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猛人-王虎, 陈雪儿-都市情感小说

头号猛人-王虎, 陈雪儿-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猛人归来

一辆深绿色的悍马H8在寒州市的大道上疾驰,引起无数人的侧目。

这辆悍马H8长达八米,外形十分彪悍,犹如一头粗矿的巨无霸,发出低沉震撼的咆哮声!

车身上,显眼地涂着一个红色骷髅头的标致,下面还有一串潇洒的英文字眼。

有见识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世界综合格斗联盟分部的高级专用车。

车内。

坐着两个男人。

一个长得虎背熊腰的黑人,他浑身肌肉极其发达,一边摆动着方向盘,一边用流利的汉语,试探地问道:“王虎先生,您真的永远退出格斗界?”

“嗯!”坐在副驾驶的,是一名精壮威武的华夏青年男子。他回答得轻声慢语,双眼注视着窗外飞快流动的画面。

十年了。

他终于回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一切,像是做了场梦。

十年前,他身无分文地被推上了偷渡去米国的人蛇船。在米国,他孤身一人,凭借着一双拳头和浑身胆色,拼搏出辉煌人生!

他创下了太多太多骇人的成绩了:地下格斗界的三连冠、世界综合格斗联盟的绝密王牌拳手兼副会长、海军陆战队的总教练、恶魔监狱岛的临时狱长……

他从不出现在媒体头条上,如同隐形人一般生活着,但在错综复杂的权力世界中,谁不知道他那鼎鼎大名?

如今,掌握了无数财富和极大权力的他,已经厌倦了,只想回家!回这亲爱的祖国大地,了决当年的遗憾。

……

“王虎先生!”

“孙家集团的山水大厦到了。”

这位在魔都担任世界综合格斗联盟分部部长的黑人“约翰”,恭恭敬敬地给王虎拉开了车门,弯腰道。

他脸上,尽是崇拜之色。

要知道,他也是当今重量级拳手排行榜第七名的世界高手呀!

王虎点了下头,拎起了一个有些发旧的灰色背囊,将其背在身上,这才跳下了车,说道:“回去吧。”

“是!”约翰转了转眼珠,想要尽量献殷勤,说道:“先生,有什么事请随时电联我,别的不敢说,我在这儿还是有点人脉的。”

他这样说其实算是谦虚了。

约翰在魔都混迹多年,为人精明,极会交际,其势力在江南一带可谓是盘根错节,手眼通天也不为过,谁敢得罪他?

“嗯。”王虎挥了挥手,没有太多的表示。

约翰强行挤出一个笑容,很识相地上车离开了。

王虎深呼吸一口,快步地走入了这栋修建得宏伟大气的山水大厦中,很快,来到了第十三楼的总经理办公室门外,他透过玻璃窗,清晰地看见了里面一个略显疲态的男人。

到此。

王虎呼吸都屏住了,眼眶里蒙上了一层水汽。

那男人,正是他亲生哥哥,王向阳!

父母死得早,他是被哥哥一把屎一拉尿拉扯大的,他永远忘不了哥哥为了养活自己,年纪轻轻辍了学,每天推着那生锈的小铁车到街道卖煎饼的场景。

哪怕是他偷渡去了米国,哥哥还是会每月给他寄信寄钱,风雨不改!

“弟,风声没那么紧了,过几年,我想办法把你弄回来。”

“弟!我……我入赘了孙家,他们对我……还不错。”

“弟,我升做总经理了。”

“弟,缺钱的话,记得给哥打电话。”

哥哥亲切的话语,无时无刻不萦绕在他耳边。

此时此刻,他回来了!

为的就是给哥哥一个惊喜。

一家人,终于要团聚。

……

正当王虎想要鼓起勇气敲门的时候,哪知道外面脚步声响,风是风火是火地走进来一名衣着光鲜的年轻男子。

这年轻男子一出现,整个办公大厅所有人脸色唰地都变了,似乎对其十分惧怕,都纷纷让开了路,躲着他。

年轻男子神色阴沉地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前,二话没说,抬起了腿,轰嚓一声将门给踹开了,玻璃震碎撒了一地。

坐在办公室里正在审阅文案的王向阳一惊,立马站了起来,当他看见来人的时候,脸色逐渐发青,问道:“俊杰,又怎么了。”

年轻男人叉着腰,破口大骂起来:“姓王的!老子让你写个批条,让财务部给我批三千万,迟迟几日都没声气,你当我的话耳边风呀!”

