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上女总裁-沈青, 秦蓉-都市情感小说

摊上女总裁-沈青, 秦蓉-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英雄末路

“哥,别皱着眉头了,笑笑。我还等着你给我找个嫂子呢,这医院里护士多,说不定我嫂子就在这里面呢,你老是苦着一张脸,谁敢跟你说话呀。”

被妹妹这么一逗,沈青铁青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容。不过脑海里依旧是和医生的那段对话。

“我妹妹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医生?”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俗称血癌,情况不容乐观。” 二十五岁的沈青坐在病床边,眉头紧皱,血癌两个字像块万钧巨石压在胸口,喘不上气来。

“行,哥不皱眉头了,你快点好起来,好起来之后,哥哥就给你找个嫂子,你不是喜欢吃饺子嘛,到时候让她天天给你包饺子吃。”

“那我等着。”

女孩笑的一脸灿烂,她叫沈佳佳,十三岁,白白净净,一双大眼睛透着灵气,一头乌黑的头发已经所剩无几,面容枯槁。

“302病房4号床的家属出来一下,把费用交一下。”

一名身着白大褂的中年护士走到病房门前,手中拿着一个病历夹说道。

“哥。”沈佳佳握紧了沈青的大手,沈青慢慢抽出手来,抚摸了一下沈佳佳惨白的脸颊。

“佳佳乖,哥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跟着护士走出病房,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才停了下来。沈浪的长叹了一口气,万钧巨石一样的压在了自己的胸口。

“护士长,能不能再拖几天,我一定想办法把佳佳治疗的费用给交上。”

护士长也十分无奈,双手交叉抱胸,沉声道。

“沈先生,佳佳十八万的治疗费用已经拖欠了快半个月了,医者父母心,我们也明白您的窘状,但是毕竟医院不是福利机构,如果您再不把费用交上,我们只能让佳佳出院了。”

“算我求您,再给我几天时间,几天内我一定把钱凑齐,您看佳佳的状况,现在还不能出院啊。”

“对不起,沈先生,这不行,医院有医院的规定。”

沈青绝望的闭了闭眼睛,曾经的过往全部浮现在眼前。

沈佳佳两岁的时候,两个人的父母在一年内相继去世,沈青和妹妹相依为命的过了几年。直到五年前偶然的一次机会,沈青被神秘人看中,为了生计沈青离开了青市,进入了境外魔鬼部队的训练基地,吃尽了非人的各种磨炼考验,短短几年的时间,他建立了令所有雇佣军团和地下组织闻风丧胆的青龙战队,一战成名。

一场意外发生,由于被敌军陷害,他小队的数名成员被俘,惨遭毒贩斩首。一怒之下,沈青不顾军团上层的指令,只身一人前往毒贩老巢,将毒贩老大的脑袋斩下,放在兄弟们的坟前,祭奠。沈青被送上了军事法庭,开除军籍,资金被无限期冻结,被迫退出了一手建立的青龙战队。

收拾起行囊回到华夏,等到他去福利院想要接回妹妹的时候,却比院长告知,妹妹因为高烧不退被送进了医院。

“护士长,如果要治好我妹妹,到底还需要多少钱?”

护士长面色凝重,半晌才开口。

“差不多得八九十万吧,主要佳佳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期,你即使有这个钱,医院里也不能保证百分百的治愈。”

心口像是被剌开了一道口,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流,痛,让他这个身经百战,尸山火海里趟过来的男子都有几分支撑不住。

“你好好考虑考虑吧。”护士长安慰了沈青一声,双手插袋转身离去。

滚烫的泪水瞬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曾经子弹卡在骨头里,麻药没用取弹都没喊一声的男人,在这一刻却落下了眼泪。

八九十万,如果说是一个月前,这对于沈青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可现在,八九十万是什么?那是什么,那是妹妹的命啊!

