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复仇娇妻-李希研, 顾凡-总裁豪门小说

影帝的复仇娇妻-李希研, 顾凡-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车祸

入秋的G市因为连下了三天的雨,将气温整体拉低,阴冷的让人觉得汗毛都打颤,天依旧阴沉沉的,头顶那团灰黑色的云团就像要压下来一样,让人透不过气来,细雨还在下,没有停下的意思。

位于郊区的“龙凤苑”公墓的墓地中,已经有人陆续的走出来,他们谈论着什么,表情都是惋惜和无奈,摇着头的相扶着向停车场走去。

墓地里只剩下一身黑衣的李希研和正帮她打着雨伞的司机陈刚还站在那里,见她目光呆滞,面色苍白的盯着墓碑看着上面那三张黑白照片,心中也是一片酸楚。

短短的两年间,她失去了三个亲人,继父季广原,母亲郑雅,继兄季遥。

整个家中,就剩下她一个,这个单薄的小姑娘要如何支撑下去,想想都让人难过。

李希研的身体轻晃一下,陈刚马上扶住她:“小姐,我们回去吧,相信老爷、夫人和少爷,也不想看到你如此……”

她闭了闭眼,才缓慢的点头,如同一台生锈的机器,在陈刚的搀扶下,缓缓的走出了墓地。

当他们那辆墨色的宾利开走后,从停车场里又使出一辆灰色的奔驰,车中之人,拿起电话:“他们已经回程了。”

李希研坐在后座上,斜靠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窗外,雨越下越大了,所有的景象被雨幕笼罩着,只有暗暗的黑影,如鬼魅一般。

车子刚一拐向回老宅别墅的那个十字路口时,突然一道明亮的灯光直射过来,瞬间无法睁眼。

陈刚惊慌的骂了句粗口,可接下来就是剧烈的撞击。

李希研还没回过神来,身体瞬间被撞离了原来的位置,向对面的车门撞去,头磕在了什么硬物上,顿时眼前一黑,更加眩晕,一股热流顺着额头流了下来,当视觉恢复时,却被红色的液体阻挡着,看不清。

她感觉到身体在车内这狭小的空间里翻滚着,她的惊呼声随之发出,同时还伴随着车体被撞飞后,再落地的巨大声响,车玻璃破碎的声音,还听到了有些尖锐的东西刺进她身体时的声音。

车子在路面上翻滚了两、三下后,停了下来,已经面目全非的车子冒着白烟,发了“呲呲”的声响,好像随时都会炸烈。

她艰难的睁开已经被车玻璃划的血肉外翻,只有一条缝的眼睛,能看到的只有那道强烈的灯光直照在车体上。

她再动了动眼,向一边瞄去,看到的却是已经歪头侧倒在驾驶位上,顺着脸往下流血的陈刚,他的手还紧紧的握着手排挡。

她想叫他,可动了动嘴唇,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眼睛瞄到座位下方掉落的手机,就在离她手不远的地方,她动着手指,想拿到它,现在,她们需要救护车。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眼看就要够到手机时,突然一只手抢先的将手机拿起。

随后她的脖颈处按着一只微凉的手指,只一下,就放开,然后听到一个微冷而又阴沉的男人声音:“搞定了,但她还没断气,不过快了。”

“知道了……”

男人将手机放入裤兜里,弯腰拉起她的手臂开始撸起她的袖子,李希研不停的翻动着血肉模糊的眼皮,却也只看到这个男人一身黑色的风衣,头戴一顶黑色的沿帽,挡住了整张脸。

再瞄向手臂处,看到了一双修长,微白的手,一只手用力的拉住她的手臂,一只手将一个针管拿起,动作熟悉的挤出气泡,扎进了她的手臂中。

一股微冷的液体被注入身体,她却感觉到了绝望,脑中瞬间闪过一个词:在劫难逃!

注射完毕后,他将衣袖为她拉好,再来到驾驶座前,拉起了歪在那里的陈刚,完事后,站在车边,没走,还抽起烟来,这是在等人吗?

李希研翻动了下眼皮,等待着死亡的来临,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她的身上不但没有了前先的冷意,还越来越热了起来,她没明白,这是个什么现象,头也越发迷糊,这种感觉,完全就是喝醉酒时才会有的感觉。

突然她想到一个可能:酒驾!

