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级慧眼-徐少宁, 白芷惜-都市异能小说

都市神级慧眼-徐少宁, 白芷惜-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晴天霹雳

“对不起,你的条件真的很不错,只可惜公司这方面的职位已经没有空缺了!”面前的美女此时脸带十分的歉意,将简历退还了回来。

尽管心中很是失望,最终徐少宁还是强扯着脸皮给了一个很是僵硬的笑容,然后站起来离开了。

他刚一走开,后面接踵而来更多的求职者涌现在了招聘人员前面。

不知道这是今天的第几次被拒了,也不知道这是开始找工作的第几次碰壁了。

徐少宁这个学设备管理的人成为了就业大军之中拖后腿的人,屡屡碰壁。其实他的要求真心不高,给个一两千元的工资能养活他自己就好,而且他也愿意吃苦的。

只是,这样小小的愿望,似乎老天爷都不愿让它实现一样。

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浊气,看着这人头攒动的招聘会,一种烦躁从心底升起来,找了个角落,点燃了一根烟之后,狠狠的抽了几口,徐少宁那颗被打击的心又顽强的活了过来。

就在徐少宁满血复活准备再一次去寻找他人生中的伯乐的时候,兜里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的电话,犹豫了一下,徐少宁立马按了接听键。

“喂,是徐少宁吗?我是玉溪医院住院部的,今天早上你妈突然昏迷不醒送到医院来了,现在请你赶紧到医院来班里入院手续!”

“啪!”的一声,手中简历掉在了地上,听到说自己的母亲昏迷不醒进了医院的那一刻,徐少宁就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坍塌下来一样。

浑浑噩噩

之间,徐少量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来到玉溪医院,又是怎么来到他母亲所在的病房的。

只是在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安然的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罩的时候,徐少宁突然一下子觉得眼睛一酸,眼泪差点掉落了下来。

“少宁啊,你回来了,快,赶紧去见一见医生吧!你妈的情况不乐观啊!”此时,一个中年人拿着一些单子走进来,见到徐少宁站在病床前,于是走过来小声的说道。

“何叔,我妈现在怎么样了?”徐少宁一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谁,家里除了何叔一直照看着我们母子俩,又还有谁会出现在这里了。

“你放心,暂时抢救过来了,只是身体虚弱还没有醒过来!”何叔一边说着,一边将徐少宁拉倒了主治医生那里。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见到何叔带着徐少宁来了,就明白他是谁了。

“你好,我是姜医生,你母亲的病不容乐观啊,虽然是早期肝癌,动手术有治愈的希望,只是治疗费用有些高昂,需要六十几万了......”

从姜医生的办公室里出来,徐少宁整个人都懵了。

早期肝癌,手术费用要六十几万,这对一贫如洗的家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但凡有一点希望,自己都不能放弃的。

“我说方芸啊,你就在这里躺着装病也是没用的。瞧瞧,连氧气都插上,装得可是真像的。我告诉你啊,你别以为你这样就可以逃脱照顾爸的责任了!怎么说,你今天都给我从病床上爬起来回家照顾爸去!想当初,爸的铁饭碗可是让老二接过去的。就算老二不在了,你这做儿媳妇的怎么都跑不掉的!”一个尖锐的女声从303病房传出来,一听到这声音,徐少宁黑着脸就加快了步伐。

果不其然,此时徐少宁的母亲方芸已经被吵醒了。病床周围围了好几个人,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尖酸刻薄的表情。

“够了,这里是医院,你们来这里吵什么吵!护士,护士呢?不知道我妈现在不能被打扰吗?出了事你们负得了责吗?”

徐少宁一下子推开了们,黑着一张脸,就冲着里面的吵吵嚷嚷的人们冷冷的说了这一番话。

一边说着,徐少宁一边来到了母亲的病床边,然后换了柔和的声音。

“妈,你醒过来了!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你儿子我了!”

