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惹总裁-欧晓曼, 南逸轩-总裁豪门小说

错惹总裁-欧晓曼, 南逸轩-总裁豪门小说

1
第1章 婚礼风波

圣多利亚大教堂,神圣的结婚进行曲正在响着,随后便见一对儿金童玉女缓缓走上了红毯,正向着他们幸福的彼岸走去。

“南逸轩!你这个王八蛋,你搞大了我的肚子,现在居然若无其事的在这里和别的女人结婚,你对得起我吗?”不和谐的声音骤然在大教堂中炸开,让在场所有的宾客纷纷看向了台下正挺着肚子的女人。

欧晓曼一手撑着腰,一手指着台上的南逸轩,或许是因为愤怒的原因,让她的手不禁颤抖起来。

音乐戛然而止,嘈杂的大教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徐芳妮掀开头纱,目不转睛地盯着欧晓曼以及她高高耸起的肚子。

“逸轩,发生了什么事?”徐芳妮转瞬泪眼婆娑,扯着南逸轩的袖摆,显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台下的宾客不禁议论起来,纷纷替徐芳妮打抱不平。

看到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的场面,欧晓曼牵了牵嘴角。

南逸轩,我看你现在还怎么收场!

台上的南逸轩始终没有说话,盯着欧晓曼的眸光骤寒,淡漠的脸色,愈发的凉薄,隐隐中有一股怒意,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欧晓曼微微扬起下巴,笃定的眼神对上南逸轩那深潭不见底的双眸。

随后,所有的表情收敛,从眼角中挤出了泪水,伤心道:“逸轩,难道你忘了当初你对我说要对我负责,可是我都已经怀孕七个月,如今你却在和别人举行婚礼,你,你这样对得起我吗?你让我们的孩子出世以后怎么办?”

欧晓曼伸出纤长的手指摸了摸眼泪,余光却不经意瞥到了台上的南逸轩身上。

只见他轻推开徐芳妮拉着他的手,缓缓走到了欧晓曼的跟前,虽说欧晓曼是找事的那个人,但是看着南逸轩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时,还是让她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蓦然,南逸轩趴到了欧晓曼的耳边,用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这么煞费苦心的想要搅黄我的婚礼,真是辛苦了,说吧,要多少?”南逸轩下意识认为欧晓曼是冲着钱来的,就在等着她开价的时候。

欧晓曼却向后撤了撤脚步,挺了挺肚子,哽咽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如果我是为了钱,那我大可在怀孕的时候就应该威胁你拿钱,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欧晓曼越说越伤心,到最后都有些泣不成声。

南逸轩的嘴角倏地扯出一丝让人察觉不到的笑容,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欧晓曼,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意思。

蓦然,他节骨分明的长指轻挑地挑起了欧晓曼的下巴,迫着她跟自己对视,那双撩人的桃花眼,笑意浅淡,无端端的令人感觉到发寒。

“所以,你是想让我负责?”南逸轩话锋一转,他本就不想和徐芳妮结婚,如今欧晓曼来搅他的婚礼,无疑是在暗地里帮了他一个大忙。

南逸轩刚刚还充满着凌厉的眸子瞬间柔和了下来,缓缓道:“那你给我说说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南逸轩,孩子是你的,你说你需要怎么负责?”欧晓曼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认真的面孔着实让南逸轩的身体为之一颤。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让台上的徐芳妮有些下不来台,她只好拖着婚纱的长摆凑到了南逸轩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欧晓曼,说道:“这位小姐,今天是我和逸轩的婚礼,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出现在这里,但是现在我请你离开这里。”

徐芳妮强行压着自己内心的火气,若不是在场有这么多的人,说不定她早就扬起一巴掌,让欧晓曼滚蛋了,哪能和现在一样,窝着火,还要客客气气地跟她说话。

“请我离开?你也不看看我现在肚子里怀的是谁的种,你,啊……”欧晓曼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手便被南逸轩紧紧地捏在了手里,细细的手腕,仿佛他一用力就能够折断。

南逸轩拉着欧晓曼就朝礼堂外走去,甩下台上不知所措的徐芳妮和一众瞠目结舌的宾客。

大家面面相觑,纷纷露出惊诧的表情。

这是演的哪一出?

欧晓曼的手被南逸轩紧紧地扯着,直到出了礼堂,欧晓曼才想起挣扎,嚷着:“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只是南逸轩又怎会给她这个机会,拉着她径直走到了他的休息室。

充满着凌厉的墨黑色双眸看着欧晓曼,皮肤泛着奶白色的光泽,浓黑发亮的头发正被她用橡皮筋束缚着,挽成了一个很普通的髻。

虽然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女人,但南逸轩还是有那么一刻恍了神儿,突然松开了她的手,“说,你搅黄我的婚礼什么目的?”

