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傲世战神-左飞, 江榕-都市情感小说

都市傲世战神-左飞, 江榕-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龙主归来!

十月初。

阴雨绵绵。

一位壮如蛮牛的中年男子从驾驶位上走下来,撑起雨伞,一脸恭敬地站在副驾驶车门外。

这时,一位面容冷峻帅气的青年从副驾驶位上走下来。

近些看上去,青年气质非凡,并非常人。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就是这青年。

“龙主,天淮市已到!”壮汉恭敬站其后。

“既然回归故地,不必尊称我龙主,叫我左先生吧!”青年看向了眼前的景色,淡然道。

“属下遵命!”壮汉点头回应。

青年名叫左飞,此次回归,他为复仇而来。

五年前,他被天淮许家的人陷害,不幸入狱。

在最绝望的时候,是二舅出手相助,和左飞签下了五年约定。五年内,不许联系故地任何人。

而二舅有一个隐藏的神秘身份,他是大夏特战部队总指挥。

入伍后,左飞入伍一年成为大夏龙雀成员,三年时间成大夏龙雀一组组长,五年时间成大夏龙雀之主,号称龙主。

身经百战,战功赫赫,平定祸端,护佑大夏!

大夏龙雀是什么?若是有人询问左飞,左飞会亲自告诉他们。

大夏龙雀,国之重器,先斩后奏,国权特许!

“左先生,你让战斧调查的情报已查清,你的妻子江榕,在天淮市的五年里相安无事。并且,她还在天淮市建立了一所规模不小的公司!”壮汉名叫战斧,毕恭毕敬汇报着。

“嗯!”左飞欣慰道。

“不过....”战斧遮遮掩掩着,似乎不知怎么开口。

“不过什么,但说无妨!”左飞直视着战斧。

战斧思考了片刻后,决定还是把一些事情原原本本告诉龙主左飞。

“你还有一个五岁的女儿,流落在天淮市的贫民窟内....”

听完战斧的汇报后,左飞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当初左飞被陷害入狱前,妻子江榕就怀有身孕。仇人为了继续报复左飞,便在半年后,把刚刚诞生的左飞女儿抱走,扔在了贫民窟内,让其自生自灭。。

而仇人联合护士,声称婴儿夭折。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婴儿并没有死,而是被贫民窟的一位善良老人救下,并一直将其待在身边,视如己出。

自己身为大夏龙雀之主,为大夏戎马争战五年,平定无数祸端。

可是自己的女儿,却是受到凄惨待遇。

一想到如此,左飞心中怒火横烧。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左飞挑了挑眉头,连忙道:“随我速速前往贫民窟,我要带我女儿回来!”

.........

天空当中下起小雨。

贫民窟内。

一位年纪五岁的女孩捡起了地上的枯枝,而在她的面前,是四位手持着雨伞,面色凶神恶煞的男子和一只黑毛恶犬。

“汪汪汪.....”黑毛恶犬对于女孩使劲叫唤着。

恶犬嘶牙咧嘴着,似乎随时随刻都要冲上来。

女孩身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就像是个小乞丐。

她握紧了手中的枯枝,脸上充满了恐惧,浑身发抖。可是即使如此,她依旧是咬着牙站在原地。

“你们别过来,这里是可儿和爷爷的家,你们要是过来的话,可儿就打你们。”可儿比划着手中的枯枝。

天空当中的小雨滴落在可儿的身上。

“可儿,回来吧,他们要这块地,那就给他们!”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两手扶着木棍,从破旧的木屋子里面缓缓走出,虚弱道。

老者是担心可儿的安危,这才会如此说道。

“爷爷,这里是我们的家,只要有可儿在,谁也不可以夺走!”可儿站在了老者的身旁。

可儿担心老者受风寒,就想要请老者进屋。老者不愿,可儿只好从屋内拿出断了两根铁架子的破雨伞,免得老者被雨淋湿。

“呵呵....老头子,还是你比较明事理,简单收拾一下滚吧。”一位黄毛青年叼着一根烟,冷笑道。

这贫民窟是即将被开发,上面的人命令黄毛,让他不计代价,必须要拿下这贫民窟的所有地盘。

并且有些时候,甚至可以干掉几个人,从而让贫民窟的那些穷人心生畏惧,最终主动撤离。

“不行!”可儿张开了手臂。

别的五岁小孩都是处在童话当中。

但是可儿却是要在五岁,过上残酷的现实,现实宛如地狱。

“这可由不得你。”黄毛青年摆摆手,身后的两人拿起了两把大铁锤,看这架势,似乎是要强拆木屋。

可儿一咬牙,握紧了手中的枯枝跑上前去,试图想要将其拦下。

可是,还没等到她靠近,黑色恶犬忽然出现在了可儿的面前,拦住了可儿的去路。

“汪汪汪....”

