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天医-孟良, 苏巧巧-都市情感小说

绝世天医-孟良, 苏巧巧-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姑娘,你全家都有病

苏巧巧一双修长的柳眉紧皱,巴掌大的精巧小脸,变得愈发地凝重起来,看看化妆镜中的自己,好像脸色更加苍白起来。

做为宏泰集团新上任的总裁,手掌亿万资产,却拿父亲的病一点办法都没有。

自从三个月前突然昏迷之后,走遍了全球各大医院,遍访天下名医,连那些乡下靠一两个偏方出名的三无郎中都找遍了,却没有任何办法。

二十二岁出任集团总裁,家中的顶梁柱又倒下,自家的旁枝跳得厉害,公司的元老也虎视眈眈,她的压力可想而知。

心中压力颇大的苏巧巧,唯有在公园里的长椅上坐一坐,才能稍缓一点心中的抑郁。

公园里一些锻炼的男人,已经装假不经意地,在她前面走过好几回了,却也只敢偷偷地瞄一眼这精致的女人,特别是那双交叠在一起,裹在肉色丝袜中,修长匀称的大长腿,让每个男人,心中都忍不住升起一些异样的念头。

这种念头也只在心里头转一转罢了,还没有谁有胆子去搭个讪,停在不远处的那柄价值上千万的顶配迈巴赫,彰显着这女子不凡的身份。

这种目光苏巧巧早就习惯了,直接便无视了。

唯有不远处的一张长椅上,一个穿着土里土气的小伙子,直勾勾的目光让她心中不悦,假装不经意地,将手上的车钥匙亮了一下,想让这小子知难而退。

小伙子的眼神精亮精亮的,只是眼眸转动的时候,怎么看都有一种贼气。

孟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饿得厉害,城里不好混啊,在山沟小村的时候,饿了逮只野鸡,抓个野兔,要是能去村里摸只大鹅,炖到皮焦肉紧,啃上一口,那滋味……

孟良一想到这里,肚子叫得更厉害了!

还是师父厉害,道法炼到辟谷境界,进山闭关修炼,说是要飞升,结果九九八十一天后自己开关之后发现,已经凉透了。

看来,修道有成也会饿死的!只有俩光棍的天医门也不能当饭吃!

孟良封了山洞,按着师父的留在墙上的遗言,进城来找一个叫龙飞天的人,结果茫茫人海千万人,又不知那人生辰八字,算都没得算,人没找到,倒是差点把自己饿死。

都说城里人的钱好赚,孟良决定再试一试,就算被人当骗子骂几句,也比饿死强,至于对方亮出来的车钥匙,他根本就不认识是啥牌子。

孟良起身抻了抻身上不知几手的运动服,缓步走到苏巧巧的面前,尽可能地放柔了声音道:“这位姑娘,我观你面相黯沉,中宫有瘟气盘绕,分明就是全家都有病啊!”

苏巧巧那张精致的巴掌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哪怕她涵养再好,也忍不住怒了,“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孟良仔细地想了想,十分认真地道:“家师死了,全家就我一人,我修道勉强达到先天境界,虽说修为低微,却也达到了百病不侵的地步,所以,我没病!”

“倒是你,脚踝有棱骨,足趾纤弱,分明就是母巢未全之相,说白了,就是月事过少,不孕不育!”

苏巧巧的脸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都说男人头,女人脚是摸不得的,男人的头代表着雄性尊严,唯有长辈才可以摸。

而女人的脚,放到古代那是要藏起来,只有自家男人才可以触碰。

现在这个男人,居然摇头晃脑地点评起自己的脚来,让苏巧巧有一种被占了便宜的愤怒。

最让她愤怒的是,他居然说自己脚踝有棱骨,足趾纤弱,这分明就不是什么好话。

她可是知道,在圈子里,有不少人,暗地里疯狂地迷恋着自己的玉足想亲一口而不可得呢,现在却被他说得这么不堪。

虽说自己月事过少,每次只有那么一丁点,就算是他说对了又怎么样,说不定是那位叔伯,打听来的消息,然后派这个人来伺机接近自己呢。

苏巧巧阴沉着脸喝道:“我警告你,不管是谁派你来的,都离我远一点,否则的话,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姑娘,我真的不是骗子,这样吧,有句老话说得好,别看广告看疗效,且让我上手一试,我保证,可以手到病除!”

