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王婿-陈霄, 沈君颜-都市情感小说

至尊王婿-陈霄, 沈君颜-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归来!

蔚蓝的天空上,一辆豪华直升机十分霸气的飞行着。

“少爷,还有十分钟就到金陵市了。”

机舱内,一名穿着燕尾服的老人恭敬的对陈霄说道。

陈霄微微点头,低头看着资料。

“召伯,这份资料的内容,都是真的?”

他沉声问道。

“是真的,自从五年前少爷您离开金陵,沈家一直没管你妻子沈君颜一家的生活。”

陈召伯点头道,“就连少爷您每年暗中接济的一亿生活费,也都被沈家给私吞了!”

陈霄眼神一冷,杀气盎然!

陈召伯吓得不敢说话了。

这五年他一直伴随陈霄身边,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位性格冷酷,手段通天的陈家大少!

陈霄,京城豪门陈家的少爷,也是如今陈家的一家之主!

身份尊高,富可敌国!

“五年前陈家内乱,我父亲重病昏迷,陈家紧急将我召回家族,主持大局。”

陈霄语气森冷,“当时京城局势紧张,我陈家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灭门之灾,我为了不牵连君颜,只能隐瞒身份,不辞而别!”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沈家竟然敢这样对我的妻子!”

陈霄很愤怒。

他当初和沈君颜结婚,沈家也跟着鸡犬升天,大富大贵!

本以为给沈家带来这么多荣华富贵,哪怕自己走了,沈家也至少会照顾好妻子一家。

可结果呢?

不但对妻子一家不管不顾,甚至还私吞了他给妻子的生活费!

“少爷,恕我直言,这沈家的人就是群猪狗不如的畜生!”

陈召伯气愤道,“我已经打听过了,这些年沈家一直在逼沈小姐改嫁!”

“今天中午,沈家甚至还公开征婚,无论是谁,哪怕是乞丐,只要彩礼足够,他们就把沈小姐嫁给谁!”

这哪里是征婚?

分明就是当牲口一样卖出去!

陈霄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平静。

而他越是平静,老人便越是紧张害怕。

因为他清楚,陈霄每次动怒之前总是非常平静。

平静的让人恐惧!

“征婚地点,在什么地方?”

“在金陵市的丰庭酒店。”

陈霄默默的点头,不在说话。

只是那冰冷刺骨的眼神,足以说明他此刻的心情和怒火!

与此同时。

金陵市中心,丰庭酒店!

从内到外,一片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进出酒店的人非常多,却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

他们可是听说了,今天沈家要替沈君颜这位沈家最漂亮的才女公开征婚!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哟,王老板,你也来了。”

“呵呵,闲着没事,来凑个热闹。”

“哎呀,都是男人,王老板就不用装啦。”

几个快秃顶的男人凑在一起,穿的人模狗样,笑容却十分猥.琐。

他们心照不宣的笑着,都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哥几个,咱们先说好,彩礼一人出一份,到时候不管是谁娶了沈君颜,都要一起分享!”

“没问题,不就是个女人而已,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哈哈哈,说得好,王老板不愧是文化人,吟的一手好诗啊!”

不得不说,这群老秃子的内心实在是肮脏至极!

他们竟然还想一起分享沈君颜,简直就是畜生啊!

而此时,对这些事一无所知的沈君颜,正偷偷躲在房间里哭泣。

“沈君颜,你赶紧给我出来!”

突然,房门被人推开,一个长相妖艳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

“哎呦,还哭了啊?你说你哭什么呢,反正都嫁过一次了,在嫁一次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妖艳女人讽刺的冷笑。

“沈梦婷你住口!”

沈君颜愤怒的嘶吼,“我不会嫁的!你们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嫁的!”

“哼,你说不嫁就不嫁了?”

沈梦婷不屑的冷哼,“爷爷可是说了,你要是不嫁,就把你们一家都赶出沈家!”

“你也清楚,你那个半死不活的植物人母亲还躺在医院等钱救命,要是没有我沈家的帮助,她就等死吧!”

“你!!”

沈君颜脸色苍白,内心绝望。

沈家,竟然用她母亲的医疗费来逼迫她改嫁!

