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途-林昊, 莫雨-都市情感小说

商途-林昊, 莫雨-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先赚它个三千万!】

两千零八年新年之夜,南海市渝水家园,一户人家正在争执个不停,一旁两夫妻坐在沙发上难堪的唉声叹气。

而在附近的一所银行,三千万!林昊紧张的望着取款机上的一行数字!

林昊,二十一岁,南海三流大学大三学生,父亲是林厂工人,母亲是饭店洗碗工。

林家这些年积蓄倒也攒了几十万买了套房,但家中所有的存款跟取款机显示的数字来比,却显得极为卑微,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

然而,更难以置信的事实林昊也经历了。

他并不属于这个时代,或者说,他本该存在于十一年后的南海市。

林昊攥着银行卡走在回家的油柏路上,望着破旧的城市,脑海的记忆浮现而出。

2019年他是一位销售人员,但因为他刚被女友甩掉心情不好,弄丢了公司最为重要的大客户,因此不但他被开除,还扣除自己所有的工资奖金,而等待他的是房租水电吃饭问题,父亲也在电话中厉声呵斥他的无能。

他疲倦无力的用仅剩的零钱买了几瓶酒,醉醺醺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迎面一辆大货车撞上了他……

许久,醒来后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父母正担忧的陪伴在他身边,一位护士走来告诉他的父母,这次高烧没有查到原因,但烧的很严重,很有可能把脑子烧坏了。

林昊却呆滞的望着一旁的日历,2007年3月10号!

那天,林昊疯了般跑了出去,他看到路人骑着大洋自行车,手中拿着诺基亚,低矮的楼房,崭新而破旧的一切!

而在他的脑海里,还是曾经那个世界的画面,他甚至怀疑未来的那个世界是自己做的梦。

直到出院的那天,他也终于确定那不是梦,2007年到2019年的十二年时光,他确切经历过,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记忆而一点点重现,重新经历!

原因是,他刚到家便收到了初恋发来的分手短信,理由是她爱上了别人,而他曾因此而悲伤堕落了整个寒假,而这次他却并未感到悲伤,只是有些无奈。

正因这条短信,林昊更加知道了,人生若能重来他该如何不留遗憾的渡过,那一刹,他感觉曾经是多么浪费时间和生命!

林昊疯了一般给亲戚朋友打电话,能借多少钱便借多少钱,随后大量购置城北那些荒废的庄稼地!

他脑海无比清晰的记得,城北原是一片老城区,由于人都在城南发展,城北那些庄稼地便也荒废了,那些拥有土地的人嫌丢着没用,多以两万块一亩转手出售!

可就在几个月后政府突然宣布搬迁至城北,城北那些荒地改建为了南海市商业中心,没有卖地的都成了拆迁富!

正因南海再一次发展变化,整个南海的房价从三千块涨到了令人震惊的破万,随后更是水涨船高到他那个年代涨到了六万一平的地步!

曾经2019年让林昊买套房子拥有一块地,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可现在这是2007年,他如何会错过这场房产盛宴!

林昊各种七借八借也只借到了几千块,眼见距离城府搬迁透漏风声的日子越发接近,他几乎急红了眼!

他想到家里房产证是写他的名字,他偷出后抵押给了银行,贷出四十万后四处寻找卖地的卖家,最后手里攒了足足二十亩的土地!

就在他担惊受怕这笔钱会打水漂的一年后,南海终于透漏出了风声政府搬迁,整个城北的房价大涨,尤其是在城北有地的人,甚至开出了五十万一亩的天价,而价格还在不断的增高着。

直到一年零十一个月后的零八年年底,林昊也以每亩一百五十多万的天价,将全部的地抛售了出去!

从起初购地投入的四十万,不到一年便翻成了三千万,他足足赚了几十倍!

三千万啊!即便放在曾经的一九年,这也是一笔天文数字了!

林昊心知肚明如果在这些地上盖好房子,那样他能赚的更多,但他实在没有那么多资金用来建房,索性抛出捞上一笔!

林昊足足一个星期都没缓过神来,每天醒来都紧张的浑身是汗,他生怕这一切都是梦,于是经常都会去银行,当他查看过自己的余额才能好受一些!

这笔巨款足以让林昊用一辈子了,但此时的他还是清醒了过来,他逐渐的不满足于银行卡的数字,更大的欲望和野心充斥他的心中!

