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狂婿-萧岚, 云舒-都市情感小说

战神狂婿-萧岚, 云舒-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战神龙王

公元2035年。

国际局势动荡,炎国、联邦国和北方雪国三足鼎立,天下三分。

联邦国忌惮炎国夺取霸权,联合炎国周边小国发起压制打击。

炎国龙门创始人龙王,率领三千龙门飞将边界血战三年,三千炎境战士在战神龙王率领下,血洒疆场,终平定边界动乱。

三年后。

炎国南方省东门市。

豪华度假别墅区,一名朴素青年正忙里忙外布置装潢,看样子似乎是要迎接某个大人物的到来。

“云舒,这次南海王、南方省审议长都会来给你庆生,你可得一定要好好表现,咱们云家能不能一飞冲天就看这一次了。”别墅外面走来一对母女。

妇人身穿红色旗袍,尽显大气富贵。

女子大概二十岁出头,长相清纯绝美,上身是一件黑色抹胸吊带,搭配一条白色阔腿裤,优雅高贵,清冷的眉宇增添了一丝独特的气质。

她就是东门市第一美女,云家独女,云舒。

“妈,咱们平常对待就行了......”云舒一阵头疼,徐小燕当即抓住她的手臂,厉声道:“这事可不能大意,南海王,那是镇守南海的大将军,还有南方省审议长,整个南方省一把手,你怎么能平常对待呢。”

“另外,咱们云家这次也能在东门市名声大噪,那可是咱们千载难逢的机会。”

“你绝对不能轻视。”

云舒只能点着脑袋。

她不明白,云家虽说在东门市有些地位,可是她过生日,没有理由惊动镇守南海的大将军和南方省审议长,那可是整个炎境数一数二的人物。

她感到一丝不解。

“妈,云舒。”她们二人经过萧岚身边,萧岚赶忙收好抹布起身问好

云舒淡淡点头当做回应。

徐小燕十分厌恶地斜了萧岚一眼,她对这个上门女婿要多烦就有多烦,当初老爷子临死前说什么也要让萧岚入赘云家。

“都收拾好了吗,明天这里将会是整个东门市的中心,绝对不能丢了云家颜面,听到没有!”徐小燕冷冷训斥一声。

“真不知道我云家造了什么孽,摊上你这么个废物女婿,哼!”

......

云叔望着徐小燕的背影无奈叹出一口气。

她不喜欢萧岚,但不认可母亲这样的做法,萧岚也是人,人心都是肉长的,谁都有自尊心。

“看什么?”云舒发现萧岚盯着自己。

萧岚咧嘴一笑:“看我老婆,我老婆可真漂亮。”

“警告你,我没把你赶出去是可怜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另外,等我找到自己的真爱,我希望你主动离开云家,而不是被我赶出去。”云舒补充了一句跟上徐小燕的步伐。

萧岚耸耸肩。

回过身继续干活。

刹那间——

一名黑袍男人静静站在萧岚背后,黑袍男人双手插在袖子里,安静站着散发出一股强大的肃杀威压。

“你来干什么。”萧岚头也不回。

黑袍男人微微躬身:“龙王,您消失三年,外界传言您在三年前的边界大战中战死,如今龙门在国际的威望严重下降。”

“没有龙王的龙门,早就不是当初的龙门,我恳求您回归龙门主持大局。”

“助龙门重回巅峰!”

嗡嗡嗡......

萧岚把地扫干净后,又拖着除草机,给别墅院子的草坪除草,身上的休闲装脏兮兮的。

萧岚没有答话。

黑袍男人就这样躬身等候。

“我问你,斐国海是怎么知道我在云家。”十分钟后,萧岚关掉除草机,坐在草坪点了一根烟。

他沧桑的脸庞还残留着征战天下的霸气。

黑袍答道:“前些天,南海王斐国海拜访龙门询问边界战场的事情,我一时说漏了嘴......”

“你确定是说漏了嘴!”萧岚怒然起身。

黑袍男人身躯一震连忙单膝跪下。

他身为龙门三大黑袍龙使,深知龙王的恐怖,当年龙王仅率三千龙门飞将,便抵御住了联邦国和其他国家数万军队。

实力可想而知。

“龙王,云飞三年前战死边疆,您才隐姓埋名入赘云家忍气吞声。”黑袍男人声音悲痛刚毅:“可是龙门不能没有你,没有你震慑周边小虫之国,近两年周边小国小动作不断。”

“我恳求您回归龙门主持大局,震慑周边小国!”

