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暖,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夏小暖,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第1章 你会帮忙吧

夏小暖看着面前躺在血泊的男人,浑身的血液都静止了,那张苍白的脸颊,是她曾经想要刻在脑海里一辈子的男人。

“暖……暖……”

男人吃力的伸出手想要拉住他,每说一个字,就有鲜血从他的嘴角涌出。

夏小暖心痛的无法呼吸,她缓缓的蹲下身子,想要拉住面前男人的手,可是迎面突然呼啸冲来一辆车,狠狠的压在了面前男人的身上,稳稳地停在她的跟前,甚至,她都已经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啊!”男人痛呼。

“子轩。”夏小暖猛地惊呼出声,睁开眼睛看着周围昏暗的环境,她才反应过来,原来刚刚不过是做梦!

相同的梦境她已经连续做了一月了,那辆车,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看着窗帘罅隙投射过的阳光打在床上,缓缓伸出手想要感受一下,原来她也是可以在光明里面的。

“子轩?”

男人低沉隐忍的声音猛地在她的耳边炸响,夏小暖回头看去,一瞬间如遭电,只见隐在昏暗光线里的男人站在床边,那双如鹰隼的眸子狠狠的撅住了她的心脏。

“那个男人,你到现在还没有忘?”

听到季冬凉越来越危险的语气,夏小暖在被子下的身躯不自觉的向床的另一边挪去。

她自以为他看不出来,却不想,季冬凉早就把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熊熊的怒火在他的眼底燃烧,他猛地弯下身,连带被子一起将那个女人钉在了床上。

“你竟然还敢躲我!”季冬凉愤怒的咆哮着。

可是一看到这个女人委屈到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却又不得不心软,“你哭什么,躺在我的床上还敢想着别的男人,你还有理了?起来,帮我系领带!”

说着,季冬凉这才直起身子,拿过一旁的西装外套穿在了身上。

夏小暖看到他放过了自己,这才拉着被子起了身,且糯糯的从衣柜里拿了一条骚包的领带帮他系上。

看着此时站在他面前低眉顺眼的女人,季冬凉莫名的就玩心大起,低头去啄她的唇。

可是夏小暖感觉到他的动作,却吓得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动作不敢太大,却又推着他的胸膛糯糯道:“不……不要。”

季冬凉是T市巨商之子,两个哥哥都去从政了,只有他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加上他又是最小的儿子,从小就被家人捧在手心里,什么东西没有得到过,偏偏他面前这个女人的心又臭又硬,可是他却无法自拔!

越是得不到的,他越是想要得到,男女体力的悬殊注定了夏小暖的失败,直到面前男人的得逞,夏小暖才在喘息的空隙开口说道:“季冬凉。”

餍足的季冬凉将她拦在自己的怀中,一手自己系着领带,从胸腔里面发出声音:“嗯。”

“你……”整个人都被他束缚着,夏小暖却能感觉到此时这个男人的心情很好,思量许久,她试探着开口,“子轩的手术,你……会帮忙吧!”

第2章 正常的恋爱关系

季冬凉一下子顿住了动作,染着笑意的脸也渐渐冷了下去。

他推开身前的女人,目光深邃的盯着她的眼睛,突然他就笑了出来,“那个瘸子就那么好?一直让你念念不忘?”

瘸子?这两个字深深的刺痛了夏小暖的心。

“他不是瘸子!”

原本已经放弃抵抗挣扎的夏小暖再次疯狂了起来,趁着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空隙,猛地抽出自己的手,狠狠的抓破了男人的脖颈。

清晰地指痕渐渐浸染了血丝,季冬凉吸了一口凉气倒在了她的身旁。

夏小暖瞅准时机翻身下床,连鞋都来不及穿,就快速的向门口跑去。

手刚抹上门把手,身后就传来了魔鬼的声音。

“你走吧,只要你出了这个房间,我马上就断了美国那边的医药费。”

指尖在冰凉的金属把手上,打开这扇门就是她的自由,可是,毫无选择的,指尖缓缓滑落,她不能拿顾子轩的性命做赌注!