欧晓曼揉了揉她被抓痛的手腕,抬眸的一瞬,只见南逸轩收敛了所有情绪,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她冷哼一声,纤长的手指朝着自己的肚子伸去。

恍然间,一团雪白的抱枕便掏了出来,欧晓曼随手一丢,晃动了一下腰,叹息道:“可累死我了。”

南逸轩的目光成功被那团雪白的填充物所吸引,眸光倏然一沉。

这个女人竟然假怀孕,还公然在他的婚礼叫嚣让他负责。

胆子可真是大!

“所以,你的目的是为了钱?”南逸轩再次开始怀疑欧晓曼的动机,没有怀孕,并且执意搅黄他的婚礼,不是为了钱,还能是为了什么?

“钱?”欧晓曼似乎对这个字眼很是不屑,轻扯一丝鄙夷的笑容,渐渐靠近了南逸轩,冷言道:“南逸轩,你是真忘了五年前的事情,还是在给我装傻?”

想到五年前那个夜晚,如果不是南逸轩给她下药迷了她,那她也不会被男朋友甩,被家里送到国外。

若不是这一次回国偶然知道南逸轩就是当年糟蹋自己的人,可能她一辈子都要过着不明不白的生活了。

所以既然知道了,那她就一定要让他为当年的事情付出代价,毕竟做出这样事情的人,他也不配拥有完整的婚姻。

想到这里,欧晓曼的手指不由攒到了一起,身体因为愤怒也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只是在欧晓曼愤然的时候,南逸轩却轻然丢出一句,“五年前的事情?什么事情?”

2
第2章 你竟然回来了

欧晓曼听着南逸轩的话,怔在原地,目光凝聚成一条线,直直地向面前一脸茫然的南逸轩扫去,他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在装傻?

或者现在南逸轩这样,也是在跟自己演戏。

“南逸轩,你,啊——”突然,她的手腕被南逸轩猛地一拉,只见她被按在墙壁上,因为撞到后背,痛得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南逸轩居高临下的睥睨地盯着欧晓曼,此刻他的眼神骤然变得深沉起来,锐利的双眸宛若猛兽看到猎物一般。

淡漠的眼神扫过欧晓曼,长指轻挑的挑起了欧晓曼的下巴,迫着她跟自己对视,“女人,你这样费劲心思的接近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南逸轩的脑子里恍然想起刚刚提到钱时,欧晓曼脸上的鄙夷,可若是她的目的不是为了钱,难道是想霸占南家少奶奶这个地位吗?

他的嘴角倏地牵动了一下,要知道A市想要攀上他的女人可谓是排成了一条街,但是像她这么姿色平平却还敢缠上来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南逸轩,你放开我!”欧晓曼一字一顿说着,似乎对于南逸轩的举动很是反感,眉头紧蹙,不由得开始挣扎。

但南逸轩却紧紧地禁锢着她的双手,缓缓地朝着欧晓曼的脖颈处倾斜着。

“南逸轩,你这个王八蛋,你想要干什么!”欧晓曼已经感觉到南逸轩鼻腔呼出来的气体,扫过她的脖子。

欧晓曼的脸颊不由得泛起了红晕,南逸轩看到如此的她,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情,脚步突然往前一迈,整个身体便贴到了她的身体上。

“南逸轩,你想要干什么!”

南逸轩轻扯着一边的嘴角,斜睨地看着欧晓曼,冷言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说着,南逸轩的大手有些不安分的游动起来,欧晓曼的脑子里蓦然想起五年前那个让她悲痛万分的夜晚。

两行泪情不自禁从眼窝子里流了下来,哽咽道:“不要……”

这两个字如同一根针一般猛地戳到了南逸轩的心里,咯噔一下,接下来的动作也戛然而止。

深邃的双眸紧盯着欧晓曼,眉眼微蹙,这个女人究竟是真的没有目的还是在欲擒故纵?

虽然怀疑,但南逸轩还是松开了她。

欧晓曼紧紧地贴在墙上,浑身有些颤抖。

南逸轩伸出一只手即将要触到欧晓曼的手时,她猛然从南逸轩的身边躲开,眼泪止住,牵动着嘴角,冷言道:“南逸轩,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我一定会在你身上加倍讨回来。”

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南逸轩微眯着眼睛看着那傲娇的小身影一晃而过,消失在眼前。

“你认为你还逃得掉吗?”南逸轩深邃的眼眸犹如一潭汪水,深不可测。

他纤长的手指掏进口袋里拿出了手机,“露西,给我查一下今天搅黄我婚礼这个女人的信息,记住是全部。”