他们怎么能那么狠心!

怎么能那么残忍!

沈梦婷看着沈君颜这幅无助绝望的凄惨模样,心中痛快极了。

她一直都妒忌沈君颜。

无论是美貌还是才华,她处处都比不上沈君颜,长久下来,导致她因妒生恨。

恨不得沈君颜去死!

不过,就这样让她死了,并不痛快。

于是,才有了这场极为荒唐的征婚!

“你们两个在聊什么呢,还不快出来见客。”

这时,沈家老爷子沈荣华走进房间,面色不悦的说道。

“爷爷!我求你了,我不想嫁人!”

沈君颜一边哭一边跪在沈荣华面前,苦苦祈求。

“住口!”

沈荣华怒道,“这次征婚,是我亲自决定的,金陵市有钱的老板和大人物都来参加了!”

“你要是敢不嫁,让我沈家丢脸,我就打断你的腿!”

沈君颜浑身一颤,只觉心都碎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亲爷爷,居然会狠心到这种程度!

“君颜,你就认命吧,老爷子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

“就是,你得听话啊!”

“你那个废物老公五年前就抛弃你了,你为他守寡这么多年,不值得啊。”

“外面那些老板,每一个都是身家几千万上亿的,你嫁给他们,也不会委屈你。”

一群身家亲戚纷纷开口,看似在劝慰,实则一个个嘴脸恶毒,幸灾乐祸!

沈君颜彻底绝望了。

她明白,无论自己在怎么祈求,在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的!

因为在这群人眼中,有的只是利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亲情!

最终,沈君颜还是认命了。

她一个被丈夫抛弃,无依无靠的女人,除了认命,还能怎样呢?

“你们放开我女儿!!”

突然,一声怒喝响起,只见一个中年人发疯似的挥舞着菜刀冲了进来。

“爸!”

沈君颜一愣,大惊失色。

“君颜你快走!爸帮你拦住他们!”

中年人拿着菜刀挡在沈君颜面前,如同一只发狂的雄狮,双眼赤红的盯着沈荣华等人。

“你们谁敢动我女儿,我就和他拼了!”

“大胆!”

沈荣华勃然大怒。

他一敲拐杖,门外几个保安立即冲进来,将沈君颜的父亲沈文山按在地上。

“混账东西,居然敢在我面前拿刀,你是想造反吗!”

沈荣华气的不轻,拿起拐杖,狠狠的打在沈文山身上。

“啊!”

沈文山惨叫不停,口中不断喷出鲜血。

他本来身子骨就差,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殴打?

“不要打!不要打啊!”

沈君颜急的大哭,扑在沈文山身上,泪流满面,“爷爷,求求你不要打了!我嫁!我嫁啊!”

第2章 我出,无价!

“哼!”

沈荣华冷哼一声,这才停手。

看着女儿委屈到极点的绝望表情,沈文山只觉心如刀割,却痛的说不出话,只能趴在地上,用手捶打地面。

他恨啊!

恨自己没用,恨自己不能保护女儿!

“把他拖出去!”

沈荣华怒喝一声,几个保安立即将半死不活的沈文山拖了出去。

“爸!爸!”

沈君颜哭的撕心裂肺。

可沈荣华丝毫没有动容,直接抓着她的手便往外拽。

与此同时。

酒店天台!

直升机缓缓降落,陈霄和陈召伯一同走下机舱。

“陆庭丰恭迎陈小王爷!”

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快步上前,深深鞠躬,态度极为敬畏。

这一幕若让人看见肯定大跌眼镜。

因为这中年人正是身家百亿的金陵首富!

哪怕接见市长,陆庭丰都不曾弯腰,而面对陈霄,他却连头也不敢抬起来!

这如何能不让人震惊?

然而陆庭丰心里清楚,在陈霄面前,他这个首富连个屁都算不上!

陈霄看了陆庭丰一眼,眼中满是怒意,“我不在金陵这些年,你就是这样替我照顾我妻子一家的?”

