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婿归来-秦傲, 林茜茜-都市情感小说

狂婿归来-秦傲, 林茜茜-都市情感小说

1
第1章 天大的侮辱

“威申集团董事长叶国栋,送翡翠玉如意一对,恭祝林老太君万寿无疆!”

“刘家家主刘永贵,送古字画百寿图一副,恭祝林老太君福寿永享鹤延年!”

“舒路集团总经理王子海,送寿山石雕不老松一棵,恭祝林老太君安康岁岁荣!”

……

林家别墅的大厅里,一道道报礼唱名的高喝声响彻全场,让大厅里的宾客们一脸羡慕,不单单是因为这些礼品太过贵重,而是这些送礼人都是海珠市的名流。

最高兴的还要属站在一旁的林家老太君郭赛凤了,此刻的她一脸笑意,满脸的褶子好似开了花,因为今天不仅仅是她的七十大寿,也是林家和四海集团签约合作的重要日子,然而接下来的一道声音却让她差点气得吐血。

“林家孙女婿秦傲,送枯木财神像一座,恭祝林老太君长命百岁,财运亨通!”

听到这话,不单单是林家老太君气得吐血,就连场内的宾客都楞了,待到众人反应过来时,全场已经是爆发出阵阵大笑声。

“哈哈!枯木财神像?这不会就是传闻中的那位林家上门女婿吧?”

“没错!就是他,一年前入赘林家,和我们海珠市第一美女林茜茜结婚,当时还轰动了全城呢!”

“原来就是那个成天啥事都不做的废物女婿,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居然送枯木财神像,我看林家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站在林老太君身边的王珠英脸上布满了寒霜,只见她快步的跑到签到台前,指着秦傲的鼻子大骂道:“秦傲,你这个废物,谁让你来这里丢人的,赶紧给我滚出去!”

秦傲此刻正在和报唱贺礼名的的管家理论,因为他送的不是枯木财神像,而是货真价实的乌木财神像,哪知道他和管家说了无数遍,可这位管家就是要这么报,这让他十分恼怒。

然而自己的丈母娘不但不帮他,还指着自己破口大骂,更是让他滚出去,这让他感到无比的憋屈。

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他是上门女婿,你们就可以这样欺辱我吗?

王珠英,秦傲的丈母娘,在家里他可以任你呼来喝去,那是因为他爱林茜茜,为了林茜茜他宁愿当一个上门女婿,但那是在家里,关起门来谁也看不见,可现在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你让他一个大男人情何以堪。

然而还不待他开口,就听到了他老婆林茜茜的声音:“秦傲,我妈让你滚出去,你听到没有!”

没错!这位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极品美女,就是秦傲名义上的老婆林茜茜,此刻她正走到自己母亲身边,对着秦傲怒声呵斥,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厌恶。

只因她从心底里排斥秦傲,因为秦傲无钱、无房、无车、无工作,除了会烧菜、做饭、洗衣服外,他就是一个窝囊废,试问这样一个男人怎么能做她老公,说出去她都嫌丢人!

“丢人的东西,听到我说的话没有,赶紧滚出去!”

王珠英一甩手就将那个乌木财神像给摔到了地上,“啪嗒”一声,乌木财神像瞬间断成了好几截。

看到这一幕,秦傲的心就像是这座乌木财神像般被摔了个粉碎,他恨自己瞎了眼,当初怎么会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而做了林家的上门女婿!

“秦傲,你到底听没听见,你是要气死我妈吗?赶紧滚出去,要不然我们就离婚!”

看到秦傲无动于衷,林茜茜一脸羞恼,要知道今天可是林家的大日子,秦傲这个废物不在家里待着,偏偏要跑到这来,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没错!我们他妈的早该离婚了!”

沉默了半晌,秦傲的双拳紧握,双眸中一片血红,大声的咆哮着,他是林家的上门女婿不假,但他更是闻名地下世界的修罗王,岂能受这种侮辱。

要知道曾经有多少皇室公主,贵妇名媛想要嫁给他,他都置之不理,更何况林家这么一个连三流家族都算不上的普通人家。

至于他为什么要放下自己身段来林家做上门女婿,那是因为当年他被赶出家族,流落街头之时,得到过林家老太爷和林茜茜的帮助,而那时候的林茜茜是那样的清纯、漂亮和善良,让他深深的记在了心底。

在国外打拼多年,秦傲创下了举世闻名的修罗殿后,便立即回国准备给林茜茜一生的幸福,恰逢林老太爷病危,弥留之际便做主将秦傲招成上门女婿冲喜,因为林老太爷明白只要有秦傲在,林家就不会衰败,未来的发展才会更好!

