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弃少-姜玄, 周子晚-都市情感小说

豪门弃少-姜玄, 周子晚-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豪门姜家

三年前,京城姜家灰飞烟灭。

月色如水,繁星几点,似点缀。

城东老城区,几家灯火。

“水,水。”姜玄一阵咳嗽,虚弱的道,周子晚摸索着打开了灯,白炽灯发黄却刺目的光芒,落下的一瞬间,一只白生生的小手遮在了姜玄眼上,片刻后,等姜玄适应了这光线,才移开了小手。

姜玄茫然的睁开眼,向着四周看去,“我这是在哪里?”

修行万载,千年道行如镜花水月一般从眼前破灭,一切恍若只是一场梦。

家徒四壁,斑驳的墙壁上掉了漆,并无装修的痕迹,一架孤零零老旧的电视,盛放在面前。

锈迹的窗外,月华似水。

身上是柔软却劣质的棉被,透着一股淡淡的异味,身下的木板床磕的姜玄的背部一阵生硬的疼。

“姜玄,你发烧了。”周子晚小手摸了摸姜玄的额头,吃惊的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你是……?”姜玄吃力扭头看去,眼神稍稍一怔。

床边俏生生的站着一个人,捏着裙角,鹅蛋脸,容貌很精致,挺拔的高鼻梁,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穿着一身睡衣,很单薄,丝质。

透过这个丝质,能看见睡衣里雪白的肌肤,锁骨吸睛,睡衣只到腰围下,露出肚脐。

雪白的长腿,滚圆。

这会担忧的看着姜玄,眼神里的希冀,带着一丝害怕。

姜玄认不得这人是谁,很陌生,但很快,一个名字就浮现上了自己的心头。

“周、周子晚?”

“我的,结发夫妻?”

如此亭亭玉立,放在外边,肯定是万人追捧的校花,女模特,平日里,一般人都很少一见,这样的凡人女子,什么时候成为了自己的妻子??

一段陌生的记忆,这会强行挤入了姜玄的脑海,让姜玄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这身体的主人,名叫姜玄。

三年前,帝都豪门,姜家世子!

姜家传承三百年,根深叶大,为帝都三大豪门之一,门下产业遍布华夏各地,江南三省千余家公司,都在姜家掌控之下,市值逾万亿。

放眼华夏,姜家尊贵无比,而姜玄,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二十一岁,国外留学归来,作为商业奇才,一手扶持姜家蒸蒸日上,却在三年前,姜家遭遇大变。

姜家与另一大世家,曹家联姻,姜玄从小与曹家独女曹蒹葭定为娃娃亲。

三大世家之中,曹蒹葭的天份更加耀眼,远在姜玄之上,她借用姜玄未婚妻的名分,一手掏空了姜家,一直到三年前,诺大个姜家轰然倒塌,灰飞烟灭,曹蒹葭转手投入了另一大世家公子,莫生的怀抱。

而姜玄,最终娶了周子晚。

周子晚,高中勤工俭学,考入帝都贵族学校,那会,姜玄和曹蒹葭是学校中的风云人物,一时双壁,而周子晚只是一个无人注意,家境贫寒的丑小鸭。

到姜家没落后,周子晚不顾反对,执意嫁入了姜家。

可惜,造化弄人,哪怕被曹蒹葭掏空了家族,姜玄依旧深爱着曹蒹葭,无怨无悔。

这些回忆从心头涌过,姜玄不禁长叹了一口气,姜玄啊姜玄,空有贵人的心性,没有贵人的命啊。

直到如今,还放不下自己高高在上,贵公子的架子,从不肯低头看周子晚一眼。

殊不知,应该珍视的,永远只在眼前。

睁开眼,姜玄的眼神已经一下放温柔了一些。

看到姜玄这眼神,周子晚一时还有些不适应,小声的道,“姜玄,你发烧了,我们要不要去医院啊?”

发烧?修道之人,又怎么会生病?

“我没事。”姜玄吐出一口浊气,放缓了一些语气,只觉得脑海里混乱,有很多东西需要整理,“你先睡吧,不早了,早点休息。”看了一眼夜色,夜色正浓,恐怕都凌晨两三点了。

“嗯。”周子晚小声的点头,还有些不习惯姜玄这突如其来的语气变化。

只是她有些说不上来,这个变化在哪。

“有什么不舒服的,叫我哦。”

关了灯,周子晚还有些不放心,如此叮嘱了一句,这才蹑手蹑脚,重新跑回她的地铺上,拉上一床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小心睡了过去。

“姜玄,周子晚。。”姜玄吐出一口浊气,闭上眼,如此喃喃的道。

是该适应这个新身份了。

第二天一早,姜玄在卧室里照着镜子,镜子里,一张略显苍白的脸,却依稀能看出,五官分明,俊朗异常,颇有玉树临风的感觉。

唇角薄而不失有力,若是有当自信风发的眼神,应当是一个闪耀人群的星辰。

只是,身上这虽然平整,却显得地摊货一样的衣服。

从手腕到脚上,没有半点名牌,完全失了当初豪门阔少的样子。

只是,此时这个眼神里,透着一股深邃和沧桑之感。

“我姜玄,修行千载,成为‘玄天真人’,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你的处境,我会替你改变。”

“你失去的,我也会替你亲手拿回来。”

姜玄漠然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道。

“什么时候交钱?欠的房租钱是不打算给了吗?”

