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狂仙-牧野, 灵儿-玄幻奇幻小说

血染狂仙-牧野, 灵儿-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空灵根

青石城,牧家训练场。

牧野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透明的测试水晶前,与其他家族弟子不同,他脸上看不到丝毫忐忑,甚至有种风轻云淡的从容。作为牧家第一天才,虽未测试但家族长老早已猜测至少是黄阶中品灵根,甚至有爆发出血脉的可能。

“牧野哥哥,加油哦!”台下的牧雨攥紧拳头一脸期待的说道。

“嗯”牧野微微点头,右手放在了水晶之上等待着揭晓答案那一刻。

所有人屏息以至,目光紧盯着手掌下的水晶,生怕错过这一见证天才的时刻。就连一旁的几个家族长老也是如此,甚至低声讨论道:

“少家主天赋异禀,从小聪颖,这一次测试至少要觉醒黄阶上品灵根吧。”

“至少玄阶下品,以少家主对武技的修炼来看,天赋之强整个青石城无人能及,就算是在流云宗也能够和内门弟子媲美,怎么可能是黄阶。”

听到长老们的赞许,牧野嘴角微微上扬,与此同时水晶中散发出一股火红色的光芒,虽然微弱却在迅速增长。

“火灵根,是火灵根,而且还在迅速攀登……”一名长老惊呼道,虽然早有准备,但看到这一幕时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

其他几位长老也是稍稍动容,整个牧家最高的也不过黄阶上品灵根,如果牧野能够达到玄阶,几十年后整个青石城必然成为第一大家族,那时家族可以获得的资源可想而知。

“黄阶下品”

“黄阶中品”

眨眼间火灵根便到达黄阶上品,所有人屏住呼吸盯着水晶,玄阶灵根虽然只比黄阶灵根高一个等级,但两者却是天壤之别;黄阶灵根只是代表能够修炼,但玄阶灵根能够十倍吸收天地灵气,没有丝毫可比性,这也是众人如此激动的原因。

“轰”

一声爆鸣,水晶表面仿佛升起一簇火苗。

“玄阶,真的是玄阶灵根。”长老们纷纷动容,真是天佑牧家,百年来终于出了一位玄阶灵根。

“牧野少爷好厉害,竟然觉醒了玄阶灵根。”

一众家族子弟纷纷发出惊叹,一脸羡慕和崇拜的表情,对于修士而言玄阶灵根太过重要了,修炼速度是一般人的十倍,未来的成就可想而知。而在九州大陆,实力就代表了一切!

就在此刻,异象突变,一道青光骤然升起,瞬间便盖住了火灵根的光芒,青光落入在场每个人眼中。

“双系玄阶灵根!竟然是双系,如此大事赶紧通知家主和各大长老。”长老们脸色大变,连忙说道。

与此同时,又一道金色光芒和黄色光芒冲破水晶而出……

“四系……竟然是四系!流云宗的开山祖师也不过是三系而已啊。”

牧野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四系玄阶灵根,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得意,今日之后看三叔还怎么敢窥视家主之位,目光看向场下三叔的儿子牧风,这个等级的灵根将是他一生无法超越的存在。

所有人在这一刻沸腾了,四系玄阶灵根,这样的人物放在九州大陆也称的上“天才”二字了。而且作为四系灵根的拥有者必然是各大势力疯抢的对方,日后的格局必然是九州甚至是十地。

牧家家主以及各大长老也在这个时候赶来,甚至连闭关多年的老祖也赶到现场,看到眼前的四色光芒,无不激动,尤其是牧野的父亲牧天臣更是老泪衡秋,这些年自己弟弟渐渐笼络家族大权,甚至有了逼宫的想法在暗中准备,可那又怎样?自己的儿子是四系玄阶灵根,日后的舞台是九州,是十地,是未来掌管九州秩序的一类人,一个小小的牧家又算什么。

“天佑牧家!天佑牧家啊!”老祖颤抖的声音在全场回荡。

所有人都处于激动之中,唯有牧天宇和牧风脸色阴沉,这些年暗自谋划的都将功亏一篑了么?真是不甘心,这小野种怎么会有如此高的天赋。两人心中想到眼中都闪过一丝杀机,只是瞬间就掩藏住了,以牧野的天赋恐怕会直接被老祖贴身保护,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下手!

