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命圣尊-夜宁, 萧千兰-玄幻奇幻小说

逆命圣尊-夜宁, 萧千兰-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背叛

夜家城,齐云大陆的一个边陲小城,四面环山,环境优美,宛如一个世外桃源一般。

顾名思义,夜家城,整个城池都是属于夜家的,在这里,夜家就是土皇帝,所有人都要让他们七分,夜家说一,没有人敢说二。

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夜家,不知道统治了夜家城多长时间,不过所幸的是,夜家对待这里的平民百姓还算友好,倒也将整个夜家城管理得有声有色,至起码平民百姓丰衣足食。

这一天,对于夜家城的人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对于夜家,却有着不一般的意义——两年一度的家族大比,此时正在夜家中,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夜府的练武场,几乎挤满了人,男女老幼,全都在盯着比武场上的战斗,眼都不眨一下,生怕错过每一个场面,而此刻,最紧张的自然是那些夜家的子弟。

因为这一场战斗,决定了他们往后两年里,能够拿到多少修炼资源,排名越靠前,得到的修炼资源就越多,同等资质下,实力也就提升得越快。

“下一组,夜寂,夜宁。”

一个身穿灰袍的老者扫视了一眼倒在一旁的修者,面上的表情淡定至极,无悲无喜,仿佛谁胜谁负,对他来说根本无关。

声音落下,但是却没有人动,他们面面相觑,在人群中寻找着夜宁的身影,夜寂率先跳上比武台,目光扫过下方,敏锐地捕捉到了角落处的一名低头站着的白衣少年。

“夜宁,你我兄弟一场,许久未见,不如你就上来,与我一较高下,如何?”

此言一出,场面立刻安静下来,众人顺着夜寂的目光,齐齐落到角落里的夜宁身上。

夜寂紧紧地盯着夜宁的身影,眼底带着一丝紧张。

“夜宁,夜宁!”

此刻,夜宁正低着头,面容沉静,不知在想着什么,夜寂眼底掠过一丝怨恨,连连叫了两声,才将夜宁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好。”

抬起头,少年清冽的眸光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不再犹豫,两脚一点地便腾空而起,稳稳地落在了比武台上。

两年了,夜宁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家族大比的对手,竟然会是他最好的兄弟夜寂,不知道这是家族的安排,还是偶然。

两人四目相对,微微点头,一同向后错开一步,拳头紧握,他们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此时,从握紧的双拳上可以看到,夜宁右手之上,赫然少了一个小拇指!

夜宁,夜家年轻一代的第一天才,而他的父亲,则是夜家家主夜归念。

“喝!”

夜寂轻喝一声,拳头紧握,右手之上散发着阵阵炽烈的光芒,带着“呼呼”的破空之音,气势如虹,直接朝着夜宁的胸膛砸来。

惊人的气势升起,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一拳下去,就算一百斤的巨石也都承受不住。

“还是这么简单直接的攻击方式啊!”

夜宁露出一抹笑意,目光却没有一点轻视,不敢怠慢,连连倒退四五步,一个错身,拳头擦肩而过,如果是以前,夜宁可以直直一拳扫出去,只是……

一拳落空,夜寂并没有放弃攻击,抬脚就是一扫,因为速度太快,隐隐之间,还能看到一道道的残影。

“噗通!”

新力已去,旧力未生,即便夜宁再怎么想闪避,此时也没有办法避开,夜寂的一脚,直接将他扫倒在地,面朝黄土,背朝天。

夜宁还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夜寂根本就不给机会,又是一拳轰了下来。

没有时间细想,夜宁以手撑地,同样一个横扫,将夜寂打倒在地,夜宁则是翻身而起,退到了比武台的另一边。

“夜寂,进步不少啊!”

等到夜寂站起身来,夜宁面露微笑,由衷说道。

两年时间,夜宁因为自身的原因,两人很少见面,可夜宁对夜寂的感情却丝毫不减当年,如今的战斗,又让他找到了当初两人比武切磋时的快感。

“是啊!你还是像以前那么强大!”夜寂同样笑道。

只是听了他的话以后,夜宁眼中却闪过一丝落寞。

“还像以前一样么……”

好在这落寞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夜宁目光又变得坚定了起来,笑道:“来吧,夜家第一天才的名号,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让给你!”

“好!”

夜寂大喝一声,战意被他调动了起来,这一次的攻击,无疑比刚才的那一拳,还要强大——今天,他要拿到这夜家第一天才的名号。

这一天,他等了整整两年!

