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丹武圣医-徐枫, 水灵-都市异能小说

重生丹武圣医-徐枫, 水灵-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我叫熊出没

“熊初墨,给我站起来。”高三十一班的教室一声尖厉的女声,打破了整个苏北一中的宁静。

班主任兼数学老师王雯的脸上一阵的抽搐,完美的身材让十一班的饿狼们大饱眼福。而始作俑者就是睡在最后一排角落里。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那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让女生都羡慕的唇形,很难有人相信这样的容颜竟然长在一个废物身上。

苏北一中,是苏北省苏北市最好的高中,在这里读书的要么是身份显贵要么就是品学兼优。

要知道在全华夏的高中里,苏北一中那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每年往华夏知名学府输送的人才不知凡几。

而有人说只要踏进了苏北一中,几乎就是一只脚踏进了重点大学的校门,不同的是到底是怎样的重点大学。

王雯之所以生气是因为马上高考了,如果哪个班的学生考入重点大学的多,考的学校好,班主任和老师都是有丰厚的奖励的。

但是高三只有十一个班,几乎一半都是内定的一等学府,甚至有的学生已经提前被外国知名大学录取,虽然是十一班可是却是名副其实的高三第一班。

但是这个班出了一个异类,正是熊初墨这个家伙,曾经那可是苏北中学第一名,很多学校争着抢着各种福利招揽这个家伙,而这个家伙表现出来的能力也让各个高中愿意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当时熊初墨选择了苏北一中,可是让校长赵景涛高兴坏了,不但免除了三年的学费之类,更是把熊初墨交给了升学率最高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特级教师王雯。

王雯对这个得意门生相当的看重,几乎到了偏心眼的地步,即使第二名相差不远,王雯也会把所有的夸奖送给熊初墨。这种情况持续到高二下半学期。

高二之前熊初墨一直是年级第一,甚至年级第二看到他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因为熊初墨每次考试几乎都是满分。但是高二下半学期,因为感情问题,熊初墨成绩一落千丈,现在甚至是整个年级的倒数第一名。

要知道高三十一个班级近乎550人,从第一变成倒数第一,谁能接受。

而赵景涛和王雯也没有办法,开除吧,这个三年前的中学第一还有新闻光环,如果被新闻报出来,那苏北一中的荣誉肯定要损失很多。但是任之不理吧,王雯也不愿意。

这一年王雯对熊初墨付出了很多,奈何这个家伙一点心思都没有,王雯对他的心思也淡了。

熊初墨眼睛慢慢睁开,那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看着周围的一切,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我不是正在被追杀吗?这里是哪里?”徐枫的心里满是疑惑,这些人的穿着怎么这么怪异。

徐枫,天羽大陆最著名的炼丹师,人称徐丹尊,是天羽大陆炼丹第一人。

年少成名,建立丹坊,受万人敬仰,即使当时大陆的几大宗门见到徐枫也是尊敬有佳。

而徐枫不但名利双收,就连妻子也是当时天羽大陆十大美女之首王沁儿,惹得天下习武之人羡慕。

徐枫膝下无子,收一徒儿取名徐庆,视徐庆于己出,将毕生所学全都传于徐庆。

而徐庆也是天资聪颖,除了为人有点浮躁手段凶残之外,倒是对徐枫的话言听计从。

徐枫常年炼丹,丹坊所有事情交给徐庆与王沁儿打理,谁知两个狗男女不但勾搭到一起,竟然还想谋害徐枫。

徐枫没想到自己视如己出的徒弟和自己的枕边人竟然是如此狼心狗肺,喂自己喝下毒药不说,还想囚禁自己一到死。徐枫本就是化神巅峰,拼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使得自己元神出窍,可是怎么到这个人身上的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有。

“熊初墨,明天早上来我办公室一趟。”本来还想再教育熊初墨一番,可是晚自习的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王雯也只有作罢,现在已经九点了,再留熊初墨的话,自己可能要遭受闲言碎语了。

但凡是有能力的女人和漂亮的女人是最容易招惹闲言蜚语的,而王雯这两样都占着了。

自己凭实力拿的特级教师,有人说自己卖弄风骚得到的,自己凭真本事走到现在这一步,同事里却有人说自己是靠着上位得到的。虽然王雯对这些闲言碎语不理不睬,可是为了照顾男朋友的情绪,王雯还是小心翼翼的处理这些事情。