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沈青本能的抬起头来,拭去了脸上的泪水。

凌厉的眼神让一直盯着沈青看的妇人为之一惊,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沈青眼前的妇人,一身雍容华贵,脖子上戴着一串昂贵的翡翠项链,手上戴着一块女士的劳力士金表,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也就不到四十岁的样子。

沈青的第一反应是抢了这妇人,不过转念一想这是医院,抢了她,妹妹也就没法继续治疗了。

“小伙子,男儿有泪不轻弹,怎么,你妹妹生病了需要钱吗?”

见妇人主动和他说话,沈青回答道。

“是,需要钱,需要八九十万,你是想帮我吗?女士。”

沈青开门见山的说道,这样身份的人如此问道,他认为对方一定是有目的的,否则,谁会平白无故的去问一个陌生人这种问题。

不过,沈青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不论是让他去杀人还是干什么,只要能救他妹妹,值了!

“嗯嗯,这笔钱我可以现在就给你。”说着,妇人从手上的爱马仕包包中取出了一张瑞狮银行的支票,随手在上面填上了一百万的数额。随后,妇人就支票撕下放在了自己手中。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和我的女儿秦蓉结婚,做我们秦家的上门女婿。”

沈青顿时一蒙,给一百万,目的是让他做秦家的上门女婿,那她女儿是得有多丑,多难嫁出去啊?转念一想,妹妹最希望的就是他能幸福,如果他随随便便娶了一个人,估计妹妹也不会接受的。

就在沈青迟疑的时候,妹妹那间病房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喊叫声。

“周医生,您抓紧过来下,这边有位病人不行了。”

听到这句话,沈青的心咯噔一下,脚下生风一般,迅速往病房里跑去,一连撞倒了数人。

不可以,不可以,佳佳不可以有事!

但沈青跑到病房门口时,几名护士医生推着一名病情急速恶化的病人出来,叶秋猛地一看,病床的人并不是妹妹,悬着的心才一下子放了下来。

平复了心绪,想要去病房里看看妹妹,却听见妹妹和一位刚给她打完针的护士的聊天。

“小姐姐,我死后可以把我的器官卖掉吗?”

“小姑娘,你会好起来的,别乱想。”

“小姐姐,你不用瞒我,我知道我没多少天了,我真的不怕死,可我怕我哥一个人,我想把自己的器官卖了,给我哥娶个媳妇,我不能再拖累我哥了,小姐姐,你见过我哥吗?我哥长得可帅了,你要是愿意,和我哥谈个朋友,我把我器官卖了的钱都给你好不好,咱别告诉我哥……”

就连那名护士也被这天真的心狠狠的戳中,强捂着泪水,安慰了沈佳佳几句从病房里跑了出去。

沈青站在病房门口,一动不动,一万把刀狠狠的刺向心脏深处。

妇人冷眼看着沈青,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沈青猛地抬起头来,对妇人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答应你。”

第2章 你的命是我的,想死,没门

沈青接受了妇人的一百万,缴纳了医院十八万的欠款,和妹妹交代了一声,便随着妇人离开了医院。

两人坐上了一辆迈巴赫62S,沈青更加确定这妇人的身份和地位不一般。

“在这里签个字。”

沈青和妇人对坐着,妇人从一旁的文件夹中取出一份婚姻证明,面无表情的说着。

沈青简略的看了一下,在证明的末尾处写着秦蓉两个字,他紧跟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沈青,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秦家的女婿了,我叫张岚,也就是你的岳母,我对你没有什么过多的要求,照顾好秦蓉,一年之内让她怀上孩子,孩子出生后,你就可以和秦蓉共同继承秦家的财产了。”

不由的不让沈青诧异,不过从妇人手中接过的另一份合同里详细的阐述了刚刚岳母张岚和他描述的条款。

“张女士,既然我答应了您,就会履行合同上的规定,不过至于继承秦家的财产,我想这件事情您再考虑一下。”

沈青对这份财产并不感兴趣,只要拿到的钱能够救下妹妹的命,他就十分知足了。

张岚面露几分笑意,再次打量起了眼前这个健硕的男子。

“不必,这是你应得的。”

青市秦家,整个东海省都远近闻名的大家族,资产数百亿,给秦家借个种就能继承这座金山,沈青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车子在海边的一处别墅门前停了下来,推开车门,沈青下车,张岚却没有跟着下来。

