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余生不相识-言慕青, 江城-婚恋生活小说

但愿余生不相识-言慕青, 江城-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丧家之犬

我在二十九岁生日那天被人睡了。

二十九年没处理掉的贞操,就这么没了,关键是我对那个睡了我的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环观四周,酒店装修奢华,这是皇家酒店的总统套房,许久以前,我曾经为一个外商客户专门订的酒店,而现在我竟然有幸住一次这样的套房。

我勉强爬起身,余光一瞥便是桌上摆放的厚厚一沓钞票,五叠,那就是五万块钱,这让我整个人蒙了足足十秒后,自嘲一笑。

敢情我昨晚不是被强暴了,而是被人当成小姐了,还算是价格不菲的小姐。

我疲惫不堪地回到自己的公寓,一打开门就看着不速之客坐在我的客厅里——我那个总是向我伸手要钱的小妈。

“玩够了终于回来啦。”

刺耳的女声咄咄逼人。

“言慕青,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你妈坟上估计都得冒青烟了吧。”

“滚。”我咒骂一声,这女人白了我一眼,手一伸。

意思很明了,拿钱。

我内心火爆无比,“我上星期前刚给你五千,你拿去干什么了?”

“你这丫头,怎么对我说话呢,我好歹是你小妈,这年头五千块钱够干个屁用啊,光你爸的医药还有保姆的费用就是一大笔开销,你自己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不管家里一家老小死活,你弟弟的下个月就要开学了,不要钱啊。”

嚣张跋扈的声音让宿醉中的我头更加疼痛欲裂,我打开包,随手把那五叠钞票往那女人身上一扔。

“给我滚出我的房子,下次你再敢随意进入我的房子,别怪我断了你们的经济来源,我爸我自己能接回来养,你儿子都二十岁了,老娘没养他的义务,滚!”

我涨红了脸吼着,哪知这女人见到这么多钱,只顾眉开眼笑了,哪里还顾得了我的暴怒,拿着钱连连应承着,喜滋滋地走了。

房间终于安静了下来,只不过那女人带来的浓浓香水味,再度让我恶心到反胃。

我打开窗户,开了空调换气,把她坐过的地方全部拆了坐垫扔进了洗衣机,当我狂躁地忙碌完后,最终无力地瘫在了洗衣机旁,泪下两颊。

言慕青,我在内心默念着这个名字,十年前还是令所有女孩羡慕的名字,十年前,我是言家的大小姐,一个万人瞩目都不为过的首富之女,现在却成为了兔死狗烹的可怜虫。

我在家休息了一整天,翌日早起,出门上班。

我在一家信息科技公司做产品销售,去年刚升了销售部主任,这当然与我的业绩挂钩,一进办公室,不少人就冲我打招呼,不过那些笑容,是再虚伪不过了,这个办公室没几个人觉得我有资格坐这单人间的办公室。

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不过就是个为了签单子三陪的最恶劣性销售员,为了成交业绩,不择手段,甚至抢下属业绩的可恶上司罢了。

刚落座,手机就铃声就响了,看了来电显示,我无语地接起。

“慕慕啊,我对不起你,我该死,我向你赔罪,我真的把跟你的约会给忘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已经派人送上我最诚挚的歉意,你就原谅我呗。”

对面传来软绵绵娇滴滴的声音,语气中透着歉意,我还没来得及张口责备呢,门被敲响了,99朵白玫瑰和一个礼物盒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签收下来,打开了礼物盒看了下。

一款限量版的包包,六位数肯定是有了。

“诚意够了吗?”

电话那头急切地问,我无奈一笑。

“我下午就把它退了换钱。”

“慕慕!你怎么这样,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诶!”

女孩子纯真而稚气的声音,无疑不表露着她的单纯,曾起何时,我也是这样的女孩。

佟楠楠碎碎叨,怎会理解我瞥着外面一众人对着我的办公室交头接耳的讨论,心下越加无奈,亏得佟楠楠的礼物,让我越加坐实恶名。

“佟楠楠,好好坐你的准新娘吧,别一天到晚地瞎想,我没那么小气,你未婚夫昨晚给我留言了说你走不开,你的礼物我就走收下了,等你结婚,我尽量凑个大红包给你。”

三言两语后,我挂了电话,但外面的议论还没有停下,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就是想恶毒到极致,所以我直接拿着包试背着起来,刻意让外面的人看到,反正他们就是想看到这些,那就给他们看呗,与我无所谓。

十点的会议。

部长老陈沉着脸坐在了上座,一看就是公司内部会议下了大指标。

黑禾集团Y市项目招标案。几个字印在投影屏上,我脑袋有片刻的空白,好似追溯到很多年前的一个场合。

黑禾……是华北的龙头企业,现在已经进军到华南市场来了吗?