门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周子晚换好衣服,在走廊里准备出门,这会低声下气,在对着一个人连连点头道歉,“对不起黄姨,这个月的工资一发,我一定给你。”

“下个月下个月,李老板那的钱,你还的起吗?二十万,这个月你再不还清,人家就说了,抓去你抵债。”

“我知道了……”周子晚眼眶里,泪水打转,“你再给我一点时间。”

“怎么回事?”

姜玄推门而出。

“阿玄,你怎么出来了。”周子晚有些慌张,眼神躲闪。

“是欠房租吗?还欠多少?”姜玄看了一眼,立马也就明白了。

“不多,五千。”房东插着腰道,“三个月的房租,再不给,你们就搬出去吧。”

“五千……”

曾经一座星辰都在姜玄手下,姜玄又怎么会把这个放在眼里,摸了摸口袋,姜玄一愣,口袋里只有几个硬币,脸色不禁一窘。

看到这一幕,房东讥笑的道,“没钱了吧,还当自己是京都阔少呢。”

“家里真的一点钱都没有了?”姜玄忍不住看向周子晚。

周子晚低下头,又努力一笑,冲着姜玄扬起了头,“阿玄你不用担心啦,这个事我能解决的。”

总是这样,总是这样。

记忆里,周子晚这样的话不知道说过了多少次。

而姜玄,从来没有往心里去过。

而一个女孩子又能承担多少?

“这个月底,我会给你的。”姜玄沉声道。

“给?你拿什么给?”房东冷哼了一声,但也不想咄咄逼人了,“我看你啊,还是别干那些乱七八糟的工作了,不如出去,好好找个地方上班,你看看我儿子,在机修厂里当个小领工,一个月也有六千块呢!”

“不比你现在强?”房东阿姨算是苦口婆心了,“你要是个男人,真想为周子晚分担上一点,我帮你说说,去我儿子手下先当个帮工,不说多,四千块总是有的。”

“好了黄姨,别说了。”周子晚打断,知道姜玄不爱听这些。

“阿玄他很厉害的,只是缺了些机遇……”

“厉害,机遇?哼。”黄姨冷哼一声,“这年头学历能当饭吃?到手的钱才是真的,你啊,我真不知道你看上了他哪点,真是够傻的。”

黄姨忍不住叹气,真是为周子晚这个笨丫头而惋惜。

关键是姜玄这个笨人,还一点不知道珍惜。

看周子晚这亭亭玉立的个子,快一米七三了,如出水芙蓉,在学校里也是万人追求,校花的级别,却嫁给了这么一个男人。

黄姨真觉得周子晚是瞎了眼。

被鬼迷了心窍了。

“还有你,你要真是个男人,就别让自己媳妇去那种地方上班,哼。”说完,房东阿姨就蹬蹬蹬走了。

看的出来,她也是一个嘴狠却心善的人。

周子晚脸色稍白了一些。“那个地方?”

姜玄一愣,从脑海里,总算是浮现出了那个地名。

“帝豪娱乐会所”

周子晚在一家夜店里工作?

第2章 帝豪娱乐会所

“你先说说。”拉过了周子晚的胳膊,姜玄沉着脸道,“欠李老板的钱?什么意思?”

“没有的事啦。”周子晚勉强一笑,“你听错了,我要去上班了。”

“对了,这钱给你。”说着,周子晚从口袋里,摸出了大约一千块钱。

分分角角,一点不剩的塞到了姜玄手里。

“这是干什么?”姜玄一愣,“你不是说你没钱了吗?”

“这是给你这周的花销啊。”周子晚傻傻一笑,挽了挽头发,又理所当然的道,“你忘啦?”

姜玄沉默,想起来了。

周子晚怕姜玄从巅峰跌落,不习惯这样拮据的生活,给姜玄补贴生活用的。

“好啦,我要去上班啦。”

门口,周子晚踮起脚尖,仰着头看着姜玄的唇,手按在自己胸襟的衣服上,显得有几分紧张,看她这个样子,似乎期待夫妻临别出门时的一个拥抱,或者是早安吻。

看着姜玄的脸颊分明,周子晚的眼神有一丝痴迷,看的出来,她很喜欢。

姜玄终究是没有动,周子晚有一些小小的失望和习以为常,挥了挥手道,“拜拜。”

到周子晚走了,姜玄低头看着手上分分角角的这一千块钱,眼神说不出的复杂。

“姜玄,你他妈死哪去了,单子接了还送不送,还不赶紧滚去跑单??”周子晚才一走,姜玄就听到了一个电话里刘天的咆哮,“这个月工资不想要了??”

送外卖?