“过来。”男人笃定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夏小暖恨死了身后男人总是这般霸道,仿佛是唯我独尊的样子,一时间,深深的无力感席上了她的全身,她缓缓转过身,眼中满是委屈的泪花,“季冬凉,你究竟怎样才能放过我?”

季冬凉坐在沙发上,嘴角轻扯,看着夏小暖靠着墙壁缓缓滑下身子,将头埋在自己的膝间,嘴角的笑意也染上了苦涩的味道。

他起身走下床,拉开一旁的衣柜,里面琳琅满目的都是高级定制的女装,季冬凉的指尖从这些布料上划过,最后停留在一件红色露背长裙上。

“你现在才跟我说放过。”季冬凉拿着那件衣服,缓步走到夏小暖的跟前,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抵在墙壁上,“小暖,当初你求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我……”夏小暖早就已经泣不成声,当时顾子轩出了车祸,她求门无路,只能紧紧抓住季冬凉这最后一根稻草,用自己来换顾子轩的治疗希望。

“你什么?”季冬凉得寸进尺的逼近,直到夏小暖退无可退,他才止住自己的动作。

“……”

夏小暖说不出话来反驳,干脆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假装看不见面前的男人,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现实。

“今晚跟我去参加一个酒会,嗯?”

男人原本冷冽的声音在最后一个音节上突然扬了上去,突然就显得那样暧昧不已。

看着面前女人的不回答,季冬凉的手渐渐不老实了起来,扶上她的腰身,暗暗用力,看到夏小暖闷哼着点头,他才满意的松手,吻上她略显苍白的唇瓣。

“你不要总是自己在那里瞎想,把自己想的不堪,我们之间只是正常的恋爱关系。”说完这句话,他将手上的礼服交给了夏小暖,才像一只餍足的猎豹高傲的走了出去。

夏小暖听到他的话,原本就惨白的小脸变得更加的苍白,听到旁边的关门声,原本紧闭的双眼,睫毛轻颤。

正常的恋爱关系?

第3章 吊坠

夏小暖想笑,他们从一开始的相遇就不正常,直到现在她被迫留在他的身边,不要说恋爱关系,他们连正常关系都算不上。

手渐渐摸上自己衣服领子里面泪型的吊坠,抽痛的心才有了一丝安慰,她放声痛哭,将那枚吊坠放在自己的唇边。

“子轩,你快好起来吧,好起来,然后把我从地狱中救出去!”

……

夏小暖换好衣服走出去的时候,季冬凉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声音才回过头来,向楼梯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袭红妆的夏小暖扶着楼梯扶手,踩着同色系的高跟鞋缓步向他走来,露出来的肌肤如若凝脂,一时间,季冬凉恍惚,感觉好像是自己期待已久的新娘正向他缓缓走来。

他放下手中的报纸站了起来,直到夏小暖站在他的跟前,看到她脸上还微微泛红的眼眶,才如梦初醒。

他离开后,她一个人哭过了?是为了那个瘸子?

“你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季冬凉蹙紧了眉头,声音冷冷的,回手招呼来管家,“张叔,把我昨天带回来的那件白色呢子披肩拿来,对了,还有我前几天拍回来的那条钻石项链。”

说着,季冬凉伸手拿起夏小暖脖子上的吊坠,在自己的掌心拨弄着,看的夏小暖一阵心惊。

“你这带的什么玩意儿,一看就不是真钻,带出去也太拉低身份了。”说完,夏小暖就感觉脖子上一痛,紧接着那条项链就到了凉冬的手中。

“还给我!”夏小暖伸手就去抢。

季冬凉一只手拦住她,转身就将那条项链揣进了自己的衣服兜里。

“丑死了,我先帮你揣着!”