王向阳为难地道:“俊杰,公司财务有规矩,哪能说批给你就批给你,你要不,还是问问老爷子?”

“好呀你!”年轻男人腾地就火大了,一把揪着王向阳的领带,吼道:“拿老爷子压我是吧,你他妈的!”

话音刚落。

啪啪啪!

年轻男人朝着王向阳那脸上甩了三个耳光。

打得响亮极了。

整个公共办公厅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着。

王向阳咬了咬牙,倒退两步,说道:“你!孙俊杰,好说好歹,我也是你姐夫,你放尊重着点。”

孙俊杰冷笑着:“姐夫?你就是我们孙家一条狗,狗都不如!”

哗。

他抄起了一杯滚烫烫的热水,在王向阳头顶上淋了下去。

“哎哟!”王向阳被烫得惨叫起来。

“我最后问你一遍,这三千万批条子,你写还是不写!”孙俊杰怒喝着。

王向阳颤声道:“老爷子把这山水企业交我打理,一年盈利,都不够你两三个月的花费,再给你,我怎向老爷子交代?”

……

站在办公厅外的王虎,看见了这一幕场景,整张脸都变形了!

心里猛地就升起了万丈怒焰。

他从未试过如此愤怒!

哥哥,是他最重要的人。

没有之一。

谁敢伤害哥哥,他绝不饶恕!

“你找死!”王虎吼了一声,不亚于一道金雷劈了下来,震得众人耳朵都快要聋了。

“谁?这是谁……”

“好眼生,他不是公司职员吧。”

……

众人眼里都有着疑惑。

孙俊杰也扭回头,看着王虎一步步向他走来,皱着眉道:“你他妈谁呀你?”

倒是王向阳,一眼落在王虎身上,整个人如遭电击,过了半晌,才失声地道:“阿虎!阿虎!你……你怎么回来了。”

王虎没有回答哥哥,而是用锋利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孙俊杰,吐字如针地道:“跪下!磕头磕到我满意为止,我还可以考虑让你少些痛苦。”

第2章 天塌下来有我撑着

什么。

孙俊杰都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伸手指头指着王虎,不屑地道:“你算哪根葱呀你!敢跟我这么说话?”

下一秒。

王虎出手如电,五只如同钢爪的手指,一把就扣住了孙俊杰的脸庞,硬生生将其提了起来。

“你干嘛!你要干嘛!”孙俊杰惊叫着。

王虎面无表情,手上力度开始加大。

百分之一的力度!

“啊!!”孙俊杰就觉得整张脸被疯狂地挤压着,骨架发出脆裂的声音,尖利的指尖一点点刺入肉里,鲜血滴滴答答往下掉。

砰。

这还只是开胃菜。

王虎直接将孙俊杰的脑袋往墙上撞,轰地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像是打孔机。

一次接着一次撞。

砰!

砰!、

砰!

整层楼都在颤栗。

孙俊杰撕心裂肺地惨叫着,七孔开始流血,意识已经迷糊起来,但钻心般的痛觉却源源不断传来。

“不!”

“不……放开我。”

“救命……”

他五官扭曲地叫着,已经不似人形。

王虎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沉喝一声:“给我开!”五指用力往下一撕。

骇人的一幕发生了。

孙俊杰整张脸直接给撕毁了下来,五道刀砍般的伤口狰狞地出现,痛得他在地上不停打滚,他那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整个办公大厅的所有人都傻了,吓得胆子都破了,没有人敢挪脚下一步,只是满脸的恐惧之色。

“认准我的脸孔。”

“下辈子投胎看见我,躲远点。”

“懂不懂?”

