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战爸-秦飞, 沈静汐-都市情感小说

惊天战爸-秦飞, 沈静汐-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荣耀归来

傍晚时分。

一架私人飞机在一百架黑云战机的团团护卫下缓缓降临。

这一幕震惊了整个昆城。

机场更是在两个小时前就已暂停所有航班并全面戒严。

四周围全是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士兵。

而以昆城一号大佬为首的几乎全昆城所有的权贵和豪门大人物更早早就全都聚集在这里,激动万分的等待着。

因为即将来到的是神州第一战神——南疆战神秦擎天。

他不仅是军人的传说,更是神州亿万民众的守护神。

——

“终于回来了!”

秦飞走下飞机时无限感慨。

他本是昆城秦家的少爷,是天之骄子。

却在五年前遭人陷害,在父母的葬礼上意外发狂,凌辱了一个陪家人来悼念的女孩,成为整个昆城丑闻。

秦家当众将他赶出家门,并亲手将他送进警局,被判五年。

在狱中他受尽折磨。

后幸运遇见神秘师傅,偷天换日将他带出并送进南疆战区。

在南疆,他保家卫国,奋勇杀敌,战功无数。

到现在他已经是南疆第一战神,封号擎天,改名秦擎天。

现在他终于回来。

可是他心中却没有衣锦还乡的激动,只有无尽的感慨。

他永远不会忘记五年前,把自己送进监狱时秦家人那一双双冷漠无情的面孔。

同时。

他更加忘记不了那一张充满了恐惧的女孩脸庞。

这五年来,他一次次在梦中惊醒,心中充满愧疚。

只是碍于和师傅的约定不能离开南疆战区。

现在他终于封神归来,只为弥补对那个女孩曾经的伤害。

——

“老大,以昆城一号为首的昆城豪门权贵等人早已等候多时,并准备了欢迎宴会,您要不要见?”

一个气息凌厉的男子恭敬问道。

正是他坐下四大战将之一的修罗陈锋。

“我要先处理一些私事,宴会改在五天后吧。”

秦飞淡淡的说道,看都不看昆城那些权贵便转身离去。

他这次回来可不是为了炫耀,他只想第一时间找到那个曾经被自己深深伤害的女孩。

——

一直目送秦飞身影消失,修罗这才转身走向那些昆城权贵。

一群人马上激动万分的迎了上来……

——

走出机场,秦飞钻进了一辆早已等候多时加长版劳斯莱斯房车。

一个美艳绝伦的年轻女人马上小鸟依人般的坐在秦飞身边,温顺的如同一个小媳妇。

如果让南疆那些兵痞看见肯定会大惊失色。

这个女人正是南疆战神坐下四大战将中最凶残的夜叉战将——血夜叉陈嫣。

除了夜叉,车里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正是昆城东海集团的董事长魏东海,资产数百亿,在昆城绝对排进前三。

此时却如同一个下人般坐在角落,大气都不敢出。

看向秦飞时除了敬畏,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因为他面前的是南疆战神,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

“人找到了吗?”

秦飞看向魏东海,看似随意,实则心情无比紧张。

五年前,他被师傅带去南疆战区,不封神不准回来。

现在他不仅封神,更是神州五大战神之首,终于完成了和师傅的约定,第一时间就派遣夜叉回来调查当年那个女孩,而他则是在任务交接后迅速归来。

相比较自己当年被人陷害,那个被自己凌辱的女孩才更无辜和凄惨,他必须弥补,哪怕赔上全世界。

“战神大人,这是我调查的资料。”

魏东海马上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秦飞,姿态卑微到极致。

秦飞默默地打开信封,拿出几张偷拍的照片。

照片的主人公是一个身穿职装的美艳女郎,绝美的脸蛋,性感的身材,浑身散发出一种浓郁的风情,唯独脸上和眼睛里流露出一股浓浓的疲惫。

除此之外,秦飞还发现有一张照片拍摄的竟然是一个小女孩,粉雕玉琢,无比可爱。

“这个小女孩是——”秦飞奇怪的抬头。

“她叫沈小小,是您的亲生女儿,今年刚刚四岁。”魏东海忙回答。

“我的女儿?”

