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大能在都市-林毅, 沈雨涵-都市异能小说

长生大能在都市-林毅, 沈雨涵-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最后一世

“废物,你真把自己当成沈家女婿了不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跟他说什么,这个垃圾东西居然还敢搅局,没当场打死他就算是不错的了!”

“废物,要是再有下一次,小心你的狗命!”

怒气中带有讥讽的声音依稀在耳边回荡!

阴暗潮湿的房间里面,金光乍闪……

“重生了?真好,我还以为无法在重生了呢!”

“这一次不是胎儿,也非婴儿,而是一具已死的尸体!”

“这是我最后一世了吗?”

林毅内心喃喃自语,也有淡淡的叹息。

太古大战至今,林毅兵解重生到现在,谁知其中多少轮回……

林毅抬头打量周遭环境,破烂老旧的房间里摆放着各种废弃物品,看上去应该是一间仓库或者杂物间之类的地方,脑海中身体的记忆也如放电影一般快速闪过。

“这一世是入赘的女婿,被人打残扔弃到这里,最后被冻死?”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身份略显神秘,模糊的记忆让林毅知道这身体本来身份似乎不简单,但是最后却沦落到了成为一个三线城市一个家族的赘婿。

在这家族里面,即便是他的老婆一家地位也不高,不然何至于让他受到这等委屈,居然被一帮保安给打残扔在废弃的仓库里冻死。

外面寒风呼啸,通过仓库的缝隙透入其中,让仓库都冰冷刺骨。

林毅躺在一张木板上闭眼调息,调动神魂带来的一丝丝仙气流转全身,抵抗寒冷的同时也在洗涤全身。

‘造化轮回攻’虽不是强大的修炼之法,但却能让你兵解之后带着原有的根基重生。

只是重生次数太多,让它的效果变得极其细微。

“废物,死了没有,没死赶紧滚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外面传来喊叫声。

没等林毅做出回应,仓库的房门轰然炸响,来人踹开门走了进来。

见到林毅从木板上爬起来,前来的几人面带疾风。

为首一人讥讽道:“昨晚被打成那样,居然还没死,你命也真是够大的!”

林毅默不作声,同时也在记忆中搜索到了昨晚事件的起因。

原因是因为沈家要跟本市的一个大家族联姻,而联姻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林毅名义上的老婆。

沈雨涵!

作为一个男人,尽管是入赘的女婿,但是在得知沈家做出这种举动之后,一改之前废物的姿态,来到沈家男人了一把。

只不过这样做的代价就是当众被羞辱,同时也被沈家的保镖给打成了重伤,也就是之前仓库的一幕。

而昨天晚上的女主角沈雨涵没有出现,不然的话也不会任由自己的老公被这样对待,即便只是名义上的。

这也就是说,昨晚沈家的联姻,根本没有经过沈雨涵这个女主角的同意,不然怎么会没有出现。

“你在想什么,赶紧滚出沈家,要不是看在老爷子的份上,昨天晚上非得打死你这个废物不可!”

王虎几人上前推搡,根本没见他们将林毅放在眼里。

他们之所以没有做绝,还是因为当年林毅是沈家已故的老爷子的原因,在临死之前让他跟沈雨涵结婚,同时也留下了遗言。

林毅默不作声的离开了仓库,倒是没有跟他们计较,同时也是因为感应到了自身的状况。

重生带来的仙气几乎消失殆尽,修复身上的伤势已经不易。

这具身体根基太差,导致林毅现在灵气的运转都难以实现,全身经脉严重堵塞。

“哟,这不是我们的姑爷吗,怎么这幅德行!”

尖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转过头就看到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在院子的不远处看着他们这边。

沈燕踩着高跟鞋来到近前,一副蔑视的姿态看着林毅,上下打量一眼之后讽刺道:“昨天晚上你不是挺气派的吗,居然还敢对赵公子出手,你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成,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林毅默默的看着她,一句话都没说,这幅态度在沈燕看来,就是知道害怕之后不敢再说话。

沈燕继续冷笑道:“你这样的废物居然还想逞英雄,没打死你就算是不错的了,今天晚上要是在敢捣乱的话,小心你真的没命回去!

现在、立刻、马上滚出沈家,你这个低贱的东西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进入沈家大门的!”

“沈燕你够了!”

这时一道冷喝声传来,浑身带着冷艳气质的高挑女性走来,打断了林毅要做出的回应。

林毅转身看到来人之后一怔,内心狠狠抽动,盯着对方认真看了半天,最后失笑摇头。

“不是她!”