所有人同情的看着熊初墨,能在这个班的都是天才,可是谁不是活在熊初墨的阴影之下,现在看到熊初墨这样,大家怎么不开心。

跟随记忆,熊初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是教师楼的一个单间,全校只有熊初墨一个人才有这样的特权,不过现在大家看来更像是一个笑话。

徐枫花了半天时间才将这个叫熊初墨的记忆消化了,这个家伙算是个天才,只不过碰到感情爱了不该爱的人之后一蹶不振。

这个女人跟王沁儿很像,都很漂亮,而且是她主动追的熊初墨。而更巧的是这个女子叫李沁儿。不过跟熊初墨谈了一年之后又傍上了一个富二代,踢了熊初墨。熊初墨一时想不通就一蹶不振。

但是自己怎么到了熊初墨身上,徐枫还是有点不明白。你说穿越吧,自己的天羽大陆跟这里相差十万八千里,而且按照熊初墨的记忆,自己那个世界应该是只有小说里才能出现的世界;如果说夺舍吧,徐枫也没有吞没熊初墨的灵魂呀,再说徐枫堂堂丹尊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算了,想不通就算了,自己现在肯定回不去天羽大陆了,等有朝一日想到了回去的办法,一定让那对狗男女付出惨重的代价。现在自己占了熊初墨的身体,自己也就是熊初墨了,以后也要对得起这个身体。

“既然借用了你的身体,那从此世界上再无徐枫,我熊初墨一定活出个人样出来。”

熊初墨伸展了一下身子,准备休息,突然一骨碌的坐了起来。

这个身子可以修炼,这是徐枫来这个世界唯一的好消息。要知道在天羽大陆,徐枫在修炼方面其实就是个废物,被家族看不起,被所有人看不起。但是他的师傅却发现了徐枫的神魂意识相当的强大。

神魂意识强大,修炼神魂之类的功法肯定事半功倍。其实世界上没有无用人,只是没有找到对应的功法而已。而炼丹无疑是修炼神魂的功法之一,只不过徐枫的师傅也没想到徐枫能在炼丹一途证明自己。

但是在徐枫的心里,还是想着修炼武功的,毕竟自己是男儿身,渴望厮杀渴望热血。可是奈何自己根本修炼不了,可是就靠神魂依旧修炼到了化神境,这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修炼不到的境界。

但是刚才他感觉到熊初墨的身体里流动着一丝丝气息,虽然只是一点,可是强大的神魂还是发现了,这证明了熊初墨这个身子骨可以修炼,虽然这个世界的灵气少了一点,可是只要能修炼,徐枫会想尽一切办法的。

从炼气期开始,往上就是凝气期、通灵期、破虚期、洞玄期、化神期、归真期、大乘期、飞升期。

何谓炼体,锻炼身体,通过一些特定的方法增强体质。修真者本就是逆天而行,让自己的肌肉和血液达到一定的程度。

然后就是炼精化气,就是将自身精血炼化成真气。

这一步不是很难,就相当于现在熊初墨脑子里对现在社会武者的记载。

武者分为后天武者和先天武者。后天武者较普通人拳脚稍微厉害一些,就像是跆拳道高手、武术高手、甚至拳击高手,当速度和爆发力达到一定程度都算得上人类里的佼佼者,都算是后天高手。

而先天高手就可以内劲外放,甚至可以徒手劈石,徒手抓子弹等等,已经是超乎人类的存在了。

虽然徐枫之前没有修炼过,但是当他成为丹尊的时候,很多人求他办事或者炼丹都会献上自己的宝贝武器功法什么的,而徐枫从小就是过目不忘,所以对这些功法都是记忆深刻。

说练就练,徐枫从记忆深处找到了一本叫做《五天淬体绝》的功法,将腿盘坐在床上,开始运行功法。

几个小周天之后,徐枫感觉神清气爽,这个熊初墨是个练功的料子。

而这会也已经快早上了,徐枫也没有任何睡意,穿上衣服走出房间,沿着操场跑了起来。

二十圈花了大概四十分钟,不是很快可是也不慢,徐枫首先是要适应这副身体,而令他满意的是这幅身体目前没什么亏损,看样子熊初墨还是对自己不错,至少十七年华这还是个处男。

如果不是处男的话对于修炼就困难的多,也不是说不是处男不能修炼,现在炼气期主要是炼化精气,否则后面的困惑将会更大。

跑完之后,发现也就六点过十分,这个时候饭堂应该开门了,熊初墨直接朝着饭堂走去。

“那不是十一班的熊初墨吗?怎么,他这么早来跑步?”一个曼妙的身影看着远去的熊初墨,陷入了深思。

第2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苏北一中的食堂也是相当的豪华,而且饭菜种类很多,熊初墨点了四个人的量,虽然他的卡不花钱,可是也让食堂大妈疑惑,难道今天的饭菜好吃吗?