方芸刚清醒过来,其实还需要静养才行,之前被吵得不行,此时脸上已经有了疲倦之态了。

“妈是不是又耽误你的时间了?妈没事,你先回去好好的学习,眼看着你都要毕业了,好好找份正经工作才是!”方芸拉着徐少宁的手,轻声的说道。

触摸到妈那双柔软无力的手掌,徐少宁心中难受得很难。

“少宁,你这是什么态度啊!真是没爹养就没教养了?怎么说我们都是你的长辈,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刚才那个尖锐的声音又烦人的响了起来。

还没等徐少宁反应过来,就有一双手过来拉扯方芸的手臂,眼见着方芸扎着输液针头的手臂被拉扯了一下,徐少宁怒了,直接一下子抓住了那只手,用力的朝着后面一甩。

一声尖叫声传来,徐少宁的三姑徐雯就被他给甩了出去,而徐少宁此时确实焦急的查看着母亲方芸正在输液的手臂上。

“幸好没事!”徐少宁悬吊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三姑夫却是一拳朝着徐少宁的脑后袭来,方芸无意之间看到,惊吓得立马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大喊道:“宁儿,快躲开!”

迟了,徐少宁被三姑夫一拳打到了后脑勺,头晕眼花的时候,又感觉到另一拳袭来。猛地身体重心不稳,一下子被三姑夫打到在地上,头因为磕到了床头的床头柜上,顿时鲜血一下子就出来了。

见到徐少宁的头流血了,方芸挣扎着想要起来。

原本在门外的何叔听到里面的动静之后,赶紧进来拉住了三姑夫,同时方芸的情绪也爆发了。

“你们闹够了没?闹够了给我滚,老爷子那边你们爱咋地咋地,如今我自己都得了肝癌,也没几天好活的了,若是你们还觉得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我今天就死给你们看,让外面的人戳着你们的脊梁骨去!”

或许方芸突如其来的怒吼之声震惊了那些狼心狗肺的亲戚,亦或者是方芸得了肝癌的事情震惊了他们,此时三姑父恨恨的看着徐少宁,然后从何叔的钳制中挣脱,这才来到了此时正在抹眼泪的三姑身边。

“那啥,你得了癌症你还有理了?谁知道你是不是装的!”另外一边,五姑也不甘心的说道,只是见到徐少宁眼中冒出的嗜血的目光,顿时话越说越小,最后不敢吭声了。

在何叔的搀扶着站了起来,看着里面的这一堆所谓的亲戚,徐少宁顿时笑了。

“既然大伯,三姑,四叔,五姑都觉得该我妈去照顾爷爷,大家都是亲戚一场,要不一人借点钱出来给我妈治病吧,治好了,我妈就回去照顾爷爷了!”

徐少宁这话一出,对面的一群人全部都张大了一张嘴巴,每一张脸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情来。

被徐少宁推出去的三姑此时尖酸刻薄的说道:“你妈不去照顾爸,反倒还要问我们开口借钱,真是异想天开,我这钱就是丢乞丐都不会借给你们的!”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是满嘴的“就是!”附和着,甚至还有些人眼里冒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这让徐少宁的心都变得冰冷起来。

这就是他的亲人啊,他母亲都得了肝癌了还闹着要让母亲去照顾爷爷,如今更是见死不救......

徐少宁双手紧握着,一双眼睛死死的将这些人此时的表情记在了心里。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病人需要休养,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的做什么!赶紧给我出去,这里是病房,不是在你们自己的家里!”姜医生此时走了过来,见到病房里居然挤了这么多人,脸色顿时不好看的呵斥道。

也许是姜医生的话起了作用,亦或者是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亲人根本不愿意借钱,所以在姜医生吼了之后,他们一群人快速的离开了病房,而且眨眼间消失得干干净净的。若是不是徐少宁的头上还有留着血,就好像刚才的一切是一场梦境一样。

何叔看徐少宁这样,赶紧找了护士要了酒劲和纱布,然后给徐少宁清洗起了伤口来。

“少宁啊,你怎么这么冲动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家那些人是什么样的!你说你要是有个好歹,你妈可怎么办啊?”何叔叹了口气,苦心的劝说道。

徐少宁看了看自己的母亲一眼,然后小声的说道:“何叔,你不知道三姑居然动手碰到了我妈输液的手了,你说要是这针断在血管里面可怎么办?万一这针扎到我妈身上的其他地方怎么办?我一着急,自然就不知道轻重了!”