沈雨涵来到林毅身边,看了他一眼,随即就转头注视着沈燕,冷冷的说道:“沈燕,我老公有没有资格进来不是你能左右的,至少你还没有资格代替整个沈家!”

“我没资格?呵呵,难道你就有资格不成!”沈燕冷笑道:“虽然我没有资格,但是我知道林毅他这样低贱的东西,确实是没有资格进入沈家大门!”

沈雨涵冷冷的看着她,身上冰冷的气质在冰天雪地的天气中更显寒冷,但是沈燕却没当一回事。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劝你最好不要忘记了,昨天晚上你没到场,奶奶是多生气。今天奶奶大寿,你要是还不到场的话,小心到时候要你们一家好看!”

说道这里停顿一下,随即冷笑道:“对了。你今晚打扮的漂亮一点,毕竟赵公子可是说了,喜欢精致的你!

不过我倒是不想你改嫁赵公子,因为这样一来的话,你岂不是身份地位比我还要高了吗?”

沈雨涵冷冷看了她一眼,银牙紧咬,但是一语不发,所有的怒气都压抑在内心中。

林毅这个时候冷着脸上前一步,嘴角也带有一抹诡异的弧度,同时体内也在运转灵气,试图让自己的身体能够得到掌控。

不过沈雨涵发觉了林毅的动作,拉住制止了他的行为,怕他跟昨晚一样意气用事。

“怎么,你想要动手不成,就像昨晚一样?”沈燕冷笑道:“我告诉你,废物就是废物,不是你从窝囊的态度发发狠就能变成男人的。”

“林毅,别说了,走!”

沈雨涵不想在跟沈燕纠缠,拉着林毅就要离开。

林毅看着她带有略微不满的神色,但想到自己的情况,全身经脉堵塞,灵气涣散难以汇聚。

这种连掌控身体都有些生疏,跟久病在卧的人相似。

想到这里林毅便摇摇头道:“那就算了吧!”

不过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林毅可没打算放过这些人,只需要在等几天,让自己的那为不可查的仙气彻底洗涤全身,到时候就能如正常人一般修炼了,到时候这等土鸡瓦狗岂还敢在他面前放肆。

在等几天,等几天就行了!

由于这个原因,所以林毅现在默不作声的跟在沈雨涵身边。

“等等,你可以走,但是他不行!”沈燕看着林毅讥讽道:“你这样的身份谁给你资格从大门出入的?从偏门走!”

“沈燕,你不要太过分!”沈雨涵冰冷的看着她。

沈燕一昂头道:“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就他这样的身份地位,难道不是应该从偏门进出吗!”

沈雨涵没有理会她,拉着林毅就要从大门离开,但是沈燕不同意,挡在了他们的身前,就是不让林毅从大门离开。

虽然看上去是在刁难林毅,但实际上却是在讽刺沈雨涵。

自己的老公受到了这等屈辱,虽然主角是林毅,但是沈雨涵脸上一样无光。

“滚开!”

沈燕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转头对着王虎几人说道:“你们听到我之前说的话没有,别让这个低贱的人从大门离开,要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沈家没有尊卑之分呢!”

沈雨涵气的身体轻颤,极力压制着自己心里的怒火,倒是让被她拉着的林毅面色略显怪异,带有一丝有趣的神色。

按照他脑海中的记忆来看,身体原主人跟沈雨涵关系很不好,在家里都是洗衣做饭那种类型,平时更是没有正眼看他一眼,但是现在却这般维护他。

沈雨涵见到几人挡在他们的身前,知道今天他们是一定不会让自己跟林毅从正门离开。

这等羞辱尽管难以忍受,但是沈雨涵也无可奈何。

自从沈家老爷子去世,沈雨涵就受尽了他们的刁难。

因为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很宠溺她,这让其他人嫉妒,内心很不岔。

而沈老爷子去世了之后,就是她奶奶掌管家族事业,相当于慈禧太后一样的存在。

沈老太太跟老爷子不同,她非常的宠溺自己的孙子,也就是沈燕的弟弟,对于女性压根就看不上眼,典型的重男轻女。

更可悲的是,她的爸爸也是跟林毅一样入赘进来的,所以才会在沈家这么没有地位。

沈雨涵看了她一眼,深吸一口气,带着林毅往偏门而去。

因为她知道沈燕肯定不会罢休的,就是要刁难他们。

而自己跟着林毅一起从偏门离开的话,至少这样说得过去一点,不会让林毅在外人面前太过难堪。

沈燕看到之后露出冷笑,内心得到了极大的快感,同时不忘对着沈雨涵的背影叫道:“沈雨涵,今天晚上你可别迟到。”

“还有,记得穿条黑丝,毕竟赵公子喜欢!”