这是徐枫重新活过来吃的第一顿饭,比起自己之前丹尊的生活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现在可不是计较山珍海味的时候,为的是自己能吃饱身体,然后进行下一步的锻炼。

早读徐枫早早的来到了教室,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熊初墨自从感情受挫之后可是一蹶不振,难不成想通了吗?

可是很多人都不愿意他想通,希望他继续沉默下去,这样的话自己的压力才会更小一点。

虽然自己没学过这些英语化学物理之类,可是自己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而且这熊初墨之前也是个学霸,之所以成绩不好是因为萎靡的状态,现在既然想要好好学习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

“喂,熊出没,你干嘛呢?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躺在你的房间里睡觉吗?”总有一些人喜欢惹事。

一个身穿名牌的男子走到了熊初墨面前,而‘熊出没’是他们给熊初墨取的外号。徐枫在熊初墨的记忆里找到,眼前这个家伙叫张晨,家里有点钱,学习呢不好也不坏,是篮球队的队长,长的帅打球又好,当然很受女孩子的追捧了。

而张晨跟熊初墨不对付就是因为李沁儿。张晨也曾经追求过李沁儿,而李沁儿拒绝了他,虽然现在李沁儿跟熊初墨也拜拜了,可是毕竟人家跟李沁儿谈过,这一点就是自己比不上的地方,知道熊初墨被甩后,最喜欢欺负熊初墨的就是他了。

如果是熊初墨以前的话,他还真不敢,毕竟深受老师喜爱,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就是再怎么欺负也没有人会多说什么的。

徐枫没有理会张晨,对于这种小人物徐枫可是没有半点兴趣,而手上的化学书倒是让徐枫看的津津有味,现在的人这么做实验,如果这样的话可不可以做出丹药出来。

“我叫你你听见没有?”张晨被熊初墨冷漠,顿时感觉自己脸上无光,直接抓住徐枫的衣领拎了起来。

熊初墨一米八,张晨一米八五,而且看着更健壮,看到两人要动手,在座的没有一个人出手阻止,对他们来说这可是高三枯燥学习的一种乐趣。

“张晨,我胖哥的兄弟也是你能欺负的。”说话间,教室门口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身影,一米八的个头起码三百斤,满脸横肉,丝毫看不出半点朝气。饶是如此,郝胖手里还拿着一根鸡腿,补充自己的能量。

徐枫想了起来,这郝胖是熊初墨唯一的朋友,帮助熊初墨抵挡了很多次袭击,而郝胖家里跟校长有点关系,所以谁也不会对小胖下重手。

“胖子,这是我跟熊出没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掺和,否则我不介意多揍一个人。”张晨不害怕郝胖,可是也不敢轻易的殴打郝胖。

“呵呵,张晨,你胖爷爷今天站在这里,如果你敢动我一下我叫你爷爷。”郝胖走了过来,庞大的身躯一动整个地面都感觉在动,而走到张晨面前,肚子一顶就将张晨顶开了。

“我喜欢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就在大家以为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徐枫发话了。

“大熊,别逞强了,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吧,否则张晨真动起手来我们不是对手。”郝胖的脸上冷汗直掉,刚才自己已经震慑住了张晨没想到自己的朋友竟然又要挑起事端。

“哈哈哈,胖子,我看你怎么保住……啊”

“咔嚓。”徐枫轻轻一用劲,张晨的手直接折了。徐枫为人处世的准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

张晨跪在地上惨叫,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敢伤害自己,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下全班震惊了,谁也没想到已经饱受一年欺凌的熊初墨会还手,而且手段这么残忍。

“熊出没,你竟然敢伤害同学,我们要去告老师。”张晨的跟班也吓傻了,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我是你们,我会立马送他去医院,否则这只手一辈子都废了。”

