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帝城之王,权势之首,却像恶魔一般地盯上她

他是帝城之王,权势之首,却像恶魔一般地盯上她

第1章 我给你这个机会

帝城。

各大媒体上帝家二公子迎娶陈家千金的新闻扑面而来,轰动全国。举国欢欣,女人艳羡。

下午两点钟。

红色洋房外的墙角下。

“宝宝,你到底够着没有?”蹲在地上当踏脚石的万米莱异常吃力,一只小脚踩在她肩头,纤细的小腿摇摇晃晃。

唐宝低下头看了眼,精致雪白的小脸上也是被折腾的通红:“还差一点,再往上一点点我就够着阳台的护栏了。”

“我就差让你在我头上拉屎拉尿了。帝均白一定是上辈子挖了别人家的祖坟,让你那么喜欢他,忠于他。他今天结婚,你来捣乱。”万米莱都不知道自己这样助纣为虐是好还是不好。

“你别说话,省点力气,助我一臂之力啊!”唐宝急。“错过时间,我会后悔地哭死。”

为了不让唐宝‘哭死’,作为好朋友的万米莱只好咬着牙,肩膀使劲往上抬。

唐宝也伸着手尽力去抓护栏。这次被她一把抓住了。

“抓到了!”

唐宝在万米莱的帮助下,拼了小命才翻过护栏。喘着气从地上爬起来,往屋内走。

房间里,已经装扮好,穿着雪白婚纱的新娘子正一个人一脸娇羞地对着镜子,脸上的幸福怎么都掩饰不住。但是在唐宝看来,那是相当地刺眼。

唐宝手上出现一块板砖,对着新娘子的后颈,嗙地一声砸下去,干脆利落——

“嗯!”新娘子哼了声之后就软软地倒在地上。晕了。

唐宝细嫩的小脸露出胜利的笑,只能她嫁给帝均白,其他人想都别想。

婚礼准时进行,新娘子在家人的搀扶下进场,犹如走在T台上,尽头便是站着的新郎,身穿黑色的笔挺西装,挺拔颀伟的身材,背对着的宽肩就能让人有安全感。

台下两边便是宾客,来参加的都是非富则贵,而且是一流的非富则贵,二流三流都没有资格。

唐宝脸上遮着朦朦胧胧的白色面纱,旁人看不到新娘的真面目,只要不说话就没有问题的。

让她紧张的是自己即将要成为帝均白的新娘。

每一步的靠近都能让她手心出汗。

带着一颗雀跃的心站在了新郎的背后,在新郎转过身后,唐宝含羞带怯地抬起小脸,然而下一秒表情僵住、呆住——

深邃的五官带着俊美邪肆的高贵,浩瀚无垠的黑眸深不见底,浑身散发着强势的侵占气息,犹如蛰伏着野兽的特性,让人忌惮惶恐。

“大、大哥?”

躲在门外偷看的万米莱‘砰’地一声摔在地上,恐惧地看着不是新郎的新郎。

唐宝的脑瓜子反应不过来了。

帝昊天!

怎么会是帝昊天?是帝均白的大哥!

唐宝惊慌地转过头去找帝均白,却发现帝均白正坐在宾客的位置,对她温雅如斯地笑。看得她很郁闷。

“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成为我的女人。我给你这个机会。”帝昊天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邪肆的调戏。

“不是这样的,今天不是均白哥结婚么?”唐宝问,她整个人都懵逼了!

第2章 敢反抗,我就弄死她

“今天是我的婚礼。”帝昊天削薄的唇微扬,侵占的眸色更肆意。

“对不起,我……我搞错了,我以为是均白哥的婚礼。”唐宝不能淡定了,如此乌龙让她只想逃离。

而且她知道帝昊天这个人有多不好惹,这才是帝家真正的主。传言,得罪阎王都不要得罪帝昊天这个魔鬼。但是唐宝知道,那不是传言,那是真的。

帝昊天直接强势地将她搂过去,寒潭般的眸带着强势:“既然来了,就没有走了的道理。”

“什、什么意思?”唐宝被紧搂着,感到男性身躯的强悍硬实,让她很不自在。却也挣脱不开。

“为了做我的女人,不顾危险地翻墙,我怎么会放你走?”帝昊天眸里阴暗深谙的笑让唐宝毛骨悚然。

“不……不是的,真的搞错了,我以为今天是均白哥结婚。你的新娘被我藏在柜子里,她差不多要醒了,她才是你的新娘,真的……”唐宝怕他没有看清自己的脸,掀开脑袋上的头纱。“你看,我真的不是。”

她可不想自己嫁给这个可怕的男人。

她会被欺负的连骨头都不剩。

她的目标是温文尔雅的帝均白啊!