同时也想到了那份她看过的关于季遥的酒驾交通肇事的报告,原来如此!

又有车驶来的声音,而且还停在不远处的路口,同时也用车前灯晃着这里。

两道黑影向她走来,越来越近,这个身影好熟悉,会是谁?

“还没死?”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快了!”先前的男人冷冷的回答。

眼前再是一黑,有人正挡着光看向她,入鼻却是一股熟悉的香水味。

这香水还是她去年参加新剧发布会时,主演小菲姐送给她的呢,记得她还开玩笑的说:“送给你的男朋友,他一定喜欢,限量版的,别让他用瞎了。”

随后,她就将这瓶限量版的香水,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了一向待她如亲女儿般的小叔季广平,而现在,在这个地方闻到这个味道,她没有感觉到激动、兴奋,却只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全身如被冻住了般,一些先前还疑惑和想不通的事,现在一下就通了。

有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季广平会用如此残忍的方法来结束她的生命,他为什么要如此做?

季广平直起身,看向正抽烟的男人:“十分钟后救护车会来,她能死吗?”

“能!”男人再冷冷的回答。

“嗯!”季广平转身再看向李希研,嘴角闪了个邪恶的笑意。

“小丫头,别怪小叔,要怪,就怪你的那个继父吧,立遗嘱没关系,却一分都不给我,我可是他的亲弟弟,就算我有错,但也是至亲之人,不给我就算了,还留什么证据,想送我去做牢吗?”

他冷冷的笑了一声,如鬼魅般的声音:“他没机会,他儿子一样没机会,以为有了证据就可以逼我放弃季氏的执掌权?想的真美。”

一边站着的男人,从沿帽下瞄了他一眼,将烟在手中掐灭后,放在衣袋中,转身走到一边。

季广平手拍在车门上,长叹了口气:“不过你继父还是挺有脑子的,他是真怕我对你们动手,还设了个年限,是想让季遥翅膀硬了再大开杀戒,呵呵……可他没想到的是,季遥自小就听我的,而且对于国内的企业不熟悉,我可以扶他在那个位置帮我顶雷,也一样可以拉他下来给我当垫脚石。”

季广平好象是因为憋的太久了,竟然在这种时候,述说起来,感慨他的杰作,欣赏这个结果,期待着以后的胜果。

“差不多了吧,再有五分钟,有警车经过这里。”一道不耐烦的女生传来。

李希研听出,这是季广平的老婆,也是小婶郭娟的声音,原来他们都参与其中,这是有多恨他们一家人呀……

季广平一甩头瞪回去:“慌什么!”

一条领带甩到了李希研的面前,看到那个领带夹,她嘲讽的咧了下嘴。

多么讽刺,这是她亲自设计的logo,只有三个。

嘴唇微颤着,心中狂吼着:“我不甘心……”便陷入了黑暗中。

第2章 重生

头很胀、很疼,眼皮很重,身体好像是在移动,有时会有轻微的颠簸。

当她睁开眼时,看到的是一个人的后脑,而鼻中还闻到了一丝淡淡的烟味和汗味,而这种味道,她很熟悉。

她微动了下头,想确认一下,就听到头顶上响起了声音:“醒了吗?”

然后一张熟悉的俊脸就伸了过来,季遥?

他的眼微红,一脸的疲惫,瘦削的下巴上还有些青色的胡茬,此时他担心的看着倚在怀中的李希研,声音沙哑而含着温情的问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哥?”李希研试探的开口。

季遥马上点头,将她轻轻的扶了起来,她才看清,他们此时正坐在从殡仪馆回程的车里,她不太确定马上翻找手机,当看到上面的显示的时间时,她却小兴奋了起来,回到了两年前,继父和母亲的葬礼上。

这么说,老天真的开眼了,听到了她临死前不甘心的无声咆哮,让她重新再活一次,可为什么不回到父母没死之前呢,这可是个小遗憾。

陈刚驾着车,看向后视镜:“少爷,小姐醒了,就不用去医院了吧?先回家吗?”

