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帝神-叶天, 林雨欣-都市情感小说

护国帝神-叶天, 林雨欣-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母亲受辱

中海市,国际机场。

全副武装的士兵,威严而立,封锁整个通道口。

很多人神色诧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军人专属通道,走来一名身材魁梧的三十岁男子。

剑眉星目,面若刀削。

一双望穿秋水的双眼,不怒自威。

“统帅!”

兵士昂首挺立,双目如炬,充满炙热。

眼前的男子,正是华国的军魂。

三年封将,五年挂帅。

护国一战,击退百万敌军,杀退一切来犯的豺狼虎豹。

大华国边境,百年之内再无战事。

他便是三军统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封号帝神的叶天!

……

“雷子,我父亲怎么死的,查明了吗?”

身后紧跟着一名虎背熊腰的男子,肩扛一星。

帝神手下,四大战区统领,风火雷电之一的雷神。

“统帅,已经查清楚了。”

“是被赵家栽赃陷害,以贪污受贿的罪名被双规,最后被赵家的人活活折磨死。”

叶天双手紧握成拳,内心充满仇恨!

父亲原先是地税局的副科长,为人刚正不阿,从不接受别人的贿赂。

光明磊落一生,没想到反被奸人陷害,惨遭枉死!

此仇不报,枉为人子!

而今他回来了。

赵家颤抖的时候到了!

“统帅,今天下午六点,赵家在望海大酒店举办公司年会。”

叶天点了点头,“时间还早,先回家看看我母亲。”

……

“母猪,滚过来吃猪食了,快点!”

张彪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叼着烟卷。

身旁两名小弟,将一个猪食盆放在地上,倒入发馊的泔水。

叶天的母亲刘慧珍,身上披着花白猪皮,跪趴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

“求求你,饶过我吧”

“饶了你?跟赵老爷子说去,看他肯不肯饶过你。”

张彪一脸阴笑,“要怪就怪你那个死鬼男人,谁让他不识抬举,非要跟赵老爷子对着干。”

“没听到彪哥的话么,滚过去吃猪食!”

“母猪就是欠打,快点的!”

两名小弟上前,拳打脚踢,逼迫着刘慧珍往前爬行。

真的像猪一样,朝着脏兮兮的猪食盆爬去。

“你们坏事做尽,会遭报应的。”刘慧珍无助哭喊。

“呵呵,跟老子说报应,真他妈搞笑!”

张彪一弹烟灰,“信不信今晚,老子先报应你那娇滴滴的女儿?”

“彪哥,那个叶清雪条子很正点啊!玩起来绝对够味!”

“看她走路双腿夹得那么紧,肯定还是个处。彪哥,今晚带上我们,一起啊。”

“哈哈哈……”

三人发出淫荡的浪笑。

“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女儿,她才十六岁,不要伤害她。”

“我给你们磕头了,只要别伤害我女儿,我都听你们的,吃猪食……”

刘慧珍流出委屈的泪水,被折磨得不成人样。

“那特么还愣着干吊啊!”

“快滚爬过去吃!一定要学着猪哼哼,老子玩乐了,今晚可以考虑放过你女儿。”

张彪呲着牙,发出冷喝。

带着满腹委屈,爬到猪食盆边上。

那发馊的泔水,散发出恶臭味,刘慧珍阵阵干呕。

惹得三人哈哈大笑。

张彪脚踩发霉的馒头,使劲踩扁。

踢到刘慧珍面前,一脸阴笑。

“吃!快点给老子吃!”

“要吃的一点不剩,把盆都给我舔干净了!”

为了女儿,她没得选择。

只能闭住气,强忍着屈辱泪水,低下头去……

砰!

突然,房门打开。

叶天冷着一张脸,闯入进来。

看到母亲被人这样虐待,怒火冲天!

“卧槽!你特么谁啊,就往里闯!”

“找死!”

两名小弟冲上来,抡拳要去狂揍叶天。

雷子一步跨出,双手齐出,攥住两人的手腕。

用力一压。

咔擦!

手骨折断,整条手臂报废。

“啊,啊啊啊……”

张彪吃了一惊,“你们是谁?!”

砰!

雷子二话不说,一拳将张彪轰翻在地。

“妈!”

叶天看着披着猪皮,跪在猪食盆前的刘慧珍,心如刀割。

“天……天儿?”

“你是天儿,我的天儿回来了……”

“妈!!”

叶天冲过去,将母亲扶起来,一把扯掉她身上的猪皮。

“妈,孩儿不孝,让您受苦了!”