然而帝昊天表情未有半丝变化,好像她掀不掀头纱都是一个结果。就是不会放她走。反而那双寒潭般的黑眸危险地眯了眯。

“我……我要走,放我走。”唐宝慌了,声音都抖。

她可不想这么糊糊涂涂地跟一个权势滔天,可怕危险的男人结婚。

“确定?”帝昊天嘴角扬起凶残的笑。

唐宝没太明白地顺着帝昊天的视线看过去,便看到躲在门边的万米莱的后脑勺上对着一把黑黢黢的枪,而万米莱只顾看婚礼现场,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命都快没了。

“要么你留下,要么她的命留下。”威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唐宝僵在那里。

她知道。帝昊天绝对有这个本事,杀了万米莱不过是踩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哪怕是当着这么多的宾客……

“宝宝乖,婚礼结束后,她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唐宝气得鼓着脸,反抗不了地被帝昊天搂在臂弯下,纤细的腰身想往旁边挪动半分都不能。好像禁锢着她的不是手臂,而是铁链,力量之大。

在牧师的见证下,唐宝浑浑噩噩。

她都不知道帝昊天这是什么意思。

这可是结婚啊?怎能儿戏?他为什么要娶她啊?新娘明明被换了。

特别是台下的宾客,仿佛都一点不惊讶的样子。为什么?是因为帝昊天的势力?

是的。帝昊天想做什么事,无人能置喙,也不敢。狂肆危险。

上帝这个玩笑开大了。

唐宝盯着台下的帝均白,心里有着幽怨。

为什么结婚的不是他啊?如果是,她现在就是他的新娘了。

“唔……”唐宝嫣红的小嘴被吞噬,她吓得瞪大眼睛。

她的初吻!

“敢反抗,我就弄死她。”就在唐宝刚有反抗的意识时,帝昊天贴着她的唇瓣发出这样威胁凶残的话。

第3章 不允许有反悔的余地

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唐宝的愤怒跟皮球一样一下子泄了气。

唐宝被关在酒店房间的套房里,打开门,外面站着清一色的保镖手下。她只能退回来。

再打开窗,阳台是有,但是,十几层跳下去她还要不要活了?

根本就逃不掉。

颓废地坐在沙发上想着自己到底是如何招惹帝昊天的。

她只跟帝均白认识,帝昊天那种人是高不可攀的,没有帝均白那么好相处,温文尔雅。要不然以唐宝这种从小层次的富豪家出来的根本就挨不上帝家。

唐宝那时候走在路上差点被车撞,是帝均白救了她。那一救,她的整颗心都跟着人家走了,发誓要嫁给帝均白。在知道帝均白的身份后,她无所谓,她喜欢的是帝均白这个人。

至于帝昊天,想必帝城无人不识吧。

只手遮天,强势狠厉。

而在现实中,托帝均白的福,见过一次。那是在帝家的宴会上。有多少名门千金想靠近帝昊天,依然记得那个人是怎样的冷傲不羁和高贵,全身上下都是权势的不可侵犯。

唐宝想不通她怎么就和帝昊天结婚了呢?对,事情是她干的,但是,帝昊天可以让她滚啊。

空气带着入侵的涌动,唐宝看到进来的人一愣,立马防备地站起身,闪到一边。

帝昊天笔挺的西装敞开着,领带是松开着的,带着一股野性的气息在她原先坐的位置上坐下。纵然没有站着时那种过高个子的压迫,但坐下来,气势依然不减。

帝昊天摸出打火机,点燃烟,咬在唇间,一双犀利的黑眸看着她。修长的大手捏着银制的打火机,翻着盖子,发出敲击的声音来,震慑人的心脏。

“过来。”声音低沉悦耳,却如地狱使者的召唤。

“我不喜欢烟味。”唐宝拒绝过去。

帝昊天一言不发,将烟摁灭在旁边的烟灰缸里。

唐宝愣了下,她没有那么不喜欢烟味,只不过是拒绝的正当理由罢了,谁要过去啊。没想到他真的把烟给灭了。

可现在烟灭了她也不想过去。

“确定不过来?”

唐宝听出话里的危险,只得磨磨蹭蹭地过去。然后腰被扣住,搂了过去。

唐宝一下子坐在了帝昊天的大腿上,大腿的肌肉很紧,带着炙热从布料穿透过来,她脸都红了。

她还没有和男人靠得这么暧昧过。

帝昊天很满意她的生涩反应,眼神深幽冥暗。伸手钳住唐宝的下颚迫使她面对着他的黑眸。

唐宝被他霸道而强势的手段弄得发怔,有些不安的看着他。

“想逃跑?”

唐宝知道肯定是外面他的手下说的,她干脆不否认:“……是。”

“记住,事情由你开始,就不允许有反悔的余地。”帝昊天嗓音低沉,透着不可违抗的强势。

“为什么要将婚礼继续继续下去?你明知道我不是你的新娘。”

“现在不知道没关系,以后你会知道的。”帝昊天不容反抗的气势。

唐宝心里直犯糊涂,难道以前她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惹到了帝昊天?