感受到沈雨涵身体的颤抖,林毅转过头看着沈燕道:“怎么,难道要学你一样每晚穿着这些走错房门?”

第2章 贻笑大方

“你刚才说什么!?”

沈燕一时间有些发愣,回味着林毅说的话,随即才明白林毅话语里面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明白过来之后的沈燕如泼妇发飙一般指着林毅怒吼道:“林毅,你特么的是不是疯了,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你是不是想死!”

林毅看着她道:“我说的是事实,你经常走错房门,我应该没记错吧?”

说着还询问似的看向了沈雨涵,然后又以同样的神色看着沈燕。

沈燕脸色怨毒,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林毅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而且还是以这幅态度,更是把这些话当众说出来。

“林毅,你是不是想死!”沈燕怨毒的说道,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

林毅挑眉道:“这到不是,本来倒也没有什么。但是雨涵怎么说也是我的老婆,你居然让她跟你学,我不答应!”

“啊,林毅,我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沈燕尖叫着冲了上来,对着林毅张牙舞爪。

而这时沈雨涵站在了林毅的面前,阻挡了对方的动作。

她冷着脸对沈燕说道:“沈燕,今天外婆的大寿,我想她老人家肯定不愿意看到有人捣乱才对!”

沈燕阴沉着一张脸,但是却没有在行动,显然也是顾忌沈雨涵说的话。

见到两人离开的背影,沈燕冷笑道:“这一次就放过你们,但是晚上宴会的时候有你们好看的,过了今晚看你们到时候还有什么脸面在江城立足!”

按照沈燕想来,今晚之后,江城一大美女沈雨涵被迫改嫁,本就是废物的林毅被踢出沈家,成为丧家之犬。

想到这些,沈燕的内心就畅快了起来,非常期待今晚的到来。

沈雨涵拉着林毅离开,来到车上之后看着林毅一语不发。

林毅见到她的眼神若有所感,这具身体的主人还真是太弱了,居然在外面让一个女人这般保护。

他知道沈雨涵维护他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夫妻之间的责任,不管在怎么样对方都不会任由外人欺负自己的老公,那怕只是名义上的。

车子行驶到小区门口,沈雨涵坐在副驾驶面无表情道:“你下车回家去吧,今晚上不要露面!”

“不出现?难道今晚上不用我帮忙吗!”林毅微微皱眉。

沈雨涵没有在多说什么,虽然她也很想林毅帮忙,至少能守得住她,但是林毅有那个本事吗?

如果不是怕外人说闲话的话,昨天晚上林毅就已经被打死了,哪里还能像现在这样。

林毅下了车,看着沈雨涵将车子开走,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

“有意思,还真的是挺像她的,不管怎样却还这么坚强面对一切!”

林毅知道沈雨涵这算是在保护他,因为要是林毅出现的话,到时候怕是林毅会落得跟昨天一样的下场。

但这些都是建立在昨天,而今天一切都不一样了。

林毅嘴角勾勒,看他这样,显然是没打算让沈雨涵一个人面对今晚上将要发生的情况。

林毅思索了一下,最后开始动手起来。

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拿出多么惊天动地的宝物,但是对于他这个远古帝君来说,即便是一块顽石,也能让它变成一件瑰宝。

林毅找来一把小刀用细微的灵力开始雕刻,按照记忆中的一种聚灵阵开始在黑色的顽石上雕琢,每一刀都蕴含了林毅的灵力和道韵。

尽管只是一把小刀,并没有专业的工具,但是林毅并不在乎这些,在他手里,即便是一把小刀都能比专业的工具还管用。

只是他现在的情况有限,身体受损还未完全恢复不说,光是他这一世重生就出现了问题。

造化轮回功终究还是有极限的,不可能让他每一世都都能够带着完整的根基重生,现在重生到这样一具已死的躯体上,而非是从胎儿开始,就应该知道情况的严重性。

一段时间之后,就是林毅都不仅脸色发白。

“这一世应该就是极限了,不然的话怎么会连制作一颗聚灵珠都这么艰辛!”

情况虽然严重,但是林毅嘴角依旧带着招牌的笑容,永远都是那么自信,那么的玩世不恭。

“哟,这不是‘准赵夫人’吗?怎么今晚上只有你一个人出现,该不会是你的废物老公不敢来了吧!”