“不苦,妈熬得住。天儿,你快走,这时候别回来……”

刘慧珍神色慌张,一脸惧怕。

“玛德,你们什么人,特么敢打老子!”

“老子弄死你们!”

张彪缓过劲来,怒声喝骂。

“天儿,你快跑吧,他是这一带的街头恶霸张彪,咱们招惹不起。”

刘慧珍急忙推他,快点跑。

“妈,别担心。”

“儿子回来了,谁也不能再欺辱您!”

叶天看向张彪,眼神散发冷意。 

“刚才怎么凌辱我妈,现在轮到你们了!”

将张彪拎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脚踩在手背上,五指全断。

“啊啊啊……”

张彪发出杀猪般的痛喊声,脸都变成猪肝色。

将那张黑白花猪皮,扔到张彪面前。  

“现在,像猪一样滚爬过去,把猪食给我吃干净!”

面对强势威压,张彪不敢再反抗。

乖乖的像猪一样,朝着猪食盆滚爬过去。

“你们两个!”叶天怒声点指。

“是是是,我们是猪。”

俩二货秒怂,也像猪一样,滚爬过去。

哇哇哇……

一闻到骚臭泔水,三人全都呕吐不止。  

恨不能当场死去。

叶天无动于衷,这就是凌辱他生母的代价!

若非当着母亲的面,不想杀人。

他们绝对活不到现在。

刘慧珍满心惧怕,也震惊不已。

没想到儿子叶天,如此厉害。

张彪三人终于将猪食吃干净,趴在那里不停地干呕。

“滚吧,别让我再看到你们下次。”

叶天冷喝一声。

若非当着母亲的面,不想杀人。

他们绝对死在这里。

三人滚爬起来,快速逃离。

刘慧珍瞬间又害怕起来。

“天儿,你闯大祸了!”

“赵家咱们招惹不起,你爸就是被他们活活折磨死的。”

“听妈的话,赶紧跑。” 

叶天暗暗心疼,自己走的这些年,父母究竟糟了多少罪啊。

心中升起一股悲愤。

边关浴血奋战八年,全身上下布满无数伤痕,至今体内还有弹片无法取出。

赢得帝神封号,他并不在意。

换取国家稳定,守护亿万国民安居乐业,才最为欣慰。

可是,他所守护的国民之中,居然还有这种败类。

可耻!可恨!!

“妈,儿子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您放心,儿子向您保证,爸不会白白惨死!”

“更不能蒙受不白之冤!儿子一定会为他洗刷冤屈!”

安抚下刘慧珍,叶天走出房门。

“雷子,给赵家准备一份复仇贺礼!”  

叶天嘴角浮现阴冷笑意。

他们颤抖的时候到了!

……

宴会大厅。

赵家族人欢聚一堂,共同庆祝公司上市一年,市值突破六十亿大关。

“听说家主特意邀请了李市长前来参加年会,这可是太长脸了。”

“相比较李市长来说,今天咱们中海市,可是来了一位大人物。”

“早就听说了,护国统帅帝神来到中海了。要是能邀请那种大人物过来一坐,咱们赵家可就飞黄腾达了。”

“那种大人物,岂是咱们这种家族能邀请来的。就是中海首富柳家,都不一定够面子。”

“说的也是,相比较我们这些凡人家族来说,那就是华国的神。我们能远远地看一眼,都是一种莫大的奢望。”

此时,家主赵德忠满面春风得意,站在主讲台上。

“各位族人,经过大家不懈努力,我们赵家现在已经是六十亿的豪门家族了!”

哗哗哗!

下面一片掌声。

“六十亿就敢自称豪门,那千亿资产,又该怎么称呼?”

嗯?

所有人纷纷看向门口,一脸怒容。

叶天缓步走进来,嘴角挂着冷笑。

第2章 先收点利息

“大胆!”

立即有人上前拦截,“小子,这是赵家召开年会的地方,你也敢往里闯?”

“还敢口出狂言,想死吗?!”

叶天不屑一笑,“今天我过来,只是送上一份贺礼,没有别的意思。”

门口进来两名搬运工,抬着一个高大之物,上面盖着红绸布。

“什么玩意,打开看看。”

红绸布撤掉,一座落地钟,出现在众人眼前。

送终!

呼!