说完,季冬凉就按住了她过来争抢的手。

这时候张叔刚好走进来,他拿过张叔手上盒子里的项链,刚要给夏小暖戴上,就看到她眼眶通红,愤愤的瞪着自己。

季冬凉手上的动作一顿,却也仅仅只是一秒钟,他就再次坚定地将手中的钻石项链带到了她的脖颈上。

“真美!”季冬凉轻声的赞美着,然后接过披肩披在了她的身上,也不顾夏小暖的不情愿,就伸手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中,向门外走去。

车子缓缓的在路上行驶,一路上,夏小暖就像是个木偶般一动不动 ,任由季冬凉抱在怀里。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就可以看到夏小暖的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

“你不要紧张,等一会跟着我就好了。”季冬凉握住她的的手,贴心的说道。

他知道夏小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农家庭,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他就想当然的将她浑身发抖,当成了是面对接下来大场面的恐惧!

“季少,到了。”

坐在驾驶位子上的司机回头说道,等在门口的侍从急忙跑了过来将车门打开,季冬凉半是抱半是拽的就将夏小暖拉下了车。

“好啦,好啦,不要怕,我不是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么!”

第4章 赵雅

当他掰开她的手掌,看到上面的红痕时,更是心疼不已的吻住她的伤口,“别弄伤自己,我会心疼的。”

“呦,季少,这又是哪家的花儿被你给采了啊。”远远地,一个妩媚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

夏小暖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衣着光鲜亮丽的女人,风情万种的朝着他们走来,而季冬凉好像跟她很熟悉的样子。

两个人抱在一起,就在那个女人吻向他的时候,季冬凉却避开了。

可是这一切看在夏小暖眼中,却仍是季冬凉处处留情,私生活迷乱的表现,一想到他曾经碰过自己,一股恶心的感觉就萦绕在心头。

“季少,这位是?”被躲开的女人也不生气,仍是亲昵的抱着季冬凉,回头看向她。

“我女朋友!”

季冬凉大方的承认,可是听在一旁夏小暖的耳中却格外的刺耳。

“哦?女朋友?”赵雅脸上满是震惊的表情,原本抱着他的手臂也渐渐放开了,但是很快脸上就又挂上了一副笑意,“这次季少能玩多久啊!”

“赵雅,别闹。”季冬凉推开再次靠向自己的女人,反而将一旁的夏小暖搂在怀中,“这回真的是女朋友。”

浓郁的女人香水味道一下子冲进了她的鼻端,让夏小暖总是有种想要作呕的冲动。

可是对面的女人一听到他的话,不禁一愣,转而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夏小暖。

这时,季冬凉身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禁蹙紧了眉头,将夏小暖推进了对面赵雅的怀中。

“你先带她进去,我去接个电话。”说完,季冬凉就转身离开了。

夏小暖想要伸手拉住他让他别走,虽然她恨,可是在这里,她认识的也就只有季冬凉了。

而站在一旁的赵雅原本带着笑意的脸,在季冬凉转身的一瞬间就冷了下去,她看着背对站在自己跟前的夏小暖,凭着女人的直觉,她知道这个女人是危险的,季冬凉对她的感情跟往常的那些女人不同。

“好了,你男人不会跑的,我们进去吧。”说着,赵雅的脸上就已经换上了笑容,拉着夏小暖走进了会场。

整个会场里面都非常的奢华,夏小暖第一次来这种地方,难免会紧张。

赵雅是这种酒会有名的交际花,怎么会看不出来夏小暖的不自在,嘴角不经意的的扯过一抹嘲讽的笑意。

“这里是糕点,你随便吃点,我先去跟人打个招呼。”

赵雅将她领到一个西点餐桌前就离开了。

看着面前琳琅的满目的小甜点,夏小暖许久未见的馋虫还真的被勾出来了。

她拿着碟子和钳子,一点一点的盛着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而站在不远处的赵雅将她的行为尽收眼底,嘴角嘲讽的笑意更加的浓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一个保安模样的人就走了上来,对夏小暖劝说:“小姐,这个餐桌上的东西是不能动的。”

保安的话音刚落,会场的正中央就传来一声尖叫。

第5章 我的女人我来罩

“啊!你竟然毁了我精心准备的礼物!”