“嗡”

一道蓝色的光芒闪过,本激动的老祖脸色骤变,紧接着看到愈发壮大的蓝色光芒之后面如死灰,摇晃的身体险些栽倒在地,“为什么?为什么?你这贼老天为何要如此捉弄我牧家啊。”老祖无比痛苦的哀嚎道。

而众人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看到渐渐消失的五色光芒有些不知所措!

诧异、鄙视、不屑、嘲讽,各种目光齐聚在牧野身上,而牧天臣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心中哀嚎道:“为什么会是五系灵根,为什么?”。

众长老深深叹了一口气,看着牧野满是惋惜,五系灵根又称为“空灵根”,五行相辅相成,组合在一起抵消了任何属性,最终和没有灵根一般。

当然,两者还是有区别的,只是五系灵根吸收灵气无法囤积在体内,整个身体如同沙漏一般,不管吸收多少都会消散。百万年来无数五系灵根都无法修炼,就算修炼了成就也低的无法想象,甚至连炼体境初期都无法到达。

这也是众长老惋惜的原因。

而这个时候,牧天宇父子却相视一笑,整个过程也算是有惊无险,甚至大有收获。

“牧野弟弟果然天赋绝伦,竟然是五系玄阶灵根,未来成就一定不可限量!”牧风嘲讽道。

牧野在得知自己是“空灵根”时整个人完全蒙了,最废物的灵根,甚至连修炼的可能都没有,那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跟大伯一样经商,为家族赚钱苟活么?

不,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一生碌碌无为,卑躬屈膝的听从别人的安排活着,想到大伯作为嫡长子一年却连回到牧家的资格都需要申请,即便回来了还要看管家的脸色活着,如今简直是生不如死。

双拳紧握,不甘,不甘心还未尝试过就被否决,听到牧风的嘲讽心中怒号着,一步跨出直奔牧风而来。

“嘭”

老祖大手一挥,牧野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回去,口中吐出血箭栽倒在地晕死过去。

“丢人现眼的东西,这些年牧家的资源都白费了,从即日起免去牧野少家主身份由牧风代替!”老祖愤怒的说道,从小到大都将牧野看做牧家未来的希望,可他却如此不争气,未来的牧家又该何去何从?

第2章 余威尚在

三天之后,牧野从沉睡中醒来,稚嫩的脸有些苍白,双眼之中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曾经的他是万众期待的绝世天才,可就在三天前一切都化作了泡影,从希望变成失望,直到冷漠。无法修炼在九州大陆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未来注定平凡,往日那些紧随身侧的宗亲也早已消失。

“这会那些人应该都围在牧风身边吧!”牧野脸上闪过一丝自嘲,世态炎凉,人心如此。

三天前自己检测出空灵根,可牧风却检测出黄阶上品的风灵根,成为年轻一辈最具天赋的天才,并且成为少家主。

“如今父亲的处境应该更加不好过了……”牧羽脸上闪过一丝自责,若不是自己觉醒空灵根,事态又怎么可能发展到这个地步,恐怕日后三叔和牧风会更加肆无忌惮了。

最关键的是,从练武场老祖对自己出手就看的出,父亲这一脉因为自己恐怕彻底失宠了!

