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奶爸-唐三千, 苏雨荷-都市情感小说

全能奶爸-唐三千, 苏雨荷-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唐三千

“唐三千,你就是一个上门女婿,有资格和我们讨价还价吗?”

“你就是个废物!三年前你眼睁睁的看着你妈死,三年后,你要亲眼看着你女儿死!”

“什么人命关天,那小野种死了也好,别挡着我家雨荷嫁入豪门!”

“一家子的贱命,死一边去吧!”

出租车上,唐三千紧紧的握着一枚晶莹剔透,状若指骨的玉坠。

丈母娘和老丈人的这番话,不断回荡在唐三千的耳畔。

“妈!六年了!玉坠的秘密我已经解开了,里面是我们唐家完整的传承,您孙女果果命在旦夕!如果我再隐忍,果果就真的没命了!”

“我答应过您,不显露一身本事,免得招来杀身之祸,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果果就这样没了,她才三岁啊!”

唐三千死死的握着玉坠,掌心都被划破了。

可那些血液,一滴都没有滴出来,全部被玉坠吸走了。

他本是豪门子弟,可十八岁成人礼的那晚,唐家变故。

大伯为夺唐家家主之权,对唐三千一家三口动了杀机。

那一夜,唐三千父亲为掩护他们母子逃走,战死在唐家的大门口。

直到今天,唐三千还清楚的记得,父亲虎躯横立唐家大门,宁死不屈!

到死,他都没有倒下!

那一夜,唐三千的母亲重伤,拖着重伤之体,把刚成年的唐三千带离唐家,来到了天海。

只因唐家老爷子和天海苏家老爷子,曾给唐三千和苏雨荷定过娃娃亲。

三年前,唐三千母亲旧伤复发,唐三千要出手救命,可唐母宁死,都不让唐三千展露任何的本事!

唐母撒绝人寰,紧接着果果的出世,倒也冲淡了唐三千的不少悲伤。

女儿果果今年三岁,可屋漏偏逢连夜雨。

果果在两岁的时候,查出了白血病,病情不断恶化。

前几日,医院终于找到了匹配骨髓,但需要八十万的手术费。

妻子苏雨荷联系不上,唐三千也拿不出这笔钱。

那些话,正是唐三千去苏家借钱的时候,丈母娘和老丈人说的。

这些年来,他在苏家做牛做马,受尽了屈辱!

这些,他都忍了!

可苏家视自己外孙女的命如草芥,唐三千忍不了!

唐三千手中玉坠,正是母子二人当年从唐家出来,带走的唯一一件东西。

他记得母亲说过,这枚玉坠藏有唐家的大秘密,也是非常重要的信物!

若非有挡住唐家追杀的能力,绝不能让别人看到。

“妈!我就再求医院一次!如果他们不愿给果果动手术,我就自己来!白血病,您儿子能治!唐家!您儿子如今不惧他们!”

付了十块钱的打车费,唐三千跑进医院。

来到医院主任办公室门口,他咬了咬牙,推门而入。

此刻,办公室内,坐着一个戴着金丝墨镜,穿着白大褂的男子。

他,正是内科主任,林凡。

林凡,曾是苏雨荷的大学同学,曾经也是苏雨荷众多追求者之一。

苏雨荷嫁给唐三千,就属林凡骂得最狠。

因为二人之间的同学关系,唐三千也被苏雨荷安排到了医院上班。

不过,却只是医院的一个清洁工。

“林...林主任。”

来到办公桌前,唐三千脸上带着一丝哀求:“雨荷出差了,很可能还在忙,我联系不到她,要不...你先帮忙把果果的手术安排上,你放心,手术费我肯定会凑齐交过来的!”

“呵呵?”

林凡冷笑一声,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唐三千,你女儿在医院的时间也不短了,你在医院当了这么几年的清洁工,想必也听说过医院的规矩。”

“你女儿的手术费要八十万,可不是八百块,等我们给你女儿动完了手术,你要是赖账,我去哪儿要这笔钱去?”

唐三千脸色一怒:“林主任!我在医院已经工作四年!难道你就不清楚我唐三千是什么人吗?”

“不好说!不好是说啊!”

林凡慢悠悠道:“这个年代,不是家中废物,谁还会当上门女婿?像你这种只会吃软饭的家伙,赖账也很正常。”

“哦!对了!你说你联系不上雨荷,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下?”