王虎声音如同深渊般传起,慢慢地,他抬起了那只曾把装甲车踩成烂铁的大脚,对准了孙俊杰的脑袋。

是的。

他杀人不眨眼。

在这十年间,他杀的人,都可以堆成一座大山了。

多少名震天下的人,都死在他手上,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孙家纨绔子弟?

他不在乎。

在他眼里,跟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不要!不要杀我……”孙俊杰眼里泛起了深深的绝望和惊惧,身躯一哆嗦,裤裆里已经湿透了,一股骚味传了开来。

就连王向阳也震惊了。

他甚至无法相信眼前的这尊杀神,是自己弟弟。

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些什么,赶紧过来给拦住了,道:“阿虎!不要!你跟我出来。”他硬拽着王虎往外走。

王虎眉头挑了挑,留下了一句话:“算你捡回一条命。”

……

山水大厦对外,一条寂静的巷子里。

王向阳将王虎给拽了过来,发急地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局里对你的通缉令,还没取消呢。”

“没事!”王虎摇摇头道:“我已经处理好了。”

他注视着哥哥。

发现哥哥脸庞上,充满了憔悴、不安、疲倦,甚至头发都开始发白。

哥哥才三十多岁的壮年人。

就成了这个样子。

就可想而知他在孙家入赘的这段日子的痛苦了。

“哥!”王虎搂着哥哥,热血激荡地道:“以后有我,你什么都不用怕!天塌下来了,有我给撑着;谁敢欺负我们哥俩,我让他们全家死!”

他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句话。

王向阳闻言,心中暖意也荡开了,深陷的双眼慢慢地涌出了泪水,感动地道:“好好好!你长大了,你长大了。”

……

当天夜里。

急诊室。

医生脸色很是难看。

“说呀!说话呀!”躺在床上的孙俊杰,整张脸都被纱布和绷带给绑着,他嘶声叫着:“到底怎么了。”

“您这个受伤程度,有点严重。”医生低声道:“恐怕没办法修补,哪怕人工植皮也没用,不过能活下来,已经很好了。”

孙俊杰眼睛都红了,他挣扎着起来,用力地撕开了纱布,对准镜子看了一眼,他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最后,他疯了似的吼叫起来,将周围的东西通通打翻,噼里啪啦的!

医生和护士们赶紧逃窜出去。

没有人敢进来。

这也不怪他。

曾经他,长着一张多么帅气的脸。

如今呢?他是怪物,他是畸形!

走在街上,恐怕小孩子都会被吓哭。

“呜呜呜……”孙俊杰捂着脸痛哭起来。

哭了好一阵子,他内心就翻涌起无边无际的恨意。

“我让你们不得好死!”孙俊杰抄起了自己的手机,嘟嘟嘟地拨打着什么。

电话通了之后。

他森然地道:“给我派几个人来,要杀过人的那种,带枪来!我有事要办!”

……

……

孙俊杰重度毁容,王向阳知道这件事肯定还有后文,他生怕弟弟被孙家追杀,所以让弟弟躲起来一阵子。

王虎本想光明正大现身,但想到还有一件重大事情要办,他就跟哥哥分开了,但临走前说:“哥,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记得!”他千叮咛万嘱咐。

等到第二天下午。

王虎手里死死地攥着一封红色书信,来到了寒州市跆拳道协会旗下的一号会馆前,陷入了沉思。

十年前他为什么仓皇逃亡?

有原因的!

当年他们哥俩相依为命,哥哥整天在外面做小买卖养家糊口,而他闲来无事到处瞎玩。

有一日,他在公园里碰上了一个白花老头在练拳。

王虎生性好动,也就跟着练了起来,短短几分钟,练得虎虎生威。

白花老头眼睛一亮,心里暗惊:“好小子!天赋如此之高,是百年难得的练武奇才!”

老人家转了转眼珠,就从口袋里掏出了糖果,说道:“小孩儿,想不想吃糖?”