紧接着,一个穿着鹅黄色旗袍的少女就跑了过来,满脸心疼的看着餐桌上被动过的糕点,转而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彻了全场!

“啪!”

“都怪你!”少女面目狰狞的大喊着。

夏小暖被打的踉跄着后退几步,手中的糕点盘划过抛物线,完美的落在了对面少女的衣襟上。

一时间,围观的群众传来倒吸气的声音!

糕点在少女的前襟滚落,落出五彩的花色。

夏小暖踉跄着撞到了身后的另一张餐桌上,紧接着“哗啦”一声,餐桌上的东西全部都落在了地上。

“啊!”

大厅里传来女士们的惊叫声和男人们窃窃私语的声音。

站稳的夏小暖看着周围一片狼藉,和众人的指指点点,以及面前少女被气的通红的脸颊,一时间竟忘了要如何反应。

“我……”

夏小暖看着面前的少女,刚要开口解释,就看到对方再次高高扬起的巴掌,她连忙缩脖闭紧了眼睛,等着接下来的痛感。

可是,伴随着清脆的巴掌声落下来的不是痛感,而是一个温热的怀抱。

她缓缓的张开眼睛,就见到季冬凉那张英俊的侧脸渐渐浮现出清晰地指痕,一瞬间,夏小暖说没有感动肯定是假的。

“凉哥哥!”面前的少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可置信的说道。

季冬凉瞪了一眼怀中的小女人,这才松开她看着面前的少女,“薛佳凝,这一巴掌足够了吧!”

“凉哥哥,我不是故意打你的!”

说着,薛佳凝就要上前扑到季冬凉的身上,却被他巧妙的侧身给躲了过去,一把拉住夏小暖因为紧张而攥紧的小拳头。

薛佳凝低头看见,生生顿住了她接下来的动作,一脸震惊且委屈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你们……你们!”

季冬凉看着面前不可置信的薛佳凝,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伸手将夏小暖一把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昂头扫视着众人的指指点点,声音掷地有声,“今天这里所有的赔偿,都记在我季冬凉的身上,我的女人我来罩!”

说完,他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很小的包装礼盒,递给了对面的薛佳凝,“佳凝,这是哥哥给你的礼物,生日快乐,还有记得,明天来给你嫂子道歉!”

“嫂子?”薛佳凝拿着手上的礼物盒,喃喃的重复道。

夏小暖也因为这两个字浑身一震,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身后拥着自己的男人。

她不要,那两个字的意味太重,她承受不起!

她刚要挣扎,身后的季冬凉却像是看透了她的意图,搂着她的手臂更加的紧了,将她向门外带去,不顾身后猛然响起的大哭声。

“你……你放开我!”

刚一走出酒店,夏小暖就挣开了男人的钳制躲得远远的,那怯懦警惕的眼神活像是他季冬凉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哎,我说你这个女人知不知道好歹,刚刚救你的人是我!”

第6章 哮喘

季冬凉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喊,转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般,烦躁的一脚踢在了路灯上,“妈.的,我就知道赵雅那个女人靠不住!”

寒风吹来,夏小暖有些瑟瑟发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刚刚在挣扎的时候,披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了,她身上的礼服还是露背的,此时她更是冷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我……我可以回去了么?”她小声的问道。

冬凉看着刚刚推开他时张牙舞爪的小老虎,此时却可怜的像只小猫,心里不禁感叹,女人这种动物还真的是善变。

他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拥着她向自己的车走去,却不想夏小暖还在暗暗挣扎,他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听到她的痛呼,才警告道:“老实点,不然我就把你自己扔在这!”