第4章 暂且拿这个当理由

可是,她真的就只见过帝昊天一次啊?再说了,如果惹到了他不应该用结婚来对付她吧?

“不会……你讨厌均白哥,所以才想抢他喜欢的人吧?”唐宝自认帝均白是喜欢她的,娶别人是情非得已,她只是去及时拯救。

“那就暂且拿这个当理由。”

“……”

“还有,我不管你和帝均白是什么关系,以后别让我看到不该看的,你现在是我的妻子,要懂得三从四德。明白么?”

“什么三从四德?”唐宝被问得一懵,长长的睫毛眨了眨。

“从不看老公以外的男人;从不对老公说不;从不允许违反老公任何事。”

唐宝面红耳赤地瞪着无耻之徒。但是,貌似帝昊天还没有说完。

“要入得厨房,出得厅堂,上得了床,下得了地。”帝昊天将他的要求全部说了出来,黑眸里的强势之息不可有一点点的违抗。

唐宝听得傻了眼。

这就是三从四德?这分明就是帝昊天太无耻,耍流氓。

“没有这种三从四德。”唐宝不同意。

“我说了算。”帝昊天邪肆一笑,霸气俨然。

“……”唐宝气结。

离开酒店,唐宝就坐上了帝昊天的黑色霸气的座驾,后面跟着保镖手下的车,浩浩荡荡地往帝昊天的住处去。

唐宝默默地坐在真皮座椅上,嘴里咬着头纱,就像是在咬帝昊天。

内心极其崩溃。

她的人生怎么就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她好希望这只是一场被帝昊天这个恶魔入侵的梦。

唐宝也不知道帝昊天住在哪里。

然而下了车后,唐宝瞠目结舌。这是房子么?别墅也不是。确定这不是贵族城堡么?外型冷色的光泽在夜色下折射着奢贵的气息,那价值绝对是不可估计。路灯和脚灯的照射下,明亮通透,好像是通往城堡的钻石路。

“喜欢么?”低沉的声音在耳畔。

唐宝立刻拎着婚纱往旁边闪避,表情郁闷:“再好那也不是我的。”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帝昊天气势逼人。浩瀚无垠的黑眸深凝着唐宝表情真实的脸,脸上的不悦清清楚楚地显露着。

这小东西是不是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着做他的女人?要是换做旁人,别说结婚,和他一夜情都能高兴地晕过去。

唐宝进入城堡,被帝昊天带进房间,她就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特别是看到一进房间就开始脱衣服的帝昊天就更慌张了。

“怕什么?”将外套脱了的帝昊天一把扯过唐宝。

“啊!”唐宝撞入那结实硬邦邦的胸膛上,下一秒就扔在了偌大的床上。唐宝脑袋里的晕眩刚回神,身上就被阴影牢牢地笼罩住,吓得她身体一缩。

帝昊天外套脱了,领带也扯了,衬衫的扣子开了三颗,露出里面精壮的肌肉,野性的气息放肆地散发着。

老天啊,她还是纯洁的宝宝啊,给她一个这么强悍的男人她吃不消的!

第5章 能让你身心愉悦

唐宝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你想干什么?”

“如果我想干什么,你能反抗得了么?”帝昊天邪魅地问。

唐宝觉得不能,这人力气太大,但也吓得不敢说话,怕一张嘴,就把自己吃了。

“要一起洗澡么?”帝昊天捏着她细嫩的下颚,暧昧地邀请。

唐宝惊悚,想摇头,但发现自己的下颚被固定,只好开口:“你……你先洗。”

帝昊天黑眸带着邪肆的笑意,从她身上起来,转身去了浴室。

压迫感离去,唐宝手捂着胸口,感觉心脏都要跳出胸口了。

天啊,不会晚上就要洞房花烛吧?这怎么可以?她到这里来是迫不得已的,她还是要离开帝昊天的。

她才不要这么莫名其妙地嫁给这个可怕危险的男人。

那该怎么办呢?逃是肯定逃不掉的。

唐宝从床上下来,急得团团转。先是眼珠子盯住墙壁一动不动,然后退出与墙壁一定的距离。目测差不多之后,憋着一口气猛地朝墙壁冲过去——

‘砰’地一声,唐宝倒在地上不动了。

衣服正脱到一半的帝昊天脸色微凝,走出浴室就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唐宝。

上前将人抱起来,发现人被撞晕过去了。

帝昊天的脸色黑成锅底,阴鸷的可怕。

唐宝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转头看到旁边同床共枕的男人脸廓时愣住,随即大叫——

“啊!”

帝昊天睁开冷肆的黑眸,散发着锋利的光泽,声音低沉威严:“鬼叫什么?”

