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狂龙-萧天, 林沐雪-都市情感小说

护国狂龙-萧天, 林沐雪-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那个男人,坐航母回来了

江陵。

穆海港。

港口内外被龙军封锁三百里。

一门门神威大炮架在海港楼。

城楼上旌旗飘荡。

本来平静的海面传来惊天动地的轰鸣声。

远远的。

一艘艘攻击核潜艇,导弹驱逐舰如神龙出海。

呈扇形向着岸边驶来。

其后是二十五艘护卫舰,拥护着中心的庞然大物。

赫然是一艘劈波斩浪的航空母舰。

天地之间,唯有航母震动九霄的咆哮。

海面掀起滔天巨浪,却丝毫不能撼动航母的威势。

看到此处,江陵所有政商两界的大人物,无不神色骇然。

航母上。

萧天微微皱眉。

“我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站立一旁,叱咤江陵的护卫军统领蒙田,额头顿时见汗。

“下不为例。”

蒙田急忙躬身。

“是,大人。”

萧天收回目光,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照片。

他温柔抚摸,轻声一叹。

“七年了,你和女儿还好吗。”

过了半晌。

蒙田才小心翼翼的询问。

“大人需要下达指令吗?”

萧天收回照片。

“我已隐退。”

蒙田顿时会意。

等航母靠岸。

三百里海港城楼。

大炮仰天长啸。

整座江陵宛如末日。

炮声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

所有人齐声高呼。

“恭迎军神驾临江陵。”

蒙田恭敬的给萧天打开舱门,没有理会迎接的队伍,驾车离开了迎接方阵。

这一幕,让所有大人物面面相觑。

他们却不敢询问,有序的退场。

蒙田驾车来到了开发区。

驶向了厂区的员工宿舍。

停在了一座小院门前。

萧天看着这扇用木板东拼西凑的木门,看着四周的杂草。

他心中发酸,缓缓吐出一口气,想要推开木门的手,却顿在半空。

好久。

萧天才鼓足勇气,推开了木门。

吱呀一声。

映入眼帘的,是一处简陋,到处都是晾衣架的院子。

在角落阴凉处,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此时正蹲在地上,小手费力的搓着衣服,嘴里轻快的说着。

“茵茵是大孩子了,要帮妈妈洗衣服。”

“茵茵才不是坏孩子,才不是有妈生没爹养的孩子。”

看到这一幕。

听到茵茵口中稚嫩的话。

站在门口的萧天,心猛地揪起。

他身子摇晃,死死的抓住木门。

咔嚓一声。

木门硬生生的被他抓断。

萧天眼眶红了起来。

轻轻呼唤。

“茵茵。”

茵茵却没有回应,用小手擦了擦早已变成花脸猫的小脸。

萧天呼吸急促,嘴唇颤抖。

难道。

他刚要上前。

一旁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位四十岁上下的妇女。

妇女顺手脱下了腿上的丝袜,直接丢在了洗衣盆内。

她脸上带着笑容,话语却极尽讽刺。

“茵茵,又认爸爸了呀,这是第几个爸爸了?”

茵茵脸上带着委屈。

妇女不满的哼了一声。

“差点忘了,你这野丫头耳朵不好使。”

萧天握紧了拳头。

便在此时。

一位年轻的女人从旁侧的屋子里跑了出来。

她把茵茵搂在怀里,心疼的擦着茵茵脸上的汗渍。

“茵茵,妈妈不是告诉过你,妈妈自己洗衣服吗?”

接着,女子冷若寒霜的看着妇女。

“李春梅,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你还是不是人。”

李春梅神色一怔,脸上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一脚踢翻了洗衣盆,指着女人的鼻子骂。

“林沐雪,你还以为你是江陵林家的大小姐呢?”

“看看你这副德行。”

“有什么资格跟我大呼小叫?”

林沐雪气的浑身发抖,不断安慰哭泣的茵茵。

李春梅却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讥讽。

“被逐出家门的公主呀,曾经的江陵女神呀。”

“曾经这个厂子的负责人呢。”

“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公跟丈母娘滚床单。”

“刺激吗?”

林沐雪浑身颤抖。

“你,你!”