李希研情绪激动的对着他道:“刚哥,见到你真好。”

“呃……小姐……”陈刚顿时就被她弄懵了,脸上还有些微红。

季遥拧开水瓶盖递过来:“你以后不吓人,比什么都好。”

“哥……”李希研没有接水,小嘴一瘪,直接搂抱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胸口,当听到那有力的心跳声时,她再次确认了,这不是梦,是真的,他没死,她也没死,她回来了,泪水如断了线般的涌了出来。

季遥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以为她是伤心过度了呢,马上用一只手搂着她:“傻丫头,有哥在,都会没事的,别怕……”

她在他的胸前点头:“我知道,希研不怕。”她的目光也更坚定了起来。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既然老天给她机会,再不好好把握,那就太对不起了,所以她决定,一定不会让季遥和自己再死一起。

同时她的内心有个声音阴冷的道:“季广平!我回来了,这一次,绝不会让你再得手!”

季遥以为她在怕,身上抖的这么厉害,他的心就像被什么揪住了一样的疼,搂着她的手臂更紧了紧:“希研,放心,有哥在,不会让你受苦,发誓让我家希研过上最好的生活……”

李希研在他的怀中摇了摇头:“只要能和你好好的活着,就是我最好的生活……”

“嗯?”季遥不由一愣,低头看着怀中的希研,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涌起,这丫头有些不对劲。

“哥,我想上厕所,能在道边停一下吗?”

李希研知道,现在有些话她不能明说,但有些事,她必须得让季遥有所防备,因为她记得,前世的这个时候,一回到家,就会有一场看不到的,而又紧张的战争序幕将要拉开。

季遥马上和陈刚说了一声,车子在路边打着双闪停了下来,下车后,李希研也将季遥拉了下来,以一个人害怕为由,两人向路边的小树林里走去。

走了十几步后,看离路边远了些,李希研回身就搂住了季遥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肩窝处,哽咽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季遥被她的举动弄的一愣,但随后一想,这丫头是伤心坏了吧,也是,一下失去双亲,他也没好到哪里去,现在自己是她唯一的依靠了,他不能倒下,也不可以倒下,于是轻拍着她的肩:“有哥在,有哥在……”

“哥,家里现在是不是邢律师已经来了?是来宣读爸、妈的遗嘱的?”李希研平复了下心情,放开他问道。

季遥点头:“刚才已经接到了邢律师的电话了,而且小叔也打来过,本想让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的,现在看来,只能再多等一下了。”

李希研摇了摇苍白无血色的小脸,轻拍了下他胸口,手按在上面,目光瞬间就是一冷。

手在唇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后,指着他身上的衣服,让他脱下来,并轻声道:“没关系,小叔也是为了我们好,现在爸、妈都不在了,我们也只有这么一个长辈了。”

季遥让她都弄懵了,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傻愣愣的看着她。

见她不动,她一把拉住他的领带,将他拉向自己,在他哈腰的靠过来后,伸手将他身上那件黑色西服的口袋中的锦帕拿了出来,当着他的面打开后,里面有个黑色的小钮扣大的东西。

季遥瞬间脸上就变了颜色,眉头皱成了疙瘩,目光也阴冷了起来。

这东西他一点不陌生,一个月前,在国外的公司里,他也发现了这个东西,而且就放在他办公桌上的盆景花盆下,当时他与现在一样,即气愤又震惊。

现在竟然在这里也出现了,而且还在自己的身上,可这衣服明明是小叔为他准备的,这怎么可能?

她再推了他一下,指了指这个东西,无声的道:说话!

季遥回过神来,他也不傻,明白这东西放在他身上是为了什么,虽然冷着脸,却很配合的说道:“是呀,现在只有小叔可以依靠了……”

听到这话,李希研对他挑着眉的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表现,再拉了他一下,指着他们的座驾:“进了市区,先去下商场,这次回来的急,洗漱用品都没带回来……”

“嗯!再给你买两套换洗的衣服吧,你深颜色的衣服不多,有些场合穿牛仔裤也不合适……”季遥明白点了下头。

“是不是要告诉小叔一声,我们可能会晚一些?”她俩已经往回走了。

“不用,小叔会明白的。”季遥黑着脸,都快结冰了。

上了车,直接和陈刚说去远大商场,两人就没再说一句话,彼此的手却紧握在一起,算是在给对方安慰和打气。

进了商场后,两人直奔五楼的男士专区,在找到相同品牌的专柜后,先挑了一件相同的西装和衬衫让季遥去换,她又挑选起其他的衣物。

第3章 重新面对

“这几件深色的,一样一套,按那位先生的尺码装好,还有这几条领带和衬衫,麻烦包好。”李希研的轻声的道。

这么大的主顾,让营业员喜出望外,笑的格外甜美的同时,动作也麻利起来,嘴里还在不停的介绍着其他的产品,可当她发现这位小美人一脸阴冷的表情后,又乖巧的收了声,默默的工作。

季摇推开试衣间的门,走了出来,营业员的眼睛都直了,他们刚进来时,两人的动作太快了,根本没看清人,就已经进了试衣间,只看到这位一身素装的漂亮女孩,这回一看清,不直眼都难,也太帅了吧?

