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反遭诬陷,兵王杨牧被迫离开部队,回到家中却被父母扫地出门,孤身在都市中的他会有怎样的机遇呢……

救人反遭诬陷,兵王杨牧被迫离开部队,回到家中却被父母扫地出门,孤身在都市中的他会有怎样的机遇呢……

第1章 扫地出门

“爸,我回来了…”

“滚,你给我滚出去,我杨峰没有你这种儿子…”

耳边怒狮般的吼叫响彻,紧接着一股大力推在身上,直接把刚刚踏进家门的杨牧给推了出来。

“老杨,你干什么,他是你儿子呀。”杨妈妈惊呼,不满的看着身旁高大的身影。

“一个男人、一名军人居然干出强-奸的事情来,我们老杨家的脸都被丢尽了,我杨峰没有这么‘出息’的儿子…”

愤怒的咆哮劈头盖脸的砸来,杨牧俊朗的面庞瞬间毫无血色,身体也微微颤抖着。

杨牧,绰号屠夫,十七岁入伍,一年后加入狼牙特种部队,又两年进入最神秘的龙牙,八年来执行任务无数,斩杀敌寇上千,其中不乏雇佣兵王与顶尖杀手。

他是军区最锋利的一把刀,也是无数雇佣兵王眼中的噩梦,刀锋所向锐不可当,从没有人可以让他后退半步。

然而,那在枪林弹雨、尸山血海中都不曾后退半步的挺拔身影,竟似不堪父亲冷言重压踉跄退出两步。

“我没做过,我是被冤枉的,是慕冰云那个贱人诬陷我。”杨牧大声分辨,几天不怎么合眼的双眸充满了血丝。

“如果你没做过,那为什么她体内会有你的体液?”

“是她给我下药,我昏迷了过去,后面发生什么我根本不清楚…”

“呵呵,就算是编理由,也麻烦你找个像样点的理由,人家慕冰云是一线大明星,是无数人心中的国民女神,跟你无冤无仇的,会自毁清白诬陷你一个当兵的?”

杨峰闷哼一声,一脸的不相信,可是眼底深处却有一丝希冀,希望杨牧能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说服他。

没有一个父亲是不希望儿子好的,他也不例外。

可惜他伪装太厚,杨牧根本看不穿,他早已被父亲的冰冷刺伤。

都说家是心灵的避风港,可以让疲惫受伤的心得到慰藉。

然而,在这里他感觉不到慰藉,相反心底一阵发冷。

外界的人怎么冤枉他、不相信他,他都可以不在乎;连最敬重的父亲都不相信他,不分青红皂白的驱赶他,他接受不了呀!

呵呵!

杨牧惨然一笑,倔强的抿了抿嘴唇,放弃了解释。

老爹先入为主,早已认定了他是坏蛋,他解释又有什么用。

而且这件事根本解释不清楚,彼此无冤无仇的,一线大明星自毁清白诬陷一个当兵的,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呢?

甚至是他自己,有时候都以为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一场不真实的梦!

这些天,他思考了很多,却得不到答案,是对手为了竞争守护者的名额故意设计他?还是最后一次任务中他在古墓中遇到的那些神奇的事情带来的祸患?

“没话说了吧?”

杨峰嘲弄,眼底最后一丝光芒彻底黯淡下去,指着杨牧怒斥,“滚,以后不许踏入家门一步,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老杨…”

“我走!”

杨牧咬牙,转身离开。

“小牧,你回来,你爸说的只是气话,我去劝劝他,他很快就会消气的…”杨妈妈追出来,拉着他的手臂不让走。

杨牧摇摇头,父亲就是个老顽固,认定的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而且他也有尊严,不可能不清不楚的回去。

把存有退伍安置费的卡塞到母亲手里,杨牧叮嘱道:“妈,这是我这些年的积蓄,密码是您的生日,我不在身边的时候,您要好好照顾自己,也…照顾好他…”

