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相爱两难- 简兮, 江沅-婚恋生活小说

别让相爱两难- 简兮, 江沅-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意外碰撞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骑着单车刚刚转了个弯,汽车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就充斥在简兮耳畔,尽管对面的车辆刹车及时,简兮还是撞在了车身上。温热的液体从肌肤里渗出,简兮疼的到抽了一口冷气。

“小姐,你没事吧?”穿着制服的中年司机礼貌的询问着,简兮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没事,没事。”骑单车骑到她这个速度可算得上是飙车了,人家没计较她就不错了。再者说,对面那辆车可是兰博基尼,打死她也赔不起啊。

车内的江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女孩,艳丽的红裙盖不住她明媚的五官,及腰的长发微乱的散在背后,低头蹙眉的时候有夕阳笼罩在她周身,美艳到不可方物。

“江总,撞到了一位小姐,可她不肯要赔偿,匆忙离开了。”

站起身的女孩身量很高挑,鲜血顺着她的小腿蜿蜒流淌,却是触目惊心得好看。收回目光合上眼睑,江沅眼底的情绪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开车。”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没人能想到在简兮这么柔弱的外表下会隐藏着这么有爆发力的歌声,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凭空生成的闪电,利落的劈开了暗沉夜幕,重新勾画着天地人心。她能够征服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

一曲唱罢,简兮退下高台,却在拐角处被人堵住。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端着酒杯站在简兮面前,笑的轻佻。“小台柱,陪哥哥我喝一杯。”

“我只唱歌,不陪酒。”简兮说罢转身欲走,还没来得及移动后路就被几个小弟模样的人截住。

“卖个面子嘛,如何?”公子哥又凑了上来,身上的香水味呛的简兮直想打喷嚏。放在平日简兮一定是一杯红酒直接泼到对方脸上的,可今天上台前老板交代过了,晚上有重要的客人来,她绝不能闹出大动静。

“好啊。”简兮突然勾唇一笑,看来这几个人是第一次来这里玩,想把她简兮灌醉,做梦!

简兮在酒吧里和人拼酒拼的热火朝天,包厢里江沅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他不喜欢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客户坚持要在这里商谈合作事宜,他是绝不会来的。

“江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迟到很久的路任甲打着哈哈,向江沅伸出了他肥肥的大手。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好好好。”路任甲爽快的签了字,一份合约就这样生效。

只是路任甲一走江沅就感觉不对,有热浪从小腹一阵阵袭来,看着那个空空的酒杯,江沅面寒似冰。

该死的,居然敢给他下药?!


第2章 长这么好看,你当什么牛郎啊

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给他下药就一定是有后招,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江沅大步向门外走去。只是刚刚触及门把,还没来得及使劲,大门就从外推开了,柔弱的身子撞到他怀里,带着少女特有的馨香。

“对不起。”简兮揉了揉撞疼的鼻梁顺手就关上了门,脸颊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一片酡红,“外面有流氓,你让我避一避。”

在这酒吧里,只要你喝了第一杯酒,马上就会有借口让你和第二杯,简兮平日里清高惯了,对她有觊觎之心的人不在少数,她能灌倒一两个,却挡不住一群男人的蜂拥而至。

“出去。”江沅的声线有些不稳,少女温热的鼻息喷洒在江沅的脖颈,像羽毛一样轻巧扫在他肌肤上,撩动起他最灼热的欲望。

“我待会就走,你先让我避一避。”凌乱的脚步声从女厕门口一直蔓延到包间前,简兮靠在门后,看向江沅的目光我见犹怜,“权当我求你了,先别赶我出去。”

“在我这里避难,可是要付账的。”

“付账?”喝高了的简兮脑子明显不够用,喃喃重复了这两个字之后才恍然大悟的说了一句,“原来你是牛郎啊。”

来到这里的男人,不是客人就是牛郎,这人管她要钱,应该就是牛郎无疑了。简兮一边从包包里翻钱,一边嫌弃的说了一句,“你说你长得这么好看,做明星都够了,当什么牛郎啊。”

简兮低头找钱的动作,和白天低头皱眉的角度刚刚好重合,娇艳的红唇微微嘟起,好像是在懊恼包包里的钱不够多。

这个女人,居然说他是牛郎?有怒气隐隐升腾,最终却都聚集在小腹上。

毫不犹豫封住了简兮的唇瓣,只一瞬江沅就不愿意再松开,简兮的唇瓣是甜的,混杂着酒精的味道。

突如其来的吻让简兮愣在原地,还没缓过神来她就已经转移到了宽大柔软的沙发。

拼命推打着身上的男人,简兮的焦急明明白白写在脸上,“快放开我,我不是来找你交易的客人!”

在简兮的肩头用力咬了一下,江沅把唇瓣覆在简兮的伤口处浅浅噬吻,暗沉的声音则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你的话太多了,女人!”

金属的光芒反射到江沅的眼底,随手拿起酒杯向沙发底座砸去,巨大的冲撞力让针孔摄像头瞬间失去了它的作用。

感觉到修长的手指挑开了她的裙摆,简兮惊恐的挣扎,却撼动不了江沅分毫。

“我给你钱,你放开我!放开我!”