孟良说着,把衣袖一挽,就蹲到了苏巧巧的跟前,一伸手,就把她那双透明的凉鞋给脱了下来,一双精巧的小脚,也落到了他的手上,啧啧啧,好嫩!就是骨感了一些,摸着手感不太好。

苏巧巧哪料到孟良居然说动手就动手,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脚上一轻又一热,一双火热的大手便捂住了她的脚,轻轻地揉压了起来,又热又酸透着一股怪异的麻劲,更好像有一股热气,顺着双腿,直冲小腹,让她差点忍不住哼叫出来。

孟良心下暗自得意,师父说过,咱这天医门一脉传承的可是道法仙医,这一招亮山门,要震住这个小姑娘还不是手拿把掐的事!

然后,他就觉得后背处一麻,滋滋的高压电流在身上窜动着。

孟良嘎地一声,整个人都僵了,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明心见性的修为,可挡不住十几万伏的高压电击器,更没想到这娇滴滴的小姑娘说动手就动手。

“呸,你个臭流氓!”苏巧巧忍不住骂道,穿了鞋子起身跑出几步,又转身回来,恶狠狠地给了他两脚,又呸了他一口气,赶紧回了车上,开车快速离去。

孟良用了一分钟才算是缓过劲来,就这么躺在地上哀叹了起来,师父果然没骗自己,法不轻传,医不叩门,一点都没错。

苏巧巧开着车子,汇入城市的车流之后才松了口气,那个奇怪的年轻人把她吓得不轻,上来就摸女孩子的脚,不是流氓又是什么。

只不过现在苏巧巧还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好像那股热气一直盘旋在小腹没有散去,然后,她的脸色一变,赶紧找了一家超市停车,买了一包大邦迪奔往卫生间。

十几分钟之后,苏巧巧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往常,月事顶多就是那么一丁点,大邦迪连一片都用不完,还痛得要死要活。

可是这一次,简直就像是决了堤似的!有一种淤塞尽去,全身通透一般的感觉。

她的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那个贼里贼气的年轻人,握住自己双脚时,由脚到腿再到小腹的那股炽热之气。


第2章 吃一顿顶十天

苏巧巧怎么也压不住心中的好奇,决定回去再看一看。

电击器、辣椒水全都准备好,就算那个小伙子是个流氓,自己也肯定能制住他。

小公园里围着一堆人,那个奇怪的贼气年轻人,正跟一个老头说着什么。

苏巧巧又往里面挤了挤,只听那个年轻人说道:“大爷,您这久咳不愈的毛病要治好也简单,你听我指挥,现在吸气,呼气,吸气,再呼气!”

一位脸色蜡黄的老人,在年轻人的指挥下,随着他的节奏呼吸起来,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

只见年轻人在老人的后背还有胸前,用拳头狠狠地连捶好几下。

老人的咳声一顿,面孔都胀得青紫。

年轻人重重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上。

老头剧烈地咳了两声,然后自口中咳出一口带血的浓痰,再咳两声之后,一个鸡蛋大小的肉球被咳了出来。

老头的呼吸明显一畅,盯着地上滚动的肉球傻了。

年轻人拍了拍手笑道:“好了,你这是肺脉淤塞,说白了就是有个肿瘤,现在已经被咳……”

年轻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老人就惊呼着,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肉球,健步如飞地离去,一边小跑还一边叫道:“我怎么可能得肿瘤?我要去医院检查!”

“诶,大爷,这肿瘤咳出来,养两天就没事了啊,你还没给钱呐!”

孟良叹了口气,又一位财主这么飞了。

孟良的目光向四周一扫,笑眯眯地道:“哪位大爷大妈身子骨不舒服,我给您调理调理,给顿饭钱就行,小子已经三天没吃饭了!”

一帮老头老太太齐刷刷地往后退,随便一伸手就是肿瘤癌症啥的,忒吓人了,这小子肯定是在耍手段骗人。

别以为现在老头老太太那么好骗,这年头骗子太多了,傻子自然就不够用了。

苏巧巧却看得真切,她不认为这个年轻人是在骗人,一来是自己亲身有体验,二来,久病如良医,那个脸色蜡黄的老头,得肺部肿瘤的可能性相当大。

“喂,我想跟你谈谈!”苏巧巧向孟良招着手道。

“哟,是这位姑娘啊,你看,我就说了你全家都有病,你偏不信,现在信了吧!”孟良乐呵呵地迎了上来。

苏巧巧粉嫩的小脸一沉,你全家才有病呢。

“啊哟,姑娘,现在骗子多,你可要小心别被骗了!”一位大妈叫道,老头老太太向来无所畏惧。

另一位老大爷还带着浓浓的酸意道:“骗财还好说,小姑娘这么漂亮,被骗了色就太可惜了!”