何叔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也不在说什么,眼睛里却是含着愤怒之色。可是这毕竟是属于我徐家的家事,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姜医生这边给方芸检查了一番之后,叮嘱她要好好休息,接着就离开了。

母亲也是之前被闹腾狠了,此时见到徐少宁没有什么大碍,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看着面色苍白的母亲躺在那里,原本才四十出头的她,却因为多年的操劳,已经是满头白发。

眼见着徐少宁即将毕业了,终于可以找份工作给母亲方芸减轻负担的时候,这突如其来的肝癌,将一切都推向了绝望的境地里。

想着想着,徐少宁的泪水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何叔在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的说道:“少宁,你出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看了看母亲,擦干了眼泪,徐少宁拜托了另一张病床上的家属帮忙照看着一下,就跟着何叔出去。

来到了医院下面的院子里,何叔从包里掏出了一本存折出来,放在了徐少宁的手上。

“少宁啊,这是何叔的一点心意,住院费和住院手续我已经去办了,剩下存折里的十万块钱,你拿去给你妈治病去!”

十万块钱,落在徐少宁手里,比一座山还要重。

家里的亲戚还不如一个邻里啊!

就在徐少宁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何叔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推辞了,你妈的手术费有了这十万也还差很多,何叔能帮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钱就需要你去想办法了。你妈这里我先照顾着,你且先出去凑点钱吧!”

说完,何叔就朝着病房走了去。

第2章 屋漏偏逢连绵雨

十万块已经有了,万里长征已经迈开了第一步了,徐少宁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朝着医院外面去。

不管怎么样,自己一定要想到办法来凑钱,不能让妈苦了一辈子却还没有享福就离去了。

只是徐少宁不知道是,就在他大步离开的时候,另外一边的花丛边坐着的一个黑色西装男子也站了起来。

“徐少宁,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敢在安城出现,看来老天注定要让我出这么一口憋了几年的气了!”

说完,男子掏出了手机来,很是熟练的按出了一个号码。

“喂,刚子,帮哥一个忙!在玉溪医院这里来,看到一个穿着天蓝色的体恤衫,下面一条黑色的裤子的人,将他给我抓来,送到老地方去!他叫叫徐少宁。”

“雄哥需要帮忙,兄弟们绝对给你办得妥妥贴贴的。”

挂了电话之后,男子嘴角露出了一抹狠毒的笑意,然后赶紧弹了弹身上的灰尘,朝着自己的座驾,一辆奥迪Q7大步走去。

徐少宁走出医院之后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朝什么地方去,父亲那边的亲戚是指望不上了,不来坑自己都已经算是好事了。母亲这边的双亲已经离世,几个舅舅也不知道为什么,很久都没有走动了,如今贸然去借钱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

就在徐少宁绞尽脑汁想的办法的时候,一辆无牌的面包车飞快的停在他的身边,接着徐少宁就被里面的人飞快的拉进了面包车里面。

面包车上,看着车窗外面飞驰而过的群山,徐少宁直觉不好。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我稳定了一下心神然后问道:“朋友,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

坐在副驾上的一个光头男嘿嘿一笑,然后戏谑的问道:“放心,抓的就是你,徐少宁!”

徐少宁听了这话心中咯噔一声响,最后笑了。

“你们这真认错人了,我不叫徐少宁!”

