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爱甜妻不好追-乔如彤, 湛明远-总裁豪门小说

逃爱甜妻不好追-乔如彤, 湛明远-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残酷的男人

拉斯维加斯。

这里曾是黄金之城,如今,则被称作罪恶之都。

乔如彤从没想过,她会和这样一座城市扯上关系。可是现在……

“如彤,轮盘区二号桌来了有一位很豪爽的大金主,一会你替我去送香槟,机灵一点,多拿点小费才能尽早回家。”前凸后翘的金发兔女郎在乔如彤屁股上拍了一下,妩媚地眨眨眼,把好差事交给她。

“米兰达,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乔如彤满怀感激地对兔女郎说道:“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敢想象要怎么办才好。”

“只是刚好赌场里缺一位懂中文的女招待,而我又刚好捡到了你,如果赌场不招人,我可是不会白养你的。”米兰达动作妖娆地一撩那头波浪金发,好像承认自己乐于助人就会浑身不自在一样。

乔如彤无奈地笑笑,想起她会沦落到这一步的原因。

三天前,乔如彤稀里糊涂被继母带过来的哥哥给一路拖来了拉斯维加斯。

晕机晕了一路的乔如彤完全没想到,那个口头上说是带她来出国旅行,长长见识的“哥哥”,居然是把她当作赌博筹码,想要和人开非法赌盘。

幸好她英文学的不算太差,从名为照顾实为看守的侍者们嘴里得到真相,这才连夜逃了出来。

可是,问题也来了。她虽然把自己的护照贴身带着,可钱包之类全都被那个好哥哥搜刮走,至此,乔如彤身无分文,流落在这个每分每秒都有土豪一掷千金的罪恶之都。

如果不是在饿得头晕眼花的情况下,遇到好心的米兰达,不仅介绍她到赌场做女招待,还说服领班暂时把员工休息室借给她暂住,乔如彤打心眼里明白,或许没多久,她就会成为饿死在拉斯维加的奇葩了。

“如彤,发什么呆,快把香槟端过去!”米兰达用装饰着兔子尾巴的翘臀撞了乔如彤一下,把放着香槟的托盘交给她,“记得,千万千万要机灵一点,懂吗?”

乔如彤在脸上扭出和所有女招待一样热情谄媚的笑容,俏皮地答道:“遵命!”

“但愿她真的懂了。”米兰达扶着额头,总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

乔如彤小心翼翼地端着托盘穿梭在侍者和客人之间,耳边不停传来堆叠的筹码哗啦啦倒塌的声响,纸牌被摔打在桌面的声响,当然,还有随着开局而欢呼或者哀哭的人们。

端着香槟在赌场穿行而过,就仿佛看到了这罪恶之都的夜晚里,最丑陋的人生百态。

轮盘桌那边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吓得乔如彤手腕一抖,险些把手里的香槟给扔出去。

“怎么回事……”乔如彤端着香槟,战战兢兢地往轮盘桌走去,在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之后,就立刻被眼前的一切吓傻了。

瘦弱的少年在暗红色的地摊上因疼痛而翻滚,在他左手处,从食指到小指,四根指头都被人斩断,现在都散落在旁边的地上。

乔如彤把托盘放到拐角的矮桌上,急急地对着那位坐在一旁的男人问道:“先生,请问他做了什么,您要这样伤害他?!”

赌场璀璨的水晶灯投下一层层破碎的星光,将那坐在高背椅里的男人映衬得,犹如星河中的神祗。

他将冷酷的视线慢慢落到乔如彤身上,打量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侍者,良久,那如同大提琴般的声音才在静默无声的轮盘区响起。

“维护一个在赌桌偷筹码的小偷,你的舌头不想要了吗?”

还想着和这男人理论一下的乔如彤满心骇然,只觉得从那男人眼里,她只看到把世间一切都当作蝼蚁的傲慢,还有视人命如草芥的冷酷。

第2章 跟我赌一局

“偷东西有警察管,你伤人杀人都是违法。”乔如彤强忍住心底的畏惧,抱住那个疼到牙齿打颤的少年,柔声问道:“亚加,亚加,能听到我说话吗?”

“如彤,如彤……别管我……”少年满身都是冷汗,恍惚听到乔如彤的声音,

轮盘区所有的人都停下手里的事情,无论是赌场的侍者还是来赌博的客人,每个人都在心里想到一句话。

这女侍者大概活不过今晚了。

湛明远半眯着眼,将眼前这个看上去像是未成年的女孩子,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遍。那目光像是一把刻刀,落在对方身上,让人浑身难受。

“有趣。”湛明远轻笑一声,笑声震动肺腔,带出红酒的醇厚感觉。

“你想保住这个小偷是吗?”湛明远看了一眼地上的少年,如深渊般深邃的黑眸中,蕴藏着带着恶意的笑。

乔如彤被这男人看得浑身汗毛直竖,连骨头缝都在发冷。但看到那血淋淋的四根断指,却无法说出想要离开的话来。

和那些早就看惯赌场残酷的人不一样,她只是个乍然闯入的迷路人。拉斯维加斯的一切,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她不懂这男人为什么能冷酷至此,也不想懂。

乔如彤只记得,她忙着工作没时间吃饭的时候,是亚加给她留火腿面包,她在休息室冻得无法入睡的时候,是亚加给她找来温暖的毛毯。

这孩子为什么偷筹码,她不清楚,但乔如彤相信,亚加不会是个坏人,最起码,不是个坏到需要被人杀掉的人。

“他试图偷您的筹码,现在也付出了代价,可以就此收手了吗?”乔如彤的声音微微发颤,但还是坚持着把整句话都说完。

湛明远颇有兴味地扫了一眼乔如彤的双腿,那露在黑色短裙下的纤细双腿正在打颤,

这女人明明怕他怕得要命,却固执地不肯服软。

是真的想救人,还是企图剑走偏锋,得到他的注意呢?

