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逍遥医神-陆逍遥, 顾晓柔-都市情感小说

绝世逍遥医神-陆逍遥, 顾晓柔-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我救活他,你待如何?

“大伯,求求你,送我爸爸去医院!”

“不管怎么说,我爸都是你的亲弟弟,你不能见死不救的!”

顾晓柔死死地拽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手臂。

中年男人甩开了手臂,不客气地出声。

“侄女儿,不是大伯我心狠,实在是无能为力呐。”

“刚才医生也来过了,你爸爸是急性心肌梗塞。”

“已经错过了抢救的黄金时间,现在就算送到医院里面,也是白折腾。”

“大伯这么做,也是替你们家着想。”

“这些年,你们被陆家那小子连累。”

“你爸爸丢了家主的位置。”

“你也从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沦落成一个要在别人公司打工的普通工薪阶层。”

“现在,你爸爸这么一发病,走了倒是给你减轻负担了。”

“不然,就你爸这情况,送进医院重症监护室,那得一天一万打底。”

“就你们家现在的情况,肯定是吃不消的。”

此时此刻,宁州三流世家,顾家大宅的宴客大厅里。

一口红木棺材,赫然摆在大厅的正中间。

棺材里,躺着的是顾晓柔的父亲。

顾家上一任家主,顾益生。

半个小时前,顾益生跟大哥顾盛名似乎因为什么事情,发生了激烈地争吵。

顾益生一气之下,提出分家。

结果,突发心梗塞,倒地不起。

等救护车赶到的时候,顾益生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顾盛名直接大手一挥,让佣人找来了一口棺材,打算连夜给顾益生发丧。

顾晓柔眼泪汪汪,不停地摇头:“不是这样的!”

“我爸爸他一定还活着,一定还有救的!”

顾盛名已经没什么耐性了,他这个弟弟死了,正好一了百了。

整个顾家的家产就都是他的了。

“来人,把棺材抬走,让殡仪馆拉走。”

顿时,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保镖上前,分别站在棺材的四个角落。

只见他们坐马沉腰,“吼”地一声,直接将棺材抬起,朝顾宅大门口走去。

“不要!不要!放我爸爸下来!”

“你们这群禽兽!”

“我爸爸明明还有救,你们这是草菅人命!”

顾盛名听得眉头皱了起来,对着佣人道:“你们一个个杵在那里做什么?”

“还不把二小姐的嘴巴给我堵上!”

“在家里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佣人们一拥而上,朝着趴在棺材上,死活不肯松手的顾晓柔围了上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顾晓柔到底只是个柔弱的姑娘。

纵然心中对父亲有万般地不舍。

还是被佣人活生生地从棺材上扒了下来。

痛心疾首!

绝望无助!

顾晓柔的泪水充斥了眼眶,她好恨啊!

激怒之下,她挣脱佣人的钳制,朝着高高在上的大伯顾盛名一头撞了上去。

顾盛名一时不察,直接被顾晓柔的脑袋顶到了肚皮,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当即,他脸色骤变:“顾晓柔,你疯了啊!”

“连大伯都敢打!”

“来人,把这个疯女人拉下去,关起来!”

“砰!”

突然,顾宅森然紧闭的大门,被重重地踹开。

“你们谁敢!”

一道凌厉的声音刚落下,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就翩然而至。

顾晓柔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男人打横抱了起来。

灯光照耀在他的头顶上,将他的面部轮廓勾勒的异常清晰。

顾晓柔呆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陆逍遥感受到这一抹疑惑的目光,往事涌上心头。

当年,陆家遭逢巨变,陆逍遥如同丧家犬般,到处躲藏。

带着他一起逃亡的管家,死在了乱刀之下。

陆逍遥走投无路的时候,是顾晓柔一家,不顾安危收留了他。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如今,贵为凌天医神的他,翻手之间,救人性命,杀人于无形。

各国总统政要、皇家贵族、上流社会人士,求他出手治病的人。

排队都可以绕地球一圈了。

天地之间,任他遨游。

而陆逍遥却选择回国,回到这片故土。

只为替怀里女孩和她家人的后半生,保驾护航。

这世上,谁欺她,辱她,陆逍遥都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陆逍遥没有说话,将顾晓柔稳稳地放在地面上。

“把棺材盖打开,我能救活他。”

简单一句话,直接让在场所有人都惊骇了。

顾盛名更是直接跳了起来,指着陆逍遥的鼻子骂:“哪来的狗东西,敢在顾家撒野!”