“你们愣着干嘛,快送我去医院呀。”张晨现在疼的没有一点跟熊初墨闹的心思,他只想赶紧去医院,否则自己真的要残废了。

几个随从这才慌忙架起张晨跑出了教室。

“大熊你这……”郝胖有点惊慌的看着熊初墨,好像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放心我没事,以后谁也不会再欺负我们了。”徐枫笑了笑,手搭在郝胖的肩膀上,记忆里这个家伙不管什么时候都在自己的身边陪着自己。见证了自己的光荣,陪自己走过最失意的时光。

等到数学课上完,王雯感到惊讶的是,今天的熊初墨竟然没有睡觉,而且一整节课都是相当的精神的听课,虽然自己也知道张晨和熊初墨的过节,也知道这一年张晨是怎么欺负熊初墨的。

“熊初墨,来我办公室一趟。”不敢怎么说,王雯还是希望最后这几个月,自己曾经最骄傲的学生可以振作起来,不希望他一辈子沉沦下去。

徐枫也知道王雯找他做什么,站起来收拾了下着装,找到办公楼直接走上去,找到了王雯的办公室。

王雯是班主任,又是特级教师,办公室很大,不过不是一个人的是两个人的。相比较其他老师十人一间五人一间的已经相当不错了。

而当那位老师看到进来的是熊初墨的时候,也是摇了摇头,可惜了这个曾经的天才。

“熊初墨,这剩下的几个月你打算怎么办?”王雯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劝慰自己的学生了,这个学生呢?说笨吧,那其他人肯定就是傻子了,只不过这心结过不去,谁也帮不了他。

“王老师放心吧,最后这几个月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考上我心仪的学校,而且我也相信我会证明自己。这一年来谢谢王老师您没放弃我,我会让所有人知道您的坚持是正确的。”

王雯震惊了,她没想到熊初墨来这里是说这些话的,在她的记忆里,这个学生冷漠寡言,你说什么都不会搭理更何况说教。

“嗯,既然你有信心那老师全力支持你,以后学习上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都可以问我,这一年你也荒废了很多,加油,把这些补上来,你可是曾经的天才。”

“放心吧,老师,我会拿回属于我自己的荣耀。我会让所有人知道,我熊初墨还是苏北一中第一人。”徐枫答应过这副身体,一定要好好学习。

“好了,去吧。对了,张晨的家里在苏北市还是有点势力的,今天周五,希望周六周末别出校门,只要在学校他们不足为虑。”显然王雯也知道,张晨跟熊初墨的仇恨,自己帮不到什么大忙,只能提醒一下熊初墨。

“谢谢老师,我会的。”

徐枫走出教室,笑了笑,如果这张晨还要找自己麻烦的话,自己不介意让这个家伙再受点伤。而自己肯定要出去呀,必须买点草药先淬体然后炼丹,自己必须快速的成长起来。

“王老师,你真的相信这个熊初墨会改过自新?”同办公室的老师看到熊初墨离开,小声的询问。

“我相信。”王雯笑着点了点头,毕竟是自己的学生,从刚才熊初墨坚定的语气里了王雯看到了熊初墨的决心。

同办公室的老师笑了笑,虽然她不认为熊初墨可以改变,可是也没必要惹王老师不开心。

周五一整天都有课,而徐枫几乎是一节课看一本书,看完之后对这个世界更加的了解了,虽然没有自己那个世界精彩,可是自己在这里一定可以活出一番人样。

张晨赶到医院的时候,又遭受了一遍疼才让手恢复正常,绑上绷带后对熊初墨的恨意更浓了,今天在全班面前丢了人,这个场子自己一定要找回来,想了想还是拿出了手机。

“豹哥,我这里有个生意做不做?”

张晨是打给苏北市经济开发区的地下王者陈豹。这陈豹可不是一般的混混,听说以前是少林寺的,因为触犯寺规被赶出了寺院。

来到苏北后,靠着自己一双铁拳在苏北站住了脚跟,这个人心狠手辣,不过只要答应的事情几乎都可以办到,之前张晨惹了事花了十万,陈豹将那个人打断了一条腿,从此只要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都会甩给陈豹。

“张晨老弟,怎么滴,这是想豹哥了?”陈豹坐在KTV里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这头上还有九个戒疤就是自己在少林寺的证据。

其实陈豹很讨厌张晨这种纨绔的公子哥,只不过没办法,这张晨的老爸就在经济开发区做事,有什么事情自己还能拿点外快,而这些公子哥唯一的优点也就是出手阔绰了。

“是这样,我想请豹哥帮我对付一个学生,打断他一条胳膊就行。”既然你伤了我的手,那我就要你一条胳膊就行了。

第3章 美女姐妹花

“学生,那可是国家栋梁呀,这要是出了问题,可就麻烦了。毕竟我们这些社会人渣打架,打死了也就那么回事,可是这是高端人才呀。”

“十五万。”张晨咬咬牙,还不是想问老子多要点钱吗?

