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鼎医少-李杰, 秦飞燕-都市异能小说

神鼎医少-李杰, 秦飞燕-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借钱

江海医科大学总医院。

心脏内科一病区。

“13床家属。”

杨医生从办公室门口探出头来,冲着走廊叫道。

“来了、来了。”李杰闻言,小跑了过去,看见杨医生,道:“医生,我妈的病怎么样了?”

“跟我来,我给你说说你妈的病情。”杨医生面无表情的道。

来到医生办公室,杨医生关上门,看着李杰,深吸一口气,道:“李杰,你妈的情况很严重。你妈是严重的冠心病,现在两条血管已经堵死了,不能再拖了,得尽快做搭桥手术。”

李杰闻言,心里一紧,道:“医生做这个手术,得多少钱?”

杨医生踌躇片刻,终于道:“保守估计得二十万。加上后期的药物治疗,估计得二十五六万了。”

李杰闻言,一阵脸色惨白,二十万,让他上那弄去啊。

“医生,可不可以先给我妈做手术,钱我后面补上行吗?”李杰一脸祈求的道。

“李杰,我也知道你挺难得。但是医院有规定,我也没办法。你赶紧去筹钱吧,希望你尽快,你妈不能再拖了。”

李杰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从办公室出来的。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二十万的救命钱,到底上哪去弄呢?

“妈,我一定会筹够二十万的。”李杰紧握了握拳头。

李杰回到家,看到自己的丈母娘刘兰正磕着瓜子,翘着二郎腿看电视。李杰想也没想,就走了过去,噗通一下就是冲着刘兰跪了下去。

“妈,医生说我妈快不行了,做手术急用钱,您能不能先借我二十万?”

“二十万?”

刘兰一听,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脑子没问题吧。跟我借二十万?你自从到我们家来,吃我们家,花我们家的,现在你妈病了还得跟我借钱,李杰,你这个窝囊废,还要不要点脸?要钱没有。”

“妈,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这二十万,就当是您借我的,我一定会还的。”李杰祈求道。

“滚开,废物。”刘兰一脚踹在李杰的身上,啐了一口唾沫,骂道:“真是的,老爷子当初怎么就招了你这么个废物。”

“妈,我求求你了。”李杰声嘶力竭的叫道。

“赶紧滚。”

李杰失魂落魄的从秦家出来,当初母亲病重,为了筹钱,就答应了秦老爷子的要求,入赘到了秦家。但是现在秦老爷子给自己的钱已经花的一干二净,母亲的病情也不见好转。

现在母亲得做心脏搭桥手术,又得二十万,对现在的李杰而言又是一笔巨款。

李杰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喂,疯子。”

“刚子。”李杰低声道。

“怎么了,疯子?”电话那头马刚开口问道。

“你那边能借我二十万块钱不?”李杰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了。

“二十万?”张刚那边沉默了半晌,终于张刚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好吧,你来我们家吧,我拿给你。”

“你不问我,借二十万干啥用?”

“哎,疯子,看你说的,我知道你的为人,既然你都开口了,一定是急事。”

“谢你了,刚子。”李杰声音略有些感伤,“你放心,刚子,这钱我一定会还的。”

“疯子,咱俩的关系,你还说这些干啥。你现在赶紧过来吧。”

李杰连忙点了点头,道:“好,我马上到。”

说完,李杰就是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就是朝着马刚家去了。

到了马刚家,李杰敲了敲门,马刚打开门,看到一脸憔悴的李杰,道:“赶紧进来。”

李杰走了进去,马刚将手中的一个银行卡递给他,道:“这里面是二十万,你赶紧拿去应急吧。要是再有啥事,就给我打电话。”

“好。”李杰重重的点了点头,看着马刚,一字一顿的道:“刚子,这钱我一定会还的。”

马刚摆了摆手,道:“咱兄弟俩,就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

李杰还想再说些什么,房门突然被撞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啪的就是给了马刚一个耳刮子,“好你个马刚,老娘不在家,你就把钱随便给人借。长本事了是吧?”