夜寂拳头快速的挥动着,一拳接着一拳,打出一道道的残影,凝聚在他的身前,足足三十八拳落下,夜寂才缓缓停止下来,而后两手向前一推,拳影铺天盖地的向着夜宁涌了过去,天地隆隆作响。

“好强!这两年他的确进步了不少!”

夜宁眉目紧皱,在心底轻声感叹。

这三十八拳,乃是夜寂最为强大的攻击方式,名为封乾拳,封锁敌人的闪避方位,退无可退,以前他不是没有面对过,但是这一次,却似乎特别的凶猛,隐隐之间,夜宁竟然能够从这封乾掌中,感受到一丝杀意!

这念头只是一瞬,就被夜宁直接否定,夜寂是他多年的好兄弟,又怎么会杀他呢?

“寒刃掌!”

没有时间思考太多,夜宁化拳为掌,玄力凝聚在双手之上,闪闪发光,一掌接着一掌,如利刃般散发着闪闪寒光,迎着封乾拳涌了过去。

“嗯?”

突然,夜宁面色一变,断指处传来了一阵刺骨的疼痛,让行云流水的一套掌法停顿了一下,玄力如潮水般退去,寒刃掌也烟消云散。

“不好!”

夜宁心中骇然,看着铺天盖地的拳影,没有丝毫闪避的方法,只能以肉身去硬憾。

“砰砰砰!”

封乾拳三十八拳,全数落在了夜宁的肉体之上,宛如一柄巨锤,敲击在夜宁的肉体之上,更敲击在无数围观的家族弟子心底。

当攻击完全消散,夜宁身上的白衣,已经被鲜血染红,“噗通”一声半跪在比武台上。

“夜宁……居然输了?”

“他可是家族第一天才啊,怎么会输?”

“刚才寒刃掌突然消失,到底是什么回事?”

……

一时之间,台下无数议论声哄然而起。

“果然,无论我多么努力,也无法改变结局!”

没有心思理会这些议论,夜宁低着头,勉强支撑着身子不让自己倒下,心中苦涩无比。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夜宁才缓缓的站了起来,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对夜寂说道:“恭喜你,夜寂!你赢了!”

说完以后,夜宁一瘸一拐地慢慢向台下走了下去。

“夜宁……”

夜寂嘴唇动了动,却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任由夜宁缓缓的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

“夜寂,胜!”

灰袍老者的声音响起,人群中传出阵阵欢呼声。

这一天,夜家第一天才名号易主。

夜宁重新站回角落,眼底的落寞不加掩饰,。

他突然发现,夜寂似乎与以前不同了,似乎在他刻意逃避的那两年里,有一些东西发生了无法扭转的变化。

他体内的玄力正在缓慢的流失着,到此刻,已经连一套功法都没有办法施展出来了,就像刚才,玄力重归天地,一身修为无处施展,如此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会失去所有玄力,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两年前的那场变故!

如果不是凭借着这两年的疯狂锻炼,有了绝佳的身体素质,刚才夜寂那一拳,就足以让他成为一具尸体了。

摇了摇头,夜宁无心再去看台上比试,转身离开了广场,而后方,夜寂发现夜宁离开了广场,目光一闪,与周围人说了一句,便跟了上去。

另一边,夜宁一个人在家族偏僻处游荡着,心内一片荒凉,其实,这些事情,他都早有预料,少了一根手指,他连沟通天地玄气都是一个问题,更别说修炼了,纵使再多的不甘,也只是给他人平添笑料。

“难道我注定只能是一个废人么?”

“没错,你就只能是一个废物!”

一个声音打断了夜宁的胡思乱想,转眼望去,夜宁心底突然多出许多茫然。

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在台上打败他的夜寂。他如何也想不到,如此话语,居然会从他十年的好兄弟口中说出!

“八年来,三届大比,我一直屈居第二!直到今日,我才终于在家族的见证之下,成为了夜家第一天才!夜宁,死心吧,你已经是一个残废之人,再也不能修炼了!”

夜寂咧嘴大笑,眼中露出一抹得意的张狂,肆无忌惮地看着夜宁的落魄。

茫然中,夜宁抬起头,目光定在夜寂身上,在他心底之下,已经有了一些猜想。

“妈的!都已经成为了废物,竟然还敢用这种眼神来看着老子!”

被夜宁这样看着,夜寂心底莫名地一慌,一股无名之火被挑了起来,上前一步直接一巴掌抽在了夜宁的脸上,只一瞬间,夜宁的脸颊便肿了起来,五个红色的指印,异常的显眼。

“夜寂,你就是这么对你的好兄弟么?”