秦傲当时想也没想便同意了,可是两人结婚这一年来,林茜茜连碰都不给他碰,还动不动对他侮辱谩骂,说秦傲毁了他的一生,因为她要嫁的男人一定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至少不是如同秦傲这样只会做家务的宅男废物。

可是林茜茜根本不知道秦傲在照顾她生活起居的同时,还在暗地里替她做了许多事,就连今天和四海集团签约的事情都是他暗地理安排的,只等签约成功后,他才正式的向林茜茜告白求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让她成为万众瞩目的幸福新娘。

只是他想不到的是自己为林茜茜做了这么多事情,换来的却是大庭广众下的侮辱,这样的婚姻他不要也罢!

“有意思,一个废物女婿居然敢和林家叫板,也太没有家教了吧!”

“哈哈!也许这就是人家的骨气和尊严呢!”

“狗屁骨气和尊严,我们还是看看林家今天如何收场,四海集团的人会不会和他们签约的事情吧!”

……

此时,大厅里的宾客都对这一幕极为感兴趣,一个个饶有兴致的议论着,都在等着看林家的笑话。

“混账东西,谁让你在这里撒野的,赶紧给我滚出林家!”

看到这一幕,林老太君直接发飙了,在几名林家子弟的搀扶下,来到了秦傲的面前,一脸的气急败坏!

只是秦傲根本不搭理她,而是转头望向站在一旁的林茜茜漠然道:“茜茜,什么东西都可以开玩笑,唯独感情不可以,当你说出离婚两个字的时候,说明你根本不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在纠缠着你。”

“秦傲,你什么意思,你还真敢和我离婚?”

听到秦傲的话,林茜茜的脸色极为复杂,一方面是因为这里的人太多了让她极为没有面子,还有一方面则是因为她已经习惯了有秦傲在身边伺候的日子,那种日子确实很温馨。

“我为什么不敢?”

秦傲突然怒喝一声,声震全场:“我拿你当宝,你就是我的一切,可这不是你侮辱嘲讽我的理由,我们还是离婚吧!”

此刻的秦傲眼神之中藏着无尽的落寞,哪怕他拥有滔天权势,依旧挽回不了这份期待已久的感情,所以也是时候结束了!

“你……”

看到周围人群之中那些嘲讽的目光,林茜茜面色复杂的点了点头,她也有自己的骄傲,既然话已经出口,那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离得好,这个废物不要也罢!”

听到两人的对话,林老太君将手中的龙头拐狠狠的砸了几下,对着全场来宾道:“各位对不住了,这是家门不幸,不过我倒是想请大家做个见证,我们家茜茜虽然和这个废物结婚,但是这一年来都是分房睡的,所以她现在还是完璧之身,想要和我们林家结亲的可以找老身商谈!”

“哗!”

此话一出,不单单是在场众人楞了,就连林茜茜也是面红耳赤,她搞不懂自己的奶奶为何会知道这件事,可就算要她在嫁人,不能等以后在说吗,非要在这种人多的场合说,简直是丢死人了!

然而他们却忽略了秦傲的身份,别说他现在还没和林茜茜离婚,就算是离婚了,你林家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招亲,把他置于何地?

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侮辱!

所以他在这一刻挤压已久的怒气彻底爆发了……

2
第2章 肠子都悔青了

“我他吗的是给你们脸了?竞敢如此欺辱我?”

下一刻,秦傲那愤怒到极致的咆哮声响彻全场,一双血红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林老太君。

“你,你想干什么?”

那道眼眸饱含着怒火的杀意,让林老太君浑身一颤,整个人如坠冰窟,心中涌起无限恐惧,就连全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

“奶奶,别担心,让我来把这个废物扔出去!”

就在此时,负责宴会安保的林耀北带着十几名身材健硕的保镖赶了过来,只见他大手一挥,十几名保安便朝着秦傲围了上去。

林耀北,林茜茜大伯林祖贵的独子,林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曾经将他的总裁位置给了林茜茜,所以他一直心有不岔,这次正好有机会让林茜茜丢脸,他便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然而还不等林耀北动手,他就感觉自己被一道莫名的吸力给抓到了秦傲的面前,随后更是见到一个大巴掌狠狠的朝着他的脸上甩了过来。

“啪!”

“你他吗的喊谁废物?”