马刚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看着女子,低声下气的道:“老婆,他是我兄弟,他有事我不得不帮啊。”

“狗屁的兄弟。”女子啐了一口,“整个南江市谁不知道,你这个窝囊废兄弟,啥本事都没有,你把钱借给他,他拿什么还?”

“老婆。”马刚一脸祈求的道。

“去你妈的,老娘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挣钱,你倒好,什么不三不四的朋友都敢给借钱。”女子气急,直接冲上去,啪啪又是几个嘴巴子,抽在了马刚的脸颊上,立时间马刚的腮帮子就高高的鼓了起来。

“还有你,你他妈还有没有点出息?”

女子转而望向李杰,怒目而视:“自己什么本事,自己没点数,二十万,你拿什么还?真是有怎样的妈,就有怎样的儿子。”

“我不准你说我妈。”李杰怒吼一声,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住女子。

“你他妈还敢瞪我?”女子一把夺过李杰手中的银行卡,一巴掌扇在了李杰的脸颊上,道:“你给我滚,以后要是让我再看见你骚扰马刚,我他妈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就你这种废人还想借钱?”

“二十万,就你这怂样,你挣得来吗?你还得起吗?”

“你……”李杰怒目而视。

说着女子推搡着将李杰推出了门外,啪的一声关上门。

“妈的,真是晦气,现在什么狗都上门来。”

里面还兀自传出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马刚,你他妈以后给我跟这种人划清界限,你要是再跟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杰走在大街上,一时间心情低沉到了极点。

就在此时,李杰口袋里的电话响了,接通后,是杨医生冷冰冰的声音:“李杰,你妈明天必须手术。要是再不手术,你就替你妈准备后事吧。”

“杨医生,我……”

李杰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

终于李杰打开手机通讯软件,双手颤抖着按下了一串手机号。

嘟!

电话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冰冷而熟悉的声音:“什么事?”

“老婆。”李杰踟蹰了片刻,终于还是咬着牙开了口。

电话那头,正是自己入赘秦家三年来的妻子秦飞燕。只是这三年来,自己跟秦飞燕有名无实。

“什么事快说,没事儿我就挂了。”电话那头秦飞燕的声音冰冷到了极致。

“我……”李杰吞吞吐吐,但终于还是开了口,“老婆,我……,你能不能借我二十万?”

第2章 受辱

“二十万?”

电话那头秦飞燕的声音显得冰冷至极。

“老婆,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的。我真的急需二十万。”这是李杰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当下李杰就是忙不迭的说道。

“可以。”终于过了半晌,秦飞燕淡淡的开口。

“啊,真的吗?”李杰闻言,一时间喜极而泣,“老婆,你真的太好了,你放心,这二十万,我一定会还的。”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秦飞燕的声音再度响起。

“什么条件?”李杰迫不及待的开口。

“离婚,只要你答应跟我离婚,这二十万,我就给你,而且不用你还。”秦飞燕淡淡的开口。

“离婚?”李杰闻言,顿时一阵大脑空白。

终于过了半晌,李杰深吸了一口气,道:“对不起,飞燕,我不能和你离婚。”

“你……”

电话那头,秦飞燕有些气急败坏。

“李杰,是你妈的命重要,还是我们的婚姻重要,你也知道我们之间根本就是有名无实,我搞不懂你为什么不愿意离婚。”

“好了,别说了,我是不会离婚的。”

终于李杰挂掉了电话。

离婚?

李杰又何尝不想离婚?

这三年,在秦家的日子,他受尽了白眼,受尽了侮辱。

每次他想离婚,母亲的话就会在他耳边响起:“杰儿,你千万不能和飞燕离婚。这是你爸的遗愿,你要是为了我和飞燕离婚,妈就从这楼上跳下去。”

终于李杰失魂落魄的走向了一个歌舞厅。

一进歌舞厅,就只听见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吆,这不是李杰吗?今天怎么来了?”