摸了摸发烫的脸颊,夜宁眼神突然凝聚起来。此刻,他已经意识到了夜寂的变化,就算他心中有再大的波澜,也不会表露出来。

他,不会软弱给别人看!

“好兄弟?我恨不得你去死!”

夜寂咬牙切齿,一脚踢在了夜宁的小腹之上。毫无防备的夜宁,直接被他踢飞出六七米远,狠狠摔在地上,一阵窒息。

“八年!你一直都是夜家第一天才!而我,就只能活在你的影子里,凭什么!我哪里不如你!”夜寂突然疯狂起来,大声的咆哮着。因为激动,他脸色涨红,青筋爆现,宛如一个疯子一样。

夜宁冷冷地看着面目狰狞的夜寂,一言不发,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原来兄弟情也不过如此。

倒在地上的夜宁,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无尽的荒凉。

“你笑什么?”夜寂突然变了脸色,阴鸷地盯着夜宁。

陡然间,声音停止,夜宁语气已经变得冰冷无比:“如果不是因为我断了一指,今日,又岂能轮到你在这里嚣张?”

第2章 阴谋

夜宁再也没有天才之名加身,这一点他早有预料,只是没有想到,昔日兄弟如今竟然要如此奚落他。

可是无论夜宁心中在想什么,夜寂也无心去管顾了,此时看到夜宁大笑过后再无动作,眼神更加阴毒。

这一幕不由得让他回想起以前被夜宁支配的恐惧,那时候的夜宁,夜家第一天才,何等风光,只要他认定的事情,那些跟随在他身边的人,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愿。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当年了!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夜宁的脸颊之上,这一次夜寂还蕴含了几分玄力在其中,夜宁的嘴角立刻便渗出了一缕鲜血。

如今的夜宁,在夜寂的眼中,就是他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宰割,当然,他要发泄的,更是那八年里面受到的屈辱。

因为夜宁天资卓绝,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被自己的父亲责骂,鞭打,正因为如此,夜寂才会痛恨夜宁,甚至在睡梦中,也想要将夜宁踩在脚底之下。

“真当我是好欺负的么?”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何况夜宁以前还是夜家第一天才,即便如今修为倒退,也不会任由夜寂蹂/躏!

丝丝玄力凝聚在左手之上,拳头握得啪啪作响,夜宁没有犹豫,直接一拳朝着夜寂的鼻子打了过去。

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夜寂根本没有想过夜宁会反抗,猝不及防之下,鼻子上一片殷红,鲜血顺流而下。

一拳落下,夜宁没有停止,连连出拳,朝着夜寂的小腹处轰去,想要趁着这个先手的机会,将夜寂拿下。

“你还敢还手!”

夜寂同样是夜家的天才,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勃然大怒,一双拳头犹如铁拳,大开大合之间,狂风暴雨般席卷夜宁。

拳头势如破竹,夜宁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他的攻击在夜寂的眼前,就像是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噗!”

很快,拳头便轰在了夜宁的胸膛之上,体内血气一阵沸腾,大口大口的喷着鲜血,染红了脚下的黄土。

“你以为,你还是当初的天才么?”

夜寂冷笑连连,他没有留情,直接来到了夜宁的眼前,一步踏出,踩在了夜宁的胸膛之上。

“咔嚓嚓!”

夜寂的力量十分强大,而且还有着玄力萦绕在脚上,夜宁能够清晰的听到胸骨断裂的声音,而他的胸膛,也渐渐的凹陷了下去。

“呃啊……”

忍不住痛呼一声,一口白牙已经被鲜血染红,咬紧牙关,拳头紧握,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字一顿的说道:“夜寂,他日如果有机会,我定然会与你清算今天的事情!”

“哼!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今日,我就要杀你!”

夜寂冷笑一声,眼中寒芒一闪,杀意腾腾,本来他只想给夜宁一个教训而已,但是如今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他不想留下任何隐患!

话音刚落,玄珠飞速旋转,在他的拳头之上,更为强大的玄力在快速凝聚着。那浑厚的元力,根本就不是如今的夜宁能够抵挡的,如果轰下来,他必死无疑!

“停手!”

破空之音在夜宁耳边掠过,当他绝望的闭上双眼的时候,一声呵斥传了过来,而夜寂的拳头,仅仅离夜宁只有一寸距离!

睁开眼,一个女子怒气冲冲的女子走了过来。

夜宁心中一喜,这是他的未婚妻范蓉蓉,想到在危机关头,救下自己的竟然是她,夜宁悲凉的心中徜过了一丝暖流。

可是,还没等夜宁开口,范蓉蓉便率先开口,说道:“夜寂,你疯了么?即便他如今是个废物,也是夜家家主的儿子,你杀了他,你可想过后果?”