光头男回头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森然一笑,露出了一口泛着冷冽光芒的牙齿。

“我说,想要哄骗我刚子,小子你还嫩了一点!老实呆着吧,或许还能少受点罪。”

正所谓识时务为俊杰,既然这些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这时候已经上了贼车,反抗也没有多大的作用,还是去看看究竟是谁要找我吧!

心中打定主意之后,徐少宁也不在说话,似乎认命的坐在那里了。

很快,面包车停在了一个破旧的庙宇里面。

徐少宁被看似瘦弱但是手臂很是有力气的两个男子押着朝着破庙里面走了去。

“徐少宁,真没有想到,我们还有再见的一天!”

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被强行跪在了地上的徐少宁抬起头来,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只是眼前男子的模样很是陌生,徐少宁压根就记不起这是哪一号人物了。

似乎看出徐少宁眼中的疑惑,男子冷笑了一下,将手里的烟狠狠的抽了一口,就放在脚下灭了。

男子起身来到徐少宁我跟前,蹲了下来,用又轻又缓慢的语调说道:“还记得玉溪中学的胡雨菲吗?当年你不是很能吗?年纪第一的学霸,连胡雨菲都喜欢你,可她却对我却不甩什么好脸色。我苦苦追了她三年,她结果却爱上了你,你说这笔账我们怎么算了?”

说到胡雨菲,徐少宁一下记起来了。

当年徐少宁在高中的时候是学霸一枚,全年级第一名长期被他占据,而全年级第二名的位置也长期被一个叫胡雨菲的女同学占据。原本两个人不在一个班的,也没有什么交集。

有一次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胡雨菲在路上居然走上前来挽着徐少宁的手,对着另外一个染了黄头发的男子说徐少宁是她男朋友。

徐少宁很清楚的记得当时胡雨菲很是厌恶的对着让黄头发的男子大声说道:“罗雄,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别再来纠缠我了!”

当时徐少宁很无辜的被胡雨菲利用了一把,事后他还担心会有什么报复,结果安安稳稳的一直到毕业都没啥事,最终也就忘了这一件事情了。

“罗雄,你是罗雄!”徐少宁记起来了

罗雄眯了一双眼睛,嘴角带着嗜血的笑意。

“你终于想起了,徐少宁,你知道我,当年的我有多恨你!你他么的不就是学习成绩好点吗?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了?你在看看我如今什么样了!你一身烂大街的货色,落魄如此。而我穿的是名牌,开的是豪车,做的是CEO,出门人家都尊敬叫我一声罗总。我真想让胡雨菲睁开眼睛看看,当年的她真是瞎了一双狗眼了!”

听到这话之后,徐少宁心中一阵儿苦笑。

敢情今天这一切都是无妄之灾啊,当年被胡雨菲利用了一次,却不想如今居然还遇到了这样奇葩的报复,真不知是该哀叹自己运气好了,还是运气差。

“当年的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胡雨菲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话音刚落下,一个拳头又快又狠的揍了过来。

“我他么的让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胡雨菲真是瞎了双眼了,居然看上你这样的懦弱的男人!”说完,又是一拳朝着徐少宁的肚子揍来,一口酸水一下子从肚子里涌出来。

原本就因为母亲的病情心情不好的徐少宁,在加上之前被三姑夫揍了两拳,如今更是无缘无故的被抓来,徐少宁心中的怒气一下翻涌起来。

从两个男人的手里挣扎出来,徐少宁一把将罗雄的手腕给抓住,抡起了拳头就朝着他那张脸也冲了过去。徐少宁的脚下也没空着,瞄准了罗雄的一只腿,直接勾了过去,然后一下子就将罗雄翻到在地上

“哥们我当年走在路上就被胡雨菲拉来做了挡箭牌,如今更是莫名其妙又被抓来,我的冤屈我找谁说出!居然还敢打我,真当我是软柿子好拿捏吗?都来欺负我!”