投影屏上开始对黑禾进行一系列的介绍,而黑禾这次入驻Y城的是房产项目,这无疑需要大量的信息产品设备。

会议结束,部长秘书送来了黑禾的项目负责人信息,江城,黑禾创始人江振天之子,我讶异地瞪大了眼看了好几下,确定没看错。

竟然少东家亲自来了Y城吗?

我随即拿起电话给佟楠楠的未婚夫叶少卿打了电话去。

叶少卿一听江城的名字也愣了下,江城是叶少卿的同学,但听叶少卿的口气似乎还不知道他来了Y城。

“我先联络一下,回头给你答复。”

叶少卿回答完之后,电话就挂断了,我直接开始着手整理数据报价,此时的我无比相信,这个项目,我一定能拿下!

第2章 私人晚宴

只要叶少卿帮我,有这一层关系,就不怕单子跑了。

所有人都认为我是靠着出卖色相身体来拉单子,其实我唯一的金主就是叶氏集团总裁叶少卿,佟楠楠的未婚夫,言家败落之后,唯一还肯帮我的两个人,就只剩这一对了,所谓花开蝶满枝,树倒猢狲散大概就说的我这样失败的人。

“言姐,部长让你和郭副部长去他办公室一趟。”

夏小美,我的助手进门来通知我,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了隔壁办公室的人在挑事。

我拿着笔记本到老陈的办公室,郭阳已经热络地在里面跟老陈聊着,见我进门,立马收了收笑容。

“言主任今天穿得很漂亮啊,韵味十足。”

郭阳的话十足的讽刺人,眼神更是戏谑到极致的嘲讽,我看着他公式化地笑了下。

“郭副部长今天的发型也换的挺好的。”

郭阳秃顶,但头上常年带着个假发,这事办公室都知道的事,但都是私下议论,我能直说缘由就是我不屑他,当然他也不屑我。

郭阳一听我这话直接脸都僵住了,老陈立马开口了,老好人一个。

“你们俩都严肃点,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黑禾的项目,你们俩怎么看。”

老陈开口问来,我耸耸肩让郭阳先说,郭阳随即得意自信地笑了起来。

“部长,这项目我有把握。”

“哦?”

老陈眼前一亮,我没做腔,郭阳好大喜功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侄儿是黑禾少东家江城手下的助理,昨天还特地给我打了电话要来家里做客,部长,这个项目您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郭阳信誓旦旦地说道,我内心沉了沉,真没想到郭阳也有熟人,还是关系如此过硬的。

“慕青你呢。”

老陈点点头后,随即又朝向我。

“我以前在一场酒会上见过江城一面,我会试着直接跟他联系一下看看。”

我没说谎,十年前J城的经济交流会言家是主办方之一,江家也是,虽然没跟那个人说过话,但是确实在叶少卿的引荐下碰过酒杯,只不过我还真对这个江城没印象了。

“你见过江城?言主任说话可真大胆,据我说知,这个江总裁甚少不出席任何一场公开的酒会,公众视野里几乎只是个影子,连公开的形象照都找不到,言主任这是在哪个酒会上见过呢。”

郭阳一副讥讽着,我不屑地勾着唇角。

“我的私人行程也要像公司汇报吗?”

“你!”

“慕青,郭阳是你的上司,说话注意点。”

老陈开口,我努努嘴,撇过头,郭阳气得站起身,涨红脸,四十岁的男人表现的跟只撒泼的猴一般。

“我是承担不起她的上司之位,言慕青,这单子我倒是看你用什么本事拿下来,那江城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你爬床的机会都没有!”

郭阳一吼,我的脸色还没变,老陈先变脸了。

“郭阳!注意你的身份还有你说的话!”

“老陈,我真不知道你要维护这个女人到什么时候,她这种人,除了业绩,早就把我们销售部的名声搞……”

“出去!”

老陈一喝,郭阳瞪直了眼睛,我随意地瞥了他一眼,只感觉他那目光像是要吃了我才解气般。

郭阳昂着头走出了老陈的办公室,老陈叹息了一声,目光也不算好地看着我。

“你就非要跟他过不去干嘛?”

老陈用着长辈的口气,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我顿时有些忏愧。

“陈叔,我下一次尽量克制些。”

老陈以前是言氏集团的员工,我爸信任的人之一,我能有现在的这份工作,是他开了后门,毕竟几年前,我只是个学术不精碌碌无为的草包。

“你真跟这个江城见过面?”老陈表示怀疑,我笑了笑。

“嗯,真见过,不是为了跟郭阳斗气,十年前不是有个经济交流会吗,我见过一面,我走走关系,看能不能跟他约见一次。”

“有几成把握能拿下这个项目?”老陈很认真,我挑眉。

“这个单子我刚从预估了一下,整个项目做下来也就六百多万,不算什么大项目,为什么您这么紧张?”