夜晚的时候,沈雨涵刚来到沈家寿宴现场,一道尖酸的声音就传入了耳中。

沈雨涵暗自咬牙,但却没有做出回应,不想跟沈燕这种人过多牵扯。

只不过她虽然不想搞事,但是不代表沈燕会放过她。

沈燕追着沈雨涵,看到她带来的礼物之后,顿时大声的嘲笑了起来:“哎哟喂,这不是上个月我弟弟卖给别人的玉佩吗?你居然拿着这件礼物来当寿礼,这是在埋汰谁呢!”

她说话的声音很大,似乎怕别人听不到一般。

果然,随着她的话语声响起,宴会场中的人都望了过来,得知情况之后,一个个看着沈雨涵的眼神都带有古怪之色。

沈燕见到之后得意起来,挑衅的对沈雨涵说道:“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劲吗?你把我弟弟卖出去的东西拿来当寿礼,这不是在埋汰奶奶吗!”

“沈燕你说够了没有!”

沈雨涵脸色冰冷的看着她:“这是沈家俊卖出去的,但却是奶奶喜欢的东西,送给沈家俊之后他不知道珍惜,我替奶奶买回来有什么错?”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都已经出手了的东西,你拿回来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当做寿礼,这说出去怕是都不好意思!”沈燕反驳。

沈雨涵冷笑一声道:“奶奶喜欢的东西,因为疼爱沈家俊才送给他,结果沈家俊不知道珍惜,难道还不准我心疼奶奶不成。还是你认为奶奶的喜好还没有物质更有价值!”

“你……”

沈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知道自己在这上面找不了事,于是就转移话题嘲笑道:“这个先不说,我倒是想要知道林毅去哪里了,难不成真的是害怕不敢来了不成。”

说道这里她哦了一声,恍然道:“是啊,毕竟昨天晚上都已经那么丢人了,今晚确实是没脸见人了,毕竟人都要一张脸不是!”

“就是啊,表姐,不是我说你,当年你怎么就想不通要听爷爷的话,嫁给林毅那样一个废物呢!”

这时又是一道声音传来,沈家俊来到现场跟沈燕站在一起讽刺的看着沈雨涵。

随即现场又出现几人,都是沈家的内部人员,一个个看着沈雨涵眼神充满嘲讽。

这副模样,显然是没有把她当做自己人。

沈雨涵气的身体轻颤,她就知道今天晚上不会有好事发生,还好没有让林毅过来,要不然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谁说我不敢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出现,脸色有些苍白的林毅来到了现场。

只不过跟其他一个个西装皮革的人比起来,一身廉价服饰的林毅显得格外寒酸,同时也异常的突兀。

看到他出现,沈雨涵立马急了,对着来到她身边的林毅咬牙低声道:“谁让你来的,我不是让你呆在家里面吗!”

林毅嘴角勾勒,看了她一眼道:“奶奶过寿,我当然是来贺寿的!”

沈燕这个时候就高兴了,因为林毅来了,她们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让沈雨涵没有办法反驳的突破口。

“你来贺寿当然没问题,不过你要知道这个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你觉得你有资格吗!”

沈燕开始将矛头对准林毅,间接性的攻击沈雨涵,让沈雨涵跟着丢人现眼。

然而林毅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勾勒的嘴角显得有些轻佻,平静的说道:“我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能决定的,难不成我有资格你还会来迎接我不成!”

“迎接你?你怕不是在做梦,想多了是吧!”沈燕气急败坏的说道。

她不想纠缠那么多,直接将矛头对准林毅。

见到他手里拿着的一个小木盒,一眼便看出这根本就是普通木头制作的,想必里面一样不可能是什么好东西。

“你说你是来贺寿的,那你把你的礼物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吧,看看你都带来了什么破烂!”

林毅压根就不搭理她,自己按照现在的情况精心制作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是这些人想看就能看得。

他们,还不够格!