“要我收手也可以,跟我赌一局。”

湛明远这话一出,围拢过来的客人和侍者顿时一片哗然。

这个东方男人三年前忽然出现在拉斯维加斯,五天之内,横扫所有赌场,无论是真正赌运气的赌桌,还是全程都在出千的赌桌,他五天赌了上百局,从无败绩。

第五天晚上,他在游轮上和当时的赌王开了一局,短短十九分钟,接收了对方全部财产。

从那晚之后,大家忘记了他那拗口的东方名字,只记得用两个字称呼他。

赌王。

“赌一局?那就……赌吧!”

乔如彤的表情有点扭曲,她虽然在赌场工作了几天,但是……

见到乔如彤的反应,湛明远心中冷笑一声,越发肯定这女人不过是换个方式来博取他的注意力。

“反正现在刚好在轮盘区,那就赌这个?”修长的手指在赌桌上轻点,带出无形的压迫力。

乔如彤讪讪的笑,对湛明远说道:“我不会玩轮盘。”

“梭哈?”墨黑的眉峰挑起,湛明远宽容地给了第二个选项。

乔如彤继续讪笑摇头,又道:“也不会。”

她这几天除了搞清楚“梭哈”其实就是“扑克牌”之外,剩下的什么都没弄懂。

“二十一点?”湛明远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已经只剩下随口询问,而没什么期待。

果然,乔如彤继续……摇头。

湛明远傲慢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第二种表情,那是种糅合了嫌弃、怀疑还有轻视的复杂神色。

“你会什么?”湛明远真的很想知道,一个在赌场里工作的女侍者,怎么居然连二十一点都不会,这女人是白痴吗?

第3章 出千

乔如彤子在周围人期待的目光下,自豪地说道:“赌大小!”

“赌大小?”湛明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对乔如彤不屑地道:“这副德行还跟我赌?在拉斯维加斯,三岁小孩都能赌赢你。”

乔如彤咬着下唇不服输地瞪着湛明远,反击道:“那些玩花样的就敢玩,赌大小这种赌运气的就不敢了吗?”

赌客们都觉得这个东方女人一定是疯了。

向赌王挑衅,是想输掉祖宗八辈的家底吗?

湛明远深邃的眼眸微眯,他从喉咙里笑了一声,对乔如彤道:“好,我和你赌,但是赌注我来定。”

“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赢了,你就放过亚加。”乔如彤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无论你是输是赢,我都会放了他。不过,你……”湛明远对着乔如彤晃晃左手食指,指根处那枚造型古朴的戒指闪烁着幽幽的光芒,他玩味地笑道:“你赢了,就可以和我结婚,如何?”

包括乔如彤在内,所有人都傻眼。

“为什么?!我不需要和你结婚,我只要你放了亚加,这就够了!”乔如彤有些无措地望着湛明远,不懂这男人为什么会突然说什么结婚。

“不为什么,这就是赌注,如果你不愿意,那就不用赌了。”湛明远干燥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两下,一副绝对没商量的样子。

这女人十有八九,是真的想救那个偷筹码的小偷。

湛明远觉得,他很久都没遇到过这么有趣的女人了。

“好,我跟你赌。”乔如彤盘算了下,觉得自己能赢的几率实在渺茫,反正无论输赢这男人都愿意放过亚加,那就赌好了。

湛明远的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对着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刻带着人把亚加给抬走。

“你要把他带去哪里?”乔如彤拦住那几个人,对湛明远究根问底。

“现在去找医生,他的手指还能接上,你再拦下去,我就不能保证了。”湛明远无所谓地拨弄着左手食指处的戒指,大有要再跟乔如彤耗几句的意思。

乔如彤搞清楚事情,赶忙让开,对那个抬着亚加的男人催促道:“请你尽快让医生给他做手术!”

那男人对乔如彤的话毫无反应,只是扭头去看向湛明远。

“听她的。”湛明远轻声吩咐了一句,那男人才面无表情地把人抬走。

“该处理的都处理了,可以开始我们的赌局了。”湛明远对着身后的荷官一摆手,那人立刻会意地取出一枚骰子和一只骰钟放到湛明远掌心。

湛明远将骰钟和骰子都交给乔如彤,而后说道:“为求公平,每个人都自己摇骰子。”

“这才是真正的不公平吧。”乔如彤小声用中文抱怨了一句,满心都想着一定要输的乔如彤没注意到,湛明远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

乔如彤把骰子丢进骰钟里,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复下近乎心律不齐的心跳。

“哐啷哐啷!哐啷哐啷!”

骰子撞击骰钟的声音牵动着在场每个人的心,当乔如彤笨拙的将骰钟扣在桌面上,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屏息等待结果。

乔如彤吞吞口水,在心里默念好几次“一定要输”,才壮着胆子把骰钟掀开。

纯黑色的容器下,露出天鹅绒的深蓝桌布,露出白色骰子的一角,而后……

“一点!太棒了!哈哈哈哈哈!”

和周围看客的失望截然相反,乔如彤在看到结果之后,当即高兴的将骰钟甩手扔出去,跳着脚地欢呼起来。

赌客跟荷官们不解地望着满嘴中文的乔如彤,都觉得这女人大概是输疯了。

湛明远眼神有些阴沉,看着乔如彤仿佛重获新生的样子,唇角微勾,出了他有生以来最明目张胆的一次千。

“我输了。”

逃爱甜妻不好追-乔如彤, 湛明远-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