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贵公子-程然, 白槿兮-都市情感小说

龙门贵公子-程然, 白槿兮-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借钱受辱

“爷爷,这是我送给你的冬虫夏草。”

“爷爷,这是我特地给您买的上好的茶叶……”

生日宴上,一件件的礼物递到老太爷面前,老太爷乐呵得眼都笑没了。然而在这种欢乐的气氛中,一道沉重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爷爷,我,我想向您借点钱,我妈旧疾复发,急需做手术。”

欢乐的气氛忽然凝固。

客厅里在这一瞬间变的极为安静,安静到落针可闻的程度。

老太爷脸上的笑意也僵住了。

众人闻声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土包子程然。

这个人,是白家的上门女婿!

两年前,程然刚大学毕业,年轻气盛的他本以为可以靠自己的本事,让自己和母亲过上富足的生活,可那时他的母亲突发疾病,需要一大笔救命钱。

这时候,有个中年男人帮了他。

但唯一的要求,是让他和白氏果业的白槿兮协议结婚三年,当时为了救母亲,他同意了。

后来才知道,那人是白槿兮的老爸白少林,之所以让他和白槿兮协议结婚,是因为白少林不想让白槿兮成为白家和龙家商业联姻的棋子。

两年来,他拼命工作,可苦于没有人脉关系,没有背景资源,处处碰壁,一事无成,到最后,干脆辞职在家,啥也不干,也因为如此,他被白家人称为废物。

要不是老同学李辉欠他钱赖着不还,他也不至于在老爷子生日宴上开口借钱。

“你要脸不要了?没买礼物也就算了,还有脸找爷爷要钱?”白彦斌恼怒道。

他是白槿兮的堂哥,平时就极为看不上白槿兮一家,尤其对程然,每次见面,都会对他一番冷嘲热讽。

两年前白槿兮和程然结婚后,就是他四处宣扬,才让众人得知,白家私生子的千金,竟然嫁给了一个土包子。所以两人的婚事,也就成了众人饭后笑谈。

“就是,你算什么东西?”同辈中,又有人出声怒斥程然:“也好意思张嘴要我们白家的钱?”

“还是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吧,大喜的日子你说什么病不病的。”

“什么人呀,真把自己当我们白家的人了,真扫兴。”

一声声斥责,就像一把把尖刀,一下下的往程然心口戳,加上老太爷僵化的表情,程然明白了,自己不管如何低声下气,最终在白家也是个外人。

望着程然有些颤栗的肩膀,白槿兮心里也不好受。

虽然她嫁给程然是迫不得已,虽然这两年她没让程然碰过自己,虽然她对程然很失望,可说到底,她们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两年。

更何况,这两年来,程然对她很好,每天早晚,都有丰盛的早餐晚餐,每次受到家族其他人欺负后,程然都会站在她面前,想尽一切办法安慰她,哄她开心。

俗话说的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但……她欲言又止。

“想要借钱,也得有个借钱的样子吧?求老太爷还站着,一点诚意都没有,跪下!”白彦斌呵斥道。

程然眉头一皱,男儿膝下有黄金,可为了自己的老妈,他愿意背负一切屈辱。

就在这时候,白槿兮终于站了出来,她挡在程然面前,阻止了他下跪的动作:“需要多少钱?”

“二十万。”程然脱口而出。

二十万……

白槿兮的小脸瞬间变的有些煞白,别人不清楚她却知道,程然不是那种拿自己母亲开玩笑的人,可二十万……对于她来说真的不是小数目,想要凑够这些钱,除非把房子卖了。

可是,值得吗?

深呼吸一口气,白槿兮扭头看向老太爷,“爷爷,能不能……”

话没说完,就被白彦斌给打断了。

“爷爷,你可不能心软啊,他就这德行,自己屁本事没有,就惦记着咱们白家的钱,现在竟然连这么蹩脚的借口都想的出来。像这种为了要点钱,连自己老妈都咒的人,就不值得同情。”

“是啊爷爷,您可别上当。”其他人也附和着白彦斌说。

“就不能助长这种不正之风。”

“就是就是……”