“张老弟,这不是钱的事,哥哥虽然是社会上混的,可是也有三不做。不打学生、不打老人、不打孕妇,你这是让哥哥违背原则呀。”陈豹在光头上摸了摸,15万自己已经可以接受了。

不过好像这个人跟张晨恩怨挺深的,一加价就是5万,难道是女朋友被抢了。

“20万。”张晨咬咬牙,大不了自己这个月的零花钱都不用了。

“张老弟,你别让你豹哥难做,你说只要是校外人士,你想打谁,这次哥哥免费帮你做了,可是这学生,哥哥真的不敢。”

“豹哥,到底如何你才能帮我对付这个学生,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张晨怎么可能不了解陈豹,这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自己价钱已经很高了还不愿意,那只能说明一种情况,他另有所图。

“听说你父亲最近有个新楼盘准备建设,钢筋这块我准备介入……”

张晨一听,我去,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要知道钢筋这块的利润肯定在千万左右,这陈豹也真敢想。

不过想想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这块都要外包给别人,这钱谁赚不是赚,而且这陈豹实力也不错,给自己当一条狗还是有这个资格的。

“我只能给你10%的工程。”既然你陈豹坐地起价,那我张晨为何不能坐地还价呢?

“成交,告诉我这个学生的信息,既然能得罪张老弟,也就不是什么好学生,我们也帮助社会教育教育一下这走歪路的花朵。”陈豹一口答应下来,他知道如果自己再提条件的话就有点不地道了。

张晨挂了电话,将熊初墨的照片还有信息全发给了陈豹,自己翘着二郎腿,就等着听到熊初墨被打的消息了。

周六早上五点半,操场上就出现了两个曼妙的身影。虽然路灯很暗,可是依旧能从两个女子的身材上看得出两个人的气质。左边的一身蓝色运动衣,将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凹凸有致,气质如兰。右边的一身灰色运动装,一双修长的大长腿彰显了完美绝伦的身材。

“我说老妹,这大清早你让我起来干嘛?你不知道美女是睡出来的吗?”灰运动装的女子一脸慵懒,可是精致的脸庞,让人感受到这慵懒竟然也会成为一种享受。

“姐,真的,我觉得十一班的熊初墨肯定不一般。”左边的女子就是昨天早上看到熊初墨的女子,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嘴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我说妹妹,一个过气的天才有什么好关注的,你可别忘了,爹嘱咐过我们,高三完了就要去我们该去的地方,有这个时间你还不如好好修炼修炼。”听到是熊初墨,灰运动装的女子准备离开,却被妹妹拉住了。

“他来了。”

徐枫昨晚又是一夜没睡,现在神魂强大的徐枫根本不需要休息,每天修炼完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的。只不过徐枫很不满意自己现在的实力,而且这天地间灵气稀少,根本比不上天羽大陆。

他想好了,自己必须通过丹药将自己提升到凝气期,那个时候灵气已经没那么重要,只要自己领悟能力够强,那就可以一直强大下去。

“有什么可看的,20圈30分钟,这一般的军人都可以做到呀。如果20分钟的话特种兵也能做到,难不成你认为这家伙是武者?”看着妹妹的样子,女子摇了摇头,这妹妹不会恋爱了吧。

“熊初墨同学你好。”等徐枫刚训练完,左边女子直接走了上来。

徐枫在熊初墨的记忆里找到了一些关于女子的信息,是九班的,至于叫什么自己还真没有一点印象。

“我叫莫问,这位是我姐姐莫语,我们是双胞胎,是高三九班的学生。”莫问上来就把自己的底细说了个遍。

“找我有事?”虽然眼前这两个女孩长得很漂亮,甚至妖孽,就算是放在天羽大陆也是前十的存在,可是他可不认为这两个女孩眼瞎看上现在的熊初墨。

最关键的是这两个女子身上有灵气流动,而且看样子是武者,这莫语修炼的是体修一途,这莫问修炼的是身法一道。

“我们只是想认识一下你。”莫问还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好像自己只是感兴趣,如果要说有什么事情,还真的没有。