姜玄总算想起来了,在这三年里,姜玄并非是没有工作。

姜玄是墨尔本国贸金融与剑桥哲学系双料硕士毕业,在任何一家大公司任高管都足够了,但是在莫生的一手操控下,整个上江市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敢要姜玄。

姜玄最后加入了几家小的企业,在姜玄的管理下,这几家小企业都飞速腾飞了起来。

但是,依旧是莫生,在这人的压力下,这些小企业最后都赶走了姜玄。

最后,姜玄走投无路,除了开滴滴,送外卖等这些活之外,已经接不到任何一个正式的工作了。

之前的姜玄对此一无所知,但是姜玄穿越过来,却对这个事情看的分明。

“莫生。。”

姜玄眼睛一寒,这让相当自己当狗一样活下去,一辈子没有翻身之地。

姜玄出门而去。

“帝豪娱乐会所。”拿到了外卖,姜玄愣了一下,这地方不就是周子晚工作的地方吗?姜玄也没多想,赶紧骑车过去。

帝豪娱乐会所门口,豪车如云,这里是上江市最大的会所之一。

“哎哎,你不能进去。”

一个手里拿着警棍,穿着保安服的人,来赶姜玄走,“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看看这里面的车,最次也是百来万的保时捷,你骑个电动车进去,万一把灰尘溅到别人车上了怎么办?”

“快出去出去。”

现在的屌丝越来越多了,玩不起也想来这种地方,看看过一下眼瘾也好,真是恶心。

保安心里翻着白眼。

“哟,这不是姜玄吗?”

一个冷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苏溪和几个女生挽着手,向着这边走来,“姜大公子,竟然跑到这个地方来送外卖?”

苏溪,周子晚的闺蜜。

“姜玄,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从京都没落下来的那个人吗?”

“是啊,你们算是不知道,这人被一个女人给骗光了钱,还死心不改,跑去京都三趟,想去见那个曹蒹葭,结果人家见都不想见他,直接和莫家的莫生定了婚。”

“这姜玄气的还回来跳了此河。”苏溪讥笑的道,她故意在别人面前说起姜玄的这桩丑事,就是为了刺激姜玄。

她很清楚,姜玄最听不得别人说他和曹蒹葭的事。

尤其是曹蒹葭和莫生定了婚,一个字都听不得。

可惜,姜玄比她想象的要平静的多,只是看了她一眼,对那保安说,“我现在能进去吧?”

“进去吧进去吧。”保安翻着白眼,“快进快出,别在里面碰到客人了。”

“苏溪,他的反应和你平时说的不一样啊。”旁边几个女生诧异的道。

“这,我怎么知道。”苏溪脸色微变,“哼,他就是在我们面前强做镇定,估计他这会,心里不知道该怎么滴血了。”

“曹蒹葭三个字,伤心死他了吧,可怜啊可怜,他一心痴迷,人家曹蒹葭可没把他放在眼里,人家一度在外,宣称姜家的覆灭和她没有关系,要怪就怪姜玄自己有眼无珠,胸无城府。”

“张公子?”保安点头哈腰的道。

又来了一个人,姜玄扫了一眼。

“姜玄,你认识这人是谁吗?”苏醒抱住张策勋的胳膊,得意的道,“张策勋,上江市真正的十大青年才俊,你好好看看人家吧,人家这才是商业奇才,白手起家,创下了两个亿的公司。”

“张公子很的好厉害,我在大学里的时候就听说过张公子的名头了,听说张公子在学校里,就开办小公司,赚了三百万的第一桶金。”

苏溪的几个闺蜜,一脸崇拜的道。

“是啊是啊,我们学习里好多人都把张公子视为楷模。”

“哪里哪里,就是些小生意。”张策勋一笑。

“我今天来,是想来求见‘李纯元’老先生的。”张策勋一脸凝重和尊敬的道,“他老人家,才是真正上江市的泰山北斗,和他一比,我不算什么。”

“‘李纯元?’”苏溪吃惊的道,“就是那李氏康复药业的董事长,李纯元老先生?”

“当然,他还是一位‘内劲’高手,这个和你们说了也不懂。”

孙策勋摇了摇头,“今天想见李纯元老先生的人很多,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一面。”

“张公子你要是不行,其他人就更没机会了。”几个女生甜甜的道。

张策勋笑了笑,不做置评。

“你还愣着干什么?不去送你的外卖?”苏醒讥讽。

姜玄也懒得理会这些人,进门而去。

李纯元?

姜玄有点印象,弄了个小公司,搞药业的,好像还是个内劲高手,华夏是有些修行者的,不过这些修行者太过没落,就是小孩子过家家,姜玄大体明白一些,他们这些修行者分为:外劲,内劲,宗师,武道宗师,通玄境,和道门。

道门境,就已经是华夏不世出的高手了。

这些境界在姜玄眼里,只是入门,通玄才称得上是入门,姜玄一晚上的呼吸,就已经相当于是‘武道宗师’境界了。

进了帝豪会所,找了一圈姜玄才找到那个点外卖的人,放下东西,姜玄就要走。

余光一扫,姜玄看到了周子晚,这会,周子晚穿着一身低胸衣,有些风尘的味道,在和几个男人拉拉扯扯。

一个油腻的男人,想要对她动手动脚。

豪门弃少-姜玄, 周子晚-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