老太爷狠狠的瞪了程然一眼。

白彦斌等人不喜欢程然,是因为他们知道,老太爷过世以后白槿兮跟程然是要与他们争家产的。

相较起来,老太爷其实比他们更厌恶程然,因为他跟白槿兮的结合,导致白家与龙家的联姻变成了泡影,这让他们白家损失巨大。

冷哼一声后,老太爷扭头上楼去了,谁都能看出他很不高兴。

老太爷上楼后,白彦斌戏谑的看着程然,嘲讽道:“哈哈,土包子我告诉你,这个社会,穷人是没有资格生大病的。”

“不过呢,你运气好,遇到了我这么心善的人,二十万我可以借给你,不过……”白彦斌冷笑道:“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如果还不上的话,也没关系,从我裤裆里钻过去,没准我心情一好,就不管你要了。”

哈哈……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那一张张嘲讽的面目无疑在程然的伤口上再撒了一把盐。

羞辱。

赤裸裸的羞辱。

“白彦斌你过分了!”白槿兮怒声斥道。

“好。”然而,救母心切的程然,却猛然抬头,直视着白彦斌,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只要你肯借给我,半个月后还你二十万。”

“不不不。”可白彦斌似乎并不想这么草率的放过程然,他摇头笑道:“你去银行借钱不要利息的吗?半月内还五十万,否则免谈。”

程然直接应下,“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白彦斌这是在玩程然,根本没打算借给他钱,这换成谁也不可能答应的,简直比高利贷还高利贷,然而在程然眼里,不管什么,都没有自己母亲的命重要。

就在这时候,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突然嘀咕道:“如果他半月内还了呢?”

声音不大,可却偏偏传进了所有人耳朵里。

“哈哈……”

所有人都乐了。

他程然连区区二十万都拿不出来,凭什么半月之后能还五十万?

大家就跟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没人相信他能做到。

“哼,就凭他?他要是真能还上,那我就从他的裆部里钻过去。”白彦斌不相信程然能做到,所以拍着胸脯说道。

说完,就直接转给了程然二十万,这钱对他来说,九牛一毛,能用这点钱,玩玩这个乡下女婿,似乎也不错。

筹到钱的程然,转身就赶往医院。

可当他来到医院缴费处时,却被护士告知,他母亲已经被院长亲自安排手术了,并且现在已经住进了单人VIP病房。

程然懵了,问道:“是谁帮我交的手术费?”

“是我。”还没等护士回答,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程然募然回头,便看到了站在眼前的一位十分优雅的女人。

程然还没反应过来,女人就一把握住他的手,眼泪婆娑的说:“然然,我,我是你的亲生母亲。”

程然直接愣住了:“大姐,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大姐……”女人身体一震,口中咀嚼着程然对她的称呼,心中泛起一丝苦涩。

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向程然讲述了当年的不得已。

“然然,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可这是事实。”

“当初,陆先生说我们程家注定是一脉单传,可当时我们有你跟你弟弟两个孩子……换句话说,就是注定要夭折一个。”

“手心手背都是肉,你爸跟我都不愿看着自己的儿子死于非命,所以,就忍痛将你送了人。”

“你是不是从记事起,就只有妈妈没有爸爸?”

听到这里程然愣住了,他开始有些相信女人的话了。

是的,从他记事开始,就没有老爸,别的孩子都有,只有他没有,所以,小时候因为这个没少受委屈。

他曾无数次追问过老妈,可每次问起,他老妈都会紧蹙眉头,只字不说。

后来,渐渐大了,他也就不问了,因为,他不愿看见老妈皱眉头。

“陆先生是谁?”程然凝眉问道。

女人抿了抿嘴唇:“是京城最好的相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

“对,这不重要。”程然继续打断女人道:“重要的是你们为什么会因为一个算卦的信口之言就能舍弃自己的亲生儿子,为什么会偏偏舍弃……我?还有,为什么现在又不害怕那个一脉单传的谣言了?”

程然的话,让女人面现苦涩之意,她似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哑然良久。

“然然,我们知道有愧与你,所以,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补偿你的,在辛阳市,有我们程家的产业,还有这张黑卡,妈妈都送给你。”

说着,女人将一张黝黑金边的卡片塞到程然的手里,“这种黑卡辛阳市只有这一张……”

“对不起,亲情、养育之恩,在我眼里是钱根本买不到的,即便你这张卡里有一百万……”

“不,是一个亿。”女人说。

第2章 买房

闻言,程然浑身一震,手掌下意识握紧。一个亿啊,这换了谁,都受不了这样巨大的诱惑吧?