说着,林凡拿出手机,拨打苏雨荷的电话。

他特意开了免提。

响了两声,电话就接通了。

“林凡,什么事?是不是果果病情又加重了?”

听到苏雨荷的声音,唐三千的心像是被刀子狠狠的划着一般。

这几天,他给苏雨荷打了几百个电话,可苏雨荷一个都没有接。

林凡只打了一个,苏雨荷就接了!

唐三千不是傻子,他的心底,比谁都明白。

入赘苏家的这几年,他掏心掏肺的对待苏雨荷,却没想到,苏雨荷竟然这样对他和女儿。

“雨荷,没什么事,果果也好得很。”

林凡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在唐三千眼前晃了晃。

唐三千气急败坏,正准备说话,林凡却把电话挂了。

“唐三千,看到了没?雨荷不是在忙,而是根本就不想接你电话。”

林凡冷笑道:“我都怀疑,果果这个孩子都不是雨荷的,就你这模样,雨荷会愿意给你生孩子?滚吧!我还很忙!没钱,你女儿就等着死吧!”

唐三千死死的握着拳头,走出办公室。

来到病房,却见得一个女子,正抱着果果!

“三千哥!你终于来了!果果快不行了!”

女子看到唐三千进来,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

“快给我!”

唐三千脸色一变,急忙接过女子手中的果果。

他三指搭脉,顿时心中一凉!

“爸...爸...果果怕......爸...爸...门口有两个叔叔,他们好凶......”

听到女儿若有若无的声音,唐三千猛然回头!

那里,一黑一白两个人,正站在那儿,凝视着唐三千怀中的果果!

“滚!!!”

唐三千一声爆喝,身上莫名气息爆发!

“果果不怕!爸爸在这儿!果果不怕!”

回过头来,唐三千朝着外面大喊:“医生!医生!”

听到唐三千的呼喊,几个白大褂走进来。

“医生!快抢救我女儿!她快不行了!快啊!”

几个护士想上前接下果果,却被林凡拦住了。

他看着唐三千,淡淡道:“他还欠医院好几万的医疗费呢,把他女儿送进急救室,这笔钱,你们来出啊?”

几个护士顿时就被吓住了。

“你们几个,唐三千欠钱不交,咱们医院也不是什么福利机构,把他们赶出去,没钱还想进医院?”

林凡冷笑一声,丢下话后,便转身离开。

“林凡!”

唐三千怒吼:“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定让你给她陪葬!”

说完,唐三千抱着果果,快速的离开了医院。

“呵呵,这种无关痛痒的威胁,有用么?”

林凡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第2章 鬼门关抢人

离开医院,唐三千抱着果果,冲到了离医院最近的一家药房。

仁济药房,是天海最大的一家连锁药房,中药西药一应俱全。

老板张虎,是天海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苏家苏氏控股,在中药这一块和仁济多有合作,苏家的大部分财富来源,都来自于仁济。

不仅如此,仁济在每一家连锁药房,都有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坐诊。

只为救死扶伤。

天海民间有传,当年张虎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惹得天怨,导致膝下无儿无女。

在高人的指点下,开起了药房,救死扶伤。

说来也怪,在张虎成立了仁济集团一年之后,便生下了一个女儿。

这已成天海民间茶余饭后的谈资。

看到唐三千抱着一个三岁女孩进来,药房内的客人纷纷看来。

“请问你要买什么?”

导购员走上前来,看到唐三千怀中的果果,忍不住眉头一皱!

此时,果果嘴唇发乌,脸色发白,气息更是若有若无。

“我要一套银针!五寸针三根!三寸针三根!一寸五的三根!另外,我需要四十九盏小长明灯,七盏大长明灯!快!”

这一番话,说得导购员云里雾里。

“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一白发老者突然问道。

导购员看到白发老者,立即恭敬道:“齐老!”

老者名叫齐重山,是仁济花费了天价供奉的神医,其医术之高明,能在天海中医界排进前三!

仁济医药能有如今的规模,离不开齐重山的帮助。

唐三千像是没有听到齐重山的话,着急喊道:“快啊!长明灯可以晚些,但银针我马上就要!”