“结婚证我会找时间再交给你,你自己过去吧,我女儿就在里面,照顾好她。”

沈青点了点头,帮张岚带上了车门,车子掉头迅速离开了别墅。

海风吹过,带来了几许凉意,环顾四周,别墅的位置很偏僻,前面是一处未经开发的野海滩,栽种着不少观赏树木,后面是座十分荒凉的小山,环境很幽静,也很隐蔽,周围没有别的建筑,上山的盘山路也很曲折,一般人根本找不过来。

院子里停着几辆红色的豪华跑车,只是上面布满了厚厚的灰尘和落叶,看样子已经许久没有人去开动了。

推开别墅的大门,装修十分奢华,法式田园风,明媚的色彩为主要色调,豪华的真皮实木家具以红、黄、蓝三色的配搭为主,显露着土地肥沃的景象,别墅的主人的品味十分高雅。

正在欣赏着别墅富丽堂皇的装饰时,一股难闻刺鼻的味道从一个房间里传出来,沈青寻着问道走进了一个别墅的卧室。

瞬间,眼前的景象让沈青震惊了。

地上扔着一地的残羹冷炙,已然发霉,一股浓浓的异味扑鼻。在房间的内侧,一张楠木大床上,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子神情呆滞的看着前方,身下浸渍了一片,异常难闻。

这一刻,沈青明白了,这就是她的妻子,秦蓉,一个下肢瘫痪的病人。

“滚出去!”

秦蓉语气冰冷到了极点,一双大眼睛之中看不出一点的情感的色彩,行尸走肉。

沈青心里一阵难受,不是因为对方的态度,不是因为这满屋的污秽,只是他心疼,说不出来的心疼,人不该如此,佳佳不该如此,眼前的女子也不该如此。

半晌,沈青开口。

“秦蓉,我是你的丈夫,我叫沈青,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

“呵呵?丈夫?是我妈给了你钱,让你来给照顾我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秦蓉用得着你照顾,就你也配!”

说话间,秦蓉对着沈青身上吐了口痰,一脸幸灾乐祸的傻笑了起来。

“配不配,我都和你妈签了合同了,就算你不同意也没有用。”

“合同?哈。是不是让你来帮我给秦家留下个孩子呀,行啊,你来,你来啊,你要是觉得一个残废,一个下肢没有任何感觉的女人也能带给你刺激,你就来吧!”

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像是恨透了眼前的人,恨透了整个世界,恨透了老天的不公,不管眼前的人是真,是假,是为了金钱,还是真心可怜她,她都不需要!

秦蓉身下再次传出了难闻的异味,她大小便失禁了。

沈青不再说一句话,上前拉开秦蓉的被子,里面一片狼藉。

就在沈青动手的一刹那,秦蓉像是被吓坏了的兔子一样,凭借着两只无力的双手往床的角落里钻。

“不要,你不要碰我,我求求你,不要,我不让你走了行吗?”

“我给你钱,你住手,住手!”

“你别碰我啊!”

“我草你妈,草你妈!”

“你个王八蛋,我杀了你,杀了你啊!”

秦蓉一边骂一边往沈青的身上吐着口水,当沈青抱起秦蓉的时候,秦蓉一口狠狠的要在了沈青的胳膊上,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撕咬着,捍卫着她最后的一点尊严,顿时,鲜血直流。

推开浴室的门,沈青在浴池里放满了水,试好了水温,不冷不烫。

衣服,一件,一件被剥落。一滴滴泪花从那双大眼睛里滚落了下来,屈辱,是一份无可奈何的屈辱。

白如初雪,黑如淡墨,红如含苞,沈青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只是此刻的他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一切。

冲刷掉秦蓉身上的污秽,沈青把秦蓉放进了浴池,沈青想要找块肥皂给秦蓉清理,转身秦蓉一下子滑进了浴池中,对于此刻的秦蓉,死比活着更舒服一些。

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将秦蓉一下子从浴池的底部拉了上来,刚出水面秦蓉再次下口咬了沈青的胳膊,血滴在了浴池里,殷红。

这男人他不疼吗?

