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婿当道-陈晨, 郭天爱-都市情感小说

神婿当道-陈晨, 郭天爱-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无尽屈辱

啪——

丈母娘李淑华,啪的一声响,把筷子猛拍在饭桌上。

“陈晨,你做的这是饭还是猪食?”李淑华呸呸几口,把吃到嘴的饭菜吐了出来。

“怎么了,妈?我是做的咸了还是淡了?”

陈晨赶紧陪着笑,捧着最后一盆热气腾腾的热汤,一路小跑从厨房里出来,想要把汤盆儿放上饭桌。

“你是猪吗?”

李淑华立着眼睛,越看陈晨越觉着不顺眼,“来我们郭家整一年,你每天除了打扫家务,就是学做饭菜。”

“一年365天啊!就算是笨的像头猪,起码也能做出像样可口的饭菜吧!”

“再看看你,做的都是什么玩意儿?这些是人吃的嘛?”

李淑华晚上的时候就不顺心,于是干脆把气撒在了陈晨身上。

陈晨当上门女婿这一年,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李淑华已经把欺负他,当成是家常便饭了。

在李淑华眼里,陈晨就是个窝囊废、巨婴废物,烂泥巴扶不上墙,他连班都不去上,白天围着锅台转,晚上围着闺女郭天爱转,是个最没骨气的软饭男!

想着这些,李淑华就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一巴掌拍过去,直接把汤盆儿砸翻了,热汤热汁洒了一地,还有一些洒在陈晨身上,把他烫得呲牙咧嘴。

“真是不中用的东西!”

郭天爱坐在沙发上,声音冰冷的如同寒冬腊月。

郭天爱有着1米65的身高,长相很不错,皮肤白皙,眼睛大大,双腿修长……

此时她穿着紫色的裹臀裙,黑色的丝袜让双腿显得十分笔直,白色小衫大领外翻,上围十分的突出傲人。

“你……刚刚说什么?”

陈晨悄悄攥紧了拳头,身躯随之一颤,“别人怎样说都可以,但你……不应该这样说我!”

郭天爱轻蔑的哼了一声,眼神里带着浓浓的鄙夷和失望,“怎么?没有听清楚?那好,那我就再说一遍,你真是个不中用的东!西!”

“你还傻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跟我妈道歉?刚才烫那一下,是把你脑子烫坏了吗?”

郭天爱一直以为,和陈晨结婚,就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当初父亲病重,病的可能有些糊涂了,居然把陈晨和郭天爱同时喊到病床前,亲口许诺他们的婚事。

婚后,看似仪表堂堂的陈晨,居然窝囊到这个地步,连家门都不出,一门心思照顾娘俩的饮食起居。

郭天爱嫌陈晨丢人,当着公司同事或者闺蜜的面,她绝口不提自己的窝囊老公,更是很少带他一起出去。

看女儿这么帮自己,李淑华更加蹬鼻子上脸,她豁的一下震站了起来,手指几乎要杵到陈晨脑门上。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今天我去跳广场舞的时候,听着老张炫耀他们家的女婿,人家真叫一个能干!”

“留学归国的博士,大公司的高管,住花园洋房,开着一辆大奔驰……人家那才是达到了男人的巅峰,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

“再瞅瞅你?嗯?陈晨,你有什么身份啊?你是不是只有1张身份证啊?”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

更何况这一年来,陈晨所受的屈辱,已经达到了他能忍耐的极限。

“你特喵给我闭嘴!”

陈晨握紧了拳头红着眼,忍不住愤怒低吼。

的确,他陈晨是郭家的上门女婿,但他还有另一层的身份——燕京隐世豪门的唯一继承人。

陈晨肯做这个上门女婿,完全是为了报恩。

按照家族历年的惯例,每一位继承人在年满18周岁之前,都要经受极其残酷的历练,在都市里自生自灭,得不到家族的任何援助。

初中时期,陈晨像个野孩子一样,经常受到别人欺负,吃不饱、穿不暖,同桌郭天爱就把弟弟穿旧的衣服送给陈晨,当时完全是出于心血来潮的同情。

不过这事情,却被陈晨牢记在心里,等他年满18岁,正式成为家族继承人,他便打探到郭天爱工作生活在江陵市,一路跟来,想要追求这个善意的女孩,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给他一世荣华富贵。