我的提问让老陈笑了。

“你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精了,我听说黑禾这次是要全面进军华南市场,这不过就是个开胃菜。”

“全面?”我讶异了,忽然想到了叶少卿最后的语气。

“从房地产到商场再到各商业领域,如果我没想错的话,未来,最多五年,黑禾会像曾经的言氏集团一样……”

老陈最后的话让我心思重重地走回了办公室。

黑禾全面入驻华南,对叶氏集团有着绝对的威胁吧,一时间,我突然觉得这项目还是给郭阳做去吧,我可不想因为黑禾的这个项目,把佟楠楠和叶少卿这两个人给背叛了。

哪知我刚这么想完,电话就响了。

叶少卿的秘书通知我,后天晚上,到叶少卿的私人别墅参加晚宴。

周三晚上,我简单地打扮了下自己,叶少卿的私人宴会去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即便我不想谈单子,但出于对主人的尊重,我也得打扮下才行。

到达叶少卿的别墅时,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豪车,佟楠楠见到我的出现,立马不顾形象地奔来。

“慕慕,慕慕!”

佟楠楠的呼唤让不少人注视的目光投来,我笑容有点僵,至今还是不明白叶少卿到底看上这笨蛋丫头哪了,一个被世家千金疯抢的男人,就是被佟楠楠拿捏的死死的。

“哇,这包真适合你。”

佟楠楠欣赏着她送的包,我朝着叶少卿点头招呼。

“慕慕,我跟你说,我昨天看到你那个可恶的继母了,她竟然在逛奢侈品店,真的……”

“佟楠楠,先让我喝口水,咱们再聊好吗?”

我不想在这样的场合提及那个女人,会让我觉得太难堪。

“好好好,你想喝什么?”

佟楠楠拉着我往屋里走,叶少卿身边的几个男人一直看着我,目光意味不明朗,但我能猜到多半是不屑。

几分钟后,外面有了骚动,佟楠楠拉了拉我的手臂。

“慕慕,你知道今天来的人是谁吗?”

佟楠楠都快望眼欲穿了,她以前还是个被佟家不重视的二小姐,不知道江城也正常。

“出去看看吧。”

我话音刚落,佟楠楠已经拉着我往外走了。

隔着几个人,我仍旧是一眼看到了那个高挑的身影,果然我记忆还是有点用的,这男人很高。

等那几个人让出道时,我突然觉得我刚引以为傲的记忆就被我唾弃了,因为这个江城,怎么看都是那种让人看一眼都无法忽视和忘怀的男人,而我除了高啥也不记得。

像是被刀斧雕刻过的五官,还有一双黑不见底的眼眸,叶少卿的模样已经够出众的了,可是现在站在他一旁,都逊色了。

“慕慕,这个男人长得好凶。”

“……”身边传来的声音让正感慨中的我,愣了一下,撇头看着呆萌的佟楠楠,她胆怯兮兮拉住我的胳膊,让我不经意地笑出了声。

这一笑,惹来了意外的目光。

第3章 男人的城府

不知出于何故,我就是觉得有一道沉重的目光投递在我身上,我转头而去,就看着那位江城整目光幽深地盯着我的方向而来,他深黑的眼眸像是宝石一样,即使是夜晚,也发着光……如夜魅中出没的猎人的光。

“慕慕,他在看你。”

“我知道。”

我疑惑为什么他要这么盯着我不放,我绝色倾城?不,八年前,五年前我还有这个自信,现在我都被现实磨成了什么鬼德行,我自己再清楚不过了,现实和世俗把我从一个无知懵懂的大小姐早就造化成了一个满眼满身风尘味的女人。

那不近女色江城绝不可能对我这种女人有意思。

叶少卿冲着我们招手,佟楠楠怎么都不肯放开我的手臂,拉着我上前。

“江城,这是我的未婚妻佟楠楠,这是……言慕青,以前我介绍过。”

叶少卿特地加了一句,我目光闪烁着,伸出手。

“您好,江总裁。”

江城看着我手足足五秒有了,我刚想尴尬地收回时,他握住了。

“幸会。”

他开嗓子的那一瞬间,我竟然整个身体跟着了魔一般颤动,被他握住的手,更是僵硬了。

我发懵了几秒,脑子里嗡嗡嗡的乱七八糟的,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等到人家松开我的手,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多有失分寸,拉着人家手不放!

叶少卿带着他们进屋了,佟楠楠推着我。

“慕慕,你怎么了,你……你被那个人吓傻了?”