秦飞猛然抬头,震惊到了极点,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那件事竟然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女儿。

魏东海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当年沈静汐小姐和您发生关系后意外怀孕,生下了沈小小。”

“是吗?”

秦飞心神一颤,目光死死看着照片上的小女孩,果然在小女孩脸上发现了一丝自己的影子。

怪不得刚刚看着有些眼熟,原来竟是自己的女儿。

秦飞心中五味杂陈。

忽然,他心中一动,头也不抬的问道:“你说她叫沈静汐?她是昆城沈家人?”

“是的,沈小姐是沈家老二沈川的女儿。”

魏东海小心的看了秦飞一眼,继续说道:“她原本是天之骄女,有着超人的商业智慧,被沈家重点培养。可是那件事后,她在沈家的处境一落千丈,从原本的天之骄女沦为人人唾弃的对象。”

魏东海的声音里带着惋惜。

“尤其是在被发现怀孕后,沈小姐被沈家老爷子视为家族耻辱赶出了家门。”

“什么?”秦飞抬起头,眼中射出两道寒光。

“这几年沈小姐一个人在外面经营着一家广告公司,不过却并不景气,沈家不管不问更不管她的死活,就连她的父母也懒得过问。”魏东海继续解释。

“是么?”

秦飞苦涩的叹口气,心中愧疚更加强烈,他没想到当年的事情对沈静汐的伤害如此之大,竟然毁掉了她的一生。

不过现在自己回来,这一切都将结束。

“既然这五年来你为我受尽屈辱,那接下来我就用一世荣华来偿还你吧。”

秦飞痛苦的闭上眼睛。

在这一刻,从来没对人做过承诺的南疆战神在心中许下誓言。

——

夕阳西下。

沈小小一个人默默的走出幼儿园大门。

别的孩子都有家长来接。

只有她没有。

每次看见这一幕她的眼里都充满羡慕。

可是她的妈妈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根本就没时间来接她……

每天都是她自己走回去,一个人在小区玩耍,一直等到妈妈下班回来。

“哎呀——”

沈小小忽然惊呼一声。

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正踩在一个男人的脚上。

“啪——”

一个耳光重重的抽在她的脸上。

“哪儿来的野孩子,不想活了?”

第2章 父女相见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帮你擦干净。”

沈小小顾不上脸上的疼痛,连忙从地上爬起,一边道歉一边蹲下身子就要去给对方擦鞋。

“滚!”

男人一脚正踹在沈小小的肚子上,嘴里骂骂咧咧的:“擦你妈比,老子这双鞋一万多呢,你擦怀了咋办?”

说完四下扫视一眼,大声道:“谁是这孩子的家长,给老子滚出来!快点!”

没人回应。

“不出来是吧?”

见没人站出来,男人恼羞成怒,忽然一把抓过了沈小小的脖领子。

看着周围人继续吼道:“快点给老子滚出来,再不出来信不信我把这孩子卖给人贩子?”

“叔叔,我妈妈不在这里。”

沈小小被抓着脖领子,憋得小脸通红,都快窒息了,艰难的说道。

“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

男人此时正无处发泄,抬手就又是一个耳光狠狠抽在沈小小的脸上。

直接抽的沈小小嘴角渗出了鲜血……

沈小小惊恐的不敢再吭声。

此时沈小小整个小脸蛋全都红肿了起来,嘴角也渗出血丝,看上去说不出的凄惨凄惨可怜。

周围不少人看见了这一幕,可是却没一个人上前制止。

不少人认出了男人是谁,他叫黑三,是这片街道上最大的混子,平时就整天无所事事仗势欺人,不少人都被他欺凌过。

“艹!”

等了半天不见有家长站出来承认,黑三真的怒了,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

扬起巴掌又给了沈小小两个耳光发泄。

周围人全都看的不忍目睹,却依旧没人敢阻止,怕这个黑三报复。

“住手!”

一辆劳斯莱斯快速驶来,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秦飞从车里快步走出。

身上弥漫滔天杀气,一个人仿佛千军万马,身后则是无尽的尸山血海。

刚刚他亲眼看见沈小小被打的一幕,杀气止不住的奔腾而出。

一把就抓住了黑三下落的胳膊。

“你,你想干什么?”