“废物……”

这两个字犹如针刺一样,插在了夜宁的心头之上,刚有几分色彩的眼眸也暗淡了下来,本就身受重伤的夜宁,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

天才之名陨落,连自己的未婚妻都这样不屑,心中那一道暖流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寒冷。

两年前断掉一指,夜归念将他送出了家族,不闻不问。

如今回来参加家族比试,丢失天才之名,又被自己的未婚妻如此奚落,夜宁的心中仿佛已经找不到活下去的希望。

在过去的两年里,他不是没有努力过,只是今天已经证明了,他的那些努力,不过是自我安慰的玩笑罢了。

被范蓉蓉这么一呵斥,夜寂心中的愤怒也慢慢的平息了下来,怨恨的看了一眼夜宁,低下头颅说道:“蓉蓉,对不起。是我太过冲动,如果不是你提醒,恐怕我会犯下弥天大错!”

范蓉蓉,落叶城中范家的庶女,范家在落叶城中乃是数一数二的家族,地位比夜家城还要更胜一筹。

当夜宁还是夜家第一天才的时候,范夜两家便订下了婚约,两人自小相识,范蓉蓉也待他不错,所以在第一眼看到范蓉蓉的时候,夜宁心中才会有一丝感动。

只是如今,好像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怎么?看什么看?你已经是一个废物了,难道还要我和一个废物共度一生么?”

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夜宁,范蓉蓉脸上全是讥笑之色,丝毫没有关心。

顿了一下,她又笑着说道:“忘了告诉你了,我现在,已经是夜寂的未婚妻了!”

“你说什么!?”

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轰炸在夜宁的心头之上,那一刻,他面色发白。

兄弟之情变了,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家族竟然连他自小便订下的婚约都改变了,而他对于这一切却丝毫不知,仿若一个傻子。

在夜家,他算是什么?弃卒么?

“哈哈哈……夜宁,我和蓉蓉情投意合,实力相当,自然是般配。你这个废物,还是乖乖的回乡下吧,以后最好不要让我看到,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夜寂在张狂的笑着,他没有说出来的是,他要抢走夜寂以前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他的女人!

“蓉蓉……”

夜宁张了张口,刚想继续说下去,便被范蓉蓉打断了,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厌恶,不耐烦的说道:“做废物也要有做废物的觉悟,你以为蓉蓉还是你叫的么?”

“今日我救你一命,以往我们的情缘,在此我也算还清了,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说完这句话以后,范蓉蓉不再多言,转身离去,而夜寂也松开了压在夜宁胸膛上的脚,追着范蓉蓉的步伐,离开了这里,不再看夜宁一眼。

这一天,夜寂是赢家,不仅将夜宁的天才之名夺下,还让他亲眼见证了女人被抢的滋味,羞辱了他一番,让他憋了八年的怨气全数释放了出来,实在是痛快。

“呵呵……”

缓缓从地上爬起来,靠在一块大石之上,夜宁呵呵一笑,却是苦涩无比。

齐云大陆是一个玄师的世界,以十指为根基,合五行,沟通天地玄力,积蓄力量。

玄师分为五个阶段,从低到高分别为炼气期,炼体期,炼骨期,炼心期,五行期。

而在成为玄师之前,则有一个入灵期,入灵期修者,还算不上是真正的玄师,只能初步调动天地玄力而已。

夜宁想要断指重生,要么依靠天材地宝,要么有炼骨期玄师的精血,可是无论是这两种之中的任何一种,都不是夜家可以得到的。

“两年前……”

看着手上的断指,轻叹一声,夜寂的思绪缓缓的飞了回去。

那一次,他和夜寂外出打猎,夜寂不慎落入猛虎的洞穴之中,差点死在猛虎的利爪之下,形势危险至极。夜宁竭尽全力援救,最后成功将夜寂救了下来,但是他也因为那一次,断了一指。

“或者,夜寂的阴谋在那时候,便已经开始了吧!”

一天的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事情,这一刻,夜宁想到了很多,也越发觉得夜寂这个人的可怕。

以前他父亲常说,知人口面不知心,到今天,夜寂才真真正正的体会到。

“可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吧……”

如今他已经是一个废人,想到自己的状态,夜宁眼中一片空洞。

以往冒着生命危险救下来的人,如今却这样对他,夜宁轻声的叹了一声,抬高了头颅,轻轻的合上了双眼。

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自眼角中滑落,和那些还没有凝固的鲜血混合在一起,缓缓滴落下来。

夜寂现在浑身都是伤痕,除了胸骨断裂,他的身体上,同样伤痕累累。

他累了,任由鲜血不断流出来,他想就这样死去,人生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了意义,亲情,爱情,力量,全都离他而去,那么他即便再挣扎,又有何意义呢?