黑色恶犬露出了凶狠的神色,似乎等着黄毛青年命令,它就可以进攻可儿。

两道大铁锤砸击下,木屋顿时轰然倒塌。

“混蛋,你们都是坏人。”可儿握紧了小手,冲向了黄毛。

黄毛青年没有想到小女孩竟然敢冲上来,一时大意,被可儿一口咬在了腿上。

“滚,臭丫头!”黄毛吃痛,一脚踹在了可儿的身上。

可儿的腹中被踹了一脚,感觉身上是火辣辣的疼,痛到难以呼吸。

这时,黑色恶犬猛扑而来,眼看就要扑在可儿身上。

关键时刻,老者用自己羸弱的身体,撞翻黑色恶犬。

黑色恶犬迅速起身,恶狠狠地瞪了老者一眼,随后向着老者扑去,张开了血盆大口,咬在了老者的肩膀上。

顿时,老者肩膀伤口蔓延,血液沾满了上身的破旧棉衣。

“爷爷....”可儿捡起了地上的砖头,两手握紧,向着黑色恶犬的身上狠狠砸去。

黑色恶犬吃痛,连忙松开了牙,往后退去。

黄毛青年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冷眼看向了可儿和老者,身上涌现出了一股杀意,冷冷道:“本来是想要留你们贱命的,但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黑犬,冲上去咬死这个臭丫头和老头!”黄毛对着自己饲养多年的黑毛恶犬发出了一道命令。

“汪汪汪....”黑毛恶犬恶狠狠看向了可儿和老者,拼命叫唤着。

老者被恶犬咬伤了肩膀,本来就伤上加伤的他,现在伤势变得更加严重,连站都无法站起。

可儿站在了老者的面前,张开了双臂。

试图想要用一己之力,保护自己的爷爷。

可儿只有五岁,但是,在这五岁,她却要面对残酷的现实。

她害怕,害怕这只凶神恶煞的黑毛恶犬。

可是自己的身后,就是爷爷,一旦自己逃跑了,那黑毛恶犬一定会咬伤爷爷。

一想到如此,可儿一咬牙,似乎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挡下来。

黑毛恶犬后腿往前一蹬,一跃而起,向着可儿飞扑而来。

就在此时。

一道黑色的身影现身。

宛如天神下凡!

黑影一记回旋踢,正中目标,一脚踢在了黑毛恶犬的身上,并一击毙命!

前来之人不是别人,俨然是刚刚赶来此地的左飞。

左飞蹲在了可儿的面前,抓着可儿的两只小手臂,神色愧疚道:“女儿,爸爸来迟了。这些年,你受苦了。”

第2章 你不能杀我!

老者和可儿震惊不已。

万万没有想到,前来保护的人,竟然是可儿的亲生父亲。

“你是可儿的父亲?”老者捂住了流血的肩膀,气喘吁吁问道。

“如假包换,这五年来,辛苦老先生照顾我女儿。”左飞感激道。

要是没有眼前的老者,或许五年前,左飞的女儿可儿就死去了。

也正是如此,在左飞的心中,对老者是感激不尽。

老者看了一眼左飞,随后又看了一眼可儿,看到两人的面容有些相似,不禁点了点头,嘴中含着血笑道:“太好了,我终于等到你来了。”