徐少宁骂骂咧咧的说着,同时发泄一般的四处挥舞这拳头,和几个人混战在一起。

刚晃悠悠的站起来说着,结果迎面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袭击而来,接着右眼一阵儿疼痛。

徐少宁本能的用手捂住了右眼,谁知道左眼同样被袭击了,接着又是一阵儿钻心的疼痛传来。

已经看不清情况的徐少宁,手忙脚乱之下发狠的朝着四周踢去,结果其中一脚正好踹到了之前被掀翻在地上罗雄的屁股。

正所谓,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罗翔这装犊子的家伙就徐少宁一脚踹了个狗吃屎了。

刚子和他带来的几个人都看傻眼了,他们不明白明明一双眼睛都已经受伤的徐少宁,为什么会突然变凶猛起来,居然一脚就将罗雄给踹出去了。

另一边的罗雄此时一边痛苦的呼痛着,一边痛苦的嚎叫着:“刚子,给我特么的往死里揍,揍得连他爹妈都认识!”

于是徐少宁无意的施展了一个走你,踢飞了罗雄,换来的却是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最终昏迷不醒的被丢在了破庙里面自生自灭。

弥留的那一刻,徐少宁好躺在地上穿着粗气的想着:难道我就要这么死去了吗?

只是这一刻,徐少宁心中有多么的不甘心,母亲还在医院里等着他了,他怎么能够躺在这里等死了。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徐少宁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晕晕转转的拖着残破的身体,想要朝着外面走去。

只是,好不容易站出来了,刚刚迈出了一步,天旋地转。

昏迷之后,就在这个破庙里,高高供奉的观音菩萨泥塑像居然散发出了光芒来。

一声叹息响起,接着一道光影就从菩萨的泥塑像里出来。

昏迷不醒的徐少宁只觉得全身有一种很是舒爽的感觉,接着就彻底的昏睡过去了。

等到徐少宁再次醒来之后,睁开眼,却发现他面前的世界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其他地方都还很正常,只是面前的这座观音菩萨泥塑像为什么周围都是朦胧的乳白色气体?

与此同时,徐少宁后之后觉的发现,他原本受了重伤的眼睛却一点事情都没有,而原本浑身疼痛的地方,此时却一点伤痕都没有。

再次看了看那沐浴在乳白色气体的观音菩萨泥塑像,徐少宁似乎明白了什么。

“多谢菩萨的救命之恩!”说着,徐少宁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站起来之后,徐少宁看着满天的星空,于是着急的朝着山下走了去。

徐少宁不知道的是:黑暗之中,他那一双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闪亮。

第3章 察觉异能

明明是酷暑的大热天,可是在凌晨十二点的时候,烧烤摊上没来由的吹了一阵冷风过来,瞬间徐少宁全身都打了一个哆嗦。

喝了一口啤酒进去,然后再放了一串烤排骨在嘴里,借着烧烤里的辣意和啤酒里的酒精,让徐少宁觉得体温回升了一些。

原本想要尽快赶回玉溪医院的他,在路过这个烧烤摊的时候,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

点了些烤串和一瓶啤酒,徐少宁安静吃着。

就在这时候,对面同样在吃烤串的妹子突然如同洪水倾泻而出一样,放开了声线,痛痛快快的嚎哭起来。

卖烧烤的摊主对这样的情况恍若未闻一样,依旧在摆弄烤网上的食材。

默默的忍受了魔音穿脑五分钟之后,徐少宁径直抓了个啤酒瓶,然后另一只手又将餐盘里的烧烤一把抓起来,朝着嚎嚎大哭的妹子那一桌走去。

“我说妹子,你这是被男朋友甩了,还是被男朋友劈腿了?大半夜的哭得这么伤心,连带我都肝肠寸断起来!”

