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老公宠翻天-开心, 薛让-总裁豪门小说

国民老公宠翻天-开心, 薛让-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内裤丢脸事件

“开心,别睡了,快起床——”

开心赖在床上,终于不堪门外爸妈的一遍又一遍催促,慵懒了睁开了双眼,伸了个懒腰,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摸了过来,一看时间,立刻吓得从床上一跃而起。

今天是她大四第一天开学,虽然大学都已经过去四分之三了,但她依然不能迟到。

她连忙冲到了洗手间,慌慌张张地洗漱了起来,纵使刚刚从床上爬起来,本来就不怎么听话的头发此时更加乱得跟鬼一样,眼眶浮肿,眼皮在此时显得厚重了许多,一直耷拉着。

“开心,你还在磨蹭什么,动作快点,你等会儿要穿的衣服还都在阳台呢,快去收回来。”妈妈站在门口,双手叉腰,大声催促着,尖细的嗓音在这间屋子里回荡,让她不禁更加烦躁了。

她赶紧洗了把脸,便冲到了阳台,手忙脚乱地拿起了一旁的撑衣杆,如戳气球一般胡乱捅着上面的衣服,有几件差点掉在了地上,幸好她眼疾手快,及时接住了。

她以最快的速度将上面的衣服全都弄了下来,就剩下那一条粉色的内裤了,她捏紧了手里的塑料长杆,瞄准了那条内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戳了上去,顿时内裤就和衣架分离了,她连忙抛下了手里的长杆,朝着那条内裤扑了过去••••••

这时,老天偏偏没给她一点面子,一阵妖风刮过,她的内裤就这样飞出了阳台,在空中盘旋了一阵,刚好楼下有一辆黑色保姆车经过,内裤就这样好巧不巧地落到了那辆车的挡风玻璃上。

“啊——”她趴在阳台上,双手悬在空中,本来是想抓住那条内裤的,可无奈扑了个空,手里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

司机被这个突然从高空坠落的不明物体吓了一跳,马上刹住了车,薛让正坐在车里边喝咖啡,边看杂志呢,对这突如其来的刹车措手不及,重心不稳,手里猛地一抖,那杯咖啡就这样泼到了他的身上和手里的杂志上。

司机也发现自己好像闯祸了,马上将脸转了过去,一个劲地道歉,同时心里把这个安静地躺在前面挡风玻璃上的粉色不明物体咒骂了无数遍。

开心见状,虽然心里羞耻不已,但毕竟内裤还是要捡回来的,她厚着脸皮跑下了楼,佝偻着身子,用手捂着自己的脸,装作四下无人的样子,伸出手,作势要把那条内裤拿回来,但凑巧的是,就在她的指尖触碰到那条内裤的一瞬间,又一阵妖风吹过,那条内裤就这样赤裸裸地挂在了后视镜上。

这个时候司机和正处于不悦之中的薛让终于都看清了这不明物体的身份了,原来这是一条粉色的三角内裤,貌似前面还印了一个巨大的HelloKitty。

这一瞬间,她顿时觉得自己苦心孤诣维护了二十多年的脸面轰然崩塌了,她用长发挡住了半张脸,硬着头皮将手伸了过去,抓到了这条内裤。

这时薛让突然打开了身侧的窗户,目光就这样直挺挺地落到了她的身上,她也恰巧抬起了眼帘,迎向了薛让的目光,顿时,时间仿佛在这一片大写的尴尬之中静止了,她觉得这男人的脸很是熟悉,但一时间又实在想不起来了。

她的手臂保持这个姿势也有一段时间了,直到一阵阵酸痛感袭来,她才总算是回过了神,微微低下头,眼瞧着自己身上这件印着Kitty猫的睡衣,不由得一阵脸红,连忙将自己内裤捂在了怀中,慌慌张张地跑上了楼,连拖鞋掉了一只都没有理会。

薛让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她的背影,觉得无语至极,看着自己身上的这一大片黄色的咖啡渍,心情不由得烦躁了起来。