牧野此刻并未悔恨,更未抱怨,身负空灵根已成事实再无扭转的余地,如今要做的拥有自保的能力。

牧天宇乃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此良机有怎么会错过,必然会逼父亲让出家主之位甚至痛下杀手。毕竟在这偌大的牧府生活了就十几早已将一些东西看透。

所以一定要想一个万全之策应对眼前的危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轻轻推开,一身绿衣扎着小编的牧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看到牧野的同时脸上闪过一丝羞涩,微微低下头不敢与牧野对视。

“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来看我。”牧羽吐出一口浊气,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心中却泛起阵阵苦意。

“牧野哥哥……”牧雨一双大眼紧紧看着牧野,神情有些紧张,轻薄的嘴唇微咬道:“牧野哥哥,雨儿相信你一定可以创造奇迹,所以你一定不能放弃希望。”。

“是么?”

牧野露出一丝苦笑,自己都没有信心,这小妮子倒是信心十足。不过这个时候能来看自己也不枉当初将她从大街上捡回来,至少自己还有一个真心朋友。

牧雨本不是牧家人,只是几年前被牧野从大街上捡回来赐名“牧雨”,转眼几年间便成了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听闻还测出了黄阶中品的水灵根,天赋在牧家也算是中等偏上,日后成为长老也不是不可能。

她能够在春风得意之际来这里,牧羽已经很感激了!

只见牧雨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一枚血色药丸,“牧野哥哥,这是我从库房偷来的凝血丹……”说话间,牧雨将丹药塞到了牧野手中。

牧野大惊,偷取丹药可是大罪,雨儿竟然为了自己去库房偷到,心中一暖连忙说道:“我如今就是一个废人,丹药服下不会有什么作用,若是以你黄阶中品的灵根服用,甚至有可能突破到炼体境初期。”。

“牧野哥哥,你赶紧拿着吧,万一被别人看到就麻烦了!”

听到此话牧野也不再推辞,心中暗自记下这份情意,想着日后必然要好好回报雨儿,毕竟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能够在这个时候伸以援手都是发自肺腑的。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紧密的脚步声。

“嘭”

房门被一脚踹开,牧风带着一群家族子弟冲了进来,阴笑道:“牧野,家族库房丢失一枚凝血丹,有人看到是你偷的,现在就跟我去戒律堂受罚,不然……哼哼!”。

牧野脸色微变,牧雨刚将凝血丹交给自己,牧风等人紧随其后就来了,若是说其中没有猫腻,一切未免太巧合了!

“是你?”

面对牧野犀利的目光牧雨脸色骤变,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少家主,整件事都跟少爷没有关系,你们要抓就抓我吧,少爷身上没有凝血丹。整件事我愿意一人承担,求你不要怪罪少爷!”。

此话一出,除了牧风所有人脸色骤变,本以为只是牧风想要欺凌牧野一番,但没想到真有此事。而且这牧野未免太可恶了,事情败露竟然想众人顶罪,想来牧雨是为了报答当初的恩情才会站出来。

“牧野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竟然让雨儿妹妹一个柔弱女子为你顶罪,以往真是看错你了。”

“就是,雨儿妹妹善良可爱,平日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怎么可能会偷到凝血丹,你若是再不承认就休怪我们无情了!”

看着激愤的众人,牧野狂笑一声,“没想到今日着了你和这贱人的诡计,不过也好,此刻认清总比蒙在鼓里要好,不过你们说的凝血丹我从未见过,若是再在这里放肆休怪我不客气了。”说话间,心中泛起一丝杀意,身上的气势骤涨。

牧风阴笑一声,毫无所惧,“牧野你还以为自己是少家主么?竟敢在我面前如此无礼。既然你拒不认罪,那我们只要压着你去找刑法长老了。”。

顿时几人同时出手向牧野攻来,虽然这些人都未踏出炼体境,但也是修炼多年到达武者层次,一出手就带着一股压迫感,尤其是牧风更是暗藏杀招。

“哼,一群臭鱼烂虾也敢造次!”牧野一步跨出,体内气劲运转,双拳之中仿佛蕴含强大的能量,眨眼间就将几人打倒在地,冷笑一声道:“牧风,就算你当上少家主又如何?在我面前你还是不堪一击。”。