“再敢泄露我的身份,死!”

......

黑袍男人抬起头,萧岚已经离开了院子。

他重重叹息一声。

龙门共有三大黑袍龙使,一个掌财,一个掌权,还有一个掌命,云飞就是掌命龙使,三年前跟随龙王血战边疆,却为炎国光荣捐躯永远留在边疆。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负重前行,罢了......”黑袍男人消失在别墅前院。

......

砰。

萧岚端着茶水来到云舒的房间。

云舒坐在电脑桌前不知道在忙什么,桌上摆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男子一席军装英俊威武,他就是云舒的亲哥哥,云飞。

“云舒,休息一下喝杯茶。”萧岚余光瞥了一眼相片,神色闪过一抹异样后很快被他调整过来。

云舒头也不抬,只说了句放这儿,就接着工作了。

萧岚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硬是咽了下去,转身关上房门。

砰。

萧岚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来到电脑桌前拉开椅子坐下,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相片,相片上身穿军装的男人,和云舒房间相片的男人一模一样。

“云飞,按照你的遗愿我已经守护云家三年,这三年云家相安无事,你在九泉之下可以稍稍安心了。”萧岚点了三根烟放在相片前面。

靠在椅子上。

他清晰记得,云飞躺在他身上奄奄一息,只说过最后一句话,不要报仇,保护云家和他妹妹云舒。

身为龙门飞将一员,每个人的身份都是绝密,不得泄露。

死后也不能立碑。

因为会遭到歹徒报复伤及家人。

云飞当年一时轻敌被敌人看清了长相,即便只是刹那间,那也有可能会给云飞的家人带去灭顶之灾。

这三年来萧岚一直默默守护在云家。

几天后。

云家别墅热闹非凡。

南海王和南方省审议长登门给云舒庆生的消息几天前就传了出去,云舒生日当天,亲朋好友和商业名流纷纷提礼给云舒庆生,只为能攀上一丝关系。

轰——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后面跟着一拍清一色的黑色路虎,车队排场十足停在云家别墅门前。

车里走下一名英俊青年。

青年来到云舒面前微微一笑,当看清云舒身边的萧岚后,脸色直接阴沉下来。

他还是挤出一丝笑容轻声道:“云舒,生日快乐。”

第2章 大人物

院子里聚了不少客人。

客人们和云舒的父母有一句没一句拉着家常,他们见到青年后脸色皆是微微变了变,不少想和云家说亲事的父母,眼里闪过一抹无奈和失望。

“佐少爷您也来了。”

“早就听说佐少爷对云舒小姐一见倾心,看来佐公子对云舒小姐的真心日月可鉴,佩服。”

“云舒小姐年轻漂亮,和佐少爷真是男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众人围过来拍着彩虹屁。

佐青皇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他余光瞥了一眼一旁的萧岚,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得意和不屑,他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双手递向云舒:“云舒,刚从国外出差回来没什么准备,一点心意,生日快乐。”

“谢谢。”云舒清冷的俏脸没有任何表情,接过木盒看都没看一眼就递给萧岚,让他收好。

佐青皇见状眉头闪过一抹不悦。

他的保镖见状很识趣地跳出来,一把将礼盒夺过来,恶狠狠瞪了萧岚一眼:“你算什么东西,这是我家少爷给云舒小姐的礼物,岂是你这种废物能玷污的?”

“怎么说话呢。”佐青皇瞪了保镖一眼,把礼盒重新递给云舒,歉意一笑:“不好意思,是我管教无方才让手下冲撞了萧先生,萧先生不会在意吧?”

萧岚淡笑着摇摇头。

保镖小声嘀咕了一句,在意又怎样,一个废物还能把我怎么样。

周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萧岚说话。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佐家少爷很会唱白脸,和保镖一黑一白联合起来让萧岚难堪,还落了个大度有教养的名声。

佐青皇见萧岚不动声色,心里暗暗惊讶他的心理素质,偷偷给保镖使了一个眼色。

保镖领会到佐青皇的意思。

他再次冷笑朗声道:“废物就是废物,只能忍气吞声,云家怎么就看上你做上门女婿了呢?”