“我们还是直接去片场吗?”司机闻着这满车的咖啡香,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生怕招来一阵骂。

“你觉得我穿着这身衣服,去片场合适吗,当然是先回酒店啊。”

“白痴。”

薛让心情本就不好,司机还添油加醋地问了一个这样脑残的问题,让他不禁在嘴边小声骂了一句,同时心里对开心也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开心冲到了房间,大口地喘着粗气,惊魂未定,手里紧紧地攥着这条内裤,觉得自己二十多年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丢脸过。

“开心,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今天可是第一天开学,还不赶快换衣服出门。”妈妈见她久久没有动静,便索性一把打开了房门,见她正坐在床上发愣,不禁冲着她大声嚷嚷道。

“哦,我知道了。”她立刻回过了神,拿起了床上摊着的衣服,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麻利地换好了。

“妈,我走啦——”她在屋里知会了一声,便立刻冲向了大门口。

“哎,你等等,你这拖鞋怎么少了一只啊?”妈妈发现了不妥,正在她的身后大声问了一句,可惜她却已经带上了房门。

她成功地挤上了时间最近的一辆公交车,踩点赶去了学校,虽然校道上的风景很美,走在其中别有一番风味,但此时此刻她已经没有心情欣赏了,抱紧了手里的书包,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在老师前脚冲进了教室。

虽然她已经在这个学校里呆了三年了,但每年开学的第一次课都是高数,而且每年的高数老师都一样,更可怕的是,这个老师每年都是一样的开场白。

她听着老师三年如一日的声音,不由得有些神游了,脑子里回想起了今天早上发生的囧事,那张温柔帅气的脸又在一次浮现在了她的眼前,还有那双略显忧郁的眼眸,都让她不由得觉得很像一个人。

就在她游离之时,旁边的同学突然猛地蹭了一下她的胳膊,她立刻回过了神,还在嘴边小声叫了一句,见周围的同学都在望着自己,周围安静得出奇,她顿时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开心同学,这一题,你上来解。”高数老师的一双小眼睛隐藏在厚厚的眼镜片下,但即使隔着这么多排座位,她还是照样能感受到那双眼睛里蕴藏的杀气。

她就这样有惊无险,惊心动魄地度过了这一整天,在结束了最后一节课之后,她才总算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的思绪不由得全都涌了出来,她突然间停下了脚步,大叫了一声。

“天呐,早上的那个男人,不就是阿让吗?!”她的嘴边自言自语地嘀咕着,抬起手,猛地捶了几下自己的头,脸上的肌肉都不由得抽搐了起来,哭笑不得,要是她不怕疼,一定会猛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居然眼瞎到连自己的偶像都认不出来了。

第2章 粉丝见面会

“开心同学,这一题,你上来解。”高数老师的一双小眼睛隐藏在厚厚的眼镜片下,但即使隔着这么多排座位,她还是照样能感受到那双眼睛里蕴藏的杀气。

她就这样有惊无险,惊心动魄地度过了这一整天,在结束了最后一节课之后,她才总算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的思绪不由得全都涌了出来,她突然间停下了脚步,大叫了一声。

“天呐,早上的那个男人,不就是阿让吗?!”她的嘴边自言自语地嘀咕着,抬起手,猛地捶了几下自己的头,脸上的肌肉都不由得抽搐了起来,哭笑不得,要是她不怕疼,一定会猛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居然眼瞎到连自己的偶像都认不出来了。

想着才第一次跟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偶像见面,就闹出了这种乌龙,此刻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想着自己在阿让的心里一定形象尽毁,她就忍不住一阵绝望。

就在她抓狂的时候,手机突然来了好几条消息,她看了一下微信群,发现群里的那些小姐姐,小哥哥,居然推举了她作为代表,录一个生日祝福视频,在三天后阿让的生日见面会上播放。

