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她被一个霸道小萌宝缠上了,还附带了一个冰山臭脸大总裁!

 五年后,她被一个霸道小萌宝缠上了,还附带了一个冰山臭脸大总裁!
第1章 舍不得孩子,你们迟家就等着破产吧!

热……

就像是被烈日焦烤着,感觉身体里的每一滴水分都要蒸发掉了。

不自觉的靠上了那抹清凉的存在,然后又如同一叶扁舟起起伏伏。

叶安安拥住了男人,脱口而出:“阿南,我爱你。”

昏暗的环境下,她一点也没有注意到男人渐渐隆起的双眉。

…………

九个月后。

“放松,吸气,呼气……对!快出来了,用力!”

禹城第一医院的产房里,叶安安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双手紧紧的揪着床单,满身是汗,身下的痛楚不断的直钻心门,让她忍不住的抓住了身边人的手臂。

疼!疼到她真想就这么晕过去,生孩子为什么这么疼。

“安安,你加油!坚持住!”

虽然意识有些模糊,可是叶安安还是认出在耳边这个温润而略带焦急的声音是她丈夫的。

“阿南……”

对!这是她和迟南的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她必须坚强!

“我在!”

迟南焦急的握住了叶安安的手,试图给她力量,这个孩子,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

看到迟南充满关切的双眸,叶安安精神好了不少,刚才还奄奄一息的她,又一次用尽了全省力量,这一次感觉到身下一松,随即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啼哭声和医生的高喊声。

“生了!生了!是个男孩!恭喜两位了!”

叶安安意识模糊的最后一刻,听到这句话后,呐呐道:“真好,阿南……”

她做到了……

迟南从医生手里接过孩子后,情绪复杂的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叶安安,犹豫了一下。眸光闪烁,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这个孩子死了……”

“迟先生,您说什么?”接生的医生一脸的错愕,明明孩子很健康,可是为什么要说?

“我说这个孩子死了!”

迟南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出现在医生面前的是一张支票和文件袋。

医生狐疑的打开文件袋后,脸色变得苍白,双手也开始发抖。

再抬头时,已经看不到迟南和孩子了。

“怎么样,是男孩子么?”

迟南一出产房,门外一个叼着烟的男人便立马站了起来,烟蒂随手一扔,掀开毛巾毯看了一眼孩子的性别,高兴的眉飞色舞。

“太好了!五千万呢!”说着,伸手去抱孩子,可是却被迟南躲开了。

“等等……”

“你不会是反悔了吧!”男人拧起了眉头,眼神透着一股子的阴狠,嗤笑一声道:“怎么,你舍不得了。别忘了,这孩子可不是你的种!”

迟南一怔,他说的没错。

这个孩子根本不是他的。

迟家遭遇破产危机,急需一笔资金周转,可是谁也不愿意帮忙。这个时候眼前的这个男人找到了他,给他提出了极具诱惑的来钱路子——“借腹生子”。

只是对方需要一个身家清白的,而且必须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

时间紧迫,他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打起自己女朋友的主意,迅速的跟叶安安求婚,并安排了那一次酒店之旅。

而那一晚,他就在隔壁……

想到这里,迟南毫不犹豫的将孩子递了出去。

“这就对了!舍不得孩子,你们迟家就等着破产吧!”男人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孩子,刚想走又被迟南给拉住了。

“这事……”

谁也不能知道。

“诶呀,你放心,我拿了钱立马消失,这事只有你知我知。赶紧的吧!不然一会你家老太太来了,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迟南闻言立马松开了手,男人则一脸喜色的抱着孩子往医院的VIP区跑去。

那边,也有一个孕妇正在生产……

只是那里保镖将产房围的水泄不通,医生交替的来回进出,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看样子里面的情况很不好。

直到一个医护人员推着一个小车子进去之后,里面立马就传来了婴儿啼哭的声音。

生了!

外面守着的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第2章 你这个丧门星,连孩子都留不住!

“孩子呢?我的金孙呢?”

叶安安醒来的那一刻便听到迟南母亲急切的声音。

对了,孩子!