这家歌舞厅的老板是李杰的前女友王燕。

两人是上大学认识的,但是最后因为李杰太穷,王燕转而抛弃了李杰,跟了一个富二代张鹏。而这歌舞厅,也是张鹏送给王燕的。

说话的是王力,是李杰的同学,也是张鹏的狗腿子。上学的时候,没少跟着张鹏找李杰的麻烦。毕业后,王力也没找工作,就在王燕的歌舞厅里上班了。

王力还没说话,王力的女朋友激江菲已跳了出来,上上下下看了一眼李杰,道:“你来干什么?”

眼神中全带着鄙视。

李杰踌躇了片刻,道:“我找王燕……”

江菲闻言,眼里闪过一丝的狡黠:“吆,找王燕啊。”

李杰点了点头。

“好,我带你去。”江菲说道。

这倒是令李杰有些意外,江菲向来看不起自己,当初王燕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她就一直从中作梗。

这次怎么这么爽快了?

但是李杰也并未多想,跟着江菲穿过几道走廊,就是来到了歌舞厅后面。这里是歌舞厅的客房,江菲带着李杰来到一处客房跟前,指了指,道:“王燕在里面。”

李杰狐疑的看了一眼江菲,推开门立,立时间里面就是传出一道道微弱的呻吟。

李杰唰的关上门,目光血红的瞪住了江菲。

江菲哈哈大笑:“怎么样,李杰,当初你一直舍不得动的女朋友。现在可在别人膝下承欢呢。”

“你——”

李杰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

“什么事?”

也就在此时,包间的门被拉开,张鹏走了出来。

待看到李杰时,张鹏倒是一愣,旋即冷冷的道:“你来干什么?”

江菲赶紧道:“张少,他是来找王燕的。”

张鹏嘴角露出一丝的嘲弄:“怎么,还对王燕旧情未了?听说你入赘秦家了?秦家的秦飞燕可是有名的美人,有那么漂亮的老婆,还惦记我家王燕呢?”

正在此时,王燕裹着浴巾从包间里走了出来,傲人的身材展露无疑。

看到李杰,眼中却全是嫌弃之色。

“王燕,我找你有点事儿,能不能出去说?”李杰看到王燕,开口道。

“妈的,做什么?”

张鹏闻言,立时凶相毕露,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立时间李杰的半张脸都肿了起来。

“王燕是我女朋友,当着我的面调戏我女朋友,胆子够肥的啊。”

“你……”

李杰感受到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看着张鹏,目欲喷火,但是想到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又压制了下来。

“赶紧滚,听到了没有?别饶了张少的好心情。”

王力撸起袖子,高大的身躯往李杰跟前一立。

李杰看着王燕,叫道:“王燕,看在我们以前的关系上,能不能帮帮我。”

王力迈出一步,啪的又是一巴掌扇了出去。

“妈的,没听到还是咋地?”

李杰被王力打的眼冒金星,但还是忍着痛,道:“王燕,我妈病的很严重,能不能借我二十万,只要你愿意借我,你以后要我做什么都行。”

“还说,滚。”

王力又是啪的一巴掌扇了出去,直接栽倒在地。

江菲叫了起来:“二十万?”

“你老婆秦飞燕不是上市公司的总裁么,我就不信二十万拿不出来?”