“老头子我留有一口气,就是为了撑到可儿亲人前来,现在你来了,我就放心了!”老者露出了一抹微笑,渐渐闭上了眼睛,两只手缓缓落下,最后滑落到地面上。

老者气息断绝,驾鹤西去。

左飞站在了原地,恭敬地对其鞠了一个礼。

其实在刚才,左飞就看出了老者羸弱的身体。他的身体本来就已经回天乏力,后面又被恶犬咬伤了肩膀,导致伤上加伤。

哪怕左飞请当世神医,也无法治好老者。

“爷爷....你醒醒啊,地上凉。”可儿看着老者合上双眼,以为老者是睡着。

“可儿,爷爷睡着了,我们就不要打搅他睡觉。”左飞紧握拳头。

要是自己提前一步,这老先生也许不用死,可是逝者离去,说什么也没有用。

连老弱之人也不放过,这些人罪该万死!左飞转过身,冷眼看向了黄毛青年一行人,杀意外露。

“可是现在才这么早,怎么可以睡觉?”可儿嘟了嘟小嘴。

这时。

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龙开来。

跑车车鸣声响便整个贫民窟。

壮如蛮牛的战斧走下车,恭敬地站在了左飞身后。

“战斧,把老先生抱上车,免得雨淋,并以国礼,厚葬老先生!”左飞神色悲伤道。

“是,左先生!”战斧拱手道,随后把老者的尸体抱入到车内。

左飞蹲下身抱住了可儿,淡然道:“可儿,这里太冷了,听爸爸的话,先回车里坐坐,待会儿爸爸给你买好吃的!”

“嗯。”可儿抱住了左飞,小眼睛却一直看着爷爷,也不知为何,眼眶渐渐的红了。

老先生的尸体被搬入到车内后,战斧便站在了左飞的身后。

“战斧,把可儿带到车内,关上车窗,不要让她看到外面的事情。”左飞吩咐道。

可儿年纪还小,太过于血腥的画面,还是少让她看到,免得日后产生不良影响。

战斧点头道:“是,左先生!”

当可儿被带到布加迪威龙后,战斧按照左飞的指示,关上了车窗,黑色的车窗玻璃升起,不但外面的人无法看到里面的详情,就连里面的人也无法看到外面。

做完了这些后,战斧站在了跑车外,保护着车内的可儿。

在战斧看来,眼前的这四个恶人,只不过是一些可以轻易碾死的蝼蚁。

而现在,他们得罪了龙主左飞,必死无疑。

领头的黄毛青年看到左飞有布加迪威龙跑车当做座驾,一开始他有些惊慌,不过随后想了想自己身后的势力,顿时变得底气十足。

黄毛青年等人并没有愧疚,反而是一副洋洋得意的神色。

“小子,你又何必趟这趟浑水。我知道,你是看那个小女孩可怜,才会出手。只要你把那小女孩放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黄毛青年打量了一眼左飞,冷笑道。

“你想要把可儿怎么样?”左飞直视黄毛青年。

“呵呵....敢咬我,那我就让她付出巨大的代价。把她卖个人贩子,想必还是可以卖到一个好价钱。”黄毛青年冷笑道。

左飞听到这番话,顿时怒火横烧。

身上的杀意渐渐散发出来,宛如实质一般。

黄毛青年浑身一颤,感觉自己像是被极其恐怖的猛兽盯上。

在五年的戎马争战里,死在左飞手下的敌人就不下千人。

也正是如此,左飞身上的杀意像是凝固了空气,让黄毛青年等人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们四个人,怕他个毛!大家一起冲上去,干掉他!”黄毛青年一咬牙,拔出了身上佩戴的小刀。

三个手持大铁锤的恶人冲在了最前面。

大铁锤重达二十多斤重,从上而下落下,就算是砸在大象的头上,也可以一击必杀。

左飞面色冷漠,杀意腾腾。

“唰”三道破空声响起。

风驰电掣之间,三枚飞镖都刺入到大汉的咽喉,当场击毙,应声倒下。

从出手到现在,不到一秒!

杀人如同屠狗!

“现在轮到你!”左飞转身看向了黄毛青年,仿佛化身地狱恶魔。

“轰”黄毛青年听到此话后,脸色苍白,心中宛如遭到了晴天霹雳一般。

他跪在了地上,惶恐不已,求饶道:“大哥,你不能杀我,我是马三爷的人。马三爷要是知道是你杀的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左飞置若罔闻,一脚踩在了黄毛青年的脖子上,随着左飞微微一发力,黄毛青年瞳孔顿时布满血丝,气息断绝。

伤可儿者,杀无赦!左飞说到做到!

战斧站在了左飞的身旁,恭敬道:“左先生,影子刚刚传来消息,马三爷是你仇人许天丘的手下,而今晚正是许天丘的五十大寿!”

左飞面色冷峻,冷冷道:“你派些人手,端掉马三爷的老巢。随后与我一同前去许家,给那个老不死一个....永生难忘的回忆!”

第3章 寿宴,送钟!