“想!”王虎嘴里都流着口水。

“想的话,跪下拜我为师,我天天管你吃够。”白花老头笑嘻嘻。

一哄二引诱。

王虎就傻乎乎地拜师了。

白花老头真名叫李明正,是武术界的老前辈,练的是少林外门正宗的铁拳,颇有名气,技艺高超,更重要是武德甚好,人人都尊重。

李明正将王虎视为传人,认认真真地教,王虎就也逐渐地爱上了练武。

师徒二人,情感是越来越深。

十年前,有一日,李明正收到一封挑战书,是来自于全国跆拳道总协会的“司马亮”的私人挑战。

李明正带着王虎,亲自赴战!

这一战,打得好惨烈。

到最后李明正遍体鳞伤,气喘吁吁地,他年纪太大了,战不过了!他就招手道:“我认输了。”

哪知道司马亮心里毒辣:“此战签了生死赌约!我何不打死这老家伙,在江湖上助助我的威风?”

就这样,他假装没听见,突袭一拳将李明正打得翻身摔下了擂台。

李明正是当场毙命,死于非命。

王虎痛哭起来:“师父!”

但无补于事。

果不其然,司马亮打死了李明正,名声鹊起,竟短短两月内就当上了跆拳道总协会会长。

王虎安葬了师父,埋在坟头前大哭:“师父,我一定给你报仇!”

第3章 绝命战书

王虎这样发誓,也这样做的。

过了几天,他找了一把尖刀,在跆拳道总协会的大门前埋伏着,想等司马亮出现,给他后背来一刀!

哪知道行踪暴露,几个保安冲上来要抓他,他情急之下,挥出一刀,刺死了一名保安。

回到家中,他知道闯祸了!

哥哥王向阳得知了详细情况,脸色惨白!他不愿弟弟被送进劳教所,更何况弟弟杀心暴露了,司马亮那些人能放过他?

所以,王向阳砸了猪仔钱罐,拿出攒了多年的积蓄,给王虎买了一张人蛇船票,让他逃亡海外!

一逃。

就是十年。

如今,他回来了!

“师父!”

“您老人家的仇,我一定给您报!”

“司马亮一天不死,我寝食难安!”

王虎心中积压了十年的恨意,已经酝酿成了狂风暴雨。

他本打算直接杀到位于羊城的跆拳道总协会,但转念一想,觉得一拳打死司马亮太便宜他,不如让他身败名裂再粉身碎骨。

噔噔噔。

王虎大迈步就走入了一号会馆里。

这会馆是真阔气,自动玻璃门,大理石造的前台,往里面一看,场地很是敞阔,有着一座座比赛标准的擂台,天花顶上一盏盏明亮的大灯照射下来,很多学员在练着跆拳道。

“哥们,来报名入会学跆拳道吗?”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精瘦男子从前台走出,微笑着。

“哼!”王虎冷笑着:“跆拳道花拳绣腿,学来有什么用?”

精瘦男子一听,眉头深深皱了下去,意识到王虎可能是来找茬的,语气不善地问道:“要捣乱的话,你找错地方了!”

“是吗?”王虎甚至不拿正眼看他,傲气横生地道:“你们馆长在哪?叫他滚出来,迟半秒,我荡平你们这里。”

他每一只字都铿锵有力。

不容反抗。

“好小子!你是来踢馆的?”精瘦男子脸色阴沉了下去:“我们馆长张从云贵为寒州市跆拳道协会会长,哪有功夫见你,你想踢馆,我看看你有几何本领!”

他跳了出来,大有一副要跟王虎交手的意思。

王虎狂笑一声道:“你还不够资格!”说着话,他右腿唰地抬起,向着左边的一座四方形擂台的壁上重重踹了过去。

轰嚓。

这一脚。

山崩地裂一声。

整座四方形擂台竟轰然崩塌了下去,成了一片狼藉,木屑四飞,铁块翻滚,烟尘蔓延!

在场众人都停下了手中动作,纷纷用奇怪疑惑的双眼投视了过来。

而精瘦男子,则是脸色巨变,内心大震!

居然一脚踢垮了这种三米乘以三米的比赛标准订造的擂台?

要知道!

这种擂台可是钢根作为架构的,承重可以达到十吨,哪怕是一辆保时捷跑车以时速一百都撞不毁吧?