“咋,你想去骗色啊!”旁边的大妈不乐意地叫道,老头老太太当场就撕巴起来了。

远离了八卦的老年人群,苏巧巧跟孟良保持着三米的安全距离。

孟良打量了一下苏巧巧的脸色,不由得笑了起来。

苏巧巧看着孟良那张带着三分贼气的笑脸,再想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粉面一红,怒道:“你笑什么笑!”

孟良赶紧拱了拱手道:“姑娘体质不错,母巢舒展,血淤尽去,可喜可贺!”

“你是怎么知道……知道我那个的!”

苏巧巧已经羞得指尖都发麻了,跟一个男人谈论自己的月事还是头一回。

孟良脸上的贼笑一敛,淡淡地道:“我乃修道中人,走的就是由医入道的路子,这点小毛病,一眼观过便知,没什么难的!”

不知怎么的,孟良的那种淡然出尘好像打到了苏巧巧的心坎上,或许,他真的行呢?

苏巧巧现在已是病急乱投医了,如果父亲再这么昏迷下去,不仅是宏泰集团土崩瓦解,自己只怕也要被当成货物出卖了。

苏巧巧试探着道:“一中年男子,无征兆的昏迷,医院检查结果却是一切正常,这是怎么个情况?”

孟良一摊手道:“我哪知道啊,很多因素都会导致昏迷的啊!我的修为还没达到隔空神游诊病的境界,所以要看过才知道!”

“可以,我带你去看病人,如果你敢骗我的话,我饶不了你!”苏巧巧银牙一咬,绝定赌一赌。

孟良忍不住挠了挠脑袋,“怎么?现在行医这么危险吗?”

苏巧巧想想那些医闹,还有前阵子市医院被病人家属捅死的医生,点了点头,十分认真地道:“没错,就是这么危险!你还敢去吗?”

孟良哈哈一笑,那张棱角分明,阳刚十足的脸上尽是自信的神色。

“有什么不敢去的,我观你只是中宫瘟气缠绕,又没有白虎凶煞气,恰好我最擅长的就是搞定瘟病!”

“你倒底是医生还是看相的!”苏巧巧怒道。

孟良嘿嘿一笑道:“巫医不分家嘛,都懂一点!”

苏巧巧本来升起的信心,又一次濒临破灭,这个小伙子太年轻了,又是看相又是治病的,怎么看都像骗子。

孟良又要求先吃过饭再去看病,随便找了一家牛肉面,看到他一口气吃了十碗牛肉面,苏巧巧都傻了,这家伙不光是个相师、医生,同时还是个饭桶!

孟良喝光了第十一碗牛肉面的汤,揉了揉肚子打了个饱嗝,“有个六七分饱了!”

“怎么没撑死你!”苏巧巧惊讶地道。

“我辈修道之人,讲究的就是一个炼气化虚,僻谷静修之道,在闭关参悟大道的时候,吃一顿顶十天很重要的!”

“骗子就骗子,还修什么道,你怎么不在山里闭关!”

“我是出来历炼红尘寻求大道超脱的!好吧,骗你的,我师父死了,我终于自由了,可以被滚红尘淹没了,顺便再完成我师父的临终嘱托,来城里找一个叫龙飞天的人收本利,当年我师父指点过他,龙飞天说发达之后要奉上全部家产成为我天医门的附臣。

但是我觉得吧,完全没那个必要,我又没有壮大天医门的雄心壮志,人家真要发达了,固然有我师父的指点之恩,也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不过依靠玄术发达还有后患,我帮他们解决后患,随便收点利息,够我娶媳妇开诊所的就够了!这也算是我劳动所得,可不是我仗着天医门的势欺负人家,你说对吧!”

苏巧巧的脸皮颤了颤,变得无比的古怪。

“你说的那个龙飞天,可是七十余岁,身高大概一米八,国字脸,左手还少了一根小姆指?”

“古稀年,面方十,身高八尺,气宇轩昂有枭雄之相!倒是跟我师父说的对得上,对了,当年他在我师父面前自斩一根小姆指立誓,这也对得上!没错,就是他,咦?该不会是你家长辈吧?”