想到刚才拼死生下的孩子,叶晚晚嘴角也浮起了笑容。

她的孩子,她要看一看她和阿南的孩子。

“迟南,孩子抱给我看一看吧!”叶安安刚生产完,还有些虚弱,可是饶是如此她还是用力撑起了自己的身子,向四周看去,然后却没有看到预想中的婴儿床。

是在婴儿室么?

她看向迟南,可是对方却错开了她探询的目光,“你刚生完,医生说还需要好好休息。”

迟南那躲避的眼神和在撒谎的时候会下意识舔唇的动作让叶安安心猛的一沉,不由的有些慌乱。“怎么了?阿南,是不是……是不是我们的孩子有什么问题。”

她见迟南不语,心里更是慌,脑海里瞬间过了无数种可能。

孩子难道生病了?还是说因为她难产的原因,孩子出了什么问题么?

“阿南,你说话啊!”

“是啊!阿南,我的孙子呢?”迟母这会也是见孙心切,搞不明白儿子怎么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也一同催促了起来。

迟南被迟母和叶安安你一眼我我一语的追问下,眉头紧锁,心烦意乱,抬眼望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叶安安,犹豫了一下,可是最终还是将心底的愧疚暗暗的沉底,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死了。”

死了?

什么意思?

她刚才明明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怎么会死呢?

怎么可能呢?

“阿南,你在骗我对不对!”叶安安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丝毫找不到自己的声音,“阿南,你不要逗我了,把孩子抱给我看一下好不好。”

“对……对啊!这事可不能开玩笑的啊!”迟母也有些慌了,怎么好好的孩子就没了呢?“孕检不是说没什么问题么?”

叶安安拉着迟南的衣角,心里期盼着这真的只是一个玩笑,可是迟南接下来的话却将她一点点的打入了地狱。

“安安,你别激动。胎位有些不对,有点难产,在肚子里呆的久了。孩子生下来没一会就断气了,医生护士都可以证明,我没有骗你。”

我没有骗你……

迟南的话就如同一把尖刀插进了她的心脏,将她所有的神思都抽离掉了。

叶安安的眼泪在顷刻间决堤落下,整个大脑都一片空白。

耳边是迟母的咒骂声和迟南的劝解声。

吵吵嚷嚷的,可是叶安安却感觉什么都听不见,直到一个巴掌甩在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她稍微有了一点意识。

“你这个丧门星!”

“都是你这贱人,不要脸缠着我家阿南,对迟家半点助力没有不说,现在连个孩子都生不下来!”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赔我孙子!”

迟母的话字字诛心,直将叶安安的心捅了一个大血窟窿。

她知道阿南的母亲一向看不起她,不止一次说过,她这个未来儿媳妇,小门小户不说,家里还都是些破烂户亲戚。

要不是她怀孕了,可以满足迟母想要个孙子的愿望,迟母早就逼她和迟南分手了。

可现在……

孩子没了!她的孩子没了……

怎么会呢?

她不信……

“不,我不信!我的孩子明明就在那里,他没死,我要去找他!”

叶安安说完,也不顾自己刚生完孩子,立马掀开被子往外面跑。

她以前来过这家医院,她记得刚出生的婴儿都是在婴儿室的,阿南一定是在骗她,她要自己去把孩子抱回来!

叶安安一路跑的踉踉跄跄,因为泪水模糊了的眼睛,所以根本看不清周围的环境,还没有跑多远便撞上了一个男人,虚弱的她当即跌倒在地。

她刚想道歉,却听到一阵清脆的婴儿啼哭声,猛的抬头,看见男人手里抱着一个婴儿。

那个哭声和她昏迷前听到的一模一样!

她的孩子!

那是她的孩子!