“秦蓉,我告诉你,签了合同,你就是我的妻子,你的命是我的,想死,没门!”

秦蓉的心被颤了一下,他不准她死,他命令她不准死。转念一想,是啊,她死了,沈青的钱管谁去要啊?此时她的恨又增加了几分。

一点一点的擦拭着肥皂,细心的搓着秦蓉皮肤上积攒的灰尘,面对秦蓉,沈青只是把她当做一个病人,没有半分的非分之想,在接触到秦蓉那足以让万千女性为之嫉妒的骄傲时,沈青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也有了一丝血脉膨胀。

只是一瞬间,沈青两只眼睛呆住了,在秦蓉如雪的脖颈下,一串翠绿的长形吊坠。

造化弄人,原来是她。

那年他和两岁的妹妹流落街头,深冬的夜里,寒风刺骨,妹妹的脸冻得紫青,他揽着妹妹蜷缩在巷道的角落里,几乎要冻死了。是秦蓉,从他父亲的车上走下,一张毯子,一件棉衣,一张一百块钱。

那件棉衣和毯子,让沈青和妹妹沈佳佳挨过了那个寒冬,那一百块钱让二人有了那个寒冬的吃食。

那女孩脖子上戴的那串特别的链子,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见沈青看得出神,秦蓉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眼神,如果她是个正常人,怕是看到自己的身体,沈青早就扑过来了吧。

“看够了吗?”

沈青竟然一下子失神忘记了给秦蓉擦拭身上,他知道秦蓉误会了,淡淡笑了笑,继续帮秦蓉擦拭着身体。

给秦蓉裹上了浴巾,清理好了房间,沈青把秦蓉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美,出水芙蓉般的美,如果不是秦蓉下肢瘫痪了,沈青感觉自己也许一生也再难遇到他的这位恩人。

这一刻,沈青决定用余生来照顾这个女子,不离不弃。

秦蓉静静地躺在沈青刚刚铺好换好的床单上,柔软舒服,看着沈青坚毅的脸庞,秦蓉决定要用尽一切办法把这个男子从自己眼前赶走。  

第3章 碧绿吊坠

这次也洗干净了,也打扫干净,这个男人是不是准备要对自己做些什么了?秦蓉心里惴惴不安的想着,眼睛看着沈青,她是残废了,但这不代表她就心甘情愿做一个没有思想的生育工具。

沈青打量了一下房间内,走到柜子旁,翻箱倒柜起来。

“哼,这么快就忍不住了,不过也好,你看看家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收拾收拾带走吧。”

秦蓉不知道沈青要做什么,只是故意拿话去刺激沈青罢了。

沈青也根本不在乎,找了一会儿,把一包成人纸尿裤给翻了出来,秦蓉现在明白沈青要做什么了,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沈青,你给我住手,我用不着你,啊,你别过来,别过来。”

看着秦蓉气愤的样子,沈青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一件秦蓉褪下的黑色内衣,直接蒙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这样我就看不见你了。”

说着,沈青就上前解开秦蓉身上的浴巾,给秦蓉穿上成人纸尿裤,碰触到秦蓉丝滑的肌肤时,明显的能感受到一阵冰凉,虽然没有什么动作,但是他能很清晰的感受到秦蓉身上恐惧,呼吸声的加快。

他真的是蠢,刚才在浴室里什么没有看到呢?这会儿又在她的面前装,虚伪,可恶!还把自己的内衣蒙在了他的脸上,他是想扮成卓别林笑死自己吗?