“结账。”李希研将一张黑色卡递了过去,还没等那个营业员接,直接被一只白晰而修长的手抢了过去。

“用这个。”季遥递过来的也是张黑卡,上面烫着金字“VIP”。

营业员愣了愣,要知道,在远大商场能用得起这种黑卡的人,绝不超过二十个,拎出来一个,都是G市赫赫有名的人物,眼前的这两个人,应该是其中之一。

结完账,季遥一手拉着李希研,一手拎着选购的衣服,而李希研的手中,也拎着他换下的那身衣服的袋子,两人在下楼时,将那个袋子直接扔进到了一边的垃圾筒中。

来到三楼女装区,同样也找到了希研身上所穿衣服的品牌店,同样一通换装,两人才走出了商场。

在上车前,她直接从小包中拿出一个直板老年机,拨了个电话。

她没避讳季遥,在电话接通后道:“我是李希研,最晚明天下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会把地址发给你,再见。”

季遥看她麻利的一口气交待完就挂上电话,更加皱眉,他感觉到了她的变化,有些意外,却都在情理之中。

她再挽上他的手臂,抬头看向他:“哥,不是我多心,现在你已经看到了,不是那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两个的这身衣服,都是小叔准备的,是吗?”

季遥此时的心是凉的,身上都是寒冷的,他盯着李希研:“你知道些什么?”

“暂时只知道这些,有些事,还要继续调查,不过接下来,我可能会有所安排,只要你别反对,就好。”她目露担心的看着他。

说实话,她对于季遥一直都心存不屑的,在她的印象中,他除了与继父、母亲和小叔还能礼貌的多说几句话外,对谁都是拽拽的样子,高高在上,不可一视的让人讨厌。

而且对于她的态度最为严厉,比继父管的都多,这个不让碰,那个不让理,与男生相处时,更在他的监视范围内。

那时候觉得他就是比继父还古板的老古董,就他这样的人,一定没朋友,而且一定不会有女朋友。

可现在她知道了,他对自己的关爱是那么多,因为前世,在他的葬礼上,邢律师当面宣读了季遥的遗嘱,将自己所有的财产全部归她所有,那一刻,她真的好想对他说句“对不起”。

季遥见她直直的盯着自己,有些神游的意思,轻晃了她一下:“你怎么知道是小叔?”

“不能确定……”李希研垂下眼眸想了想,她不能直接告诉他重生的事,那么,只能编个故事了:“爸妈在下葬前,我去了下洗手间,在回来时,无意间听到他正与郭娟说,一切都在掌握中,而且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范围内……”

季遥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双手拳的紧紧的,强忍着要暴发的冲动。

“我一下飞机,就被郭娟直接带到殡仪馆,衣服是她为我准备的,而在我拍到你胸口时,发现了那个东西,而你身上的衣服,好像不是你平日喜欢的品牌,却是他喜欢的。”李希研稳住情绪耐心解释。

季遥点头:“是。”

“哥,现在家里就剩下我和你了,爸妈的死,你不觉得有蹊跷吗?我想再查查。”她坚定的看着他。

季遥点了点头,做了两个深呼吸:“好,我来。”

她挤出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紧握着他的手:“兄妹联手,也可其利断金,我们一起。”

季遥伸手摸着她的头:“难为你了。”

“那是我们的亲人,你有责任,我也有,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查清楚父母的死因,更不会让那些人伤害到你。”她坚定的说道。

季遥的由中一暖,一下就冲散了原本身上的那股寒意,他点了下头:“对,你还有我,有哥在,没人可以伤到你。”

李希研再次抱住了他的腰,声音哽咽道:“看到你平安,我真的很高兴……”

季遥的眼眶也瞬间涌上水雾,搂着她的手再紧了紧:“接下来,我们要好好的表现给他看了。”