黑三颤声问道,这一刻他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尸山血海,心脏都止不住的发抖。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身上的气场太吓人了。

黑三怕了。

“你不就是想讹钱吗?你想要多少?”

秦飞一伸手从夜叉手里接过一摞钱,不下五万。

黑三没想到对方一下拿出这面多钱,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赶紧松开沈小小的脖领子,嘿笑道:“其实用不了这么多,一万多就够了。”

说话时黑三死死盯着秦飞手中的人民币,想全拿又不敢,他已经被秦飞身上的气场吓到。

知道有些人是自己惹不起的。

“除了赔偿,剩下的是给你的医药费。”

秦飞将钱递过去。

黑三下意识的伸手去接,脑袋还在纳闷秦飞说的什么医药费时,秦飞忽然出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掰,竟生生将他的手腕扭断……

“咔嚓!”

“啊——”

黑三嘴里发出一声非人的惨叫。

“打我的女儿,你这双手,我要了。”

说完,秦飞再次抓住了黑三另一只手……

“不要,求你——嗷——”

黑三吓得魂不附体,求饶还没说完就又变成了杀猪般的惨叫。

他的右手也被秦飞扭断……

整个人更在跪在了秦飞面前,面孔疼的扭曲到极点。

秦飞飞起一脚。

“咔嚓!”

又是一声骨头断裂声。

黑三的右腿也变得扭曲变形,身体更是被秦飞一脚踹飞,落在地上后一动不动,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

“你留下处理一下后事。”

不理会周围人的震惊和恐惧,秦飞迅速收敛杀气,抱起还在震惊中的沈小小钻进了劳斯莱斯……

“你要庆幸这里不是南疆,否则你早已死无葬身之地。”

夜叉冷冷的看着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黑三,眼中没有丝毫怜悯……

——

车厢里。

沈小小一直都在怯怯的看着秦飞,却不说话。

“对不起,刚刚我的样子吓到你了。”

秦飞内疚道。

他刚刚看见女儿被打顿时心中杀气弥漫,只顾着教训那个混蛋却忽略了沈小小就在一边,现在越想越是后悔,害怕自己的表现吓坏了女儿。

“我没事,谢谢叔叔你刚刚帮我。”沈小小扬起小脑瓜,好奇的看着秦飞:“叔叔,你是谁啊?为什么要帮我?”

“你是叫沈小小吧,我是你妈妈的朋友。”秦飞心疼的看着沈小小那被打红肿的脸蛋:“疼吗?”

“疼。”沈小小委屈的撅起了小嘴,不过却很坚强没哭泣。

这一幕看的秦飞更加心疼,别的孩子都有人呵护心疼,沈小小却没有,他马上找出医药箱帮沈小小温柔的按摩起来。

“你真的是我妈妈的朋友吗,为什么我以前没见过你?”

沈小小歪着小脑瓜,眼前这个叔叔让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尤其是刚刚叔叔抱着自己的时候,那种感觉让她觉得好温暖。

“我当然是你妈妈的朋友,不信咱们去找你妈妈确认下。”秦飞笑道,沈小小的萌态让他心中说不出的温馨。

“叔叔,你是不是想追我妈妈?”沈小小忽然很认真的问道。

“啊?为什么这么问?”秦飞狂汗,被沈小小的问题给雷住了。

“因为很多想追我妈妈的人都这么说啊。”沈小小眨巴了下眼睛,忽然嘻嘻一笑:“不过叔叔你放心,你刚刚帮了我,我一定会帮你说好话的。”

“!”

秦飞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发现自己这个第一次才见面的女儿早熟的有点过分。

——

与此同时。

昆城红玫瑰西餐厅靠窗的位置,沈静汐正在强忍着耐心在陪一个男人用餐。

这个男人是她的一个老客户,叫黄明昌,半年前曾委托她的公司做过一个广告策划,到现在钱都没给自己。

她不只一次找对方索要,却每次都被对方找借口拒绝。

现在她的小公司已经走投无路,不得已只能再次找上对方。

“黄总,时间已经不早了,您让我陪您吃饭我已经来了,您看那十万劳务费什么时候能给我结算一下,我的公司现在真的很需要钱。”