站在门口的萧天呼吸急促。

七年前。

林沐雪与萧天结婚。

同时。

四十八岁的林海迎娶二十岁的白玉珠。

婚宴当晚。

在萧天喝醉之时,白玉珠头披红盖头,躺在林沐雪的婚房。

洁白的婚纱下,白玉珠修长的双腿裹着白丝,像灵蛇一样缠在了萧天的腰间。

她柔弱无骨的双手抚摸着萧天的前胸,媚眼如丝,主动撕碎了婚纱。

只留下了小巧精致的内衣,用浑圆洁白的饱满蹭着萧天。

当萧天揭开白玉珠的红盖头后。

他如遭雷击。

下一刻。

白玉珠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狂吼非礼,强奸。

这是白玉珠设计的惊天丑闻。

目的是送萧天入狱。

让林沐雪被逐出家门。

她好独揽林海一脉的钱权。

结果也显而易见。

只是谁都不会想到。

在萧天入狱的第二天,他被秘密带走。

从此踏入战场。

战下赫赫神威。

一人压的龙国所有强敌后退三千里。

压得各国元首把龙国四方边疆设为禁地。

天下无人不拜服。

被龙国上下称为军神。

七年了,萧天权倾天下,平定四方。

他选择隐退,要回来弥补林沐雪。

再次听到当年之事。

萧天浑身剧烈颤抖,望向李春梅的目光,充满杀意。

李春梅不屑的撇着嘴。

“我什么我?”

“你要是真有本事,别死皮赖脸的还呆在这里啊。”

“你现在就是一条丧家之犬。”

“放肆!”

萧天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气。

人如闪电,瞬间来到了李春梅的面前,一巴掌把嚣张得意的李春梅抽飞了出去。

“敢侮辱我的女人,找死!”

整个院子的温暖陡然下降到了冰点。

林沐雪看着萧天的背影,呆住了,眼泪瞬间从眼角流淌下来。

茵茵张开双臂。

“爸爸。”

林沐雪一把拽住了茵茵,用手语和唇语说着。

“他不是你爸爸,你爸爸死了。”

茵茵倔强的看着林沐雪。

“同学们都说茵茵没有爸爸,茵茵才不信。”

“我不许妈妈说爸爸。”

“呜呜呜。”

林沐雪脸色苍白,心中一痛。

萧天的脸上带着深深的愧疚,自责。

李春梅从地上站起身,捂着脸,尖叫道。

“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等着。”

“滚!”

萧天爆喝一声。

李春梅仓惶离开。

林沐雪抱起茵茵转身欲走。

萧天急忙拦在了母女的身前。

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双眼有些恍惚。

七年前,林沐雪青春靓丽,一袭长裙被江陵人视为仙女。

如今神色憔悴,穿着普通。

与七年前相比,天差地别。

“沐雪。”

啪。

林沐雪娇躯颤抖,一巴掌扇在了萧天的脸上。

她再也忍受不住七年的委屈,冲着萧天吼道。

“你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字。”

“沐雪,对,对不起。”

萧天能躲掉这一巴掌,可他没有躲。

他欠这对母女太多。

“对不起?”

林沐雪脸上的怨念几乎化为实质。

“七年前,你我大婚之日,你却强奸了白玉珠。”

“她可是我的后妈,我曾经的闺蜜。”

“你如果对她有兴趣,为什么不早说。”

林沐雪忽然自嘲的一笑。

“我丈夫在新婚之夜强奸了我的闺蜜兼后妈。”

“真是一场好戏呢。”

萧天握紧了拳头,低下了头。

林沐雪拢着散乱鬓边的秀发,讥讽的冲着萧天笑道。

“我扮演的小丑好看吗?”

“我被人嘲笑了整整七年。”

“你开心了?”

萧天看着林沐雪讽刺的笑容。

心如针扎。

他沉默半晌,声音有些沙哑。

“沐雪,你相信我是这种人吗?”

林沐雪陷入了沉默。

她不信萧天是能做出这等禽兽之事的人。

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正在两人沉默的时候。

门口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李春梅指着萧天,咬牙切齿的对着身边的男人说道。

“白科长,就是这个野男人打了我。”

“你可要为我讨回公道呀。”

第2章 属于你的一切,我替你拿回来

说着话,李春梅用硕大的胸蹭着白浩的胳膊。

白浩目光冰冷的看着萧天。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淫贼。”

“你他么还有脸回来?