苏巧巧精致的小脸一下子就阴沉下来了,“现在我可以确定,你就是在吹牛!”


第3章 十一碗牛肉面做诊金

苏巧巧确定了孟良是在吹牛,龙飞天那是什么人?赤手空拳创下的凌海龙家,短短的几十年,就创下堪比那些传承几代甚至是十几代世家的底蕴,这岂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在龙家面前,苏家就是个弟弟,还是最小的那种。

结果现在孟良居然说要取人家的家产,满凌海敢这么吹牛的,仅此一份而已。

他吹不吹的不要紧,医术不会也是吹牛吧,父亲可还昏迷着呢。

一想到这里,苏巧巧的心里更没底了,可是人已经找来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大不了就当是请了一个偏方赤脚郎中碰运气好了。

一路上苏巧巧再没给他好脸色,孟良倒也识趣,也不再吭声。

车子一直到了凌海东部的别墅区,在一栋独栋的大别墅院子中停了下来,一个围着围裙的圆脸妇女跑了过来道:“大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二爷和杨总请了大夫来给老爷看病,现在正在会诊要下方子呢,可千万别像上次似的,差点就……”

就在这圆脸妇女说话的时候,别墅的二楼处,一个面色泛青的年轻男子,正一脸阴冷地盯着这一幕。

“他们居然敢把我绕过去,太过份了,刘妈,这是我请回来的大夫,你带他进去,我去看我爸!”

苏巧巧说着当先蹬蹬地跑进了别墅里,倒是那位刘妈,一脸狐疑地打量着孟良,一边带着他往里走,一边嘀咕道:“这么年轻的大夫,怕不是个骗子吧!”

孟良一脸的哭笑不得,自己也想老成一点,也想胡子一大把,可是年龄就在这里摆着呢,就算现在用易容术改变容貌也来不及了呀。

“刘妈,我是跟她一起来的,你看到了哟!”

“是是是,看到了,进来吧!”

刘妈说着,领着孟良刚进了门。

大厅里或坐或站十几个人,绝大部分都是一身白大褂,气息略显凌厉者,显然是西医一派,而气度沉稳者,则是中医一脉,两伙分对面而坐,泾渭分明。

孟良直接就找了个沙发坐下,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场会诊,或者说对峙。

苏巧巧抱着手臂,依在通往楼上卧室的楼梯口处,面沉如水。

在她的对面,一个西装得体,面带威严的中年人,一个一袭长袍,眼袋下垂,满脸酒色气的老头。

“杨叔,大伯,上次不是已经请过医生会诊了吗?就连国外的西医都请过了,非但没有治好我爸的病,还差点出了大事,怎么这次又请?”苏巧巧一脸不悦地道。

苏巧巧的话,让泾渭分明的那两派脸色都不是那么好看,若不是看苏家在凌海还有几分影响力,都要拂袖而去了。

“你一个丫头片子懂什么!”老头重重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童林道老先生可是给各国政要看病的大国手,能把他请来,已经是给我老头子天大的面子了,赶紧给我道歉!”

苏巧巧冷冷地看了看那个气度沉稳的白胡子老头,老头向她微微一点头,表示接受她的道歉。

那个杨叔打着圆场道:“童林道老先生堪称大国手,我请来的这位宋天南医生,刚刚从国外进修回来,最擅长的就是疑难杂症,最擅长的就是神经外科,号称神手,若不是我请了大领导出面,根本就请不动的,巧巧你别任性误了事!”

那名西装中年人深深地看了苏巧巧一眼,然后起身拿起一个核磁的片子,轻轻地一抖,片子发出一声清脆的炸响声,抖片子这么一个小动作,就显出他深厚的西医确诊功底来。

“苏先生的片子我看了一下,我怀疑是头部颞叶脑部神经异常纠缠所致,所以我建议开颅检查,只要找到病灶,将神经归位,病自然就好了!”

杨叔笑道:“看看人家宋天南医生,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倒底是神手,那还等什么?赶紧安排医院手术吧!”

苏大伯一脸不悦地道:“会诊会诊,童林道老先生还没开口,怎么叫会诊?童老先生,您怎么看?”

那位长袍老者淡淡地一笑道:“脉也号了,病历也看了,我认为是肝气郁任督所致,重点就在于神庭郁堵,地龙三毒汤可解,若是配以针炙以泄焦手法刺百会、上星、神庭三穴,效果会更好。”

现在苏巧巧一下子就陷入了二选一的僵局当中,是宋天南所说的开颅还是童林道的汤药加针炙?听起来好像后者更靠谱一些,毕竟开颅啊,风险太大了!