仿佛突然有了什么样的心灵感应,叶安安就是觉得那个孩子是自己的。

“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

叶安安紧紧攥住男人的衣角,满脸泪痕,眼睛通红,疯狂的哭喊着。

厉瑾堔蹙眉,极度嫌恶的睨了一眼在他脚边满身污秽的疯女人,冷冷开口:“放开。”

可是女人却并没有收手,反而越抓越紧,还试图抓上他的手臂。

厉瑾堔的眸光越来越冷,浑身散发着一股寒意,令周围的人不寒而栗。

就在叶安安想要进一步攀上男人的手臂去够孩子的时候,因为处理手续走慢了一步的宫浩看到自己老板身上挂着一个穿着病服,还沾染着血迹的女人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立马示意保镖去将缠着老板的疯女人给拉走。

“放开我!那是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叶安安眼看着自己离孩子越来越远,绝望开始不断的侵蚀着她的理智,却也给了她巨大的力量,她挣脱开了桎梏,飞快的跑向厉瑾堔,伸出手想要将那个孩子给抢回来。

可就在她触碰前的一秒,她却被迟南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

“安安,不要疯了!这不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死了!”

迟南紧紧的抱着叶安安,试图用抚摸安抚她,又对着厉瑾霆道歉:“不好意思,我妻子孩子没了,一时魔怔了,我这就带她走。”

这个男人不好惹……

虽然他不认识这个男人,可是市医院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有保镖护送的人出没的地方。

这个男人他惹不起,而且……

他手上的那个孩子,或许真的是叶安安的。

厉瑾堔看了一眼被强行带走的叶安安,触目之下满地的血渍,厌恶的闭上了眼睛,可是鼻尖还是萦绕着一股混杂着血污的奇怪味道,让他很不舒服。

不仅是生理上的,也有心理上的。

刚才那个女身上的味道很熟悉,似乎在那一晚闻到过,太奇怪了!

不过,这并不重要。这种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呆。

“宫浩,告诉夫人,立刻转院,以后也不要擅自到这种地方来。”

厉瑾堔眸光渐冷,嫌恶的吐出一个字。

“脏!”

第3章 这么有本事,就不要回来啊!

五年后。

叶安安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刚掏出钥匙,眼前的紧闭的门就打开了,一个红色的身影从门外蹿了出来,直接抢过她的挎包。

“姐,你回来啦!今天发工资了吧!”叶心心头也没抬,自顾自的翻起了包,如愿以偿的搜到了一个信封,“诶呀,怎么才这点钱。”

面对叶心心的不满,叶安安已经习以为常,只是淡淡的开口:“交完医药费就这么多了!”

“交医药费?”一个尖锐的女声从叶心心身后传来,“谁让你去交的?不是让你把工资全交给我的么?”

说话的是叶安安的继母余红霞,她拧着眉,叉着腰一脸的不满,“我辛辛苦苦照顾一家老小,你就这点出息,拿钱白白送人。”

“阿姨,医药费是我们欠医院的!”叶安安此时已经很累了,不想和继母再纠缠,自顾自的回屋坐了下来。

可是余红霞却呸了一声,“什么欠医院的?哪一次医院来要过!”

“就是嘛,明明姐夫会掏钱,干嘛付这个钱,搞得就这么一点钱,我都买不了学习资料了。”叶心心瘪了瘪嘴,刚准备将钱往自己的兜里揣,就被余红霞用力一拽夺了过去。

“妈!你干嘛!”叶心心不满的喊了起来,余红霞哼了一声,“去问你姐夫要,这钱本来就该他拿!”

“你们别闹了!”叶安安揉着太阳穴,只觉得脑子涨的疼,“我和迟南早就退婚了,我跟他没有关系了!我们不能再花他的钱了。”

五年前,因为孩子没了,她一时失心疯在医院大闹了一场后,直接大出血,导致身体很难再孕。迟母便以此为理由逼她和迟南分手取消婚约。

不仅如此,迟母还告诉她,迟家已经濒临破产,唯一救迟家的办法就是联姻,求她不要当那个绊脚石。

只是这些都不是她和迟南分手的真正原因,她是不想迟南因为她而破产,可是她也不想放弃自己的爱情,可是最后……

叶安安想起五年前那件事,心就隐隐作痛,指甲已经掐入掌心,可她浑然不知。直到余红霞那尖锐的嗓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迟家欠我们的!没有你让位,他迟家能咸鱼翻身吗?要我说这都是你的功劳。”余红霞越想越气,当初以为叶安安巴上了迟家,而且又有了孩子。本想着这小蹄子好拿捏,这以后日子不要太好过,可是谁知道叶安安那么没用,不仅孩子没守住,还被净身出户了。

要不是她大闹了一场,说不定礼金还要被要回去。

“欸!你呀!真是够没用的!”