“萧岚,我要是你早就没脸待在云家。”

“这是我的事,和你没有关系。”萧岚丝毫不生气,轻松淡然笑着回应了一句:“感谢佐少爷的礼物,云舒很喜欢,里面请。”

“请?请你大爷!”保镖怒不可遏扬起拳头砸向萧岚。

云舒拦在萧岚身前。

保镖赶忙收手。

云舒冷冷道:“道歉。”

保镖以为自己听错了:“云舒小姐,您......您说什么?”

“我说让你给萧岚道歉,没听清楚吗?”云舒俏脸冷了三分:“萧岚再怎么说也是我云家的人,还轮不到你一个下人欺负。”

“这......”保镖眨眨眼向佐青皇投去求助的目光。

佐青皇的脸色也不好看。

他本想借这个机会当众羞辱萧岚,让他知难而退离开云舒,可没想到云舒居然会站出来维护一个废物。

他想收场就难了。

“哈哈,都是下人不懂事,何必跟下人过意不去,云舒我们进去。”佐青皇踏步走向屋里。

保镖跟着佐青皇一起进屋。

他路过萧岚面前的时候投过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谢了。”萧岚跟着云舒向屋里走去,云舒边走边说道:“别想太多,我只是在维护云家的颜面,和你没有关系。”

......

为了这场生日,云家在别墅院子布置成了酒店,香槟美酒和糕点应有尽有。

云舒在接待客人。

萧岚虽是云舒的丈夫,可他现在却干的是下人的活,给客人端茶倒水,客人们也把他当成下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叔叔阿姨。”徐小燕和云文斌从屋里出来,佐青皇果断迎了上去。

他朝保镖使了一个眼色。

两名保镖提着几个大袋子走过来,佐青皇接过袋子给二老递过去,笑道:“叔叔阿姨,这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补品,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身体更重要。”

徐小燕对这个年轻人很满意:“小佐有心了,要你是我女婿就好咯。”接下了礼品。

徐小燕和佐青皇亲切交谈。

云文斌只是简单笑了笑没有参与二人的谈话,余光突然瞥见院子里,给客人端茶倒酒的萧岚。

他当即朝萧岚招手:“萧岚别忙活了,快过来休息一下。”

“叔叔,我不累。”

“今天是云舒的生日,我必须帮她好好招待客人。”萧岚笑着回绝。

云文斌直接走过去把酒托从萧岚手里夺下,拉着萧岚走到院子边缘的石椅坐下,简单聊了起来。

别人或许不懂。

云文斌倒是知道一些,当初父亲去世前向他透露了一丝信息,萧岚是云飞的战友,其他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云文斌从儿子云飞牺牲也能猜到一二。

只要有人欺辱萧岚,云文斌绝对站出来护犊子,对萧岚的关爱不比云舒差到哪儿去。

“南方省审议长赵秉国到——”

“赵秉国?那可是大人物,快快。”

“走,赵秉国居然来了,这云家面子可真大。”

......

别墅外面保镖的一道朗声。

院子里的客人纷纷放下酒杯出门迎接。

别墅外面,一辆由红旗轿车大头的车队稳稳停在路边,从车里走下一名精神抖擞的中年男子。

男子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十足的威压。

“赵审议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快里面请。”徐小燕乐的嘴巴笑成了莲花,心里更加满意自己这个女儿,过个生日居然能把南方省一把手给惊动。

再看萧岚,废物一个。

她越发觉得萧岚配不上云舒。

徐小燕朝萧岚投过去一个冷冷的白眼,招呼着赵秉国走进院子,赵秉国并没有多大的官威,反而很平易近人。

他站在人群中间朗声道:“徐夫人,听说今天是你小女的生日,特意准备了一幅字画当做贺礼。”

“审议长您太客气了。”

徐小燕赶忙双手接过字画,赵秉国的助理不忘补充了一句,说这幅字画是赵审议长亲自提笔书写。

徐小燕更加激动。

赵秉国目光在人群里搜寻,不一会便落到了人群外面的萧岚身上。

他当即动身就要去找萧岚,人群外,萧岚眉头不悦一皱,赵秉国身体一抖立即怔在原地调整过来。

“还愣着干嘛,萧岚快给赵审议长搬凳子啊!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徐小燕不满喝了一声。

佐青皇这个人精眼疾手快,徐小燕的声音刚响他立即搬来凳子给赵秉国,舔着笑脸道:“赵审议长您别见怪,这萧岚是云家的废物女婿,不懂事。”

“赵审议长喝茶......”

噗——

赵秉国一口茶水险些喷在佐青皇脸上。

他嘴角抽了抽,余光不由在远处的萧岚身上扫了一眼,心里大骂佐青皇,你个鳖孙诚心给老子挖坑是吧。

萧岚废物?