“怎么不死在监狱里。”

萧天默然的看着白浩。

他是白玉珠的亲弟弟。

是那晚第一个冲进来“捉奸”的人。

这对姐弟,联合陷害自己。

“跪下。”

萧天冷漠的吐出两个字。

让在场人全都呆住了。

白浩短暂的错愕,旋即脸色狰狞。

“草,自从我姐嫁给林海,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萧天,你惹怒我了。”

下一刻。

他手中的铁棍照着萧天的头砸了过来。

“萧天,快躲开!”

林沐雪慌乱的尖叫。

但萧天一动不动。

在白浩和李春梅的眼中。

萧天仿佛是被吓傻了一样。

“废物东西,今天我就打残你。”

“叫你跟我嚣张......什么?”

啪。

萧天稳稳的抓住了铁棍,目光冷然的看着白浩。

接着一用力,直接把铁棍夺在手中。

“若非今日茵茵在场。”

“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萧天手腕一抖。

铁棍像是插豆腐一样,直接没入墙壁之内。

白浩和李春梅神色骇然。

他们被吓傻了。

这还是人吗?

接着。

白浩被萧天一脚踹飞,落地后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凄惨的叫声直冲云霄。

“滚。”

萧天不想让外人破坏与妻女的重逢。

否则今日。

必不罢休。

李春梅连滚带爬的跑到门口。

白浩面目狰狞,带着无边仇恨,吼道。

“萧天,我白浩记住你了。”

“我他妈早晚会弄死你。”

萧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可这一眼,却让白浩如临深渊。

他急忙催促李春梅,仓惶离开。

白浩离开后。

萧天和林沐雪相继沉默。

茵茵在半空中伸出双臂。

整张脸彻底哭成了花脸猫。

“爸爸。”

林沐雪这次却没有阻止。

她此时心情复杂。

有感动。

有委屈。

七年了。

终于有一个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顶起天,保护着自己和茵茵。

萧天浑身一震,有些紧张的看着林沐雪。

“我能,我能抱抱她吗?”

这位威震天下的军神,竟然说出了恳求的话。

当世,唯有眼前这对母女,才能让他如此。

林沐雪轻轻的点点头。

萧天小心翼翼的抱过茵茵。

“咯咯,爸爸,爸爸。”

“哎,哎。”

萧天颤抖的手擦拭着茵茵脸上的泪痕,看着茵茵蜡黄的脸,无比心酸。

“沐雪,茵茵的耳朵。”

林沐雪浑身一颤,愤怒的神色中带着不甘。

她冷眼看着萧天。

“不用你管。”

萧天神色焦急。

“沐雪,到底是怎么回事。”

茵茵却弱弱的开口。

“爸爸,都是茵茵不好。”

“是茵茵不乖,爷爷就教育了茵茵。”

萧天浑身一颤,心中怒气冲天而起。

教育!

他如何不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在这一刻。

他周身犹如九天寒冬,刺骨的杀意凝成实质。

吓得林沐雪微微后退。

茵茵把小脑袋埋在了萧天的怀里,弱弱的开口。

“爸爸,茵茵怕。”

刹那。

萧天身上的杀意消失无踪。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神色愧疚。

“沐雪,茵茵,对不起。”

林沐雪的语气忽然复杂。

“你还回来干什么?”

“我想你们。”

听到这四个字。

林沐雪娇躯轻颤,旋即脸色冰冷,讽刺道。

“少在这里虚情假意。”

“我看你是专门回来给我找麻烦的。”

“你打了白玉珠的亲弟弟,知道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么!”

林沐雪越说越气,忍不住再次落泪。

“妈妈。”

茵茵懂事的给林沐雪擦着眼泪。

萧天掷地有声。

“沐雪,我回来了,就不会再让你们母女受委屈。”

“曾属于你的一切,我替你拿回来。”

林沐雪神色依旧冰冷。

她直接从萧天的怀里接过了不情愿的茵茵。

“拿回我的一切?”

“你凭什么?”