说罢,电话已经被南逸轩紧紧地攒在了手里。

欧晓曼擦了擦眼角还未干的泪水,吸了洗鼻子,还真是没出息,竟然还在为五年前的事情伤心。

但毕竟今天搅黄了南逸轩的婚礼,让他也尝到了受人非议的滋味,也不算是空手而归。

想着,欧晓曼的嘴角不由轻轻上扬了起来,哼着小曲,脚下的步子也不禁轻快了许多。

然而就在欧晓曼想着下一步要怎样报复南逸轩的时候,刚刚转身拐弯,眼前瞬时变得漆黑一片,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欧晓曼的身体已经腾空。

“放开我!放开我!”欧晓曼反应还算快,虽然头被蒙住,但还是不碍于她双手双脚的挣扎。

“老实点儿!不然把你卖到最脏的地方去!”耳边炸开一阵低吼的声音,让欧晓曼的眸子不由一缩,她是碰上了拐卖妇女的人了吗?

欧晓曼越想心里越是害怕,眼前的漆黑让她陷在恐惧之中无法自拔。

他们究竟要带自己去哪里?

欧晓曼还在挣扎,但是下一秒她便被无情地被抛开,心顿时悬了起来。

就在身体结结实实碰到柔软的座椅时,头上的黑布猛然被扯了下来。

欧晓曼无法适应这刺眼的照射,下意识挡住了眼睛。

“欧晓曼?果真是你!”

熟悉却又令人讨厌的声音骤然在欧晓曼的耳边响起,放下挡着眼睛的手,定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冷哼一声,“欧靖泽,五年不见,没想到你的手段依旧卑劣!怎么,五年的时间里没有让你学会怎么去做一个上等人该做的事情吗?”

欧晓曼笃定的眼神对视着欧靖泽,纤长的手指刚刚搭在车把手上,一个后仰直接让她倒在了座椅上。

看着窗外匆匆掠过的景色,欧晓曼冷哼一声,语气里没有任何的语调,“欧靖泽,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欧晓曼,五年前你做出了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让欧家颜面尽失,没想到你还有脸回来,而且还公然去闹了别人的婚礼。”欧靖泽的语气里充满了对欧晓曼的鄙夷,双手也环抱在胸前,二郎腿翘着一晃一晃。

欧晓曼牵动着嘴角,缓缓说道:“欧靖泽,你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语气跟你的长辈说话?”

“长辈?”欧靖泽故意提高着声调,以来表示他心中的不满。

什么长辈晚辈,他只不过比欧晓曼晚出生了五分钟,然而却要一辈子喊欧晓曼姐姐。

欧晓曼早就看透了欧靖泽的内心,不紧不慢地说道:“就算是晚一分钟,该是姐姐的还是姐姐,不容改变。”

欧靖泽似是被欧晓曼激怒,大手猛地扯住了欧晓曼的手腕,紧紧地攒着,大概是血流不畅通,让她的手腕很快泛了白。

“欧晓曼,不要给你脸不要,就算是姐姐又如何,欧家的财产还不是和你半毛钱都没有关系。”

说罢,欧晓曼的眸子瞬间耷拉了下去,睫毛忽闪在下眼睑,形成好看的弧度。

欧靖泽的这句话无疑是戳到了她内心的痛处。

3
第3章 你哪儿来的脸

二十几年的光阴里,就因为欧家“传男不传女”的祖训,欧靖泽从小就霸占着本属于她的疼爱和家业。

想到每次当她问到父亲为什么的时候,父亲那一脸的无奈。

欧晓曼双手握拳,浑身颤抖着,欧靖泽却倏地扯起嘴角,蓦地松开了她的手。

沉默,车内是让人窒息的沉默。

欧晓曼垂头,嘴角忽地轻轻上扬,声音幽幽地传来,“就算是这样又如何,顶不过是鸠占鹊巢。”

“你!”欧靖泽气得脸色一阵泛白。

然而就在欧晓曼还沉浸在这点小雀跃之中的时候,刺耳的刹车声恍然从耳边响起,只听得欧靖泽淡淡地一句,“下车。”

欧晓曼似乎也没有想,毕竟她半秒钟都不想在继续待下去,可就在她刚刚下车,车门还在她手里时,车子似箭一般冲了出去,让欧晓曼一个猝不及防些许摔倒在地。

看着那远去的车身,欧晓曼的双眸之中忽闪出一道凌厉的目光,“欧靖泽,你等着,是我的东西,我绝对不会让它这么轻易被你握在手里。”

八月的天,时晴时雨,刚刚还放晴的天瞬间乌云密布。

被扔在高架桥上的欧晓曼不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若是不再快点儿,那自己定成个落汤鸡了。

轰隆——

头顶猛地炸开一道闷雷,还不等欧晓曼下去高架桥,倾盆大雨就已经瞬时而下。

双手高高举过头顶,欧晓曼恍然一笑,自嘲道:“这脑子是被欧靖泽那个小人气傻了吗?”