说着,徐少宁将啤酒和食材放在了妹子的桌子上,然后也跟着鬼哭狼嚎起来。

徐少宁是真的想痛快的哭一场,为了自己的母亲,也为了自己悲催的一顿毒打,更为了自己差一点的死去。

说是没有恨,那都是骗人的,只是此时的徐少宁,真的需要发泄一下。

妹子似乎没有察觉到徐少宁说什么一样,依然还是放肆的哭着。

于是一男一女,一高一低的声音就在午夜时分响起。

奇怪的是,周围的住户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居然没有一户人家出来骂人。

到是一旁的烧烤摊摊主实在受不了这两个变态了,端了一个盘子过来,“啪”的一声就丢在了餐桌上。

“赶紧吃,吃完给走人,嚎叫啥!丫的,本帅哥又不是杀猪的!”说完,摊主翻了个白眼就离开了。

徐少宁和妹子的嚎叫声同时戛然而止,看着这盘热气腾腾的香辣烤鱼,徐少宁瞬间有了胃口。

抽了一双筷子,徐少宁赶紧朝着他最喜欢的背鳍部的鱼肉夹去。

尝了一口鱼肉,麻辣的口感瞬间征服了徐少宁的胃,这烤鱼好吃到爆了。

不过吃着吃着,徐少宁下垂的眼皮一闪,眼睛里一道灵光闪过,烤鱼周围也显现出了乳白色的雾气。吓了一条的徐少宁,酒劲都消散了一大半,一双筷子也掉落在了桌子上。

对面还挂着两行眼泪的妹子,见到徐少宁一副丢了魂的样子,顿时睁着一双大眼睛问道:“你怎么了?吃得好好的,现在怎么一副见到鬼的表情?”

徐少宁想了想,却突然试探的说道:“妹子,你有没有觉得这条鱼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妹子将这盘烤鱼左右的打量了一番,最终也用筷子尝了一下。

“要说奇怪,那就是这条鱼的味道太棒了!”妹子最后来了这么一句话来。

徐少宁听到妹子这话,再看看她脸上的表情不似作伪一样,顿时心中咯噔了一声。

难道只有自己能看出这鱼的不同之处吗?

抬起头来,徐少宁一下子将眼神对上了另外一边的妹子。

平心而论,此时的徐少宁才看清楚坐在他对面的妹子居然是个极品的美女。

白嫩无瑕的皮肤,嫩得都能掐出来水来。一双眼睛更是清澈无比,似葱的玉鼻,红润小巧的嘴唇。在加上一件飘逸的水蓝色连衣裙,瞬间让徐少宁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以为是看花眼的徐少宁,揉了揉眼睛,结果那一袭蓝色依然清楚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真没看花眼啊,还真是美女啊!”不知不觉之中,徐少宁居然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对面的妹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似乎觉得这样不对,随即又将嘴捂了起来。

这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举动,更是让妹子增添几分俏皮和蛊惑人心的气息。

“喂,你之前看着满脸的心思,眉头还紧缩着了。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啊?”妹子好半饷才收起了笑意,然后主动询问道。

清亮的声音响起,被美色蛊惑的徐少宁这次清醒了过来。

“对哦,你怎么知道的?还有,你都这么漂亮了,你男朋友还甩了你,真是瞎了一双招子!”终于,话题回归到了正题,但是临末徐少宁还是不由自主的加了这么一句话来。

或许是这一句话取悦了妹子,妹子的嘴里传出了银铃般的笑声来。

“我不是被男友甩了!”妹子笑了一会儿,解释道。

“那是你男友劈腿了?那你男友更该被天打雷劈啊!我要是有你这么一个漂亮女友,天天让我吃泡面,我都乐意!”徐少宁气愤的说道。

妹子这一次没有笑了,而是白了徐少宁一眼。

“你这脑子都装的什么了?难道我痛哭一场就非得是被人甩了,或者别人劈腿了吗?”

这话说的也对......,看妹子这样子,发生这两种事件的概率很小啊。

“别说其他的了,赶紧回答我!你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难不成你缺钱?”

这一次,徐少宁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

“你跟我走吧!我带你试试一份工作,若是应聘上了,保管你不用愁了!”