所有人全都纷纷站起,怒视叶天。

“哈哈哈,还真是百年不遇的可笑之事。”

赵德忠冷声大笑,“小子,我看你有几分面熟,到底受何人指示,敢来我赵家年会闹事。”

叶天径自走到主讲台,面对下方赵家所有人,“听好了,我名叶天。”

“为我父亲叶如海冤死而来,你们赵家要为此付出代价。”

哗!

赵家族人全都一片哗然。

“叶如海?原来这小子是叶如海的儿子!”

“哼,当初逃过一劫,现在还敢前来闹事,不知死活!”

“来了好啊,正好铲草除根,下黄泉一家人团聚。”

赵德忠发出冷笑,“我说怎么看着有几分面熟呢,你这个小杂种,还想为父亲报仇?”

“我就明确的告诉你,叶如海不识时务的蠢货,就是被我赵家陷害的,你能怎么着?”

“想报仇?呵呵,好啊!我给你机会,来杀我啊!一只蝼蚁而已,我赵家碾死你,也不过动动手指头的事。”

叶天没有任何表情,“承认了就好。”

“这是我专门定做的钟,一个月后的今天,中午十二点准时敲响,就是你们赵家的丧钟之声。”

“你们赵家上下所有人,全部到我父亲坟前磕头谢罪,忏悔你们的罪孽。”

此话一出,所有人爆发哄然大笑。

“哈哈哈,这小子就是个傻逼,跑这来装疯卖傻,还敢扬言威胁,不知死活的东西!”

“这叫临死前最后的嚣张,只是可惜啊,脑子有问题,也不看看是对谁说大话。”

叶天没有理会众人,说完往台下走去。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赵德忠的小儿子,赵明拦住去路,一脸阴笑,“傻比小子,敢来这里放肆,瞎了你的狗眼!”

“信不信本少现在,就让你当场见血,下地狱陪你的鬼老爹去。”

“明儿,让他走。”

此时赵德忠发话,“一个蝼蚁,我们想弄死他,有的是时间。一会儿李市长要来,这个节骨眼上,不要出现差池。”

赵明点点头,“今天暂时饶你一条狗命,多活几个时辰。”

“不过想要离开,那就从本少的胯下,像狗一样钻过去。”

说着,双腿岔开,一脸阴邪的笑,“对了,当年我也让你爸妈这么钻过裤裆,现在想起来还跟昨天似的,意犹未尽啊。”

“来吧小子,跟你爹妈那样,乖乖的像条狗,从本少的胯下钻过去,这是你的荣幸,懂吗?”

赵家族人都疯狂大笑起来。

“哈哈哈,快点钻过去,一定要学着狗叫才过瘾。”

“爹妈活的像条狗,儿子么自然也得属狗才对,这叫狗儿子,哈哈哈。”

“狗儿子,快钻啊,爷还等着拍照留念呢。”

“哈哈哈……”

赵德忠满脸耻笑,今日不宜见血,但不介意这么羞辱叶天。

敢来赵家闹事,必须要付出代价。

“傻比小子,本少的话你没听到么?给我像狗一样钻裤裆,快点!”

手按在叶天的肩膀上,用力往下压。

叶天纹丝不动,任凭对方怎么用力,始终稳如泰山。  

帝神之威名,境外敌军闻风丧胆,何人敢让他一跪。

你一个小小的家族少爷,也配?!

还敢拿冤死的父亲轻言羞辱,找死!

帝神叶天怒了!

本想留着他们的狗命,到父亲忌日那天再做了结。

既然执意找死,那就先收点利息吧!

没能将叶天按倒在地,赵明有些生气。

“你们两个,给我将他按倒,像狗一样跪在本少面前。”

冲上来两人,伸手去按压叶天。

“滚!”

抬手一挥,那两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

撞倒两张桌台,餐具散落一地,摔得粉碎。

那俩二货,更是大口吐血,倒地不起。

呼!

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什么力道?

居然如此之强。

“好好当人活一个月,不好吗?非要做狗。”

叶天冷视着赵明,“想做狗,老子成全你!”

砰砰!

抬脚踢碎赵明的膝盖骨,疼的那货哀嚎大叫。

扑通一下,跪倒在叶天面前。

“小子,你他妈……”

砰!

不等赵明骂出口,再次一脚压下。

赵明来了个狗啃泥,整个人趴倒在地上,门牙都被磕掉了,嘴里面满是血水。

“辱我父母当死!”

“今天姑且饶你狗命,多活一个月。”

抬腿,从赵明头顶跨过,踩着那货的脊背走过去。

轰!

这一下,赵家上下全都暴怒,拦住去路。

“慢着!”

