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霸少别靠近-李瑾年, 霍阎廷-总裁豪门小说

危险霸少别靠近-李瑾年, 霍阎廷-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把自己完整给他

下过雨的乡下,空气中混着花草和树木的清新,阴冷的微风带过一阵阵潮湿泥土的味道。

石子马路旁,我和杨景林站在离对方三步远的距离,就那么在昏暗中对视,僵持了十多分钟,他这是逼着我做决定——到底是开房还是不开房?

他特意带我来乡下农庄吃饭,但回去时车子半路故障,因为夜深,保险公司过来要三个多小时以后,他便拉着我来了附近小旅店,说住一晚。

和杨景林已经交往三年,我们唯一达不到意见相同的,就只有对性关系的看法。

我思想比较保守,所以希望结婚以后才有性生活,可是他一直觉得,两个人相爱就行了,性生活只是水到渠成,还能增进感情,反正最后肯定会结婚,没有先后可分。

也因为两人想法不同,他上次在我家,说要参观我房间,却把我摁在床上,差点强行发生关系,所以我现在说什么也不想住旅店。

“阿年。”杨景林轻轻抓着我的胳膊叫我,我愣了一下回神过来看着他。

“我知道你还没做好准备,我不会逼你的。”杨景林温柔的说着,摸了摸我的手,皱了一下眉头,脱下外套给我披着,“我给你开一间房,你睡旅店,我在车上,这样好不好?”

我低着头,看着他替我拢衣服的手,心里觉得很内疚。

他对我很好,将我当女儿似的宠着,无论哪个方面,他都没有可挑剔的。我不愿意把自己完整的交给他,他心里其实很伤心吧?

“阿年?”杨景林捧着我的脸,看我一直在出神,叹了一口气,“你不要为难,我没有其他想法,我只是不忍心你窝在车上睡不好,夜里冷,车上又没有被子,你……”

“走吧!”我突然握住他宽厚的手掌,笑了一下,大步朝旅店走去。既然我们早晚要结婚,又何必因为这种迟早要经历的事情来伤他的心呢。

杨景林被我拖着往前走,意外的看着我,一脸不敢相信。

我看着他乐傻了的样子,心里轻松了许多,看来这个决定没有错。今晚,我要把自己完完整整的给他。

我们开了一间标准的双人床房间,毕竟是乡下的小旅店,房间内很简陋,两张床中间放着一个床头柜,床脚一台电视,窗前放了一张单人沙发。

我坐在床沿,听着洗手间里杨景林洗澡发出的沥沥水声,心跳得有些慌张。

因为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我现在紧张得胡思乱想。我拢了拢身上的浴袍,心不在焉的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叮咚~”一声提示音将我一惊,我抬头循着声音看去,旁边床杨景林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屏幕亮着。

已经是凌晨的时间,是什么短信会在这种时间发过来?我脑海里不知怎么起了一丝怀疑,女人天生的直觉像在给我透着这短信不寻常的信号。

我抬头看了一眼洗手间,水声没停,磨砂玻璃透着杨景林仰头洗脸的模糊影子……

他现在不方便看手机,我替他看一眼应该没关系吧?再说,他也没什么不能让我看的东西吧?我这样想着,伸手拿了手机。

[老公,事情顺利吗?有和她开房吗?]

手机屏幕上,未读短信赫然显示着这样的内容。发件人姓名栏里写着:办公室。

我看着短信,心头一颤,一脑袋的疑问。

如果是没有存的号码,我只当垃圾短信,可号码不仅存了,还特别存了一个欲盖弥彰的名字,内容短信里的‘她’难道是说我吗?

我想划开手机,看看这个我相信到从来不看他手机的男人,里面还藏着什么秘密,可屏幕显示输入密码页,我输了我的生日,他的生日,全都不对。

胡乱输了一通,手机因为输入次数过多,暂时被锁定了。

[我和妈都等你消息,你看到后……]

就在我还绞尽脑汁想密码,屏幕上方又弹出了一条显示不完整的消息。

我脑子轰一声炸了,这个发短信的人叫杨景林老公,却和颜悦色的问有没有和‘她’开房,那这个‘办公室’提到的‘妈’是谁家的妈?这个人到底是谁?整人短信?