“来人,把这个狗东西乱棍打出去!”

话音落下,一群五大三粗的保镖挥舞着棍棒,朝着陆逍遥扑了上来。

陆逍遥刚毅的脸庞上,嘴角微微勾起。

素手一挥,六根飞针“嗖”地划破空气。

紧跟着,那几个保镖就哀叫着倒在地上,来回翻滚。

顾晓柔目光灼灼地盯着面前这个犹如天神般,从天而降的男人,激动地抓着他的手臂。

“求求你,救救我爸爸!”

“只要你能救活我爸爸,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陆逍遥转过头,看着泪眼婆娑的顾晓柔,抬手揉了揉她的头。

随即,他划开笔直健硕的长腿,朝着棺材走去。

“如果你们不想跟地上躺着的人一样,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就放下棺材,打开棺材盖,否则……”

不等陆逍遥把话讲完,负责抬棺材出门的保镖,吓得连忙把棺材往地上一丢,逃开了。

“砰”的一声,棺材重重落地。

这时候,顾盛名一脸鄙夷地走上前。

“小子,这棺材里的人,死因是突发性心肌梗塞。”

“连医生都已经宣判他死亡了。”

“你凭什么大言不惭说能救?”

说话的时候,顾盛名直接拨通了宁州第一人民医院心脏科的著名专家赵主任。

一番通话后,顾盛名得意洋洋地扬声。

“小子,我现在已经打开了视频直播功能。”

“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会同步到各大新媒体平台。”

“在心脏科十几名专家的监督下,你的一举一动都具备法律效应。”

“如果你救不活我这个二弟,我会以私自处理尸体罪和故意杀人罪起诉你。”

“你就等着吃牢饭,把牢底坐穿吧!”

陆逍遥没有说话,他已经把手轻轻地放在了被棺材钉,钉得死死的棺材盖上。

只见他随手一推。

严丝合缝的笨重棺材盖,居然就这么给轻易地推开了。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陆逍遥淡然出声:“如果我救活他了,你待如何?”

顾盛名笑得猖狂,刚才赵主任已经很明确地告诉他。

心肌梗塞的人,脑部缺氧直接就脑死亡。

判定一个人是否真正死亡,就是脑死亡。

他笃定,顾益生死了,死得透透的!

顾盛名冷笑,居高临下地道:“他要是能活过来,我就躺棺材里,睡上个三天三夜!”

“很好。”

陆逍遥嘴角微勾,随即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在顾益生的咽喉部位轻轻一点。

紧跟着,顾益生紧闭地牙关,就跟大活人一样自动打开。


第2章 诈尸!谁给我装棺材里的

陆逍遥在众人的瞩目下,从他随身的半旧不新的背包里,掏出一颗类似巧克力豆的圆形颗粒。

塞进顾益生嘴里之后,他素手翻飞,用银针在各大穴位,迅速飞刺。

此时此刻,在线观看的心脏专家们,有人不由大声惊呼:“这是失传已久的九鹤神针啊!”

“会绝技又怎么样,不过是唬人的小伎俩!”

顾盛名胸有成竹地继续反驳:“就算他把我这个弟弟的尸体,扎出几百个窟窿。”

“我这个死人弟弟,也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突然,顾盛名脸色煞白,双目瞪眼,满脸不可思议!

本来面色青白、笔挺挺躺在棺材里的顾益生。

这时候,居然睁开眼睛,自己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爸爸!”

顾晓柔眼泪横飞地扑向顾益生。

她对着顾益生左看看,右摸摸。

“爸爸,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顾益生被自家女儿这么一通热情地拥抱,搞得有些发懵。

他转头,看向周围人,看到他们都是一副见鬼的表情。

再低头一看,自己怎么躺在棺材里,当即吓得从棺材里,跳了起来。

“我还没死呢,谁给我装棺材里的?”