“我先走了,我还要去吃早饭。”

“竟然这副态度,我打到你听话为止。”莫语看到自己的妹妹受了冷落,直接一拳挥出,当然也只是用了一成的力量,否则自己的力量一下子就能将熊初墨打成血肉模糊。

“不要。”莫问没想到姐姐直接动手,她真的担心熊初墨被姐姐打伤。

徐枫感觉背后有杀气,直接一回头,轻轻用右手挡住了莫语的拳头。莫语很震惊的看着熊初墨。

徐枫稍一用劲,直接将莫语推了出去,莫语退出了十几步才停了下来,惊讶的看着徐枫。

“熊同学,我姐姐真的不是故意的。”莫问赶紧为姐姐的鲁莽道歉。

“我知道,否则她的手已经没有了。”徐枫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朝食堂走去。

“姐姐,你没事吧。”

“莫问,这熊初墨绝对是个高手。”在熊初墨挡住自己的攻击后,莫语加大了力气,可是竟然不能动熊初墨分毫,这只能说明,熊初墨的实力比自己强出了很多。

要知道莫家是古武家族,比起一般的武者,修炼的功法资源要强大的多,而莫语也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更重要的是做为体修,身体强大程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三十岁之下的武者不敢说排第一,前三没问题。

可是竟然在熊初墨面前走了不到一招。而且还是自己偷袭的情况下,这人好可怕。

“高手?”莫问不相信,如果是高手怎么可能因为情而萎靡一年呢?

周六不用上课,徐枫也没打算回家。

因为熊初墨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并且都重新组建了自己的家庭。熊初墨一直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对父母的印象几乎很少,虽然爸爸妈妈平时也陪自己关心自己,他们会给自己很多很多的钱,而这些钱熊初墨全部给了爷爷奶奶,自己没有花过一分钱。

爷爷奶奶将这些钱全部存在熊初墨的卡里,生怕他有需要的时候用。

“熊初墨,看来这次真的对不起你了。”徐枫拿着那张卡,很是抱歉,自己现在实在是缺钱买药材,否则的话,自己绝对会遵从熊初墨的想法不会动卡里的一分钱。

虽然王老师嘱咐自己周末不要出门,可是对现在的徐枫来说没有任何威胁,自己现在虽然只有炼体初期,可是对上一些后天武者绰绰有余,至于混混更不在话下。

而徐枫也不相信,为了对付自己张晨能请来先天高手,先不说请不请得起,先天高手人家也是要尊严的,让一个先天高手对付一个学生,这说出去先天高手以后还怎么混。

苏北的经济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当然人也相当的多,走了很多地方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的丹炉。

要知道,最好的丹药不一定是最好的丹炉炼制出来的,但是最好的丹炉一定能炼制出最好的丹药。

这个世界上可能已经没有了丹药,所以徐枫搜索了一下记忆,朝着苏北一个古玩巷出发。

二十分钟后,徐枫感慨自己果然来对了。虽然这古玩街上真真假假难以分辨,但是确实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一个名叫聚宝斋的小店,徐枫看上了一个丹炉。这个丹炉只有巴掌大小,可是做工相当的精致,上面纹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标牌上写着御龙炉,售价150000元。

“小哥是看上了这个丹炉了吗?”一个一身唐装大腹便便的男人走了过来,留着小胡子,右边的嘴角上边有一颗黑痣,看起来就像是奸诈的商人。

“这个丹炉可是我们家的家传之宝,听说曾经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而且听说炼出来的丹药能生死人肉白骨,如果我家里不是缺钱,我肯定不能卖了这宝贝,否则我下地狱之后我祖宗跟我算账。”说这些话的时候老板脸上很是不舍,不过在徐枫看来,更像是想快点卖出去。

“既然是老板的家传之宝,我就不夺人所爱了。”其实徐枫能感受到,这个丹炉里面有一股力量,很像是妖的力量。至于什么太上老君的丹炉,全都是扯淡。无非是为了让丹炉卖个好价钱而已。

“这位小哥,我看你是诚心想买,而且这宝物给我也没用,我家里正缺钱,我也不搞价,150000我给您包起来。”听到徐枫要走,这老板急了,自己想让人买结果把事办砸了。

这个丹炉是自己花了一万元从那些贩子手里买来的,以为自己买了个宝贝,谁知鉴定大师都说是破铁而已。掌柜的知道自己打了眼,这不就想找个冤大头卖出去。

可是过去了五天只来了两个人看这丹炉。一个是个漂亮的女孩,漂亮的有点不像话,只不过人家很快就离开了。第二个就是徐枫,看了这么久,掌柜的猜肯定想买,结果自己稍微夸大了一下,人家转身就走。

第4章 你们都有病

“这是你家里的宝贝,我怎么能夺人所好呢?”徐枫摇摇手,准备离开。

“小哥,看您跟这个宝贝有缘,我也不多说什么,10万,您拿走。”店掌柜慌了,这能卖一点是一点,这如果卖不出去自己怎么办?