“小牧…”杨妈妈抽泣。

杨牧脚步一顿,却并没有回头,铿锵的话语宛如宣誓,“妈,我没做过,我一定会洗清冤屈,堂堂正正回来的。”

……

咕噜咕噜。

夜幕下,杨牧坐在僻静的河道上,大口大口的灌着酒。

按照他的性格,遭受如此冤屈,必然要去找讨个说法的,可是现在除了喝闷酒,他却什么都不能做。

不是做不到,以他的实力,真去找慕冰云麻烦,她那些所谓的保镖,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个屁,根本不值一提。

而是,他根本不能靠近她,起码一年内不能靠近。

离开部队的时候,首长交代他一年之内不能接近慕冰云,更不许打击报复。

首长为了保全他付出不小代价,并以自己的人格向别的首长保证,不然他肯定要上军事法庭,绝不能如现在般平安无事的离开部队。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

首长对他青睐有加,他又岂能让首长难做?

“就让你逍遥一年,一年后老子再去找你清算…”

狠狠攥拳,杨牧继续喝酒。

一边喝一边发誓:“以后老子再也不做烂好人,再也不会英雄救美了,哪怕有美女在我面前被轮了,我也不会插手的,不然就是乌龟王八蛋。”

“救命啊,非礼啊…”

忽然,一个惶恐的女子声音传来,旋即一名高挑女郎朝着这边跑来,身后三名男子紧追不舍。

女郎约莫二十三四岁,身材高挑容貌绝美,一身粉色的运动服,紧紧的贴在身上,将其身形完美曲线勾勒而出。

前凸后翘,蜂腰长腿,火辣无比,堪称魔鬼身材,再加上天使般绝美的面庞,绝对是一个性感尤物,比之国民女神慕冰云也丝毫不逊色。

杨牧动作一顿,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竟会这么巧,他前面刚发誓不再英雄救美,下一刻就有美女喊救命,而且还是个绝色美女。

不过,很快他面色一冷,继续喝自己的酒,并没有因为她漂亮而改变主意。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害人精,国民女神慕冰云相貌也是这般美,却害得他苦不堪言,吃过一次大亏,同样的错误他决不能再犯。

绝美女郎看到杨牧,顿时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慌忙开口求救, “先生,救救我,求求你…”

三人也发现了杨牧,为首的一名大块头面色一沉,威胁道:“小子,不想死的话,赶紧滚!”

杨牧眉头一挑,如果是一周前,以这几人的所作所为,他早就上前收拾了,可现在他却不想管。

不是因为怕,别说是三个小混混,就算是三十个,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个屁,都不够他热身的。

只是,心伤了累了疲惫了不想管了,于是他直接起身走开。

“呸,孬种!”

“吓跑了更好,咱哥几个好享用享用这美人儿。”

看到杨牧灰溜溜的走了,三人不屑的啐了他一口,旋即便把目光投向绝美女郎。

精致的容颜,窈窕的身形,以及那高贵的气质,是三人生平仅见,一想到很快就能将其压在身下肆意享用,三人心头便一阵火热,身体也有了反应。

“先生,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绝美女郎慌乱的呼救,看到杨牧头也不回的走远,一颗心直往下沉!

“美人儿,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有那力气还不如留着伺候我们三兄弟呢。”三人淫笑逼近。

绝美女郎心急如焚,色厉内荏道:“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倾城国际的总裁苏紫嫣,倾城国际最大的股东苏文博是我父亲,你们如果敢伤害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相反若是你们肯放过我,我可以给你们一百万,不,给你们一千万…”

“一千万,好大的手笔!”