果然,怀里的小女人不再反抗挣扎,季冬凉低头看着自己怀里低眉顺眼的女人,越看越欢喜,忍不住低头去亲吻她的脸颊。

可是,这一切在夏小暖的眼中却嫌恶的很,就好像她是宠物狗一般,季冬凉开心了就来逗弄逗弄她。

她厌恶透了现在一切的感觉,只希望顾子轩能赶快的好起来,然后,她就再也不用在这个男人的跟前虚与委蛇了。

感受到男人的手透过下摆钻了进去,夏小暖急忙按住,躲开男人的吻开口说道:“我明天开始要住到学校,下个星期我就要期末考了。”

季冬凉正在享受着温香软玉,却被一盆水通头盖脸的浇了下来。

“考试跟住校有什么关系!”

“我要开始复习,马上就要考试了,可是我……”却一直被你禁锢着。

夏小暖的声音越来越小,季冬凉小腹中的无名之火不知道应该从那里发泄出来,刚好身后就传来了高跟鞋哒哒的声音,回头看去,只见赵雅正向着她们的方向小跑来。

“冬凉,不好了。”赵雅气喘吁吁的跑到她们的跟前,“佳凝哮喘发作!”

话音刚落,夏小暖就听到由远及近的急救车声音,看着救护车停在酒店的门口,紧接着一大群人涌了出来。

“你不是护士?”季冬凉看了一眼远传的救护车,问对面的赵雅。

赵雅上下打量着躲在季冬凉身后的夏小暖,脸上尽是无奈委屈的神情,“我是学的护士,又不是大夫,这次佳凝好像很严重,都已经晕倒了。”

季冬凉烦躁的扒拉了两下头发,放开身边的夏小暖,不禁飚了句脏话!

赵雅见此思量了许久,最终还是试探着开口,“薛伯父和薛伯母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要不,你带着你女朋友去跟伯父伯母认个错?”

说着,她将下巴扬向了一旁的夏小暖。

“你疯了?”季冬凉猛地抬起头瞪向对面的女人,“我说让你看着她,你就是这么给我看的?”

赵雅被面前的男人凶的红了眼睛,“冬凉,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了,我是什么人你会不懂么?那些个叔叔伯父哪个是我能得罪的,你女朋友又不是小孩子,我难不成还要寸步不离的跟着?”

第7章 不是我

说着,赵雅的眼泪就淌了下来。

夏小暖看着眼前的女人,震惊的合不拢嘴,她看向季冬凉的方向想要开口解释,不是这样的。

可是那个男人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拉着她的手腕向救护车的方向大步走去。

夏小暖却一下子慌了神,这个男人是要拉着她去“自首”?

“不要,我不要过去,季冬凉你放开我!放开我!”

季冬凉拉着夏小暖走到门口的时候,薛佳凝刚刚被送上救护车,薛父正抱着早就已经泣不成声的薛母。

“伯父,伯母。”季冬凉走到跟前开口说道。

薛母双目猩红的抬头看向季冬凉,最后目光落在了一直在他身旁,想要用力挣脱开被牵制着手腕的夏小暖的身上。

季冬凉心惊,急忙挡在了跟前。

“伯母,佳凝的事情我很抱歉。”

“抱歉就有用了么?冬凉,我跟你父亲母亲是世交,有些话我不想说的太难听,可是,今天这件事,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或者……”薛母抬手指向他身后的夏小暖,“让这个女人给我一个说法!”

“不是我!”夏小暖感觉自己也特别的无辜,明明被打的是她,被推的也是她,怎么现在她就成了最大的罪人!

“你闭嘴!”

“你闭嘴!”

季冬凉和薛母两个人异口同声,薛母面目狰狞的指着她,“你难道要我把监控调出来么?我不管你是谁,要是我女儿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一时间,夏小暖的牛脾气也上来了,他们家虽说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是那股子不服输的劲儿总是有的,再说,她这段时间一直被季冬凉压榨着,此时更是不满被别人羞辱。

“我说了不是我,如果你要调录像的话,我也不介意,只是到时候如果是夫人错了的话,希望你那时候仍可以挺着胸膛,来跟我道歉!”