这话一出,一直在线上观看陆逍遥救人全过程的看客们,哗然一片。

直播平台上,弹幕纷飞。

“我草,诈尸了!”

“什么情况?那个小帅哥给顾益生吃了什么?居然能起死回生?”

“天哪!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医术也太精湛啦!”

“……”

此时此刻,直播平台上正在不停地进流量。

在线的观众一个个群情激动,纷纷对陆逍遥刚才手里拿的那颗药丸十分感兴趣。

而那些以赵主任为首的专家团,却是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就在这些所谓专家要关掉直播的时候。

陆逍遥突然指着偷摸溜走的顾盛名。

“顾家主,现在你可以履行自己的诺言了。”

“棺材是现成的,赶紧往里面躺一躺。”

“我呢,再把棺材板给你钉上,咱们就算两清了。”

突然被喊住的顾盛名,脸色难看极了。

躺进棺材里,再被钉上棺材盖,那他不得活活憋死啊!

“好你个顾益生,平时,看你老老实实,天天大哥长,大哥短地喊我。”

“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等着,想看我怎么死呢!”

“我就说嘛,好好地提什么分家,还突然心肌梗塞。”

“现在看来,你是老早跟这个来路不明的臭小子串通好了!”

“故意要讹上我这个大哥了!”

顾盛名眼珠子一转,直接倒打一耙。

听得身体才缓过来的顾益生,浑身得颤抖了起来。

顾晓柔在旁边看得急了,连忙替自家老爸顺气。

“大伯,你太过分了!”

“明明是你要把我爸爸活活烧死,居然恶人先告状,黑白颠倒!”

“在线整个宁州的百姓都看着呢!”

“大伯,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的!”

这时候,顾盛名把脖子仰得高高的,一脸不屑地扬声。

“在宁州地界,我顾盛名说的话,就是道理,就是公道。”

“顾益生,顾晓柔,你们两父女识相的话。”

“就立刻带着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狗东西,滚出顾家。”

“不然的话,我就放狗咬人了。”

话音落下,接到顾盛名眼色的保镖,已经牵着几条凶相毕露的大黑狗,走了出来。

“汪汪!”

“汪汪汪!”

黑狗不停地冲着顾家父女吠叫。

拴着它们的大铁链子,随着它们躁动的行为。

不停地摩擦地面,发出瘆人的响动。

顾晓柔吓得缩了缩脖子,小时候,她被狗咬过,对狗有莫名的恐惧感。

顾盛名人仗着狗势,对着顾家父女叫嚣。

突然,那几条凶神恶煞的狗,不叫了。

而且,还很是乖巧地坐在了地上,不停地摇尾巴。

这时候,就看到陆逍遥对着几条狗晃动手指。

狗狗的脑袋,就追随着陆逍遥手指晃动的轨迹,摇头晃脑。

突然,陆逍遥的手指停了下来,淡然出声:“去。”

“汪汪汪!”

顿时,几条温顺的大黑狗,直接又变回了凶狠的模样。

它们徒然挣脱粗粗的狗链子,朝着陆逍遥手指的方向,疯扑过去。

“啊!”

“来人啊!救命啊!”

“啊!!我的屁股!”

顾盛名的惨叫声,响彻整个顾家大宅的同时,也击穿了一直在线上观看直播的普通宁州百姓耳膜。

此时,就听陆逍遥慢悠悠地说了句:“既然顾家主不肯兑现诺言。”

“那我只能让人类忠诚的朋友狗狗,来帮顾家主一把。”

说话的同时,陆逍遥手指又是这么随意地一指。

几条大黑狗就朝着狼狈逃窜的顾盛名,飞扑了过去。

“啊!”

顾盛名吓得屁滚尿流,放眼整个大厅,根本没地方躲。

他连滚带爬地躲进了棺材里。

“盖子!快给老子盖上!啊啊啊啊!!!”