这个时代至曾经存在的年代,短不过十年而已,但却充满了无限的商机,互联网虚拟时代也即将来临,这才是万金油的暴利行业。

而有了这笔钱林昊足以去有资本做自己从未做过的事,去想不敢去想的事!

新年夜,林昊走在回家的路上,手中死死的攥着银行卡,刚推开门的刹那,他就被一只大手猛地拽着领子拖回到了房间里,林昊回过神看到父亲脸色阴沉的站在门口,身后是母亲还有大伯伯母。

“林昊,房产证呢?”

林父言简意赅并未废话,他在发怒的时候一向如此,每当林昊犯错时,林父都是主动让他拿好棍子趴在床上等自己去打!

林昊脑海瞬间想起了什么,他也知道他父亲为何会突然找他询问房产证,他眼眸微冷的看向了他的大伯伯母!

“您不是已经知道了,抵押给银行了,钱……”

林昊刚想解释钱的下落时,林父猛地一脚踹了过去,林昊直接朝后摔去,身后的玻璃应声而碎,幸亏他抓住了窗沿,否则可要从这楼上摔下去了!

林父步步逼近攥住他的领子,咬着牙冷漠道:“反了你了,房产证写你的名不代表就是你的了,这是我和你母亲一辈子的心血,你倒是长本事了,敢偷房产证抵押给银行换钱了?”

“他爸你好好说话,大过年的家里还有外人呢,孩子要是掉下去我非跟你没完!”林母心疼的忙上前劝阻道。

林父恨得攥紧拳头吼道:“他都敢干这样的事了你还叫他孩子?为了钱把自己家都给押出去了,我看再过两天他都敢把我们也给押出去,我看他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昊他爸你先别打了,你跟伯母说,抵押的钱呢?”林昊伯母此时忙跑过来,一脸紧张的望着林昊询问道。

林昊他爸这才从愤怒中恢复了一点理智,他瞪着林昊冷声道:“你今天要是不跟我说明白你为什么抵押房子,你要是说不明白这钱去哪了,这个年谁也别过了,你大学也别给我上了,都他吗学成贼了,老子怎么生出来你这样的儿子!”

林昊冷淡的望着他父亲,嘴角露出一抹凄惨的笑,随后瞥了一眼大伯伯母,眼眸中充满了无尽的冰凉,看的他大伯伯母浑身一颤,心里纷纷想着,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这么可怕!


第2章 穷亲极恶】

林父深吸一口冷气瞥了一眼林昊,只见他一脸冷淡丝毫没有悔意,这不像是做错了事的样子,大概是他急过头了,说不定他真的误会他了。

林昊此时却攥紧拳头心里越发的怨恨,曾经他父亲为了兄弟感情,为将这个家推向万丈深渊的时候,他是多么恨他父亲,但他也知道他父亲也是被欺骗,所以才默默的忍受着。

他望着冷嘲热讽的大伯伯母,两人跟唱二人转一般你一言我一语,句句诛心!

他再也忍受不住了,双眼血红的怒吼道:“够了!”林昊猛地一拳将玻璃砸碎,鲜血顺着他的手指流淌下来!

房间内指责的声音刹然而止!

林昊伯母虽然还想嘲讽他有理了咋滴,但他伯父愣是拦着没让她说下去,林父望着仿佛被逼疯般的林昊,也只好转过头叹了口气不去看他,到底他是自己的儿子。

说到底这也是林昊的错,他父母攒了一辈子的辛苦钱买了这套房,这也是为了他好,可他在没经过家人同意的情况下,便将房子抵押了出去,谁又知道他是不是拿去挥霍了。

“爸,妈,那笔钱确实被我投资了,但我并没亏!”

林父林母这才松了口气,大伯伯母两人面面相觑均是露出笑容,仿佛他们的钱保住了一般,而他们却并未觉得话说的过分,也没人会去给一个小辈道歉。

“这次算你走运,以后听大伯的话,可别再干这样的事了,说不定赔个家破人亡都是小事……”

“就是就是,我们也是为了你好!”

大伯伯母依旧没脸没皮笑呵呵的一应一答,似乎没注意过,他们之前说过的话有多伤人!

林昊不急不躁的暗讽道:“大过年的,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们关心我了?不过索性没让你们失望,不仅没赔,还赚了三百万!”

“哦呵呵,不就赚了三百万么,林昊你还小,可千万不能骄……”

伯母很是无脑的接上了话,然而当她脑海突然响起一道惊雷,赚了三百万?!

林昊也是一脸淡定的回应道:“是啊,伯母你说的没错,才三百万而已,我堂哥可比我优秀多了对吧?”