“你……”薛母被夏小暖气的不轻,指着她半天说不出来话。

站在一旁的季冬凉看着面前两个争锋相对的女人,心急,知道这件事不能再任由其发展下去,若是被捅到了他爸的耳朵里,别说是他,估计夏小暖今后的在T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吧!

他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可是薛母可以在商场游走这么多年,她的手段他自然还是知道的。

“你……”

眼看着薛母胸口起伏的厉害,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季冬凉急忙站了出来,甩手一巴掌打在了夏小暖的脸上。

“道歉 !”

夏小暖震惊的看着手还没有落下去的季冬凉,许是这边的动静太大,原本周围嘈杂的环境一下子静了下来。

“我让你道歉!”季冬凉再次大声的的吼道,但是他藏在身下的手却在忍不住的发抖,看着面前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反应,他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慢慢靠近她的耳旁,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开口。

“我听说,那个瘸子已经醒了?”

第8章 可以联系他吗

夏小暖猛地回头,一股欣喜从心底升腾起来,可是当他看到那个男人深邃不已的眼睛,心却再次寒了下去,那眼神之中对她的警告不言而喻。

她知道,他是在威胁她!

蓦然的,她的嘴角也落下了一抹笑容,像是盛开的彼岸花,凄美异常,一时间竟然让季冬凉看的心惊。

接着,他就看到夏小暖后退了一步,然后恭恭敬敬的对着薛母鞠了一躬,“对不起,让你女儿伤的这么重还进了医院,是我的不是,还望夫人能够见谅,不要跟我这个身份低微的贱女人一般见识!”

说完,她就双目猩红的看向站在她身边的季冬凉,咬牙说道:“这样,可以了么?”

季冬凉看着面前满目恨意的女人,心疼的说不出来话,他不是那个意思!犯贱的人从来都不是她,而是自己!

是他一直犯贱缠着她,宠着的是他,伤她最重的也是他,可他就是该死的放不开眼前的女人。

他刚想出声安慰,可是那个女人接下来的话却将他全部的柔情打碎。

“现在,你可以让我联系他了么?”

季冬凉看着面前的女人倔强的小脸,一下子就被气笑了,他从口袋里面拿出自己的手机狠狠的扔到了对面夏小暖的身上。

“滚!”

夏小暖拿着自己身上的手机,轻声说了句“谢谢”就转身跑开了。

寒风挂着树叶哗啦哗啦的响,扰乱了季冬凉此时的心绪,他看着那个小女人越跑越远的身影,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从他的心底升起,好像是攥在手里的沙,他攥的越紧,那个女人就离的他越远。

“没有教养的女人!”薛母气愤的说道。

季冬凉攥紧了双拳,但是脸上仍陪着笑意,“伯母,我来开车送您和伯父去医院吧。”

薛母虽然不满,但是碍于季冬凉身后的家族,还是点头答应,一路上都在说他选女人的眼光太差,样样都不如薛佳凝等等。

听到薛母的话,季冬凉烦躁不已,那一巴掌他知道,或许他在那个女人心中原本就不美好的形象,此时可能更加的破碎不堪,天越来越黑,他也不知道那个蠢女人回家了没有。

而另一边,夏小暖拿着季冬凉的手机,一个人狼狈的走在街上,现在她的心情说不出来的复杂,一直期盼的事情如今终于达成了,可是她却又怯懦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找到一个隐蔽的路口,夏小暖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她按开季冬凉的手机,弹出了来的就是通话记录中的最后一通没有署名的电话。

莫名的夏小暖感觉这就是她想要的号码,于是她颤着手机拨了出去,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感觉每一秒都是煎熬,直到,电话被接通。

“喂,季总!”电话那边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的出来那边的环境很嘈杂。

“可以让顾子轩接电话么?”夏小暖强抑制住自己发颤的声音。

“……”

电话那边传来沉默的声音,许久,夏小暖才听到那边传来隐隐的谈话声,那边是在用英文交谈,除了几个问候的单词外,她听不懂任何的东西。

 
夏小暖,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1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