这几条黑狗是顾盛名精心饲养出来的。

活活能够将一个成年人撕咬得粉碎。

眼看着它们在自己头顶上空掠过。

顾盛名吓得猛拍棺材板,对着保镖大喊大叫。

保镖们不敢耽搁,连忙把棺材板盖上。

棺材板盖上的瞬间,几条大狗接二连三地扑撞在了棺材盖上。

“咚!”

“砰!”

“碰碰!”

顾盛名瑟瑟发抖地蜷缩在棺材里,浑身冷汗直冒,吓得脸色苍白的他,对着外头大喊。

“顾益生,你给我等着,咱们没完!”

这时候,陆逍遥手里拿着铁锤和棺材钉,很是认真地敲打起来。

一边敲,一边说:“顾家主,跟谁有完,跟谁没完,我不知道。”

“不过,在线几百万观众可都知道,你在棺材里睡上三天三夜的事情,肯定没完。”

顾盛名浑身一抖:“臭小子,你他妈是要憋死我,你这是在谋杀!要坐牢的!”

这话一出,在线几百万观众的弹幕也是炸翻天际。

“对啊,这小子胆子忒肥了!现场行凶!”

“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直播杀人,要不要这么刺激?这小子哪里冒出来的?”

“顾盛名是刨他家祖坟了,这么狠?”

“哎呀,怕什么,他医术这么吊,直接一颗药丸下去不就搞定了!”

弹幕一波接一波,陆逍遥敲打棺材钉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歇。

他嘴角勾起,淡淡出声:“顾盛名,接下来你就好好体会一样被活活憋死的感觉。”

听到这话,棺材里的顾盛名彻底慌了。

他亲眼见识过顾益生被这小子起死回生,对陆逍遥的话,竟然一点怀疑都有没有。

当下,他浑身毛孔颤栗,这种活活等死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晓柔啊,我的好侄女,你快让这小子住手,我是你大伯,是你爸爸的亲大哥啊!”

“二弟,二弟,你快让这小子住手,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都答应啊!!”


第3章 分家!立刻马上分!

“小伙子,我大哥已经得到教训了,不然,就这么算了吧?”

这时候,顾益生对着陆逍遥,打商量地说了句。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帮他们父女解围的小伙子,他心里既是感激,又是疑惑。

陆逍遥停下手里的动作,对着顾益生咧嘴一笑:“益叔,您说了算。”

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顾益生愣了下。

旁边的顾晓柔也是眼睛一亮,是逍遥哥哥,是他!他回来了!

在这个世上,除了逍遥哥哥会喊爸爸“益叔”,就没有第二个人了。

“大哥,你当真什么都答应?”

顾益生试探着问了声:“分家的事情,你先前不同意,现在……”

“二弟,不就是分家嘛。”

“只要你让外头那个疯小子把我从棺材里放出来,我们马上、立刻分!”

听到这话,顾益生连忙对着陆逍遥说:“小伙子,你能不能放我大哥出来?”

陆逍遥没说什么,只见他手轻轻地往棺材盖上一放。

“轰!”

顿时,四块棺材板直接朝四面倒下去。

一口梆硬,连斧头砍,都要砍上十几刀的实木棺材。

就被陆逍遥轻轻一拍,散架了!

顾盛名连滚带爬地从棺材里出来,被一众保镖直接围成圈保护了起来。

“分家,顾益生你凭什么分家?!”

“当年,要不是你擅自收留陆家那个小子,怎么会沦落到这种丧家犬的地步?”

“我没把你们赶出家族、逐出家谱,已经是给你脸了!”

“你和你女儿还给脸不要脸……啊!”

后面的话,顾盛名说不出来了。

因为陆逍遥飞针疾驰,直接刺中了他的檀中穴,疼得顾盛名哀叫一声。

这时候,顾晓柔靠了过来,偷偷扯了扯陆逍遥的衣角,小声地说了句。

“逍遥哥哥,干得漂亮。”

听到这话,陆逍遥愣了下。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居然还能认出来他来。

当年陆逍遥离开的时候,顾晓柔还只是个小丫头。

一晃十年过去了,她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

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只是,那双翦水般,盈盈的眼眸里,总是有掩饰不住的忧愁。

陆逍遥眸光闪了闪,这辈子,他俯仰无愧于天地,唯独对眼前人儿亏欠良多。

“狗东西,别以为你会耍点杂耍,就可以在我顾家耀武扬威!”