“啪!”

“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啪!”

“你不过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也敢如此欺我?”

……

一连串的巴掌下来,不单单是将林耀北拍懵了,连带着周围的人也都傻了眼,他们没想到秦傲的胆子居然这么大,一个废物女婿居然在林家别墅里动上手了,难道说他就不怕林家的报复?

“混账东西!”

林老太君气得全身发抖,手中的龙头拐不断的戳着地面上的瓷砖,对着周围的林家人大声呵斥道:“你们还不赶紧上去拉开他们?还嫌丢脸丢得不够大吗?”

听到林老太君的话,王珠英急忙对着林耀北带来的保镖喊道:“你们几个还不上去帮忙?”

只可惜这些保镖没有一人敢上前,因为秦傲身上的气息让他们感到了恐惧,那种恐怖的气息绝对是尸山血海里经历过无数杀伐的绝世狠人,他们这些退役的特种兵哪里能是他的对手。

“一群饭桶!”

看到这些人裹足不前,王珠英低声的咒骂了一句,随即又将目光转到了林茜茜的身上,她小声的对林茜茜说道:“茜茜,秦傲这个家伙现在跟疯了一样,我看只有你出面了,要不然一会四海集团的人来了,估计我们的合约就要签不成了。”

听到这番话,林茜茜的脸色颇为凝重,因为四海集团的合约对她来说太重要了,要知道林氏集团之所以发展不起来,就是没有人脉和资源,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四海集团这个强大的外援,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破坏这次的签约,更何况是秦傲这个她极度看不顺眼的废物男人。

“秦傲,赶紧给我滚出去,难道你还嫌不够丢脸吗?”

就在此时,林茜茜那冰冷的声音响彻在大厅之中,经久不息!

“唰!”

在林茜茜说话的那一刻,秦傲停手了,将林耀北如同死狗般给抛在了地上,紧接着他那如同利刃般的双眸,猛的朝着林茜茜扫了过来,他的双眼之中不在像从前那样带着欣喜,有的只是无尽的失落。

“是啊!我是该滚了!”

秦傲脸色复杂的望向林茜茜,他深深的叹了口气:“茜茜,这是我最后一次听你的话,明天早上我在民政局等你!”

说完这些,秦傲在也没有回头去看林茜茜一眼,潇洒的转身朝着别墅大门走去,只给众人留下了一个落寞萧瑟的背影。

“家门不幸,让诸位见笑,老身在这里向大家赔罪了!”

看到秦傲离开,林老太君给场内的宾客们拱了拱手,随即朝着身边的管家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叫人收拾一下,一会四海集团的人就要到了!”

“是,我马上安排!”

管家急忙点头,随即招呼佣人来打扫卫生,将脸肿成猪头样的林耀北送往了医院,原本林耀北的父母见到儿子被打成这般模样,还想撒泼打闹一番,可是一见到老太君那冰冷的样子,只能把这些话咽到了肚子里。

“老太君,这个枯木财神像怎么处理?”

管家将已经摔成几截的枯木财神像拿到了老太君面前,低声询问道。

王珠英抢先说道:“这还用问,当然是扔了,这种垃圾东西还拿来作甚!”

老太君随意的挥挥手:“就按她说的做吧!废物送的东西还留着干什么?”

“等等!”

就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一位身穿红色唐装的老者拨开人群,朝着林老太君的方向走了过来。

老太君对着这名老者冷笑一声:“唐老,有何指教?难道你看上了这个破烂枯木不成?”

然而唐老并没有理会老太君的嘲讽,而是一把抢过管家手中的两截乌木仔细的观察着,当他看到上面那密密麻麻的纹路,不动声色道:“林太,如果我说看上了这个东西,你难道会将这个破烂木头送给我?”

林老太君闻言,冷笑道:“只要唐老你说一句我对这个垃圾感兴趣,送你又何妨!”

唐家和林家一样,都是本地豪族,但是都是最末流的,而且两家人向来不和,所以一有机会两家人都会互相嘲讽一番。

“此言当真?”

唐老急忙出口问道。

“那是当然,只要你能说出这番话来,老身便将它送你了!”

林老太君根本不在意这个所谓的枯木佛像,因为她知道这个根本就不值钱,要是这个枯木财神像能让唐家吃瘪,她倒是乐见其成。

“好,我说,只是希望你到时候别气坏了身子就行!”

唐老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即开口道:“我对这个垃圾感兴趣!”