她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堆狗屎就这样砸中了,不仅能偶遇自己的偶像,虽然是以那样一种方式;还能亲自录视频给他,虽然只是因为她在众多粉丝之中资历较老,直白点说就是年纪较大,但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第二天她就翘了课,跟一群狂热的粉丝聚到了一起,用专业摄影机拍了一段小视频,为了能让这段视频看起来尽善尽美,能洗刷掉自己在阿让心里的那种形象,能不被那群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比下去,她还特意穿上了前几天新买的那条连衣裙,画了个淡妆,用了被各大博主都Po烂了的斩男色口红,看起来气质果然好多了。

三天后,阿让的生日见面会准时召开了,下面聚集了一众迷妹,眼睛直勾勾地盯在台上,生怕错过一分一秒。

在主持人的开场白念完之后,阿让便在这一众粉丝的尖叫声中走到了台上,一身笔挺的西装剪裁得体,颈上的宝蓝色领结显得优雅迷人,碎发静静地搭在额间,脸庞冷峻,却又不乏温柔的弧线,五官还是一如既往地精致立体,身材比例完美,那双大长腿简直逆天。

“哇——”

“阿让,阿让••••••”

一时间,粉丝中间热情高涨,每个妹子都举着他的名字,扯着嗓子嘶吼着,为他的一举一动抓狂。

开心被挤在中间,她也跟那些人一样卖力,阿让是她喜欢了三年的歌手,现在这种情况,之前的内裤尴尬事件简直就是浮云,她早就抛到脑后了。

在粉丝欢呼了一阵之后,接下来就要播放那一段早就录好的视频了,待工作人员准备就绪之后,大荧幕上突然出现了熟悉的画面。

开心手里拿着生日卡片和气球,领着一众小迷妹说着些肉麻的告白词,薛让望着荧幕上的那张脸,心里立刻回忆起了几天前的那个奇葩事件,虽然开心穿上了裙子,还画了妆,但却依然没有逃过他的法眼,他确定以及肯定,这个女孩儿就是那天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内裤女。

但开心的心里还存留着一份侥幸心理,想着她跟薛让仅仅就那一面之缘,她的阿让整天日理万机的,肯定早就不记得了,但她没想到的是,那天发生的事竟然让薛让如此记忆深刻。

这段视频播放完了,但薛让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那些粉丝的倾心告白之中,反而一直停留在开心的脸上,片刻之后他身旁的经纪人见他没有任何表示,走过去伏在他的耳边小声提醒了一句。

他这才回过了神,马上以九十度鞠躬回以感谢,还让自己的眼眶渐渐湿润了起来,显得诚意十足,这让那群粉丝又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他的目光在那群粉丝中搜索着,费了好大的劲,才从茫茫人海中找出了开心,即使开心今天换了身行头,脸上的妆容也变了,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那个他眼中的内裤女。

一时间,他心里的那座火山渐渐爆发了,虽然在人前表面上还是保持着平静,但心里对开心的厌恶却是更加深重了。

他觉得肯定是开心故意将内裤扔到他的车上,想吸引他的注意力,对于这种无聊变态的粉丝,他通常都不会姑息。

接下来就是粉丝互动环节了,按照要求,他必须在下面众多粉丝之中选一位上台,跟他进行亲密互动,在这个时候,那些粉丝都把头举过了头顶,拼命往前拥,想要把他的目光吸引过来。

“就你吧。”薛让的手指向了开心,嘴角微微往上扬了扬,脸上的笑容虽然温柔灿烂,但眼神中却藏着一丝邪魅复杂。

开心根本就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选自己,还顺着他的手左右望了望,见周围的迷妹们嫉妒的目光都像她投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被选中了。

在众多迷妹的羡慕嫉妒恨中,她拨开了人群,虽然心里非常想猛冲上台,快点跟薛让来一次面对面接触,但她还是深吸了几口气,Hold住了心里的欲望,强装镇定,迈着小碎步,故作矜持地走上了台,面对着那个她曾经明里暗里YY了无数次的男人,脸不由得红到了耳后根,觉得脸上发烫得厉害。