“表弟,表弟,表弟……”

浑浑噩噩中,夜宁感觉到一双柔软的手掌在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庞,她的声音很好听,似曾熟悉,却又仿佛重来没有听过。

“我已经不是夜家的天才了,你走吧,再也不会有人关心我,我只不过是一个废人罢了!”

断断续续的说着,夜宁想要拍开那人的手掌,只是他现在根本就动弹不了,只能不断的重复着那几句。

“无论你是不是夜家的天才,你都是我表弟!”

那人说着,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将夜宁紧紧的拥在了怀中,那一刻,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夜宁的心仿佛平静了不少,同时再也承受不住伤口的疼痛,晕了过去。

第3章 道歉

“咳咳……”

不知道过了多久,夜宁缓缓睁开了眼眸,缓缓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景,这里,是他以前的房间。熟悉而陌生,他已经两年没有在这里住过了,但是却十分干净,丝毫没有灰尘。

“吱呀……”

房门被推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走了进来,风韵犹存却满脸忧色。

“母亲!”

此人正是自己的母亲许素秋,听到夜宁的声音以后,来到夜宁的床边,直接抱住了夜宁,泪水滴落在夜宁的肩头之上,连连说道:“宁儿,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了……”

两年,足足两年,许素秋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但是她心中却无时无刻担心夜宁的安危,无数次想要探望夜宁,都被夜归念拦了下来。

如今再次相见,母子相聚,她又如何不落泪?

在许素秋身后,是夜宁的父亲夜归念,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十分熟悉,但是夜宁一时之间,却没有想起来。

“夜宁,这是你的表姐许青青,你们好多年没见了,就是她救你回来的!”

稳定好情绪以后,许素秋轻声的说道。

“原来是她!”

夜宁心中一下子便想了起来,这许青青只是在他八岁那年见过一次,想不到竟然是她救下了自己,想起许青青说的那句“无论你是不是天才,你都是我的表弟”,夜宁心中不由得一暖。

“表姐,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可能我已经死了!”

夜宁微微点头,心中感激无比,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他才知道谁才是真正对自己好。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夜归念开口,他的面色阴沉,不怒而威,声音如若钟雷:“我不是吩咐过你不要回家族了吗?怎么又自己跑回来了?”

“我要参加家族之战!即便如今我是一个废物,我也要回来参加,我还是夜家的一份子,我还是你夜归念的儿子!就算输,我也要输得有尊严,而不是做一个不战而逃的懦夫!”

夜宁的声音字字铿锵,面对自己的父亲依然没有退让,他有他的尊严,他更不想一辈子就呆在乡下,默默无闻的死去。

“唉……”

良久,夜归念长叹了一声,面色也缓和了几分,说道:“宁儿,家族中的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只恐怕夜家要变天了!”

夜归念自然知道自己儿子心中的怨愤,自己又何尝不思念儿子,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流了多少次泪。

但是身为夜家家主,在夜宁断掉一指以后,他便知道,夜家要变天了,所以他才会将夜宁送到乡下,不敢告诉任何人。

这两年来,他一直筹备着如何应对那些暗藏祸心的族人,没有时间,也不敢去见夜宁一面,父爱如山,夜归念对夜宁的爱,是如此的沉重。

一声轻叹,夜宁仿佛觉得自己的父亲苍老了许多,那个铁骨铮铮的男儿,他心中的英雄,那一声轻叹中,到底包含了多少无奈。

以往的怨恨,也在这一声轻叹中,烟消云散。

“父亲,是孩儿任性了!”

夜宁低下了头颅,想到了两年前便开始的阴谋,他知道父亲这样做,也是逼于无奈。

“我夜归念的儿子,就该有这份血性!你休息吧,我去去就来!”

夜归念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踏出了林天豪的房门,不多时,夜归念再次回来,他手中拽着一个人,正是夜寂!

“道歉!”

将夜寂推到夜宁的床边,夜归宁冷冷的说道。

他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仿佛是一块千年寒冰一样,让人心底发颤。

“家主,拳脚无眼……”

“啪!”

夜寂还没有说完,夜归念便一巴掌打在了夜寂的脸上,强大的力量让夜寂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上——这一幕,和夜寂抽夜宁的时候,何其相似。

“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啪!”