林父也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忙跟他确认了一下,林昊却拿出早已转移到另一张卡的三百四十万凭单!

这一刹那房间内在没有任何议论的声音,所有人都在呆滞的望着林昊,他们除了震惊就还剩震惊,大伯伯母对比其自己那引以为傲的儿子,甚至感觉眼前有些发黑!

三百万意味着什么?

在南海这个二线城市,三百万则意味着三代人一辈子的财富!

“昊儿,你真的赚了三百万?这不会是假的吧?”林母望着凭单上的数字实在难以相信。

“假不了,这上面有银行的印章,这确实是三百四十万的凭单!”林父凝重的查看凭单后说道。

林昊点头确定,望着父母难以接受的模样,林昊反倒是松了口气,不过这还是他特地少说了一个零,如果说三千万恐怕真要怀疑这单子是假的了吧!

林昊父母悬在嗓子眼的也终于落下,此时更是感觉一瞬地狱一瞬天堂!

“呼,昊儿你敢拿咱家老本去投资,也是胆子够肥,不过可把我们给吓坏了,你到底是投资了啥?怎么能赚这么多钱?”林昊母亲眉间依旧有些担忧,她是怕自己孩子做了犯法的事。

“这不是政府前阵子搬迁到城北么?我有个同学家里在地产局有关系,他提前告诉我,说让我去城北买两套旧房投资,指定能赚钱,我怕你们不信这才偷着抵押了房子,就在我急忙刚入手两套后,房价就开始暴涨了,我下手的还是晚了!”林昊半真半假的解释着。

“你可真是要好好谢谢你同学!”林母激动的攥着凭单笑道。

城北房价暴涨在整个南海掀起了一阵风浪,就连他父亲都后悔早没在城北投资两套房子,林母虽是个家庭主妇,但她也知道房产现在有多赚钱!

林父到是有些尴尬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弥补了自己的遗憾,看到了自己远远看不到的商机,反倒是他误会儿子了,看着他现在狼狈的模样和还在滴血的手,他忙掩饰着愧疚去找纱布和消毒水。

林昊也知道父亲死要面子,他给自己包扎受伤就已经是变相的道歉了,索性他坐了下来给父亲个台阶下,说到底也是因为他隐瞒家人才会闹着一出。

林昊伯母此时站在一旁反倒显得多余,她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了:“他大伯,我们在家常说昊儿以后肯定会有出息的,你看果不其然昊儿比咱家孩子还小,就已经有这样的本事了!”

林昊大伯这才从震惊中苏醒过来,忙乐呵呵的笑道:“对对对,不像咱家那孩子就知道死读书,培养了这么多年没见他拿一分钱回来过!”

林昊伯母见林昊坐在凳子上不吭声,紧忙趁势笑道:“就是就是,这下可好了,房子不用抵押给银行就能借给我们,也能省了不少的麻烦,是吧林大哥!”

“抵押房子?借给你们?”林昊故作惊讶的抬起头迷茫的望着他们。

林父也是乐的合不拢嘴,毕竟大哥家的孩子一直那么有出息,而自己孩子仅是考上了一个一般的二本,这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坎!

林父在一旁欣慰的笑了笑,并告诉他大伯家要他们抵押房子,借钱给他们孩子读书的事。

“林昊你有所不知,现在出国留学学费可贵了,足足接近一百万的学费,就算要了我们老命也没有啊,但你堂哥好不容易考上了国外的大学,这要是不给他岂不是耽误了他一辈子,我们自己的房子已经卖了凑了六十万,但还差四十万,我们自己现在都在租房子住,要不也会跟你爸商量抵押房子借钱的事!

是啊是啊,但没想到咱家林昊这么有出息,竟然赚了三百万,房子都不用抵押了,再看看你那个不争气的堂哥,唉!”

林昊大伯和伯母故意贬低自家孩子去抬林昊,并故作悲伤惹林昊父母同情,且他大伯又是林昊父亲亲大哥,他们现在有本事了自然更会帮他们了。

林昊的父亲便是这种人,穷时相互帮助,有点能耐后更会帮助身边的人,也是为了证明自己成功的虚荣心。

毕竟那个年代谁不在意自己孩子出息,这样他们脸上才有光,所以父母总是会说,你看看别人家孩子怎么怎么样,林父也是骄傲的看向了林昊。

他伯母见林昊并未吭声,连忙用胳膊肘子怼了下他大伯,他大伯连忙点头笑道:“是啊,你放心等你堂哥奖学金一下来,我们立马就能还给你们!”