夜黑风高。

天淮市的一处顶楼内。

这里是顶尖的娱乐场所,各种娱乐应有尽有,其中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娱乐项目。

能够参与消费的人,至少也是手中有几百万闲钱的富家子弟。

之所以这里消费贵,不仅是因为这里的娱乐设施和人员都是顶尖,同时,这里的安保系统也是顶级层次,由马三爷的亲自坐镇。

这时,监控室内的监控屏幕全部黑屏,这让工作人员感到好奇,便拿起了固定电话,询问楼下的安保,是不是楼下发生了大事了。

可是工作人员问了许久,电话当中依旧没有丝毫回应。

就在此时。

一群身穿黑色风衣,头戴龙雀面具的黑衣人现身在顶楼楼道内。

“龙主有令,踏平此地,诛杀马三爷!”战斧也换上一副黑色风衣,戴上了龙雀面具。

“是!”三十多位黑衣人大吼道。

战斧率先冲锋,将拦在最前面的打手干掉,队伍宛如黑色潮水,涌入到了娱乐场所内。

“冤有头债有主,凡不是马三爷的人,速速退去。否则,全部就地诛杀!”战斧身上涌现出漫天的杀意,手中的两把粗壮铁链砸在了台球桌上,当场四分五裂。

前来消费的客人看到杀意腾腾的黑衣人,一秒也不想停留,连忙跑到外面,免得待会儿被溅的一身血。

马三爷从后台上走了出来,身后跟着近百名打手。

“你们是什么人?”马三爷扛起了一把开山刀,叫嚣道。

“杀你的人!”战斧握紧了手中的铁链,率先冲上最前面。

战斧身后的三十多位黑衣人紧跟其后,战事顿时爆发。

虽然马三爷更占据人数优势,可有些事情,人数优势,在精英优势面前,连个毛都不算!

不到片刻,马三爷的打手被杀的七零八落。

而反观黑衣人这边,不仅一个人都没死,而且都没有受伤。

这就是差距!

马三爷被战斧一记铁链锁住脖子,随着战斧微微一用力,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马三爷晃荡一声,应声倒下。

“队长,这里怎么处理!”一位黑衣人指着满地的死尸和娱乐设施。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烧个一了百了!”战斧从桌台上拿起了一个打火机,扔到落满一地酒水的地上。

火势顿时蔓延开来,不到十秒,熊熊火焰就燃烧到了娱乐场所的一半。

.......

在天淮市郊外的一处大宅内。

这里灯火通明,到处都是贴有寿字的大红灯笼。

许家身为天淮市的名门望族,再加上今晚是许家家主许天丘的五十大寿,使得天淮市一些有名气的人都前来祝寿。

本来许家之人应该处于愉快的氛围中。

可是现在,许家的高层一个个都面色阴晴。

就在刚才,外面传来了风声,说是马三爷的老巢被一股神秘的黑衣人端掉,而马三爷当场身死。

天淮市的上层人士都知道,马三爷是许家的手下,谁要是胆敢打马三爷的注意,那就是跟许家做对。

可是别人不但端掉马三爷的地盘,而且还是在许家家主许天丘五十大寿的当天动手。

这算什么,当着面打脸!

丝毫不给许家颜面!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消息肯定很快就会传入到各大势力的耳中,到时候,许家就会成为一些人笑柄。

许家家主许天丘坐在了首位上,面色冷漠,心中暗自想着,究竟是什么人动的手?

一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青年站在了许天丘的面前,恭敬道:“父亲,我看这事情,也许是王家搞的鬼。”

“不可能,王家那些人,不可能这么蠢,在这个节骨眼上动手,除非他们是活腻了!”许天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严肃道。

“那究竟是什么人?”西装青年愕然问道。

西装青年名叫许文野,是许家大公子。

就在此时。

门外有二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一位冷峻帅气的青年。

此人赫然是左飞

而在身后,战斧扛着一个巨大的木箱子。

“许家家主,五十大寿也不请我,这可就过分了!”左飞直视着面前的许家家主许天丘,冷冷道。

在五年前,要不是许家,左飞就不会被陷害入狱,后面更不会有五年的戎马生涯,自己的女儿也不会受苦。

要是没有当初的事,自己也不用和青梅竹马的娇妻江榕分开五年。

当初,许家家主许天丘起歹心,想要吞并左飞数千万家产,明谋不成,就使出了下三滥的手段,把银行大劫案的罪名嫁祸给左飞。

这笔仇,左飞可是一直记得。

其实,以左飞如今的势力,覆灭掉一个许家,不亚于囊中取物。

毕竟大夏龙雀之主威名,就算是燕京的一线势力,也要震撼三分。

不过,左飞并不想这么便宜许家,他要让许家一步步陷入绝望!