继母的这些心思,叶安安不是不知道,如果可以,她真的不太想回这个家。

可是一想到卧病在床的爸爸需要人照顾,她就只能忍,为了这个家,为了爸爸她一定要努力工作赚钱!

“阿姨,不要说了。钱的事我会想办法的!”

叶心心一听这话,双眼立马亮了,凑到叶安安面前讨好道:“姐,你是不是还有私房钱啊,我要上一个明星培训班,只要五千,姐你会给我的吧。”

“明星培训班?”叶安安想起叶心心那一群狐朋狗友就不由皱眉,“做明星没那么容易,你好好念书。再说了,什么培训班只要五千的,你不要被人骗了。”

“呵呵,那是!全天下就你姐最能,只有她才能考的上艺校去当明星!心心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余红霞数着钱也不忘刺一下叶安安,“这个月这点钱可不够,你要是明天之前不把钱补上,我可管不住我的腿。”

“哼!一个守财奴!一个没用鬼!”叶心心嫌弃的对着余红霞翻了个白眼,又甩了个脸子给叶安安,拿起包就冲了出去。

她妈说的对,没钱,她找姐夫要去啊!

第4章 你从今天起就是我妈咪了!

叶安安看着沙发不断黏着唾沫数钱的继母,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刚准备回屋休息,又被余红霞喊住了。

“厨房有给你爸做的晚饭,你给你爸送去。”

叶安安因为打工,已经连轴转了两天了,而且还有些发烧,一直想着能回家好好躺着休息一下的。

她刚想开口拒绝,余红霞却抢先讥讽道:“怎么,孝女都是装出来的啊!没本事赚钱,送个饭还委屈你了?我跟你说,你今个不去送,你爸可就没饭吃了!我今约了人打麻将,一会就走。”

“好,我去。”叶安安深深的叹了口气,强忍着头疼接过了保温盒。

如果她不去的话,余红霞还会有更多难听的话等着她,而且余红霞也真的不会去给爸爸送饭。反正是去医院,大不了晚上就住那陪爸爸吧!

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半道的时候,天空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叶安安刚想折回去却发现自己没带钥匙,想想医院就在不远处了,便咬牙继续往前走。

可是不一会,雨就下大了,豆大的雨珠拍在脸上,打湿了衣服,寒气顺着皮肤侵入骨子里面,身体不由的打着寒颤,可是额头却觉得异常的热,整个人也觉得晕沉沉的。

叶安安知道她这是发烧严重了,可是她却顾不得自己,反而将外套脱了包住保温盒,抱在怀里,生怕保温盒会被雨水渗透,毁了爸爸的晚餐。

医院就在前面,她再跑一会就到了。爸爸还在等她的晚饭,她……

砰!

一辆全球限量版的加长林肯突然从层层雨雾中冲了过来,虽然已经急刹车了,但是还是剐蹭到了正在奔跑的叶安安。

叶安安只觉得头疼欲裂,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

车内,司机探头往外看了一眼,向后座的主人汇报情况。

“少爷,碰到人了。”

“唔,男的女的?”

司机闻言,便撑着伞走下了车,看到了脸色苍白的叶安安,回头道:“少爷,是个女的。”

“哦!那长的好看么?”

“唔……好看!”

“那就带回去吧!”

那声音微微上扬,似乎透着一丝小小的兴奋。

晨曦微露。

柔和的阳光透过窗户,扑洒在洁白的鹅绒毯上,悄悄的爬上女人纤长微卷的睫毛闪闪发光。

叶安安感觉到一丝光照刺眼的感觉,缓缓睁开了双眼。

地面上散落着她的外套,牛仔裤,T恤,鞋子,内衣……

内衣?