“2万。”徐枫也不乱讲价,这个东西确实不值这个价,可是里面的妖族气息或许对自己有帮助。

“小哥,这两万我就亏死了,这样吧,最后一口价8万,我让一半给您。”

“2万。”

“6万真的不能再低了,再低我就要跳楼了。”

“2万。”

“小哥,咱们做生意和气生财,我退一步您也退一步,折个中4万你拿走。”

“2万。”

“成交。”店家实在是没办法了,自己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是徐枫只愿意出价2万,其实这样自己还赚了1万呢。

徐枫也没有犹豫,拿出卡递给了店掌柜。

店掌柜也没犹豫,刷了卡,将丹炉包装起来递给徐枫,递的时候还是相当的不舍。

徐枫笑了笑,直接转身离开,差点被迎面跑过来的女孩子撞倒了。

“对不起呀。”女子赶紧道歉,徐枫也趁机看到了女子的容颜。

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只不过这个女人身子骨发黑,虽然是水灵体,可是却修炼火系的功法,导致自己经脉受堵,如果不及时疏通的话,可能活不过这个月。

当然徐枫也不是什么活雷锋,不可能遇到什么事情就帮忙,如果真的有缘自己不介意帮忙;如果只是过路人,每天死掉的人那么多,自己总不可能都去处理吧。

“你没事吧?”水灵看着眼前发呆的徐枫,难道这个人也被自己的容颜迷住了。

“店家,那个什么御龙炉呢?”水灵看着桌子上的丹炉不见了,慌了。昨天自己看中了那个丹炉,感觉对爷爷有帮助,今天让爷爷跟自己过来鉴定一番,可是东西却没了。

“那东西……”

“15万,可以随时给你,我的东西呢?”水灵知道这个东西对自己很重要,不管花多大代价也要得到。

“那东西已经不在这里了。”店家摇了摇头,刚才如果慢一点自己就可以拿到15万了。不过既然卖出去了也就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在哪里,我出30万买。”钱对于水灵来说只是身外之物,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丹炉,让二爷爷为自己的爷爷炼制解毒丹。

“就是刚才你差点撞倒的男子。”店家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了,这可是30万呀,自己2万卖出去了,人家眨眼间就升值了15倍。

“小灵,你走那么快干嘛?爷爷这把身子骨都快散架了。”徐枫循声望去,一位身穿唐装面容消瘦的老者手扶着店门叹息,而从老者的气息中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紊乱,呼吸很平稳,应该是个武者。

老者应该八十出头,不过人却相当的精神,除了额头有点发黑,徐枫看得出来应该也是身受火毒的毒害,这爷孙两好像跟自己相当的有缘。

这老者倒不是什么特殊体质,练武导致自己走火入魔,而这女子则是体质原因导致了身体出问题了。

“这位小哥,这个丹炉可以卖给我吗?多少钱都行。”水灵急切的看着徐枫,希望自己的美人计。

“我为什么要给你?”

徐枫的一句话让水灵差点觉得自己是不是变丑了,要知道水家在苏北省苏南省都是相当有影响力的,她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100万。”

“我不缺钱。”

“1000万。”水灵的话一出来直接把店掌柜的吓得摔倒在地赏。1000万买个破丹炉,这要是在苏北省都能买一套别墅了,而且是市中心。店家多希望自己的店里还有一个丹炉。

“我不缺钱。”虽然现在徐枫的卡里只剩下一百多万,可是对于金钱完全没有什么渴望,他知道如果自己需要的话,别说一千万,一百亿都不是问题。

“算了,小灵,这是爷爷的命,千万别为难人家。”老者挥挥手,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气息让店家感到窒息。而徐枫能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这个人一定是久居高位的,而且是一位杀伐果断的杀神,否则不可能积累这样的气息。

“爷爷不行,二爷爷说了必须吃下解毒丹才能让您活下去。”水灵急的快哭了,自己跟爸爸妈妈没有感情,一直都是爷爷照顾大的,她不希望爷爷就这么走。

“小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我这么大了,离开是很正常的事情,我还想着和我底下的那群兄弟们一起喝酒吃肉呢?”老者摸了摸孙女的头发,宠溺的看着她,丝毫没有对死亡的畏惧。

“慢着。”

“小哥,你愿意把丹炉卖给我吗?”听到徐枫的声音,水灵停止哭泣,眼睛希翼的看着徐枫。

“你是军人?”