“左飞,你不是被判处无期徒刑吗,怎么提前回来了?”许天丘好奇道。

“呵呵....我当然得提前回来,要不然的话,怎么有机会送寿宴礼物给你。”左飞双手搭在身前,似笑非笑道。

“你送礼,什么礼物?”许天丘对于左飞的行为有些捉摸不透。

本来是仇人的,可是为什么要送礼?

“递上!”左飞摆摆手,对着身后的手下吩咐道。

战斧点头,把木箱子放在了许天丘的面前,并将木箱子拆开,朗声道:“送许家家主,摆钟一件。祝许家家主,早日归西!”

寿宴!

送钟!

还当着众人面,庆祝许家家主早日归西!

此话一出,在场噤若寒蝉。

这是在打许家的脸,而且是火辣辣的疼。

左飞直视着许家家主,淡然笑道:“许家家主,不知我这个礼物,好不好!”

许家家主许天丘脸色一黑,难看到了极致,眼眸当中甚至是闪射出了阵阵杀意。

许家大公子许文野握紧了拳头,一跃而起,冲向了左飞,大怒道:“臭小子,还是我来送你早日归西!”

面对许家大公子许文野的一拳,左飞不以为意。

直到他离左飞还有一步之遥,左飞这才挥动手臂,一拳迎上。

拳对拳碰撞在一起。

“嘭!”

一道骨头破碎声响起。

惊人的一幕发生,许文野手臂扭曲的不成样子,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往后退了十余步,这才停止下来。

左飞摆摆手,直视着许家家主许天丘的眼睛,冷冷道:“许家家主,其实在来之前,我又送了你一个礼物,想必你应该也收到了!”

此话一出,许天丘浑身一颤。

端掉马三爷的地盘,打许家脸面的人,竟然是眼前的左飞!

许天丘挥挥手,咬牙切齿道:“坏我寿宴,伤我孩儿,既然你都来了,那就别想活着出去!”

话音未落。

从后方走来了一阵阵脚步声,近百位气势凌人的许家打手从后方跑了出来,把左飞和战斧包围个里三层外三层。

左飞面色淡然,从容不迫。

“呵呵....放在五年前,你许家或许可以做到这一步。但是现在,你们许家....算什么东西!”

第4章 许家,惶恐不安!

近百位手持利刃的许家打手包围着左飞二人,每一人都凶神恶煞着,一副要把左飞二人一口气吃掉。

在场的宾客束手观望。

他们很不明白,左飞究竟是何人?

他为什么胆敢在许家家主许天丘的寿宴上捣乱?

不过在场的宾客看到战斧时,眼前一亮。战斧身上肌肉拱起,就像是战无不胜的泰坦,再加上战斧身上的骇人的气势,一眼就看得出来,他绝对是个高手。

不过高手又如何?

现场可是有着百位身经百战的许家精锐打手。

他们可不是外面的那些小混混能够相比的!

“左飞,本家主虽不知你为何有恃无恐,但是别忘了,这里是我许家的地盘,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今日也救不了你!”许家家主许天丘冷喝道。

许天丘冷眼怒斥着左飞。

战斧站在了左飞的身后,摩拳擦掌着,往前走了一步,淡然笑道:“左先生,请容我把这些碍眼的小兔崽子都干趴下!”

左飞摇了摇头,直视着眼前的许天丘,似笑非笑地摆手道:“不可,今日是许家家主的寿宴,见血可不大好,是吧,许家家主?”

“你到底想甩什么花样?”许家家主许天丘有点捉摸不透。

“呵呵,待会儿你不就知道了!”左飞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表,当手表刚好达到九点,左飞抬起头,冷笑道:“许家家主,这是我送你的第三件礼物!”

第三件礼物?

许天丘一脸懵逼?

在场的宾客也是一头雾水?