夜寂的声音已经有了几分愤怒,但是夜归念却不敢不顾,快速出手,再次打在了夜寂的另一边脸颊之上。

对于夜寂做的事情,夜归念心知肚明,他根本就不想和夜寂废话,心中只有怒火。他要让夜寂知道,即便如今夜宁不是天才,但是他还有一个爹,是夜家家主夜归念!

“道歉!”

久居上位,夜归念自然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此时全数落在夜寂的肩头之上,眼神冰寒,仿佛只要夜寂敢说一个不字,夜归念便会直接将他抹杀!

“夜归念,你好大的威风!”

正在这时候,一声爆喝传了过来,不多时,夜宁的房间便挤满了人,那些人全是家族中的长老,为首的正是夜寂的爷爷夜澜狂!

“拳脚无眼,损伤在所难免,你这样偏袒夜宁,未免太过过分了一些吧!”

夜狂澜一头白发,眼眸中散发着闪闪精光,丝毫不将家主夜归念放在眼中,大声的质问。

也正是他,一直想要夺取夜归念的家主之位,自从夜宁断掉一指以后,更是变本加厉!

这是夜宁第一次见识到家族中的争端,那一刻,他知道了自己父亲这两年承受的压力有多么大,也彻底的明白了,这根本就是夜澜狂一手策划出来的阴谋!

“哼!”

冷哼一声,夜归念一步踏出,挡在夜澜狂的身上,玄珠在手腕之上疯狂旋转,将全身的玄力都调动了起来,一股无形的气势涌向夜阑狂,整个房间的气氛,一下子便凝重了起来。

夜归念牙关紧咬,一字一顿的说道:“老家伙,你如果不服气,我们就出去打一场,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我都要让夜寂给我儿子道歉!”

其余那些长老还想要说什么,可是被夜归念的眼神扫过以后,如坠冰窖,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不敢再多言半句。

夜归念乃是夜家的第一高手,实力强大无比,无人是他的对手,否则夜澜狂也不用如此煞费苦心,将自己的孙子送入虎口,上演一出苦肉计来废掉夜宁的一指。

冰冷的声音宛如一盘冷水落在夜澜狂的眼中,那一刻,他才想起眼前的男人是夜家家主,更是夜家第一高手!

“哼!”

冷哼一声,憋红了脸的夜澜狂不再多说什么,但是也没有离去,将目光放在了夜寂的身上。

“夜归念,总有一天,我会将今日所受的屈辱,统统还回来的!”

夜澜狂徒孙两人心中的想法一致,夜寂对于夜宁的怨恨也更深一层,但是他却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缓缓走到了夜宁的床边。

“夜宁,对不起,是我下手太重了!”

不情不愿,脸上没有半点真诚,但是道歉还是从夜寂的口中说了出来。

不说出来,他可不认为自己还有命走出这个房间——即便是他爷爷在这里,恐怕也没有办法保他周全!

“滚吧!我以后不想见到你,我也不接受你的道歉!”

夜宁看都没有看夜寂一眼,声音已然没有了往日的情谊。

夜宁不会接受他的道歉,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这个曾经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一个自己用命救回来的人,却想要取他的性命,这样的人,于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你……”

夜寂被夜归念连抽两掌,心中本就憋着怒气,此时再次看到夜宁如此面容,差点就爆发了出来。

可惜,当他接触到夜归念的眼神以后,还是硬生生的按捺下这股怒火。

“我们走!”

夜澜狂怨恨的看了一眼夜归念一家,大袍一甩,率先离开了夜宁的房间,那些跟随他而来的长老,也接着离开了。

“爹,谢谢你!”

亲眼目睹夜归念为了自己,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夜宁心中剩下的,就只有感动了,他看着自己的父母,还有一旁没有说话的表姐,声音哽咽,说道:“爹,娘,表姐,谢谢你们,以前是宁儿不懂事!”

“怪不得你,倒是我这个父亲,没有能力保护好你!”

粗糙的大掌轻轻的抚摸着夜宁的脸颊,擦掉他脸上的泪痕,夜归念言语之中满是愧疚,直到此时夜宁才发现,两年未见的父亲,头上已经有了不少的银丝。

“宁儿,不是父亲不想见你,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那些人全是夜澜狂的支持者!我自己一个人没有关系,但是我怕他们对你下黑手啊!”

轻轻的将夜宁拥在怀中,夜归念缓缓说着,到最后,他的声音都哽咽了。

“爹,以前是我误解了你,你安心处理家族的事情吧,明天一早,我便离开家族!”