少女低低的呜咽让江沅有些心烦意乱,“我刚刚有叫你离开,是你自己不肯走的!”

“我现在就走……”简兮像是看到了一线生机。

“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就有撕裂般的痛楚传来,简兮忍不住惊叫出声,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死死咬着下唇,鲜血的味道在她口中弥漫。

发现简兮是第一次,身上的男人有一瞬间的停歇,浅浅吻在简兮唇瓣上的伤口处,直到简兮低低的呜咽变成了浅浅的低吟。

江沅突如其来的温柔让简兮有一闪而过的沉沦,舌尖抵着舌尖,十指缠着十指,包间里的温度越来越高,酒精的作用开始重新发挥。

“阿绎……”

迷蒙的轻唤刚刚落下,简兮的下巴就被江沅抬起,带着醉意的眼底闪烁着不知名的怒火。在这种时候被女人叫错名字,是对他的侮辱。

“叫我江沅。”江沅的语气带着命令。

下巴上的疼痛让简兮不适的动了动身子,却让江沅到抽了一口冷气。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在简兮再一次说出其他男人名字前,江沅狠狠吻上了她的唇。

空荡的房间里,西装革履的男子正饶有兴致的观看着屏幕中纠缠在一起的男女,拿起酒杯来轻轻摇晃,红酒艳丽的色泽在他指尖晕染出点点光晕。

这个女人好像不是他安排的,不过管他呢,结果都是一样的。屏幕在这一瞬间突然黑屏,所有旖旎的场面戛然而止。摄像头只拍到了两人倒在沙发上拥吻在一起的场面,连衣服都没褪去。

“果然被发现了,不过,已经足够了。”男子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端着酒杯一饮而尽,“玩的开心,小叔。”


第3章 视频

简兮是在自己意志力的催动下醒来的,睁眼的时候天还只有蒙蒙亮。习惯性的从枕头边拿过手机来看时间,结果身子一动就发现不对劲。

她正被一个男人圈在怀里。

有些凌乱的记忆涌上脑海,简兮懊恼的敲了敲额头,她果然跟酒犯冲,上次是撒酒疯,这次直接就变成酒后乱性了!酒后乱性也就罢了,对方还是个牛郎,自己没了贞洁不算,还得给人家钱。

看他这长相,应该是个头牌吧?五官俊朗温和,身形欣长匀称,无论是眉梢眼角还是鼻梁唇瓣,都是造物者的恩宠,即使不睁开眼睛也达到了俊美无双的地步。还有那宛如雕刻家静心打磨一般的线条分明的身材,简直就是个移动的大卫。

拍了拍泛红的脸颊,简兮低低的说了一句,“一看就是妖孽!”

还是那句话,你长这么好看,当什么牛郎啊,看长相就知道他身价肯定很贵!

在包包里翻了又翻,简兮一咬牙,把自己口袋里仅存的三百二十一块五全数放到了桌子上。想了想又从包包里拿出口红在桌子上写了一句:

不知道你行情如何,不过哥们你千万别嫌少,这可是姐的全部积蓄了。

简兮在清晨时分就离开了,江沅却是到了晌午才醒,清醒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安静躺在桌上的三百二十一块五,以及简兮那充满了“歉意”的留言。

这女人,还真拿他当牛郎了?

少女乌黑亮丽的发,不施粉黛的脸,低头轻蹙的眉,艳丽张扬的红裙,以及小腿上蜿蜒流淌的鲜血都一一浮现眼前。按了按青筋隐隐突起的额角,江沅把桌上的钱攥在掌心。不把这个女人找到,他也就不用在z市混了!

刚想吩咐手下人去查一下昨天女人的来历,马克的电话就率先打了过来,原本优雅的铃声在此时莫名显得有些急促。按下接听键,马克言语里的焦急直接传递到了电话这端。

总裁,出事了,快点回公司吧!”

“哦?什么事?”江沅的语速不紧不慢,说话的语调却带着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马克的语气也瞬间平复了下来。

“今天早上有一段关于您的不雅视频在网上流传,舆论反响很大,江氏的股票受到了震荡,出现了大幅度下滑,几个股东们正在安排会议商量对策。”

“江滨有去么?”

“有。”马克看了看会议室里正襟危坐的众人,不由得压低了声音,“这次会议的组织人就是滨少爷,看滨少爷的意思,是想借助这件事拿掉总裁的股份,逼总裁引咎辞职。”

“知道了,我十分钟后到。”江沅看着那个已经被毁的摄像头,唇角一勾竟然笑了,“还有,替我召开一个记着发布会,知名的媒体报社都要请到。”

“是,总裁,我会马上安排。”

挂掉电话之后江沅拿出那个藏在沙发缝里的针孔摄像头,随意一抛就落在满是酒渍的地面上,金属和地面撞击发出“叮铃”一声响。

用这样低端的方式陷害他果然是简单有效,只是……江沅嗤笑一声,眼底的光彩像是在暗夜中觅食的野狼一样摄人。

敢阴他江沅,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别让相爱两难- 简兮, 江沅-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