第三件礼物到底是什么,怎么没有看到。

忽然,在场的天淮市大佬们纷纷接起了电话。

这些天淮市大佬,最起码也是二线势力的领头人,其中和许家家主同等身份的人,也有不少。

十几个人一同接起了电话,这引起了许家家主许天丘和在场其他人的好奇。

许天丘先是看了一眼左飞,然后看了一眼现场接电话的十几号大人物,心中莫名感到一股不好的感觉。

半分钟后,十几号大人物面色有些震撼,浑身一颤,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对劲。

这时,天淮市天一商会会长走了出来,站在了许天丘的面前,冷冷道:“许家主,我天一商会与你许家的所有商业合作,就此终结!”

天一商会的底蕴比许家有过之而不于。

天一商会的撤资,这对于许家而言是一道不小的打击。

紧接着,一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直视着许天丘道:“许家主,我王家也是如此,从此我们两家再无关系!”

“我吉美集团与许家终结所有商业合作,从此再无合作!”一位光头男人道。

“我铭锋集团也是如此!”

........

十几号人依次走了出来,向许家家主表明来意。

他们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不想要和许家有任何的联系。

一时之间,许家就像是个弼马温,招人嫌弃。

许天丘震惊不已,他与天一商会会长的林会长是老友,便上前问道:“老林,为什么啊?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没有说清楚的误会?”

林会长并没有回应,直接抬起一只手,示意许天丘不必上前。

许天丘又接连问了好几位大人物,可是他们宛如守口如瓶一般,不愿说出半个字。

“轰!”许天丘感觉自己像是遭到了晴天霹雳,整个人震惊不已。

许家高层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十几号天淮市大人物接连与许家撇开关系,不但让许家成为了孤寡老人,而且还让许家折损了十几亿的资产,一时之间,许家,伤筋动骨。

许天丘见到其他人没有回应自己,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转过身看向了左飞,走在了左飞的面前,怒斥道:“这都是你干的吧,非要把我们许家往死路上逼,好,那我也不让你好过!”

许天丘指着左飞的鼻子,大喊道:“全部人给我上,我要他们两个,死!”

左飞不以为意,面色淡然,仿佛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近百位许家精锐打手接到自家家主命令,纷纷握紧手中的利器,杀气腾腾,向着左飞一步步走来。

就在此时。

天一商会会长猛然抬起手,站在了左飞的身旁,大喊道:“住手!你们许家要是胆敢动左先生,我天一商会与你许家不共戴天!”

许天丘傻眼了。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天一商会的林会长会庇护左飞?

话音未落。

又有几道声音响起。

“谁若是动左先生,我王家必将死战到底!”王家家主站在了左飞的身旁。

“吉美集团力保左先生!”

“铭锋集团力保左先生!”

......

一道又一道的声音响起,都是说出力保左飞的话。

许天丘此刻的愤怒达到了极点,像是一个处于燃烧点的火药桶,一发不可收拾。

他握紧了拳头,恨不得把左飞剥皮拆骨。

可是当前情况下,根本就不容许许家这样做。

许家要是动左飞,那就是和在场的十几个大势力为敌,这后果,许家可承受不住。

这十几家势力撤资,也就是让许家在经济上伤筋动骨。

但要是惹恼了他们,也许不到一天,许家就要完蛋,连天淮市都逃不出去。

许家的高层们惶恐不安,他们此刻知道,左飞的身份绝对不同凡响。

能够在顷刻间让这十几个大势力俯首称臣,足矣显示出左飞底蕴强大。

在场的许家高层瑟瑟发抖着,深怕下一秒,左飞会说出血洗许家的命令。

这时,左飞嘴角扬起,向着许天丘走去,痞笑道:“许家家主,看来,我送给你的第三个礼物,效果还是不错的!”

左飞轻轻拍了拍许天丘的脸庞。

而许天丘忍住了心中的怒火,不敢反抗。

“左先生,过去都是我一人过错,与我许家其他人无关。我许天丘一人做事一人当,任听发落!”许天丘咬牙道。

五年戎马生涯,与妻女五年不曾相见,可儿流落在外五年,这一笔笔账,左飞可是记在心里。

左飞冷笑了一声,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冷冷笑道:“呵呵....你一人之死,就想扑灭我漫天怒火,你觉得可能吗?许家家主,这只是开始!”

许天丘脸色顿时煞白,毫无血色。

许家高层浑身一颤,惶恐不安。

.......

在回程的路上。

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龙突然停了下来。

坐在驾驶位上的战斧连忙转过身,对着左飞着急说道。

“龙主,可儿小姐失踪了!”

都市傲世战神-左飞, 江榕-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