还想要去骂沈青的秦蓉,看见沈青竟然没有占自己一丝便宜,只是毕恭毕敬的帮自己换上了成人尿裤,秦蓉不得不承认,那一刻她心里多了一丝丝的安慰,有一米阳光照进了她的心房。

早就想好了要离开这个世界,不知为何,那种强烈的冲动似乎变得没有那么浓烈了。

给秦蓉换好了之后,沈青帮秦蓉拿掉浴巾,换上了一床干净的被子盖上。

摘下脸上的东西,沈青对着秦蓉嘿嘿一笑,秦蓉却依旧板着一张脸,没给沈青一点好颜色看。

接下来,沈青开始打扫起了整个房间和别墅,秦蓉想要沈青离开,于是开始各种为难沈青,什么刷马桶,擦地板,还不准沈青这个大烟枪抽一根烟,否则就立马滚蛋。

沈青却见招拆招,一点都不抗拒,答应了秦蓉不抽烟就真的一根都不再碰,有几次秦蓉让沈青推着自己出来,就是故意为了查看沈青有没有偷偷抽烟,落在地上的烟灰,不仅没有发现,就连一丝的烟味都没有闻出来。

每到晚上,秦蓉都在失眠,成宿成宿的睡不着,以前的雇佣的保姆很简单,就是给秦蓉伪安眠药,她也愿意吃,时间一长,整个人都变得精神恍惚。

但秦蓉管沈青索要安眠药的时候,沈青却告知她,那东西他已经全部倒掉了。秦蓉对着沈青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不过沈青却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是始终一张笑脸对着它。秦蓉晚上失眠,沈青便伏在她的床头给她讲故事,一个风餐露宿的少年郎变成世界顶级的雇佣兵领袖的故事,刀光剑影,秦蓉听得真切,就像是在看一本小说一样,身临其境,不知不觉中肩膀依偎在了沈青的胳膊上,那种踏实感,久违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沈青一如既往的照顾着秦蓉,各种逆来顺受,也不管秦蓉对自己的态度如何,只有一句话,我要好好照顾你。

来到别墅的第五天,秦蓉终于放松了对沈青的戒备。几天来,沈青一直和秦蓉睡在一个房间,只是沈青搬了把椅子一直睡在秦蓉的床头。

清晨,秦蓉睁开了惺忪的眼睛,微眯的双眼环顾了四周,沈青不见了。瞳孔瞬间放大,在确定房间里真的没有沈青之后,秦蓉心里咯噔一下,像是一下子再次失去了整个世界一般,这种感觉有过两次,一次就是自己的双腿突然失去知觉,另一次就是现在。

“沈青!”

秦蓉终于憋不住,对着门外大声喊道,难道他也走了,他也不要自己了吗?是啊,她是个残废,她凭什么要一个人永远留在自己身边照顾她,这不公平,她不该恨,更不该怨。

没有得到回应,秦蓉心一下子凉到了谷底。

就在秦蓉要绝望的时候,沈青戴着围裙,端着炒锅,从厨房里快步跑了过来。

当看见沈青的一刹那,眼泪再也止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沈青不明白,一直都没落泪的秦蓉怎么突然就哭了,把锅子往桌子上一放,急忙走到了秦蓉的面前。

“怎么了,秦蓉,不舒服吗?”

“啪。”

一记狠狠的巴掌打在了沈青的脸上,秦蓉有点不敢相信,虽然下身瘫痪了,自己的手还能使出这样的力气。

沈青没有在意,把秦蓉背后的靠枕往上挪了一下,让秦蓉靠的更舒服一点。

“我告诉你,沈青,以后我醒了的第一眼,我必须要看到你。”

秦蓉恶狠狠的看着沈青,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她明明只认识眼前的男人几天,但是像是永远都离不开这个人一样。

沈青依旧笑了笑,不过没有答应秦蓉。

“我刚才去煎鸡蛋,我听你说你喜欢吃小茴香煎鸡蛋,我一早去市场买的小茴香,路有点远,所以我我就回来晚了一点……”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好?”