第2章 你另外有老婆了吗

我还从没从震惊和疑惑中缓过神,突然听见水声停下,我一惊,做贼心虚的连忙将手机塞回口袋,掀开被子,翻身躺了进去,背对着杨景林出来的方向,手心里一片潮湿。

“阿年?”杨景林慢慢走近,疑惑的叫了我一声。

我绷紧身体,努力放缓呼吸,紧闭眼睛。感觉到杨景林脚步靠近后又转身走了,不多时又走过来,他手从枕头底下穿过,托着我的脖子抬起,我一惊,蓦地睁开眼。

杨景林一愣,随即冲我笑着说:“吓到你了?头发都没干,这样睡着可不行。”他扬了扬手里的吹风筒,“你靠在我怀里睡,我替你吹干。”

我心中一阵暖意,盯着他脸呆呆的看着,他带着笑意,温柔的揉乱我的头发,用风筒一点点吹干。

他明明对我那么好啊,可那短信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可以问吗?他会因为我看了他手机生气吗?他会因为我怀疑而失望吗?

耳边的风筒声突然停下,我看着他缓缓将头埋下,目光若有若无的扫过我的胸前,落在我的唇上,声音温柔的唤我名字,“阿年……”

我看着他深情的模样有些动容,却脱口问:“你已经有老婆了吗?”这声音仿佛不是从我口中发出,是我盘踞脑海的疑问自己跳了出来。

杨景林一愣,眼中浓浓的情意褪去,染上了意外。他顿了一下,眸中的深情重新聚拢,抱着我的手臂紧了紧,“我现在的老婆是你,未来的老婆也是你呀,阿年。”

他刚才那一闪而过的意外,迟疑的停顿,落在我眼里都像坐实了某种猜测,我直勾勾盯着他:“那‘办公室’为什么叫你老公?”

“那是公司一个同事,男的,前几天我开玩笑闹了他一下,他今天也故意开个玩笑吧。”他深情依旧,仿佛我的样子太傻,以至于将他逗笑。

他的笑扎痛了我的眼睛,他看不到我的不安吗?

我咄咄道:“那你今天会和我开房他也知道?还没开房你就已经算好我们今天会开房?你故意将我带到这么远的地方吃饭,就是为了开房?”

“阿年,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杨景林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皱眉冷着脸,“我都说了是闹着玩闹着玩,你较真什么,他随口猜的,你让我怎么解释?”

“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我一边推着他的胸,想要挣开他的怀,一边坚持问。

杨景林两条手臂圈着我往他怀里靠,不管不顾的埋头下来要吻我,喘着粗气,声音里带着不耐烦,“我对你那么好,你有什么担心的?我会一辈子对你那么好的!”

我慌了,他又想用强的!我愿意把自己给他,但不是这种稀里糊涂的情况下!我挣扎着偏开头,他的头跟着我的方向转,吻落在我的耳朵,脖颈。

“景林你松开……我不要,我不要,松开!”我的力气哪里能和他抗衡,挣扎不过,我急急的喊着。

他对我的拒绝无动于衷,就像一座山压着我动弹不得,一只手禁锢住我两只手,高举头顶,另一只手已经伸到腰间解我的浴袍。

他真的要用强的!我委屈得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双腿胡乱地一直蹬他,一阵阵恐惧涌上心头,挣扎得更厉害了。

“你他妈装什么装!”杨景林突然松开我,坐在我的腰间,一巴掌对着我的脸扇下来,目光凶横,“老子伺候你那么久,让你跟我睡一觉有那么不情愿吗?”

第3章 需要什么服务吗

我呆呆的看着杨景林这副让人陌生的样子,眼里的泪像开了的水龙头一样从眼角流进发间。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吗?他做的一切,都只为了得到我的身体?