陆庭丰脸色大变。

“小王爷息怒,我…”

“解释就免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陈霄冷笑道,“当年陈家内乱,你担心我和陈家会倒下,所以对我的命令,根本不放在心上。”

“可惜啊,我不但没有倒下,反而平定内乱,执掌陈家!”

“这样的结果,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陆庭丰浑身颤抖,直接跪了下来。

“小王爷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陈霄冷声道,“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给你一天时间,交出丰庭集团所有股权,滚出金陵,别让我在看见你!”

陆庭丰脸色一白,仿佛整个人被抽空了力气,面如死灰!

陈霄一句话,就剥夺他的一切!

判了他死刑!

强大!

霸气!

此刻的陈霄,简直霸道的不像样。

“召伯,沈家的征婚仪式在几楼?”

“在五楼。”

陈霄点了点头,让陈召伯留下处理陆庭丰的事,随即一个人走下天台,前往五楼!

而此刻的五楼大厅中,早已是人满为患,气氛热闹。

“非常感谢各位赏脸来参加我沈家的征婚仪式,我沈荣华代表沈家,向各位表示感谢。”

高台上,沈荣华笑容满面的拿着话筒,“接下来,我宣布征婚正式开始!”

“在场的单身男性,现在可以报出你们的彩礼,我会从中挑选,宣布结果!”

这话一出,场中的男人都兴奋了起来。

“我出一百万彩礼!”

“我出两百万!”

“我出三百万!”

短短几分钟,彩礼报价一路飙升至上千万!

看着那群嘴脸丑陋的男人争抢报价,沈君颜站在高台上,整张脸都是白的,毫无血色。

她的心已经彻底死了!

连眼泪也流干了!

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像个失去灵魂的空壳,仿佛什么都看不见了,什么都听不见了。

“我出,无价!”

突然,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大厅!

唰唰唰!

几乎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门外。

踏!

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大步而入。

“他是谁?”

沈家众人都是一愣,仿佛有些面熟,但一时半会,谁也想不起来。

“这位先生,今天是我沈家征婚大事,还请你不要闹事!”

沈荣华一脸不悦,“要出价就好好出,不然就请离开!”

什么狗屁的无价,这不是来捣乱的?

就沈君颜这种被抛弃过的二手货,有人要都不错了,谁会当无价之宝啊?

“让我离开?”

陈霄站在原地,不屑的冷笑,“你确定你有这个资格?”

场中一片哗然!

“这小子居然敢这么嚣张!”

“他到底是谁啊,难不成是来捣乱的?”

“哼,沈家如今可是金陵排名前十的大家族,他要是敢捣乱,那不是找死?”

“他该不会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吧?”

人群议论纷纷。

大部分人都当陈霄是疯了,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

若不是疯子,怎么可能敢这样挑衅沈家?

沈荣华脸色难看了下来。

他正要发怒,却不料,陈霄直接大步走向高台,站在沈君颜面前。

沈君颜身子一颤!

她愣愣的看着陈霄,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冷峻脸庞,眼眶瞬间红了起来。

“对不起君颜,我来晚了!”

陈霄满脸愧疚,抬起手,想要擦拭沈君颜的眼泪。

啪!

沈君颜拍开他的手,歇斯底里的哭喊,“你滚,你滚啊!”

“我都已经把你忘了,当你死了!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呜呜呜……”

她的情绪一下就爆发了,挥舞着拳头狠狠打在陈霄身上,痛哭失声。

陈霄像木头般站在那,任由沈君颜发泄。

他不敢还手,也没资格还手!

五年前,若不是因为他不辞而别,抛下沈君颜,她这五年又岂会遭受这样的苦难?

是他毁了沈君颜的生活!

是他没有履行一个当丈夫的责任!

“对不起!”

陈霄咬紧牙关,上前用力的抱着沈君颜,“我不会在离开你了!”

“这一生,下辈子,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沈君颜根本听不见陈霄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哭泣挣扎,泣不成声。

见此一幕,场中一片震惊!

“沈荣华,你沈家这是什么意思!”

“找个男人来秀恩爱给我们看?这就是沈家的征婚态度?”

“你这不是在耍我们么!真是太过分了!”