为首的大块头勾唇赞叹一句,接着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们兄弟虽然爱钱,却更爱美人。”

“老大,一千万呢,要不咱们…”大块头左侧之人心动道。

“一千万虽然不少,却不过是一次性买卖,而且怕是没那么好拿,若是我们上了她,拍下果照视频,岂不是多了颗摇钱树,随时可以跟她要钱。”

“卑鄙,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一听大块头的话,苏紫嫣面色大变,彻底的慌乱了,如果真如大块头虽说,那真是生不如死。

“只怕由不得你!”大块头冷笑逼近,将苏紫嫣给控制住。

第2章 跟美女回家

“救命啊,非礼…”

凄厉的声音响了两下便戛然而止。

前方,杨牧脚步一顿,回头走了两步,又颓然放弃了。

“杨牧,难道之前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你还要多管闲事?”杨牧心头暗暗告诫自己,昂头灌了一口啤酒,大步走远。

没有人天生冷漠,许多人刚开始也是有善心与热情的,只是被现实打击了伤害了,这才用坚冰与冷漠把心层层包裹。

杨牧就是如此。

只是他真的能做到无动于衷吗?

紧紧锁起的眉头,以及在掌心不断变形的易拉罐,证明他内心并没有表现出的平静。

哎!

某一刻,一声轻叹发出。

杨牧毅然转身,他是一名军人,哪怕已经离开部队,可一些东西却烙进了骨髓,他终究做不到无动于衷。

“住手!”

杨牧去而复返。

大块头恶狠狠威胁,“小子,识趣的话的赶紧滚…”

啪!

杨牧一巴掌把大块头抽飞出去。

两名小混混大怒,撸着袖子上前,挥舞着匕首,一左一右的朝着杨牧刺去。

杨牧眼皮一抬,右手探出,一把抓住右侧之人的手腕一掰,单听咔嚓一声脆响,这人惨嚎一声,手腕直接折断,手中匕首拿捏不住,哐当一声坠落在地。

左侧那人略微慢上一步,看到同伴的惨状,心头一惊正要后退,被杨牧一脚踹在腹部,宛如被疾驰的汽车撞上一般,凌空飞出了四五米远,死狗一般的砸在地上。

“小子,我们是跟着狼哥混的,你敢动我们,狼哥不会放过你的…”

大块头色厉内荏的威胁,可杨牧只是瞪瞪眼,并没有别的任何举动,他就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

苏紫嫣嘤唇微启,惊骇的望着杨牧,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厉害如斯,三个持械匪徒,竟被他不费吹灰之力的击溃,跟收拾鸡子没什么两样。

杨牧可不管她的反应,摧枯拉朽的击倒三人,又瞥了苏紫嫣一眼,连招呼也不打一声,转身就走。

啪!

拉开易拉罐拉环,杨牧又灌了一大口啤酒。

这时候,苏紫嫣才注意到,杨牧左手自始至终都提着一只手提袋,里面还有几瓶罐装啤酒,原来他一直是用单手对敌。

这让她唇角狠狠抽搐一下,对他的厉害理解更深一层,可随之而来的则是恼羞与怀疑。

即然如此厉害,那先前她求救时,他为何要不理不顾的离开,害得她差点被羞辱,是想看她屈辱的模样,还是说另有阴谋?

一想到可能有阴谋,苏紫嫣松弛的神经,再次绷紧起来。

杨牧的举动太古怪,而她的身份又太敏感,难保不会有人为了接近她,而故意导演一些什么…

一念至此,苏紫嫣戒备的看向杨牧,却发现他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竟是打算就此离开的样子,连忙喊道:“等一下!”

嗯?

杨牧止步转身,疑惑的望向苏紫嫣。

“谢谢你救了我!”苏紫嫣道谢,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是帮了她。

咕噜噜!

杨牧又灌了一口啤酒,然后在苏紫嫣的注视下,一声不吭的转身,继续往前走,对她不理不睬。

苏紫嫣一愣,旋即一股怨气涌上心头,她就如此不堪吗,他跟她说句话的兴趣都没有。

气怒之下,苏紫嫣说话也不客气,“站住!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杨牧转过身来,斜乜了她一眼,不屑道:“女人果然是都是忘恩负义的动物,我前脚刚救了你,你后脚就翻脸不认人,早知道就不该救你们。”

见杨牧如此说,苏紫嫣越加坚定自己的判断,这个男人有问题,也懒得废话,直接道:“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要我报答吗,有什么条件直接说出来吧,要钱还是什么,只要我做得到,都可以答应你!”