看到唐三千的这种态度,导购员怒道:“你这人是怎么和齐老说话的!?”

“我要银针!马上!”

唐三千突然加大了声音。

“你吼什么吼!”

导购员也大声道:“你知道这是哪儿吗?你是想在这里闹事吗?银针有!但你要的什么长......”

齐老抬了抬手,导购员立刻闭嘴。

他看了一眼唐三千怀中的果果,悲叹道:“先生,这小女娃已经没了,没用的,你还是找个地方,把她安葬了吧......”

“不!我女儿没死!快!给我银针!”

唐三千大吼。

“喂!你这人!”

导购员再次吼道,准备发飙。

唐三千猛然瞪去,吓得那导购员脖子一缩。

齐重山挥了挥手,让那导购员离开。

他看着唐三千:“这位先生,老朽行医五十载,望闻问切可自诩登峰造极,这小女娃脉搏已落,救不回来了......”

“我说了!我女儿没死!刚才我说的东西,你们是有!还是没有!”

“你要那些东西做什么?”

齐重山忍不住皱着眉头。

银针,中医行医治病之用,他很熟悉。

可长明灯,他这里并没有。

齐重山人脉极广,倒也曾听闻长明灯的用处,只是,那都是传说而已,他并不信。

“鬼门关抢人!”

回答齐重山的,只有这么一句。

“抢人?”

齐重山眉头皱得更深!

这年轻人,莫非是受打击太大,说了疯话?

在他眼中,果果已是无命之人,死去的人,任你手段通天,也救不回来啊!

唐三千看了一眼齐重山,抱着小丫头转身便走。

不过,刚刚迈步,齐重山就道:“你要的银针我有,可以借给你用,另外你说的长明灯,我也可以让道协那边送来。”

唐三千停下脚步,“多谢!”

“去!把我的针灸箱拿来!去帮我把二楼的房门打开。”,齐重山吩咐。

导购员脸色一变:“齐老!这小女娃都没了...万一......”

“没有万一!有什么事我担着!”

听到齐重山的这句话,导购员不敢多言。

在齐重山的带领下,唐三千抱着果果来到了二楼房间。

房间里,有一张病床,很干净。

与此同时,导购员也提来了银针箱。

她瞪了唐三千一眼:“喂!这是齐老的专用银针,齐老行医五十载,用这套银针不知救活了多少人!今天借给你用,是你的荣幸!不过这套银针用在死人身上,真是晦气!”

唐三千接过银针箱,没有理会导购员。

导购员小嘴一撇:“哼!白费功夫!死都死了,哪里还救得回来!”

“行了,你先出去吧。”,齐重山挥了挥手。

“我......”

导购员铩羽而去。

“要不要老朽帮忙?”,看着唐三千打开银针箱,齐重山忍不住问道。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可这样做,或许能让这个年轻人,减少一些悲伤吧?

齐重山救死扶伤五十余载,慈眉善目。

在天海,名声极好。

纵然是不认识的人,他也是一副热心肠。

“要!我知道齐老在天海多有名气,还麻烦齐老帮我想办法弄到四十九盏小长明灯,七盏大长明灯!一定要在子时之前拿到!此番事了,无论我女儿死活,必有重谢!”

闻言,齐重山叹了一声,拿出手机,给道协那边打去电话。

这种东西,恐怕也只有道协那边能够提供。

放下电话,齐重山看着床边的唐三千。

只见得唐三千深吸一口气,随后右手轻轻一招。

银针箱中躺着的一根五寸银针,竟然缓缓浮起,乖乖的落在唐三千的指间!

霎时,齐重山双目大瞪,嘴巴大张!

“以气御针!国...国医级!!!”

齐重山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整个炎夏的国医级大医,一只手都能数得完。

以气御针,便是国医的标志!

那种大人物,根本不可能会出现在天海!

他顿时心潮澎湃。

能亲眼看到国医级别的大医施针,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唐三千没有说话。

五寸银针绕于指尖,气定神闲,将那一根五寸银针,刺在了果果的眉心处。

若有道家人物在此,必然大呼不可!

唐三千落针之处,被道家称为精元上胎。

此处是人体魂魄和肉体连接的关键点,千万不可动之。

稍有差池,便会魂飞魄散!

但此处,也有一个很大的功能,就是能凝魂聚魄!