这种情况薛让见得多了,也没怎么在意,脸上带着一抹坏笑,走到了她的身旁,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涌进了她的鼻腔,还没有任何举动呢,台下便已经哗然一片了。

开心此时娇羞得如鹌鹑一般,一直微微低着头,紧紧地咬着下唇,即使嘴上的唇红都已经被她咬花了,她还是不肯停下,一颗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连呼吸声都矜持了许多,这与她平时的豪迈作风简直判若两人。

第3章 亲密接触

这个互动环节是要薛让和一名粉丝一起跳支舞的,在以前,薛让都只会跟上来的粉丝随便扭动两下罢了,连身体接触都不会有,喜欢他的那些粉丝都知道,他一向不喜欢跟陌生人靠的太近。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次还是会跟往常一样时,大厅里突然响起了柔美的钢琴曲,灯光也渐渐昏暗了下去,只留下了台上的那一处光亮,明显是要跳华尔兹的节奏啊。

开心站在原地,一脸懵逼,她知道自己家阿让的习惯,所以准备跟他一起喊个麦,胡乱扭两下算了,没有想到眼下竟变成了这幅光景。

薛让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深邃的眼眸中洋溢着满满的温柔,剑眉微挑,迎着灯光向她走了过来。

她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在她的眼中,薛让的脚下俨然出现了一片七彩祥云,身侧挎着宝剑,身上的铠甲光芒万丈,耀眼得让她睁不开眼睛。

“我就知道我的心上人是盖世英雄,一定会骑着七彩祥云来娶我,阿让,我喜欢了你三年,你终于来了。”

在她的一阵YY之中,薛让温柔地搂住了她的纤腰,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肩上,跟随着音乐的节拍,带着她翩翩起舞。

其实她根本就不会跳什么华尔兹,但不知道为什么,跟着薛让的脚步,她就格外踏实,就算自己脚下的每一步都悬在空气之中,华而不实,她也没有丝毫的不安。

一只舞过后,音乐戛然而止,薛让收回了自己的手,但开心却沉醉在了其中,迟迟没有缓过神来,一只手搂着他的脖颈,另一只手紧紧抓着他的手,半个身子都靠在他的身上,口水沾湿了他胸前的外套。

下面额粉丝立刻沸腾了起来,特别是那些小迷妹,一个个目光如炬,恨不得冲上台把开心五马分尸,薛让看着她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了些许窃喜。

“小姐,舞已经跳完了,小姐——”薛让给一旁的助理使了个眼色,助理便立刻跑了上来,拍了拍开心的肩,在她的耳边提醒道。

“啊?!”她这才从自己的YY之中回过了神,见周围的灯光都已经亮起来了,自己还趴在薛让的身上不肯动,顿时条件反射小声叫了下,连忙离开了薛让的身体,心情太过激动,差点在台上摔个狗吃屎。

“你看你,嘴边的口水都还没擦干净。”薛让说着,便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手帕,走到了她的跟前,抬起了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帮她擦掉了嘴边残留着的口水,冷峻的脸庞上满是温柔。

开心简直愣在了那里,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动一下了,任由薛让在自己的脸上摆弄着,手脚紧张得冰凉,用力地咽了咽口水。

薛让将那块手帕收了起来,修长的手指拨开了鬓边的碎发,在她白皙光洁的肌肤上游走着,温热的气息在她的额间盘旋。

“宝贝,你的头发怎么乱成这个样子了。”薛让带着话筒,故意将这句暧昧至极的话暴露在一众粉丝面前,温柔地拨弄着她胸前的长发,脸上的那一抹笑从未消失过。

“我靠,这女的到底哪儿来的,凭什么跟阿让这么亲密,阿让居然还叫她宝贝?”

“真是见鬼了,这女人真是深藏不露,竟然背地里偷偷勾搭阿让,贱人。”

“就是,等会儿结束了别让我看见她,见一次我撕一次。”

“······”

一时间,台下了那些迷妹中弥漫起了浓浓的硝烟,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开心顾及早已被凌迟无数次了。

但这时,沉迷在薛让的温柔乡之中的开心并没有意识到周围明里暗里的杀气,一直微微低着头,比一般的少女还要娇羞百倍,唉,谁让跟她这样亲密的人是她心心念念的阿让呢?