秦蓉叹了口气,一双无助的双眸看着沈青,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沈青思索了一番,将妹妹生病,自己和岳母张岚相遇的事情叙述了一遍,说白了,沈青就是为了一笔救他的妹妹的钱才来照顾自己的。

“我知道了,沈青。”

秦蓉擦掉了眼角的眼泪,眼神之中出现了一抹坚毅,似乎是对某件事情下定了决心一样。

“你鸡蛋做好了吗?我想吃一点。”

秦蓉往上靠了靠,语气变得温柔了许多。

见秦蓉有了食欲,沈青开心不已。“我去找个盘子盛上。”

“不用,你用铲子喂我吃吧。”

沈青楞了一下,接着拿着平底锅走到秦蓉的身边,用木铲子一点一点的喂给秦蓉,秦蓉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让沈青去给自己拿杯牛奶。这是秦蓉多日来主动要吃的,沈青重重的点了点头,迅速跑到客厅,把准备好的热牛奶给端过来。

看着沈青出去,秦蓉强撑着身子,拉开了床边的一个抽屉,里面有一把她准备了很久的锋利水果刀。

寒光四射,映着初阳,秦蓉绝美的脸上尽是绝望。

惨白的笑容挂在脸上,秦蓉的脑子里浮现出从儿时的点点滴滴,自尊,要强,不服输,可现在呢,连最后的尊严都没有,沈青越是对自己好,心里就感觉沈青是在可怜自己,可怜她这个残废!她不必,不要那个男人的可怜!

本能的反应让沈青在秦蓉拿出刀来的那一刻瞬间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一个箭步越到了秦蓉的面前,可能是保护自己的本能,秦蓉为了阻止沈青,眼睛一闭,竟对着沈青刺了过去。

沈青一把攥住了那锋利的刀刃,血顺着指尖流了出来,滴落在床上,像一朵朵红梅,鲜艳刺目。稍微一用力,那刀便从秦蓉的手中夺了过来。

“秦蓉,如果你想死,也要等到你的双腿康复了以后再去死。”

“你说什么?”听到沈青那么说,秦蓉眼睛中瞬间露出了生的希望。

“我前几年在东南亚做事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位神医,他专门治疗人的瘫痪疾病,经过他手重新站起来的人不胜枚举,你好好活下去,我一定帮你联系到这位神医。”

看着秦蓉脸上的表情变化,沈青的心渐渐放了下来,神医?这世上哪有这种神医?他倒是在雇佣兵时期认识一位神秘的老中医,也从他身上学过一点本事,但是想要一个瘫痪病人站起来,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沈青也是没有办法才这么说的,不过有时候给人以假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得多。

“你不骗我?”

“你看着我像是个说谎的人吗?”沈青一脸严肃的说道,坚定的双眸不由得秦蓉不去相信。

秦蓉点了点头,把脖子上的那串长形吊坠摘了下来,递给沈青。

“没什么好送你的,这东西就算是我送你的礼物吧,你放心,如果你能找到那个神医,我不仅可以给你大量的家产,还可以和你解除婚约,不耽误你的一生。”

沈青看着吊坠,接了过来,那吊坠上还有秦蓉身上的淡淡幽香,那是他和秦蓉初识之物,他自然愿意好好珍藏。吊坠晶莹剔透,上面的翠色像是有活力一般,手上的血粘在了上面,沈青把刀具藏好,去厨房清洗了起来。

刚刚来到厨房,拿出那串吊坠,那吊坠似乎与自己的血起了反应,忽然吊坠之中发出了一道光芒,随后越来越亮,最终一道碧绿色的光影一下子冲破了吊坠,猛地钻进了沈青的眉心之中。

沈青感到一阵头痛,整个人晕死了过去。

第4章 你是不是跟人结仇了?

昏迷之中,一股充满绿色的荧光在沈青的经络之中不断的游走,沈青的内识甚至可以看到那股荧光修复着沈青受损的各种全身经络。

最后的那场战斗,沈青孤入毒巢,凭一己之力斩杀万军,只不过想不到的是那本身就是场阴谋,毒巢之中汇集了全球最顶尖数十位杀手,沈青虽斩杀大部,却内力尽失去,若不是一帮兄弟赶来舍命相救,怕是沈青根本就再也回不到华夏。

兵王,顶级战力,青龙战神,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烟消云散,即使不甘心,却再也和他无关。

好在回到青市的沈青也不再留恋那份荣光,只想平淡的做一个普通人,不过那一股股的绿色暖流告诉他,他可重生为王!