众人怒不可遏,纷纷离去。

“挨,大家别走啊!你们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

沈家众人又惊又怒。

尤其是沈荣华,整张脸铁青一片,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找死么!”

沈荣华怒吼,恨不得把陈霄大卸八块。

“我是什么人?”

陈霄冷笑一声,转过头去,“沈荣华,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我到底是谁!”

轰隆!

沈荣华脑海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整个人踉跄的后退几步。

“老爷子!”

沈家众人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搀扶。

沈荣华脸色青白交加,死死盯着陈霄那张脸,脑海中,终于回忆起来。

“你,你是陈霄!”

“什么,他是陈霄?”

“这怎么可能!”

沈家众人脸色大变,显然对陈霄印象深刻。

“看来,你们都还记得我啊。”

陈霄冷冷一笑。

沈荣华脸色僵硬,他怎么可能不记得陈霄?

这个姓陈的,当初身份不明,但却非常有钱,沈家也是依靠陈霄给的丰厚彩礼才得以崛起!

可以说,沈家能有今天,完全是依靠陈霄的帮助!

但,那毕竟是过去的事。

自从五年前陈霄不辞而别,沈家就忘了这个人,只有沈君颜这个傻女人,一直苦苦等了五年。

现如今,沈家资产百亿,早就不是当初的小作坊了,眼中哪里还有陈霄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哼,原来是你这个废物回来了。”

沈荣华哼了一声,不屑道,“怎么,是在外面混不下去,想回我沈家混吃混喝了?”

“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我沈家的一切,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休想从我沈家拿走一分钱!”

陈霄冷笑不语。

这老东西心虚了啊,自己都还没开口,就担心自己是来讨债的!

“沈荣华,你沈家这些年是怎么对我妻子一家,暗中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

陈霄一字一句,冷冷的说道,“我不喜欢废话,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次!”

“我限你一个月内,带着沈家每一个人来向我妻子一家下跪认错,你们若不来,我保证你沈家一个月内,家破人亡!”

第3章 恶毒的护士

陈霄说的每一句话都非常认真。

他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说让你家破人亡,那就绝对让你家破人亡!

可,沈家众人听完他的话,却是一个个笑的眼泪都流出来。

“哈哈哈,让我们沈家家破人亡?”

“陈霄啊陈霄,你该不是真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吧?”

“哼,我沈家现在是金陵有头有脸的豪门,就凭你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废物,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

“你这个叼毛是不是脑子坏了啊?”

陈霄面色平静的看着沈家众人嘲笑的嘴脸,面不改色。

“机会我已经给你们了,一个月内你们要是不来下跪道歉,后果自负!”

他直接牵着沈君颜转身离去,“当然你们要是觉得不服,我随时欢迎你们沈家动用你的能量来对付我!”

“我陈霄,最喜欢那些自认为能力出众的人出手!”

然后踩在他们头上,俯瞰他们绝望后悔的表情!

“狗东西给我站住!我们让你走了吗!”

见陈霄装了逼就要跑,沈家众人都怒了。

“让他们走!”

沈荣华却一脸的不在意,冷笑道,“我倒是要看看,这小子拿什么跟我沈家斗!”

如果是五年前的陈霄,那他还真会有些忌惮。

毕竟那时候陈霄有钱。

但如今,他沈家家财万贯,在金陵人脉通天,就凭陈霄也敢和沈家斗?

那就是自找死路!

……

陈霄带着沈君颜离开酒店后,回到了家里。

“陈霄你跟我说实话,你这五年到底去哪了?”

到了家里,忍了一路的沈君颜忍不住开口,“爷爷他们都说你家里破产,说你死在了外面,让我不要等你…”

她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所以这五年一直没改嫁,一直在等陈霄回来给她一个答复!

陈霄苦笑了一下,不知该怎么解释。

如果说出实话,估计沈君颜一时半会也难以相信,认为自己是个只会吹嘘的人。

“这五年我去了京城,我家里的确发生了一些情况,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陈霄笑着道,“这些年我在京城做事存了点积蓄,就回来找你了。”

“你放心君颜,以后我会努力赚钱照顾你和爸妈的。”

“嗯。”

沈君颜点了点头,没有追问太多,微笑道,“其实不管你有没有钱,我都不在乎,只要我们一家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就行了。”

这话听得陈霄一阵感动,更是无比愧疚。

这么温柔贤惠的老婆,自己竟然扔下五年不管不问,让她受尽苦难!