第3章 痛打落水狗!】

林昊怎会不知大伯家来拜年的目的,不过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惦记着他家这套房子罢了,不然他父亲也不会发现房产证被抵押了,而曾经林昊家可被他这该死的大伯家给害惨了。

林昊大伯家的儿子考上了英国伦敦大学,他们想送儿子出国留学,但他们卖了房子也没凑够上百万高昂的学费。

他大伯便跟林昊的父亲商议,能不能把林昊名下的房子抵押给银行,贷出些钱来借给他们供孩子出国留学。

只要孩子到了伦敦大学便可拿到奖学金和补助,还可以参与学校的科研项目拿到钱,到时便能还给林昊家,作为林家最有出息的孩子,林昊他爹自然一口便答应了。

那毕竟是林昊父亲的亲兄弟,亲兄弟都不帮忙谁还能帮,林父仗义出手帮自己的亲兄弟,将房子抵押给了银行贷出了四十万给他大伯,可谁知自此后他大伯就没怎么还过!

他大伯总是为难的说,英国消费太高了,孩子打工挣得钱还不够考验买材料研究的,就这样家里还得贴补,总不能让孩子不考研了吧,那岂不是毁了林家最有出息的天才!

总之就是以孩子在外国不易为借口不还钱,每个月最多就拿几百块糊弄林家,林父也只能忍气吞声。

而这笔贷款更是成为了林家永远的噩梦,由于房产证名是林昊的,这笔巨额贷款直接由林昊背负而起,不仅在之后十年自己结婚不能贷款买房,全家每个月还要替他大伯家还八千多块抵押款加利息!

林昊大学毕业后甚至连相亲都不敢,每个月除了拿钱还给银行补贴家用,几乎就剩不下什么!

反倒是大伯家的孩子,不但成为了亲朋好友口中的天才,事业人生皆是一帆风顺,林昊家简直成了人家幸福的垫脚石!

林父顾忌兄弟之情不想闹大,主要私下借钱没借条没证据起诉,更是怕一闹每个月连几百都没了。

他还要每个月低声下气的去他的好大哥家里要钱,可每次登门都跟要饭的孙子一样!

大伯一家甚至厚颜无耻的跟他说,等他儿子功成名就海归回来,到时挣了大钱就能还钱了,可他儿子却在英国一直没回来,更别提什么赚大钱!

林父回来后总是气的饮酒破口大骂,直到十年后林家才解决完这个问题,而林昊也被耽误了最好的年纪,苦度十年!

林昊闭上了眼眸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钱被我拿去投资了!”

“什么?投资!”林昊大伯伯母脸色瞬间难看了下来:

“你个连社会都没见过长啥样的小毛孩,你懂个啥的投资?”

“真以为这世界上钱是大风刮来的,谁都可以赚不成?要赚钱这么简单谁还不去搞投资!”

“就是,这哪是投资,这不就是给人家白投钱么?就那些老油条子都不敢押房子去投资!”

林昊大伯伯母俩人哀叹指责着他,就仿佛投的是他们的钱一般,林昊愣是没插上话,他也懒得搭理他们。

显然,他们说得话也说到了林父的心坎里!

“混账东西!”

林父心里的怒火再一次被激起,他猛地一巴掌就要抽过去。

林昊的大伯伯母没有出手阻拦,反倒是冷嘲热讽,恨铁不成钢的望着林昊!

林母倒是急忙拦住了他爸:“孩他爸,你好歹让孩子把话说完啊,我看昊儿不一定是赔了,昊儿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

奖学金便是林昊的伯母最常挂在嘴边的东西,一是为了炫耀自家孩子有出息,二也是为了告诉别人,他家孩子上学都能有本事赚到钱!

他伯母脑子里已经不满足借四十万了,她更是把那三百万幻想成了自己的,就快要流口水的考虑着借多少了。

他伯母眼珠子一转讪笑道:“林昊,不然你就借给我们一百万吧,这样我们也能把房子赎回来,你搞房地产投资,应该也知道现在房子越来越值钱,而且你也不想看着我们一直租房子住流落街头吧!”

他伯母连忙狠狠宛了一眼旁边的他大伯,他大伯心神领会喜笑颜开的说道:“昊儿,除了奖学金下来还给你们以外,你堂哥每个月还有科研补助和助学金,你不用担心还不起你钱,而且我和你爸是亲兄弟,谁还没个难的时候,这不都是为了孩子吗?以后我加孩子有出息了也忘不了你们,昊他爸你说是吧!”