在选择艰难的时候,苏巧巧下意识地看向孟良,好像这个人才是自己请回来的医生,就是不知道靠不靠谱。

“那个……那个谁,你认为呢?”

苏巧巧的一句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孟良的身上,孟良仍然是一脸纯良的微笑,笑着道:“我认为都不怎么样!”

“放屁!”

苏大伯顿时就怒了,鎏金手仗一抬指向孟良的鼻子喝道:“你哪冒出来的?年纪轻轻的就口出狂言置疑神手宋医生和童林道老先生?巧巧,你看看你,干的这都叫什么事,生怕你爸活得长了是不是!”

杨叔叹了口气,一脸埋怨地看着苏巧巧道:“巧巧啊,不是叔说你,你这是病急乱投医了,你就是再关心老苏,也不能把骗子也请到家里来啊!”

苏巧巧被两位长辈数落得满脸通红,偏偏还无法把孟良的神奇说出口。

这时,从楼上走下一个面色青白嘴唇泛紫的年轻人,身后还带着两名黑西装保镖,一脸颐指气使地喝道:“爸、杨叔,跟他说那么多干什么,把人赶出去就是了!”

年轻人说着,只用眼角不屑地扫了孟良一眼,然后一挥手道:“也别争来争去了,先让童老先生的中药针炙试一试,如果不行的话,就请宋先生开颅,叔的病不能再耽误了,我们必须要承担必要的风险,我来签免责文件!”

苏大伯一脸老怀大慰地顿着鎏金手杖,看着苏巧巧一脸恨铁不成钢地道:“巧巧啊,你但凡有容时三分担当,也不至于把你爸的病情耽误到这个地步,往后公司的事你别管了,专心照顾你爸爸吧!国强,你说呢!”

旁边的杨叔笑眯眯地道:“老哥说得有道理,巧巧啊,我们也都是为了你好啊!”

苏巧巧气得面红如血,三言两语便要将父亲一生的心血全都夺走了吗!


第4章 魂淤生机沉

苏容时看着已经被逼到墙角,无力反抗的苏巧巧一眼,嘴角一挑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再见孟良仍然稳稳地坐在沙发上,眉头一皱道:“他怎么还在这里?你们没听到要赶走他吗?请你们来是当背景的吗?”

苏容时一声令下,两名膀大腰圆一脸横肉的保镖上来就推搡孟良。

“且慢!”童林道突然叫了一声,“既然苏大家大小姐请回来的医生,就一起会诊一下嘛,有我和宋先生在,想必一般的小毛贼的骗术也无从施展,若当真是骗子,只是打出去未免太便宜他的,我童某行医数十载,最痛恨的就是打着中医的名号行骗的骗子了,宋先生,你说呢?”

宋天南看了看孟良笑道:“西医讲证据,一是一二是二,一句话就可知真假!他骗不过我!”

苏容时狞笑道:“既然二位都让他说话,那便让他说好了,如果是骗子的话,就不是让他坐牢那么简单了,我让他当一辈子残废!”

孟良抄着手笑道:“你这个人心术不正,难有善终,自有天收,我也不跟你计较了!”

还不待苏容时发火,孟良便道:“宋先生说要开颅,还只是探查,说明你并没有确认病因!”

“没错!”宋天南点了点头,在西医上,无论是开腹探查还是开颅探查,都是疑难杂症必走的程序,说到哪都没问题。

“天颅的风险我就不提了,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想在脑袋上动刀子!”

宋天南无奈地一耸肩,孟良这话也确实没毛病。

“至于说童老先生的方子,地龙三毒汤,想必是地龙、蟾褪、赤蛇褪、蝎尾勾这副方子吧!”

“没错!”童林道点头道,却仍然没有好脸色,毕竟这地龙三毒汤并非秘方。

“这一剂下去,督脉能不能通不好说,但是病人那双眼睛肯定要瞎!毒素入脑,下半生痴呆也是肯定的!若是百会、天星、神庭三穴再以泄焦的手法那么一刺,就有如火借风势,直接就植物人了!”

“你是说会脑死亡?”苏巧巧大惊道。

“没错!”

