曾联系的父亲。

“喂,爸...”

两个字还没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父亲迫不及待的埋怨。

“儿子,我都打了你十好几个电话了,怎么现在才接,瞧把你妈她给急的,都差点没去报警了......”

许扬一边揉着干涩的眼睛,一边将聒噪不休的手机放远。

真搞不明白,自己家明明欠了一大笔外债至今尚未还清,怎么这当爹的还能这么乐观,真是有够无语的。

“喂?喂喂,儿子,你在听吗?”

听得电话里再次传来的呼唤,许扬这才将手机贴近:“嗯,我在听呢,你说。”

“是这样的,我今天打电话给你,主要是为了两件事,首先我要恭喜你顺利地结束了自己的学业...”

“中学六年,大学四年,加在一起就是整整十年...这十年来,你都是一个人自己辛苦支撑过来的,很不容易,所以,儿子...”

“爸爸是衷心地为你感到骄傲,和自豪!”

听到这话,许扬几乎是瞬间眼眶就被湿润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许东城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乐天派加话痨。

摊上这样一个父亲,许扬尽管心中远谈不上什么仇恨或者厌恶,但年少时却也难免会产生几分怨怪。

既怨他没本事养家,是个没出息的废柴,也怪他撇下年幼的自己,让一个少年独自承担生活的重责。

然而现在,父亲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让许扬这十年来的所有怨念一下子烟消云散。

因为他知道,父亲是在乎自己的,而自己也从来没有让父亲失望过,这,就足够了...

“嗯,谢谢。”擦了擦眼泪,许扬语气有些哽咽。“那...第二件事呢?”

“哈哈,第二件事,就是我要正式告诉你一个秘密...儿子,你知道迪拜吗?”

许扬听得一头雾水:“知道啊,世界上的富豪集中地嘛,怎么了?”

“那是我们家建的后花园。”

“……”

看不到许扬一脸无语的样子,许东城继续发问道。

“你知道华尔街吗?嗯,没错,那是我们家搞出来的小金库。”

“你知道上沪市黄浦江边的汤臣一品吗?对,那也是我们家的房产。”

“你还知道...”

“爸,爸!”许扬一脸羞愧地捂住脸,打断了父亲痴人说梦般的演讲。“你先停一停,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许东城显然心情很是愉悦:“行,你问吧。”

顿了顿,虽然觉得这样说好像有点不太礼貌,但许扬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爸,你脑子...没病吧?”

第2章 天降巨款

不能怪许扬会怀疑许东城脑子有病,实在是这人说的话也忒不靠谱了点。

迪拜是后花园,华尔街是小金库,就连动辄上亿一套的汤臣一品房,也都变成了自家的房产?

呵呵...

这牛皮吹的,别说是自家那种连臭老鼠都不愿来偷米的穷酸条件了,就是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来了,只怕也不敢说这种大话吧?

“噗嗤...我就说了吧,让你好好跟儿子表达,不要一下子把底全漏了,非是不听,现在好了吧?”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貌似是自己老妈白若涵正在取笑丈夫。

这下许东城脸上挂不住了,即便是隔着手机,许扬也能想象出父亲板着脸故作严肃的模样。

“你这小兔崽子,怎么跟你爹说话呢,我像是那种脑子有病乱吹牛的人吗?”

“是是是,您老压根不是那种人,别说区区汤臣一品了,就连全宇宙都是咱家开发的,这总行了吧?”许扬翻着白眼,没好气道。

本来自己今天心情还挺忧郁的,结果被自己这不正经的老爹一通胡闹,搅得是半点伤春悲秋的心思都没了。

“说来说去,你小子还是不信是吧?行,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你等着......”

话说到一半,许东城就没了下文,也不知道跑去忙活什么事情去了。

紧接着没多久,一个短信提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

许扬翻过手机一看,见工商银行发过来的。

起初也没多想,还以为是银行那边开始催校园贷款的还贷了。

但在定睛一看后,短信的内容却是让许扬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圆。

“工商银行提醒您,X年6月28日,您尾号为8640的账号成功入账3000000.00元,当前账户余额3000413.51元。”

个、十、百......

这尼玛...

三百万!!?

就在许扬还沉陷在巨大的震惊当中时,父亲许东城得意洋洋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怎么样,乖儿子,现在是不是能相信我刚才说的话了呢?”