林昊父母被大伯一家说辞说动了,而且又在意兄弟两家的情谊,林父微微点头正准备笑着替儿子做主时。

林昊轻扶住他的胳膊,并站到了他的身侧,眼眸微冷的望着大伯一家道:“今天是新年夜,如果你们穷到饺子都吃不起了,我们家请,但如果要钱……

别说一百万,你们今天一分钱也拿不走!”

林昊岂能让父亲轻易答应,即便他现在依然不在乎这区区一百万,但曾经所经历过的痛苦他怎能轻易罢休。

即便真的把钱借给他大伯一家,这钱也是彻底打了水漂有去无回,与其损失了钱又闹掰,到不如让他当个坏人,彻底了断这一切。

林昊也是为了彻底断了这些穷亲戚的念想,否则只会有不断上门借钱的人,借给了他就一定要借给别人,否则只会被一直戳脊梁骨,横眉冷对一家责和被千夫指的道理林昊还是懂得。

林父是个很重视家族的人,毕竟在他小的时候,七大姑八大姨都挤在一个大院里长大,不帮忙只会被其他人道德指责。

林昊伯母此时脸色异常难看:“林昊什么意思?你个没教养的东西,怪不得考不上好大学,不就是投资取巧赚了两个臭钱么?谁还能够说自己以后一帆风顺了,以后你要是个赔个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谁帮你,还不得是我们帮你们家?”

林父皱起眉头道:“昊儿,怎么跟你大伯伯母说话呢?快给他们道歉!”

林父听到林昊毫不客气的话他有些生气,他以外林昊是有点钱就飘了,为了照顾大哥家的面子,连忙让孩子道歉。

林昊咬了咬牙险些说出曾经发生的事,但那对父母来说太过虚幻,谁又能相信他能够知道未来,而不是为了不借钱而找的借口。

林昊深吸了一口冷气令自己冷静下来,他压制着怒气轻声道:“对不起大伯伯母,你们说的对!”

林父林母这才松了口气,林昊伯母见他主动道歉,也没继续纠缠,毕竟他们是有求于人,于是她便笑呵呵的摆了摆手。

“你要是真觉得伯母说的对,你就该听我的,你把房贷还了不还剩两百六十万么?你拿一百六十万继续去投资,说不定很快就赚个上千万呢?”他伯母好声好气的出着注意。


第4章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嗯,这样我就能拿出一百万借给你们,而且我还能有钱继续投资!”林昊淡笑道。

林昊大伯也是笑呵呵的说道:“我们借一百万又不是不还,主要我们是为了你好,投资向来有风险,就算哪天你真赔光了,不还有我们欠你的一百万么,这钱就等于我们帮你存着了,昊他爸你说是吧?”

林父林母也觉得言之有理,林父轻笑道:“昊儿,你大伯说的也有道理!”

“他爸,那你看那这钱?”

林伯母尴尬的笑了笑继续煽风点火,眼瞅着一百万就能到手了,她的心都在怦怦直跳。

“昊儿,你不是也觉得你伯母说的对么,把钱借给他们把!”林父轻声道。

林昊此时突然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他瞅着大伯伯母那仿佛已经拿到钱的笑容,他没有说话,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回复,而他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忍不住笑了出来,并指着他们捧腹大笑。

“不不不,我想你们误会了,我之所以说你们说的对,是觉得你们真的很可笑!”林昊笑的弯下了腰。

林父皱着眉头有些不悦,他不明白林昊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会一个样变脸跟唱戏浦的一样,这让他有些挂不住面子。

“林昊,你这小混球成心耍我们是吧?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伯父此时也有些恼怒了,他为了能借到钱一直忍让这孩子,但他似乎成心在戏耍他们。

林昊突然猛地抬起头,脸上的笑容依然变成了冷酷!

他望着着两人轻蔑说道:“我还想问问你们是什么意思呢,新年夜在别人家,让人家把房子抵押借钱给你们,真是不要个B脸,还指着比你们成功的人,破口大骂不就是有两个臭钱?

我没教养?我比起你家那复读多少年,快三十岁的傻孩子可成功不知道多少吧?

还说我赔个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两个狗东西连话都不会说,就算是狗上门乞讨要饭还会摇尾巴呢,你们会吗?”

两人顿时脸涨个通红,恼羞成怒,林昊大伯甚至扬起巴掌,想替他弟弟好好教育教育这个没教养的东西!