张鹏一脸嘲弄的看着李杰。

“王燕,当我求你了。帮我一次吧。”

李杰脸色红肿的祈求道。

江菲嗤之以鼻:“你妈是死是活,干我们屁事。”

“王燕,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王燕嫌弃的瞥了一眼李杰,随即钻进张鹏的怀里,撒娇道:“他真的好讨厌,跟狗一样,赶他出去吧。”

张鹏嘴角露出一丝诡笑,道:“这二十万,我可以借给你。”

李杰闻言,眼睛一亮,道:“真的吗?张哥,只要您愿意借我二十万,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张鹏嘴角带着冷笑,道:“倒也不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冲我跪下来叫声爸爸就行。”

李杰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凶光,道:“你……”

“二十万,能救你妈的命,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一想到病床上的母亲,李杰终于妥协了,噗通一下跪了下来。

“来,叫声爸爸听听?”张鹏伸出手,拍打着李杰的脸颊。

“爸……爸。”

李杰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吐出这两个字来。几乎连舌尖都被咬破,口腔里满是血腥味。

语毕,李杰用力挤出一丝笑容,道:“张哥,那二十万?”

“啪。”

谁料,张鹏啪的一巴掌扇在李杰的脸上,骂骂咧咧的道:“谁让你叫哥的,谁是你哥,我是你爸爸。”

李杰忍住心中的怒火,陪着笑,忙不迭的道:“是,是。”

“哈哈。”一旁的王力和江菲早已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行了,赶出去吧。真没意思。”

张鹏摆了摆手。

“那二十万?”李杰连忙问道。

“什么二十万?”张鹏一脸疑惑的看向李杰。

“妈的,你玩我?”李杰顿时怒火中烧,直接暴起,就是朝着张鹏一拳砸了下去。

“小子,胆子不小,敢在我的地盘闹事。”

王力当下凶相毕露,壮硕的体格一脚踢出,就是踢在李杰的下巴上,当下李杰感到嘴角一阵血腥味,整个下巴都是血肉模糊。

“你……”

李杰打出去一拳。

但是被王力一把抓住,又是一拳捅在肚子上,当下李杰就是痛苦的蹲了下去。

王力又是连续踢出几脚,李杰抱头躺在地板上,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汹涌而出。

渐渐的李杰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而此时,一滴血滴在了挂在李杰脖子上的一个鼎形物体,谁都没看见,李杰脖子上的鼎形物体一道光芒一闪而逝。

第3章 这病我能治

“李杰、李杰……”

李杰迷迷糊糊的听到一声呼唤。

接着李杰就是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虚无空间,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盘坐其中。

“我乃万界之灵,尊敬的主人,您是万界神主转世,现我传您一身神通,以悬壶济世,惩恶扬善为己任……”

“您是?”

李杰一脸茫然,正想开口询问,却突然感到自己猛地被人一推。

睁开眼来,却是看到自己竟然处于医院的病房内。

刺鼻的消毒水气味充斥在整个病房内。

李杰稍微一动,便就是感到一阵剧痛传来。

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全是伤口、淤青。

看到这种情形,李杰就是想起之前自己去歌舞厅找王燕借钱,钱没借到,反被人侮辱,还遭受一阵毒打。

李杰摇了摇头,眼眶渐渐泛红,那二十万钱还没筹到,母亲的病……

而就在此时,李杰感到胸前一热,接着感觉一道温热席卷全身。自己身上的伤口、淤青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结痂、蜕皮。

而后露出新生的皮肤。

“这?”

李杰一脸惊奇的看着自身的变化,旋即他想起了那个奇特的“梦”。

“万界神主?”

“一身神通?”

李杰拔掉身上的输液管,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口全都恢复如初。他迈出一步,却是发现身体轻盈至极,轻轻一迈,便是去到了五六米外的距离。

“妈。”

李杰大喜过望,但是想到病床的上的母亲,心头又是升起一丝的阴霾。旋即他拉开房门,就是朝着母亲的病房而去。

李杰推开门,却是发现母亲的病床上空空如也。

“妈。”

李杰当下心下一沉,眼泪不可抑止的从眼眶里滚出。

他双腿发软的来到医生办公室,看到正在办公的杨医生,道:“医生,我妈她……”

“李杰。”杨医生看见李杰,道:“你来了?你放心,你妈的手术已经做了,暂时没什么大碍,现在在ICU病房呢。”