叶安安的瞳孔瞬间放大,刚要起身,就感觉到腿上有厚重的紧压感,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她身上。

“亲爱的,你再陪我睡一会嘛。”一个慵懒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出来,伴随着越来越游离而上的温软触感,直达她的心口。

叶安安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从床上弹跳起来,唰的一下抽过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

这么一来,被子里的不明生物展露无遗。

白花花的小屁股正对着天花板,一头小卷毛下面是一张睡眼惺忪嘟着嘴巴透露着不满的小脸蛋。

“怎么是个小孩子?”叶安安脚尖试探的触碰了下那个小屁股,确定不是做梦的时候,有些懵圈。

“哼哼!那你以为是谁?”床单上的小包子揉了揉脑袋,抱着一个小枕头爬了起来,对上叶安安错愕的眼神,拧起了他好看的小眉毛,“别妄想上我那个冰块爹地的床啦,你只能是我的!”

“你是谁?”叶安安还有点懵,她怎么会和一个小孩子睡在一张床上呢?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从今天起就是我的妈咪了!”

第5章 你必须对我负责!

“嗯?”叶安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小包子,这个小包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小朋友,我不是你妈咪哦。”叶安安因为裹着被子,行动有些不方便,想要蹲下来和小包子讲话,却因为一不小心踩到被子,身子直立立的摔了下去,脸一下子埋进了被子里。

小包子此时刚好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感觉像一个小帝王一般,气势凌人,“你,从今天起就是我的雇佣妈咪了。我允许你抱我,亲我,疼我,照顾我。而且只能爱我一个人。听清楚了么?”

叶安安眨巴着眼睛,充斥着困惑,有钱人都开始这么玩了么?还能雇佣妈咪是么?

不过,恐怕小包子的爸爸妈妈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吧!

“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愿意么?”小包子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半蹲下来挑起叶安安的下巴,清秀的小脸上透着一股矜贵清冷。

不知道为什么,对上小包子眼的叶安安突然想起五年前她没了的那个孩子。

要是没死,是不是也长这么大了,是不是也会缠着她喊妈咪了。

叶安安的思绪又飘的有些远了,而这一点显然惹怒了小包子。

这个女人居然都不认真听他讲话,明明昨天晚上还抱着他说什么“妈咪不会再离开你了”之类的话。

怎么睡醒就忘?

真是!真是!

太过分了!

女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下巴突然感觉被捏的有点疼,凝神回来听到小包子略带怒气的声音:“我不管,你这个女人昨天晚上抱着我死活不放,还睡了我。你必须对我负责!”

小包子说完就放开了叶安安的下巴,并且很帅气的在空中打了个响指。

房门应声打开,鱼贯而入一群穿着西装和女仆装的佣人们,每个人都面无表情的各自拿着各式衣服,为首的则是一个英伦绅士装扮,带着眼镜的银发老者。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份合同和一只笔,走到离床大概三米的地方停下。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打开文件夹,声音温煦可亲,可是内容却让叶安安大跌眼镜:

“叶安安,今年24岁。目前失业中。我方即厉皓轩少爷,愿意以每月3W的薪资雇佣乙方即叶安安女士担任妈咪一职。合同期限暂时订为1年,试用期三个月。叶小姐,您没有异议的话,就签了吧!”

“啊?”

被被子束缚着的叶安安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来表达她越来越深的困惑。

不过就在她看过管家贴心给她翻阅的合同之后,才发现,虽然说是份妈咪的雇佣合约,但实际上似乎只是个保姆的活,只不过这个保姆叫妈咪。

一个月三万,似乎非常的诱人。

但是……

叶安安拖着被子扭着身子半坐了了起来,高度刚好可以和小包子平视。

“小朋友,你知道妈咪这个词是不可以乱叫的哦,不然你的亲生妈咪会伤心的。”

不管什么原因,她都不能和这些人一起陪一个孩子胡闹,甚至伤害一个母亲的心。

所以她必须和小包子说清楚。

“我没有亲生妈咪啊”小包子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因为没有妈咪,所以他才想雇佣眼前的女人当自己的妈咪。

她很软,她的怀抱很舒服,身上的味道也甜甜的。

就像那个可恶的家伙所说的一样,妈咪是软软的,甜甜的。

叶安安微微一愣。

没有妈咪?所以才……

叶安安突然觉得被什么扎了一下,心有些刺痛,抬手用手指触摸了下小包子白嫩的小脸蛋,将心中的那股酸楚压了下来。

而小包子则站在那里任由叶安安抚摸着,歪了下脑袋对着眼前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眼里泛光的女人问道: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当我妈咪……呢?”