唐三千的这一针,便是将果果的三魂七魄全部锁死!

呼......

这一针落下,唐三千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

这一针,让齐重山满脸疑惑,他着实没有看懂这一针的作用。

唐三千也不做解释,右手轻挥,三根银针夹于指间。

齐重山瞪大双眼,只见得那三根银针,分毫不差的落于果果三个穴位之上。

纵然他行医五十余载,对银针熟练至极,也做不到这一步。

这,便是国医级大医的本事!

可这,就能让这已经死了的小女娃,重生吗?

银针再起。

直到唐三千把最后一根银针落于穴位置上,齐重山的表情,彻底凝固了!

因为他看到床上躺着的果果,眼睫毛,突然眨了一下!

就那么一下,让齐重山满腹震惊!

让唐三千,喜从中来!

看到唐三千不再施针,齐重山突然突然退后一步,双拳一抱,半躬着身子:“齐家第八代传人齐重山!拜见国医!”

第3章 接电话的男人

“无需如此重礼。”

唐三千看着床上的果果,淡淡道。

齐重山直起身来,脸上的激动,丝毫没有掩饰。

据他所知,炎夏国医级别的大医,只有四位。

其中一位,传闻在三年前就已仙逝,仅存的三位,那都是国宝中的国宝!

齐重山没想到,今日竟能得见一国医级的大人物施展针灸之法!

平复一下心情,齐重山问道:“国医,您...刚才您用的这套针法......”

其实在他心中,早已有所猜测。

只是,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这天下间,竟然还有人会那套针法。

唐三千淡声道:“鬼斧神针。”

嘶!

齐重山狠狠的吸了一口凉气,颤声道:“果然!果然啊!齐家第五代先祖曾说过,这世间,能让人起死回生的针法,莫过于鬼斧神针,只是这套针法早已失传多年,没想到今日我齐重山,能见到鬼斧神针!要是齐家祖上知晓,必然掀开棺材板,亲身来见!”

唐三千撇了撇嘴,并不否认。

齐重山又道:“国医,施展了这套针法,您女儿是否就能活过来了?”

这,是齐重山最为关心的问题。

如果真能起死回生,那对中医界来说,可是一个重磅消息!

然而,唐三千看了一眼房间门口,却摇了摇头,道:“还差最后一步!”

闻言,齐重山眼中稍有失落。

“齐老,今日之事,不可外传。”

唐三千并不是担心唐家知晓他在这里,如今的他,已不惧唐家。

他担心的是,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会有无数的人,要上门求诊,不胜其烦。

并不是唐三千见死不救。

只是万千之事,终究讲究一个缘字。

齐重山脸色微有诧异,随后便明白了。

鬼斧神针一旦传了出去,不知道会引得多少人的窥视。

而且他精明的很,国医级大医能在此处,想必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国医放心!此事,小齐绝不外传!”

齐重山双拳一拱,态度极为恭敬,连称呼,都由老朽改成了小齐。

国医面前,不得无礼。

特别是对于齐重山这等正统传承的世医之家来说,礼数,更是重中之重。

“齐老,不必称我国医,我姓唐,名三千,叫我三千便行。”,唐三千淡淡道。

让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一口一个国医的叫着,唐三千的确很不习惯。

“这可不行!”

齐重山一口回绝。

这是礼数,不能乱了。

以气御针,担得国医二字!

“国医不想泄露身份,那我,便叫您一声唐少,如何?”,齐重山试问道。

“也好。”

唐三千点了点头,并不反驳。

他看了一眼齐重山,正准备问长明灯之事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嘈杂。

“黄经理,那个人就在二楼,也不知道他给齐老下了什么迷魂药,竟然把一个死去的小女孩带去二楼,您说晦不晦气!”

说话间,房间门口,出现两人。

其中一人,便是先前那个年轻的药房导购。

另外一人,却是西装革履,头发铮亮。

看到齐重山站在房间内,黄经理几步上前,一脸讨好道:“齐老,您先去休息,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绝对妥妥的!”

齐重山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恭敬的站在唐三千身侧,目光关切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果果。

黄经理也没在意,扫了一眼屋内情况,喝声道:“来人!给我把这具尸体丢出去!”

“放肆!”

一声大喝,吓得黄经理浑身一颤!