许扬握着手机,哆哆嗦嗦差点没把这玩意儿摔下去,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中带着点哭腔。

“爸,你跟我老妈...别不是去抢银行了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许扬就感觉眼前一阵晕眩,不由父亲回答,便抢先冲电话里吼道。

“许东城!我可警告你,咱家穷归穷,但违法乱纪的事情咱可千万不能干,就算你非要干...呃...那也不能拉着我妈一块干。”

“我妈花容月貌可还年轻着呢,就算没了你也能改嫁到个好人家当个阔太太,你可千万不能把我妈给连累了!”

闻言,许东城的脸色可谓时一黑再黑,最终恼羞成怒。

“好你个小兔崽子啊,枉我一开始听你前半句话的时候还挺感动的,觉得儿子长大了,终于知道担心爸爸了,合着你个小白眼狼心里就只有你妈是吧?”

“白若涵!你还笑?你宝贝儿子都打算把你改嫁出去了,你这个当妈的难道就不说点什么?”

“有什么可说的,儿子关心老妈,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他...来,把电话给我,我跟儿子说两句。”

“喂,小扬......”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是让许扬眼眶愈发湿润了:“妈...我好想你...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乖儿子,妈也想你,不过老妈老爸目前还在国外,等忙完这段时间才能回国...”

白若涵声音也有些哽咽。

“儿子,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按时吃饭,我看你最近的照片上瘦了好多,正好你爸刚给了你三百万零花钱,你这几天赶紧吃点好的补补身子,千万别亏待了自己,明白么?”

“国外?你们不是一直在外地打工吗,怎么会在国外?还有,那三百万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许扬一连串追问道。

以前他一直兼顾着学习和打工的双重压力无暇多顾,但现在细细回想一下就会发现。

自己好像从未真正了解过父母到底是做什么的,就算偶尔通电话时问起,父母也都是含糊应付,最后不了了之。

“唉,还能怎么回事,想当年你爸也是跟你一样,从小被放养,就连我也是直到跟你爸结婚了以后,才知道咱们许家原来是世界级豪门的。”白若涵幽幽说道。

“世界级豪门...”

许扬嘴角一抽。

“妈,那要这么说的话,我爸刚才跟我说的那些话......”

白若涵答道:“嗯,虽然有些夸大,但你爸确实没骗你,之所以一直没告诉你这些,一来是不想让你养成一些公子哥娇生惯养的坏习惯,二来,这也是咱们许家自古以来对嫡系后辈的必经考验。”

“考验?什么考验?”许扬下意识问道。

“不依靠家庭,只靠自己的努力完成从初中到大学的十年学业,只有能做到这一点的,才有资格成为许家的唯一继承人——恭喜你,小扬,你过关了。”

我...过关了?

许扬的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一直回响着的只有母亲这句充满欣慰与自豪的话,就连后来父母在电话里再说了什么都一个字没听清。

怀疑自己是在做梦,许扬突然用力掐了一把大腿。

嘶...好痛!

许扬瞬间清醒,刚想再追问父母几个问题,但电话里却只剩下了一连串的嘟嘟声,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通话。

这一切...

太不真实了。

许扬吃力地转动眼球,将目光集中到手机屏幕上的那条短信上,只感觉人生如梦似幻。

要是放在以前,别说三百万,就是路边上捡了十块钱,许扬都会乐得跟条狗似的合不拢嘴。

而现在...

不光是瞬间拥有了三百万巨款,貌似自己家还是传说中那种富可敌国的世界级豪门。

而具体豪门到什么程度,简单来说就一句话——

迪拜不过是自己家随便逛的后花园,华尔街顶多就是缺钱了随便拿的小金库,就连汤臣一品,也不过是自己家里众多房产的其中之一...

怎么样,牛-逼吧,够不够豪?

想着想着,许扬不禁咧开了嘴。

想笑,放声大笑的那种笑,仰天狂笑的那种笑...

可话到嘴边,不知为何,却是眼泪珠子半点不争气地从眼眶里滚滚掉落了下来。

最终。

跌到地上。

嚎啕大哭。

“妈妈,这个小叔叔哭的好惨,好可怜哦,就跟无家可归的狗狗一样可怜,他是不是饿了呀?”

“唉,可怜的年轻人啊...”