赵德忠大喝一声,“今天不宜动手,暂且让他走,改日再要他狗命!”

“叶天小子,你给我等着,很快就让你下黄泉,陪你的死鬼爹妈!”

叶天不屑冷笑,“你们赵家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接不住,算我输!”

大步朝前方走去,没有人再拦截。

“混蛋!”

赵德忠怒哼一声,“先送明儿去医院,派人给我盯住了那小子,打探他有何背景,敢直面威胁我赵家。”

“是家主。”

“李市长怎么还没有过来?给方秘书打个电话问问,李市长到哪了。”

大儿子赵亮打完电话后,一脸悲哀,“爸,方秘书说李市长已经过来了,只是刚到门口,很生气的离开了……”

众人一听全都脸色惊变,惹得李市长不满,难道是方才叶天前来闹事,恰好被李市长撞见。

“该死的叶天!!”

“害我赵家惹恼李市长,非将你碎尸万段不可!!!”

……

叶天从酒店离开后,恰好遇上前来赴宴的李市长。

一句话,便将李市长打发回去。

此时,刘慧珍打来电话,“天儿,小雪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怕出什么意外。”

“我知道了妈,您别担心,可能在学校吧。”

挂了电话,叶天火速赶到市一中。

结果发现小雪不在,没来上晚自习。

“你是小雪的哥哥?我知道小雪在哪,她可能又偷偷去金碧辉煌夜总会卖酒水了。”

一个看着挺文静的女学生,眨着大眼睛看着他。

“谢谢。”

叶天转身离去。

有些生气,那是女高中生可以去的地方吗?

万一出危险怎么办?

“雷子,去金碧辉煌夜总会。”叶天阴沉着脸。

……

金碧辉煌夜总会。

叶清雪对于一身兔女郎装扮,感觉十分别扭。

只是没办法,管理人员要求她必须这么穿着。  

为了维持生计,给家里减轻负担,只能强忍着。

“诶,那个妞!”

“别看了,兔女郎就是你,过来。”

不远处,一个彪形大汉朝着她招手。

脖子上挂着大粗金链子,光头发亮。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酒水。”叶清雪急忙跑过来,礼貌问道。

“嘿嘿嘿,爷今晚不要酒水,就想要你。”

一把将叶清雪拉倒在怀里,手朝着她的脸蛋摸过去。

第3章 哪只手?说!

吓了叶清雪一跳,急忙挣扎起身。

“先生,请您自重。”

“呵呵,呵呵呵……”

男子一脸淫笑,“兄弟们,听到没有?这妞要我自重。”

“妞儿,你出去打听打听,刀爷我几时自重过?”

“今晚刀爷看上你了,乖乖坐在身边,陪爷喝酒。”

同桌有六个男子,刀爷的一帮小弟。

“小妞,快点的,没听到我们刀爷的话么?”

“今晚让刀爷高兴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哼哼,要是特么不识抬举,惹得刀爷不高兴,你这漂亮的小脸蛋,可就保不住了。”  

叶清雪神色慌张,“刀爷,我不会喝酒,请您……”

“不会喝酒,那特么在这里干鸟啊!”刀爷呲着牙花子,吐沫星子横飞。

“我……我只是在这里推销酒水,不,不是陪酒女。”

叶清雪强打着精神。

“草!穿成这样,还敢说不是出来卖的?”

刀爷冷笑一声,“爷就要你了!最好乖乖听话,否则我现在就扒了你的衣服!”

叶清雪都快被吓哭了,“请您高抬贵手,饶了我吧,我只是一个高中生……”

“他妈的!居然不给刀爷面子!”

怒哼一声,端起一杯伏特加,“给我喝下去,敢不听话,我现在就让人扒光你的衣服。”

“快点喝!要不然,我们可就扒了你的衣服。”

“身子很正点啊,扒光了之后,肯定非常香艳。”

“哈哈哈……”

叶清雪眼泪都流出来了,只能继续求情,“刀爷,求您放过我吧,我还是个学生……”

“哼哼,老子就喜欢学生妹!”