秦蓉在卧室里等了许久都不见沈青的身影,喊了几声也没得到沈青的回应,但她确定沈青没有离开别墅,因为沈青在进入厨房之后传出一阵东西摔倒的声音之后,就没有了任何的响动。

“沈青?沈青!你去哪了,过来!”

秦蓉再次喊了几句之后,依旧没有人回应,她心里顿时慌了,挣扎了几下,腿上根本就用不上一丝气力,咬着牙,双手撑着身子。

噗通,摔倒在了地上,她用那双根本没有多少气力的双手往轮椅的位置上爬去,爬去,那副躯壳本已经没有多少重量,但对于秦蓉来说却如千钧巨石,从床上到智能轮椅的位置不过数米的距离,可她却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当爬上轮椅的时候,早就已经汗流浃背了。

按下了自动行走的按钮,秦蓉从房间里迅速来到了厨房。

当看到沈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秦蓉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明明刚才她只是刺中了他的掌心,他怎么会晕倒呢?

来到沈青的身边,秦蓉用尽了全部力气的对着沈青的耳边大喊,企图唤醒沈青,但是沈青纹丝不动。

看着沈青惨白的脸庞,秦蓉吓坏了,心中萌生出一个想法。

他死了?

这她简直不敢去想,从父亲秦海去世之后,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真心对自己好了,母亲张岚整天忙活着对付她的小白脸,要不就是和亲戚们争夺父亲的遗产,若不是这样她也不会心如死灰。

可偏偏这个人出现了,对她好,无微不至的照顾,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她不想再失去这人世间的一丝丝温暖。

想到这,秦蓉从轮椅上滚了下来,红着眼圈,使劲摇晃着沈青的胳膊,没有反应。她伸出手尝试着像电视上把手放在了沈青的鼻子下,竟然没有了一丝鼻息。

秦蓉不敢相信的看着沈青,伸出的手不断地打颤,嘴角颤抖,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眼泪簌簌的往下流。

对,电话,120。

来不及再去悲伤,秦蓉就像抓住了一根生命稻草一般,爬上轮椅迅速去客厅里,拨打急救电话,可是拿起电话她才想到,这电话根本就打不出去,之前她因为不想母亲打过电话来,早就把别墅里的所有电话线全部剪断了。

她绝望了,回到厨房,看着躺在地上的沈青,她从轮椅上下来,靠在沈青的身上,停止了哭泣,那种悲伤堵在胸口,连哭泣都已经忘记了。

秦蓉把厨房的煤气打开,静静地躺在沈青的身上,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幸福还是悲伤。

“咳咳。什么味啊?”

昏迷之中,沈青一直听着一个人在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好像过了一会儿还开始了哭泣,慢慢的他苏醒了过来,感觉有个软绵绵的东西压在自己身上,然后就是刺鼻的味道。

滴答答急促的煤气泄漏警报声,沈青醒来猛地睁开眼,恰巧看见秦蓉一双大眼正水汪汪惊恐的看着自己,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巴掌就抽在了沈青的脸上,打的沈青不知所措。

“干嘛打我?”

“沈青,你觉得装死来吓唬人很有意思吗?”

沈青听着快速的警报声,回想到之前发生的一切,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也知晓为什么。紧接着沈青把秦蓉一把揽住了怀里,抱了起来。

“对不起。”说完之后,他把秦蓉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轮椅上,转身将煤气阀给关掉了。

小心翼翼的擦去了秦蓉脸颊上的泪水,秦蓉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绯红。

沈青稍微用了一下气力,发现自己的身体机能居然恢复了不少,轻轻一握拳头,手指便发出了咯咯作响的声音,沈青正在思考着的时候,忽然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看透自身的经络,那一缕缕的绿光正在慢慢修复着他受伤的机能。

这绿光可以帮助自己恢复生机,兴许也能帮助秦蓉重新站起来呢?想到这里沈青一脸的兴奋、

把秦蓉送回房间,细心的再次铺好床铺,把秦蓉放好之后,在其后背上放上了一个靠枕。

“秦蓉,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得这个病的?你如果不愿意说也没事。”