林沐雪怨恨的看着萧天。

“茵茵因为有一个强奸犯的父亲,任何公立学校都不收。”

“我本想着去求父亲,让茵茵上私塾,可你倒好。”

“你打了白浩,就等于打了白玉珠,你让我怎么办。”

萧天神色一怔,歉然的低下头。

林沐雪深吸一口气。

“你走吧,我就当你从没出现过。”

萧天焦急道。

“我走了你怎么办。”

林沐雪转身走入了屋子里。

“今晚父亲生日宴,我会恳求父亲,主动认错,为茵茵争取机会。”

萧天看着这对母女的背影,看着茵茵在空中抓着的小手。

他握紧了拳头,转身离开。

正打算关门的林沐雪,冰冷的看着萧天的背影。

她脸色苍白,惨笑一声。

“想我们吗?”

“虽然听起来很假,却莫名的开心。”

“但你斗不过白玉珠,不如离开。”

啪。

门被关上。

车门被打开。

萧天坐回了车里。

蒙田大气都不敢喘。

他在大人的身上。

感受到了无边冷意。

“给我准备一份礼物。”

“大人,您吩咐。”

“一口上好的棺材。”

第3章 这口棺材,是我给你的寿礼

江陵的夜晚。

灯红酒绿。

林海居住的别墅一片通明,门前还挂着两个大红灯笼。

今日是林海五十五岁生辰。

整个大厅热闹非凡。

林世然手捧着华贵的锦盒,对着主位的林海恭敬道。

“爸,这是儿子亲自为您挑选的百年人参。”

“虽然价值才三十万,但这等上了年份的人参,滋补身体,固本培元,绝对效果显著。”

林海打开锦盒,看着盒子内躺着的人参,频频点头。

“我儿有心了。”

顿时。

想要巴结林海一脉的旁支林家子弟,纷纷恭维。

林海身旁的白玉珠妩媚一笑。

她对着下方的白浩开口。

“白浩,还不把你的礼物给你姐夫看看。”

白浩神色傲然的来到场中,打开礼盒,展现一把折扇。

扇面是黑白相间的山水画。

看上去,仿佛让人身临其境。

“姐夫,您喜欢字画。”

“这是我为你精心挑选的折扇。”

“此乃唐伯虎的真迹,价值五十万。”

此言一出。

全场震惊。

五十万,这可不是小数目了。

对于林海来说,也是一笔巨款。

林海忙道。

“快拿来给我看看。”

白浩把画呈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

林世然眼中闪过一道阴霾。

就在林海把玩折扇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林沐雪抱着茵茵忐忑的走了进来。

瞬间。

一道道目光凝聚在她们母女身上。

无形的压迫让林沐雪呼吸一滞。

她恭敬的弯腰施礼。

“爸,生日快乐。”

林沐雪高举着手中的礼物盒,神情紧张。

全场落针可闻。

半晌。

“林沐雪!”

林海沉声开口。

“谁让你回来的。”

林沐雪弱弱说了一声。

“爸。”

茵茵小声开口。

“姥爷。”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这野种跟我林海也没有关系!”

林沐雪呼吸一滞,脸色瞬间苍白下来。

她看着林海无比冰冷的目光,心中纵然没底,可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爸,茵茵已经七岁了。”

“可是,可是因为萧天和听力问题,公立学校不收。”

“女儿想在您这里借点钱,买助听器,再求您找找关系,让茵茵上私塾。”

白玉珠面带讥讽。

“林沐雪,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我给你机会在厂子里有份工作,已经是我的大度,你别得寸进尺。”

林沐雪浑身颤抖,委屈道。

“爸,茵茵的耳朵是您动手打的啊。”

此言一出。

林沐雪感觉一道冰冷的目光注视自己。

“你的意思是我的错了?”

林海阴冷开口。

林沐雪委屈的摇头。

“爸,沐雪没有这个意思,但茵茵不能不上学啊。”

“我给您准备了礼物,是女儿的心意,求求您给次机会。”

白浩来到林沐雪身前,一把夺过了礼品盒。

一块普通的玉佩被他拿在手中。

白浩讽刺道。

“这就是你的诚意?”

咔嚓。

白浩把玉佩狠狠的摔在地上。

玉佩传来清脆的碎裂声。

“什么破烂玩应,也好意思拿出手?”

白浩话音落下。

林家旁支纷纷开口。

“说边角料都抬举这块玉了。”

“丢人现眼。”

林沐雪眼眶一红,忍不住开口。

“这是我半年的积蓄。”

她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难听的讽刺话更加刺耳。

足足五分钟,讽刺声才渐渐平息。

“我问你,那个废物东西呢!”