一把将叶清雪按倒在桌面上,掐着她的脖子,将一杯酒朝着她脸上倒。

咳咳咳……

叶清雪摔倒在地上,大口咳嗽。

“哈哈哈……”

一群小弟大笑出声。  

叶清雪可怜巴巴的看向经理,还有看场子的安保人员,没有人上前搭理。

全都视而不见。

委屈的要死,想起了哥哥叶天。

要是哥哥在这里,绝对不会让她受欺负。

“妞儿,给爷唱个十八摸。”

“你要是不唱,那爷可就亲自动手了啊。”

“哈哈哈……”

“一摸头,二摸手,顺着脖子往下走,一路走到她胸口……”

小弟们纷纷起哄,淫笑声不断。

刀爷嘿嘿直笑,冲着叶清雪摸过去。

叶清雪急忙闪躲,摔倒在桌子边上。

眼看刀爷就要摸上来,急忙开口道:“我哥哥是当兵的,你要是敢欺辱我,哥哥一定不会放过你。”

“哎呦呦,刀爷我好怕怕呦!”

“还特么当兵的,让他过来试试,爷不打爆他的头!”

刀爷一脸冷笑,伸手朝着叶清雪饱满之地就要抓过去。

已经无法反抗的叶清雪,只能闭上眼,强忍着委屈。

两行清泪流出。

砰!

就在这时,叶清雪听到一声巨响。

急忙睁开眼睛,顿时吃了一惊。

“哥……哥哥!”

喜极而泣,扑倒在叶天怀里。

看到妹妹这样,叶天又自责,又生气。

幸好来的及时,要不然不敢想象妹妹往后的人生。

“玛德,你特么敢打老子!”

刀爷从地上爬起来,半边脸红肿不堪。

“小子,你就是这妞口中的哥哥?哼,来的正是时候,刀爷今晚废了你!”

“雷子,掌嘴!”

啪!

雷神一巴掌抽过去,刀爷嘴里飞出三颗牙齿。

“草泥马,还敢打刀爷!”

“兄弟们,跟他拼了,弄死他!”

砰砰砰……

一转眼,六个小弟全都趴在地上,再也威风不起来。

叶清雪愣愣的看着叶天,没想到哥哥身边的人,这么厉害。

“小雪,先去换衣服。”

“瞧你穿的什么样子!”

接下来的场面,有点过于血腥,不想让妹妹看到。

小雪乖巧的朝着更衣室走去,内心忐忑不安。

“玛德,你特么有种报个名上来。”刀爷还在叫嚣,“你他妈也不打听打听,刀爷手下二十多号兄弟,乱刀砍死你!”

咚!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刀爷的脑袋。

雷神一脸冷笑,“你再蹦出一个字,我就赏你一枚子弹。”

嘎!

刀爷吓傻了,瘫坐在地上,再也不敢声张。

“小爷,误会,都是误会。”

“您别拿这东西,对准我脑门,小心走火啊。”

叶天坐在对面,点上根烟。

“刚才,哪只手给我小妹灌的酒。”

“爷,小爷,都说了这是误会,我跟小妹妹闹着玩呢,您别当真啊。”

砰!

雷子用枪把,砸在他脑门上,鲜血横流。

“啊……”刀爷捂着脑袋痛叫。

“老实回答!”雷子冷喝一声。

“爷,饶命啊,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哪只手?说!”叶天冷喝一声。

望着黑洞洞枪口,刀爷心里发毛,差点吓尿了。

颤巍巍的伸出右手,“这,这只……”

叶天将烟头一丢,顺手拿起一个酒瓶子,“雷子,按住。”

“爷,饶命啊,我……啊!!!”  

酒瓶子碎裂,右手也变得血肉模糊。

“记住,下次别再做蠢事,会丢命!”

起身离开。

雷子将配枪收好,转身跟着离去。

此时,叶清雪已经换上便装过来。

“哥,我……”

“出去再说。”

叶天拉着她往外走。

“站住!打了人还想走?当我这里是好惹的么?”

经理带着一群夜店安保人员,冲上来拦住去路。

叶清雪神色发紧,躲在叶天身后,不敢露头。

之前妹妹遭人欺辱时,经理和安保人员,置之不理。

任由那个刀爷胡来,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此刻,居然站出来,拦住他的去路。

这种败类,肮脏之地,没必要留着!

“雷子,明天我不想再看到这里,继续营业。”

“明白!”

“哈哈哈,特么跟谁装比呢!”

经理不屑冷笑,“敢在这里打人闹事,我看你们活腻了!”

雷子转头看向叶天,寻求指示。

叶天一个眼神示意,雷子心神领会。

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军绿色小本本,对着经理打开。

“眼不瞎,就看仔细点,摸摸你脖子上,长了几颗脑袋!”

华国第三战区统领,雷神!

呼!

经理瞬间双眼发直,双腿发软。

一股尿意来袭,湿了裤子。

这特么是……军神啊!

护国帝神-叶天, 林雨欣-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