第3章 咸鱼翻身

晨曦初放,阳光正好。

许扬站起身来。

吸气,吐气。

然后用力拍了拍脸颊。

到底是从小习惯了一块钱掰成两半用的穷屌丝,哪怕是现在已经摇身一变,彻底成为了一名超级富二代,以前一些见钱眼开的习惯仍旧是没能改掉。

于是乎...

风驰电掣,迅雷不及掩耳。

许扬一把将那对好心的路人母女施舍的五块钱塞进裤兜,然后拔腿就跑。

一路跑到最近的工商银行,找了台自动取款机。

反复查看自己银行卡中的账户余额,直至确认无误后,许扬这才忙不迭咽了一口唾沫。

小心翼翼、颤颤巍巍、心惊肉跳。

先是将未还清的四万校园贷款一次性付清,然后又取出五万元现金塞进衣服里。

老妈常说。

君子身上常带宝。

这话许扬一直深以为然。

只有落到手里的东西,那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不然的话,就算账户里的余额再多,那也不过是一串数字,指不定哪天就归零了。

可有钱归有钱了,这么一笔巨款,又该往何处花呢?

许扬渐渐皱起了眉头。

要是放在以前,自己肯定会迫不及待地跑到杨倩蓉跟前,告诉她自己终于有钱了,而且还是个超级富二代,让她想买啥买啥,想吃啥吃啥,千万不用给自己省钱。

可现如今......

唉。

徒然一声叹息,好像一切事情都变得索然无味了,就连什么时候回到的宿舍,许扬都毫未察觉。

“扬子,你可算是回来了,昨天晚上我跟老大老三去迈当劳找你,可你们店里的人却说,你在跟王海那孙子干了一架以后就走了,一晚上都没回去...扬子,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草,王海那狗-逼,不就是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吗,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扬子,只要你支句话,哥几个马上就去他宿舍办了这傻-逼!”

“话说回来,扬子,你昨晚上到底去哪儿了?”

看着这三个舍友或关怀或愤怒的样子,许扬不由得心中有些感动。

别看他这三个舍友长得五大三粗的模样,可实际上却是个个心思细腻得很。

以前他们就是这样,为了不伤到自己的自尊心,都是在想着法地从各个方面帮助着自己。

现在也一样,为了照顾自己的面子,就故意把王海单方面扇自己耳光的事情,改成了互有来回的干架。

许扬撇着嘴,故作鄙夷:“瞧你们这干巴瞪眼瞎着急的样子,不就是夜不归宿么,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难不成爷去文化路做大保健这种事情还得特意通知一下你们?”

“切,你个逼就使劲吹吧,就你丫这么一个万年老处男,也有胆子去文化路那块儿找乐子?”众舍友纷纷嗤之以鼻。

在他们看来,以许扬的情况,别说是去文化路那种销金窟了,哪怕是路边随便一个发廊店他都消费不起。

不过不信归不信,在看到许扬还有心思吹牛-逼开玩笑的状态后,众舍友也是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松了口气。

“万年老处男怎么了,咸鱼都有翻身的那一天,爷就不能幡然醒悟勇敢迈出第一步了?”

不爽地反驳了句后,许扬当即将衣服掀开。

“喏,瞧见了没,这就是昨晚上金色巴黎那位小姐姐给我封的红包。”

哗啦啦。

五沓红彤彤的钞票掉落在众人面前,三个舍友完全傻眼了。

“卧槽...这么多钱,我不是在做梦吧?”老三张海清满脸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五万块钱现金,冷不丁就是一巴掌拍在了旁边人的大腿上。

“草!”老大陈明痛叫一声,顿时勃然大怒。“老三,你个逼有病吧,打我干嘛?”

张海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嘿嘿,我这不是担心自己没睡醒,就想试试看疼不疼吗?”

陈明顿时无语,只能是一边揉着自己发红的大腿,一边狠狠地瞪着张海清。

张海清自知理亏,只好是悻悻然干笑。

紧接着,沉默片刻。

最终是老四康启明率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脸严肃地看向许扬:“扬子,你实话说,这些钱你究竟哪儿来的?”