“几十年前是,现在就是一个退休的老头子而已。”虽然这么说,老者的眼神里出现了笑容,好像回到了那个战争年代,自己又变成了浴血杀敌的年轻小伙子。

“你没有中毒,只是练功走火入魔而已,至于你的孙女,修炼了不该修炼的功法,导致身体毒素堆积,只有一个月时间了。”徐枫最佩服的就是这种英雄汉子,这种人即使没钱自己也要救治。

“中毒?死亡?”老者水灵相互看了一眼,有点难以相信,自己不是中毒而是走火入魔了。

“这位公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可否跟我去一个说话的地方。”老者毕竟久居高位,看徐枫的样子不似作假,难不成是什么厉害的人物,自己可不能怠慢了。

徐枫点了点头,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水灵直接拿出手机,在里面说了什么,就扶着爷爷走了出去。

等走到街口的时候,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大奔,虽然徐枫对车辆不感兴趣,可是也知道这车只有一些大领导才能坐,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身份的问题。

“小哥请。”水道均看着徐枫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徐枫注意到,这个司机也是一个武者,只不过是刚入武者的门而已,看来则个水老应该是个人物。

在车上徐枫知道了水灵的名字,也知道老者名水道均,退休前是将军,年龄已经九十多了,当时可是真正的红小鬼。至于这位老人的事迹,已经被拍成了很多电视剧,现在在军方还有很大的影响力。

三十分钟后,轿车进了一片别墅区,在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

别墅很大,装修的也很豪华,一看就价值不菲。

“大哥,小灵东西买回来了吗?”一个老者从楼上急急匆匆的赶了下来,跟老者的样子有几分相似,不过精神比起老者要好一些。

“二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今天遇见的徐公子。徐公子这是我的弟弟水道民,对炼丹特别痴迷,现在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炼丹师了。”水道均指着老者给徐枫介绍。

“什么小有名气,在华夏还没有一个人炼丹比我厉害,我想问的是丹炉买到了吗?”水道民有点小孩习性,对于这些不怎么理会,倒是对丹炉很感兴趣。

“敢问前辈是准备用丹炉给水老爷子炼丹吗?”徐枫虽然是炼丹师,可是在天羽大陆,丹医是不分家的,之所以能看到水老和水灵身上的隐疾,也是因为徐枫的医术不错的原因。

“当然的,我大哥是毒素入侵,当然需要炼制解毒丹来解毒呀。”

“敢问前辈,水老中的是什么毒?”

“管他什么毒,解毒丹百毒可解。”水道民被问住了,索性不去想这些原因。

“那敢问前辈,水姑娘可有什么隐疾?”

“小灵多好的一个姑娘,又漂亮又懂事,怎么可能有病。”

“如果我说小灵姑娘只有一个月时间可活呢?”

“小子你找死,诅咒我孙女死。来人把这个家伙拉出去枪毙了。”听到徐枫说水灵只有一个月可活,水道民怎么可能开心,水灵可是自己的开心果呀。

“二弟,收起你的脾气,听听徐公子为什么这么说。”水道均也生气,可是他知道现在生气没什么用,除非徐枫能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

“我想水老在修炼一种比较霸道的武功是吧?”徐枫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询问起了水老的武功。

“是的,年轻的时候脾气比较火爆,而且这功法就是我们家族传下来的。”

“如果我没猜错,这武功也传给了水姑娘是吗?”

“是的。”

“所以我说你是走火入魔,而水姑娘是病入膏肓。”

“一派胡言,我也修炼此功法,为什么我没事。我大哥我孙女同样修炼的是一样的功法,为什么却是不同的结局。”在水道民的眼里,徐枫甚至比不上一些江湖术士,说话破绽百出。

重生丹武圣医-徐枫, 水灵-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1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