这一次,夜宁离开心甘情愿,知道自己的父母还关心着他,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而且从刚才的阵势来看,隐隐之间,夜宁已经感觉到夜家将要掀起一场风暴了。

“素秋,你也去吧,明天一早,你们便离开!如果顺利,很快我便会去找你们的。”

许素秋一直在家族中,对于家族的事情,比夜宁更加清楚,此时听到夜归念的安排,直接便同意了下来。

第4章 袭击

一夜无事,一夜未眠,这晚,夜归念,许素秋和许青青三人都留在了夜宁的房间之中,静静的等待着天明。

“以后,都知道还能能不能看到你们了,唉……”

看着房中的几人,又想到了家族中现在的状态,夜归念心中轻叹了一声,想要说出来,却终是什么都没有说。

家族的事情,由他来处理,如果失败了,远走他乡又何妨,只要保得他们母子二人平安,夜归念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夫妻连心,许素秋仿佛感受到了夜归念的担心,温情的看着夜归念,点了点头,她是个话不多的人,但是对于丈夫心中所想,他却是能够猜的七七八八。

一夜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夜色刚刚亮,夜归念带着夜宁和许素秋,背上了包裹,偷偷的潜出了夜家,很快便来到了夜家城之外。

一路无话,直到出了夜家城三四里地以后,夜归念才停下来,开口说道:“素秋,以后便委屈你了!”

临行离别,夜归念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也难得露出了几分柔情。

许素秋眼中泛着泪光,银牙紧咬,轻轻的点了点头,能够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却又要夫妻分别,无论是哪一种,她心中都不好受,她怀念的是那段无忧无虑,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日子。

如果可以,她宁愿不要夜家家主夫人之位,只愿做一个平凡的小女子,相夫教子。

“宁儿,以后你就是男子汉了,要好好的照顾你母亲,知道吗?”

轻轻拍了拍夜宁的肩膀,夜归念叮嘱了一番以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记住,如果我没有去找你,千万不要回夜家!”

“父亲,孩儿明白!”

夜宁点头,郑重的说道。

明白了夜归念的苦心以后,夜宁才知道自己以前怨恨父亲的想法,是有多么的幼稚。

看了看天色,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夜归念摆了摆手,示意两人赶快离开,许素秋和夜宁心中虽然不舍,但是还是转身离去了。

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夜归念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等到他们彻底进入了密林以后,两行清泪流了下来,整个身子一阵颤抖。

亲手送走自己的妻儿,他心中又何尝好受?

许素秋和夜宁一路前行,周边的花草树木也越来越茂盛了,整个密林显得十分的寂静,隐隐之间,带给两人一种压迫感。

“哟……这不是夜家夫人和夜家公子吗?天刚亮,这是要去哪里啊?”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树木之上突然蹿下了几个人,脸上带着阴森的笑容,挡住了夜宁的去路,为首的一个男子长着刀疤脸,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

夜宁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眉头紧皱,挡在了许素秋的眼前,大声的喝道。

“我们……自然是送你上西天的人!”

刀疤男冷笑一声,眼中精光闪闪,身上的气势顿时释放了出来,倏地抽出了腰间的大刀,朝着夜宁的头颅直劈而来。

这刀疤男,竟然是入灵五段修者,和炼气期也不过是一线之隔而已,绝对是强者!

“宁儿,小心!”

许素秋大惊失色,拉着夜宁直接往后拖了三四步,堪堪避过了当头而来的一刀,而刀疤男身后的那些人,也在这时候围了上来,将两人包围在中央。

“你们是范家的人?”

化解这一记攻击以后,许素秋扫了一眼这五六人,面若冰霜,冷声说道。

对于家族中的事情,她比夜宁更加清楚,夜澜狂想要和范家勾结,夺取夜归念的家主之位的事情,她早已经知道了。

而眼前的这几个,放在夜家中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却十分面生,许素秋自然想到了是范家的人。

“家主夫人,你真聪明。可惜,聪明的人,活的都不太长久!”

刀疤男大手一挥,其余那几人一拥而上,玄力滚腾,纷纷朝着许素秋涌了上去。

对于他们来说,夜宁已经是一个废物,许素秋虽然是家主夫人,但是同样达到了入灵五段,实力不容小视,只要摆平了她,夜宁自然跑不掉。

他们这一次奉命前来截杀两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地裂掌!”