“手术已经做了?”李杰一脸不可思议,旋即一脸惊喜的道,“谢谢您杨医生,手术费我后面一定补上。”

“手术费已经交了。”

“已经交了?”这下轮到李杰惊讶了。

“你有个好老婆。”杨医生道。

李杰从心内科出来,心中感慨万千。

秦飞燕竟然替自己付了医药费。

念及于此,李杰掏出手机,打通了秦飞燕的电话,“飞燕,谢谢你。”

秦飞燕冰冷的道:“纵使你不开口,妈的医药费我也会付的。毕竟我们是法律上的夫妻。但是李杰,你真让我失望,为了一个名存实亡的婚姻,连母亲的生命都可以放弃。”

话落,还不待自己开口说话,秦飞燕已经挂断了电话。

李杰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老婆,我真的是有苦衷啊。”

而就在此时,一个人影猛地撞在李杰的身上。

李杰抬头一看,可真是冤家路窄啊,这撞自己的人正是昨晚羞辱自己的张鹏。

“闪开。”

张鹏火急火燎的,看也没看李杰,直接伸手就将李杰拨向一边,而后急匆匆的朝着急诊室去了。

“张鹏?”

李杰一脸疑惑,出于好奇,他跟了上去。

急诊室内。

李杰一路跟着张鹏来到急诊大楼,却是不见了张鹏的踪影。李杰摇了摇头,正欲转身离去,就听急诊一楼大厅乱糟糟的,当下又好奇的凑过去看了看。

“你他妈的,会不会看病啊?”

在急诊一楼大厅,一个男子红了眼,指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破口大骂。

而在一旁的担架上,一个小女孩儿脸色青紫,身体不停的抽搐,显然是快不行了。

这女医生额头冒汗,不停的做胸外按压,但是小女孩儿愣是没有半点反应。

突然,这小女孩儿又是猛烈的一抽。当下那男子脸色猛地就变了,举起拳头,就是朝着女医生砸了下去。

“我他妈弄死你!”

身旁一个男医生脸色一变,大叫道:“干什么?”

说着就是朝着那男子的手腕抓去。

“去你妈的。”男子凶相毕露,一脚踹在男医生的肚子上,当下男医生痛苦的蹲了下去。

男子那拳头眼看着就要落在那女医生的身上,却突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抬头去看,却是看到一个身材瘦削的男子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是谁?给老子放开。”

“医院是治病救人的,不是你撒泼打野的。”李杰看着男子淡淡的道。

“狗屁的治病救人,我女儿送进来的时候好好地,现在治成这样?”男子双眼血红,恶狠狠的瞪着李杰。

“我有办法救你女儿。”李杰淡淡的道,他刚才在人群中,看去只觉得双眼一热。便已是彻彻底底的看清楚了这女孩儿的病因。

“你有办法?”年轻男子一脸狐疑的看着李杰。

“你爱信不信。”李杰甩掉男子的手臂,冷冷的道。

“行,那我就让你治,你要是治不好,我他妈要你们给我女儿陪葬。”年轻男子嘶吼道。

李杰没理会那男子,转而看向年轻的女医生,道:“我来看看吧。”

年轻女医生见李杰为了自己挺身而出,心中感激,道:“好。”

李杰走上前去,翻了翻女孩儿的眼皮,看了看眼仁,又摸了摸脉搏。然后他再度仔细看去,只觉双眼一热,再看去,这小女孩儿身上的血管,神经,肌肉,组织都是清清楚楚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而同样在李杰的注视下,一道道黑气,自小女孩儿的身上冒出。