但程然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把卡推还给了女人。

“你走吧,我不能听信你的一面之词,一切等我妈醒来以后再说。”

程然说话很客气,不管怎么说,也是眼前的女人帮了自己。

“既然这样,然然,卡你先拿着。”女人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硬是把卡塞还给了程然,“上面有我的电话,有事随时可以联系我,我在辛阳大酒店等你。”

直到女人走了很久之后,程然依旧觉得这很梦幻。

缓过神后,他请了个全日制的陪护,没等老妈醒来,便离开医院,去了一趟银行。

从银行出来的程然脚步有些虚浮。

他感觉自己踩的地不踏实,因为卡里真有一个亿。

难道,那个女人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深呼吸两口气,程然走在路上,总有种所有人都在偷偷盯着的他的感觉。

毕竟,换做任何一个普通人身上带着一个亿,恐怕都会慌吧?

不过,此刻的程然,却有些疑惑,以前老妈生病的时候,白槿兮都会来看望,可今天得知老妈需要做手术都没有来医院,这并不正常。

何况,今天在老爷子的晚宴上,她还帮他说话了,这说明她是在乎自己的,所以更没有理由不来的。

虽然程然与白槿兮之间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可两年来朝夕相处,没有人比白槿兮更了解程然,也没有人比程然更了解白槿兮。

他知道她想干什么。

到了家,他还没有取出钥匙开门,便听到客厅里岳母的谩骂声。

“你个死妮子,我看你是疯了!我警告你,你要敢为了那个废物把房子卖掉,我就……我就没你这个女儿,我就跳楼,我……”

“妈,你能不能冷静一点,程然他妈生病了,急需用钱,什么事情还有比人命更重的呢?一套房子而已,我们以后可以攒钱再买。”

白槿兮时想赶紧把钱还给白彦斌,不想程然中了圈套。

这两年来,程然对她的好历历在目,甚至有一次程然为了她,被白家的一伙年轻人用混合的酒水倒在头上,那一幕,她至今难忘。

程然这两年的变化,她很清楚,从斗志昂扬变成混吃等死的模样,这究竟是对生活有多大的失望,才会变化如此大啊。

她不想这个除了老爸外,唯一真心对她好的男人,失去最后一丝希望,如果失去了的话,也许程然能面对的,只有死亡吧?

“你看看你爸在白家的地位,我们想再买房子还不得等到猴年马月去?程然这个废物又没有半点的本事,跟你老爸一个德行,根本指望不上。

“再说了,你们只是协议结婚,难道你都忘了?三年的时间一到,你们就离婚,管他那么多干嘛?”

对于岳母的话,岳父却一言不发。

里面的对话,听在程然的耳中,他开门的手顿住了。

事实上,岳母对自己经常冷嘲热讽这他都习惯了,可白槿兮对他的维护,却让他有些动容。

程然深深了的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开门的时候,白槿兮的声音再次响起。

“对,协议结婚三年,但你们想过我的感受吗?”她的语气中多少带着一丝幽怨:“两年了,朝夕相处两年,就是个小猫小狗也会有感情的,更何况他还是个人,是个真心对我好的男人。”

程然的心跳也微微有些加速。

“对你好?真要对你好,他就不会整天在家混吃等死了,真要对你好,就不会眼看着你被别人欺负而无能为力了。总之,这房子是我跟你爸的名字,我说不能卖,就不能卖!”岳母李素珍坚持道。

激烈的争吵,在这一刻忽然凝固。

“好啊,既然这样,那我不住了。”白槿兮也倔强道。

程然回过神来,连忙从钥匙孔拔出了钥匙,躲在上楼梯的拐角。

下一刻,白槿兮便夺门而出。

她没看到他,他却望着她的背影,久久呆滞。

程然忽然无比歉疚起来,本身白槿兮的老爸就是老太爷年轻时犯错留下的私生子,所以,他们一家在白家根本不受重视,而白槿兮也只是家族企业旗下公司的一个小职员,生活过得非常拮据。

正因为如此,程然之前才没有向白槿兮开口。

而且,这些年来,因为自己这乡下女婿的名声,没少让白槿兮受到各种冷言冷语,但白槿兮从来都只是默默承受,而他,却什么也没做。

“槿兮,接下来,该我为你付出了。”程然暗暗道。

他记得白槿兮曾经跟闺蜜穆思雅打电话的时候说过,要是能住进月亮湾的别墅里,哪怕让她少活十年都愿意。

穆思雅问她那里有什么好的,白槿兮说,她想住那里,不是因为那里豪华,而是因为那里的设计十分超前,她以前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建筑设计师,可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现。她想住进去,亲身感受那超前的设计理念。

白槿兮的这个梦想,他想为她实现。

程然喜欢白槿兮,不单单是因为白槿兮长得好看,通过两年来的相处,他觉得白槿兮很善良孝顺,是个好女人。

所以,他想要把三年的期限,变成永远!