“刚才不是说了么,小姐姐给我封的红包啊!”许扬大大咧咧回了句。

倒不是要故意骗这帮好基友,主要是连许扬自己都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突然变成富二代的,所以为今之计,也只能是暂时瞒着了。

只可惜三个舍友也不是傻瓜。

尽管小姐行业里面,确实是有着招待完处男后必须要封个红包,以求辟邪免灾的不成文传统。

但顶多也就一两百的样子,怎么可能会有哪个小姐这么大方,一次性给五万的啊?

除非...

是那个小姐姐被许扬的美色迷住了,心甘情愿养个小白脸?

一想到这种可能,三个舍友就立马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满心怀才不遇的忧伤。

不可能,就老二这货,长得还没爷好看呢,就算小姐姐要包小白脸,那也得包爷才是!

于是乎。

迎着三名舍友审视的目光,许扬自己也知道这谎扯得有些离谱,便只能是硬着头皮,道。

“真是服了你们了,我坦白从宽总行了吧?不过有一点,你们可千万别把这事儿给漏出去,没问题吧?”

三名舍友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随后在许扬的示意下,四个大男人脑袋渐渐贴紧围成一圈。

“实话跟你们说吧,我昨晚没去文化路,这些钱也不是小姐给我封的红包,而是——”

“中彩票得来的!”

“啥?”舍长陈明一时没绷住心态,下意识就扯着大嗓门叫了起来。“扬子,你刚才说啥?你他娘的居然...中彩票了!?”

陈明这一吼,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差点没把宿管大妈给从厕所里吓出来。

当然,所造成的后果也是很严重滴。

“轰隆轰隆......”

脚步声如雷滚,恍若地动山摇...

大军逼近...

宿舍里四基友面面相觑,皆有一股不妙的预感悄然从心中升起。

一秒...

两秒...

三秒...

果然。

“砰!”

宿舍门被人一脚踹开,门外人头攒动,争相涌入,场面好不热闹。

“扬子,你们老大刚才吼啥呢,你中彩票了?真的假的啊?”

“中了多少?一万?两万?还是十万?”

“哈哈哈,你小子可以啊,我就知道许扬同学定非池中物,不错不错...扬子,晚上记着请客吃饭哈!”

第4章 王海的邀请

半个小时后。

许扬四个人皆是累得像条狗似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哎哟我的妈呀,这帮牲口可算是走了,真是累死老子了。”

“都怪老大,要不是这货开着高音喇叭嚷这么大声,至于让所有人都听到消息,然后全跑来凑热闹吗,现在好了,本来该从班费里扣的聚餐费用,全变成了由扬子一个人掏...真是有够无语的。”

听得两个舍友的抱怨,陈明脸上也是好一阵歉意涌现。

“对不起啊扬子,我当时也实在是太震惊了,所以一时没控制得住...要不,今天晚上还是我来请大家吧?”

许扬摇了摇头。

“老大,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就算没你当时那一嗓子,我也得请大家吃顿饭...”

“毕竟这四年以来,别的人就不说了,至少咱班上这帮大老爷们还是对我一直挺关照的,所以别说一顿饭,就是请大家吃十顿饭都是应该的。”

许扬所在的信息与控制学院隶属工科院系,而专业所学的精密仪器与机械,更是工科中的工科。

在这种地方,猛男好找,一女难求。

而一帮大老爷们挤在一起的生活,其实也挺简单的,套用工科科系一句流行的话语来形容就是。

没有什么矛盾是不能通过干一架来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干两架。

再说了...

想到这里,许扬不禁用手轻轻碰了碰依旧还有些隐隐作痛的右脸,眯起的双眼中也是悄然浮现出几分冷意。

“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我许扬却不是什么君子,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所以,王海同学,你就好好等着吧,昨晚的这一巴掌,我很快就会还给你的...”

后来。

在陈明同学的无心之失下,许扬买彩票中奖的消息也是一传十十传百,最终演变成了整个信控学院的最大新闻。

以至于等许扬等人换上学士服,来到体育馆参加毕业典礼落座以后,周围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谈论这件事。

当然了,在这些人当中,自然也包括王海所在的网络工程三班。

“海哥,你听说了没,精机一班的那个穷逼许扬,昨天好像是买彩票中了好几万呢,这么好的事,怎么就没轮到我头上呢?”