第6章 你是不是很缺钱,本少爷有!

小包子感受着来她手指带来的温软,觉得很舒服,特别是和他的冷血爹地相比,完全是两种触感。

他真的是搞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还要犹豫!

就算是冲着他的冷血爹地,也该答应了吧!

要是他做的做够好的话,他也不介意给两张冷血爹地的照片给她当员工福-利呀!

叶安安看到小包子的眉尖微微隆起,莫名的就想去抚平它,面对小包子的问题,她思忖了一下。

“这件事,是不是得和你爸爸商量一下啊!而且,阿姨我并没有失业哦!”

“这种小事我就能做主,不用我爹地。女人你签字就好了!”

小包子一听叶安安要找自己爹地,就有点不开心。

为什么这些女人都喜欢往他爹地身上凑呢?明明他更有魅力好么?!

“啊?”

有钱人家的小孩都这么任性的么?做事情完全不需要爸妈同意的?且不说她是不是要接受这份奇怪的工作,每个月3W的薪水啊!一个小孩子真的可以做主么?

叶安安还是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房间里刚才平静叙述合同的那位老者。

这个人应该是管家之类的吧!

他们真的要任由小包子胡来么?

“叶小姐,您放心吧!只要您签约了,合同立马生效。先生他是不管这些小事的。而且……”管家顿了一下,笑眯眯的说:“昨天晚上,我们就已经帮您辞了所有的工作。所以现在您是完全失业状态。”

“你说什么?!”

叶安安听到自己的工作都被这些人弄没了的时候,惊叫了起来。

怎么可以辞掉她的工作啊!

不过管家似乎完全无视了她的惊慌,继续平蔼和煦道:

“而且据我们所知,您的父亲现在每个月光医药费就是2W左右。听说你还有个全职在家的继母和一个还在上学的妹妹。所以说……”

管家没有继续再说下去,而是淡淡的看着叶安安,等她的抉择。

简而言之,叶安安目前丢了工作且很缺钱……

而这份工作的薪资也刚好能填他们家所有的坑。

这就是传说中的威逼利诱么?

有钱人的做法是不是太嚣张了一点?

“唰!”

就在叶安安愣神的时候,小包子突然抽出一张纸放在了她眼前。

定眼一瞧居然是一张支票,货真价实的那种。

“缺钱是不是!我可以先预支你半年的薪水,你最好快点签哦!等我改变主意了,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一会还要去上课,没时间和你过家家的。”

“叶小姐,您就赶紧签了吧!我们少爷一言九鼎,不会骗你的。这半年的薪水对于我们少爷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月的零花钱而已。这份合约也完全具有法律效应。”

似乎是为了印证管家所说的话,小包子还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不仅如此,房间里的男佣女仆们也跟着点了点头,用规劝的眼神看着叶安安。

叶安安就这么,在一众人的蛊惑下提起了笔,心情极其复杂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看着管家带着签好字的合同离开后,叶安安总觉得似乎还在梦里,有种找不着北的感觉。

不过小包子却在管家离开的那一刻,眼角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眉毛微微扬起。

“GOOD!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妈咪了!本少爷允许你叫我的小名,皓皓。”小包子双手抱肩,又突然扭头威胁道:“绝对不许喊我轩轩!不然本少爷就开除你!”

叶安安看着小包子一脸严肃的模样,忍着笑意点了点头。

“那……咳咳”稚嫩的嗓音带上了一丝沙哑,小包子假意咳了两声,才将那不易察觉的羞赫隐藏起来,“妈咪,你来帮我穿衣服吧!”