冰冷的话语,高高在上的姿态,让得杨牧很是不爽,这女人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呢,真以为所有人都对她有图谋?

不过,她嫌弃的姿态,却是惹恼了他,她不是让他提条件吗,他就如她所愿。

邪魅一笑,杨牧勾唇道:“想要报答我是吧,那陪我睡一晚好啦。”

“你…无耻!”苏紫嫣凤目圆瞪,舌头差点咬下来。

“怎么,做不到吗?即然做不到,那就别说大话。”杨牧讥讽一笑,转身欲走,懒得跟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多说。

“这…这个条件太那个了,你换一个条件吧…”

“换一个你就能做到?”

杨牧一脸怀疑,在苏紫嫣点头之后,勉为其难道:“这样吧,我恰好没地方睡,即然你坚持,那我就去你家凑合一晚吧!”

“这…”苏紫嫣扭扭捏捏,不想答应。

“不答应是吧,那就算了,反正我也没指望你们女人真的会知恩图报,我救了你,你没有诬陷我非礼你,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杨牧自嘲,本是感伤往事,可是落在苏紫嫣耳中,却成了指控与讥讽,话已经放出去了,她也不好反悔,而且欠着一个大人情也不是事。

神色变幻一阵,她咬牙道:“好,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最多住一晚,明天之后我们两不相欠,还有你最好是老实点,不要有不该有的想法,不然…”

“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

翡翠华庭。

距离市中心并不远,是一处高档的湿地小区,也是苏紫嫣现在的住处。

为了方便和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苏紫嫣从自家别墅里搬出,带着保姆王妈住进这里,杨牧是唯一一名来这里的男性。

本来她是想把杨牧带到自家别墅的,那里人多安全有保障,可又怕这么晚回去,会被父母问东问西,就把杨牧带到了这里。

可是刚到这里,她就后悔了,不是因为保姆王妈请假不在这里,而是杨牧太不拿自己不当外人。

来到她家门口,直接踢掉鞋子,换上了她的拖鞋,施施然走进客厅,往客厅沙发上坐,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拍桌子让她倒水,完全是当她丫鬟一样使唤,恨得她牙痒痒的。

“喂,我说你快点,想渴死我呀!”

“你没长手脚,自己不会倒吗?”

“我怎么说也是客人,而且还是你的救命恩人,有你这么对待客人兼救命恩人的吗?”

苏紫嫣瞠目结舌,恶狠狠的瞪着杨牧,恨不能咬掉他一块肉来。

“看什么,还不快去倒水!”杨牧充大爷,这女人不是高傲吗,不是嫌弃他吗,他就要恶心恶心她。

“我…忍!”

苏紫嫣咬牙切齿,不甘不愿的倒了一杯水,放在杨牧身前,心头告诉自己:明天,明天,我一定把这可恶的家伙赶走!

第3章 呼呼大睡

次日清晨。

苏紫嫣早早醒来,望着镜中自己的黑眼圈,心情瞬间就糟糕起来,想到此事的罪魁祸首,她直接去拍杨牧的房门,现在就要赶走他。

砰砰!

苏紫嫣拍门,迟迟没有反应。

“难道他已经走了?”

苏紫嫣低喃一句,抓住门把手一旋,咔嚓一声房门打开。

她探头一看,却见杨牧哪里是走了,分明在呼呼大睡,这一幕让她鼻子都快气歪了,合着这家伙一直都在,故意不搭理她呢!

“喂,你明明在,我叫你为什么不应声?”苏紫嫣上前质问。

杨牧翻了个身,嘀咕道:“谁知道你是叫我,我听声音那么凄厉,还以为是鬼叫呢!”

“你…起床,昨天你已经在这里睡一晚了,现在立即起床离开!”苏紫嫣气急败坏,她的声音别提多好听了,他声音才像鬼叫呢。

“这才几点,我再睡一会!”