他并没有因为我哭而温柔下来,眼里反而多了一丝厌恶,“我是你男朋友,你又是心甘情愿跟着我进来的,我就算对你用强的,谁敢说什么?”

我有些恍惚的看着他,原来认识三年的他,还不如这三分钟里认识的他真实。

他看我老实不动了,也不再禁锢我,重新趴回我的身体,低声说:“阿年,你就好好享受,我们明年就结婚。”他急不可耐的解开我的浴袍。

脸上那一巴掌,发麻的感觉过去,火辣辣地痛,铁锈般的血腥味在我口中蔓延。浴袍解开后,凉意拂过我的身体,我有了一瞬的清明。

就在他调整时,我夹紧腿侧开身,在他愣了一下正要发作时,我甜甜一笑,手抚上他的腰,柔柔的往下移。

他眼里被惊喜填满,笑着温柔的看我。

看着他沉醉的脸,突然目光狠厉起来,手上力道捏紧,将他那物如废纸一样揉在手中!

房间内霎时响起他杀猪般凄惨的嚎叫,他被我从床上推下去,我迅速翻身起来,拎起玄关的包包,边跑边系浴袍腰带。

心里的慌乱和恐惧,像是恶鬼一样追在我身后,以至于我没命的跑,从二楼房间冲下来的时候,旅店前台的老板娘正打着瞌睡。

我一刻停歇都不敢,直接冲出旅店,往杨景林停着车子的反方向狂奔。等他痛劲过去,被激怒的他抓到我,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漆黑的夜晚,我穿着浴袍,就这样赤脚跑在石子马路上,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一双脚又脏又痛,那些划破皮伤口正流着血。

我总算敢回头看一眼,一转身,突然就见一个高大的黑影距离我几步远,正走过来!

“啊!”我惊恐的看着来人,大叫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双腿发软一下子跌倒在地上!

“哎呀,小姐你没事吧?”那人连忙上前拽我的手臂,我听见声音不是杨景林,紧绷的神经微微一松懈,但又马上戒备的盯着那人,猛地甩开他的手。

“走开!走开!不要碰我!”我大喊着,双手往那人胡乱的挥舞。

那人也不勉强,往后退了一步,站直身体俯视着我,“我们的店就在前面,大半夜的,这位小姐你这个样子是发生什么事了吧?需要特殊服务吗?”

借着昏黄的路灯,我仰头总算看清那人的脸,皮肤白净,五官端正,穿着不俗,脸上有淡淡的笑容,看着我这样也没露出多惊奇的表情。

我目光朝他指着的身后看去,是一家写着“cool吧”的酒吧,红红绿绿的灯光闪烁着,里面传出浪潮般的音乐,门口来往的男女也多,热闹非凡。

我不知道是终于逃远了杨景林的松懈,还是被刚才情景吓到,又或者现在那边的热闹和我的心境大不相同,眼泪毫无征兆的吧嗒落下来。

那男人上前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我也没挣扎,他带着我走进酒吧,我也没抗拒。

我就那么稀里糊涂,坐在卡座,一杯接一杯,目光越来越飘忽,脑袋昏沉,唯独心清醒着,痛着。我跃进舞池,努力将自己融入在这喧闹的氛围里。

“这位美女,我是九号阿澈,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坐一下?”一个男人靠近我,在音乐哄哄声中,对着我的耳朵极具暗示的喊着。

“坐一下?”我头昏昏沉沉的扭头看了一眼男人,嘴角一勾,扬声问:“你们不能外宿吗?”

“可以啊!包夜980,我给你特别价,只要880!我今晚是你的!”那男人笑着大声回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听了突然大笑起来,也不知道是那酒后劲太足,呛得我眼泪流了满脸。

我上前勾着男人的肩,高举着手指着外面,“好!走!”

危险霸少别靠近-李瑾年, 霍阎廷-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5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