他低声道:“齐老,这个人,已经死了,留在这里真是.....”

“死了?谁说这小女娃死了!?”,齐重山怒道:“你没看见这位国...这位唐先生刚才......”

话到嘴边,齐重山又咽了下去。

照实说出,岂不是暴露了国医的身份?

他转而冷声道:“这小女娃,只是病得太重,现在已渐好转,你们出去,一会儿我还要继续治疗。”

“啊!?”

黄经理满脸错愕道:“齐老,刚才您不是说她已经......”

“哼!说什么?我说了什么?你耳朵自己有问题,听错了!你这是在怀疑老朽的医术?”

黄经理顿时大汗淋漓。

放眼整个仁济,谁敢怀疑齐老的医术?

除非是不想干了!

连仁济老总张虎都不敢在齐老面前造次,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经理!

“滚!”

齐重山一声低喝,吓得黄经理落荒而逃。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响亮的耳光声!

“混账!这就是你说的死人?你他妈是想害死老子吗?马上去财务领你这个月的工资,给老子滚蛋!”

门外之事,唐三千漠不关心。

看到果果暂时好转,唐三千拿出手机,抓在手里。

沉默许久,还是决定要给苏雨荷再打个电话。

无论如何,苏雨荷是果果的母亲,果果的情况,她有权知道。

电话响了一会儿,终于,不再是无人接听。

唐三千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雨荷......”

唐三千刚叫出名字,对面突然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唐三千,我不是雨荷!”

听到这个声音,唐三千脸色一变!

此时已经晚上八点多,接电话的,怎么回事一个男的?

“你是谁!雨荷呢?”

唐三千沉声问道,心头的一股无名怒火,被他死死压住。

“雨荷?你找她干嘛?她正在洗澡。”

“至于我是谁,你猜猜?”

男子声音非常得意。

“洗澡?”

唐三千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她洗澡,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男子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我们就在同一个房间,刚运动完,一身是汗,不仅是她要洗,待会儿挂了你电话,我还要和她一起洗!”

“行了唐三千,我不和你废话了,啧啧啧!你老婆那完美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真是极品啊!挂了挂了,别再来打扰我们的好事了!”

嘟嘟嘟......

电话挂了。

唐三千死死的握着手机,关节泛白!

他几乎要疯了,再次拨打过去,这一次,无人接听。

接下来的几十个电话,同样还是无人接听!

唐三千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心口像是被刀子挖肉一般。

他怎么也没想到,结婚五年的妻子,竟然会背叛他!

难怪这几天一直不接电话,难关苏家和老丈人家对他那种态度,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一切!

“苏家!我会让你们后悔!!!”

砰!

手中的手机,被他捏得炸开!

旁侧,齐重山哀叹摇头。

苏家放着金龟婿不要,今后只怕要悔得肠青三尺。

国医级大医的能量,远非苏家所能想象。

这个级别的大医,财富,人脉,几尽无数。

一个国医,可以支撑一个炎夏顶级豪门家族。

唐三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当务之急,是要把果果救回来,鬼斧神针,还远远不够。

至于苏雨荷的事情,等她回到天海,再解决。

他看向齐重山:“齐老,麻烦问一下莫道长到了何处。”

齐重山拿出手机:“莫道长,你到哪儿了?”

“我...我已经到门口了......”

电话内和门口,同时传来一道声音。

唐三千看向门口,瞥了那黑白二人一眼,淡声道:“进来吧,他们不敢把你怎样!”

片刻之后,一个穿着中山装,提着一个大箱子的男子,颤颤巍巍的进来。

进了房间,他还忍不住看着门口,身躯有些颤抖。

“无视便是,人间道和冥道互不干涉,他们不敢把你怎样,你能看到他们,看来也有几分本事。”

唐三千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莫道长的担忧之处,此人,恐怕也是第一次见到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常人不可见之。

只因此番唐三千要为果果逆天改命,强留果果魂魄,这才造成了这番景象。

听到唐三千口中的他们,齐重山忍不住向着门口看去。

只是那里空空如也,在齐重山的眼中,什么也没有。

莫道长进入房间,看到床上果果眉心处的那根银针,顿时惊呼一声:“锁魂针!?”

全能奶爸-唐三千, 苏雨荷-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