巧合的是,陈晨和郭天爱父亲见面时,认出郭父多年前曾是家族企业的一名员工。

郭父自然也认出了陈晨,听说对方要娶自家闺女,郭父顿时大喜过望,尽管身患重病,还是连夜把郭天爱喊来,当场定下他们的婚事。

可惜郭父不敢轻易暴露陈晨的身份,而那场重病来的极其凶猛,他来不及向女儿解释叮嘱,就一命呜呼了。

结婚这一年来,陈晨全心全意照顾郭天爱,就是想让她尽早从丧父之痛中脱离出来,同时有更多精力照顾公司,为此,陈晨和家族硬抗,争取这宝贵的一年时间,时刻陪伴在郭天爱身边。

陈晨本来以为,在一年时间里,再凉的石头都能捂热,再冷的心都能被感化的温柔。

结果一次次的忍让,一天天的卑躬屈膝,换来的却始终是冷漠与鄙夷。

现在陈晨心灰意冷。

他终于明白了。

感情的事强求不来,你对人家曲意迎合,人家却当你是条舔狗!

心,真的好累啊!

陈晨不想装了,不想再演下去了。

他要做回真正的自己。

陈晨这可是第1次发飙,这是让母女俩当场傻眼,愣了好半天,李淑华才缓过神来,脸上挂满愤怒。

“你这条舔狗,现在还学会大声汪汪了?谁借给你的狗胆?敢这样子跟我叫唤?嗯?”

“现在!立刻!马上!你跪地下给我们娘俩道歉!如果不肯,我明天就让天爱跟你离婚!”

陈晨无视了李淑华,转头看向郭天爱,这个名义上的妻子,实际上从未碰过的绝美女人,“你的意思呢?你真想跟我离婚嘛?”

郭天爱扭过头,她用沉默代替了应答。

陈晨心冷如水,脸上强挤出苦笑,“好,好,好……我以为一年的付出,起码能换来你一丝的感情,真没想到,你的心一直这样冰冷。想离婚?可以,明天一早,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

陈晨说完这些,转身就要离开这个没有温度的家,刚走到门口,却被丈母娘喊住了。

“你给我站住!当初结婚时,我那短命的老公,曾送你一块金表做新婚礼物。你把它给我还回来!”

啪——

陈晨解下手腕上的劳力士,头也不回,甩在地上,“那块金表太土气,不知被我扔到了哪里,这块表赔偿给你,它的价值起码是那块金表的十几倍。”

陈晨大步流星迈出了家门。

这一次,他的心,真是伤透了。

第2章 真正的陈晨

午夜时分。

江陵市中心的1栋摩天大楼。

顶层36楼,君威集团办公室内。

夜色虽浓,可陈晨却没有丝毫睡意,眼神中含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在他对面,君威集团总裁——白梓钧,身穿灰色笔挺西装,阳光帅气的脸上满是怒色。

“她们母女俩的眼睛,都长到哪里去了?燕京陈家的少家主,居然被她们瞧不起?”

白梓钧的心窝口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堵着他十分难受。

在白梓钧眼里,陈晨是他的老板、是陈家的少家主,更是他的老师和兄弟。

眼看着亲人受了委屈,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陈晨轻叹一声,“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明天办完离婚手续,我就前往北川市!”

“我和郭天爱毕竟夫妻一场,我走后,君威集团和她公司的业务往来,一切如常。”

“他弟弟的人事关系不要变动。或者根据需要,你也可以适当往上调整。”

“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陈晨随手拿起一罐啤酒,猛的一口灌了下去,只觉得入口尽是苦涩,根本喝不出啤酒的味道。

白梓钧应了声“是”,朝着门外走去,快要到门口时,像是冷不丁想起了什么,“我让郁可儿过来陪你吧!一个人喝郁闷酒,容易伤了身体,有人陪着聊聊天,总是能舒缓一下心情。”

白梓钧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这一次他不能绝对服从,要违背陈晨的命令,私自做出一些更改。

过去这一年,陈晨在背地里,替郭天爱挡了很多麻烦和灾难,不计回报的暗中帮助她。

甚至就连这江陵市顶级资本大鳄——君威集团,都是陈晨为了方便照顾郭天爱,而在一年前快速组建的。

明明付出了那么多,却得来这样一个结果,这不公平!