而这需要他去努力,让白槿兮真正的接受自己,也让岳父岳母真正的接受自己。

走出小区,程然拿出手机,给穆思雅打了个电话:“我是程然,想让你帮个忙。”

“程然?”电话那边穆思雅听到是程然,语气明显十分不善:“本姑娘很忙。”

程然知道,穆思雅其实也没多少恶意,至少对白槿兮没有恶意,她嫌弃自己,多半是为白槿兮嫁给他程然,感到不值。

“我想给槿兮买个房子当生日礼物,我对这方面没有研究,希望你能帮我。”程然说。

“什么?”电话那边传来穆思雅震惊的声音。

“暂时别告诉槿兮,我在月亮湾等你。”

挂断电话后,程然打车到了月亮湾售楼部的门口,半小时后,才等来了一脸郁闷的穆思雅。

穆思雅踩着艳红色的高跟鞋,蹙着眉头,十分妩媚,她“扭”到台阶上,一脸嫌弃的看着程然。

“你哪儿来的钱?”

程然早就想好了借口,“你信不信我买彩……”

“不信!”穆思雅直接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算了算了,反正跟我也没关系。”

程然尴尬的挠挠头,走进了售楼大厅,穆思雅狐疑的看着他,怔了一会,也跟了进去。

月亮湾一共开了四期楼盘了,因为其绿色的住宅区域,以及富有科技感的各种设施,而被辛阳市的人们所青睐,仿佛能住进月亮湾的人,大多都是非富即贵。

售楼厅里人头攒动,十几个漂亮的售楼小姐姐似乎都很忙,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程然。

突然被晾在一边,程然看到人流稀薄的一个模型区,径直走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穆思雅被他气的直咬牙。

“你是不是瞎?这里标的是150-260平的房子。”追到程然身后,穆思雅对他吼道。

程然疑惑的问:“那怎么了?这里不卖吗?”

“……”穆思雅被他问的愣住了,气极反笑道:“就跟你能买的起一样!”

月亮湾的房子确实很贵,尤其这150-260平的房子,很少有人问,价钱在那摆着,一般人还真买不起。

所以,负责这个区域的售楼小姐只有一个人,且这会还无精打采的坐在角落里打瞌睡,看到了程然与穆思雅,顿时惊喜的站了起来。

可当她看清楚程然的穿着后,却又愣住了,重重的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走到程然他们面前。

“先生随便看。”

第3章 全款刷卡

程然跟穆思雅都被这小姐姐的话搞的有点摸不着头脑。

什么叫随便看?

难道你不应该给介绍介绍吗?

面对售楼小姐姐一副反正你也买不起的样子,穆思雅气道:“喂,你们这是什么态度,信不信我投诉你?”

售楼小姐姐摇头笑了笑:“这位小姐,我们这块都是大平方的房子,而且所剩不多,即便是150平的,也要三百多万,你们确定要买这一块的房子?”

一脸怒气的穆思雅瞬间就泄了气,狠狠的瞪程然。

“丢人!”

她下意识的离开了程然五步的范围。

然而,程然却点了点头,“这块最好的是哪处?”

售楼小姐本着有问必答的服务宗旨,微笑道:“D-6栋的6楼,260平,是我们月亮湾四期最大平方的洋房,您可以随便看看。”

“哇,这个数字好吉利。”

也就在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女声突然响起:“老公,我要住这里。”

闻声看去,是一个打扮妖艳的性感女人,她身后跟着一个大金链子小金表的中年胖男人。

中年男人身旁还站着一名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见到程然后,愣住了。

程然也愣住了。

因为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欠了程然钱的李辉。

李辉是程然的大学同学,两人关系当时很好,也正因为这一点,俩年前毕业的时候,李辉要跟他老婆结婚,丈母娘刁难他要新房,李辉四处借钱,程然身为他最好的朋友,当然慷慨解囊了,可是……