“你为什么会睡在我床上?”唐宝惶惶然地说完,似乎才察觉自己身上不太对劲。低头一看,自己身上一根纱都没有穿。“啊啊啊!”

唐宝再次大叫,像被狼撵了一样。

扯过床上唯一的被子裹住身体就往床下跑。床上的帝昊天连个睡衣都没有穿,就这么大喇喇地敞着,他浑身的野性气息仿佛与生俱来,充满侵害性。

当唐宝的视线落在帝昊天的身上时,清澈的眼睛里顿时惊恐起来,立刻转身背对着。

躺在床上的帝昊天嘴角微扬,黑眸凛光微沉,包藏邪恶,从床上起身,朝背对的唐宝走去。

视线微敛,就看到唐宝耳后根的红一直延伸到脖子,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场景的唐宝,毫无疑问地害羞了。可是帝昊天仍然在不管不顾地靠近,少女身上散发的馨香,使得帝昊天的眼神深了又深,似乎藏着一头兽。

“宝宝,还满意么?”低沉如叹的声音从耳后根传来,炙热的气息喷薄而出。

酥麻感传来,唐宝整个人都抖了抖,本能地想逃离,可腰被牢牢地扣住。

“放开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唐宝感觉脸好烫。

“不用害羞,也没必要害羞。”帝昊天说完,张开薄唇,锋利的牙齿咬在唐宝裸露的肩膀上。

“啊疼!你……你不要这样……”肩膀传来痛感,虽然不是很严重,但也不太舒服,让她头皮发麻。

第6章 准备逃跑了

帝昊天松开后,唐宝的脖子上瞬间便留下了牙齿的印记。仿佛是流连那股干净的馨香,帝昊天再次敷上去。那种感觉仿佛是野兽的安抚,依然带着不可忽略的危险。

要将她吞噬殆尽。

先是疼,再来是酥麻,唐宝脸一片绯红,无法承受。

“不要?昨晚撞墙不是撞得很起劲?”

“我……我下次不会了。”唐宝不知道自己撞墙也能招惹他。

“下次?”帝昊天的牙齿抵到动脉处,仿佛一张嘴,獠牙就能扎进去的危险。

“唔……没有下次了……”

“这样才乖。”

在如此威胁完之后,帝昊天才满意地放开她。唐宝被弄得面红耳赤,呼吸急促。

见帝昊天要进浴室,唐宝问:“我没有衣服穿,我要回家拿衣服。”她不想待在这里,实际上想跑。

“衣帽间有。”帝昊天说完就进了浴室,好像一点都没发现唐宝的小心思。

唐宝疑惑地走进衣帽间,顿时瞠目结舌,那衣帽间大地跟她家的客厅似的。

唐宝家本来也是别墅,客厅不会小,可居然只能跟帝昊天的衣帽间比。里面一半是男装,一半是女装。

镜框式抽屉里面摆着的全是男性手表,甚至都是限量版天价的。看得唐宝眼花缭乱。真正感觉到她和帝昊天的差距。唐家在帝家面前,就是富豪界的穷人。

走到女装处。

这些女装她能穿么?谁的衣服?帝昊天的其他女人留宿时给准备的?

不去想这是为谁准备的了,唐宝需要遮羞,然后才想着回家。

慌慌张张地穿好衣服,居然正合身。别说衣服,连罩杯都是和她的一模一样。

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间。

跑至偌大的欧式大门前,头也不回地跑了。

西装笔挺的帝昊天正从表柜里拿出手表戴在手腕上,衣帽间外何绝出现:“帝少,少奶奶回娘家了。”

“正好,结婚后需要回门。准备下。”帝昊天不急不躁,不担心他的小东西跑掉。

“是。”何绝也不急,领命退了出去。

唐宝跑回家之后,就钻进了房间。打开柜子,拖出拉杆箱,就开始往里面一古老地装衣服。

以帝昊天的势力找到她家简直轻而易举,所以,她要到外面去躲风头。希望过一阵子帝昊天就能气得休了她,她就自由了。

“唐宝,你在干什么?”兴师问罪的声音出现在唐宝的房间。

唐宝埋着头整理衣服,不用看都知道是唐如意,她一向都是这副没事找事的调调。

“我问你话没听见啊?你是不是又在外头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准备逃跑了?”

“我出去旅游。”唐宝不想和她争。

“旅游?”唐如意表示怀疑。然后眼尖的她发现唐宝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鸽子蛋那么大的粉红钻戒,刺激得她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上前一把抓住唐宝的手:“你还说你没干坏事。你是不是又去偷东西了?在哪里偷的?”

唐宝脸上闪过难堪,用力地抽回手,将唐如意推开:“你不要胡说八道!”

他是帝城之王,权势之首,却像恶魔一般地盯上她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76 Second.