牧野一脸张狂的表情,这些父亲在牧家处于劣势,以至于自己这么多年都压抑着自己,生怕留下把柄让牧天宇一脉借题发挥,可如今对方已经欺负到头上来,若是再不反击唯有死路一条。

一旁的牧雨看到这个过程身体暗暗发抖,心中暗自咒骂牧野一个废物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战力,同样是武者九品差距怎么这么大,早知如此就不该答应牧风的要求,口中连忙说道:“牧野哥哥,你还是赶紧逃吧!万一被刑罚长老抓到可是大罪啊。”。

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可怜为自己着想的小女孩,牧野脸上泛起一丝阴沉的笑意:“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不是么?”。

牧雨脸色骤变,吓的连退几步,浑身颤栗宛如掉进冰窟,心中不由想到,牧野何时变得如此聪明,好似猜到这一切。

而这里的动静也早已引起注意,很快刑罚李长老带着一众执法队弟子赶来,看到房内的场景直接呵斥道:“牧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聚众闹事,若是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即便家主是你父亲也免不了惩罚!”。

第3章 武神甲

面对李长老的呵斥,牧野冷笑一声:“李长老,你这帽子扣的未免太大了,即便我父亲一脉势弱你也不必如此袒护牧风等人吧,就算闹事也是他们一群人来到我房间闹事,就算要惩罚也与我无关。”。

谁也没想到牧野竟然在这个时候撕破脸面,尤其是李长老脸色铁青,以前他确实是亲近家主一脉,毕竟牧天臣才是牧家正主,而且牧野那时天赋绝伦,必然能够力挽劣局。

可今时不同往日,牧野乃是万中无一的废物,连老祖都对他失望另立少家主,其中用意他们岂会不明白,这个时候不投靠牧天宇一方难道跟牧天臣等人陪葬么?暗地里已经传开,下月初家族弟子大比便是动手之时,如今自然要表面态度。

况且在李长老看来,这世道本就是如此,弱肉强食,唯有追随强者才能活下去寻找更大的机缘。

“敢顶撞长老,按家法理应掌刑两百。”李长老懒得啰嗦,手掌微抬:“来人,将这废物拖出去,行家法!”。

“我看谁敢!”

一声怒吼从门外传来,强劲的音波宛如狂风席卷而来。

只见牧天臣踏着虎步走了进来,冷眼横扫一圈后目光落在了李长老身上,身上的威压暴涨,“李乾州,不要忘了此刻我牧天臣还是牧家家主,你办事如此偏颇又将我这个家主放在眼里么?”。

话语之中暗藏灵气,整个房间都在震荡,李长老虽然也是聚真境,但却只是聚真初期而已。在牧天臣这个聚真境后期面前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胸脸色一白,口宛如被巨石压住,险些喷出鲜血。

“家主……”李长老惊慌道,虽然牧天臣一方势弱,但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刑罚长老敢触及怒火的,顿时解释道:“家主,是牧野他……”。

话未说完,牧天臣狂笑一声,“你们这群人什么心思我岂会不知,不过我现在就告诉你,别说江枫没有闹事,就算闹事了那又如何?我牧天臣的儿子谁敢动?”说完目光扫视众人,目光所致,众人只感觉一股寒气袭来纷纷低头,不敢正视。

尤其是李乾州,聚气境巅峰的威压袭来根本不是他能够抵挡的,浑身颤栗,呼吸都变得困难,身上仿佛压着一座大山。随着牧天臣一声冷哼,“嘭”的一声,李乾州双膝狠狠扣在地上,面如死灰,心想不该在这个时候招惹牧天臣身边的人。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谁动牧野,我牧天臣就杀谁!”

霸气外露!