“胡说八道,小小年纪敢置疑童老先生的方子,不是骗子又是什么,给我打断他的四肢,戳瞎他的眼睛,让他下辈子去算命吧!”苏容时厉声喝道。

两名保镖得令,一左一右就向孟良扑来。

孟良的眉头微微一皱,出手如电,探就抓住了这两个大汉的一根手指头,一扭现一掰,两个壮硕如熊的保镖,直接就跪在孟良的跟前惨哼了起来,看起来好像扑过来就是为了跪下似的。

“人家主人还没急,你们急什么,我是那位女士请来的,是走是留,她说了才算!”

苏巧巧黑着脸冲苏大伯和杨国强喝道:“我不管你们都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我警告你们,在这间房子里,除了我爸,只有我说了才算,哪怕我爸死了,我也是这间房子的主人!”

孟良松开了手,拍拍两个大汉的脑袋笑道:“这才对嘛,不过就是一个魂淤生机沉而已,哪用得着那么凶险和复杂的招数,宋医生可能听不懂,但是童老先生该懂吧!”

童道林听了孟良的话,捏着下巴上灰黑色的胡子陷入了沉思当中,片刻之后,脸色大变,指着孟良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看来你是懂了!”孟良笑道。

“唯有鬼门十三针可治!可是这种祝由针术早在随着南宋灭亡而失传了!”童道林道。

孟良道:“没错,鬼门十三针我也不会,但是我会另一种手法,可治!”

童林道沉着脸起身,向孟良拱手一揖,然后转身便走,他的几名弟子一脸惊讶地赶紧跟了上去,直到出了门,才道:“师父,您怎么就这么走了?难道那个小子医术真的比你还厉害?”

另一名弟子道:“绝不可能,师父沉浸医道几十年,又身出名门,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就算从娘胎里就开始学医,也不可能超过师父!”

“这已经不是医不医道的事了,事关另一个层面,我们最好不要再插手了,否则的话,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苏家这是被坑害了!走吧,希望那小伙子真的有本事,若是他能治好苏强,回头还真要跟他好好亲近一番!

唉,年少时错过了,没想到,临到入土了,居然又能遇到,幸甚,幸甚啊!不行,这个机会不能错过,我再回去看看,我警告你们,只带眼睛别带嘴!”

童林道去而复返,然后像个乖孩子似的站在孟良的身后,不言也不语,但是脸上的好奇与崇敬长着眼睛的都能看得清楚。

童林道的反应让苏巧巧的心中一惊又一喜,难道说自己真的找对人了?

“孟先生,还请你为我父亲诊病!”苏巧巧说着,拉着孟良就要向楼上走。

苏容时一咬牙,面色铁青地拦到了他们的面前,厉声喝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绝不许这个骗子去坑害我叔!”

苏巧巧气得笑了起来,指着苏容时道:“你凭什么,楼上躺着的是我爸爸!”

“可他是我亲叔叔!”苏容时一脸大义凛然地喝道,“童大夫怕担责任,宋医生的开颅手术才是我们最后的选择!”

童林道对苏容时的指责脸不色心不跳,好像真的没长嘴似的,身后的弟子一脸气忿,却也不敢吭声。

宋天南越想越不对劲,虽然他不懂什么叫魂淤生机沉,但是童林道的反应告诉他,这事不简单,这个锅绝不能背,否则的话一世英名便要付之东流了。

想到这里,宋天南也萌生了退意,赶紧摆手道:“就像这位孟先生说的那样,开颅探查只是最后的手段,如果有其它的办法的话,最好还是试试吧!”

宋天南说着看了看童林道,暗道此人人老成精,他的心中也好奇,然后学着童林道的模样,闭嘴装聋做哑起来。

苏容时面孔扭曲地指着苏巧巧道:“好,好,我就看看你找来的骗子怎么坑我叔叔,真要是出了问题,别怪我不顾亲情!”

“你我之间还有亲情吗?别以为你干的那些事我不知道,等我爸醒了,我险些被绑架的事情,就要好好说道说道了,现在给我让开,否则的话别怪我扇你!”

苏巧巧说着做势欲打,吓得苏容时赶紧闪身,路也被让开了。

苏容时咬着牙,叫上两名保镖,又把苏大伯和杨国强顶到前头,一起跟着上了楼。

孟良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那个中年汉子,面色苍白,额前发青,四肢发僵且指甲还有血纹,确实是魂淤生机沉之症,诊病好像也没那么难嘛,不比给村里大妈治妇科难到哪去。

“你是想快点治还是慢点治?”已有腹案的孟良问道。


绝世天医-孟良, 苏巧巧-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0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