“我家里的保镖,全部都是海军陆战学校受训过的。”

“你要是再不滚,我就让他们打断你的狗腿!”

缓过劲来的顾盛名,又开始气急败坏地不停叫嚣。

站在世界之巅的陆逍遥。

拥有无双医术的同时,更是战无不胜,手底下统领千军万马的无上战神。

顾盛名当着陆逍遥的面,说出这种话。

如果被陆逍遥手底下的将领听到,恐怕此时都已经扑跪在地上。

要知道,神怒了,众生会遭殃。

倏然间,整个直播平台的屏幕出现了不间断的闪屏。

“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为什么画面这么不稳定?”

“……”

在一众观众疑惑的弹幕中,直播平台突然黑屏,什么都看不到了。

与此同时,顾家大宅里。

突然冲进来一群全副武装的卫兵。

他们一个个身材健硕如牛,荷枪实弹地将顾宅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严实。

紧跟着,一个身材火辣,穿着低胸秘书套装的长腿美女,划着纤长的白腿,越众而出。

看到来人的瞬间,顾盛名双腿猛地打了个颤。

萧蔷薇是宁州一把手齐领导身边的贴身秘书。

在宁州,也是响当当的呼风唤雨的人物。

在平时,像顾盛名这种三流家族的家主,根本就没有资格近距离地接触萧蔷薇。

更别说是,她纡尊降贵地亲临顾宅。

顾盛名也只是曾经在宁州上层人士云集的顶级慈善晚宴上,远远地见过一回。

顾盛名当即像狗一样,带着一脸讨好的模样,对着萧蔷薇各种谄媚。

然而,萧蔷薇却不为所动。

她径自走到陆逍遥面前,对着他恭敬出声。

“陆先生抱歉,刚才在路上遇到了一点阻滞,我来晚了。”

这话一出,顾盛名傻眼了。

他万万没想到,向来眼高于顶,连世家公子哥都不放在眼里的萧蔷薇。

现在居然会对一个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穿着一身廉价衣服的疯小子,如此毕恭毕敬。

而且,还是低声下气地道歉!?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的陆逍遥,则是眸色淡淡地瞥了眼萧蔷薇。

“萧秘书,来得正是时候。”

“我正好有一件事情,想请萧秘书在场做个见证。”

“陆先生请说。”萧蔷薇从头到尾,一直保持着九十度弯腰的姿势,一动不动。

陆逍遥转过身,对着一直站在旁边不讲话的顾益生,淡淡出声。

“益叔,你想要顾家的哪些产业,直接说出来。”

“萧秘书当场就可以把过户手续给办好。”

“这样省得益叔受累,也省去了很多跑部门窗口排队的功夫。”

顾益生有些手足无措地问:“可以吗?我真的可以想要什么,就要什么吗?”

“当然,只要益叔说出来,我一定替你达成。”

陆逍遥说得笃定。

在旁边脸色难看的顾盛名,当即跳了起来。

“顾益生,你别得寸进尺!”

“大哥,我早就跟你说过的,那些赚钱的产业我都可以不要。”

“我只要集团旗下的那间顾氏大药房。”

不等顾盛名表态,萧蔷薇已经直接让人把手续文件全部都办齐全。

……

五分钟后。

顾晓柔搀扶着顺利拿到分家协议书的顾益生,踏出了顾宅的大门。

陆逍遥紧随而出。

“据我所知,顾氏大药房经营不善,已经濒临倒闭。”

“而且,顾氏集团近日正着急找接盘侠。”

“益叔,您放着顾氏集团旗下那么多盈利丰厚的产业不选。”

“为什么偏偏只选了一间药房?”

这时候,顾晓柔也是插了句:“逍遥哥哥的问题,也是我想问的。”

“爸,这间药房到底有什么好的?”

“值得你差点把自己性命搭进去,都要拿到手?”


绝世逍遥医神-陆逍遥, 顾晓柔-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3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