“不许睡,立即起床离开!”

“你这人烦不烦呀,住宾馆人家最少还让睡到中午十二点呢,有的还让睡到下午两点,你看看这才几点,就要赶我走。”

“这里不是宾馆!”

“我知道,我也不是住宾馆,住宾馆要钱,你家不要钱!”

一句话不出意外的,又气得苏紫嫣跳脚,她不知道两人上辈子是不是仇人,反正他就有轻易挑动她怒火的能力。

苏紫嫣正要跟他耗下去,电话铃声却突兀响起,她接通了一听,电话是秘书打来的,提醒她今天有重要会议。

苏紫嫣狠狠顿足,知道离开前想要赶走杨牧基本上不太可能,威胁道:“我要出去一趟,没时间跟你耗,在我回来之前,你必须离开这里,不然我就报警!”

“出去把门给我带上,让我再睡一会,回头睡醒了,我自己会离开的。”杨牧吩咐,使唤起来毫不客气。

苏紫嫣又瞪了杨牧一眼,气鼓鼓离开了。

在她快要走出房间时,杨牧开口叫住了她,道:“等一下,我的钱昨天买酒花光了,给我留点钱吃早餐!”

苏紫嫣眉头一挑,这男人还真不客气。

不过留宿都留宿了,也不在乎这点钱了,她从钱包里数了两张,随手放在床头柜上,道:“两百块,钱放在床头柜上了!”

“等等!”

“又有什么事?”

“劳驾把钱放到外面客厅,大早上的你在床头数两张钞票给我,感觉跟我刚被你嫖过似的。”

“…”

……

啊!

杨牧伸展一个懒腰,从睡梦中醒来。

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二点多了,这一觉足足睡了十几个小时。

从蒙受冤屈开始,他情绪一直很糟糕,七天七夜都没怎么合眼,这一觉居然睡到下午,这在这些年来还是头一次。

不过,效果还是很明显的,饱饱的睡了一觉,他身上的疲惫颓废一扫而光,精气神又重新回来了。

从床上爬起来,习惯性的要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只是这个动作刚刚完成,他却忽然愣住了。

“杨牧,你已经离开部队,以后再也不是军人,也没有人检查你的内务了,被子还叠给谁看呢?”

自嘲的低语一句,杨牧起身离开房间,走进了洗手间,放了一炮尿,然后开始洗漱。

洗漱之后,他又习惯性把牙刷茶杯归类摆放整齐。

不得不说,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八年的军旅生涯,军人的准则与习惯早已经深入骨髓与灵魂。

收拾完毕,拿起桌上的二百块,杨牧离开小区。

沿着街道走出一段,选了一家牛肉面馆,进去叫了两份小菜,一大碗牛肉面,热火朝天的吃了起来。

一顿饭吃完,胃里暖洋洋的很是舒服,杨牧打了个饱嗝,刚刚结账准备离开,忽然看到不少人涌向某处,隐约还听到外面有人喊 “有人跳楼了”。

杨牧随着人群跟了上去,很快就看到一名少妇,站在五六层楼高的平台边沿,一副要跳下来的样子。

少妇穿一身灰色职业套装,二十七八的样子,皮肤白皙相貌出众,虽然远不如慕冰云苏紫嫣光彩夺目,却更多了几分成熟御姐的气息。

“好像是周韵。”

“你认识她?”

“她是我们一栋楼的,长得漂亮,温柔贤惠,在我们这一块口碑非常好,可惜遇人不淑,嫁给了个渣男,养着老公一大家子,却都是一群白眼狼,一个个不知道感恩,还对她呼来喝去非打即骂,婆婆更是因为她一直没生出孩子,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我们这些邻居有时候都看不下去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离婚呢?”

“离婚,你以为有这么容易,他老公一大家子都靠她养着呢,肯定不会同意离婚的。”

“他不同意就行了吗,可以打官司走司法。”

“你想的太简单了,她之前也提过离婚,结果他老公带人去她父母那里大闹一场,砸坏了不少东西,听说把老人也打伤了,还放出话说如果她再敢提离婚,就弄死她全家…”

“太过分了,还有没有王法,报警呀,找警察呀!”