见到林毅没有行动,沈家俊上前一把抢过了林毅手里的木盒,让林毅眉头一皱。

要不是现在身体有情况,哪里容得了沈家俊这么放肆。

“这是什么,一块破石头?你居然拿着这样一块破烂来到这里,不嫌丢人吗!”沈家俊打开盒子见到里面的聚灵珠之后,顿时就叫了起来。

众人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那颗黑不溜秋的石头,一个个面色异常怪异。

之前沈雨涵送的东西还好说,至少是老夫人喜欢的,可是现在林毅这个……

众人只有失笑摇头,连评价都不想做出了,因为这怎么看都是一块河边的破石头。

“你们别这样说,毕竟林毅家里的条件大家也都清楚,雨涵一个月也不见得会给他多少钱,能买得起礼物就算是不错了!”沈燕这个时候又作妖的说道。

沈雨涵脸色发青,真恨不得给林毅一巴掌,但是在外人面前她只能忍住,至少在外她要跟林毅站在一边。

林毅瞥了沈燕一眼,淡定自若的说道:“我这颗精心雕刻的破珠子万金难寻,你们发现不了价值只能怪你们自己没见识!”

“啥?万金难寻,林毅你真的是做梦吧!”

“哈哈哈,笑死我了。还万金难寻呢,我给你一百块,拿着去地摊买一件礼物回来也比你现在这个好啊!”

“还万金难寻呢,我看你是活在梦里吧!”

第3章 有眼无珠

现场众人哄然大笑,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林毅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刺激,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更是跑到沈家寿宴上来丢人现眼。

沈家俊跟沈燕两人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连带着他们的家人都是如此,即便是同为沈家人,但是依旧没人站在他们这一边。

“沈雨涵啊沈雨涵,你看看你的老公有多丢人,该不会是平时在你们家被欺压的太厉害,所以才跑到这里来丢人现眼报复你吧!”

沈燕等人笑得前仆后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林毅看着沈雨涵道:“你也是这么想吗?”

沈雨涵一愣,刚开始她确实是跟沈燕他们一样的想法。

但是现在林毅这么一问,在加上他的气质和嘴角那轻佻自信的弧度,一时间就有些怀疑了。

一个人确实是不会蠢到这种程度,她跟林毅两年多了,也确实是没有见到林毅蠢到故意丢人现眼的情况。

“难道,他这东西真的万金难寻?”

沈雨涵心里突然这么想着,但是随即就自嘲的摇了摇头,不认为林毅会有这样的东西,而且这石头珠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宝物,更别说是万金难寻了。

沈燕他们也听到了林毅的话,依旧哈哈大笑着说道:“怎么,沈雨涵,难不成你还真的以为这是什么好东西不成!”

“是不是好东西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们这样很没教养!”沈雨涵冷冷回应,在外人面前依旧维护林毅,哪怕自己并不喜欢对方。

看到沈雨涵这样,林毅内心略显怪异,因为沈雨涵真的是跟自己那一世最爱的人很像,也是自己唯一亏欠的一人。

永远都是这么坚定不移的保护着自己身边的人,不管自己是否喜欢都是如此。

林毅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看着沈燕她们带来的礼物,顿时不由得玩味的说道:“我的东西你们不识货倒也能够理解,但是你们口口声声鄙夷他人,自己拿出来的东西却还不如别人!”

“你说什么?我们的东西不如你们的?开什么玩笑,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林毅的话顿时就让沈燕跟沈家俊炸毛了,当即就开始反驳。

林毅嘴角勾勒:“齐白石的名画嘛,不过是赝品而已,或者说连赝品都算不上!”

“你个废物知道什么,居然还对这些名画评头论足,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是吧!”

看着沈燕生气的模样,林毅平静自信道:“我说的是实话,你这东西假的不能在假,稍微识货的人都能看出来!而且,我也没有见过他有画过这幅画!”

前面的话也许还有人会怀疑,但是听到后面的那一句我没见过他画过这幅话,顿时就让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林毅。

沈燕更是毫不留情的讥讽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还没见过他话这幅画,人家是什么时候的人?你难不成还是从那个时代活下来的不成!”

“这些到也没有说错!不过我不想跟你多说什么,等会你就知道自己会有多丢人了!”林毅淡定自若的说道,嘴角时时刻刻都带有那种玩世不恭却又自信的笑意。

“站住,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沈燕见到他要到一边去,顿时就将他拦住,说什么都不让他离开。

“你无缘无故污蔑我,要是不给一个说法,别人还以为我跟你是一样的货色。”她冷笑的说道:“你既然说这是假的,那么你就拿出证据来,要不然有你好看!”

“证据?”林毅笑了笑。

沈雨涵觉得尴尬,拉着林毅就要到到一边去,显然是不认为沈燕这幅画是假的。

因为沈家人都知道,过世的沈老爷子和现在的老夫人都喜欢这些,相信没有人会在这种场合下拿出一副假画来,更别说是林毅说的那种假的不能再假的了。

不过沈燕死活的不让她们两人离开,就是要让他们当众出丑,一点机会都不会放过。

林毅停下了身形,看了沈燕平静道:“你要证据?”