“当然,爸妈的遗嘱已经打乱了他的计划,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每天都会生活在危险中,哥,看来,我们要演谍战剧了,准备好了吗?”李希研突然古怪的一笑。

季遥深呼了口气:“你是学表演的,自然难不到你,我虽然不是,但也会全力配合,因为我明白,只要让他放松警惕,我们才会有机会。”

“我哥就是聪明,一点就透,那么,接下来,就看我们的表演了,他不好骗。”李希研对他挑眉。

“好不好骗,要骗了才知道,有你在,我有信心。”季遥顿时就安心了,没理由的相信着她。

因为他知道,希研不是个会放弃的人,而且这涉及到亲人,他同样也不会放弃,无轮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不能,这场仗,他必须要打赢,才能保两人周全。

司机陈刚将车直接开进了大院内的别墅门前,两人一下车,福婶就迎了过来:“少爷、小姐,叔老爷来了,邢律师也已经到了。”

季遥点了下头,扭头看向李希研的时候,还真吓了他一跳,因为此时她的目光阴冷,表情严肃。

她的这个表情他在很久前见过一次,那是他十八岁高考前,参加市篮球联赛前,同学之间玩闹时被人“不小心”绊倒,使得他的脚崴了,无缘联赛,在事后,才知道是那个同学故意的,就是为了代替自己打主力,而也就是在那时,他看到李希研在见到那位同学时,就是这个表情。

当然,那个同学后来也没参加成,原因是:意外摔倒,手腕骨折了。

他的心立即被提了起来,因为她此时的样子会让敌人立即有警觉的,刚要提醒她,却发现此时的李希研已经恢复原本的样子,弱弱的被陈刚扶过来,然后手自然的挽上他的手臂,头靠在上面,脸依旧苍白,微垂着眼睑,看不出她的情绪。

季遥这时不得不佩服她,学表演的就是不一样,而且这丫头可是戏剧学院的优秀学生,参演的影视剧很多,不过大多都是武替,问她为什么不演几部露脸的戏,她却说有镜头恐惧症。

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丫头神秘着呢,反正他感觉根本不了解她,但有一点他知道,她对自己是真的关心,那就够了。

两人一进客厅,季广平就站了起来,关切的走过来,也帮忙扶着李希研,关心的问:“怎么回事?还没缓过来吗?小遥你也是的,怎么不带希研去医院看看呢?”

这种语气让两人都是一呕,季遥只是面色如常的不说话,心中却气到了极点,到底他们有哪里做的不对,他要这样做,监视他们全家。

李希研却瘪了瘪嘴,可怜又委屈的看着季广平,声音微颤道:“小叔,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她看上去要多弱有多弱,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不由的想扶她一下。

季遥想不佩服都难,因为他亲眼见证了一个戏精的诞生。

他还是扶她坐在沙发里,回头对站在身后的福婶道:“给小姐弄杯热牛奶来,缓缓身上的寒气。”

“是,少爷,要不,您也来一杯吧。”福婶关心的问道。

“也好。”季遥点了下头。

福婶可是季家的老人了,可以说是看着季遥从小长大的人,她老伴以前也是季氏的员工,很得季广原的信任,后来因为生了重病而过逝,她感恩季广原当年的帮助,所以才来这里做事,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窝进沙发里的李希研垂着眼,好像困的要睡着了一样,其实她清醒无比,她知道,接下来,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前世在邢律师宣布遗嘱后,季广平表现的很得体,但只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让季遥同意,他在身边帮抚他,直到他可以独当一面,就会全身而退,说的那叫一个感天动地。

不过现在想来,他只是想从回季氏集团,要知道,此时的他,已经不在季氏任职,什么原因,这可有待查证了。

季遥伸手按了按额头,样子很疲惫,这完全不是装的,此时他是真的疲惫,事情发生的都太突然,他想不累都难。

“邢律师,有那么急吗?明天再宣读也是一样的。”

第4章 接受遗嘱

邢阳是个四十初头的帅气男人,白净的脸上看不出太深的皱纹,黑边眼镜更显现出他的干练,他此时推了下黑丝边的眼镜,叹了口气道:“不好意思,知道你们很累了,不过,这是季先生和郑女士生前的要求,在下葬后的二十四小时内,必须宣读,季遥,对不起了……”