沈青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揭开秦蓉的伤疤。

如果平日里有人问起秦蓉这个问题,秦蓉会一下子妞恼羞成怒,但这次秦蓉却丝毫没有变脸,因为她知道沈青是在关心自己,而不是因为好奇心。

思索了一会儿,秦蓉冰冷的回应道。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从我爸爸去世之后,我就开始觉得两只腿开始无力,然后去医院里进行检查,也没有检查出任何的结果,到了后来直接就倒下了,要说病因,就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大概是上天惩罚我们秦家,惩罚我秦蓉吧。”

秦蓉苦笑了一声,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事出有因,而病出也是有因,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得病,或者外因,或者内因。

“之前我跟你提的那位神医,其实我也跟他学过两手,要不我帮你看看吧。”

沈青瞎说着,是想看看这股力量是否可以外用。

“你?”

秦蓉一脸的不屑,不是他看不起沈青,只是她这个病不仅在全国的各大医院里都诊治了无数遍了,更是请过无数的名医大夫,根本就是无从下手。现在沈青说跟着一位神医学了两招就说给自己看病,简直就是大言不惭。

“死马当成活马医呗。”沈青雇佣军出身,说话十分直率。

秦蓉白眼一翻,这家伙把自己当成试验品了吗?不过,沈青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看着沈青虔诚的眼神,秦蓉只好答应了下来。

“好吧,反正你也瞧不出什么,你可别把我这匹死马给医的更死了。”

“放心吧,秦大小姐。”

沈青伸手搭上了秦蓉的手腕,沈青曾在雇佣军团中跟随那位老中医学过一些基本的中医疗法,切脉还是懂一些的。

秦蓉的脉象平稳,属于平脉,沈青抬手再次切脉,渐渐发现了其中的端倪,虽然秦蓉的脉平,但脉形却略微的长而细,微邪阻于清,这十分的奇怪,但是仅凭这个只能说明秦蓉体弱。

望向秦蓉的眼睛,沈青的眼神中走过了一团绿色的光芒,宛若一团火焰。

绿光闪过,沈青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看透秦蓉的衣服,然后是皮肤,肌肉,血管,最后一幅人体的经络图完美的展现在了沈青的眼前。

那绿光真的可以帮他破视!

紧接着,秦蓉身上的一处处脉络全部出现在了沈青的眼前,那一根根脉络中,一处处褐色的小点放出淡淡的黑气,是毒灶所在,怪不得用现代仪器根本就检查不出来。

他曾听那位老中医说过华夏的上古有一种神秘的职业称为道医,是将玄门道法和古医术结合治病的医生,他们其中极少数的大能便能破视,经络之中的褐色便为毒。只不过那只是传说中的东西罢了。

不过瞬间,沈青的眼睛就感到了一阵酸涩,破视的时间十分的短暂,也许这是修为不够的原因吧,即便如此,沈青也将秦蓉的病灶看得十分清楚了。

现在沈青十分确定,秦蓉就是被人下毒了。

虽然沈青的修为尚浅,但是知道了秦蓉的病因,就有了治疗的方法。

沈青的眉头紧皱,脸色铁青,看来秦蓉的瘫痪并不只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而且根据沈青的判断,秦蓉体内的毒从脚下发散,到全身,由内而外,最终会导致暴毙而亡,下毒的人诡异而又狠毒。

沈青在秦蓉的脖颈处内侧稍稍微按了一下,秦蓉吃疼的看着沈青,沈青明白秦蓉的毒已经到了上半身了,那一双手估计用不了多久也会变得没有一丝气力。

“怎么样,你瞧出啥了?”

秦蓉奚落着沈青道,抬了抬手臂,发现居然手臂没有气力的感觉更加明显了。她的心情变得更加的失落,如果自己变成了一个全身瘫痪的病人,那自己直接死了得了,根本就不必再去等什么神医了。

“秦蓉,你是不是跟人结仇了?”

摊上女总裁-沈青, 秦蓉-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