“……”我不得不承认,佟楠楠总有让我哭笑不得的能力。

“进去吧。”

我无语地拉着她进屋,但一进门,就看着他们已经入座餐桌。

只剩下两个位置,叶少卿跟江城紧挨着坐,各自旁边留了一个空位。

我有些后悔,应该提前一点跟叶少卿打招呼的。

事实上,今天来这个晚宴,我只是好奇这两个男人会说些什么,如果老陈预想的没错,黑禾将会是叶氏集团最大的劲敌,他们俩也能吃得下这顿饭吗?

我被迫落座在江城旁边,距离的原因让我一下子就闻到了这个男人身上散发来的香水味。

男人们开始聊着他们当年念书时的事,江城一直没说话,但也跟着点头,吃到一半,叶少卿终于开口了。

“阿城,黑禾是想入驻华南市场吗?”

江城的手中的叉子顿了下,如果不仔细看,基本不会注意到,我余光看着他继续切完餐盘中牛排,才完全停下手,举手投足之间难言的从容淡定。

“华南一直都是我父亲梦想的地方,如今黑禾在华北的趋于稳定,黑禾的版图自然会扩,叶氏集团去年不也在东部建了厂,大势所趋罢了。”

江城慢条斯理地说完,一室寂静,只有听不懂的佟楠楠还在吃着她的牛排。

我在心里捏了一把汗,这种场面,远比真正的刀光剑影交锋更扣人心弦,刺激激烈的多。

叶少卿的嘴角勾着,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动着,我在想他会怎么接江城这话时,矛头突然对上了我。

“阿城,既然这样,把你项目给几个给慕青做做吧,慕青在一家上市的信息公司做销售,你们电房上的产品需求量肯定大,不如给熟人做,肥水不流外人田。”

叶少卿一点弯都没绕,让我着实措手不及,江城撇过目光来,意味不明地看着我,我连忙拿出一张名片放在了桌旁,不直接递给他是怕他直接不屑收,那就尴尬了。

哪知道他随手捏过,看了看。

“腾翔科技……”他轻声呢喃道,我的心跟着都收紧了。

“我们公司主做集成电……”

“明天下午带着你的策划书来这个地址找我。”

就这么干脆,我拿到了一个地址名片,而这张名片我拿着烫手,迟迟没能回神。

这是言家曾经的房子。

这种巧合,真是没谁了。

晚餐结束,我一直没再开口说话,言家宅院早在好些年前就被拍卖抵债了,只是我怎么都想不到,他现在住这。

“慕青,这忙我帮得到位了吗?”

散宴前,叶少卿特地当着江城的面开口说道这句话,我轻蹙着眉头看着叶少卿,叶少卿跟佟楠楠完全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人,他比任何人都精明,他是商业鬼才,我认识的所有富二代里最具有野心的男人。

我不明白他这么说这么做,有何用意?

“对了,阿城,慕青没开车来,你是今晚唯一没有喝酒的男人,不知道方不方便送一下。”

“少卿,我也没喝酒,我送慕慕回家。”

佟楠楠无脑地跳出来,我脑门被这一对准夫妇整的疼。

“不用了,我来的时候让司机两个小时后来接我,估计已经到了,我能自己走,就不麻烦江总裁了。”

我的话让叶少卿眼底走过一道光,眼神示意地很清楚,让我拉拢江城去,我直接装作看不见。

“太晚,我送你。”

有些人说话总是噎死人不偿命,比如这个出其不意的江城。

我是怎么就坐上这个人的车的,在叶少卿的欣然赞同下,在佟楠楠的可怜目光下,还是在那些意味深处笑着公子哥们的戏谑笑容下……

车行驶在无人的街道上,我拿着手机给叶少卿发了一条短信后,便假装闭目养神,但很快,大概是目光看不见,听觉和嗅觉就会变得更灵敏。

江城在翻阅着平板电脑的声音我都能听得见,要不的命的是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充斥整个车内,越发让我觉得有一股莫名的熟悉。

心情烦躁,让我憋不住气,索性坐正了身体看向一旁的江城。

“你还记得我吗?十年前我们见过一面的,也就是那时候叶少卿向你引荐的我。”

我生硬地扯着话题,他没有停下手,却在第一时间回答了我。

“是他向你引荐了我。”

我听完一怔,这人不仅记得我,还这么清楚地记得当年的细节吗?

“啊,是这样啊,我记不起了,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江总裁您的记性真好。”我虚伪的恭维着,这时候他突然抬起了头来,目光极其认真地打量着我,先前被他握手时的感觉再度涌上四肢百骸。

“你真变的……很低俗不堪。”

但愿余生不相识-言慕青, 江城-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7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