脚下踏过的雨洼,溅起的水足足和她一般高,全身上下早已经湿透,没有一点儿干净的地方,欧晓曼只想着可以快点儿跑回家去。

可就在她刚刚见到自家单元门开心时,身前蓦然多了一排身影,为首的男人穿着一身黑,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欧晓曼的身前,“欧小姐,我们夫人有请,请跟我们走一趟。”

夫人?

欧晓曼上下凝聚的光扫了男人一眼,心中很是疑惑,她才回国不过一周的时间,每天忙于找工作的她,又有谁认识她。

然而,男人似乎并不想给欧晓曼过多的思考时间,强行压着她上了车。

欧晓曼很想挣扎,但毕竟身单力薄的她根本逃脱不了,最后她也只能认命般地跟从他们来到了A市最繁华的别墅地区。

很快,车就停在了别墅门口,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垂眸,耳边便传来一阵声音,“夫人在里面等你,欧小姐,请。”

欧晓曼看着男人,冷哼一声,口口声声说着请,但听在她的耳朵里,无疑就是逼迫她。

她挑了挑眉眼,大步迈开,便在一帮黑衣人的注视下进了别墅。

啪!

欧晓曼前脚刚刚踏进门去,脸上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你凭什么打人!”欧晓曼对于还没看清对方是谁就被挨了一记,心中很是怨念,抬眸,便对上了季如那张阴冷的脸。

“你就是今天破坏了我儿子婚礼的女人?”

季如冷眼相对,抬起的手还悬在半空之中,上下打量了一番欧晓曼,倒是有几分姿色,可毕竟和南家门不当户不对,她定不会让这样的女人嫁进南家来。

欧晓曼当是谁呢,原来是南逸轩的母亲找她兴师问罪来了。

嘴角牵动,傲娇的眼神对上季如,“所以您这大雨天的把我叫来,就是为了打我一巴掌?”

“我不管你是什么目的,我只想告诉你,你和逸轩根本不可能,所以你最好识相点,离开他,你是想要钱还是想要什么?”

“想要人。”欧晓曼嘴角上扬着弧度,但是看在季如的眼里却是赤.裸裸的挑衅。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季如说着,扬手又是一巴掌,欧晓曼抬手,想要抓住她的胳膊时,却已经被一只大手横截拦断。

欧晓曼侧目看去,那只大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南逸轩。

“妈,她是我喜欢的女人,所以和徐家的婚事,我看就此作罢吧。”南逸轩不容抵抗的声音,让气氛瞬间压到了最低点。

“南逸轩,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季如俨然不想相信,南逸轩会这样跟她说话,她也不敢相信,为了欧晓曼这样的女人,让她精心策划的联姻就这么毁于一旦。

南逸轩蓦地松开季如,纤长的手臂伸向了欧晓曼的腰际,让她不由向后退了一步,只是南逸轩猛地往自己怀中一揽,骤然收拢了不止十分。

“南逸轩,你想要干什么?”欧晓曼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南逸轩当着季如的面前会如此,不禁附在他的耳边低吼一声。

南逸轩过分沉重的力道还是让欧晓曼有了一瞬间的窒息,南逸轩牵了牵嘴角,“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如果你要觉得丢人,明日我会去跟徐伯父说清楚。”

南逸轩的举动看在季如的眼里似乎是喜爱和亲密,但欧晓曼却很明白的知道,他这绝对是在胁迫自己。

欧晓曼的双手抵在南逸轩的胸前,但是她却极力的反抗,换来的确是南逸轩越有力的禁锢。

“你们!”季如气得嘴唇发白,可就在她准备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南逸轩早已经拉着欧晓曼的手,径直上了楼回到了房间。

“南逸轩,你放开我!”欧晓曼奋力挣扎,然而南逸轩却硬生生将她的手反扣在了墙上,后背强烈地撞击,让欧晓曼的眉头不由得紧蹙了起来。

南逸轩看着欧晓曼红肿的脸,五个手指头赫然在她的脸上凸显出来,在白皙皮肤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突兀。

他眼睛里忽然泛起了一阵涟漪,凌厉的眼神也不由变得柔和下来,似笑非笑地问道:“有没有兴趣跟我做笔交易?”

交易?

南逸轩更加笃定的眼神,让欧晓曼心中也不由有了几分好奇。

“我知道最近你一直在找工作,但不是被骚扰就是被当作打杂使,所以我以MR总裁的身份聘请你来工作,至于你……”

说着,南逸轩的话戛然而止,嘴角却涌动起了一丝好看的弧度,“至于你,我要你做我的情.妇。”

说罢,欧晓曼冷然一笑,猛地将南逸轩推开,“南逸轩,你在做什么梦?用情.妇的身份换一个工作,这和被你潜了有什么区别!再说我就算是随便被人睡了,我也不会,唔……”

错惹总裁-欧晓曼, 南逸轩-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