所有人心头一震,看着牧天臣两父子脸上闪过一丝惧意。

如今牧家大局已定,牧天臣父子必然不得善终,只是临死前一定会疯狂一把,李长老可不想成为垫背的,额头上冒出冷汗,心中暗道:“这父子都疯了,这段时间一定不能招惹他们才是。”。

“父亲……”

牧野看着身前那个伟岸的后背,眼前一片朦胧,自小母亲便不知所踪,父亲对自己无比严厉。但此刻牧野明白,自己的父亲是爱自己的,甚至不惜提前与牧天宇摊牌,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同时,牧野也迅速清醒过来,如果父亲真的与刑罚长老动手,牧天宇便真的有借口了,所以这件事必须自己出面化解,绝不能留下任何口实。

“二伯,你身为家主如此袒护牧野这个废物,你让我们这些族人作何感想?难道日后嫡系子弟偷盗丹药都可以免罪!”

“没错,家主处事不公,我们不服!”

牧天臣瞳孔微收,眉头聚首,额头之上形成一个“川”字,没想到这群人竟然如此可恶,设下诡计,难不成要提前动手?

原来牧天臣早有准备,毕竟牧天宇的野心他早已清楚,暗中怎么可能不留下后手,这也是牧天宇一直按兵不动的原因之一,而现在只差几日一切都将布置完成,若是提前动手计划必然打乱,胜算渺茫。

不过不管怎样,谁都别想动自己的儿子。

房间之中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而牧野却突然开口道:“你们说我偷到丹药可有什么证据?”。

所有人一愣,这摆明就是牧风设下的陷阱,牧野为何还要这样问?众人心头闪过一丝诧异,尤其是牧天臣,知子莫若父,想来一定是野儿有应对之策,紧绷的脸渐渐放松甚至露出一丝微笑,想要看看有什么名堂。

“证据自然有,丹药就在你怀里……”牧风一脸阴狠的说道,牧野这废物肯定是在故作镇定,等下搜出丹药,若是牧天臣还敢阻拦正好趁机召集长老弹劾他让位个父亲,如此就不用等到下月了。

牧野嘴角微扬,“既然你说在我怀中,那就请李长老亲自上前检验吧!”说话间牧野看着牧雨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牧风微愣,心中诧异该不会丹药真不在牧野怀中?若真是如此这暗中做的一切都成徒劳。可刚刚牧雨已经给自己使过眼色,丹药一定在他身上。

可结果却是李长老什么都未搜出来,若是没有牧天臣在场他倒是敢栽赃一番讨好牧风,可现在看牧天臣的模样,他可不敢自寻死路。

“好了,既然此事子虚乌有,你们也速速离开吧。”牧天臣说着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牧野何尝不是,这丹药确实还在他身上,只是并未被李长老发现,想到这里眼中不由闪过一道寒光。

“牧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泛起滔天的杀意,若不是自己她不过是街上的一个小乞丐,一辈子连名字都没有的苟活着。在自己最失意的时候,她若是置之不理牧野不怪她,毕竟世道如此,可她却与牧风合谋陷害自己,如此一来那便是生死大仇,来日有机会一定要将这贱货斩杀,方泄心头之恨。

而牧风离开之际眼中满是恼怒之色,安排了这么多竟然功亏一篑,这废物还活着……不过,下月家族大比便是你的死期,炼体境和武者的区别不是你这个废物能够想象的!

随着众人离开牧天臣安慰了几句也走了,大事将近一切都要计划周全,不能出丝毫差错。

房间之中只剩下牧野一人,此刻他脸上洋溢的是诧异、惊奇和幸福,之前的颓废早已挥之而去。

炯炯有神的双眼紧盯着从胸前取下的鳞状玉佩,这一刻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涨红的脸上却带着兴奋,颤抖的双手捧着鳞状玉佩发出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呐喊声。

“武神甲,苏醒了……”

血染狂仙-牧野, 灵儿-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