白梓钧咽不下这口气!

对女秘书郁可儿叮嘱几句过后,白梓钧连夜召集公司高层,下达一连串的指令。

这些指令,全部指向郭天爱经营的那家小型农副产品公司。

“咚咚咚……”

郁可儿礼貌地敲了敲门,而后款款走进办公室里。

身高170的郁可儿,长相十分的甜美,当年在大学里,郭天爱是院系的系花,而郁可儿则是校花,号称宅男女神。

那双42寸大长腿,笔直、修长、白皙,此时穿着黑色丝袜更增美感,红色高跟鞋踩出青春的旋律,甩动的蓝白格短裙,散发着别样的魅惑气息。

“陈总好!”

郁可儿把买来的下酒菜放在一边,朝着陈晨90度鞠躬,脸上尽显恭敬之色。

“陈总,这是白总让我给您带来的红酒、牛排、鹅肝,您快尝一尝吧。”郁可儿乖巧的拿走陈晨手里的冰凉啤酒,想要趁机坐在陈晨腿上,不过被对方不着痕迹地拒绝了。

郁可儿心里暗叹一口气,“这么晚了,怎么还待在公司里呢?是和郭天爱闹矛盾了吗?”

作为校花,郁可儿当年自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对那时低调的陈晨,可是半只眼睛都看不上的。

结果正应了那句话:“今日你对我爱答不理,明日我让你高攀不起。”

毕业后,郁可儿应聘到了陈晨的一家公司,得知陈晨的真正身份后,郁可儿就各种诱惑各种秀,想尽一切办法,想接近陈晨。

甚至,郁可儿给过陈晨明确的暗示:哪怕做不了他的老婆,给他当个地下工作者,那郁可儿都完全认可。

结果却是,陈晨的全部心思都在郭天爱身上,无论郁可儿使出怎样的招数,他就是不肯接招。

郁小可为此都快郁闷死了。

陈晨晃了晃高脚杯中的红酒,却没有喝下去,苦笑道:“心情不好,品出的酒味都是苦涩的。”

“我俩这次,可不只是闹矛盾这么简单,明天就要去民政局领离婚证了。”

“唉!夫妻一场啊!”

郁可儿心尖一颤,随后心头涌上狂喜,说话声音中都带着一丝颤抖,“像你这样优秀的男生,郭天爱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陈晨脸上的苦涩之意更盛,“优秀?呵——我在她眼里,就是个好吃懒做的废物啊。”

“郭天爱以前对我有恩,我用一年的时间去偿还,明里暗里不知帮了她多少,这笔人情债,应该就此两清了。”

“这一年,我还的好累啊!”

郁可儿心疼的揉了揉陈晨的眉心,42寸黑丝大长腿贴的更近一些,有些激动的说:“等你单身后,我……有机会成为你的新女友嘛?”

陈晨推开郁可儿,摇了摇头,“这事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心情糟糕透顶,对这方面暂时没有想法。”

暂时没想法?那不代表以后一直会这样。

只要陈晨单了身,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早晚能抓到机会的。

想到这些,郁可儿就更加的激动,呼吸变得不太平稳,白领小衫的衣扣,都快要崩飞了。

……

第二天一大早,领完离婚证从民政局里出来,陈晨仰头呼出一口长气,而后就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郭天爱突然喊道。

陈晨冷冷盯着郭天爱,“我和你再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凭什么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我……”郭天爱一时语噎。

是啊!领过了离婚证,曾经的夫妻就成了陌路人,从此再没有任何关联。

自己凭什么让人家站住?而且还是用那么霸道、那么不客气的语气。

盯着陈晨那张轮廓分明的脸,郭天爱忽然间就觉得陌生起来,心底一股莫名冷意袭来,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

其实,就连郭天爱自己都说不清楚,刚才为什么喊住陈晨。

是有什么话想说嘛?还是忘了跟他交代什么?