可是在几天前程然他妈住院了,程然打电话给李辉,想让他把借的钱先还给他,李辉却各种借口拒绝了程然,最后甚至直接挂了程然的电话,再打也不接。

从那时起,程然算是看清楚这个人了,要不是因为那笔钱,他也不用向白家低头。

程然站的位置正好是D-6栋楼的前面,挡住了那名长相妖艳,身材浮夸的女人。

见状,妖艳的美女露出一脸嫌弃:“喂,卖楼的,你们这里是菜市场吗?怎么什么人都让进?”

闻言,售楼小姐一怔,小脸上浮起一丝尴尬。

程然却是面容一冷,目光从李辉的身上收回来,扫了眼身前妖艳的女人。

“哎呀,老公你看这里都是什么味啊,什么人都有,臭死了。”

女人的声音很嗲,见程然挡住去路,不由的捏着鼻子凑到胖乎乎的中年男人面前,撒起了娇。

话说,中年男子的年龄,在程然眼里都快能当妖艳女人的爸爸了。

“喂,你怎么说话呢?”

程然还没来得及发火,已经躲的远远的穆思雅却忽然不干了,她大声怒斥妖艳女:“看你穿的人五人六的,怎么一点教养都没有?”

这很出乎程然的意料。

在他的记忆里,每次见白槿兮跟穆思雅在一起的时候,穆思雅对他都是一脸的不屑,也时不时的对他冷嘲热讽,想来私下也没少劝白槿兮他离婚。

程然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时候,穆思雅会帮自己说话。

后来,他细想,也不是很难理解,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穆思雅即便再看不起程然,他们也是一块来的,况且,妖艳女那刻薄的话语里,并没有排除掉她穆思雅。

“教养?我们需要跟两个下流人士讲教养?”妖艳女冷声回击。

胖男人也是冷哼一声,伸手挽住妖艳女的柳腰,对售楼小姐说:“你们打不打算卖房子?不打算卖我们转身就走,打算卖的话,麻烦把这两个没眼力见的叫花子赶出去。”

胖男人话音刚落,他身边的李辉便提了提自己手里的大箱子:“没听我们老板说话吗?钱都备好了,把他们赶出去,我们立刻签合同交首付。”

这让售楼小姐姐一脸为难。

300多万的房子,一旦敲定,她的提成至少有十万,真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所以,她肯定不会因为程然与穆思雅去得罪眼前这位大老板,毕竟程然根本就是一副买不起房子的模样。

“先生,您看您也不打算买,就不要打扰别人看房了。”售楼小姐十分委婉的劝解程然。

程然的目光却落在李辉的脸上。

大学期间,李辉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可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这副嘴脸?

假装不认识是吗?

手指敲击这模型外的玻璃面,程然收回目光,双眼微眯望向眼前的胖老板。

“我不太明白,一群下流的人凑到一起,怎么就成了上流人士?”他淡淡的说道:“这房子是我先看的,先来后到也该我先决定买不买吧?”

拧头问售楼小姐:“你说对吗?”

售楼小姐的小脸也瞬间不太好看了:“先生,这栋房子可是300多万。”

“哈哈哈……”

不等程然回话,胖男人跟妖艳女便大笑起来,那样子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小子,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我劝你还是撒泡尿照照自己,身上的衣服加起来超不过两百块吧?居然还想学人买房子。”

“就是,别说买房子了,我猜他兜里连一百块都超不过。”

程然不以为意,摇头笑了笑,对妖艳女说:“你还真猜对了,哥兜里确实不超过一百块,可哥也不会跟个傻子似的,随手拎着几十万现金出门。”

“你有种再说一遍?”对于程然的指桑骂槐,妖艳女顿时也怒了,咬着银牙,用她那嗲嗲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回击:“说大话谁不会,可你连一百块都没有,拿什么买三百万的房子?你今天要是能买的了这个房子,我……”

“你怎么样?”程然问。

“我……你说怎样就怎样。”妖艳女冷笑道:“如果你买不起呢?”

“您说。”程然。

“从这儿,滚出去。”妖艳女人说道。

“好。”程然点了点头。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程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对售楼小姐说:“我要了,全款刷卡。”

龙门贵公子-程然, 白槿兮-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5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