季遥轻咧了下嘴角,样子很是勉强:“邢叔该我说对不起,读吧,然后我和希研都得好好的休息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不会少。”。

季广平也点头道:“是呀,接下来才是困难的,那些董事会的人,没一个不惦记季氏集团的,小遥需要集中精神来处理,没有个好的体力一定不行。”

季遥微皱了下眉,这话要是放在以前,他一定会感动的热泪迎眶,可现在,他知道了一些事,再听到如此“贴心”的话,却让他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而窝在沙发里的李希研此时心中冷笑:表演的真好,你不当影帝,真屈才了。

季广平再叹了口气,难过的道:“大哥和大嫂年纪也不算大,却遭此意外,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他们怎么会想到这么早的立什么遗嘱呢……”

李希研无精打采的抬起头来,看似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有气无力的道: “小叔,你说的不错,爸、妈都还年轻,按理说不会这么早立什么遗嘱,可是现在呢,你也看到了,年轻并不代表不会有意外,看来爸、妈还是有先见之明的,不然以后,就难说了……”

季广平的目光阴了阴,马上转换成了难过的点头:“对,对……”。

季遥紧握着李希研的手,十分的用力,他在强行控制着自己,因为此时他什么也不能做,也不能表现出来,他还没有必胜的把握。

邢阳却看向李希研,这丫头他见的次数不多,主要是她不在本市读大学,给他的印象就是个天真又活泼的小丫头,特别的爱笑,可现在的她,别听着这语气淡淡的,有气无力的,却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好像是话里有话的样子。

没等邢阳开口,季遥已经接收到了李希研的指令,马上开口道:“既然是这样,这里也没外人,邢叔,读吧。”

邢阳看了看三人,总感觉他们应该发生了什么,可从表面上却又看不出来,他挑了下眉,从手提包中拿出一份文件来。

再目光灼灼的看了几人一眼,才开口:“本律师在一年前,受季广原先生和郑雅女士的委托,立了此遗嘱,现在,我来宣读遗嘱。”

“邢律师,请吧。”季遥伸了下手,再坐正了身体。

李希研也挺直了身体,其实她不听也知道,上一世她听过的,那不过是爸、妈将两人手中季氏那55%的股份分配的情况,还有就是他们手中的所有固定资产和一些投资收益分配的结果。

只听邢阳道:“季广原先生将手名下季氏集团原有的35%的股份分成了两份,一份是25%,由季遥先生继承,一份10%由李希研女士继承,另外,还有原本的投资、固定资产和不动产等合计人民币共十二亿九千万的财产,平均分成二份,分别由季遥和李希研继承。”

季遥伸手抚额难过的闭上了眼。

季广平却惊的差一点破功,只能微垂着眼睑挡住别人的目光,满眼都是惊愕和阴冷,他怎么也没想到,季广原会有这么多的财产。

邢阳再看了眼大家后,继续道:“别一份就是郑雅女士的遗嘱,郑雅女士也同样将所有的资产分成了两份,其中,名下的季氏集团20%的股份中的15%,由季遥先生继承……”

“什么?不是,邢叔,这是妈的财产,不是应该给希研的吗?”季遥惊讶的瞪着他。

一只小手握上他的手背,他扭头看过去时,与李希研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对在了一起,她是那么的坦然,也是那么诚恳:“因为妈知道,哥会照顾我。”

邢阳也是一笑:“不错,而剩下5%的季氏集团的股份,由李希研女士继承,另外,郑雅女士生前的投资收益及投资的股票等资产,共计人民币三亿六千万,都归到李希研女士名下,还有……”

“还有?”李希研顿时发懵了,好象前世没这么多吧?

“是的,郑雅女士在B市、H市的两套房产,也归李希研女士继承,她还在中央银行的保险柜中,留了两份礼单,上面有写名字,这是她留给季遥先生和李希研女士的结婚贺礼!”邢阳对两人微笑的点了点头。

“邢叔,还有吗?”季遥也不是不震惊。

邢阳点了下头:“有,因为季广原先生对季遥先生现在的能力有些不太放心,所以提出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季广平抢先开口问。

立即又觉得不太对,马上看向季遥和李希研,尴尬的笑了笑。

“就是由我律师行代为管理这些资产,两年后,方可交到你们手中。”邢阳道。

“两年?为什么?”季遥没太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

邢阳再是一笑:“季遥,这是你父亲的决定,出于什么目的我是真的不太明白,而且当时立遗嘱时,季夫人也在场,而她的要求,也是一样的。”

季遥还要再问话,手再次被李希研抓住了,并对他摇了摇头:“哥,这是爸妈的意思,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做儿女的,只有遵从,方可让他们安心,是吧?”