“是!”沈燕昂头回应。

林毅嘴角一勾:“这么久的东西,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痕迹,你们仔细看成效这个折痕,是不是有问题。”

沈燕冷笑一声说道:“你说的没错,但是年代那么久远了,保存没有那么完好有什么错?”

“这倒是没什么错,但是你看看你这幅画的纸张,难不成古代就有现代纸张制作的方法了?”

林毅挑眉道:“还有便是我刚才说的保存问题了,折痕和破损没问题,但是仔细看看,在这些折痕处居然还有新痕迹,而且还是白色的?”

听到他这话,众人顿时看了过去,只不过沈燕早就将画卷了起来,因为林毅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其实这幅画问题真的很大,光是纸张问题就非常的严重,古代怎么会有现在这种宣纸?

还有就是折痕的问题了,居然能看到白色的条纹,这宣纸怕都是最便宜的那种,说它是赝品都怕是抬举了。

林毅看着沈燕玩味儿的说道:“齐白石的一幅画可不便宜,这一点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众人听到他这一句才恍然!

是啊,虽然是一幅画,而且沈家也不是没有能力买,但是沈燕怎么可能有那种能力买下来,怕是连残缺的边角都买不起,更别说是保存她手上这幅这么完好的了。

沈燕整张脸都变得铁青起来,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尴尬的。

沈雨涵也是一阵惊讶,现在的林毅跟昨天的完全是变了一个模样,连气质都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而且之前一开始别人都没有看出来什么,甚至是察觉都没有察觉到,但是林毅却一眼看穿了一切。

沈燕见到众人看着她的目光,脸面顿时挂不住,当即反驳道:“林毅,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是买不起这画,但我有说过这是我买的吗?”

“既然不是你买的,而且你显然相信自己手上的是真迹,那你就拿出来给众人观看一下啊!”

林毅玩味儿的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从哪个地摊买的,但是你用的应该是公款吧?这其中的利润我倒是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这话说的很有水平,如果真的是假的,那么其中的利润还能去哪里?当然是进了沈燕口袋里了啊。

“你们在这里吵什么!”

苍老的声音传来,沈老夫人在几人的搀扶下来到这里。

林毅看了沈燕一眼,笑着说道:“老夫人,我在跟沈燕讨论她这幅画的问题呢,现在您这个懂行的既然来了,不妨辨别一下真伪!”

沈老夫人了解到情况之后,让人从沈燕哪里将画拿了过来,让沈燕整个人都脸色煞白的站在原地。

然而沈老夫人端详一阵之后平静道:“这是齐白石的真迹,谁说这是假的!”

听到她这话不只是林毅一愣,就是沈雨涵都愣住了。

因为林毅讲解过之后,她都敢肯定这是假货,而且还是非常假的非常离谱那种,但是沈老夫人怎么会说这是真迹?

沈老夫人没有理会众人的疑惑,沉抑看着林毅道:“我孙女送我这样的好东西,而你拿着一颗破珠子来送礼,居然当众污蔑她,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

还是说你昨天晚上闹的嫌不够,今天又想闹!赶紧给我孙女道歉,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沈家教育不当!

林毅一开始愣了一下之后,随即就明白了沈老夫人的态度。

自己不管做的怎么对,都不过是一个外人,就算是沈雨涵都只是一个外孙女而已,只不过因为她父亲嫁到了沈家,所以才叫她奶奶。

而自己更是一个外人了,他这样一个外人,不管做什么也不可能帮着他说话,这显然是在维护沈燕。

“你还愣着干什么,我让你给我孙女道歉,要不然立马滚出沈家,这里不欢迎你这样的人!”沈老夫人厉声喝道。

林毅深吸一口气,沉沉的看着沈老夫人,并没有行动起来。

记忆中没有多少沈老夫人的信息,要不然林毅也不会犯这种错,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现场气氛一时间凝固起来,沈燕这个时候也明白了,心里不仅冷笑起来:“你一个低贱的外人还想跟我斗,就算是你说的是真的,但是你能拿我怎么样!”

沈雨涵这个时候站出来了,对着沈老夫人道:“奶奶,不管怎么样林毅都是一片好意带着礼物来的,就算是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

“有什么但是的,你们这一家子不争气,居然还养了这么一个外人欺负自家人,带着一文不值的东西就算是送礼了不成,赶紧滚!”沈老夫人厉声喝道。

长生大能在都市-林毅, 沈雨涵-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2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