第7章 妈咪你需要进行培训上岗!

妈咪!

这一个词,如同一道闪电一般,闪进了叶安安的心房里,酥酥麻麻的让她浑身一颤。

她五年前就失去了做妈妈的资格,如今竟然因为这种荒唐的合约,听到了一声“妈咪”。

唇角扬起一丝若有似无的苦笑,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眶,深吸了口气道:“嗯,我来帮你穿。”

其实帮小包子挑衣服非常的简单,因为小包子的衣服虽然多可是几乎都是一个款式。

白衬衫,蓝色小西装,红色蝴蝶结,只有细节上的小花纹不一样而已。

叶安安突然有点怀疑这家大人是真的不会带孩子了,怎么全是一模一样的衣服呢?为了图方便也太单调了吧!这么帅气的小孩子如果是她儿子的话,肯定会变着花样打扮的。

“皓皓啊!你就没有别的类型的衣服了么?”

“别的类型?妈咪是说那种所谓卡哇伊的衣服么?”小包子瞬间就想到那个可恶家伙的穿衣风格,立马沉下脸,“那种衣服我才不需要呢!妈咪,你需要提高一下品味。”

叶安安汗颜,正了正小包子的小领结后,上下打量了一下,猛然觉得这身装扮很眼熟。

有点像一个卡通人物……

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啊,江户川柯南!”

空气在这一瞬间突然凝滞了,佣人们默默的错开了眼睛,很怕少爷下一秒就发飙,集体往后缩了一下。

要知道少爷最讨厌别人说他像柯南了。

虽然每天装扮的真的很像……

可是破天荒的,小包子闻言只是蹙了蹙眉,深吸了口气,“妈咪,我觉得你上岗之前需要好好了解一下员工手册。安琪拉,你先带她下去,半个小时后让妈咪陪我吃早餐!”

小包子一声令下,一个女仆装的佣人小姐姐就从侍者队伍里出列,堆着爱岗敬业的笑容来领叶安安出去了。

“叶小姐,这本是员工手册,你在这里好好读一下吧!”

“嗯,这么厚?”叶安安手里拿到的手册足足有新华字典一样厚重,半个小时怎么可能看的完。

安琪拉似乎一点都没觉得这有什么难,语气很是轻松的友情提醒:“这个只是上册!”

“啊?”叶安安随意翻了两页,上面密密麻麻的,突然有些后悔签那个协议了,“那个,我可以跟皓皓的爸爸谈一谈么?皓皓的爸爸应该在家的吧!”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先生可不是你这种人能觊觎的。”安琪拉一脸警惕的看着她,“我劝你赶紧背手册吧,不然少爷一会发飙了,你就惨了。”

“我……”叶安安刚想说自己只是想和小包子的爸爸谈一谈有关协议里“妈咪”的这个称呼问题,虽然其实只是一个保姆的活,她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妈咪这个叫法吧,会让小包子的爸爸误会的吧!

可话还没说出口呢,就被安琪拉无情的打断了。

“你还有23分40秒。我先去忙了,半个小时后我会带你去餐厅,我提醒你少说话,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就留下叶安安一个人和一本“新华字典”做斗争,越看越头疼,觉得被一个小孩子雇佣当妈咪什么的,果然还是不怎么靠谱的。

而大厅内,管家正在和厉瑾堔通电话。

“先生,小少爷今天雇佣了一个女人当妈咪。”

“嗯。”冷漠的回应,丝毫不在意。

“已经简单调查过了,需要将资料传输给您么?先生。”

“不用,一个玩伴而已。”态度依旧是漫不经心,电话那头只有细微的翻阅资料的声音。

管家似乎是见怪不怪了,只是想起资料上的一行字,眸光闪动,“先生,我觉得这个女人可能别有用心。”

“花钱能买个教训,也挺好的。”对面翻阅纸张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管家心领神会结束了报告。

……

餐厅。

叶安安在看到长达两米的餐桌上摆满了餐点,不禁咋舌,也蹙起了眉头。

第8章 妈咪给我做的爱心早餐。

“皓皓,你每天早上都吃这些么?”