“原来是沾染了不祥,怪不得查不出来是什么病。”李杰喃喃自语。

接着他脑海中浮现出几行字:此乃先天阴体,沾染不祥。万界之灵可赐主人一套指法,可改善此病,但治标不治本,如需治本,还得寻找不祥的源头。

字迹消失,李杰感到体内一阵火热,一套指法已是出现在脑海中。

接着李杰伸出食指,朝着小女孩儿的眉心点去。

只听嗤的一声。

那小女孩儿剧烈抖了抖了,眼仁外翻,身体剧烈抽搐了起来。

年轻男子见此情景,立即变了脸色,举起铁拳就朝李杰冲了上来,“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李杰一把抓住男子的铁拳,冷冷的道:“先看看再说。”

果然待那男子再看过去,那小女孩儿面色转红,呼吸也渐渐匀称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小女孩儿慢慢睁开眼来,低声叫道:“爸爸。”

男子见状,立即一脸喜色,赶紧冲上去将小女孩儿抱在怀里,道:“好宝贝儿,你可吓死爸爸了。”

“你女儿这是沾染了不祥,我刚才的救治只是治标不治本。否则你女儿日后还是会犯病的。”李杰淡淡的道。

“那,医生,我……”男子脸色一变,正欲询问什么。

人群中却突然窜出来一个人,看到年轻男子,赶紧蹿了上去,叫道:“哥,我侄女,没事儿吧。”

李杰定睛一看,原来此人正是张鹏。

“你怎么才来?”年轻男子冷冷的瞥了一眼张鹏。

“哥,路上堵车。”张鹏一脸赔笑的道。

旋即张鹏看见了李杰,当下脸上掠起一丝的戏谑之色,道:“儿子,你怎么在这儿?”

李杰的脸色当下沉了下去。

“你们认识?”男子一脸狐疑的看了看李杰和张鹏。

张鹏趾高气昂的道:“岂止是认识,简直是熟悉的不得了。”

“哦。”男子眼睛一亮,赶紧走上前去,道:“医生,你……”

李杰冷冷的道:“原来你是张鹏他哥啊,那这病我不治了。”

第4章 给李先生道歉

见此情景,张天放一愣,道:“医生,你这是?”

李杰冷冷的道:“我说的话不够清楚吗?你既然是张鹏他哥,那这病我不治了。”

还不待那张天放说话,张鹏却已是率先叫了起来:“李杰,你他妈敢这样跟我哥说话?看来昨天挨得打还不够啊。”

张天放却是一头雾水,转而看向张鹏,道:“怎么回事?”

张鹏指着李杰道:“哥,他根本就不是医生。他李杰什么德行我不知道?他要是会医术,我就直播吃屎。”

“哦?”张天放眯起眼,道:“可是,你侄女确实是他治好的。”

“哈哈,他治好的?”张鹏闻言,立即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要是真的会医术,就不可能昨天跪着冲我喊爸爸跟我借钱了。他只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你还真以为他是神医啊。”

李杰闻言,立时眼神阴沉了下来。

“哦,这么说,你是玩我了?”张天放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盯着李杰,一脸的不善。

李杰淡淡的道:“爱信不信,您女儿这是沾染了不祥,现在的好转,只是暂时的缓解。”

张鹏冲着李杰骂骂咧咧的道:“张鹏,你是什么怂样我会不知道。你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是神医了?还敢咒我侄女,看来是真的找死。还不祥,现在是什么社会?”

李杰嘴角微微翘起一丝冷笑,道:“随你怎么说好了,跟你这种人我是不会一般见识的。”

说完,正欲转身离去。

但是张鹏那会这么容易让李杰离去,目露凶光,道:“这么玩弄我哥,还想走?”

说着举起拳头就是准备朝着李杰砸下去。

就在此时,异变骤起。

那小女孩儿本来好好地,但是却突然间,眼仁外翻,浑身抽搐,口角有着白沫溢出。

“啊,女儿,你怎么了?”

张天放身旁一个穿着华丽的少妇立时间就是脸色一变,赶紧跑到女孩儿跟前,眼泪唰唰的往下掉。

“小蕾,你怎么了?”张天放也是大吃一惊,赶紧冲上前去,冲着女医生叫道:“快,快救我女儿。要是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们陪葬。”

年轻女医生凑到跟前去,做了一番检查,额间渐渐有着细密的汗珠渗出,终于过了一会,女医生摇摇头道:“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张天放一听红了眼,举起拳头就要揍过去,骂道:“你他妈的算什么医生?”