你不知道他有多牛逼!

“斐将军到——”

别墅外再次响起保镖嘹亮的声音。

轰——

别墅瞬间炸开了锅。

第3章 震怒

斐将军?

就是那个镇守南海的大将军南海王?

轰——

人群潮水般涌到门外迎接。

门外,一辆军绿色越野车打头,后面清一色的军用越野车,扑面而来的阵仗气息,一名身材魁梧眉目暗藏王者霸气的男人跳下车。

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股统帅三军,指点天下的雄风。

他就是镇守南海边疆的大将军,南海王,斐国海。

“斐大将军......”徐小燕腿都软了,赶忙跑过去迎接:“斐大将军,欢迎欢迎,您能来寒舍真是蓬荜生辉。”

“斐大将军。”

“老斐啊,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哈哈。”

云文斌和赵秉国二人迎接斐国海。

斐国海声音雄伟嘹亮,拍着赵秉国的肩膀大笑:“怎么,你老赵能来我就不能来?”

“龙王呢?”斐国海乘机压低声音问了句,赵秉国偷偷指了一下远处门口的萧岚,低声道:“这龙王不想被认出,待会你可要注意,刚才我差点就说漏嘴了。”

“行。”

“徐夫人,云先生,这位就是云舒吧?”斐国海来到云舒面前。

斐国海一来瞬间成为全场焦点。

赵秉国虽然是南方省一把手,位高权重,但在斐国海面前甘心位居第二。

“啧啧,云舒真是漂亮,你们二位能有云舒这样的女儿,就偷着乐吧。”斐国海余光有意无意瞟了一眼萧岚。

徐小燕并没有听出斐国海的言外之意。

一行人浩浩荡荡簇拥斐国海走进别墅。

斐国海不亏是镇守南海边疆的大将军,就这么站着,那股雄伟的肃杀气息都让人喘不上气。

佐青皇一向高傲,在斐国海面前,就像小孩和大人。

一群人围着斐国海和赵秉国,端茶倒水,态度别提多恭敬。

人群外。

萧岚慵懒地靠在椅子上。

他郁闷开了一瓶果酒喝着:“他奶奶的,隐龙这家伙居然把斐国海给弄来了,这老东西可不好对付。”

“要不想个办法开溜?”

“萧岚你干嘛!”萧岚正分神,佐青皇突然喝了一声:“斐大将军都没坐,你倒好先坐下,你看看场上谁敢坐!”

“就是啊,萧岚快给斐大将军搬张凳子。”徐小燕也跟着喝了一句,转头对斐国海陪着笑脸:“斐大将军别介意,这人是我女婿,不懂事。”

斐国海和赵秉国相视一眼。

二人眼里既有震惊也有尴尬。

人群也议论起来。

“云家这女婿怕是彻底废了,敢在斐大将军面前失礼。”

“谁说不是,云家能招上萧岚这女婿,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

萧岚不在乎大家的指点。

他漫不经心搬来一张椅子,余光不耐烦瞪了斐国海一眼,冷冷丢下一句:“斐大将军您请坐。”

斐国海一个机灵。

他嘴巴微张,突然响起赵秉国的话,到了嘴边的话硬是生生咽了下去。

“谢谢,谢谢......”斐国海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坐下。

他和赵秉国脸色十分难堪。

他们是替在场的人难堪,这些人或许还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废物女婿是名震国际的战神龙王。

率领三千龙门飞将边疆血战的王者。

“咳咳。”赵秉国率先打破场上的尴尬,朗声道:“徐夫人,东门市正好有一个项目对外招标,你们云氏集团很符合我们的要求,这个项目就交给你们去做了。”

“真的?那太谢谢赵审议长了。”

“云舒,快来谢谢审议长。”徐小燕把云叔拉过来。

云舒眼角也挂着一丝喜悦。

她轻轻行礼以示感谢。

周围的客人项目不已,这可是个大项目,云家攀上了赵审议长这棵大树,以后必将飞黄腾达,甚至可能成为东门市第一大家族。

“恭喜徐夫人。”

“恭喜恭喜啊,徐夫人,你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把我羡慕的呦~以后可别忘了我们这帮老朋友啊。”

徐小燕乐的合不拢嘴。

她真想替云舒感到骄傲,云家能有今天都是云舒的功劳,一个生日就把南方省一把手给惊动了,连镇守南海边疆的大将军也给吸引来了。

“阿姨,云舒年少有为,恭喜。”佐青皇恰当地站出来刷存在感,他缓缓说道:“云家以后必定前途无量,我郑重宣布,佐青影业和云氏集团正式达成全面合作!”