过了一会儿,这项活动也结束了,她是被工作人员请下台的,站在那群粉丝之中,她还是迟迟没有缓过劲来,思绪一直沉浸在其中,在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等一下见面会结束之后,她一定要溜进后台,跟她的阿让拍几张合照,还有签名也是不能少的。

台上薛让依旧镇定自若,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不过眼瞧着下面的那些女粉丝看开心的眼神很不一样了,心里不禁暗爽。

很快,最后一项活动也结束了,粉丝也陆陆续续散了,开心一直躲在角落里,等这里的人散的差不多了,然后悄悄尾随在了薛让的经纪人身后。

薛让回到了后台,走进了他的包间之中,连忙脱下了身上的外套,还有那块手帕,全都扔给了助理,他一想到自己竟然碰了那个内裤女,还让她的口水沾染到了自己的身上,就忍不住一阵恶心,真没想到自己就想恶搞她一下,反倒让自己受委屈了。

“这些都扔了,别再让我见到。”他瞥了一眼那间外套,眼里满是嫌恶,想着今天回去之后他一定要洗一个热水澡,把这全身上下沾染的污秽都擦洗掉。

“好的。”助理抱着衣服和手帕,走了出去,紧接着,经纪人也有事出去了,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阿让——”就在他心烦意乱之时,一个小小的脑袋悄无声息地从他的身后冒了出来,突然在他的耳边叫了一声。

“啊?!”他被吓得连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转身一看,竟然还是那个内裤女,心里不禁燃起了一身厌恶。

“这儿是后台,你怎么进来了,赶紧给我出去。”薛让这时跟在台上完全判若两人,脸色阴沉如墨,眼眸已然不似平时那般温柔,反而凛冽得让人发怵。

“我是想来找你单独合影的,看,我为了你,还专门换了带有高清摄像头的手机。”开心一向没心没肺惯了,也没有觉察薛让的厌恶,拿着手里兴高采烈地走了过去。

薛让连忙退后了好几步,用手挡在自己的身前,不想让她接近自己半步。

“你别过来,粉丝合影刚才在前面就已经进行了,现在我是绝对不会跟你合影的,你赶紧出去,别妨碍我休息。”

第4章 送我出去

“就拍几张照而已,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的,刚才在前台要跟你合影的粉丝太多了,我挤不过去,你就答应我吧。”开心不由得在他面前卖起了萌,本来想着刚才在台上,跟他互动的时候他还挺温柔热情的,现在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他应该不会拒绝。

薛让看着她的样子,脑子里又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的内裤事件,紧皱着眉头,眼里充满了嫌弃,连连摇起了头。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开心丝毫没有理会他的举动,拿着手机扑了过去,幸好他躲得快,要不然非得被她抓到不可。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会跟你合影,你别在这儿闹了。”薛让还从来没有想这样惊恐过,他可不想在这个包间之中被眼前的这个内裤女侵犯。

要是男的,他早就动手了,可惜这种奇葩竟然是女的,关键是他已经表现得很生气了,在平时他真正生气的时候,助理和经纪人都不敢过来跟他说话,但眼前的这个女人就像没有任何脑细胞一样,完全不怕他生气的样子,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了。

就在开心拽住了他的衣袖,准备将身体凑过去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一把甩开了她的手,站的离她远了一些。

“你这个变态,上次把内裤扔到我的车上,想吸引我的注意力,这次你又想干什么,我从来没见过想你这样奇葩的女人,你脑子有毛病吧,有病还不早点去神经科,你要是再往前一步,我就在微博上公布你的恶行。”薛让还从未如此狼狈过,被逼到了墙角,指着她大声威胁道。