低下头,看着离婚证上那三个银白色的字迹,郭天爱忽然觉得很刺眼,心底那股冷意来的更加强烈,隐约感觉到,她好像失去了一样很珍贵很珍贵的东西。

望着陈晨的背影,直到他走出很远很远,郭天爱这才回过神来,正要去停车场开车,手机进来一个电话。

刚听对方说出第一句话,郭天爱就懵了。

第3章 灾难接二连三

电话是弟弟郭天乐打来的。

“姐,我工作没了,君威集团把我开除了啊!”郭天乐声音里带着哭腔。

三本院校毕业的郭天乐,找工作时曾四处碰壁,当时他死的心都有了。

然而君威集团成立后,人事部意外给郭天乐发来一份offer,让他在销售部实习;不出一个月,因为业绩辉煌耀眼,郭天乐提前结束实习期,被破格提拔为销售部经理助理;再过两个月,又是因为一次意外的辉煌业绩,他被提拔为销售部经理……

到现在,郭天乐在君威集团任职不到一年,已经是市场运营部的执行副总监,升迁速度之快如同坐火箭,引来无数同事的羡慕,以及无数女孩的倾慕。

就在前天,郭天乐还把他相中的一个漂亮女生,领回了家,名义上让母亲和姐姐替他帮忙把关,实际上这是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了。

女生乖巧玲珑、善解人意,对郭天乐千依百顺,人家明确表态:看中的是郭天乐的人品,并不是他的职位和金钱。

但……谁也不是傻子。

郭天乐能拥有今天的一切,绝对和君威集团脱离不了干系。

若是离开了君威集团,他郭天乐又能算个什么呢?

郭天乐一愣,随后连忙安慰弟弟,“你先别着急!人事任命不是儿戏,君威集团怎么可能说开除就开除?”

“姐,咱哪有资格和君威集团讲道理啊?”郭天乐哭丧着脸,情绪简直低落到了谷底,“想要开除我,人家随便找个理由就足够了,更何况人家还算仁至义尽,如果真的想坑我,君威集团很容易找到漏洞,随便安个罪名,就能让我在牢里蹲个十年八年。”

“我在君威集团一直谨小慎微,不敢出丁点儿差错,按理说他们没有理由开除我。”

“姐啊,你仔细回忆一下,你和咱妈两个,是不是无意间得罪过君威集团的高层?”

突然间听闻这个坏消息,郭天爱一时之间没什么好办法,而手机里还在不停的进着电话,于是只能暂时缓一缓。

“你先别着急!给姐点时间,让姐给你想办法啊!”

“行了,等会儿我再和你说。”

挂掉了弟弟电话,接起公司女秘书打来的电话,又是听了开头第1句,郭天爱脸色巨变,“好,我马上回公司,通知所有高管,在公司会议室里等我。”

郭天爱急匆匆开车回公司,路上因为心情焦急,好几次差点儿和别人的车发生刮擦。

有惊无险下了车,郭天爱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公司,就看到会议室里的七八名高管,个个脸带愁容,如同来到了世界末日。

一看到这幕氛围,郭天爱就知道,女秘书在电话里说的那些,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不过她还抱着一丝侥幸,再次确认问道:“小丽,刚才你在电话里说,君威集团不仅终止了对我公司二期项目的投资,而且对一期农副产品中的质量问题,要追究其法律责任,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

不等那个叫小丽的女秘书回答,法务部经理已经站了起来,面色无比的凝重,“我们主要负责原料供应,面向的对象就是君威集团。农副产品植物类还好说,渔牧养殖方面的确是有瑕疵啊!”

“为迎合市场,提前催化出栏农牧养殖品种,在水质区给鱼类播撒的健康粉……”

郭天爱越听越心烦,“行了,你别说了,这些我都知道。”

“你就说一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做,君威集团才肯和我们继续合作?”

法务部经理刚才说的那些,在现如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属于见怪不怪。

如果非要吹毛求疵,那样的做法自然不合规矩,可很多的农副产品公司,都是这样挂着羊头卖狗肉,只是民不举、官不究,大家和气生财罢了。

现在君威集团,揪住了这个小尾巴不放,那就是存心在找茬,而面对这样的资本大鳄,郭天爱心里却升起强烈的挫败感和无力感。

是啊!就算明知道人家鸡蛋里挑骨头,想整你,你还能怎么样?

在这样的资本大鳄面前,郭天爱经营的小公司,连一只小泥鳅都算不上!