“是啊!这些都是我最爱吃的,你看这是香煎小羊排、红酒鹅肝、西班牙鸡肉卷……”

小包子神采奕奕的掰着手指开始报菜名,谁知道才报到第三个就被叶安安打断了。

“皓皓,早饭吃这些,太油腻了哦!不仅对身体不好,以后还会被变成大土豆哦!”

“你看过员工手册了么?”

“嗯?”

就在叶安安开始她的碎碎念的时候,小包子的突然发问,让她措手不及,当场愣住。

“员工手册第三百二十条,不得质疑主人的任何生活习惯。”安琪拉的声音适时响起,小包子满意的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又递给叶安安一个怒其不争的眼神。

妈咪的这个职业素养真是太低了,算了,以后可以慢慢培养。

叶安安见状哭笑不得。

不过要是趁着这个机会让小包子开除自己也不错。

于是她鼓起了勇气,一脸严肃的开口道:“我现在是你的妈咪,你既然雇佣我给你当妈咪。就不能把我当佣人一样使唤。小朋友都是要听妈咪的话的!”

小包子一怔,觉得她说的话好像有点道理,记得资料上好像是写了,“要听妈妈的话”这一条。

可是要让唯我独尊的小包子低头,似乎有些难。

小包子有点不甘心,颇有些不耐烦的用指尖敲打这桌面,想着怎么才能有个台阶下。

一个合格的妈妈会每天早上为宝贝准备丰盛而有营养的早餐。

这句话突然跳进了小包子的小脑瓜里。

有了!

“那就按妈咪说的,今天换个口味吧!不过我要妈咪你亲手做哦!做的不好吃我会扣工资哦!”

“好啊!”叶安安脱口而出,完全忘记自己刚才抗争的初衷了,直到在厨房开始做早餐的时候才发觉自己似乎上手有点快。

这几年,叶安安打工的地方就有一家是儿童餐厅,所以平时学了很多小朋友爱吃的菜和点心。故而,做一顿的爱心早餐一点都不难。

只是她做饭的时候遭遇了很大的阻挠。

“少爷不爱吃青椒。”

“少爷也不爱吃青菜。”

“这个菠菜少爷也不爱吃。”

“啧啧,你要是敢加牛奶就死定了!”

敢情小包子除了肉其他都不爱吃……

叶安安对于安琪拉的提醒充耳不闻,自顾自的准备着早餐。

她舍弃了安琪拉极力推-荐的波龙、面包蟹、菲力牛排,加入了好多让安琪拉闻之色变的违禁食材。

最后在安琪拉如丧考妣的目光下,端着早餐走进了餐厅。

“这是什么啊!”

“这是牛奶鸡蛋火腿卷,这个呢,是什锦蔬菜粥。”

这可是叶安安的拿手菜,她这次为了颜值,还特意将鸡蛋卷凹出一个爱心形状。

色香味俱全,她对自己的手艺蜜汁自信。

可是小包子的脸却在听到食物介绍的时候,一点一点的垮了下去。

全是他不爱吃的,全部!

这到底是爱心早餐还是苦命套餐呢!

小包子有点愁,一点也不想吃。不过,既然做了,就得好好利用。

他打了个响指,一个侍者立马递上一个手机。

“妈咪给我做的爱心早餐。”

小包子咔嚓一声拍了照片,然后在手机上敲上这些字后,便将手机丢了出去,而一旁的侍者非常熟练的从空中接过。

“好了,这些都丢了吧!”小包子嫌弃的撇了撇嘴,“妈咪我跟你说哦,我不喜欢吃蔬菜,下次不要再……”

“唔?!”

就在小包子还在自认为很nice的给叶安安总结错误工作经验的时候,突然被塞了一口鸡蛋卷。

“好吃么?”

叶安安松开拿鸡蛋卷的手,一脸期待的看着小包子。

而餐厅的佣人们则集体倒吸了口冷气,为罪魁祸首默哀。

 
 五年后,她被一个霸道小萌宝缠上了,还附带了一个冰山臭脸大总裁!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1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