周围一片掌声。

今天是徐小燕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自己的女儿出息了,家族也跟着沾光。

云家将来必定飞黄腾达。

“感谢各位的厚爱,我正式宣布,即日起将萧岚逐出云家,废弃女婿身份!”徐小燕朗声道。

她冷冷瞪了萧岚一眼:“为了云舒和云家的未来,绝对不能被你拖了后腿。”

啪啪啪......

周围再次响起一大片掌声。

在大家看来,云飞死后云家只有云舒这么一个女儿,萧岚这个废物占据云家女婿这个位置,确实是拖了云家后腿。

难怪徐小燕会废除萧岚的身份。

大家都在为云家的未来欢呼的时候,场上只有两个人脸色铁青,他们就是赵秉国和斐国海,二人相视一眼脸色直接青黑下来。

“萧岚,听到没有,从今天起你不在是云家女婿。”徐小燕得意地冷笑。

人群旁。

萧岚脸色冰冷,淡淡说道:“你们会后悔的。”

“后悔?当初招你做入门女婿我才后悔,我绝对不会让你拖累云舒,拖累云家!”

哼——

突然一声冷哼。

众人这才发现,赵秉国和斐国海两个大人物的脸色冷了下来。

徐小燕心头一凉,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了两尊大佛不满。

别墅一片死寂。

刚才还欢呼雀跃的众人,因为斐国海一声冷哼,所有人大气不敢出。

气氛顿时沉重起来。

“赵审议长,斐大将军,可是我们做错了什么惹您不高兴了?”徐小燕忐忑不安小声问道。

赵秉国冷哼一声:“徐夫人,你让我很失望。”

“我宣布,废除云氏集团的招标,重新招标。”

“徐夫人,你......唉!”斐国海指了徐小燕,又指了指周围的客人,只是沉重地叹气。

徐小燕心里更慌了。

大家也慌了。

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间这二位就变脸了,难道他们做错了什么?

还是有人做错了什么。

徐小燕和大家都蒙了。

云文斌摸着下巴,看了看萧岚,他似乎是懂了什么。

第4章 边疆动荡

“不就是一个废物吗,不值得二位动怒,斐大将军和赵审议长您消消气。”

“喝杯茶。”

砰!

佐青皇再次展现拍马屁的功夫,给赵秉国和斐国海端去茶水,赵秉国脸色铁青直接把水杯打翻。

全场安静的鸦雀无声。

赵秉国示意大家看向萧岚,冷冷道:“你们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是......”

赵秉国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发现萧岚正用一副冰冷的眸子盯着他,赵秉国到了嘴边的话硬是堵在咽喉,心里干着急。

龙王不想暴露身份。

可是这些人太不知好歹,他们以为云舒真有这么大面子,他和斐国海是冲着萧岚来的,没有萧岚,他云家就是个屁。

“他不就是一个穷当兵的吗?”徐小燕眨眨眼,赵秉国又气又急,碍于龙王的威严又不敢直说萧岚的身份:“不管怎么说,萧岚是军人,你们当着斐将军的面羞辱一名军人,这分明是不把斐将军放在眼里。”

赵秉国把目光投向斐国海。

这件事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理好,龙王的身份不能暴露,索性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抛给斐国海。

斐国海当即反应过来,冷哼一声:“不错!军人保家卫国,你云家纵使有钱财也不能辱骂一个军人。”

“该当何罪!”

扑通!

......

斐国海这一发怒,徐小燕和佐青皇,还有一干众人纷纷惊恐跪下。

他们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萧岚是军人,他们居然当着斐国海这名边疆大将军,公然辱骂一名军人,难怪斐国海会这么生气。

这不是在打他脸吗。

“斐大将军息怒,我也是一时糊涂才忘了萧岚是军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徐小燕因为害怕,身子都在颤抖。

“斐大将军,徐夫人也是一时大意,无心之过还望海涵。”人群外,萧岚走进来,徐小燕的头点的小鸡啄米似得:“对对对,萧岚是我云家的爱婿,我是无心的。”

“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萧岚俯身在斐国还耳边小声嘀咕一句。

斐国海干咳两声,朗声道:“看在你是军人家属的份上,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但是你!”