沈静汐陪笑道,将姿态放到了最低。

欠债的都是大爷,要债的都是孙子。

这几年她已经不只一次体会这种感觉。

“沈小姐你也知道现在经济行情不景气,我的公司现在也是步履维艰——”

黄总顿时做出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沈静汐差点把手里的酒杯砸过去,可为了能要到钱,只能强忍着怒气继续央求。

“我也知道黄总您为难,您看要不这样,您先给我一半,我现在公司真的运营不下去了,黄总您就大人大量可怜一下我好不好?”沈静汐哀求道。

黄总的眼中顿时一阵冒光。

今天沈静汐穿了一套略显紧身的黑色职业套装,包裹的娇躯更加曲线玲珑,看的他眼睛发直。

他早就对沈静汐别有用心,故意拖欠债务就是为了逼迫沈静汐就范,达成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相比较那些青涩的女孩子,他更喜欢沈静汐这种迷人的少妇。。

此时看着沈静汐那诱人的娇躯那迷人的少妇风情,他真想马上扑上去好好的蹂躏一番。

“沈小姐,要不这样吧,我今晚要去港九谈个项目,你陪我去一趟,回来我就把债务给你清了,怎么样?”

“刷——”

沈静汐一个没忍住,刷的站起,一杯红酒全泼在黄昌明脸上:“黄昌明,我沈静汐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你少做白日梦!”

第3章 发疯的沈静汐

“艹,你敢打我?”

黄昌明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沈静汐猝不及防,一张俏脸立马肿了起来……

“沈静汐,昆城谁不知道你就是一个被人玩烂的破鞋,在老子面前装什么清高?老子想玩儿你是看的起你,今天我就把话给你太挑明了。想要钱可以,乖乖陪我去港九玩儿几天,只要把我伺候舒服了,什么都好说,否则一切免谈。”

“你——”

沈静汐气的浑身发抖……

就在此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坏人,不准你欺负我妈妈!”

一个娇小的身影忽然冲来拦在了沈静汐身前——

“小小?你怎么在这儿?”沈静汐吃惊的瞪大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

沈小小却没回答,而是继续凶狠的瞪着黄总,像是一只发怒小狮子。

“哈,沈静汐,这就是你生的那个野种吧?都这么大了——啧啧——”黄总讥讽道。

“你胡说,我不是野种——”沈小小哭着反驳。

沈静汐这一刻也俏脸煞白,一把抱住女儿:“小小,你别听他胡说,你不是野种,你不是……”

“不是野种?那他爸爸在哪儿,哈,秦家那个废物现在估计早死在监狱里了吧,哈哈,你不会是还等着他出来跟你一块养孩子吧。哈——”

黄总说话更加大声,故意刺激沈静汐母女。

“闭上你的狗嘴!”

一声怒吼从餐厅门口传来。

秦飞快步走进餐厅。

他刚刚只是吩咐魏东海在外面等候自己耽误一会,却没想到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

野种?

这两个字就像是钢针一样刺在他的心头,让他心中顿时萌生了杀意。

堂堂南疆第一战神的掌上明珠怎么可能是野种?

简直找死!

“你是——”

看着欺负你杀其他的眼神,黄昌明下意识问道。

“啪!”

废话不说,秦飞直接一个耳光抽在黄昌明脸上,刚刚他亲眼看见对方打了沈静汐,这额一巴掌是还回去的,没有丝毫的客气。

“砰——”

飞起,摔落。

黄昌明马上变成了一条半死不活的死狗……

做完这一切,秦飞看都不看,直接转头看向沈静汐,当看见那红肿的面颊时顿时心中一疼,强压下将黄昌明打残的冲动,柔声道:“跟这种人渣没办法讲理,我先送你回去吧。”

“啊?好。”

沈静汐也被刚刚的一幕震惊到了,下意识的点头,她也知道今天想要钱是没门了,狠狠的看了正在惨叫的黄昌明一眼,抱起沈小小跟着秦飞走出餐厅。

——

“刚刚真是谢谢你。”

餐厅门口,沈静汐感激的看着秦飞。

“应该的。”秦飞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沈静汐还没认出自己,否则绝不会这么冷静。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以前见过吗?”

沈静汐仔细的打量着秦飞的面颊,他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眼熟,可是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种感觉很奇怪。

“我是秦飞。”秦飞苦涩道。

“秦飞?”