许素秋平常话不多,但是此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十分的骇人,她大喝一声以后,玄力集中在手掌之上,一掌轰下。

“轰!”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强大的玄力以许素秋为中心,玄力四散,轰鸣之音滚滚,除了刀疤男,其余那些人全都被震退了四五步。

许素秋并没有停留,主动迎着刀疤男冲了上去,脚步妙曼,步态轻盈,“啪啪”两声,直接抽打在刀疤男的脸颊之上,瞬间肿了起来。

“臭娘们,竟然敢打我!”

刀疤男怒吼一声,大手虚空一抓,直接摁住了许素秋肩膀,凶光毕露。

他们是范家的人,夜家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乡巴佬而已,如今的许素秋,已然伤害到了刀疤男作为“城里人”的自尊心。

“动手!”

将许素秋钳制住以后,刀疤男冷哼一声,那些被逼退的人全都涌了上来,一掌接着一掌,打在许素秋的身上!

“噗!”

一口鲜血自许素秋的口中吐了出来,她的面色也苍白了几分,即便她的实力不弱,但是终究难以对付这么多人,更何况她的对战经验不足,在刀疤男的面前,暴露的弱点实在是太多了!

“娘!”

夜宁怒吼一声,立刻冲了上来,拳头紧握,拳头犹如秋风扫落叶一样,朝着刀疤男蜂拥而去。

“滚!”

刀疤男大喝一声,手中的大刀横扫,直接将夜宁的攻击化解,同时去势不止,将夜宁掀翻在地。

换做是以前的天才夜宁,刀疤男还会顾忌几分,现在,夜宁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不要管我!快走!”

许素秋疯狂的运转玄力,挣脱了刀疤男的舒束缚,抬脚横扫,将她身后的人扫出一边以后,大声的喝道。

“不,我不走!”

从地上爬起来,夜宁想要再一次冲上来,但是许素秋已经来到了他的眼前,塞了一枚戒指在夜宁的手上,说道:“快走,你是我们的希望,如果你没了,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说着,许素秋手中打出一道玄力,直接将夜宁送出了几百米开外。

可是,正因为这短暂的耽搁,刀疤男已经挥舞着大刀攻了上来,一刀砍在许素秋的手上,直接断了一臂,鲜血淋漓,血肉翻飞。

“娘!”

许素秋强忍着疼痛,疯狂的调动玄力,挡下几人的攻击,她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气息也越来越微弱,而夜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却什么都做不了!

“去死!”

刀疤男冷哼一声,大刀散发着寒芒,直接刺入了许素秋的胸膛,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带出一片血花,许素秋的眼眸,也渐渐的暗淡了下来。

“快……走……”

许素秋缓缓的倒下,趁着还有几分力量,拖住了刀疤男的双脚。

“娘……”

夜宁泪流满面,心一横,在密林中快速的奔跑,远远的逃离了出去。

他想上前去救他母亲,但是他没有实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眼前。他知道,母亲是为了救他而死,如果回去,只会让母亲白白牺牲!

他要活下去,找夜澜狂报仇,找范家报仇,今天所经受的一切,夜宁都要他们还回来,十倍,甚至是百倍。

“滚!”

眼睁睁的看着夜宁离去,刀疤男怒不可遏,一道道砍在许素秋的后背之上,场景血腥至极。

而那几人,则是朝着夜宁消失的方向冲了过去,他们这一次的任务,是要将两人都杀掉,绝对不能容忍夜宁逃脱!

“轰!”

身后传来轰鸣之音,夜宁满面泪水,牙关紧咬,但是他却没有回头,他知道现在一切已成定局,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完成母亲最后的心愿——快走!

所幸夜宁断指以来,并没有荒废修炼,他没有办法接引天地元力,但是他的肉身,却被他锤炼了不知道多少次,早已经拥有了常人没有的耐力,疯狂的奔走在密林之间,那些人竟然没有办法追上他的步伐。

一天一夜的逃亡,筋疲力尽,确定没有人追上来以后,夜宁找了一处偏僻的地方,隐藏了起来。

“呜呜呜……”

此时,再也没有办法抑制心中的悲伤,夜宁倒在草丛之中大声的哭了起来。

脑海中,一幕幕场景滑过,全是母亲的温柔和微笑,还有刀疤男大刀刺入母亲胸膛的场景。

那一刻,他恨,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母亲,恨自己违背了对父亲的承诺,刚说好要照顾好母亲,如今已经阴阳相隔。

“范家,你等着!”

不知道哭了多久,夜宁抹去了眼中的泪痕,目光坚定,在心中暗自发誓,即便他没有办法修炼,也要将范家杀个鸡犬不宁,无论用什么方式!

逆命圣尊-夜宁, 萧千兰-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97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