听到这番话,林老太君的脸上顿时不淡定了,她原本只是想让唐老知难而退,可谁能想到唐老居然连反驳都不反驳,就将这个烂木头据为己有了,难道说这个枯木真的不一般?

接下来唐老的一番话,更是证实了她的猜想,让她肺都快气炸了。

“林太,我要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宝贝,让我大赚了一笔!”

唐老微微一笑,继续道:“为了表示谢意,我应该和你说实话,这个可不是什么枯木,而是埋在地底多年的金丝楠乌木,而且上面还有着明显的水波纹,价格堪比钻石,记得上次拍卖过一个乌木雕刻的观音,最后的成交价是一亿两千万!”

乌木又称阴沉木,是楠木、红椿、麻柳、铁力木等树木因自然灾害被埋入淤泥下,在地底下历经千万年才形成不可在生的碳化物种,而且年代越久,波纹清晰,价格自然也就更高。

“什么?这个枯木居然这么值钱?”

听到这番话,林家众人全都傻了眼,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秦傲送的乌木财神像是这么值钱的东西!

这一刻,他们的肠子都悔青了!

只是却没有人去想秦傲为什么会拿的出这个价值过亿乌木财神像,而能送出价值上亿礼物的人会简单吗?

3
第3章 下套报复

林家别墅外,秦傲正坐在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的后座上,一脸苦涩的喝着加冰的伏特加烈酒。

“咕嘟!”

烈酒流过喉间,带来的热辣感觉才让他知道自己还能体会到辛辣。

“傲哥哥,喝酒伤身,你少喝点吧!”

看到秦傲如此忧愁,一位面容精致的女人轻扯秦傲的手臂,小声的对着秦傲劝慰道。

“若男,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情。”

秦傲对着女人摆了摆手:“我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傲哥哥,我不去,我要在这里陪你,在我心里,什么事情都没有你重要!”

女人一脸哀怨的看着秦傲,眼中有说不出的心疼。

“不管怎么说,我答应过林老爷子要照看林家,你就当帮我完成当初的承诺吧!这次的事情过后,我和林家互不相欠!”

秦傲的表情无尽惆怅,但是语气中却有着让人不容置疑的口吻。

女子闻言默默的下了车,因为他知道这个男人的性格霸道无匹,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更改,也许这个世界上除了林茜茜的话他会听外,其它人根本左右不了他的想法。

看到女人下车之后,秦傲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缓缓的闭上眼睛道:“林茜茜,这次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从今往后我们不在有任何瓜葛!”

女人刚下车,等候在一旁的女秘书直接上前道:“周总,这是我们四海集团今晚和林氏集团的合约,请您过目!”

没错!

这个女人就是四海集团的总裁周若男。

周若男,这是一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奇女子。

她有着青春靓丽的外表和魔鬼般的身材,是比林茜茜还要美丽的存在,只花了短短的五年时间,就把一个名不经传的四海集团,打造成全球百强企业之一,旗下经营着矿产、房地产、娱乐、服装、旅游等诸多热门的行业,是一艘无比庞大的商业航母。

只是没有人知道她只是秦傲的下属,专门负责打理秦傲旗下的产业,也可以说是修罗殿旗下的产业。

这次四海集团入驻华夏,之所以将公司总部设在海珠市,就是为了帮助林茜茜的林氏企业,只可惜秦傲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结果,居然会让人赶出家门。

周若男的眉头一凝,对着身边的秘书吩咐道:“你马上去准备一份新的合约,合约的内容要……”

“周总,为……”

女秘书刚想询问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当她看到周若男那冰冷的表情之后,直接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随即转身去准备新的合约了。

更改合约,这是周若男刚刚私下做的决定,因为她不仅仅是秦傲的下属,还是秦傲的爱慕者,她爱秦傲,所以她不能看见秦傲受到任何委屈,她要狠狠的报复林氏企业,她要让林氏企业的人享受一下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的感觉,她要让林氏企业永世不得翻身!