“君威集团的白梓钧白总已经发了话:和我公司继续合作,已经是不可能了。”

“如果你肯去君威集团负荆请罪,那他们或许可以考虑,让你免了这场牢狱之灾……”

行政部经理猛的一拍桌子,“这简直是欺人太甚!公司合作、互利往来,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的十分清楚。”

“现如今君威集团说终止合同就终止合同,这岂不是将生意往来视作儿戏?甚至还要将咱们郭总送入牢狱?他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法务部经理冷笑一声,眼神里满是戏谑,“资产和人脉,就是一个企业最大的底气。就算君威集团单边反悔,我们还能怎样?还敢怎样?做我们这一领域的公司,哪一家身上没点小毛病?家财万贯、带毛不算,老话早就说的十分清楚,经营农牧产品是何等的操心了。”

“此外,各位可还记得:君威集团从成立伊始,一跃成为江宁市数一数二的顶级大鳄,前后用了多长时间?可曾有十天半个月?”

“各位再回想一下:当初宣告君威集团成立时,曾有哪些重要的大人物,亲自到场为他们剪彩?”

一语惊醒梦中人。

直到此时,众人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知道得罪了怎样的庞然大物。

财务部经理两眼失神,无力的坐进沙发里,喃喃说道:“这真是天灾人祸,都赶到一起了,接下来咱们公司可怎么办呢?如果没有君威集团打来的二期投资款,我们公司资金链断裂,产品线将全线崩溃。到那时,估计所有的散户会联合起来,上法院告我们压他们的资金啊!”

“你们都别慌,公司里有我,我不是还没倒下嘛?”

郭天爱压住内心的慌乱,强自表现的镇定些,“你们可别忘了,当初是谁从君威集团拿到的第1笔单子?又是谁跟君威集团签下了长期合同。”

“我这就去君威集团,见他们的白总,你们在这等我的消息!”

郭天爱精心装扮了一番。

人靠衣服马靠鞍,郭天爱这么一打扮,顿时让她气色提升不少,甚至遮了她淡淡的愁容。

而后,郭天爱就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去了君威集团。

第4章 转角弄丢爱

眼看再转过1个路口,就能到达君威集团,忽然间,郭天爱猛踩了一脚刹车。

不知为什么,陈晨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看着他走路的身姿,郭天爱莫名感到一股凄凉的落寞。

郭天爱鼻子一酸,顷刻间复杂情绪涌上心头,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

明明这一年她并没有对陈晨动过感情,甚至晚上时,自己睡床面而让陈晨睡地板,从没有让他碰过自己。

连碰都没有碰过,自己的情绪怎么会这么复杂呢?

而心里那种直觉变得更加清晰:自己真好像失去了某样东西,而且那样东西极其贵重。

失去的……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郭天爱柔肠百转时,从陈晨身后跟来1道靓丽身影。

她比郭天爱相貌更靓丽,身段更妖娆,气质更迷人。

这极尤女人正是郁可儿!

刚来到陈晨身边,她就温柔的挽住胳膊,轻轻摇晃着,“亲爱的,现在心情好点了吗?你和她……咳咳,真巧……她来了。”

透过半摇下的车窗,郭天爱第1次和郁可儿四目相对,认出对方的那一刻,郭天爱顿时有些自卑。

她当然认识郁可儿!

当初读大学的时候,她、陈晨、郁可儿都在同一所大学就读,郭天爱虽然美艳,但和身为校花的郁可儿相比,还是显得有些不够看,无论学习、相貌或是身段,她都要比后者差很多。

郁可儿也认出了郭天爱。

她稍微顿了顿,旋即甩动42寸笔直大长腿,径直来到车窗前,弯腰凝视郭天爱时,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得意。

“郭天爱,谢谢你,把陈晨这么优秀的男人,拱手让给了我。”

郁可儿的眼神有些复杂,自得、鄙夷以及浓浓的防范,“跟你说句夺心的话:我喜欢陈晨已经很久了,如果不是你主动离婚,我还真得不到这个机会,从今天起,我就是他的新女友了。郭天爱,祝福我们吧!”

郭天爱内心无比的震撼,说话都有些不连贯,“你说……你是他的新女友?他配么?他只是个……”

郁可儿脸色突然就冷了下来,如同罩了一层寒霜,“请你放尊重点!如果再让我听到你对我男朋友的肆意诽谤,小心我一个巴掌扇歪了你的嘴!”