“找了,只是这种家务事,警察也不太好插手的,只是调解一番了事…哎,好好一个姑娘,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人渣,这样下去,非把人给逼死不可…”

人群外。

杨牧转身走开,找了个偏僻所在,徒手朝着楼顶爬去。

听了大家的议论,知道周韵的凄惨遭遇后,他就决心要管这件事了。

不过,有之前救慕冰云被诬陷的事情前车之鉴,这一次他依然不打算用常规手段。

顺着水管爬上六楼,杨牧拍怕手掌,吸引来周韵的注意力,笑眯眯接近道:“小姐姐,跳楼呀!”

“你别过来,不然我就跳下去了。”周韵尖叫,反应激烈。

“你别激动,我不是劝你的。”杨牧摆摆手,让她不要太紧张,接着说道:“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下定决心要死了?”

周韵一愣,下定决心了吗?

好死不如赖活,能活着谁愿意寻死?

可,现在这种状态,她活着根本看不到丝毫希望,只能感觉到痛苦与难堪。

“如果你下定决心要死,那临死之前能不能做件好事?”

杨牧不等她回答,涎着脸道:“你看你这么漂亮,这么死了多可惜,临死前做做好事,让我舒服舒服呗,我很久没尝过女人滋味了…”

第4章 警花

杨牧舔着嘴唇。

那色眯眯的模样,让得周韵瞠目结舌。

她已经很惨了,都活不下去要自杀了好吧,这货不说过来劝解,反而落井下石的来占便宜,简直是禽兽不如。

“你休想,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周韵怒斥,脚步向后退了一些,只要杨牧有所异动,随时都会跳下去。

“不同意也没关系,你跳吧,等你死了,我再整也是一样的。虽然跳楼摔死之后,样子会有些凄惨,会出不少血,甚至直接摔出脑浆,不过洗洗应该还可以将就着用。”杨牧摇头晃脑道。

那挑剔的模样,让周韵倒吸一口凉气。

她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当她的身体是什么,以为是仍在地上的破抹布吗,捡起来洗洗还可以用。

她的身体什么时候轮到他做主了,他什么时候都不能整!

恶狠狠的瞪了杨牧一眼,周韵再次斥道:“臭流氓,你给我死远点,我的身体你什么时候也不能…不能整!”

周韵双眸喷火,杨牧反倒松一口气。

一个人想要自杀,并不代表万念俱灰,一切都不在乎了。

有些人是万念俱灰,可更多的人只是一时冲动,还是有在乎东西的。

万念俱灰那种最难办,就算是劝得了一时,也劝不了一世。

而从周韵的表现上看,他显然不属于这种,她还知道在乎自己身体,还知道发火动怒,这算是一个好信号。

心里琢磨着,杨牧好整以暇道:“死之前你有意识,可以阻止我整;可等你死后失去了意识,只怕就由不得你了,嘿嘿…”

“太过分了!”

“人家都要跳楼了,他还想着占便宜,天下怎么有如此无耻之人。”

“真想把他按地上狠狠摩擦。”

杨牧的声音不小,楼下不少人都听到了,一群人怒目而视,愤愤的低语出口,如果不是距离有点远,一些激进的只怕已经上前动手了。

杨牧对下方斥责充耳不闻,笑眯眯盯着周韵,全身筋肉却绷劲了,只要她有激烈举动,立马扑过去救下她。

所幸,这种状况并没有发生,周韵面色变幻一阵,从女儿墙上下来,气呼呼要离开,显然是害怕杨牧在她死后糟蹋她的尸体,不敢在他面前跳楼了。

呼!

杨牧暗舒一口气,周韵有所忌惮,暂时打消寻死的念头,也不枉他甘做恶人。

不过,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要彻底打消她的死念,光靠这些还不够,必须得给她一线希望才行。

一念至此,杨牧拦住她,道:“等一下!”