几分钟后,秘书带着新的合约和寿礼步入了林家别墅,在替林老太君祝寿的同时,还将两家集团的合约给签了下来,让林家众人欣喜若狂,至于之前被秦傲闹的动静谁也没有提及。

就算是那座乌木财神像价值上亿,林家人也无所谓了,毕竟林氏集团现在和四海集团合作,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只是他们永远也想不到这是周若男为林家设下的陷阱,她要一步步的将林氏企业拖下深渊,让她们为秦傲当了一年上门女婿所受到的苦楚买单。

……

第二日,秦傲一大早就来到了民政局,他在等林茜茜和他办理离婚证。

一直到十点多,林茜茜的身影才出现在民政局的门口,两人一同步入民政大厅,拍了照片,签了离婚协议,最后领了离婚证。

看到林茜茜拿到离婚证连招呼都不打转身就走,秦傲的心中颇为复杂,这就是自己一直朝思暮想的女人,为何她能做到如此绝情,连一句“再见”的话语都没有。

直到确定林茜茜已经离开,秦傲才深深的叹了口气,心中默默道:“再见了,我最爱的女人,希望以后你一定要幸福!”

十五分钟后,办理完离婚手续的林茜茜已经开着车回到了林氏集团大楼。

林茜茜刚走进公司大门,她的贴身秘书李岚就迎了上来:“林总,你回来得正好,各部门的经理已经在会议室等你了!”

“等我做什么?”

林茜茜一脸的不解,昨天和四海集团签约之后,她就已经连夜把计划书做好了,还交代那些部门经理赶紧去落实,为什么他们还要等自己呢?

“好像是因为合约的问题!”

李岚小声的回答道。

“合约有问题?”

林茜茜眉头直皱,脸上带着丝丝疑惑:“怎么可能?昨天的合约我已经看过好几遍了,应该没有问题!”

李岚闻言急忙对林茜茜开口解释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总之各个部门的主管都让我来请你!”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吧!”

听到李岚的话,林茜茜随即快步的朝着会议室走去。

此刻,会议室内气氛沉闷,十几个部门经理的都是愁眉不展,好似遇到了什么巨大的困难一般。

“怎么回事?我交代你们的事情为什么还不去做?”

林茜茜刚走进会议室,便对着在座的各个部门经理质问道。

“林总,不是我们不做事,而是根本做不了!”

“这份合约里写四海集团为我们公司注资后,我们公司将全权听从四海集团的安排,不得和外界的任何公司在有合作!”

“而且我刚才打过电话给四海集团的负责人,他们说由于他们公司计划有变,所以这段时间根本不会开展任何项目,这份计划无限期延长!”

……

听到林茜茜的话,各部门经理纷纷开口,讲述着自己遇到的难处。

听到这些话,林茜茜愣住了,她根本不明白四海集团到底在搞什么鬼?

本来今天跟秦傲办理了离婚,林茜茜心里还挺开心的,但她根本没想到四海集团居然给自己的公司下套!

要知道林氏企业地处南粤省海珠市,这里是珠江三角洲中心的风景旅游城市.东边与香江隔海相望,南边与澳城相连,横跨香澳两地,旅游资源十分兴旺,而林家正是依靠着这里的旅游资源起家,如果他们和四海集团的合作项目被无限延长,也就是说他们林氏企业只能混吃等死,什么都做不了!

这一招真的是好毒,凭借一纸合约,就封锁了林氏集团的对外扩展空间,这可怎么办啊?

4
第4章 极尽羞辱

林氏集团会议室。

坐在主位上的林茜茜秀眉直蹙,一脸的焦虑之色,十来位部门经理也是愁眉不展,脸色凝重,整个会议室的气氛沉闷无比。

“滴滴!”

就在此时,财务部经理的手机响了,他连忙打开手机一看,随即对林茜茜汇报道:“林总,四海集团刚刚汇了十亿的资金到公司的户头。”

林茜茜一脸狐疑,急忙开口问道:“怎么回事?四海集团不是说计划无限延长吗?为什么还会给我们公司汇款?”

法务部的经理苦笑道:“汇款在多也没有用,要是没有四海集团的首肯,这笔钱我们根本不能动用,如果私下动用这笔钱就是挪用公款!”

策划部的经理摇头苦笑:“那怎么办?我还约了设计公司购买设计方案,我能和他们说计划被无限延长了,现在先不付款吗?”

“我也约了材料供应商,对方还答应优先供应材料给我们,一会他们就要来收定金了,我去哪里拨款?”

采购部的经理长吁短叹,一脸的无奈。

听到众位经理的话,林茜茜头都大了,原来四海集团给她带来的不是发展,而是毁灭。

要知道四海集团进驻海珠市,第一个项目就是要在澳城兴建一家大型娱乐城,而且还直接放出消息说和林家合作开发。

现在倒好,这个娱乐城计划被四海集团喊停,林家什么事情都不能做,还得为这个项目随时待命,最后活生生的被这个项目给拖垮,拖死。

“大家别发牢骚了,先把各自的事情拖一拖,我现在亲自去四海集团找他们问问,看看能不能把合同改了。”

看到众位经理都在发牢骚抱怨,林茜茜终于下定决心去四海集团询问原因,否则林氏集团就要毁在她的手里。

想到就做,绝不拖拉!