季遥一听,也只能点了下头,可他还是疑惑,为什么父亲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邢阳再看了他们一眼:“还有最后一句话,你们要听仔细了。”

他的话,成功的拉回了他们的注意力,齐齐的看着邢阳。

“遗嘱宣布之日起,在两位继承人委托未继承期间,如果两位继承人其中一人发生意外,所继承的财产自动转给另外一个继承人继承,如果两位继承全部遇险死亡,季氏集团的所有股份……”邢阳说到这里,顿了顿。

季广平的眼睛瞪的大了些,双手紧张的互握在一起,关节都有些泛白了。

邢阳再道:“季氏集团的所有股份,按市价进行拍卖重新分配,其他的资产全部捐给慈善机构。”

季广平猛的一拍桌子,着实吓了大家一跳,齐齐的看向他。

他转了下眼,马上道:“大哥考虑的太周到了,这样就可以保证小遥和希研的人身安全,让那些惦记他们财产的人,不能对其下手。”

季遥和李希研互看一眼,都没什么反应。

邢阳却点了点头:“是呀,广原一向都是个考虑周全的人,不过,也只是两年……”

季广平马上道:“不怕的,小遥可以用这两年的时间强大自己,成为真正季氏集团的董事长,可以让那些人都信服,放心吧,小遥,小叔一定会帮你,明天小叔就会以你的助理的身份重新回到季氏,帮你来稳定在总公司的地位……”

季遥微垂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手紧紧的握着李希研的手,身上都有些发抖了。

而李希研却很淡然,这原本就是在她的意料范围内的事,于是轻声的对季遥道:“哥,看小叔多好,有小叔在,你什么都不用怕,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那些人翻不了天。”

季遥强忍着怒气,面色阴沉的点了下头,声音有些生硬的道:“谢谢小叔。”

季广平却笑了起来:“看这孩子见外了不是,我们才是一家人,小叔当然要帮你了。”

季遥暗自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他知道,此时不是他逞一时义气的时候,季广平有他的手段,而他现在不但要稳定父亲一手打拼出来的公司,还有一个妹妹要照顾,不能让希研与他一起担这个风险,他要变强大,就算借了季广平的手,又如何。

他抬起头,表情也缓和了些的看向邢阳:“邢叔,我们是不是签了字,就算完成了?”

邢阳点了点头,将文件推到他们面前:“小遥,我与你父亲是多年的好友,以后要是有用得到邢叔的地方,尽管开口,邢叔定会帮你。”

“谢谢邢叔。”季遥和李希研一起道。

签完字,邢阳收好文件,就起身告辞了,季遥和李希研一起送出门去。

再回来时,看到季广平也站在门口,他对两人道:“你们先休息一下,明天我再来。”

李希研上前一步,伸手挽上他的手臂,如以前一样亲切的问道:“小叔,公司里真的很乱吗?我哥会不会有危险呀?”

季广平轻拍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道:“放心,不是有小叔在吗?不会让那些人得逞的。”

李希研再他的手臂上蹭了蹭:“还是小叔好,可是如果我哥以现在这个状态的话?能行吗?”

季广平看了两人一眼,全都是疲惫的样子,明白的点头:“希研说的也对,小遥,这几天你好好的休息一下,等到周日,我再来与你介绍一下公司里的情况,让你也有个数。”

季遥一抬眼,就看到李希研警告的目光,马上点头:“好,小叔,辛苦你了。”

“辛苦什么,季氏集团本就是大哥一手创立的,当年从一个小作坊开始,有今天的成果来之不易,说什么我也不会让季氏落在别人的手中,放心吧,小叔必会帮你守住。”季广平语气感人,说到情深处,还有能看到眼中的泪影。

“小叔也累了,就早些回去休息吧,周日我会在家中等您。”季遥这话听似关心,实则在赶人。

他一向都这样,性格比较淡然,所以他现在的反应,季广平也没放在心上,再拍了两人的肩安慰了几句后,离开了。

影帝的复仇娇妻-李希研, 顾凡-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