沈静汐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脸色大变,看向秦飞的眼神也忽然变得通红:“是你?你这个禽兽怎么在这里?你想干什么?”

沈静汐看向秦飞的眼神充满了浓浓的恨意。

她永远也忘记不了五年前的那一幕。

那个禽兽疯狂的凌辱自己,一次又一次,她喊破了喉咙也没人出现。

那些肮脏的画面已经成为了他的梦魇,这五年来一次次在半夜中把他惊醒。

就在那次之后,她沈家的小公主,从一个天之骄女变成了被人唾弃的对象,更是被老爷子赶出沈家大门自生自灭。

没人知道这五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婧汐,我知道以前伤害了你,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弥补……”秦飞苦涩道,沈静汐的反应比他预想的还要强烈。

“弥补?你怎么弥补?你说的轻松,你这个禽兽毁掉了我一辈子,你怎么弥补?用什么来弥补?”

沈静汐歇斯底里的叫道,像是疯了一样,面孔都变得扭曲起来。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秦飞有一天还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一刻的她已经疯了,被仇恨刺激疯了。

秦飞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有实际行动才能证明。

就在此时,一个怯怯的声音穿进两人耳中。

“妈妈,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唬小小好不好,小小好害怕!”

沈小小害怕的看着沈静汐那发红的眼睛,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妈妈这样,差点被吓哭了。

“对不起,小小不怕,妈妈没事,妈妈没事。咱们回家,妈妈这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沈静汐用力的抱紧女儿,忽然站起快步走向远处——

“婧汐——”

“你敢过来我就杀了你!”

沈静汐忽然站住脚步,回头狠狠的盯着秦飞,双眼通红,充满了恨意和寒冷——

秦飞脚步戛然而止。

“大人,用不用跟上去?”

一直到沈静汐离开,魏东海才小心翼翼的凑上来问道。

“不用了,她现在还接受不了我,先让她冷静一下。”

秦飞痛苦的闭上眼睛,他知道沈静汐恨自己,却没想到这么强烈,看来自己想接近她还要想想办法才行。

——

昆城郊区一间破旧的一居室里,乌烟瘴气,空气中不仅弥漫了浓重的烟气,还有刺鼻的酒味儿。

沈静汐蜷缩在沙发上,双眼通红的看着头顶,目光空洞,就像是没了灵魂……

茶几上摆满了啤酒罐和数不清的烟头。

“他不是正在坐牢吗?什么时候出来的?”

“还有,他怎么会有劳斯莱斯?”

“他回来到底想干什么?”

沈静汐脑海里乱成一团,现在她心中除了对秦飞的滔天恨意,还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和害怕。

他怕秦飞回来的目的是来抢自己的女儿。

这几年他受尽屈辱,女儿就是他心中最大的依仗,是让她活下去的勇气,她根本不敢想象没了女儿的情形。

看了眼卧室里熟睡的女儿,沈静汐忽然一咬牙拿起手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快说。”

很快电话里传出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妈,我决定听你的话嫁进贾家。”

沈静汐咬着嘴唇苦涩的说道。

从自己被唐家赶出家门后,父母几乎跟她短了联系,几天前却忽然跑来给自己说媒,说贾家二少看上了自己,而且不嫌弃自己有个女儿。

她当时莫名其妙。

论家世,贾家比唐家还要显赫一些,不知道多少女人排着队想嫁入豪门,哪里轮得到自己。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是贾明车祸变成植物人,娶她只是为了冲喜罢了。

一般人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女儿送进火坑,可是沈静汐父母这几年因为女儿的关系在唐家过的也十分艰难。

如果能抱住贾家的大腿那就不一样了。

难得贾家还不介意沈静汐有个女儿。

于是一心想要抓住这个机会。

此时听见沈静汐的话,沈母陈月芳激动起来:“你这死丫头总算想通了,你别反悔啊,我现在就联系贾家。”

说完不等沈静汐回应就挂了电话。

“呵!”

沈静汐用力抓着手机苦笑一声,声音充满了苦涩和无奈。

他宁愿去贾家去守活寡,也决不允许秦飞把女儿从她身边夺走。。

惊天战爸-秦飞, 沈静汐-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3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