这就是林茜茜的做事风格。

简单的收拾打扮一番,林茜茜便带着自己的秘书出门了。

半个小时后,林茜茜和李岚两个人便到了四海集团,只是两人连大门都没能进去,只能和一群人站在大楼前观望。

因为四海集团的大楼前已经被戒严了,身材高大的黑衣保镖分列两排,似乎是在等待什么重要人物到来。

五分钟不到,一排豪华的车队便出现在四海集团的大楼前,紧接着从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内走下来一位衣着得体,脸上带着金丝眼镜的斯文青年。

“香江首富长孙李民浩?”

青年一下车,便有人认出对方的身份,引得众人一片惊叹。

这还没完,紧接着又是一阵跑车的咆哮声响起,一辆火红色的布加迪威龙出现在众人面前,跑车刚停稳,一位身穿休闲服的酷酷年轻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澳城赌王长孙何杰?”

人群中又有人惊呼,实在是因为对方的名声太大,背景惊人。

直到两人相继进入四海集团,大楼前的保镖们才各自散去,留下了一脸惊羡的众人。

要知道这两人可都是名震香江和横行澳城的第一少爷,绝对的风云人物,谁能想到两人会同时出现在这里,看样子他们好像是来拜访四海集团的,因为大门外除了几十名保镖列队外,连一个四海集团的高层都没有来迎接。

看到这一幕,林茜茜的内心波澜起伏,曾几何时她也幻想过自己未来的老公就应该是这样的优秀人物,一出场便能够让众人仰望、惊羡!

只可惜她已经嫁给一次,哪怕是完璧之身,这些人也不会多看她一眼,所以她的心中顿时有些悲凉!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因为她这次来四海集团是来谈合约的事情,所以她很快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便带着秘书朝着四海集团的大门走去,准备处理一下合约的事情。

只是林茜茜刚走进大厅,就被前台的接待小姐给拦了下来。

“小姐,请问你找谁?”

林茜茜闻言,对着接待小姐微微一笑:“您好,我是林氏集团的总裁林茜茜,是来找你们周总洽谈合约的。”

“我们周总从不接待外客!”

听到林茜茜的话,接待小姐的声音突然变冷,原本的礼貌热情完全消失不见,就像是林茜茜得罪过她一般。

“我不是外客,我是来找周总洽谈合约问题,这是我们和四海集团签署的合约,麻烦你看看!”

形势比人强,林茜茜只能耐心的和接待小姐解释,还拿出昨天和四海集团签订的合约准备给对方看。

“你以为你是谁?和我们四海集团签约的多了去了,你是什么阿猫阿狗也想见我们总裁。”

接待小姐一脸傲慢,将林茜茜递过来的合约直接甩飞,漫天的纸片在空中洒落。

“你,你怎么能这样?”

林茜茜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我怎么了,我已经和你说了我们周总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的,你是不是要让我喊保安赶你出去?”

接待小姐似乎对林茜茜有着极大的成见,自从她报出名号后就各种挖苦、讽刺、让她难堪。

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林茜茜总算是见识到了,只是这里的动静闹得太大,已经有许多人的目光朝着这边望了过来,林茜茜实在是受不了别人的异样眼光,只能让秘书将合约捡起来,然后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就在林茜茜离开之后,一位身材窈窕,鼻梁上架着副边框眼镜的美女从角落里冒了出来。

张嫣!

周若南的贴身秘书,是一位成熟性感,办事干练的极品美女。

“张秘书,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极尽的羞辱她。”

看到张嫣出现后,接待小姐急忙上前邀功。

“我知道了,我会和总裁汇报的,以后要是这个女人在来的话,继续给我狠狠的羞辱她,明白吗?”

张嫣留下这句话后,便离开了,只留下一脸兴奋的接待员。

没错,这一切都是张嫣受益的,要不然四海集团的前台接待员,怎么可能会这么没有素质。

林茜茜一出现在四海集团的时候,周若南就收到了消息,所以她安排自己的秘书去羞辱对方,也让她尝尝秦傲曾经受过的侮辱。

不过,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周若南的报复还没完全展开。

狂婿归来-秦傲, 林茜茜-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