啥?徐少宁瞬间被这句话电击了,接着他的内心已经酥麻得外焦里嫩了。

徐少宁艰难的吞咽了口水,然后结结巴巴有些不敢相信的重复道:“我不会是做梦吧?什么工作这么赚钱,而且现在是午夜时分了,你确定人家还有人在?”

妹子听到徐少宁的这一番哆嗦的话,看了他两眼,随即明白了什么。

瞪了徐少宁一眼之后,妹子吼道:“去不去啊?”

去,傻子才不去了,自己如今正是缺钱时,正愁找不到什么法子弄钱,此时有门路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去看看再说。

跟着妹子上了一辆白色的保时捷,迎面吹着夜晚的冷风,清醒了不少的徐少宁这才意识到自己就这么上了一个陌生人的车,而且还是一绝色美女的车。

脑洞大开的徐少宁,抑制不住的开始胡乱猜想。

前段时间曾有新闻报道,一酒醉女士居然在大桥上强了一个名男子,莫非妹子如今都有这爱好了?

偷偷的瞄了一眼正在专心开车的妹子,徐少宁看着她那泛红的脸颊,暗暗的猜测着她之前到底喝了多少啤酒,没有达到酒后乱那啥的程度。

不过让徐少宁松了一口气的是,妹子似乎很清醒,一点醉酒的迹象都没有。

于是徐少宁收回了眼神继续琢磨着,没等他琢磨出个所以然的时候,保时捷飞快的刹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一家店面外。

神奇的是,这家叫灵物餐厅的店真的还在营业,看着门口大大的四个红灯闪烁的“欢迎光临”四个字,徐少宁瞬间风中凌乱了。

已经熄火下车的妹子见到徐少宁还傻愣在车上,于是喊了他一声。

“喂,你愣着做什么?我们已经到了,赶紧下来啦!”

进来一看,徐少宁瞬间有一种穿越了时空的感觉。

一进入餐厅,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餐厅里面的装潢古风古色,仿佛从现代都市穿越了时空进入了古代一样。而且,走进这家餐厅之后,徐少宁更是有一种自己本身就身在古代客栈里的感觉。

徐少宁就跟个傻瓜一样,一张嘴张得大大的。

徐少宁敢打赌,大号的鹅蛋此时都可以轻松的穿过他的唇,进入到他的嘴里。

“你傻站在那里做什么,我又不吃人,赶紧进来!”原本已经消失了人影的妹子此时又出现在徐少宁面前,然后毫不避嫌的拉着徐少宁的一只手,牵着他朝着另一边走去。

穿过用餐区,徐少宁很快就来到了一个现代化的厨房,终于找回了还生活在现代的感觉。

“李叔,你这会儿有时间没有,我找了个服务生,你面试一下,看看合适不!”妹子的声音响起。

很快,正在厨房里忙碌的一中年人应声答到:“小姐,马上就好,你且先在餐台上稍等片刻!”

妹子听了之后,就将徐少宁被拖到厨房拐角处的一张竹椅上坐下。

“美女,你给我个痛快话吧!你究竟要找我做什么?我看餐厅里的客人很多嘛,这么好的生意却找不到服务生,该不会克扣工钱吧!”徐少宁脑海里,顿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来。

自己一定是被拐卖进了一家黑店,说不定会先被吸血鬼抽干了鲜血,接着就被厨房里的怪叔叔大卸八块,最终剁成肉馅成了食客嘴里的人肉包子。

看着脸色变得雪白的徐少宁,妹子突然笑了起来。

“你在想些什么?吓成这样了!放心,我真没有坏心,而是给你一个你意想不到的惊喜而已!”

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自己的母亲常说,长得越漂亮的女人就越是危险,这一次徐少宁相信了。2

娘啊,儿不听你的话啊,终于上了当才知道悔恨啊!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一个拖车放了一些蔬菜进来,徐少宁不经意的就朝着那些蔬果瞄了一眼。

都市神级慧眼-徐少宁, 白芷惜-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5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