开心这才知道,原来薛让一直记得她,还把她当成了变态,神经病,那可是她喜欢了三年的歌手啊,原来自己在他心里就是这种形象,想着这些,她一时间经不住打击,失声痛哭了起来。

“呜——呜——”就跟她的屡屡壮举一样,她的哭声也是一如既往地惊天地泣鬼神,此时她已经丝毫不顾及形象了,仰望着天花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哭嚎着,时不时地还甩胳膊跺脚。

薛让无语至极,在嘴边小声骂了一句,他本来就怕女人哭,而且还是这种不能用常规思维判断的女人,杀猪般的哭嚎声充斥着他的耳膜,他此时真想一脚把她踹出去。

“你行了,别哭了,待会儿有人进来了,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薛让长叹了一声,在一旁大声命令道,心里已经在抓狂了,脸色铁青,企图用自己的音量盖过她的哭声,让她清醒一点,但他随即发现,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我喜欢了你这么久,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呜——”开心心里的委屈全都涌了出来,完全听不进去薛让的话,哭声震得这整个房间地动山摇。

“卧槽,真是见鬼了!”薛让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猛地跳了起来,大力踢了一下旁边的柜子,大肆发泄着心里的怒火,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举动却让开心哭得更加厉害了。

薛让实在受不了了,剑眉扬起,脸色阴沉如墨,清冷的眼眸凛冽异常,他随即走了过去,一把揽住了她的纤腰,蛮横霸道地封住了她的唇。

顿时,开心的哭声梗在了咽喉中,她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大脑一片空白,手脚早已没有了知觉,她贪婪地感受着他唇边的温度,虽然她已经有男朋友,但心里还是不由得产生了遐想,舌头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

薛让见她不哭了,立刻离开了她的唇,把她推到了一边,抽出几张纸巾在自己的唇上一阵狂擦,真是做梦都想不到,他竟然会吻这种女人,往常就这种货色的女人,就算脱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他都不会用正眼去瞧,还好他刚才牙齿咬得紧,没有让那个女人有机可乘,要不然他非得把前天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不可。

“你,我••••••”开心的脑子里已经全是粉色泡泡了,右手不停地在自己的唇边摩挲着,微微低着头,脸上泛起了两片红云,欲言又止,娇羞异常。

“行了,这都是误会,你赶紧给我滚出去——”薛让立刻粗暴地打断了她的思绪,白了她一眼,脸上说不出的嫌恶。

“我要你送我出去。”开心不停地咬着下唇,声音略带娇嗔。

“什么,送你出去,你在做梦吧。”薛让觉得简直不可思议and可笑,平时都是一群人送他出门的,现在就这种女人居然还要他送自己出去,脑子简直秀逗了。

“呜——”顿时,一阵阵更加响亮凄厉的哭声响了起来,开心卯足了劲,使出了自己最大的音量,让薛让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眼见着这个局面,他的助理和经纪人又都不回来,他也没办法了,总不能让这个奇葩女人在这里一哭下去吧,万一要是来了个记者,把这幅画面拍了下来,再发挥一下他们娱记特有的想象力,一传出去,那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就全毁了。

“好了,我答应你,送你出去,你别再哭了,我头疼。”薛让说着,便拿起了一旁的口罩墨镜,还戴上了帽子,想他堂堂一个大明星,粉丝无数,现在居然被这样一个女人要挟,他的心里就满满的不平衡。

开心一听,立刻刹住了车,擦干净了脸上残留的眼泪,一秒恢复了正常,脸上又重新泛起了笑容,眼里满是期待。

薛让瞥了她一眼,现在才意识到,这个女人翻脸竟然比翻书都快多了。

他蛮不情愿地送她走出了包间,还好现在时间太晚了,后台的工作人员又忙,所以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他们悄悄走了出去,又重新见到了大马路。

“行了,你赶紧走吧,我进去了。”薛让总算松了一口气,冷冷地说了一句,便转过了身,准备离开了。

“哎,你••••••”

“啊——”

国民老公宠翻天-开心, 薛让-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