“你更不要做梦,试图和我男朋友旧情复燃、死灰绵绵什么的,如果让我听到你和我男友的丁点儿绯闻,我一定撕烂了你。”

“哦,对不起阿晨,我的话有些多了,让你1个人站了这么久。”

“你不要生气,好么?现在我陪着你去散心,你说好不好,好不好嘛?”

郁可儿不再搭理郭天爱,转头朝着陈晨偎依过去,小鸟依人一般的温柔。

看着两道身影越走越远,郭天爱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切成了细细的肉丝,再一条条的被抽离出来。

郭天爱的心更冷了。

因为这一次,从头到尾,陈晨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

进到君威集团,郭天爱就要去坐电梯,不过很快被门口保安给拦住了,“抱歉,请问您找谁?”

郭天爱不假思索的说:“我想找贵公司的两个人。一个是人事部的总经理沐彬,另一个是白梓钧白总。”

郭天爱来君威集团,已经不是三次五次了,她轻车熟路,拔腿就要走。

郭天爱这次过来,想一次性解决两件事:弟弟工作的事,以及自己公司的事。

其实在来之前,郭天爱在心里就权衡过,觉得谈判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一年前,郭天爱第1次和君威集团谈合作时,就是白梓钧白总亲自接待她,态度那叫一个和善,像是生怕她不肯和君威集团合作似的。

一年之中,一大一小两个公司,曾陆续补签过几条协议,每次都是白梓钧亲自到场,给足了郭天爱的面子。

至于沐经理……郭天爱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因为每次当郭天爱出现在他面前时,他都表现的卑躬屈膝,好像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奴性。

郭天爱刚想到这里,就听保安小哥哥继续问道:“请问,你和公司这两位高层,有过预约吗?”

预约?

郭天爱愣了愣,预约是个什么东东?

每次来君威集团找人办事,都是说来就来、说走即走,从来没人和她提过“预约”二字。

保安小哥哥立即变得有些不耐烦,“你开什么玩笑?君威集团是你们家开的嘛?我们白总是你们家亲戚?没有预约,你也敢装模作样的往里硬闯?”

郭天爱脸上立即挂不住了,“那我给白总打个电话。”

保安小哥一声冷笑,“像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现在还装模作样的想打电话?你知道白总是什么身份?会接你一个普通人的陌生来电?”

郭天爱的脸腾的一下,红的如同能滴出血来,她的心颤了颤,还是咬牙拨通了白梓钧的电话,并且按下了免提键。

“喂!您好!白总嘛?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我现在正在贵公司的1楼大厅……”

电话里扬起白梓钧的声音,似乎微微有些惊讶,“哦?你在1楼大厅?那正好,我正想让沐彬经理找你,让他当面和你说一些事情。”

白梓钧说话不急不徐,从语气里听不出他的态度。

郭天爱心中一喜,果然是场误会,等和沐彬经理见了面,当面把话说清楚,双方的关系就能恢复到从前了。

是的,这只是阴差阳错做了场噩梦,等梦醒来,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想想今天刚和晨陈离婚,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今天,盼了许久终于把梦实现,这是一件大喜事啊!

郭天爱甚至在心底盘算,等再摆平了君威集团,晚上要不要弄个烛光晚宴,好好的犒劳自己?

保安小哥却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女人真和白总认识,于是端茶倒水,对郭天爱立马客气起来。

几分钟后,沐彬来到1楼大厅和郭天爱碰面。

不过这一次,从沐彬身上,没有看到那种极度的谦虚,反而显露出1种高傲。

沐彬连手都懒得握,直接把郭天爱领到1楼一侧的小会客厅。

这小会客厅的档次很低,是君威集团的小部门领导,用来临时会见普通客人用的。

郭天爱觉得有些委屈。

谈事情,难道不用去经理办公室的嘛?

在这样的小会议室谈判,好像在打发上门推销哦!

不过当郭天爱对上沐彬那双清冽的眼神时,满身的傲娇,立即消散的无影无踪。

就在郭天爱酝酿如何开口时,沐彬率先说话了。

“白总安排:让我当面向你交代两句话。”

“第一句:别枉费心机了,回去收拾收拾,等着公司破产吧!”

“第二句:你错失了世上最优秀的男人,所以,你罪有应得!”

咔嚓——

这话如同两道闪电劈过,顿时把郭天爱劈的愣在当场!

神婿当道-陈晨, 郭天爱-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17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