想到这里,精瘦男子额头上的汗滴滴答答地往下流,倒退几步,将原本想跟王虎较量较量的心思抛到了九天之外。

“如何?”王虎玩味地道。

“你等着!”精瘦男子咬了咬牙,快步地冲进了人群。

过了没多久,精瘦男子就领来了一名长得膀大腰圆的中年汉子。

这中年汉子穿着白色的宽松的训练服,剃了一个寸头,两只眼睛鼓鼓着,站在那儿,有如铁塔,威风赫赫!

此人来头可不小。

名叫洪勇,是寒州跆拳道协会的执行领事,又是这一号会馆的主教练,是黑道八段的官方认证实力,曾多次拿下省级冠军,最擅旋风腿,一脚能把老虎给踢死!

“阁下是要踢馆?”洪勇故意将声音提了很高,瓮声瓮气的。

在场上百名学徒都陆陆续续围了上来,同仇敌忾,盯视着王虎。

王虎面对千百道带着浓郁敌意的目光,面不改色,气定神闲,淡然道:“想必你就是此馆的负责人之一了?”

“好说!我是主教练,有什么指教?”洪勇沉声道。

“指教?”王虎正经地摇摇头道:“想得到我指教的人,从这里排到大不列颠,你排不上队。”

他是实话实说。

多少拳击大师,梦寐以求想得到王虎的指导,但苦于无门?

但这番话落在对方耳里,就显得很刺耳。

“是吗!”洪勇眼里激射出寒光。

“我此行只为一事。”王虎将手中那封红色书信举了起来:“听说司徒亮当年就是在这会馆一战扬名,出道称师,那么我就在此处向司徒亮发下战书,一个月后,来这儿生死决!”

咻。

他翻手将那书信掷射了出去。

只见一轮红影掠过。

众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

啪一声,这红色书信已经深深地镶进了墙壁高处,显得很是亮眼。

“嗯?”洪勇眼睛一眯,心里泛起了不少波澜。

王虎露出的这一手“摘叶飞花”可不是盖的,手劲和准头都具有高水准。

但是。

洪勇却没放在眼里。

他认为天下武功,最重要的,就是肉身搏斗!

除此都是歪门邪道。

“毛头小子好大口气,要挑战我们跆拳道总协会会长?”洪勇冷笑不已起来:“你倒不称称自己斤两?”

他所言非虚。

司徒亮今非昔比,身份地位已经是一方巨擘,更创下了三十六战连胜的豪夸记录。

区区小子想挑战司徒总会长,太天真。

“告诉司徒老贼,就说铁拳传人来寻他了断恩怨。”

“他自会心中明白。”

“约战期限一到,他要不来的话,我就教他师门家族上上下下鸡犬不宁。”

“话我送到了,告辞!”

王虎何等高傲,他随便一个身份头衔,都比司徒亮响当当百倍,他自然不会跟洪勇这种无名小卒作嘴上交锋。

说完这番话,他转身就走。

怎料这洪勇纵身跃了起来,拦阻了王虎,喝道:“好个狂徒,口出不逊!这跆拳道会馆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教训教训你,还真让外人以为我们是软柿子!”

“你要跟我交手?”王虎二目里闪烁着精光。

“上台来吧!”洪勇招手道:“你我来一场无规则搏斗!”

无规则搏斗。

是仅次于黑暗搏斗的规格。

可以任意攻击敌人的要害,戳眼撩阴不在话下。

众人闻言,一个个眼睛都亮了起来,一时觉得热血沸腾。

这种拳拳到肉的残酷搏斗,对于他们来说,还是挺稀罕新鲜的。

这些人不由开始叫嚣起来:

“怎么?阵前就怂了?”

“刚才还口若悬河,如今哑了吗!”

“有种上去打呀。”

“垃圾!”

……

恶语交错。

汇聚成一股让人反感的洪流。

换了别人,早已是怒不可歇。

但王虎是神色泰然,嘴角微微向上勾出一抹弧线,点头道:“正好,就拿你们做个下马威,叫司马亮心惊心惊!”

头号猛人-王虎, 陈雪儿-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