陈霄都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

“对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我妈吧。”

“好。”

两人离开家里,去超市买了点礼品,前往医院。

途中,陈霄才从沈君颜口中得知丈母娘的情况,心情非常沉重。

沈君颜的母亲叫林慧兰,人如其名,是个非常温柔贤惠的女人。

只可惜三年前因为一场意外车祸,导致林慧兰成了植物人。

“你放心君颜,我在国外认识一个非常厉害的精神科专家,等他有空了,我就让他来金陵帮妈治疗。”

陈霄安慰道。

而沈君颜只是苦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陈霄知道她不相信自己,也没解释太多。

毕竟真男人做事,靠的是实际行动,而不是嘴皮子!

很快,两人来到医院,准备探望林慧兰。

“你这个老不死的,居然又尿床了!真是气死老娘了!”

陈霄和沈君颜刚来到病房门口,便听见病房内传出一阵辱骂。

两人先是一愣,随即透过门缝看见,一个中年护士站在病床边,一边收拾一边辱骂。

“哼,你这老不死的倒是舒服,天天躺着让老娘伺候!”

“你说你都这样了,还死皮赖脸的活着干什么?”

“直接死了多好啊,也不用拖累你老公女儿,老娘也不用伺候你这废物!”

沈君颜听到这些话眼睛都红了,就要冲进去和中年护士理论,但却被陈霄拉住。

陈霄眼神冰冷的站在门口,他想要看看,这护士究竟能恶毒到什么程度!

“曹,真是脏死了,你这个老不死的除了拉屎撒尿,还能干什么?”

病房中,中年护士一脸厌恶的提着尿湿的内裤,抬手一巴掌打在林慧兰脸上。

“哼,下次要是再敢尿床,老娘就打死你!”

说着,又抬起手,准备打下去。

砰!

突然,房门被暴力的推开。

“谁!”

中年护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身。

啪——

冲进病房的陈霄直接一巴掌把她打飞了出去。

“啊!!”

中年护士倒在地上,捂着脸痛苦惨叫。

“妈!”

沈君颜冲进房间,看着脸庞红肿,浑身都是淤青的林慧兰,心都要碎了!

“王护士,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妈!”

沈君颜愤怒的嘶吼,“你还是人么!”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沈家特意派来照顾她母亲的护士,竟然会如此恶毒!

陈霄也脸色冰冷,愤怒的想要杀人!

他上前抓住王护士的头发,冷冷道,“你平时就是这样对待我妈的?”

居然敢这样对自己的丈母娘,她到底有几条命?

“你,你放开我!”

王护士一脸惊恐的看着陈霄,咬牙道,“我是沈家的人,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告诉沈老爷子!”

“沈家的人?”

陈霄怒极而笑,“好,我现在就带你去沈家!”

“老子倒是要看看,你沈家人的心到底有多么恶毒,居然敢这样对我丈母娘!”

说着,陈霄就拖着王护士往外走。

“陈霄,你不要冲动!”

却不料,沈君颜突然跑过来,眼眶猩红的拉着陈霄,颤声道,“你不能去沈家!”

“现在爷爷还在生我们的气,你要是去了,他肯定不会放过你。”

她近乎哀求的看着陈霄,“陈霄,你就当是为了我,不要冲动好么?”

“我已经失去了母亲,我不想在失去你了!”

看着沈君颜的眼泪,陈霄不禁心头猛地一颤。

“好,我不去!”

说完,陈霄一脚踢开王护士,咬牙道,“给我滚!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你!你给我等着!”

王护士捂着脸,怨毒的看着陈霄和沈君颜,咬牙切齿道,“你们居然敢这样对我,看我怎么向沈老爷子他们告状!”

“哼,你们这家废物,就等着被赶出沈家,流浪街头吧!”

至尊王婿-陈霄, 沈君颜-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