“昊儿,你太过分了!”

林父林母也是脸色异常难看,他们实在想不通自己孩子究竟怎么了,怎么会对长辈这般出言不逊破口大骂!

就在林昊大伯的巴掌就要落下的时候,林昊猛地攥住了他半空中的手腕,冷笑道:“说你你就给我听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肚子里憋了几两坏水,让我爸把房子抵押借钱给你,好拿去给你家那个废物东西玩女人?”

林父此时正要发怒,林昊转过头望着他冷笑道:“爸,恐怕你还不知道吧,我这位好伯伯卖掉的房子钱,都被我那优秀的堂哥拿去花窑子里的窑姐身上了!

你们也不动脑子想想,一个复读了那么多年的废物,怎么可能考得上英国的高校?

我堂哥根本就没考上英国伦敦大学,那张录取通知书是假的,我堂哥逛窑子被一个女人迷得鬼迷心窍,假装富二代想要包养人家,为了在人家面前装阔绰,甚至偷卖掉了家里的房子!

那窑姐看她有钱就跟他玩玩罢了,直到他没钱给人家花了,人家姑娘知道堂哥好色,便借着跟他去野外没人的地方,玩点刺激的为由,结果完事后人家翻脸拿出拍下的证据问,并他要四十万,如果不给就告他强贱!

所以他们为了不让我堂哥坐牢,走投无路才造了个假通知书,好让我们抵押房子给他们钱,如果今天真的把房子抵押了,我们要给他们还几十万的房贷!

都已经被那个废物儿子搞得倾家荡产了,还来我们家装大尾巴狼,也别指望我同情你们,一个快三十的废物不知进取整天就知道逛窑子,你们还有脸坑我们家给他擦屁股?我与其同情一条狗也不会同情你们,滚吧!”

林昊伯母涨红了脸怒吼道:“你在胡说什么!不就借你两个臭钱么,不借就算了,用不着这么侮辱人吧,你还有没有把我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林天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林昊再也忍耐不住自己心头的愤怒,那十几年被他们家害的惨境历历在目,方才这两个人一唱一和恶人他的话还在耳中,他也顾不得在给他们什么面子了,面子是人争取了,是他们自己自取其辱!

林父林母此时已经惊的呆滞了,林父本想骂林昊的话愣是收了回去,他也没有去理会疯了般的女人!

他望着自己的亲大哥在一旁掏出了一根烟,默默的在一旁抽着不敢说话,他自然是了解他大哥的,看来林昊所说的都是真的!

林昊的伯父此时像被扯下了遮羞布,只想找个地缝往里扎,反倒是他伯母为了挽回一点尊严疯了般胡闹着!

林父咬了咬牙道:“大哥,昊儿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林昊大伯有些愧疚的低下头道:“兄弟,对不起,我们也是走投无路了,总不能看着自己孩子坐牢吧!”

林父扭过头怨恨道:“你不配叫我兄弟,本来你再难只要你说清楚,当弟弟的又怎会不帮你,但我万万没想到你会想着害我,要怪就怪你那个好儿子把跟我们没关系!以后我们两家也就到此为止吧,滚!”

林父深知这个时候如果他再有同情心,那他就会成为供给吸血鬼的傻子,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以他立即选择恩断义绝!

林昊伯母挽着他男人的胳膊朝外便走便骂:“还真当自己是有钱人了,不就他吗运气好赚了两个臭钱么?以后谁知道会不会赔的倾家荡产,还投资,我看你们家以后早晚毁在这个兔崽子手里!”

林父猛地将桌子上的碗朝门外砸去:“给我滚!”

林母却着急的想追出去说两句好话,却被林父给拦了下来,林母担心这大过年的就算不借人钱,也不能把人家给赶出去啊,以后少不了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林母掐了下林昊的胳膊埋怨道:“昊儿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还有他爹,孩子不懂事你也跟着胡闹,再怎么说那也是你大哥,他家要不是落到这个地步也不会来找我们不是,就算不借钱也至少出出主意啥的,这以后见了面连话都说不了!”

“老妈还是你脾气好,反正搁我是忍不了,我相信我随我爹,您也忍不了是吧爹?”林昊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他终于将心里这口恶气给出了。

“昊儿也没做错什么,只不过是处理的方式不对罢了,不过要是昊儿不告诉咱们这件事,咱家恐怕也要被牵扯进去遭殃了!”林父有些庆幸的叹了口气。


商途-林昊, 莫雨-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