看着身边的跟班一脸羡慕嫉妒恨的样子,王海不禁冷哼一声,满脸不屑一顾。

“不就是走狗屎运中了五万块钱吗,我们家的狗一个月都不止花这点钱,有什么可得瑟的。”

“海哥,话虽然是这么说,但那小子也实在太装-逼了,居然张罗着要请他们整个班的同学吃饭...哼,这要是不知道的看了,还以为是那小子中了五百万呢!”另一个跟班嫉妒不已地说道。

王海眼睛一眯。

尽管自从他前段时间把杨倩蓉抢过来以后,穷逼许扬在他眼里就再也不配称作对手二字了。

但很多时候要是实在闲得无聊,他也不介意去那癞蛤蟆身上找点乐子。

在这种嘲弄心态作用下,王海眼珠子一转,顿时计上心来:“走,跟我到精机一班遛一圈去,我倒要会会这个一夜暴富的穷逼,看看他究竟能多有钱!”

另一边。

许扬这会儿刚把前来询问的各路人马应付完,正是口干舌燥忙着喘气的空当,不巧王海领着俩跟班走了过来。

“老同学, 听说你这两天好像是发了笔横财,正准备请你班上的同学今晚上去聚餐...有这回事吧?”王海笑吟吟地说道。

不过面容却是十分轻佻,让人看了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许扬深吸口气,压下心中厌恶,冷冷回道:“关你屁事?”

王海嘴角一抽,尽管心中恼怒,但脸上还是装出一副老朋友的熟络模样。

“别这么冷淡嘛,好歹咱们也是从高中就认识的朋友,相互关心关照一下,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

许扬冷笑:“王少爷,像您这种朋友我可高攀不起,所以你还是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吧,别耽误我时间。”

该死的癞蛤蟆,给你点颜色,你就敢在我面前开染坊...哼,等着吧,晚上我就会让你认清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

王海心中怒火愈甚,但仍旧是保持着克制,故作一脸真诚地道。

“许扬,我知道你我之间产生了很多误会,所以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化解一下咱们的矛盾,毕竟这么多年同学,你也不想最后闹得不欢而散吧?”

“哦?像你这种人,居然也会这么好心?”

许扬撇了撇嘴,尽管知道王海肯定不安好心,却也没怎么放到心上去,进而问道。

“说说看,你想怎么化解?”

王海扬起嘴角,貌似阳光灿烂,实则阴险无比。

“你们今天晚上不是要聚餐么,正好,我把掬水台整个二楼都包下来了,所以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晚上我们两个班就一起办,你觉得怎么样?”

掬水台?

一听到这三个字,周围的人群中立马就传来了一阵惊呼之声,尤其是前面看台上十几个音乐系的妹子,更是纷纷回头侧目,简直恨不得马上对王海投怀送抱。

“天哪,他们班聚餐居然是在掬水台?那可是咱们学校附近最好的饭店了,据说在里面哪怕只是随便吃顿饭也得上千块钱呢,这也太豪了吧?”

“不光如此,你没听那个同学说么,他把整个掬水台二楼全包了,这才是真土豪好不好?”

“啊啊啊,跟这种土豪做朋友也太幸福了吧,我也好想跟他们一起去聚餐呢!”

女生们窃窃私语的声音落入耳中,王海自得之意溢于言表。

金钱使人骄傲,财富使人虚荣心高度膨胀。

不可否认,他十分享受像现在这种被众多羡慕、崇拜的目光所环绕的感觉。

当然了,王海秀优越归秀优越,却也没忘了自己来的最初目的,便转头看向许扬:“怎么样,许扬,能赏这个脸么?”

“好啊。”

不假思索地,许扬很痛快地就应下了王海的邀请,笑容清爽,人畜无害。

“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嘛,你说得对,咱们好歹七年同学,能相逢一笑泯恩仇自然是再好不过...没问题,就这样定了,到时候我们一定赏脸莅临。”

……

“赏脸莅临?草,那小子以为他是谁啊,居然敢这样大言不惭?”

“哼,要不是海哥给脸,估计他连掬水台的门都进不去,真是嚣张啊!”

回到自己班级的座位上坐下后,两个跟班终于是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忿,开始数落许扬的不逊。

而王海的嘴角也是噙着冷笑:“急什么,就让他们得意去吧,好戏这才刚刚开始呢...等到了晚上,我就会让那个穷逼知道——”

“什么才叫做金钱的游戏!”

我家其实富可敌国-许扬, 仇雪烟-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