正在此时不知谁喊了一声:“李院长来了。”

果然围观的人群让开一个通道,一个约莫五十岁左右,身着白大褂,带着金丝眼睛的张天放走了过来。

“啊,是李院长。”

“李院长是小儿外科的专家,李院长来了,这小女儿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人群中有人道。

张天放见状,也是收了收脸上的戾气,赶紧冲着李院长道:“李院长,您赶紧看看我女儿到底怎么了?”

李院长点了点头,冲年轻女医生道:“小柳,怎么回事?”

年轻女医生一脸的为难,道:“院长,这个患者情况有点复杂,各项检查都很正常,就是不明原因的抽搐和痉挛。”

李院长眉头微蹙,道:“各项检查都正常?做动态脑电图了吗,是不是癫痫?”

女医生摇了摇头,道:“脑电图显示一切正常。”

“我来看看。”李院长走到小女孩儿跟前,做了一个简单的查体,随即问道:“胸片,化验拿来我看看。”

一番检查后,李院长摇了摇头,道:“这不应该啊。各项检查都正常,查体也没有异常情况,但是这抽搐和痉挛又该如何解释?”

这时一旁的男医生惊呼了起来,道:“院长,患者发生气道痉挛了。血氧直往下掉。”

李院长赶紧道:“赶紧叫麻醉科来,准备紧急气管插管。”

就这时年轻女医生弱弱的道:“院长,刚才患者就是这种情况,但是那位先生说,患者应该是沾染了某种不祥,而且他曾用一种手法,使得患儿的症状明显有所缓解。”

女医生指了指人群中的李杰。

“哦?”

李院长闻言,看向李杰,却是一脸的惊奇,道:“你是用一种手法,缓解了患儿症状?”

李杰点点头,道:“她这是沾染了不祥。”

李院长闻言,陷入了沉思之中。

张鹏却早已叫了起来,道:“李杰,你他妈装什么大尾巴狼,如今李院长都在这儿,你还想糊弄谁?还沾染了不祥,你他妈才沾染了不祥。”

那张天放也是眉头微蹙,他对于李杰的沾染不祥也是保持怀疑态度。毕竟现在是讲究科学的社会,这种玄之又玄的,谁信。

“院长,您看?”

李院长沉思了片刻,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些事情,未必就是迷信。”

张天放一听,再想起李杰之前的一指,赶紧冲着李杰道:“先生,还请您救救我女儿。”

李杰一脸冷漠,道:“我说了,既然你是张鹏他哥,这病我不会治的,你还是另请高就吧。”

张鹏一听,立时间火气更大,叫道:“李杰,你他妈找死,你以为你是谁啊?”

说着就要冲过去,闪李杰几耳光。

“张鹏。”张天放一声厉喝。

“哥……”

张鹏看着张天放,一脸的愤怒,道:“他就是个江湖骗子,他自己的妈就躺在医院都治不好,他怎么可能会治病。”

“闭嘴。”张天放愤怒的道。

李杰见状,淡淡的道:“再见。”

“李杰,你他妈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还他妈跟老子装,老子弄死你。”张鹏大叫。

张天放见李杰转身要走,当下就是急了,直接伸手就是一巴掌抽在张鹏的脸上。立即张鹏的腮帮子就是高高的肿了起来。

“哥……”张鹏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张天放,道:“你……打我?”

“给李先生道歉。”张天放一字一顿,沉声道。

“哥,他就是个骗子啊。”张鹏不满的道。

“啪!”

张天放扬手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眼神一片冰冷,森寒,几乎是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道:“我再说最后一遍,给李先生道歉。”

神鼎医少-李杰, 秦飞燕-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0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