白浩面目狰狞的盯着林沐雪,爆喝质问。

林沐雪娇躯颤抖,茵茵直接被吓哭了起来。

“听说那个畜生出狱了?”

林海目光阴冷。

“还打了玉珠的弟弟,他人呢!”

林沐雪无助的摇头。

“窝囊废。”

林海骂了一句,温柔的看向了白玉珠。

“玉珠,你想怎么处置这件事?”

白玉珠妩媚的一笑。

“弟弟,你说怎么处理。”

白浩冷笑道。

“让林沐雪替萧天受过。”

林海点点头,默然道。

“林沐雪,跪下认错。”

林沐雪难以置信的看着林海。

她不由自主的仓惶后退。

这还是自己的父亲吗?

林沐雪深吸了一口气。

“我可以跪下认错,甚至磕头。”

“但茵茵,要上私塾。”

白玉珠讥讽道。

“这件事,等你跪下在说。”

“只要让我弟弟满意了,或许我会大发慈悲呢。”

迎着白玉珠讥讽的目光。

林沐雪紧咬嘴唇,强忍着哭出来的冲动,捂住了茵茵的双眼。

她就要在一道道讽刺的目光中,屈膝跪地。

白玉珠脸上的讥讽之色越来越浓。

便在此时。

林家老宅的大门咣当一声巨响。

一道充满杀气的声音,让所有人心中发寒。

“我看谁敢让我萧天的女人跪地认错!”

所有人心神剧颤,急忙望向门口。

那里。

萧天一步步来到大堂中央。

他扶起林沐雪,一字一顿。

“我回来了,就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

林沐雪呆呆的看着萧天。

“爸爸。”

茵茵看到萧天,立刻止住哭声,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要萧天抱抱。

忽然。

“草,你他么找死。”

白浩率先回过神,眼中充满杀气,爆喝开口。

萧天直接无视了白浩,负手而立,看着呆住的林家人。

他淡然道。

“七年不见,正逢寿辰。”

“我萧天为你准备了礼物。”

林家人先是一怔,接着面带不屑的讥讽。

“你他么蹲七年大牢,蹲傻了?”

林海缓缓开口。

“想求饶,晚了。”

“不管你准备什么,都要付出代价。”

萧天轻声一笑。

就在此时。

门外传来了仓惶的脚步声。

林家管家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口中喊道。

“家主,江陵商会会长周洋驾临。”

林海脸色一变,急忙站起身。

“快,快随我迎接周会长。”

他虽然不知道周洋因何而来。

但在江陵,周洋便是商业的天。

他掌管着江陵对外的生意渠道。

在江陵,想要做生意。

你必须得让周洋这尊大佛点头。

林家其他人面带震惊,急忙列队。

可当看到萧天和林沐雪还站在中央。

林海冷然道。

“你的事一会再说,现在退一边去,别给我捣乱。”

萧天翘着嘴角,没有动作。

林家人顿时怒目而视。

白浩和林世然要动手。

别墅的大门忽然被打开。

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

他身上气势压迫着所有林家人,躬身弯腰。

不过在周洋的身后,还跟着四位魁梧的汉子。

汉子的肩膀上,扛着一口漆黑棺材。

这一幕,看的所有林家人目瞪口呆。

林海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生日宴,却出现棺材,这是在打他的脸。

但来人是周洋,他必须要恭敬。

若是惹周洋不满,林家必然灰飞烟灭。

这个后果,林海承受不起。

林海深吸一口气,面带笑容。

“周会长驾临寒舍,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刹那。

林家人齐齐高呼。

“恭迎周会长驾临。”

周洋只是随意的撇了林海一眼,接着四下寻找。

当看到显眼的萧天时。

周洋急忙迎了上去。

林海还以为周洋要跟自己握手,急忙伸出自己的双手。

然而周洋直接粗暴的推开了他,来到萧天和林沐雪的身前。

接着他恭敬弯腰施礼。

“萧先生,萧夫人,茵茵公主。”

“周洋有礼了。”

轰!

这一幕,让林家所有人如遭雷击。

全都错愕当场。

护国狂龙-萧天, 林沐雪-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