斐国海目光落在佐青皇身上。

佐青皇身躯为之一震,他佐家在南方省确实是有些钱势,他旗下的佐青影业在东门市也是顶尖公司。

但他可没胆子得罪斐国海。

斐国海是谁,那是镇守南海边疆的大将军,挥挥手就有飞机大炮和数万大军,他佐家纵使权势滔天也不敢和手握兵权的斐国海斗。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一时糊涂冲撞了萧岚,斐将军您息怒。”佐青黄声音都在颤抖,斐国海冷声道:“看在云家大喜的日子,这次我就饶了你,如有下次再敢辱骂军人,我绝不轻饶!”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佐青皇还没来得及庆幸,斐国海接着说道:“为了让你张张记性,别仗着有钱势就可以不把保家卫国的军人放在眼里,我要你赔偿一百万给萧岚,你可有意见?”

一百万?

佐青皇的脸吃了铁一样难看。

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不过和小命比起来,钱又算的了什么,他当即点点头。

“萧岚,哦不,萧岚先生,刚才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我。”佐青皇跪在萧岚面前磕了三个响头。

他的拳头死死抓在一起。

萧岚不过一个废物,他是谁,佐家二少爷,佐青影业的董事长,今天当着再次宾客给一个废物磕头赔钱,他这张脸往哪放。

“算了,要你这个大少爷给我磕头也难为你。”萧岚摆摆手。

出了这样的事闹的不愉快。

斐国海和赵秉国没多久就离开了。

他们二人走后,其他宾客也识趣地离开,萧岚收拾好院子就要回房。

云文斌从屋里走出:“萧岚,来我房间一趟。”

砰。

萧岚跟着云文斌来到他的书房。

云文斌让萧岚坐下,泡上一壶茶给萧岚倒上,趴在茶台上嘴角勾着一抹笑意:“萧岚,我问你,斐国海是赵秉国他们两个,是不是因为你来的?”

“我云家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别说云舒,就是我都没这么大面子能把他们二位请来。”

“想来想去,也只有你。”

“叔叔,您就别问了,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萧岚摇头苦涩一笑,云文斌眯着眼睛听出了些什么。

萧岚很神秘。

当年,父亲死活要萧岚入赘云家的时候,云文斌就隐约猜到了萧岚的不凡,今天斐国海和赵秉国又亲自莅临云家。

这让云文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萧岚,不是普通人,至少他以前不是普通人。

“也罢,既然你有苦衷我也不再追问,喝茶。”云文斌放下茶杯,脸色凝重下来,又问:“萧岚,我最后有意见事想问你,云飞的死和你入赘云家是不是有联系。”

“当然,如果不方便说也无妨。”

云文斌话虽如此,然而他的眼神却是渴求地望着萧岚。

萧岚沉默了,可怜天下父母心,云飞是一名军人为国捐躯,可是云文斌却连自己的儿子怎么死的都不能知道,对于一个父亲来说这太残忍了。

“叔叔,云飞是军人,他死前让我照顾好云家和云舒,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叔叔已经猜到了。”

......

书房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萧岚没多久就离开了云文斌的书房,让云文斌一个人静一静吧,丧子之痛必然不好受。

晚上。

东门市街边一家咖啡厅。

一名西装男子低调走进咖啡厅,四名伪装成平民的保镖守护在咖啡厅门外,男子走进咖啡厅后径直来到角落的座位上。

萧岚依旧一身廉价休闲装。

他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懒懒道:“是隐龙那家伙把我的联系密令给你的吧?”

斐国海摘下帽子扣在桌子上,环顾了一遍四周,确定没有眼线后苦涩一笑:“龙王,你现在倒是清闲,可苦了我们这些镇守边疆的人咯。”

“现在外界传闻龙王已死,龙门群龙无首,边境小国小动作不断......”

“打住!”萧岚直接打断了斐国海的话,淡淡道:“边境的事别告诉我,我也不想知道,如果你是来劝我回去那就免了,浪费口舌。”

萧岚说完起身直接离开。

斐国海怔在座位上,旋即苦涩一笑,龙王的脾气还是没变,只是比几年前少了几分肃杀戾气,多了几分平和。

龙王,你是战神。

是炎国华夏的守护神。

难道你真的甘愿蜗居都市,做一个普通人,不再关心国家边境的安危了吗?

战神狂婿-萧岚, 云舒-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7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