“干什么?”周韵一脸戒备,对他没有丝毫好感。

“留个电话吧,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按照你的情况,用不了多久就会再次寻死,到时候你提前打电话通知我,我去现场等着,毕竟人死后半小时就身体硬了,不好整了…”

“滚!”周韵忍不住爆粗口。

杨牧不为所动,把写有自己电话的纸条塞到她手里,道:“其实不光是你想死了可以打电话给我,就算是不想死了也可以打电话给我,不就是你老公不同意离婚,用杀死你全家威胁嘛,下一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你直接给我打电话,我帮你摆平一切。”

“你会这么好心?”周韵怀疑,横看竖看,他都不像是好人。

“当然,我也不是免费帮忙。”杨牧搓着手,不怀好意的从她身上扫过,“我要是帮了你,你得答应让我整一下…”

……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目送周韵离去,杨牧微微摇头,顺着楼梯下楼,正打算离开现场,却被一名身穿制服的女警拦了下来。

女警看起来二十四五岁,制服特有的紧身魅力,将起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示出来。

哪怕是见惯各色佳丽的杨牧,也忍不住有一瞬的失神,不同于那些白领贵媛柔白肌肤,她的肌肤呈健康的小麦色,却又光华如玉,丝毫不嫌粗糙,加上矫健紧绷没有丝毫赘肉的身体,在制服的掩映下,张力十足,引人遐思。

她叫做林胜男,本是刑警队副队长,却因为脾气火爆嫉恶如仇,审讯中把一名嫌犯打成重伤,被发配到派出所当片警。

在杨牧劝周韵的时候,她已经出现在现场,从围观众人口中了解情况后,以她嫉恶如仇的性子,对杨牧可谓恨得牙痒痒的,这不周韵刚刚脱困,她立马就来找麻烦来了。

“什么事?”杨牧好奇道。

“当街调戏妇女,跟我去警局走一趟。”林胜男冷着脸说道。

“警官,你误会了,我不是调戏女生,我是在救人…”杨牧解释。

“你问问在场这么多人,有人相信你的话没?”林胜男手指朝着周围一指。

“不相信!”

“警官,你别听他胡说,他就是落井下石!”

“警官,这种人渣,就应该狠狠整治,最好是直接枪毙!”

众人气愤填膺的说道,把杨牧“卑劣”的行径添油加醋说了一遍,林胜男闷哼一声,道:“请吧,跟我们去所里走一趟!”

……

派出所。

一处审讯室。

林胜男坐在凳子上,对杨牧进行审讯。

“姓名?”

“杨牧!”

“性别?”

“男!”

“年龄?”

“二十五!”

“职业?”

问到职业的时候,杨牧微微愣神,在几天前在被人问及职业的时候,他还可以很自豪的说自己是军人,可现在…

“无!”杨牧低落道。

“原来是无业盲流。”

林胜男嗤笑一句,接着问道:“说说吧,为什么要当街调戏妇女。”

再三解释,林胜男却根本不信,而且还骂他无业盲流,杨牧不由来了火气,“我说,你是不是有病,真有那个功夫,就应该去解决人家自杀者的具体问题,去把她不肯离婚的渣男老公收拾了,而不是对我这个见义勇为的问东问西。”

“见义勇为,那我要不要给你颁个奖状?”林胜男嗤之以鼻,眼见杨牧不肯招供,她挥挥手让同事离开。

同事刚离开审讯室,林胜男脸色就沉了下来,拍桌子道:“臭流氓,我劝你老实交代,别逼我上手段。”

“上手段好啊,你打算上什么手段,美人计吗?”

杨牧眉头一挑,炽热的目光直直盯着她饱满的胸脯,贱兮兮道:“你可千万不要用美人计,你这种尺寸的要是使用美人计,我还真不一定能扛得住…”

救人反遭诬陷,兵王杨牧被迫离开部队,回到家中却被父母扫地出门,孤身在都市中的他会有怎样的机遇呢……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1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